王者都市纵横-陈啸, 林诗雪-都市情感小说

王者都市纵横-陈啸, 林诗雪-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王者归来

夕阳余晖下。

大漠如海。

七具尸体横陈在地,若是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的浑身骨骼早已粉碎,内脏更是四分五裂。

陈啸的影子在斜阳下拖出很远,一个人缓步走出荒漠。

他杀死的这七人,不是普通闯境的匪徒,而是地下世界的七王,七位强横无敌的武道强者。

他孤身在大漠中与之厮杀,终于以重伤的代价,击毙了这七王。

“犯我天夏者,虽远必诛!”

这已经不是陈啸他第一次为国守疆了,八年立下来无数功勋,获得勋章足以挂满胸前。

当得上是威名赫赫,彪炳无双。

“陈师,出事了……”他的近卫姜鹤上前,脸色难看,低声的说出了自己得到的消息。

“是谁干的?”陈啸的眉头骤起,双目中划过一道猩红杀机,死死盯住姜鹤的眼睛。

“主谋楚清云,四大家族皆是其帮凶!”

“回江南!”

陈啸转身,大步而去。

姜鹤赶紧跟上去,大声道:“陈师,飞机已经安排好,可立马启程,不过,陈师,龙王在等着为您庆功……”

“那就让他继续等着!”陈啸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登上飞机。

“目的地,江南机场。”

直升机起飞,直接消失在长空之上。

飞机上,陈啸痛苦的握紧了拳头。

他身为天夏国最年轻的五星战神,以不到三十岁之龄,手握北境兵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为北境的定海神针,天夏的国之脊梁。

十八岁就已经入伍,参加了无数战斗和厮杀,累积了无数功勋,用八年的时间,走上巅峰,堪称奇迹。

没想到自己在外征战,好友却死在了江南。

飞机上,陈啸手里捏着一封半年前赵明远寄来的绝笔书信,字字泣血,好友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

“陈哥,见字如晤:”

“……我输了,输了一切,我不死,云儿就得死。我不希望云儿受我牵累,陈哥,你是做大事的人,我希望你能在我死后,能够替我保护云儿。”

“陈哥,一切就拜托你了。”

“赵明远绝笔。”

“阿远,你为什么这么傻?那个女人根本是个骗子,不但在你死后占有了你的家产,更是将你一族的人都赶尽杀绝!”

陈啸叹了口气,半年前正值战事紧张,这封信硬生生被拖到了今日,他如今能做的恐怕只有为好友报仇了。

江南市。

凛冬已至。

在郊外的一处荒凉坟场,孤零零的矗立着一座破败的坟包,周围荒草无数。此刻,陈啸立在坟前,周围带着无边寒意。

只因为破败的石碑上,竟然刻着几个大字:废物赵明远之墓。

“陈师……”

姜鹤沉默了,他也没想到会是这般局面。

陈啸站在坟前,举起杯中酒水洒在墓碑前,将一束白花放在了碑上。

“兄弟,我来晚了。”

煞气凛冽无比,让姜鹤的心中都是一寒,忍不住感叹,得罪了陈师,这下子江南市要倒大霉了!

陈啸沉默了好久。

“人死了,他们竟然还不肯放过你,甚至还用这种方式羞辱你,这些人,一个个都该死!”

话音落下,他右掌重重的一按,墓碑顷刻间化为齑粉。

“这石头,不配做你的墓碑。等我血洗四大家族,用他们的性命来祭奠你时,再重新为你修坟筑碑!”

陈啸目光看向远处的市区,轻声说道,“至于楚清云,既然你这么爱她,那么我会亲手把她给你送去!”


第2章 杀上门去

“陈师,我已经调遣您直属的三千近卫,数日后就可以到达江南市,而目前,江南市只有您的扈从团三百人!”

姜鹤肃然立在一旁,正色说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陈啸熄灭了手里的烟头,紧了紧衣服的领口,淡淡的说了一句:“上门,杀人!”

“谁敢拦路,杀无赦!”

陈啸面沉如水,一句杀无赦,声音冷漠如冰,杀意沛然,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到了冰点以下。

片刻以后。

深沉如墨色的夜色当中,传来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

随后,一辆加长的黑色豪华座驾出现在眼前,在夜色当中,穿过层层雨幕直奔着市区而去。

夜幕冷清,街道上灯红酒绿。

时间将近夜里九点,本来名为赵氏集团的办公楼,已经更名为楚氏集团,成为其总部大楼,此刻依旧是灯火通明。

不少精英白领还在进出,保持着安静。

嗤——

突然,一声巨大的汽车急刹车打破了这里的安静,一辆加长的豪华商务车闪电般冲至大楼门口,方才停下。

门口的两个保安大汉被吓了一跳,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喊道:“干什么的!,这里不能停车!”

说完,他们就拎着棍子走了上来,一脸不善,敢闯进他们楚氏的地盘,当真是活不得耐烦了!

“快给我滚!”

保安大汉拎着棍子就朝着车砸了下来。

咔嚓。

姜鹤上去就是一人一脚,两个大汉直接被踢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十来米以外低矮的灌木丛中。

而此时,他转身来到车前,恭敬的打开车门,一脸冷漠的陈啸身披黑色大衣,缓步走下车。

身姿挺拔,气势惊人,犹如渊渟岳峙。

“竟然有人来闹事!”

大楼的一层大厅里,保安队长看到外面的事情,顿时满脸怒色,吼道:“来几个人!”

说完,拎着棍棒就疾冲过来。

“一群渣滓,胆敢冲撞了陈师!”

姜鹤冷笑一声,直接迎了上去,冲在前头的保安队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一脚踢飞出去。

整个人犹如一道抛物线,直接撞碎了大厅的玻璃,砸在了大厅当中的楚氏集团的招牌上。

鎏金大字被瞬间撞碎,掉落一地。

巨大的动静吓得大厅里一群人传来一阵阵的尖叫,立马躲在了边上,满脸紧张,不敢靠近。

后面冲上来的保安大汉脸色大变,只觉一阵风声传来,随即便是一阵天地旋转。

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浑身作痛。

嘶!

这么强的身手!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高手?

“楚清云在哪?”

陈啸缓步上前,环顾周遭,轻声问道,那冰冷的眼眸里充满了杀机,让人竟然不敢直视。

“两个狗东西,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擅自闯进楚氏集团,我看你们是不要命了!”保安队长从地上爬起来,满是愤怒的喊道。

“侮辱陈师,掌嘴!”

姜鹤眼底闪过一丝猩红,凶狠暴虐,猛地扬起右手,啪的一记耳光扇了过去,差点将保安队长的脑袋给扇掉。

“啊!”

保安队长感觉剧痛传来,忍不住惨叫出身,一只耳朵更是嗡嗡不停,好像是被打聋了。

“我再问一遍,楚清云在哪里?”

保安队长刚要说话,就感到一只大手朝着他抓了过来,在剧痛当中,竟然被硬生生的捏着脖子提了起来。

是陈啸!

保安队长浑身一颤,吓得额头上冷汗直冒,知道碰上了狠人:“大哥,有话好说!”

“楚清云在哪?”

陈啸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

“在顶层会议室。”

保安队长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结巴说道。

“带我们去!”

陈啸一松手,保安队长立马掉在了地上。

大厅中那些人早就吓坏了,根本不敢妄动,见到两人押着保安队长要上楼,不由的松了口气。

哪知道就在这时候,大厅内竟然传来一声傲慢至极的声音:“是谁这么大的狗胆,敢来这里闹事,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第3章 废话太多

一个身穿笔挺的黑色阿玛尼西装,左手带着劳力士金表的男人走了出来,他一脸的颐指气使的表情。

来的人叫蒋浩,是蒋家大公子,蒋家作为江南市一流的大家族,资产巨万,在江南市里可谓是声名赫赫。

“原来是蒋大少,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那是当然了,就凭蒋大少跟我们董事长的关系,这两个人来这里闹事,绝对讨不了好!”

众人不由的议论起来,脸上充满了看戏的表情。

蒋浩的父亲名为蒋大勋,不仅仅是江南市商界首屈一指的人物,而且,在整个东南地区都有不小的名声。

因为蒋浩是家中长子的关系,几乎可以确定,蒋浩就是偌大的蒋氏家族的继承人!

“蒋大少,救我!”保安队长看到蒋浩,就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立马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

他见过蒋浩好多次了,知道蒋浩最近在疯狂的追求楚清云,这件事情上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

蒋浩直接站出来挡在了陈啸和姜鹤的面前,一脸颐指气使的说道:“你们两个,给我放开他!”

其实,蒋浩今年三十来岁,是整个江南市都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他这种人身边绝对不会缺少女人的。

而那楚清云,虽然面容姣好,但是也不至于能让他这种豪门大少来疯狂追求,所以明眼人其实都知道,蒋浩追求楚清云是假,想要吞掉楚家集团是真。

在众人眼中,楚清云这庞大的产业基本都来自于死去的赵明远,就像是砧板上的肉,谁都想要咬一口。

本来蒋浩今天是应邀参加一个聚会的,没想到,竟然会碰上人在这里闹事,他早已将这里视作自己的产业,怎么可能不出头?

“识相的,立马给我跪下,然后滚出去,否则的话,我只能让人打断了你们两个的狗腿,让你们自己爬出去了!”

蒋浩一脸冷笑,双手抱胸,身后的几个保镖一脸狞笑的盯着陈啸和姜鹤两人,满眼都是恶意。

“这下子完了,蒋大少说话算话,这两人真的惨了!”

“让他们两个刚才那么嚣张!这里可不是他们能够随便撒野的地方!”众人在旁边冷眼旁观。

“听到了吗?蒋大少爷都发话了。我劝你们两个最好是识相些,赶紧跪下磕二十个响头,说不定大少一高兴,会考虑饶你们两个一条狗命……”保安队长见到蒋浩发话,立马趾高气扬起来。

“蒋家,四大家族里的蒋家?”陈啸看向姜鹤。

“是的。”姜鹤回答道。

“哈哈哈,知道怕了吧?我告诉你们,晚了!不过,大爷我还是愿意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跪下,爬过来把我的鞋底舔干净,舔好了,大爷我就放你们两个一条狗命!”

蒋浩大笑出声,一副肆无忌惮的模样。

“跪下啊,快去舔啊!”围观不少人忍不住起哄起来,这让蒋浩极为受用,脸上的傲慢更浓烈了几分。

陈啸眉头微蹙,脸上露出一丝冷意:“处理干净些。”说完,他朝姜鹤摆摆手,显然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是,陈师!”

姜鹤却不在意。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让你们跪下舔老子的鞋,是给你们一条活路,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滚过来!”蒋浩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这保安队长逃到了蒋浩的身边,也跟着喊了起来:“你们两个的耳朵是不是聋了?蒋大少发话了,你们还敢不听吗?”

“你话太多了,以后那就不要说话了!”

姜鹤脸色一寒,手上刀光一闪而逝,刚才还嚣张无比的保安队长,嘴里立马鲜血喷溅而出。

一截舌头落在了地上。

整个人噗通一声落地,随后被姜鹤像丢垃圾一般,一脚踢到了一旁。


第4章 让你长长记性

滚落在地的保安队长,满嘴是血,充满咸涩的味道,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顿时露出满脸惊恐之色。

看着面前不远处那一截血肉块,他不禁浑身战栗起来。

舌头!

那是他的舌头!

“啊啊啊……”

他将手伸进嘴里,果然,舌头只剩下了一半,对方竟然把他的舌头给割了,把他变成哑巴了!

看到他的下场,姜鹤轻蔑一笑,用一种淡漠至极的表情环顾周围,周围人哪里敢看他的眼睛,纷纷低下头。

血腥残暴的一幕,让这些普通人有些窒息。

至于刚刚还在一旁起哄的几个人,此刻也躲进了人群里,瑟瑟发抖,不敢再胡言乱语了,生怕也被割掉蛇头。

站在不远处的蒋浩也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感觉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尾,自己刚刚威胁的,竟然是这种凶人?

恐惧过后,就是愤怒。

他是谁?

他可是蒋家大少爷!

对方不但不听他的话,反而在他面前伤人,这要是传出去,那么他的脸还要不要了?

“该死的,我看你们是要反天了,来人啊,给我废了这两个王八蛋,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这江南市的主人!”

“老子就不信了,敢在我的地头上逞凶,真是活腻歪了!”

蒋浩恨恨的一把将烟头扔在了地上,用脚重重的碾灭,气势汹汹的吩咐旁边的保镖。

陈啸淡漠一笑:“收拾掉他们,我还有正事要办。”

“是,陈师。”

姜鹤轻轻的一耸肩,大步向前走去。

与此同时,随着蒋浩的令下,他身后站着的八个黑衣保镖们齐齐冲了出来,一个个长得虎背熊腰,膀大腰圆,看上去凶神恶煞一般。

“天呐,这不是蒋大少身边的贴身保镖吗?据说他们都是黑洲那边退役的雇佣兵呢!”

“真的假的?这下子那两人可麻烦了!”

蒋浩却傲然一笑,这八人都是家族专门请来的,的确是雇佣兵出身,当年甚至曾经在战场上走过一遭,都是见过血的,实力自然是非凡。

这八名大汉径直冲了上来,前后左右隐隐的形成了一个三角的冲锋阵势,手中露出一根根精钢打造的铁棍。

猛地朝姜鹤的浑身就砸了过来。

人们看到这一幕,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吓得赶紧回过头去,生怕看到那鲜血喷溅的一幕。

相比于其他人,陈啸明显冷静了很多。

区区一群退役的雇佣兵,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他的近卫首领?

于是,陈啸淡定的抽着烟,一股淡淡的烟雾笼罩了他,让人明显能够感受到他的自信。

而场中,大汉将姜鹤包围,铁棍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面对着可怕的一幕,姜鹤却冷笑一下,浑身猛地一震。

砰!

以他为中心,一股强横的气场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大厅内犹如生出了一股狂风。

砰砰砰砰!

姜鹤就像是虎入羊群一般,摧枯拉朽一般将这些雇佣兵打散。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保镖大汉们全都被打翻出去,一个个气息萎靡,口吐鲜血地躺在地上,发出阵阵哀嚎声。

而他们手里的铁棍,此时竟然全部出现在了姜鹤手中,被姜鹤冷笑着扔在了地上,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

“不过如此!”

姜鹤一脸冷漠,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嘶!

看到这一幕,大厅里的众人不禁目瞪口呆,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蒋浩此时,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到了头顶,浑身一颤。

空气陷入了死寂。

只有铁棍坠地发出的哐当哐当的声响,依旧不停,让人不寒而栗。

而此时,在蒋浩恐惧的眼神当中,姜鹤手里拎着一根棍子,正面带冷笑的朝着他走来。

那坚硬的战靴鞋底与冰冷的地砖相互敲击,发出一声声令人胆寒的闷响,如同死亡前倒计时的钟声,令蒋浩的心都在发颤。

“我的天,这人要干什么,难道他还想对蒋大少下手不成?”

“嘶!不会吧,那也太疯狂了吧!蒋家可是江南市一流家族,家资巨万,他动了蒋浩,不怕被报复吗?”

周围众人不敢相信的看着这边,空旷安静的大厅内,几乎是落针可闻。蒋浩望着站在面前的姜鹤,禁不住浑身一颤。

一股无形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

他忍不住地吞了两口唾沫,强忍住心头的恐慌说道:“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断你一条腿,让你长长记性!”

姜鹤淡淡道。


第5章 如拖死狗

“什么?!”

这话一出,周围瞬间变得死寂!

断他一条腿?

平日里作威作福,恃强凌弱的蒋浩根本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在小河沟里翻了船,以前依仗的雇佣兵保镖直接被废了,想到姜鹤的残忍手段,他的浑身都忍不住战栗起来。

“你,你不要乱来。我是蒋家大少爷,我父亲是蒋大勋,我警告你,你要是动了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们的!”

“蒋大勋?”姜鹤嘴角一咧,眼神看似在笑,却带着一抹不加掩饰的嘲讽,“如果他在这里,那我连他的腿也一起打断!”

这话一出,周围人再次震动了。

嘶!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蒋元这下子彻底明白了,自己是碰见真正的狠人了,根本是凶狂残暴,肆无忌惮。

还没来得及等他想到办法,他就感觉到腿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哐当!

他觉得自己的一条腿骤然踩空了一样,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一沉,整个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啊!”

“我的腿!”

蒋浩疼的浑身发颤,虚汗浸湿了全身。

蒋浩,蒋家大少爷,被人废了一条腿,彻底成了残废!

这一幕,吓坏了所有人。

“卧槽,连蒋家的字号都不管用了,瞧这两人的样子,根本不在乎蒋家,太狠了,他们绝对是惯犯!”

“你瞧蒋浩那腿的样子,肯定是彻底残废了!”

“太难以置信了!”

众人忍不住惊呼出声,震惊的同时,又觉有些心惊胆战。

“楚清云,该死的,快出来救我!”

此刻的蒋浩也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他蜷缩在大厅内地板上,抱着残腿,杀猪般地哀嚎起来。

“你也想见楚清云?正好顺路,那就一起走吧!”

陈啸随手扔掉手里的烟头,大步走来,伸手一把揪住蒋元的后脖领,就像是拖一条死狗一般,朝着大厅的电梯走去。

“混蛋,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我是蒋家大少爷,是蒋家的太子,你们这样对我,我父亲知道了,一定会杀你们全家,灭你们满门的!”

蒋元双手抓住陈啸的手,管不上腿疼,嘴巴里面疯狂地叫喊起来,到了这时候,他已经彻底被愤怒烧红了眼睛。

他废了!

他竟然被两个混蛋给废了!

大厅里面的众人,在看到这一幕时,无不是心神震动,一向是嚣张的蒋大少竟然被人拖着走了?

“这!谁能告诉我,他手中拖着的真的是蒋大少吗?我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狠了,蒋大少被人拖的像一条死狗一样!”

“这种事传出去,明天江南市的头条肯定要炸了!”

接下来,更加震撼人心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陈啸右手轻轻的一提,竟然将身高足有一米八,体重不下二百斤的蒋浩轻松的拎着离开了地面。

他声音轻描淡写的对鬼哭狼嚎的蒋元说道:“再出一声,要你的命!”

刚才还大喊着要报复的蒋浩瞬间闭上了嘴巴,他知道,这两人绝对说得出,做得到。

因为,从陈啸的眼睛里面,他看到了一种视生死如无物的平静,那是一种看惯了生死的平静。

这个男人,没有在开玩笑。

他杀死自己,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

所以,尽管蒋浩心中恨得颤抖,却还是死死地闭上了嘴巴。

而这话一出,就连周围那些议论纷纷,嘀嘀咕咕的旁观群众,也都是浑身冰寒,不敢多话了。

叮咚。

电梯到来,两个男人,拖着死狗般的蒋浩,大步走进了电梯,直上大厦的顶层。

呼!

见到两人离去,众人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不好,快点儿通知老板!”

底下的事情,他们竟然忘了通知楚清云!

这下子,糟了。


王者都市纵横-陈啸, 林诗雪-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