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仙尊-林凡, 苏卿颜-都市异能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尊-林凡, 苏卿颜-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重回三万年前

“我...终于回来了吗?”

林凡强忍住身体上的撕裂剧痛,就算强如他这般的存在,撕裂时空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惨重,仙力损失九成,自己也差点湮灭在破碎的时空夹缝之中。

望着周围熟悉的家具与装饰布置,林凡不禁有些泪目了,他终于回来了。

“嘶~~”

林凡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小姨子苏卿桐却一脸惨白地躺在地上,桌上的热水壶已经打翻在地,地上的水渍还散发出一阵阵蒸腾的热气。

“还是晚了一步么?”

林凡清楚地记得,三万年前,苏卿桐与自己争吵之时,不小心触电身亡,而正因如此,他的人生从此划入黑暗的轨道上,甚至连累他的妻子苏卿颜和整个苏家。

不过现在林凡却不再是那个无用的窝囊废,整整三万年,他早已脱胎换骨,摇身一变竟成为三千大陆的巅峰存在,反手风云覆手雨,手握日月塌星辰。仙尊之下皆蝼蚁,亘古天道第一人!

“希望还能来得及。”

林凡身为仙尊,逆天夺命已不再是什么难事。

只见林凡食指泛起点点柔和的荧光,缓缓点上苏卿桐的额头,用所剩不多的仙力稳固住苏卿桐还未消散的魂魄,同时双手急速拍打苏卿颜身上的各处大穴,源源不断的仙力涌入苏卿桐的身体里,逐渐唤起她体内的生机。

“引魂,定!”

林凡疾风一指戳在了苏卿桐的胸脯上,强劲的力道透过肌肉直达心脏。

嘭!

一声微弱的心跳声传入林凡的耳中,苏卿桐苍白的脸蛋上也逐渐浮现淡淡的血色,一声轻微的嘤咛后,苏卿桐竟被救活了!

“嗯,我这是......啊,流氓!”

苏卿桐刚一醒过来,就感觉有人在戳自己的胸,凝目一瞧,正是林凡那个恶心鬼!

啪!

林凡始料未及,脸上狠狠地挨了一记耳光,虽然不疼,但是心里却憋屈得很,刚一回来就挨揍,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

苏卿桐连忙从地上站起身来,面红耳赤地指着林凡就开骂,句句混蛋流氓,还扬言要林凡送到警察局,让他们把林凡给阉了。

小姨子苏卿桐正值双十双十年华,生得十分美丽动人,弯弯的柳眉似远山黛,高高的鼻梁晶莹剔透,小小的嘴巴笑起来的时候像极了天边的月牙儿,身材生得小巧玲珑,唯一的缺点就是胸前略微平坦。

“林凡,你等着,我一定告诉我姐!”

“告你姐什么,说我非礼你?”

“不是么?”

苏卿桐怒气冲冲地瞪着林凡,只见林凡有些不屑地瞥了她的胸前一眼,极为不雅地扣了扣耳朵,嘿嘿坏笑道:“你那玩意能停下几架波音747,有啥可非礼的?”

苏卿桐顿时一愣,这家伙什么意思,她稍念一想,这林凡是拐着弯骂自己飞机场!

“林凡,你这个臭流氓,我跟你拼了!”

小姨子顿时暴走了,不顾淑女形象直接朝林凡扑了过来。

林凡连忙捉住她的小手,避开她的飞扑,朝她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道:“别闹了!下次倒水的时候注意点,要是再被电,我可真救不了你。”

“你....”

苏卿桐这才回想起来,自己刚才是触电了,整个家里就只有他们两个,那么救自己的肯定是这个流氓无疑。

“我....要你管!”

苏卿桐不禁脸红一下,心里虽然有些感激但却倔强地没表达出来,反而更多是惦记着他占自己便宜的事情。

“行行行!我不管,你要打小报告就去吧。真是亏了,你倒是多吃点木瓜啊,我这好不容易占个便宜还遇上了发育不完全的。”

“林凡,你王八蛋!”

苏卿桐像是一头愤怒的恐龙,追着林凡就是一阵爆锤。

没想到,堂堂的林凡仙尊竟被一个小丫头追得满屋乱跑,最后被逼得躲到房间里,关起门来瑟瑟发抖中!

“这个小桐,脾气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躲在房间里的林凡心里十分欣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望着床柜上放着的苏卿颜的照片,嘴角不经意地扬起一丝弧度。

苏卿颜,在大学时期,连续霸占四年校花榜首的女人,有着秋水为神玉为骨的她,是无数青年男儿的梦中情人,而她也若传言中的冰肌玉骨一般,整个人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又戏被称作冰雪美人。

他跟苏卿颜能够在走到一起,也算是一场意外的缘分吧。林凡的父亲疾病缠身,在筹集医药费的时候,他遇到了苏卿颜,当时两人一拍即合,林凡做了苏卿颜名义上的丈夫,帮她挡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而苏卿颜则帮林凡垫付了医药费。

不过可惜的是林凡在苏家一直饱受鄙夷,岳母柳青花一直刁难着自己,岳父苏明是一个教授,也说不上什么话。

反而苏卿颜姐妹俩对自己还算不错,自己名义上的老婆虽然对自己不冷不淡,但有时候还挺关心自己。

后来林凡不小心误入歧途,沾上了赌和毒,又被人陷害签下了一大笔非法合同,整个苏家完全被他给牵连了。那时候,小姨子苏卿桐被逼得嫁给一个八十多岁的富豪,岳父岳母根本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压力,没过多久便去世了。

最可恨的是林凡还是锒铛入狱,入狱的当天,苏卿颜也完全崩溃了,从百米高楼之上一跃而下,活生生地死在了林凡的面前。

整整三万年,他仍然忘不了苏卿颜那个时候的眼神,充满了绝望和悲恸,他这一生都亏欠了苏家。

“卿颜,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丁点伤害了。”

林凡紧紧地握起了拳头,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多少仙力了,而且撕裂时空时给身材造成了一些损伤,是需要庞大仙力才能修复的,这一点却成了大麻烦。

“林凡,你赶紧下楼来,把茶给我沏好!”

忽然,房门外传来柳青花十分不耐烦的声音,林凡刷地一下站起身来,无奈地叹了一声,这个岳母啊,从来没把他当过女婿。

林凡赶忙下楼来,正好撞见他小姨子。苏卿桐顿时脸色一冷,轻哼了一声不搭理他。

这小丫头,还挺记仇。

林凡刚饶过小姨子时,却突然被苏卿桐拉住了胳膊,这小丫头故意别过脸去,哼道:“你出去帮我买点零食回来。”

“嗯?现在,等会吧。妈让我去沏茶!”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让你去你就去!”

苏卿桐似乎有意遮掩着什么,林凡见她目光有些躲闪,便留心地问道:“怎么了?”

林凡见苏卿桐低头不语,灵敏的听力却捕捉到客厅里柳青花似乎在跟别人交谈着,不时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

“咦,今天家里来客人了?”

“是啊,那你还不赶紧出去,以免客人见到你心情不好了!”

苏卿桐的话语听起来很伤人,可是林凡总感觉这丫头有意想让自己回避,顿时心有所想,笑道:“小桐,这客人是谁啊?”

“你.....”

真是一头笨驴,本姑娘好不容易帮你一次,你还不领情,真是笨到家了。

苏卿桐无奈之余,只好全盘托出,原来是苏卿颜的青梅竹马来看望柳青花,顺便还带了许多礼物。

“嗨,瞧你说的,就算是青梅竹马,我跟你姐那也是结婚了,没什么,我去沏茶了啊。”

林凡已经完全看开了,苏卿桐是为了自己的脸面着想,这点倒让林凡很欣慰。

“妈,今天家里来客人......”

林凡沏好茶之后送到客厅时,见柳青花和一个温文尔雅的帅气年轻人正在沙发上有说有笑,而那年轻人的面容是他死死都忘不掉的。

慕容驰,那个将他打落深渊的人!

“你还站在愣在那里干什么,赶紧给小驰倒茶,真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柳青花见林凡端着茶站在那里发愣,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自己的女儿怎么偏偏找了这么个窝囊废呢。

“伯母,不用劳烦林哥了!”

只见慕容驰缓缓站起身来,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向林凡伸出一只带着劳力士钻石表的手,礼貌地说道:“你好,我叫慕容驰!”

短短的几秒钟,看似平静的林凡,实际山心里却已经是掀起了轩然大浪,他恨不得现在一掌活劈了他!

“哦,你好,林凡!”

经过一番深思之后,林凡还是打算忍下心中的愤恨,装出一副客气的样子伸出了手。可就在这时,慕容驰忽然缩回了手,直接坐下又跟柳青花攀谈起来。

这完完全全就是对林凡的蔑视!

“还杵在这干嘛,赶紧把碗洗了去!”

柳青花恼怒地瞪了林凡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你看看你,都二十几岁的人了,一点出息都没有。你看看人家小驰,二十岁就出国留学了,现在回国开大公司,一个月上下就是几百万的收入.....”

“伯母,你说笑了,我也只是运气好而已。”

慕容驰脸上虽然挂着微笑,可是看向林凡的眼神中,那一丝轻蔑是完全掩饰不住的。而柳青花对待慕容驰简直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三言两语都透着浓浓的关切之一,脸上是林凡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

第2章 生日礼物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拿点心来招待小驰!”

柳青花顿时怒喝一声,林凡像是一根木头桩子杵在那里,越看越来气,越看越碍眼。

“哦!”

林凡低垂着头颅,懒洋洋的模样让人看得心里直火大,慕容驰顿时说道:“伯母,不用了,我不太喜欢吃甜食。正巧,今晚我有空,准备请您到百凤来朝酒店去吃顿饭呢。”

“百凤来朝酒店?那可贵了点吧!”

苏家虽说不穷,但也只是个小富水平,百凤来朝酒店可是全市最有名的酒店,随便一顿饭下来,没有几万块是吃不下的。

“呵呵。伯母,这比起您小时候对我的照顾,这点小钱算什么。”

慕容驰很是亲切地握住了柳青花的手,从一大堆礼物中挑选出一盒首饰,打开一看,竟是一条碧玉翡翠项链和两枚金灿灿的大戒指,柳青花当时眼睛都看直了。

“伯母,我刚从国外回来,没带什么好礼物,还请您收下这些小玩意儿!”

“这.....这也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柳青花嘴上虽然拒绝了,可是手却十分诚实地将那礼物盒一把夺了过来,眼巴巴地盯着那金戒指和翡翠项链,嘴上早已经乐开了花,话语中的亲切之意就更盛了几分。

好家伙,这慕容驰果然够大气,这一出手就估计就百来十万,看样子是有备而来。

林凡在一旁淡淡地看着,他已经活了整整三万多年,对金钱财宝早已经看淡,看柳青花偏偏是个贪财势力的小妇女,这下子她已经完全偏向慕容驰了。

“其实我小的时候对您一直很亲,早就向认您当干妈了,可一直没有机会。伯母,现在应该还不算太晚吧。”

“哦,呵呵呵,不晚不晚!有你这么出息的干儿子,我脸上也有光啊。”

这没一会儿功夫,两人就干妈干儿子地叫上了,关系可谓是突飞猛进啊。

这慕容驰果然够心机,手段也是十分老道,快准狠三字箴言深得其中味。

“对了,颜颜呢,都这个点了,她还没回家么?”

这时,慕容驰也终于暴露了自己的来意,他完全就是冲着苏卿颜而来的。

“颜颜跟她爸一个臭毛病,没干完事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柳青花现在已经将那戒指和项链戴着了身上,摆出一副阔太太的势利模样,还厚着脸皮问慕容驰,自己是不是年轻了几岁。

“妈,我回来了!”

这时,苏卿颜和岳父苏明也回来了,刚一开门就撞见慕容驰和柳青花正有说有笑呢。苏明微微点了点头没说话便直接上楼去了,倒是苏卿颜娥眉不禁轻皱一下,心想,他不是在国外么,怎么突然回来了。

“啊,颜颜,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是等了......”

慕容驰面色一喜,正打算迎上去时,忽然一个更快的身影抢在了他的前面,直奔苏卿颜的身边。

“卿颜.....你,回来了!”

林凡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可是鼻子忍不住一酸,双眼也不禁微微泛红,完全是一副要哭的模样。

“嗯?你怎么眼睛红红的?”

苏卿颜感觉今天的林凡有些不太一样,眼神变了许多,而且气质也仿佛变跟以前不一样。

“哦,刚才沏茶的时候给熏了一下,没事。”

林凡连忙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接过苏卿颜肩上的包,亲切地问道:“怎么样,今天累不累,要不要我帮你揉揉肩?”

这林凡真的很奇怪,平常他都很少会主动迎接自己。

“林凡,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什么事了?”

苏卿颜脸色顿时冷了起来,这家伙无事献殷勤,肯定是非奸即盗!

“没有啊,我发誓,我绝没惹事!”

两人这么一来二去,反而将最先说话的慕容驰晾在了一边,只见慕容驰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但也稍纵即逝。他主动迎了上去,微笑地望着苏卿颜,道:“颜颜,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

苏卿颜淡淡地回了一句,比起对林凡的态度,苏卿颜显得十分淡漠。

“你最近怎么样?”

“还好!”

“工作有没有什么不顺心的?”

“没有!”

......

两人完全就是一问一答的模式,苏卿颜像极了一台没有感情的说话机器,让慕容驰一个人显得无比尴尬。

林凡则在一旁暗暗偷笑,刚才在慕容驰那受得气,现在已经完全烟消云散了。

“颜颜,你快看看,这是小驰送我的项链和戒指,漂不漂亮?”

这时,柳青花也走过来凑热闹,伸着长脖子和双手到苏卿颜面前,得意洋洋地炫耀起来,脸上的笑容灿烂得跟花似的。

“妈,你怎么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

苏卿颜有些不满地哼了一声,慕容驰的来意现在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什么叫随便,现在小驰可是我的干儿子,我这当妈的收点礼物也是应该的!”

柳青花现在完全偏向了慕容驰那边,顿时眼珠一转,道:“小驰,今天可是颜颜的生日,你应该也给她带了礼物吧。”

我去,我这老岳母可真是极品啊!

“干妈,我怎么能忘记颜颜的生日呢,我从六岁的时候就一直牢牢记着呢。”

慕容驰顿时得意地一笑,从贴身衣服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首饰盒,打开一看,竟是一副冰雪翠玉手镯,雪白中隐隐透着一抹隐绿,犹似雪中藏叶,实乃价值不菲的珍品。

这家伙果然是有备而来,这玩意在现在这个世界,可稀有的很呐。

柳青花见到这手镯的第一眼时,眼中便浮现浓浓的贪婪和占有欲,可是这东西是送给自己女儿的,她在怎么贪财也不可能跟女儿抢。

“颜颜,这是我为你精挑细选的手镯,喜欢吗?”

慕容驰也是情场高手,一般的女孩用钻石和珠宝就能打动,而苏卿颜却不一样,她性格恬静淡雅,比起璀璨夺目的钻石,玉更符合她的气质。

“对不起,慕容驰,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面对这么贵重的礼物,苏卿颜仅仅是看了一眼后便直接回绝了,而接下来的一句话更伤慕容驰的心。

“慕容驰,我现在已经结婚了,你再这么纠缠我,对你我都不好。”

说得好啊,真不愧是我林凡的老婆,给力!

“颜颜,你怎么说话呢。”

柳青花见慕容驰的脸色一僵,顿时呵斥了苏卿颜几句,她可不想得罪这么宝贝的一个干儿子,万一他一生气,把送给自己的戒指和项链都要回去怎么办?

苏卿颜面色一沉便不说话了,柳青花却一眼瞥见林凡在一旁偷笑,顿时火气上升,呵斥道:“你笑什么笑,今天是颜颜的生日,你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吗?”

“啊?妈,我......”

“你什么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你能拿出什么能看的东西?”

我累个去,老岳母,你有气也不能总拿我撒吧。

林凡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却听到慕容驰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目光有些不善地叮向林凡,轻蔑道:“干妈,我想林哥应该是有更好的礼物,所以颜颜才不愿意收我的东西吧。”

王八羔子,这家伙是打算糗我。

“我....”

林凡还没说完,苏卿颜却抢先说道:“嗯,林凡已经把生日礼物送给我了,就是这个!”

只见苏卿颜送兜里摸出一块白布抱着的微黄玉佩,上面似乎还沾着一些未擦干净的泥点子,貌似是刚从土里挖出来的。

林凡不禁笑了起来,苏卿颜还挺为自己着想的,只不过那种小玩意自己可拿不出手。

“妈,其实那玉佩不是我送的!”

“林凡,你...”

苏卿颜不明白为什么林凡会承认,虽然这件事不能让人信服,但是只要他咬定是自己送的,那么也就不会有什么事。

慕容驰脸上的轻蔑神色更加盛了几分,哼哼道:“连自己妻子的生日都拿不出一点像样的礼物,你这丈夫可当的真称职啊。”

“我称不称职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说道。”

林凡一句话顿时噎得慕容驰哑口无言,他虽说已经认了柳青花当干妈,但终究还是外人。

慕容驰的眼神顿时冷厉了几分,重重地哼了一声便不说话了。

“那我有资格教训你吧,林凡!”

柳青花见慕容驰被林凡一句话说的不言语了,顿时站出来替慕容驰说话,这反而让林凡更加尴尬。

“你说你结婚纪念日没送什么东西也就罢了,怎么连颜颜的生日你都这幅德行,我看你趁早滚出我苏家得了!”

柳青花早就看不惯林凡,自从林凡和苏卿颜结婚,就一直在苏家吃软饭,她好几次挑唆着苏卿颜离婚,可是苏卿颜就是不愿意,她也没有办法。

现在她又老调重弹,是因为看上了慕容驰这个金龟婿,有钱大方相貌又好,以后跟苏卿颜结了婚肯定少不了她的好处。

“妈,怎么回事,你们在吵什么呢,我都没办法做功课了!”

这时,楼上的苏卿桐没好气地跑下来楼来,她其实一直都在楼上偷听,见林凡成为了众矢之的,便立刻站出来帮他解围。

第3章 直奔赌场

“是小桐啊,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慕容驰虽然心里恼怒,但是不能在脸上表露出来,毕竟他要留给苏家一个好印象。

“你是.....有点眼熟,是慕容哥吗?”苏卿桐明知故问道。

“哎,看样子你还是记得我的啊。”

而后,林凡的老岳父苏明也从楼上下来了,推了推八百多度的眼睛,沉声道:“在楼上都听得到你们的声音,有什么好吵的。”

“爸,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老岳父一直对林凡还算可以,林凡在心里也很尊敬这位老教授。

“林凡,我刚才也听到了,你是不是忘记给颜颜准备生日礼物了?”苏明这时也摆出一副黑脸,似乎也有些生气了。

“爸,妈,林凡他送不送礼物,我一点都不在乎!”

苏卿颜以为自己爸妈又要教训林凡了,这不是让慕容驰那个外人看笑话吗?

这个笨蛋,刚才好心叫他出门,这下好了,看你怎么应对。苏卿桐在一旁开始替林凡担心起来,毕竟他这个姐夫平日对他也不错,更何况刚才还救了她一命。

“爸,其实我有准备礼物,只是一直没机会拿出来而已。”

只见林凡微笑着从自己脖子上解下一枚玉坠,笑道:“这是我爸留给我的,说是将来有一天送给儿媳的,之前一直没有机会,正好今天是卿颜的生日。”

而事实上,这枚玉坠是林凡在两万多年前,在星空海域历练的时候,偶尔获得的一块千年冰火玉,不仅可使佩戴者天颜永驻,还能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只可惜在穿越时空之时,这冰火玉被撕裂了一小块。

“哼,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就是一块碎玉,依我看也就值几百块钱吧。”

慕容驰瞥了那玉坠一眼,眼神更加轻蔑了起来,一脸不屑的样子让人看得十分火大。

“嘶,林凡,你这玉坠......”

而苏明的眼睛不禁放大了一些,他推了推厚重的眼睛,将林凡的玉坠小心地接了过去,入手微沉,质地饱实坚硬,而且这玉透着淡淡的莹润光泽,有股淡淡的冰凉传来。

“这应该是和田玉,而且年份应该有数百年之久了吧!”

“额...这个我不知道哎。”

苏明脸上透露着一些惊讶神色,一旁的苏卿颜也是瞪大眼睛看着林凡,她可从来不知道林凡身上有这么一个宝贵的东西。

“和田玉?是什么东西啊。”苏卿桐一脸小白地问道。

“就算是和田玉,这么一小块碎玉,也是废品而已。”

慕容驰虽然懂一点,但这么点和田玉根本不值一提,甚至还比不上他送给柳青花的项链。

“呵呵呵,小驰啊,如果是一般的和田玉,的确不值什么钱。但是这玉坠可是极品和田玉啊!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玉坠的历史价值远远要超乎你的想象。”

苏明是国内著名的考古学家,一谈起关于历史的问题,他顿时来了精神头,而苏卿颜既是她的女儿,同时也是他的得意门生,在历史学方面也有颇深的造诣。

“这和田玉放在古时候,可是皇家的象征啊。啧,我考古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和田玉!”

苏明有些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那玉坠,微笑着将它放到苏卿颜手心里,道:“颜颜,你可要收好了,这玉坠可是林凡送给你的,无价之宝哦。”

苏卿颜捧着那冰火玉坠,俏脸不禁有些红润起来,朝林凡看了一眼,低声道:“谢谢你,这玉坠我....很喜欢。”

啧,我这老丈人就是给力啊,知道心疼我这个女婿。林凡心里暗暗偷笑,刚才那番话估计是老丈人添油加醋了一番,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而慕容驰的脸色变得难看至极,没想到这个林凡竟然能拿出和田玉来,强硬地哼了一声,道:“这和田玉不是凡品,你家怎么可能会有,肯定是来历不明的东西。”

这句话已经是在侮辱林凡的父亲,苏明和苏卿颜的脸色顿时也不好看起来,却碍于慕容驰的身份没有发作。

可林凡早就忍无可忍了,这个王八羔子一直在旁边煽阴风。

只见林凡上前一把按住慕容驰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地哼道:“慕容驰,现在我家不欢迎你,你可以走了!”

“哼,想跟我动手?这可是你自找的!”

慕容驰冷笑一声,他在国外可是经受过格斗大师的训练,反手一拉林凡的手,一记膝顶就朝林凡的腹部袭去。

“林凡,当心!”

“姐夫!”

姐妹俩顿时惊呼一声,却见林凡轻松一笑按住袭来的膝盖,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慕容驰结结实实地摔在地板上。

“咳...啊!”

林凡这一摔力道掌控得十分完美,将慕容驰摔得七荤八素,却又不伤到他。

堂堂仙尊居然跟一介凡人玩柔术,这若是让三千大陆的人知道,非得笑掉大牙不可。

“哎呀,小驰啊,你有没有怎么样啊!”

柳青花赶忙跑过去将慕容驰扶起来,指着林凡叫骂道:“林凡,你干什么你?”

慕容驰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么一个窝囊废打倒,哪里还有脸面在苏家待着,一把甩开柳青花的手离开了苏家。

“林凡,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我好不容易收了小驰这些好东西,他要是生气了把这些东西要回去怎么办?”

哈,我这岳母可真是财迷啊。

苏明有些看不下去了 ,道:“老婆子,当着孩子的面呢,你瞎说什么?”

“我说的不对吗?还有你苏明......”

柳青花开始漫无目的地指责起来,苏明却是老眼一翻,将柳青花拉到了厨房里小声谈论了起来。

“哇塞,姐夫,你刚才那招真帅!”

苏卿桐眼睛直冒小星星地凑到林凡身边,却见苏卿颜脸色一沉,喝道:“林凡,你跟我上楼来。”

“哦哦,姐夫,你惨了,我姐姐要收拾你了!”

“啧,我也是同样的感觉啊!”

林凡老老实实地跟着苏卿颜上了楼,一进房间时,苏卿颜生气地将门甩上,怒瞪了林凡一眼,道:“林凡,你刚才为什么要让慕容驰难堪?”

“额,我只是正当防卫哎,是他先动的手!”

“你还狡辩!不是你先给他气受,他会对你下手吗?”

苏卿颜虽然很感谢林凡能记得她的生日礼物,但不代表他能够不懂事。苏明和苏卿颜的考古项目的经费一直都是由慕容家资助的,得罪了金主,他们的事业怎么办?

“要是慕容家撤资了,我们一家都得喝西北风你知不知道?”苏卿颜冷厉地训斥道,高耸的胸脯起伏不断,俏脸粉红,好似三月盛开的桃花般艳丽。

乖乖,生气都能这么漂亮!

“卿颜,你别生气嘛,大不了我出资给你和爸考古呗。”

苏卿颜本来很生气,结果被林凡一句话给逗乐了,娇嗔道:“你全身上下加起来多少钱,还出资!”

“嗯,我瞅瞅啊.....四十块三毛!”

“行了,我没工夫给你贫嘴,你自己惹的麻烦自己去解决!”

说完,苏卿颜转过身去不搭理林凡,却拿着林凡送给她的玉坠把玩起来,脸上不禁露出孩童般的笑容,看样子她真的很喜欢。

“那个,今晚还是分开睡吗?”

“你说呢。别以为一个玉坠就把我收买了!”

“唉,亏大发了。”

自从一年前两人领了证,林凡就一直睡在地上,而渐渐地苏卿颜也习惯了林凡的存在,心里也不知不觉地尝试着接受林凡。

林凡也从苏卿颜口中得知,这次考古项目不仅关系到父女俩的事业,而且还跟苏卿颜的博士论文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慕容家一旦决定撤资,整整三千六百万的巨款,那可不是苏家能够承担的。

第二天一大早,林凡就着急地出门了,希望找到一个像样的工作,能在短时间内凑齐三千六百万。

不过这绝对是白日做梦罢了。

“咦,这里是.....”

不知不觉,林凡竟然走到了一家凤凰娱乐会所前,林凡不禁苦笑一声,道:“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了?”

林凡清楚地记得,这里可是自己三万年前堕入深渊的地方啊。

记得有一个段子里说的好,能快速赚大钱的方法,几乎都写在了刑法里!

这话粗理不粗,看样子要在短时间内拿出三千六百万,只能赌了。

林凡心里拿定主意后,大步迈进了这家凤凰娱乐会所。

事实上,知道凤凰娱乐会所的人都知道,这里面有许多违法的玩意,其中最厉害的就是赌钱。可是凤凰娱乐会所的老板有些来头,据说是黑白通吃,而且他们赌博根本看不到现金,只有筹码,这样的话就算真的来警察,也无法抓到证据。

凤凰娱乐会所一楼和二楼是餐厅和舞厅,三楼才是真正的销金窟。

林凡直奔三楼,身穿T恤和七分裤的他显然是大厅中的异类,只不过这会所的人大部分不会以貌取人,正所谓财不外漏就是这个道理;倒相反,这样随意打扮的人反而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说不定又是一个低调的大金主。

第4章 一百块变四千万

林凡静静地站在大厅中,头顶金碧辉煌,几盏水晶琉璃吊灯散发着明亮的光芒,脚下铺上了柔软的地毯,踩上去十分柔软舒适,厅内十分宽敞,正有许多人正聚集在一张张赌桌前大展身手。

“先生,您好,请问想玩点什么?”

一个俏丽的工作人员微笑着迎了上来,说不定面前这人就是个低调的富二代。

“额,那个,帮我换一百钱的筹码吧。”

林凡有些不好意思地摸出一张崭新的一百大钞,这还是他早上死皮赖脸给苏卿颜要的零花钱。

嘁,什么嘛,原来是个穷赌鬼。

那工作人员变脸简直比翻书还快,整张脸瞬间耷拉下来,从身后的一堆筹码中抽出一块100的筹码丢给林凡,鼻腔中不禁轻哼一声。

这赌场打开门做生意,就没有把赌客往外赶的道理,虽然林凡的赌资有些磕碜,也毕竟是客人嘛。

“我这是玩点啥呢?”

林凡攥着唯一的筹码开始在大厅里转悠起来,说实话他一直对着赌博耿耿于怀,当初因为赌钱他输了整个人生,现在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他突然有种要扬眉吐气的冲动。

惭愧惭愧,用仙人之力来作弊,这实在是有失仙尊风范。

“喂,你挤个什么,着急输钱啊!”

突然,一个西装胖子转过身来咒骂了林凡一句,似乎是刚才林凡往前了点碰到他了,加之这家伙手气不顺,便直接拿林凡撒气了。

“就一百的筹码,一个穷逼也敢来赌钱,赶紧滚!”

那胖子见到林凡手里的筹码时,不禁大声嘲讽起来,周围的人也不禁发出阵阵嬉笑声。

“呵呵,凑个热闹而已。”

林凡根本懒得跟这人计较,至于周围人的目光他都完全忽视了。

“下好离手!”

随着荷官的一声轻喝,只见林凡手指一弹,那筹码便稳稳当当地落到了三个1的格子里。

“买豹子?还真是穷鬼想发财,一百五十倍的赔率再高也轮不到.....”

那胖子又开口嘲讽起来,只见荷官打开骰盅,娇声喊道:“三个1,大小通杀!”

“卧槽!”

那胖子不禁愣住了,没想到还真让这个穷鬼给蒙到了。

“请让一让啊!”

林凡微笑着挤了进来,正好胖子身边的一人刚输完钱,他拿着刚赢回来的一千多筹码坐在胖子身边,笑眯眯地说道:“看样子我今天很走运,一百五十倍都让我买中了。”

“哼,别得意,狗屎运而已,有本事你再买。”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

林凡果断直接将所有筹码推到了三个2上,而其他人也急忙跟着下注,那胖子冷笑着哼道:“我就不信还出豹子,要是真出了我把骰子吃了!”

“下好离手!”

荷官抬手示意了一下,打开骰盅一看,竟然真的是三个2!

转眼间,林凡的一百块已经赢了十多万,这赚钱的速度可真的比任何生意都要快。

“呵呵,这骰子你还是不要吃了吧,我还要接着赢钱!”

像这等跳梁小丑,林凡根本不会在意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林凡又将所有的筹码压打了三个3上!

只不过他的举动已经完全被凤凰会所的老板注意到了,连中两次豹子,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地运气能说明的了,十有八九是大老千!

“老板,怎么办?”

在监控室当中,一个妩媚的黑丝女子正端坐在椅子上凝望着林凡赌钱的一切,以她的眼力竟然看不到林凡的小动作,可如今林凡已经连中三局豹子,已经赢了一千多万,要是再让他赢一局,她的赌场非得倒闭不可。

“去查查这家伙的底细。”

黑丝女子刷地一下站起身来,秋水般的眸子中闪烁起阵阵寒光,她看不出来林凡的小动作,并不代表没有问题。不过同样,她也对林凡产生了一点兴趣,她很想知道林凡到底是怎么动的手脚。

“从目前的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能够自由控制骰子的点数,说不定真是什么特异功能的高手!”

“是,老板!”

特异功能,一部分的确如赌神系列电影里面一样,能够看穿骰盅和变化手牌,但是特异功能的人绝对不止这点能耐。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林凡就已经完成的目标的一半,只不过林凡这种情况像极了老千,而对付老千,赌场都有同样的规矩,下场无一不惨烈。

所以周围的人都一一远离林凡,生怕引火烧身。

“嗯?林凡!”

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林凡回头一看,顿时笑道:“呦,这不是慕容少爷吗?”

“哼,你也有钱来这种地方?”

慕容驰昨天刚在林凡手下栽过一次,正想什么时候扳回一城,没想到今天林凡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嗯,不太多,刚赢了一千多万而已!”

林凡脸上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似乎对那一千万很不放在眼里,而周围的人都不禁暗叹一声,这老千好大的口气。

“哦?那我们来赌一局怎么样?”

慕容驰虽然很意外林凡能赢一千多万,但这也不过是玩骰子而已,懂点听骰技巧的人都能赢钱。

“可以,赌什么?”

“德州扑克,梭哈!”

“没问题,请吧,慕容少爷!”

两人刚一约好赌局,突然围上来一群带着墨镜的西装男,一个妖艳的俏丽女子优雅地走了出来,身材呈完美的曲线,丰胸翘臀,黑丝玉腿,惹得在场男人心里一阵邪火上升。

“这不是慕容家的少爷么?”

“凤凰姐!别来无恙!”慕容驰微笑地打了一声招呼。

宁凤曦,外号凤凰女,是凤凰会所的老板,也是道上出了名的辣手玫瑰,不仅仅赌术高超,听说还是海外一个特异功能宗师的关门弟子!

“嗯。”

宁凤曦随意地点了点头,她不是冲着慕容驰来的,而是在她赌场里赢了一千多万的林凡。

“这位客人,你今天手气不错哦。”

“还好还好。”

林凡瞧这黑丝美女的架势,估计八成是会所老板,想来看自己有没有问题。

“慕容少爷,听说你们要赌一局,我也有些手痒了,就凑一角呗。”

“凤凰姐,这.....”

慕容驰顿时有些纠结了,论赌术他哪里是宁凤曦的对手。

“玩玩而已!”

宁凤曦微微一笑,吩咐手下直接将两人带到了贵宾间,除了发牌的荷官之外,还有两个保镖守在门口,似乎是为了防止某人逃跑。

要赢德州扑克,运气和赌术只占其中之一,其中最主要的还是揣摩对手的心里。有些赌术高手就用一把烂牌将对手唬得一愣一愣,不仅赢了大把钱,还狠狠地侮辱了对方,这种赢钱的手段还有一个有趣的说法:偷鸡!

赌局开始时,三方压了底注,荷官也开始发牌,除了底牌之外,慕容驰明牌一张方块A,宁凤曦一张红心10,而林凡则是黑桃A。

“黑桃A说话。”

林凡连底牌都不看,直接将一千多万直接压上,笑道:“我赶时间,一局定胜负吧!”

“你.....”

慕容驰顿时想一巴掌拍死林凡,他这次没带够本钱,林凡这一梭哈完全就是不给他一丁点机会。

“我跟!慕容少爷,这点钱我帮你垫上吧。”

宁凤曦就是来对付林凡的,她想看看这林凡究竟有几斤几两。

“凤凰姐,多谢了!”

慕容驰感激地笑了一声,狠狠地瞪向林凡,道:“林凡,想唬我,没用,发牌!”

林凡耸耸肩轻笑了一声没说话,随着荷官不断地发牌,似乎胜利女神并不站在林凡这边。

此时,桌面上宁凤曦的牌面是10 J Q K的红心同花顺面,而慕容驰则是有两张A,最惨的就是林凡的,除了一张黑桃A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宁凤曦轻轻地翻起自己底牌的一角,嘴角扬起一丝自信的弧度,最后一张红心早就落在她的手里,胜利仿佛早就握在她的手中。

慕容驰也察觉到了宁凤曦的神色,如今的牌面,只要林凡不是A的话,他就赢定了!至于凤凰女,她肯定会卖自己一个人情的。

“林凡,你敢不敢再玩大一点!”

慕容驰顿时拍桌而起,怒目瞪着林凡,面色狰狞地说道:“林凡,我要你赌上你的双手双脚,如果你输了,我就砍了他!”

“嘶~~慕容少爷,有必要赌得这么彻底吗?”林凡一脸轻松,似乎手握胜券的是他才对。

“哼,我不会给你机会翻身的!”

“啧,既然这样的话,我跟!不过要是我赢了,你只需要自己扇自己十个耳光就好了,毕竟我这个人心底善良,见不得血啊!”

林凡摆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反而让慕容驰心里一阵火大。

“你们的私人恩怨与我无关!”

宁凤曦很有默契地翻了自己的牌面,这代表她不跟!

没错了,最后一张红心A肯定在凤凰女的手里,林凡,想在我面前偷鸡,你还太嫩了!

慕容驰心里已经笃定了,眼中浮现胜利的曙光,猛地翻开自己的底牌,张狂地喝道:“我一对A!想要红心A,下辈子吧!”

“唉......”

林凡顿时摆出一副垂头丧气的颓废样子,慕容驰脸上已经露出了胜利的喜悦,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迎娶苏卿颜的美妙场景了。

“早已经劝过你了,红心A不用等下辈子,现在就能见到!”

只见林凡打开自己的底牌,赫然是红心A!

宁凤曦和慕容驰瞪大眼睛看着林凡的底牌,心里一齐喊道,这不可能!此时,宁凤曦急忙翻开自己的底牌,顿时愣住了,她的底牌红心A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梅花3!

重生之都市仙尊-林凡, 苏卿颜-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