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医仙-赵翔, 白清羽-都市异能小说

一品医仙-赵翔, 白清羽-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老婆是摆设

赵翔坐在咖啡厅内的沙发上,有些紧张。

他今天是来卖身的。

准确说,是来骗富婆买他。

小学同学刘大河开了一家婚介所,说有个傻富婆征婚,他可以来试试。

据说富婆开了十万彩礼,外加每个月五千零花钱找男人,要求就是,长得不丑,还得是聋哑人!

这比他打工可强多了,所以赵翔上午迅速花了五十块钱办假证,下午就来相亲了。

他今年二十三岁,码农一个,虽然技术不错,可在老家这个十八线小城市里压根找不到工作,本来就贫穷的家,再加上妈妈得了肾炎,更是雪上加霜。

可能这次的“卖身”,是救妈妈命的唯一出路了。

“赵翔?”

对面的椅子被拉开,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的美女坐下,她一身紧身白裙,黑色长发,鼻子上架着淡粉色的墨镜,目光冷冷的上下打量着赵翔。

是个美女?不是老女人!那这买卖血赚啊!

赵翔努力克制住自己不去看她,努力保持一个老实憨厚人的形象。

她身子前倾,胸前一道深深的沟壑比手机还宽,白皙的肌肤好像能闪瞎人的眼睛。可那张漂亮的脸上带着一股盛气凌人,又不耐烦的气势。

“残疾证,我看看。”

听到这话,赵翔赶紧眨着眼睛傻笑,掏出小本本写下几个字。

“您说啥?”

“残疾证。”

令人意外的是,美女眉舒展,龙飞凤舞写下几个大字。

赵翔这才赶紧掏出办好的假证。

手微微接触到美女白皙的手指,好软!有钱人的手都不一样。

“又聋又哑,好啊。”

听了这话,赵翔紧张起来。为啥非得找聋哑人,是不是有什么癖好,他可听说一些有钱人都喜欢玩什么s什么m的,自己不会被人玩死吧。

容不得他多想,美女在小本本上刷刷刷几下,随后掏出手机一顿操作,“钱打你账户了,带着户口本身份证,去领证。”

领证!

赵翔立刻掏出手机查询,果然就剩下个位数的银行卡里,多出来了十万!

这么漂亮的美女这么急着结婚,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赵翔有些犹豫了,但随后就释然,他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屌丝,也没什么好被骗的了。

浑浑噩噩的坐在美女红色的保时捷上飞驰到民政局,十几分钟后,一人捧着一个小红本坐在了车上。

也是领了证赵翔才知道,自己的老婆叫白清羽。

“不用回家拿东西了,需要什么现买,一会儿和我回我家见我妈。”

两人已经加上了微.信,显然白清羽打字比写字快。刚才她已经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据说是做金融的。

这么优秀的女人怎么可能找不到对象?不会是什么割肾割肝的恐怖组织吧……一路上胡思乱想,保时捷已经驶入一个巨大的车库内。

这里可是市里最贵的小区,连个停车场都比他家要豪华。

赵翔急促的手足无措,白清羽轻车熟路的从车上拿了一堆礼品塞入赵翔手里,拉着上了楼。

客厅内坐着一个身穿湖绿色旗袍的中年美妇,可是在是太年轻,看不出是母女二人。

“妈,这是我老公!怎么样没骗你吧,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也结婚啦!”说着,她一边将手中的结婚证递给美妇人。

白清羽一改刚才的冷漠,紧紧挽着赵翔的胳膊,恨不得挂在他身上。丰满的胸脯摩擦着他的胳膊,的触感,再加上身上一股特有的香甜,让赵翔立刻心神荡漾起来。

赵翔松了口气,看来是高级女白领骗婚父母,不是骗子集团。

他偷着打量岳母大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美艳到让人骨头发酥,实在看不出来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想到自己躺在病房里憔悴的和老太太一样的母亲,赵翔鼻子一酸。

卖身就卖身吧,一定要治好妈妈的病。

“小羽?你怎么找了个聋哑人啊?你可别忘了你爸爸的遗愿啊,如果他泉下有知,你是骗他……”

看过了残疾证,母女二人以为赵翔听不到,说话也不避讳她。

“妈,我俩是真心相爱的,你别看他又聋又哑,脑子好着呢,我对他这是一见钟情。”

赵翔佩服死这个大美女了,说谎话不眨眼。

令人意外的是,这母女俩看起来很生疏。客套几句后,岳母提起包就要走,丢下一句话,“随你吧,聋哑就聋哑,我只是希望,你别害了自己。”

岳母大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就提起包包离开,赵翔有些摸不着头脑。

房门关上的瞬间,白清羽的脸立刻冷下来,又变成了带着不耐烦的冰冷。一把甩开赵翔后,用湿巾仔细的擦着手指。

很明显,她嫌脏。想着自己这完全是被人利用,赵翔心里一阵酸楚。可想到那十万,和每个月的钱,这一切,必须忍耐!

白清羽写了几个字丢过来,“洗干净,上卧室。”

虽然有些畏惧和这个变脸女王,可赵翔同时内心又闪过一丝激动,这是要准备造人了?动作太快了吧。

在浴室好一番搓洗,确定身上没有一点点不干净后,穿着白色浴袍慢吞吞的走向卧室。

推开门,赵翔的眼珠子差点调出来。

身穿低胸粉色睡裙的白清羽趴在床上,白嫩的两团被挤压的变形。两条雪白的大长退交叠在床上,让人忍不住想……

可看到她到她的脸色,他又软了下来,贴着墙根走到床边,尴尬的站着。

突然,白清羽一把把赵翔拖上.床,整个人骑了上来!白嫩的大腿隔着浴袍贴在赵翔腰上,让他脸色火辣辣的,一阵心猿意马,手就抚上了白清羽纤细的腰肢……

爽不过三秒,胳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勉强控制住,赵翔才没叫出来。

白清羽生生在他胳膊上抓出来几条血痕,甚至还有些渗血!

掏出手机,她飞快的打出一行字,“别给脸不要脸,那女人肯定在看摄像头,你配合点。”

摄像头?配合?

不等赵翔有反应,白清羽巧妙的在浴袍和睡裙的配合下,坐在他身上上下动起来!

丰满的臀一次次的摩擦着那个地方,让赵翔几乎喷火,可想到白清羽的眼神,他又不敢乱动。

手被白清羽指引着放在腰上,他只敢虚虚的扶着,甚至都不敢多碰着她一分……

这场磨人的表演足足持续了二十多分钟,赵翔也差点被煎熬到死。

这一夜,赵翔第一次和一个绝色美女躺在一起,可他一夜无眠。

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能碰,太窝囊了。

可赵翔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今夜遭受的这些屈辱,还仅仅只是开端……

第2章 秘密

接下来的两个周,每夜都会“表演”一次,如果赵翔稍有不配合,白清羽长长的指甲就会狠狠的刺入他的皮肤,掐出一块黑青或者血痕。

她给他买了一大堆长袖,正好可以遮住这些痕迹。

被女人凌.虐到这个地步,可为了那些钱他也不能反抗,赵翔觉得自己贱到了家!

好在白天白清羽就出门上班,他可以躲在卫生间发泄一下。

这些天赵翔才知道,怪不得岳母大人如此年轻,原来是白清羽的小妈,而且,两人的关系微妙的很,好像在为了什么较劲。

但是对自己老婆这怪异的行为,赵翔是满腹孤疑,这女人看起来也不像是性取向不对劲,频繁的做戏给小妈看,肯定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为了防止赵翔逃跑,家中到处都是摄像头,不光苏澜手机联网,白清羽也时刻绑定。

在家中衣食无忧,赵翔却是忧心忡忡,在自己收到白清羽结婚款项当天,他便把钱打入了医院的账户,时间都过去一个月,也不知道昏迷不醒的母亲怎样了。

终于,在赵翔第二次用五姑娘解决完个人欲求后,手机收到了医院的电话。

躲在卫生间中,赵翔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低声又急速道:“喂,医生,我妈怎样了?”

那头传来医生没好气的声音,“你这当儿子的真没孝心,手术费交了就不管了?还是人家义工联合会有眼色,过来替你伺候你妈!”

赵翔心中愧疚,自己现在身不由己,就像被监管的宠物一样锁在家中,但是为了换母亲的救命钱,哪怕当个鸭子他也愿意。

“手术顺利吗?”赵翔颤声道。

“手术很成功,你母亲今天已经有自我意识了,估计很快就能说话!”医生这句话让赵翔如释重负。

要知道,被病痛折磨许久的母亲已经卧床多年,这次也是因为实在撑不住才去医院,因为穷,赵翔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谢谢你了,医生,回头给你红包啊!”赵翔感激道。

“别介,快来看看你妈吧,留着红包行孝心就行。”

挂掉电话,赵翔闭上眼睛,努力压制内心的狂喜,他想振臂狂呼,但是不能,家中到处是监听设备,若是被金主识破自己的骗局,母亲后续的疗养费就彻底没着落了!

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自远而近,赵翔慌忙从厕所钻出,假装在拖地。

原来是穿着黑色吊带的小丈母娘,看她面色潮红的模样,分明是喝了酒。

赵翔望着苏澜,心生一计,他忙不迭走上前,倒了杯水。

“咦,是你啊,还挺会看眼色的。”苏澜接过水杯,眉毛一挑,风情万种的样子让赵翔赶紧低下头。

她眯着眼睛,打量着卖力拖地的赵翔,苏澜难得的柔声道:“我说女婿,你跟我家闺女是真爱吗?”

赵翔憨憨的没有任何反应,一脸白痴相,好似压根没有听见她说话。

苏澜为自己的行为有些懊恼,一把扔下水杯。

“白清羽个小婊子,为了死老头那些股份,真是豁出去了跟我干,竟然弄个残废领证结婚,俩人还啪啪啪,真是疯了!”

苏澜眼睛咕噜乱转,本以为跟个有病的老头子把他靠死就能获得不菲财富,没想到死老头的遗嘱分明是偏向白清羽,还说什么白清羽只要领证三年就可以分到家族股份。

那她苏澜这几年的青春白搭了?她心有不甘,对这聋哑女婿更是厌恶不已。

咬咬牙,苏澜掏出小本本写到:“小赵啊,说实话你在我家这么住着也不是个长久之计,一个男人可不能靠女人吃饭,会让外人说闲话的。”

赵翔做出一副哀愁样,赶紧回复:“丈母娘,你的意思?”

苏澜眉毛一挑,手上的笔快划破了纸:“我不管你给我家清羽使了什么迷魂药,这门亲事是你们擅自决定的,我现在很怀疑你的动机,如果你拿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可以请我的律师出面调查你的底细!”

这番话让赵翔惊出一身冷汗,合着这后妈也不光是靠颜值吃饭,情商也不低呢,到时候真调查自己,万一查到残疾证造假的事,那就白演这么久的戏了。

赵翔表现的很惊恐,连写了两张纸,“丈母娘,我是真心喜欢清羽,我不是骗子!”

苏澜乘胜追击:“不是骗子,那就证明给我看啊,我们家可不养小白脸,给你三天时间出去找工作,如果找不到那就别回来耽误我们清羽了!”

这招猛剂下的及时,让赵翔听着格外狂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正瞅怎么出这个门呢。

但是赵翔脸上故意表情忧愁,他快速写下内容,“丈母娘,我出去,清羽不放心啊,你得跟她说明白。”

苏澜一肚子坏水,她可不是想让赵翔真的找工作,而是为了驱逐他离开这个家,到时候她再添油加醋找个私人侦探啥的跟踪偷拍,只要有影响白清羽继承权的污点证据,不愁白清羽不休夫!

苏澜大赵翔十岁多,满脑子夺走白清羽的家产,只要除掉赵翔,至少她这个继母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苏澜立刻笑的开怀,一手小楷写的更是好看:“好女婿,我也是为了你好,男人要身艰志不残啊,你现在就出去找工作吧,我相信清羽知道也会为你自豪的。”

赵翔只能应承下来,立刻收拾一番出门,当他憋着一股劲走出小区大门后,探望四周,没人跟踪,他情不自禁吼了一声,“爽!”

一旁的扫街大妈白了赵翔一眼,“小伙子,没毛病吧,不行去医院治治。”

“医院,对,谢谢大妈,我这就去医院!”赵翔兴奋的抬手拦车。

大妈目瞪口呆的望着远去的出租车,叹了口气,“真可惜了个小伙子,脑子不正常啊。”

慌忙急促的来到市人民医院,找到了母亲的病房,赵翔冲进去,看见母亲竟然卧躺着在吃苹果,心里别提多开心。

“妈,你怎么样?”赵翔颤声道,跪倒在病床前。

这些天,自己身为人子没能尽孝,如今看到母亲安然无恙,他倍感愧疚,自己自从母亲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再也没见过她。

虽然头发有些斑白,赵翔母亲却是精神矍铄,她慈爱的摸着儿子的脸,“儿啊,你哪来那么多钱给我治病,我本来都准备去找你爸了。”

第3章 去酒吧干体力活

“妈,你胡说什么,我这是找朋友借了点钱给你治病,放心用,不够再说。”赵翔边说边把自己当月从白清羽那儿预支的三千生活费掏了出来。

“唉,怪我身体不争气,拖累你了。”母亲落泪,更是让赵翔心里抓毛。

“妈,我找了份工作,工资稳定,您好好养着,我会每天来看你的!”赵翔盘算着,只要不穿帮,自己在白清羽那一个月领三千块,再出去找个地方上班也能两三千,母亲的疗养费就出来了。

虽然这件事对不住白清羽,但也是无奈之举,赵翔只想以后赚了钱再慢慢偿还她。

“对了,儿子,这几天我一直在做梦,好像是你爷爷托梦给我让我传话,我到现在记得可清楚了。”赵母突然神叨道。

爷爷,想起那不苟言笑的老人,赵翔就忍不住打个哆嗦,想当年爷爷可是开中医堂的,在地方上也是声名显赫,相传还给中央里的大官治过疑难杂症。

若不是去世早,瞥了眼体弱多病的父亲,赵家也不至于没落至今。

“爷爷托了什么话?”虽然觉得母亲有些封建迷信,但是赵翔还是很配合,为的是哄她开心。

“你爷爷念叨了个口诀,让我转给你,听着哈,肇栎乾坤,起始阴阳,两仪四象,再生八卦,汲天地交合月华,饮晨露一滴,合我赵家特异体质,熟络气功正法,炼气可成,轻则医行天下,腾达则造化无极!”没多少文化的母亲嘴里竟然出口成章。

这番话,赵翔记在心里,却感觉心中有些莫名的激动,冥冥之中他有种预感,似乎真的是爷爷显灵,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咦!家里不是有本封面都磨没的穿线破书吗,刚才那番话中好像说到了炼功炼气,难道是一回事?”母亲一直念叨着这事儿,赵翔喂水喂饭后为了安她的心,立刻返回了他们租住的破平房。

一番尘土飞扬后,在一个木质的破箱子底部,赵翔翻到了那本皱巴巴的破书,上面无非都是写的炼气养气的套路功法,但是他为做后啥效果没有,也只当是爷爷随手写来糊弄世人的破书了。

赵翔记得口诀内的关键句提到了汲天地交合月华,饮晨露一滴,结合赵家特殊体质,炼气可成,难道是一种暗示?

想到时间还早,赵翔决定先去找工作碰碰运气,半夜十二点再研究口诀那句天地交合月华的意思。

想到丈母娘鬼精个人,只要自己找了工作,肯定会派人调查,看来找工作必须以聋哑人的身份来了。

连续去了几家保洁公司和安保公司,赵翔完全被拒之门外,他不由有些垂头丧气,这他妈什么世道,自己有手有脚,怎么就不能干点体力活了。

来到人才交易市场,赵翔想碰碰运气,却发现没有一个单位要残疾人!

赵翔正在门口的公示板看小广告,突然有人跟他打招呼,“嗨,小伙,找工作吗?”

赵翔眼睛一亮,连忙点头,并飞速的写了句,“对的,我什么都能干!”

对方是个三角眼小瘦子,一脸纵欲过度的模样,他上下打量着赵翔,点点头,“残疾人对吧,聋哑是吧?手脚还利索吧。”

赵翔连忙来个原地起跳,又做了一段广播体操,看到三角眼满意的眼神,心中有了底,管他这人会安排啥工作,只要不犯法就行!

“是这样的,我们家新开了个酒吧,需要男保洁,我看你正合适,老板让我找少说话多做事的人,不知你意下如何……”三角眼递上了名片,上面写着黑马国际酒吧。

名字倒是挺高大上,就是不知道经营项目正不正经,但赵翔已经顾不了那么多,眼下有人要自己已经是万幸,至少自己可以跟丈母娘交差,也不至于被赶出家门!

跟随三角眼直接来到了金碧辉煌的黑马国际酒吧,虽然赵翔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建造奢靡的酒吧外观所震慑。

除了罗马宫廷式的大理石圆柱外,酒吧外面的空地上竟然还有几具人体雕塑,有男有女,都没穿衣服,尺度大的让人脸红,甚至男人下面那玩意都雕刻的栩栩如生!

引荐赵翔那人叫薛六,是酒吧内看场的小弟,因为从后门进入的缘故,赵翔也没机会一睹黑格尔酒吧内部的豪华内景。

来到人事处办理好入职手续后,薛六将赵翔拖到偏僻的角落说道:“咱这酒吧主要服务的客户是女性群体,你记住千万不要做不该做的事,尤其是客户醉酒的时候。”

赵翔恍然大悟,听说南方有个白马酒吧,合着这黑格尔酒吧也是干一种营生啊,幸亏自己扮演了个聋哑角色,不然也被当成男公关到时候肯定会被榨干!

脑海突然浮现白清羽那张冰山美人的脸,赵翔苦笑,若是老婆知道自己来这种地方上班,恐怕更会休了自己吧。

姑且顾不了那么多,反正这家酒吧新开业,而且自己只是保洁而已,合同在手,先回家交差再说!

好在第二天才正式入职,赵翔有足够的时间研究一下爷爷的口诀,还有那本破书,万一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何乐而不为。

傍晚回到家中,赵翔一进门便看到白清羽虎着脸坐在真皮沙发上,面色极差。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赵翔明白美人虽然好看,但是也只能看看而已,那脾气绝对不亚于火山喷发,就连丈母娘都要让她三分。

“你干什么去了,我不是不让你出门吗?当我说话放屁?”白清羽一番排山倒海般的咆哮。

赵翔低着头,写道:“我出去找工作了。”

白清羽眼睛差点掉出来,她瞪大眼睛怒视赵翔,以为他脑子烧坏了,突然嗤笑出声,“找工作,疯了吧你,我一个月给你三千你整天白吃白喝还有老娘陪睡,你还不满足,还出去找工作丢人现眼?”

赵翔有些愠怒,找工作怎么了,怎么就丢人显眼了,他不满的写了句:“我是个男人,我也想有一些正常的生活。”

第4章 天无绝人之路

白清羽不屑道:“少大言不惭了,你不就是图钱吗?嫌少我给你加到5000行了吧,这可是白领的月薪,三年后我一次性给你青春补偿费50万,咱们两清!前提条件是你不准出这个门!”

白清羽还真是豪,居然直接给自己三年买断的价格,虽然赵翔还是有些不爽,但是为了钱还是压下了怒火。

想到丈母娘那边极有可能挑唆是非,赵翔又写了句:“可是丈母娘嫌弃我在家不务正业,你说咋办?”

白清羽质疑道:“苏澜?不是吧,她明明告诉我是你自己觉得无聊,所以才出去找工作的,就你这身体,谁会要你,你竟然还敢去酒吧,怎么,有富婆兴趣迥异,喜欢你这口?”

说完,白清羽掏出手机,微.信界面上竟然有赵翔在人才市场找工作的照片!

赵翔有苦难言,看来是苏澜故意安排人在人才市场门口等自己,然后拍下了自己进入黑格尔酒吧的场景。

外人不知道黑格尔酒吧什么来头,出入上流社会的白清羽自然一清二楚,当下把赵翔嘲笑了个够。

“我出去工作,不会给你丢人的。”赵翔央求道,虽然白清羽不讲理,但他希望女人念在夫妻之名上给自己条生路。

“你别给脸不要脸,拿了钱又跟老娘睡,腻歪了对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歪歪心思,你不就觉得当了个窝囊废男人吗?我告诉你,你天生就这样,一辈子也翻不了身,这就是命,你敢再提出门的事,就赔偿我十倍损失再解约!”

这真是狮子大开口,十倍,那可是一百万,赵翔没想到白清羽也是做买卖的好手,要起价毫不含糊,为了安抚对方,他只能示弱,“好,我做饭去了。”

在厨房中,压抑许久的赵翔忍不住留下了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心中的委屈无从诉说,自己活的根本不像个男人!

直到入睡,白清羽也没再跟赵翔说一句话。

赵翔的耳朵难得清闲,他估摸着十一点五十五分的时候,蹑手蹑脚离开了房间,径直走到了家中的楼台上。

是时候验证爷爷托梦的口诀了,汲天地交合月华,那不就是在午夜时分,沐浴月光吗?

午夜时分,赵翔将身体暴露在户外,被温柔的月华覆盖,身体突然有种说不出的畅快,之前的屈辱感荡然不存,有如新生般的痛快。

爷爷的口诀管用!至少能让人驱逐杂念,心情舒畅。

生怕错过第二句口诀那晨露,赵翔索性在阳台上盘坐起来,直到四点半的时候,猛然睁开双眼,他看到水仙花枝叶上的一滴晨露,一扫整夜不眠的疲倦,伸出舌头舔舐了进去。

晨露甘甜无比,入嘴便化,霎时间,赵翔只觉得周身无数个毛孔畅快无比,就像是洗过桑拿一般热汗如泉涌一般。

从怀中翻出爷爷那本旧书,翻开扉页,赵翔的眼睛都直了,“炼气法门,通气后唯赵家后人可浑然天成!”

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只要打通体内的气脉,就能学得爷爷传下来的医术了!

赵翔激动无比,贪婪的翻阅着书内关于炼气养气用气的知识,不知不觉竟是看到了天亮。

当赵翔将书卷中的内容牢记于心时,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女声,“你发什么神经,一大早在露台挨冻?快做饭去。”

原来时间已经到了八点,赵翔已经耽误了平时的做饭时间。

看到赵翔浑身湿漉漉的邋遢样,白清羽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算了,我出去吃,你收拾家务吧。”

待白清羽离开,赵翔按照书中的调气方式轻轻酝酿,果然感觉丹田发热,一股可以控制的气息肆意在体内游走,就像是开了闸一般汹涌澎湃,完全扫除了他一夜的倦意,而且让他精神倍爽!

“太好了,我已经学会炼气了,下一步就是养气跟用气,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帮母亲治病!”赵翔是孝子,第一时间想的还是母亲。

但是今天出门是个问题,赵翔思前想后,还是做好了早餐,敲响了丈母娘的房门。

昨天开始,苏澜就搬来家里,说是要享受天伦之乐,可心里的鬼主意谁有知道。

苏澜虽然是个寡妇,但是夜里回家向来很晚,而且一身酒气,让赵翔感觉这年轻的丈母娘并不是什么正经货色,搞不好就是为了白家的钱。

苏澜倒是醒了,正在梳妆台前打扮,虽然她不上班,每日却是出去跟各种达官贵人走动。

赵翔看过苏澜的朋友圈,尽是跟市里某大咖大亨的合照,而且苏澜还频繁抢C位占,果真是心机婊一枚。

苏澜瞅见是赵翔,漫不经写下一行字:“怎么还做饭呢,不是要找工作上班?还没找到?”

看苏澜装的很像,明明昨天就是她跟白清羽通风报信,搞的俩人误会,赵翔也开始故意犯傻,写了张纸条递上,“清羽不让我去啊,说顾家的男人才讨人喜欢。”

苏澜差点把漱口水吐出来,她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赵翔,说道:“男人,就必须有事业心,你找到工作就去上班吧,我支.持你,清羽那儿,我会替你解释。”

赵翔假装感恩戴德,收拾一番后快速离开,在小区外多转悠了一会儿才打车前往医院。

“呼,好险,苏澜不是好东西,肯定派人跟踪我了!”赵翔连续换了三次车才来到医院,跟做贼一样,好不容易甩开了尾巴。

估计苏澜又想找人拍照片给白清羽,但赵翔图的是能照顾母亲,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伺候好母亲起居,赵翔的手机突然响起,是黑格尔酒吧薛六发来短信,“我说小伙,咋第一天上班就旷工啊,当老子是猴耍呢!”

赵翔无奈,只能回了条短信,“老板,我坐公交去的,路不熟,马上就到!”

看来黑格尔酒吧这工作,自己必须得去,至少也要把今天应付完。

至于回家怎么跟白清羽解释,赵翔暂时毫无头绪。

三十分钟后……

赵翔穿着一身保洁服,在臭气熏天的男生宿舍门前,满脸无奈。

他依旧没能进入酒吧内部,别说客户,连酒吧里的男公关都没见到。

倒是闻到味了,酒吧后的一幢二层小楼,正是培训新公关的宿舍楼,里面却是脏乱的很,烟头满地臭袜子随地扔,甚至带着精斑的内裤随意的晾放,让赵翔看的有些怀疑人生。

这黑格尔酒吧招了些什么公关啊,不会是针对重口味客户招的特殊人才吧,就这素质估计长相不能强哪去。

提着扫把正准备大干一番,几声若有若无的娇吟,却吸引了赵翔的注意力。

楼道尽头,唯独一扇房门紧闭。

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将耳朵附在门上……

一品医仙-赵翔, 白清羽-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