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战神回归-秦少天, 楚涵-都市情感小说

都市之战神回归-秦少天, 楚涵-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执轮回,掌生死

十月,清秋。

启东市一处戒备森严的军用机场。

此时,一辆黑色宾利正停在跑道一侧。

旁边,一位身着戎装的女子,绝色姿容溢满迫切之色。

眼巴巴的望着初露朝阳的万里晴空。

少倾。

“哒哒哒……”

一架直升飞机由远及近,荡起一片凛冽寒风落在了宽广的停机坪上。

舱门打开,秦少天迈步而下。

身姿挺拔。

浑身迸发的那股叱咤风云的气势,依然如剑指苍穹!

并没有因为他退出军旅而稍显褪色。

那一张刀削斧刻的俊朗脸庞,也难掩其睥睨山河的冷冽气质!

“唐婧,可调查清楚了?”

秦少天的双眸越过眼前女子,看向远空。

目光如电,划破晨曦!

遥想十年之前,他因冲冠一怒为红颜,将家乡吕林市一个纨绔子弟打成了重伤。

为躲避对方寻仇,无奈背井离乡来到了启东市。

身边,只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魏晨星,甘受风餐露宿之苦。

陪他一起亡命天涯!

秦少天在立志从军之后,魏晨星则以超凡的经营天资,于七年前开创了晨星集团身家过亿。

而就在一年之前,他却突然失去了这个兄弟的所有消息!

宛如人间蒸发!

“天道,魏晨星遭到新婚妻子刘影背叛!勾结外人谋夺了他的全部家产,又以他家人性命为要挟,逼他含恨自尽了!”

唐靖恭声禀报道。

“轰!”

秦少天一股戾气荡体而出。

停机坪凛冽的晨风,都围着他急速呈漩!

布满肃杀!

“天道,不过一只蝼蚁,你又何必震怒?交给我,一个小时后就能让她在这个城市消失!”

唐靖心中一颤,急忙说道。

天道愤怒,道盟有责!

当年,秦少天从军仅仅五载,便接管了华国精锐,幻影大队。

随后,进袭敌后浴血千里。

在尸山血海之中,他一战封神!

以面对千军,我独往矣的无畏气魄。

荣膺华国最年轻的镇守!

年仅二十三岁。

其后,又奉命退出军旅,执掌‘道盟’!

如今,已历五年!

不仅将道盟打造的威震天下,他更是获封了“天道”之名!

何为天道?

执轮回,掌生死!

现在他荣耀归来,却又陡闻噩耗!

唐靖自然可以想到,这战神一怒天下撼的结局……

会是怎样的一片腥风血雨!

“不!对待敌人,我们可以雷霆扫穴一举歼之!但是对待仇人,我们更应该像猫抓老鼠一般,让它先行恐惧,进而疯狂,最后崩溃!晨星的仇,我亲自报!”

满腔怒火的秦少天,要的可不是简单的报仇。

那样,他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他要让刘影堕落凡尘!

处境凄凉!

生不如死!

“天道,刘影定于今天十点,在晨星大酒店举行影豪国际成立大典,将晨星集团彻底改造!”

“影豪国际,不过是个笑话而已!这场庆典,我秦少天不准!”

话落,直接朝前走去。

步伐苍劲,气吞山河!

唐靖紧随其后。

宾利一路疾驰。

晨星大酒店。

此刻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

宽广的停车场,驻满了数百辆价值过百万的豪车。

门前人来人往。

启东市所有的商界巨擘社会名流,几乎尽出。

全部都受到邀请,或者是不请自来。

观瞻这一场,影豪国际成立的盛事。

酒店那飞檐走壁,彰显富丽堂皇的巨大门楣上。

一条横福,迎风飒飒!

上书‘隆重庆贺影豪国际成立大典’十二个烫金大字。

格外醒目!

“天道,要不要……”

“不必!留着,对他们是一种嘲讽!”

秦少天断然一句,脚下没有片刻停留。

唐靖会意,悄然退去。

进入酒店大厅,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

秦少天扫视了一圈,便朝着一个角落行去。

十年军旅,他历来都是以整洁得体为荣。

所穿便装,也都是找一些裁缝店手工裁剪。

但即便如此朴素的着装,都难掩其特立独行的气质。

望之,令人侧目。

“今天这场盛事之后,恐怕整个启东市的商界格局都要改变了吧。”

“谁说不是呢!这晨星集团跟周氏合并,那可不是原本的三大家族能够比拟的!”

“要说呀,也是那个魏晨星死的太过窝囊,白白给刘影创造了一个机会啊!”

“呵呵,那魏晨星活该被戴了绿帽子,他认识刘影的时候人家就是周氏大少的姘头了!”

旁边一群人肆无忌惮的议论声,钻进了秦少天的耳中。

他眉头一皱。

场中温度,瞬间直降!

“噼噼啪啪嘭!”

就在此时,酒店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天的鞭炮嘣鸣声。

“周氏集团的少主周新濠,跟晨星集团总裁刘影到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打破了场中沉默。

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迅速转到了酒店门口。

就见一个姿容娇艳气质高冷的女子,臂跨一名西装革履身材消瘦的青年男子。

在无数人的簇拥之下,一脸傲然的走进了酒店大厅。

“这两人可真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啊!”

“可不是嘛,今天过后随着影豪国际的成立,他们的身份更加水涨船高了。”

“强强联手天作之合,从今往后启东市商界要变天了。”

随着他们的出现,一片艳羡之声也顿时纷扰而起。

“终于亮相了吗?”

秦少天看着眼前一幕,静静的找了个空桌,坐了下来。

很快,刘影相携周新濠,步上了早就搭好的主席台上。

“诸位,欢迎你们能够在百忙之中,光临这场盛宴。我代表晨星集团在此宣布,自今日起与周氏集团合并,改称影豪国际!”

“我跟新濠在这里感谢大家,能够在你们的见证之下完成这个壮举,我们十分荣幸!晨星集团,也将作为曾经的商业楷模,成为历史!”

哗~

一片热烈的掌声之中,场内气氛瞬间达到了高`潮。

这无疑意味着,晨星集团的历史被彻底终结了!

而魏晨星的时代,也就此被湮灭在了尘埃之中!

“魏晨星的痕迹,岂是你随意就能抹除了的!”

秦少天深吸一口气,心中怒火在此刻彻底沸腾。


第2章 来者不善

“这是哪里跑来的一个愣头青啊!敢在这里嚣叫,怕是要倒大霉了!”

“就是啊,敢在这么尊贵的场合出言不逊,脑子怕是被驴踢过吧!”

“这个家伙提及了魏晨星,难道他跟那个窝囊废有些关系?”

“就算是有些关系又怎样?魏晨星都死了,他这么一个社会底层又能如何?”

场中一片鄙夷之声,随即爆响而起。

窝囊而死的魏晨星,不仅是整个启东市的笑话。

更是绝对的禁忌存在!

无人敢在公众场合提及的名字!

因为,那意味着是在揭开刘影和周新濠的伤疤。

没有人敢做这种蠢事!

而这个一眼看去,就衣着寒酸的社会底层,竟然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

众人怜悯的目光,如潮水般倾泻在了秦少天身上。

就在此时,一道森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敢在我的庆典上提及一个死人的名字!”

正是主角周新濠!

今天这场盛典,可是他苦等了八年之久的结果。

怎么突然跑来了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

胆敢以魏晨星的名义,口出狂言?

他的痕迹?

不过一个没入尘埃的死人而已!

“哼!敢在这里闹事,你这是在藐视我们三大家族的威严吗?”

燕家公子燕飞扬也立即跳了出来,一脸寒霜死盯着秦少天。

三大家族威震启东市,谁敢不敬。

虽然这是在周家的盛典上,但那也等同于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更何况,这也是示好周新濠和刘影的一个机会。

岂能放过。

“小子,我也不得不说两句了。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往往也会死的很惨!”

又是一个青年从贵宾席位站起,并肩燕飞扬冷眼看着秦少天道。

陈家,陈瑞。

现场情况一目了然。

这个不知来历的家伙,敢在此时提及魏晨星。

无异于是触动了周新濠跟刘影的神经。

就连燕飞扬都表明态度了,自己若是再不站出来,那将来不得遭到他们的打压?

尤其刚刚成立的影豪国际,可不是他们陈家能够抗衡了的!

而对于眼前这个明显弱势的青年来说,压死他……

也不差自己这根稻草了!

“呵呵,终于都给我跳出来了吗?你们三大家族,也都是曾经觊觎过晨星集团的!今天,咱们就来说道说道吧!”

面对三大家族的怒火,秦少天却是依旧从容不迫。

一脸风轻云淡的和蔼笑容。

“来人,给我把这个狂妄至极不知死活的东西抓起来,狠狠的往死里打!”

周新濠被秦少天彻底激怒了。

这个面子必须要找回来!

不然,自己在启东市岂不是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整个启东市,有哪个敢跟现在的他抗衡?

不知死活!

随着周新濠话落,立马便有十几个彪形大汉朝秦少天扑来。

“新濠兄,我也来助你一臂之力吧!这小子竟敢对我们三大家族不敬!”

燕飞扬也立即对自己身后的人马使了个眼色。

又是十几个人,加入了包围秦少天的队伍。

“呵呵,我们三大家族一气连枝,一家丢脸可都是面上无光啊!这口气,必须要讨回来!”

陈瑞也是一挥手,又是七八个人也迅捷的扑了过来。

痛打落水狗,示好周新濠。

这种省力又讨好的事情,可是他的拿手绝活。

场中,立即腾开了一片空地。

所有跟秦少天靠近的人,都全部急速的远离,生怕遭受池鱼之殃。

眨眼间,便只剩下了秦少天,还稳盘大坐在那张十人台前。

尽显突兀!

“呵呵,正好我也许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就拿这几十号人,来给我热个身吧!”

秦少天却是不紧不慢,不显一丝慌张。

一声轻笑之后,便陡然在桌边消失不见了。

同时,一股凛冽的寒气弥漫了整个大厅。

下一刻。

“嘭嘭……”

四十多个高大威猛的壮汉,仅仅十几个呼吸就纷纷倒飞了出去。

胸口都是深深凹陷,一个碗口大坑触目惊心!

满场震惊,一片死寂。

而周新濠,燕飞扬和陈瑞,更是被眼前景象给震撼的深深呆滞了。

一言不发。

“这小子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这是要同时挑战三大家族了!”

“三大家族几十个手下,居然被他一人打倒,这是在演电影吗?”

“看来,他这是有意选择这个场合,来跟三大家族一较高下来了!”

场中,清醒过来的人们又是一片喧嚣。

就在此时。

“咚咚咚。”

秦少天踏着沉稳的步伐,开始朝中央圆台走去。

每走一步,他浑身气势便强盛一分。

给人的压迫感,更是增加数倍!

周新濠居然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却。

这个青年此时给他的感觉,宛如是一只欲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那浑身凛然的气势和双眼森寒的目光,令他内心急剧抽搐!

“先生,小女子自问跟你并不相识,也从来没有过任何交集。可你却无缘无故前来搅扰这场庆典,属实不太光明磊落啊!”

刘影不愧是心机深沉,依然还能保持沉稳。

那清秀的五官面不改色,眸光纯澈之中更是透漏着无上风情。

“呵呵,光明磊落?你是在侮辱这四个字吗?”

秦少天停下脚步,两眼直视刘影讥笑道。

“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刘影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秦少天这语气之中,已经表露无遗……

是冲着她来的!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魏晨星的兄弟!”

魏晨星的兄弟!

“哈哈哈,那个废物一样的东西,都成为整个启东市的笑料了,你却还拿着他的名字来支撑自己的身份,以为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吗?真是可笑至极!”

一旁的燕飞扬,却是再一次跳了出来!

魏晨星的兄弟,能有多大的来头?

他本人都已经狼狈而死了!

就算这个人一身蛮力,可毕竟双方的地位在那里摆着呢。

差距悬殊!

凭此就想要敲山震虎?

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哦,魏晨星的兄弟?哈哈哈,你刚才还真是把我吓住了呢。他本人也才不过一个窝囊废而已,你又能有多大出息,敢在这里跟我们三大家族同时叫板!”

陈瑞也立即恢复了一副倨傲之色,满是耻笑的看着秦少天道。

他不信。

一个低贱的社会底层之人。

真敢把他们三大家族的权贵,如何了!

刘影却是没有同他们一样,稍露半点轻松之色。

没有一定的把握,敢在这里自报家门?

更加敢跟三大家族同时叫板?

不可能!

唯一的解释便是……

来者不善!


第3章 来给我仔细说说

“你真以为凭借你一个小小的陈家,就可以让你肆意妄为了?”

秦少天脸庞一侧,一股凛冽杀机直射陈瑞!

但此时的陈瑞,却是有恃无恐。

秦少天的眼神再是凌厉渗人,在他看来也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

一个被人戴了绿帽子,最终憋屈而死的废物。

他的兄弟,能有多大的能量?

还能掀翻三大家族不成?

笑话!

“哼!一个绿毛乌龟的朋友,也肯定是王八一类!老子今天就要肆意妄为了,你又能如何?”

陈瑞气焰嚣张,直接对秦少天叱骂了起来!

绿毛乌龟。

这可不仅仅是在辱骂魏晨星了,更是对秦少天的急剧侮辱!

出口恶毒。

“你真是该死至极!不过,对你来说,死可不算是最好的惩罚!”

秦少天突然就出现在了陈瑞面前。

下一刻。

“啊!唔……”

陈瑞一声惨叫,双手紧捂着嘴巴身体朝后直接栽倒。

指缝之中,血如泉涌。

地面之上,一条鲜血淋漓的舌头,还冒着森森热气!

陈瑞。

这个一贯飞扬跋扈的陈家大少。

居然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给扯掉了舌头!

满场,死一般的寂静!

就连刘影,也都是脸色大变!

“本不想浪费力气,但你非要一再的为难我,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秦少天一把将骇然的燕飞扬拉到近前,在他身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淡淡说道。

“来,给我仔细说说。晨星到底是为何而死的!”

就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秦少天又坐了下来。

周围所有人下意识的后撤了几步,跟他保持了将近两米距离。

这个人,太恐怖了。

出手狠辣,杀伐果决。

且,还居然平静如常!

“你敢废了陈瑞,恐怕整个启东市都没有你立足之地了!”

刘影强行稳定了一下心神,却是没有直接回答秦少天的话。

虽然场中所有的人,都已经被秦少天震慑的不敢再发一言。

可她刘影却未必就惧了!

她能从一介贫民达到今天的位置,靠的可不仅仅是美色!

她的背后,可还有着连周新濠都不知道的底牌!

“我踏血而来,何惧蝼蚁?”

秦少天淡淡一笑。

这股气势,让刘影直接慌乱了。

“魏晨星决策失败,导致集团亏空。是我力挽狂澜才让晨星集团生存了下来,他由此而难以承受羞愧……”

“我现在问你,是在给你个主动交代的机会,而不是在这里听你胡言狡辩!你,可懂?”

秦少天一股杀气再次弥漫开来。

让刘影瞬间明白,对面这个青年恐怕已经知悉了一切。

而他之所以要让自己亲口说出来,就是想在大庭广众面前,让当年的事情大白天下。

让自己身败名裂!

“是我当年勾结周新濠,联合三大家族对晨星集团竭力打压。又暗度陈仓,让周氏集团的资金注入,一举控股了整个晨星!而魏晨星也因为承受不了这份打击,才最终选择告别世间的。”

刘影再次说道。

“看来我还是有些心慈手软了!对你这种心如蛇蝎的女人来说,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秦少天的脸色此刻彻底阴沉了。

话落,他抬手猛的一扬。

“啊!”

站在刘影身边的周新濠,却是突然一声惨叫。

右臂直接鲜血喷射,竟然被一股大力生生的扯掉了一大块血肉!

而再看秦少天,连番的血腥震慑居然依旧是面不改色!

“慢!我说!别伤害他!”

这下,刘影打内心之中慌乱了。

这个男人的行事风格,可真是她见所未见的狠辣果决!

一言不合,就要见血!

“是我当年命人绑架了他的侄女,沈家唯一的独苗!这才迫使他跳楼自尽的!”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

“什么?我一直以为魏晨星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的背叛,才选择一死的。没想到,这里居然还别有隐情啊!”

“真是想不到啊,魏晨星视若掌珠的妻子,不仅红杏出墙更是如此阴狠!”

“自古都是最毒妇人心!这刘影攀上魏晨星也是麻雀变凤凰了,想不到还如此欲壑难填!”

一时间,满场鄙夷的目光就抛洒在了圆台之上。

当年魏晨星突然自杀,虽然也引起了一场地震。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心中尽管有所猜忌。

也早已平息。

此时真相揭开,不由得都对刘影另眼相看了。

就在这片喧扰之中,秦少天又看向了一旁的燕飞扬。

“你,你可别胡来!我们燕家跟刘影和魏晨星的事情不沾边!我们也只是为了利益而已,行商之道罢了!”

燕飞扬顿时大惊,身体一跃居然跳了起来。

“哼!你屡次犯我尊严,岂能不戒!不过你罪不至死,就跟陈瑞一样小受责罚吧!”

话落,秦少天猛一抖手。

“啊!”

燕飞扬一声凄厉的惨嚎。

渗人心魄,闻之悚然。

就见他双膝鲜血如泉,直接跪在了地上!

竟然双腿尽断!

场中再次一片死寂。

“今天我血染庆典的目的,只是以此来祭奠我兄弟的在天之灵。”

秦少天淡淡说着,同时起身。

目光如刀,直射刘影!

“三月之后,晨星忌日之时,我要你跟周新濠都跪在他的坟前赎罪!”

话落,举步而去。

步伐苍劲,气吞山河!

“今天发生的一切,在场之人谁要是敢宣扬出去半句,可别怪我刘影翻脸不认人!”

秦少天刚一离开,刘影的脸色就瞬间阴沉了下来。

哪里还有庆典刚开始的妩媚动人。

“给我查!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查出这个人的来历!这简直就是我们三大家族的耻辱!”

周新濠暴跳如雷。

人家区区一人,竟然在这里横行无忌来去自如。

且还杀伐果断予取予求。

将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都给玩弄在了股掌之间。

这还了得!

更何况,秦少天临走之前可是说了。

要他跟刘影跪在魏晨星的坟前赎罪!

这已经是等于在向他们宣战了!

他自然更不会束手待毙!

“今天的耻辱,我一定要找回来!断腿之仇,我要他拿命来偿!”

燕飞扬满脸痛苦几近狰狞的喝道。

后半生将要在轮椅之上渡过,这让他一贯不拘的生活如何煎熬!

而陈瑞,却是满嘴鲜血淋漓,口中呜咽着满腹悲戚。

早知如此,何必为了示好周新濠而强行出头呢!

“哼,跟我刘影玩吗?好,那我就等着你!”

刘影看着酒店之外,目光中尽是一片阴霾。


第4章 先报养育之恩,再报兄弟之仇

“唐靖,关于那个楚涵的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吗?”

宾利车中,秦少天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问道。

“天道,楚涵父亲跟魏晨星过从甚密,业务来往极为频繁。因此遭到了刘影的毁灭性打击,最终在内忧外患之中郁郁而死了。”

“自此之后,她便一人独撑整个集团。但毕竟一介女流,又收养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所以,他的叔叔一直都在觊觎集团。屡屡使尽各种手段逼她交权。”

唐靖详细的对秦少天汇报道。

“那个孩子,就是魏晨星的侄女吗?”

秦少天再次追问。

“是!魏家连番遭遇迫害,就仅剩了这个唯一的血脉!还是楚涵父亲花了巨大代价,才从绑匪手中救下的。”

“刘影,魏楚两家的血海深仇,你真是万死难辞!我秦少天一定让你受尽人间苦难,万般折磨!”

听到这里,秦少天刚刚才平息下去的满腔怒火,再次燃烧。

兄弟被害,恩人灭门!

这让他怎能不怒!

“天道,我们现在去哪?”

唐靖为了缓解他的情绪,急忙又将话题岔了开来。

“回家!先报养育之恩,再报兄弟之仇!”

秦少天微闭双眼,沉声说道。

宾利一路疾驰。

一别十年。

养育之恩,在秦少天的心中无可替代。

无数次伤重昏迷,他都在无意识之中呼唤着自己的父母。

都在呼唤着他妹妹的名字。

“天道,这次回家可要保持低调?”

作为秦少天的心腹助手,唐靖深知。

秦少天铁血杀伐久历生死之后,早已经将虚浮之事看淡。

他所期盼的,就只是简简单单平平淡淡。

能够一家人其乐融融,便是最大的心愿了。

果然。

“保持低调,不能太过招摇。我的父母本本分分,也都是极为普通的平民。若是突然知道我的身份,恐怕他们难以承受。”

秦少天压低声音刻意交代道。

正是因为他当年的少不更事,冲冠一怒惹下大祸。

才造就了他现在的赫赫威名。

也才有了现在放眼华国,都无可比拟的一世传奇!

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赫赫履历,不仅让秦少天这三个字,成为了所有军旅之人的信仰!

更是成为了所有人心中不败的战神!

一旦让家人知晓,他担心年迈的父母会承受不住这种大悲大喜。

毕竟,他当年可是跟亡命他乡也无二致。

若是突然就以这种显耀的身份回去,还不得将父母骇出个轻重来!

凡事,得慢慢来。

很快,宾利就在急速行驶之中,拐下了弯道。

吕林市。

“呵呵,好舒爽的空气啊!”

秦少天走下车厢,深深地吸了口气。

脸上尽是无限的享受,和一片回味。

“天道,按照您的吩咐,正宗的青阳散酒和腈纶厂的印花头巾已经备好,都是八年前盛行一时的东西。”

唐靖手提两个礼盒,递给了秦少天。

秦少天接过,迈步朝前方一个老旧的住宅区走去。

巷道之中,尽是一片污水横流。

斑驳的小巷墙壁,到处都贴满了各种广告。

花花绿绿色彩斑斓。

一处挂满锈迹的铁皮门前,秦少天停下了脚步。

眼中,一片水渍泛起。

这个自己于襁褓之中就跻身的地方。

每一颗小草,每一片尘埃都是那么的熟悉。

如果,当年没有他的一时之气。

也许现在承欢二老膝下的,就不只是妹妹秦纯燕一个人了。

想想满家的欢声笑语,那无尽天伦的情景。

秦少天嘴角,不禁扯起了一抹深深的苦笑。

奈何,世事弄人。

十年岁月,都让两位老人在无尽的牵挂之中渡过。

在满腹的期盼之中煎熬。

秦少天心中愧疚。

“爸,妈,儿子今日归来,便再也不会让你们牵肠挂肚了!”

秦少天摇了摇头,一声长叹将心中郁闷排泄一空。

举步推门,就进入了破败的院落之中。

那一刹那,秦少天叱咤风云的铁血气势,也瞬间消失。

代之而起的,是一副和眴灿烂的笑容。

和满脸邻家男孩的普通神色。

“家里这般热闹,是有客人来了吗?”

一进入院门,屋中便传来了一片嘈杂。

秦少天没有迟疑,稳健的步伐继续朝正房行去。

“妈!”

一进门,迎面便看到了那张令他魂牵梦绕的慈祥面容。

“咣当!”

“你……你是……天儿?是天儿回来了!”

母亲孙俪在看到秦少天的瞬间,竟然激动的手中铝盆都滑落到了地上!

转而,一脸的惊喜两行热泪瞬间奔腾。

“老婆子,你说是谁回来了?”

紧接着,一道身形矍铄的伟岸身影,也瞬及从里屋跑了出来。

“爸,是我,是我回来了。”

秦少天此刻也是难忍心中思念,热泪盈眶。

哪里还有半点曾经铁血杀伐的战神之势。

就是一个久别父母满心愧疚的大男孩。

“果然是天儿!哈哈,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你可想死我们了!”

父亲秦刚几步冲到秦少天身前,两手死死攥住他的胳膊,上下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嗯,健壮了不少!长大了长大了,哈哈哈……”

就在秦刚的大笑声中……

“噗通!”

秦少天双膝一弯,直接跪了下去。

“爸妈,不孝孩儿少天回来了。”

话落,一连三个响头就磕在了地上。

“快起来,你能回来就是好事。来,快快进屋跟我唠唠,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

父亲一把将他拉起,拽着他就朝里屋行去。

十年了,秦少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一点音讯也都全无。

让他们老两口想要见个面,也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

可才刚刚走到门口,迎面从里屋也走出来一人。

“哼,你还敢回来,难道还觉得把这个家害的不够惨吗?”

却正是秦少天的姨妈,孙玲。

“小玲,天儿刚刚进门,你这是干什么!”

秦刚顿时就不愿意了。

“哥,咱们正在商量纯燕订婚的事情,若是这个时候让张家的人知道少天回来了,岂不是又要节外生枝了!”

孙玲脸色阴沉,看着秦少天眼中尽是一片厌烦之色。

秦少天却是没有介意。

毕竟自己当年闯祸之后,一声不吭就离家远去。

家中亲人对自己有怨,也是正常现象。

“爸,纯燕有男朋友了?呵呵,这可是好事啊。”

秦少天笑着对父亲说道。

“好什么好啊!唉……”

哪知,母亲却是在旁一声长叹。

顿时,就将秦少天满脸的喜悦,给凝固在了那张硬朗的脸庞之上!


都市之战神回归-秦少天, 楚涵-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9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