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剑武尊-司马千劫, 沈月凝-玄幻奇幻小说

狂剑武尊-司马千劫, 沈月凝-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一个时辰

“老爷…老爷,不好了,千杰少爷他上吊啦!”

黑石城,司马家宅院。一名家丁形色慌张跑进院子,冲着家主所在的厅堂大喊大叫。

“什么?这混账东西,今天是他入赘上官家的大喜日子,上官家一会儿就派人来迎亲,他竟然在这节骨眼上自寻短见?快带我去看看!”

屋内传来怒骂声,身材魁梧的司马鸿烈一闪而出,脚步匆匆。

不多时,司马家上下便把后院围得水泄不通,小声议论着那具被摆放在地上的年轻尸体,冷眼旁观的同时,又暗叹可惜。

“这书呆子怎么这么想不开啊,上官家是咱们黑石城三大家族之一,多少人想要巴结都巴结不到呢,就算上官家小姐丑了点,也不用寻死啊!”

“唉,他一死,上官家陪嫁的那座元石矿场肯定也没了……”

亲自试过脉搏后,司马鸿烈勃然大怒,当场把看守后院的两名家丁劈死,急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筹莫展,不知该怎么向上官家交代。

司马千杰是他的小儿子,不过却是和原配夫人陪嫁带来的通房丫环所生,再加上这小子自幼对武道一途没兴趣,只喜欢躲在房间里舞文弄墨,因而并不受他重视。

虽然不爱习武,但司马千杰却长得非常清秀俊朗,在黑石城内颇有美男盛名,为了攀附城内三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司马鸿烈便把他许给了同样非常有名的上官家丑女,上官小燕。

为此,上官家许诺用一座元石矿场作为嫁妆,虽然那座矿场已经快枯竭了,但对司马家这种不入流的小家族来说仍然有着不小的诱惑。

毕竟他一个吃闲饭的废人,也算为家族做了点贡献。

正当司马鸿烈愁眉不展,苦想对策时,地上的尸体忽然眼皮颤了几颤,微微睁开眼睛,打量着上官围环境。

“没想到我司马千劫竟然以这种方式重生了,老天待我不薄啊!西凉境黑石城?怎么会在这么偏远的地方……”

“堂堂七尺男儿,放着自己母亲被正室害死的大仇不报,却整天躲在后院读那些酸溜溜的诗词,这种扶不上墙的烂泥,死了也罢!”

随着记忆融合,司马千劫渐渐弄明白了自身处境,内心对这个和自己名字差不多的司马千杰唾弃不已!他真是无法想象,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竟然还有这么迂腐无能的书呆子。

前世的司马千劫,是中州大陆为数不多的神王境高手之一,凭一己之力创立元剑魔宗,以魔道第一高手的身份,叱咤大陆上千年。

若不是因为一座古传送阵,被正道九大宗主联手设下绝杀大阵围困,也不至于含恨陨落。

往事如过眼云烟,元剑魔宗也早已覆灭了三年之久,司马千劫心中惆怅片刻,便直挺挺坐了起来。

既然有了一次重头来过的机会,他可没心思去做什么上官家的上门女婿,当前最重要的尽快恢复实力,杀回中州大陆,让那几个老东西付出代价!

“啊!诈尸啦!诈尸啦!”一个已死之人忽然坐起,此情此景吓得上官围人群如同炸锅,纷纷尖叫着跑开。

司马鸿烈身为一家之主,自然不会如同妇人般胆小,他错愕间喜上眉梢,一步上前抓住司马千劫的手腕,片刻后高兴的自言自语:“哈哈…太好了,这回上官家不会怪罪我们了。”

司马千劫听后轻蔑一笑,像这种牺牲儿子换取家族利益的家主,也只配在黑石城这种小地方摸爬滚打了。

“你这逆子笑什么!”

看着司马千劫那逆反的眼神,司马鸿烈怕他再干蠢事,缓和语气道:“只要你入赘上官家,以后身份自然水涨船高,有什么不好?”

“既然这么好,你怎么不入赘上官家?”司马千劫反唇相讥,对这个便宜爹没有半点尊重之意。

“你!你这混账东西怎么跟老子说话呢?!”

司马鸿烈扬起手臂要打,可对上司马千劫的眼神,却忽然让他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气得转身离去,命令四名家丁严加看守,不准再出意外。

书呆子没死,围观的司马家人也都放心了,不消片刻便各自散去,安心等待接收上官家的元石矿场,那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情。

两名丫环带着喜服前来为司马千劫沐浴更衣,他望着镜子里清秀俊美的陌生面孔,感觉有点哭笑不得,暗暗自嘲道:“没想到我堂堂魔道第一高手,竟然沦落到要靠脸讨生活了?真是荒唐的人生啊!”

叹了口气,听着外面渐行渐近的锣鼓声,他一把扯碎身上的喜服,不顾两名丫环劝说,大踏步走出门外。

他准备见一见那个叫上官小燕的丑八怪,当面把这桩婚事给退了。

从司马千杰的记忆里得知,那上官小燕是个又胖又丑的女人,嘴角还有颗很大的懒人痣,要是等自己被送进上官家,就更没机会翻身了,恐怕这辈子都得活在噩梦里。

家丁们以为他要逃走,所有房门院门很快就被紧紧关上,而后十几名壮汉拖着一张大网,兜头向他罩来。

虽然司马千劫身法高明,奈何这具身体实在太差劲,要力气没力气,要修为没修为,很快就被网了个结实,被人邀功似的押送到了前院。

司马鸿烈被院里的吵闹声惊动,回来见司马千劫又想逃跑,指着鼻尖骂道:“你这小畜生,又想给我添乱是吧?要不是看在上官家的面子上,老子就一掌劈死你!”

司马千劫不怒反笑,冷眼打量他一番,讽刺道:“年过半百才达到通脉六重天的废物,口气倒是不小!”

通脉境是元罡气武者十二境当中的第二个境界,在中州大陆,通常一些天赋上佳的少年在十八岁之前便可达到,因此自然不被司马千劫放在眼中。

前世像司马鸿烈这种级别元罡气武者,连给元剑魔宗做看门童子都不配,居然也敢放言劈死自己,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啊!

在这一刻,司马千劫对恢复实力充满了无限渴望!

“混账逆子!今天老子非劈死你不可!”司马鸿烈气得脸色发青,胸口剧烈起伏,高高举起的右臂就要落下。

就在这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怒吼。

“司马鸿烈!你敢动我的男人,就别想要那处元石矿场!”

人影未至声先到,仿佛母熊下山一般,带着十足的威势,竟真把司马鸿烈震住了,随后一座肉山从门外挪动了进来,身上的肥肉随着脚步一颤一颤,差点涌起浪花。

司马千劫循声望去,只一眼,肚子里就剧烈翻腾起来,那肥女人难道就是上官家的上官小燕?长得也太吓人了吧!怪不得那书呆子宁愿死都不肯入赘……

只见一坨三四百斤的肉山上,镶着颗三角形的脑袋,两腮胖的都下垂了。一双小眼睛也被挤成了缝隙,闪着寒光,而嘴角一颗鸽蛋大小的懒人痣,上面居然还长了一撮黑毛,像条小辫子似的垂在胸前。

司马鸿烈放下手,陪着笑脸,违心奉承道:“呵呵,上官小姐美艳动人,我家犬子能入赘上官家,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能真动手打他。”

司马家只是黑石城数百个小家族中很不起眼的一个,虽然依附了同是三大家族之一的沈家,但待遇并没好到哪去,为了再搭上上官家这根高枝,司马鸿烈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我呸,要入赘你自己去!”司马千劫怒骂道:“她明明长得比母猪还丑,你竟然还能说出美艳动人这种不要脸的话,我看你们俩才是绝配!”

“好你个不知好歹的书呆子,竟然敢拿我和母猪比……”上官小燕最恨别人说她丑,被戳了痛处,气得浑身肥肉直抖,大喊道:“你们解开绳子,本姑娘要亲自教训他!”

“等等!”见上官小燕挽起袖子要动手,司马千劫忽然诡异一笑,说道:“要打可以,可你要是打输了怎么办!”

“我会输?哈哈……”上官小燕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放声大笑起来。

围观的司马家子弟也跟着起哄,认为司马千劫是上吊把脑子勒坏了,人家上官小燕虽然长得丑,但在武道一途上却是天才,十九岁就已经达到炼体八重天境界,据说很快就要再次突破了。

反观司马千劫,却是个连一重天境界都没有的废人,居然口出狂言说能打败上官小燕,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笑够了,上官小燕逼视着司马千劫的眼睛,慢吞吞道:“要是本姑娘输了,这桩婚事就算作罢,那座元石矿场白送给你们司马家!”

正当上官围议论声再起之时,她话锋一转,恶狠狠的再次说道:“不过要是你输了,你们司马家就得为你的臭嘴付出代价,全部给本姑娘滚出黑石城!”

上官小燕的话把司马家逼上了绝路,在他们看来,这分明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必输之局,一个不修武道的废人,怎么可能打得赢炼体八重天的上官小燕?

司马鸿烈急得直跺脚,忙拉下老脸求情:“上官小姐,犬子一时糊涂说错了话,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尽管带他回家好好教训,我们司马家绝对是诚心想和上官家交好……”

可他话还没说完,司马千劫忽然打断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好个屁!你想死可以,但别拉上咱们司马家跟着受罪!”此刻司马鸿烈恨不得一掌劈死这个逆子,不停向上官小燕说着好话。

奈何上官小燕先是被司马千劫戳了痛处,接着又挑战她的元罡气武者尊严,好胜心被大幅激起,压根听不进去他说什么。

径直走到司马千劫面前,上官小燕愤愤说道:“本姑娘体谅你修为低下,给你一个月时间准备,到时可别怪本姑娘不讲情面!”

“切!用不着那么久,一个时辰就够了!”

司马千劫轻松一笑,只当这是重生后的开胃小菜,再说就算真给他一个月时间,也不够炼到炼体八重天。

不过,若只是单纯打败对方,那就另当别论了。

听到两人对话,有些脾气火爆的年轻人当即破口大骂:“这废人肯定是想趁机逃跑,一个时辰能做什么?就算他是顶级天才,也至少需要一两年时间才能到炼体八重天吧?”

“家主,你可不能让他乱来啊,他会害死我们的!”

“一个时辰?他肯定是疯了!”


第2章 借债练功

不管是司马家上下还是上官小燕,都不相信司马千劫能在一个时辰后赢得比试,院子里热闹的像菜市场,骂声议论声连成一片。

“这可是你说的!”

上官小燕的怒火彻底被激起,像只被扯断了尾巴的母猪,大声咆哮道:“本姑娘就在这里等你一个时辰,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

她自始至终都没觉得自己会输,先前提出一个月时间,也不过是为了不让别人说上官家太仗势欺人罢了,实际上别说一个月,就算能在一年时间内修炼到炼体三重天,都能称得上是黑石城最顶尖的天才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司马家这个书呆子竟然主动把时间缩短到一个时辰,在她看来这分明是对她的侮辱,不给点颜色看看,上官家以后还怎么在黑石城立足?

司马千劫瞥了她一眼,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轻笑道:“那你等着吧,我要做点准备,需要暂时离开一会儿。”

说完他就向门口走去,司马鸿烈一看这还得了,要是他趁机逃了,那司马家岂不是就要被赶出黑石城?于是连忙对两个司马家子弟吩咐道:“你们两个,去盯紧他,千万别让他跑了!”

上官小燕也不放心,又派了两名炼体六重天的上官家护院跟着。

如此一来,司马千劫后面就多了四个免费跟班,对此他只是撇撇嘴,没放在心上,因为他本来就没想过逃走,要是堂堂魔道第一高手就这样溜了,岂不是让人笑话?

离开司马家,他径直向城东方向走去,打算找沈月凝借点元石用用。

在司马千杰的记忆里,他得知这书呆子和沈家三小姐沈月凝关系不错,要想短时间内借到大量元石来提升实力,恐怕也只能找她帮忙了。

因为沈家和上官家一样,也是黑石城三大家族之一,不过却不如上官家那么强,只能排在第三位。而司马家正好是沈家的附庸家族,平时两家多有来往。

上官小燕即将迈入炼体九重天,想打败她,就必须依仗自己前世引以为傲的帝幽锻体诀。

帝幽锻体诀是帝幽元剑诀的炼体篇,和其他功法武技不同的是,它并不以元罡气武者的丹田为核心,而是将体内所有元气以不断压缩的方式,散逸到身体每一分血肉筋脉当中。

这套功法共分五重境界,每进境一重,身体坚韧程度都将增加百十倍,等练到第五重以后,别说是普通刀元剑,就算和神兵利器硬抗都不落下风!

可惜凡事有得必有失,这套炼体功法虽然强横霸道,但是对元石的消耗速度也让人头皮发麻,当初他为了把帝幽锻体诀练到第五重境界,足足消耗了元剑魔宗将近六百年的元石积累。

要知道元剑魔宗可是元罡气武者人数超过十万的中州大陆顶尖宗派之一啊!

一路上观望着两三层的低矮石楼,司马千劫在感叹黑石城偏远贫瘠的同时,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沈家门外。

近四米高的朱漆大门,门两侧除了各有一座巨大的石狮子,还分别站着两名守卫,皆是炼体五重天元罡气武者,单论这排场,就比司马家气派得多。

其中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守卫走上前,见他身后还跟着四人,忍不住问道:“司马少爷,您是来见我们三小姐的吧?他们两位也是?”

自家小姐的客人,守卫自然不敢怠慢,可那两名穿着灰褐色元罡气武者服的家伙,分明是上官家人,上官沈两家向来不和,他不明白为什么司马千劫身后还跟着两名上官家护院。

司马千劫挑了挑眉毛,故意说道:“那个……其实我和他们四个不熟,让不让他们进,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嘿嘿一笑,信步走进大门,

那两个司马家子弟受命跟着司马千劫,见状连忙上前说好话,偷偷塞了几块元石给那中年守卫,也快步跟了进去。

唯独两名上官家护院被留在了门外,他俩对视一眼,叹了口气,毕竟他们身份有限,强闯沈家他们可不敢。只能在门外守着,不大会儿便闲聊起来。

“唉,你说这傻小子跑沈家来干什么?难道想搬救兵?”

“谁知道他怎么想的,一个时辰就想打败我们小姐,我看他八成是存心找死。”

“放心吧,有那两个司马家小子跟着呢,应该不会出状况。”

至于他俩如何猜想,司马千劫才不会关心,他优哉游哉的来到沈家练武场,远远就听到兵器碰撞声和少年少女的呼喝,而一道亮丽的身影也瞬间落入眼帘。

那是一个正在练元剑的十七八岁少女,穿着身浅蓝色衣裙,长长的秀发被挽成发髻,由一支紫金凤钗关在脑后,矫捷曼妙的身姿带动裙摆上下翻飞,煞是好看。

手中长元剑在遥遥指向司马千劫时,她美眸一凝,忽然停了下来,笑着走到跟前问道:“喂,书呆子,你怎么来练武场了?难道今天转性了?咦?怎么还带着两个跟班呀?”

沈月凝平日不练武的时候喜欢作画,有时会找比她小一岁的司马千杰帮忙题个词什么的,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朋友,她也曾多次劝司马千杰习武,可后者完全听不进去,今日见他来到练武场,当真有些意外。

“别管他们,我来是有点事想……求你。”从来不求人的司马千劫,在说出这番话时感觉浑身不自在。但是为了摆脱上官家那丑八怪,他还是把借元石的缘由说了出来。

沈月凝听后,忍不住惊呼出声:“你疯了?一个时辰后挑战上官小燕?难道你不知道她就快踏入炼体九重天了?你这书呆子会被打死的!哎呀,这可怎么办……”

司马千劫对此无动于衷,依旧淡然说道:“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呢,只要你肯借给我元石,我就有办法赢她!”

元石是天地间生成的奇异矿石,里面蕴藏着最纯净的元气,元罡气武者可以从里面汲取元气来修炼,拿出几百块元石对司马家子弟来说或许遥不可及,但对沈月凝来说却并非难事。

见司马千劫不似开玩笑,沈月凝无奈望着他,问道:“好吧,你想借多少?”

“先借一万块吧,如果你能多借给我点更好,嘿嘿……”司马千劫身为一宗之主,向来不缺元石用,考虑到黑石城的规模,他有些心虚的报出了一个极小的数字。

“什么?你这书呆子把姐姐当冤大头啊?”沈月凝吃惊的望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司马千劫,没想到这家伙一张口就是一万块,简直比狮子大开口还过分。

司马家上下六七十口,一年收入总和都不到一万元石,就算对沈月凝来说,那也是勒紧腰带三四年才能攒出的巨款。

“一万元石又没多少,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么!”司马千劫暗自嘀咕了一句,妥协道:“要不这样吧,刚才我看你在练元剑,不知道你们沈家对地阶元剑诀有没有兴趣?”

沈月凝突然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连音调陡然高了几分,“地阶元剑诀?你确定是地阶元剑诀?”

这书呆子今天带给她的意外实在太大了,地阶元剑诀谁没兴趣?如果沈家能侥幸得到一套地阶武技的话,早就成为黑石城一家独大的超级家族了!

按照武技等阶划分,基本可以分为凡阶、玄阶、地阶、天阶、圣阶五个等阶,每一阶又分为低中高三个层次,黑石城最强势的韩家,就是仗着得到一本玄阶高级武技寒冰诀,才坐稳了第一家族的宝座。

司马千劫大大咧咧说道:“当然确定,三天后会有一本地阶元剑诀在黑石城出售,这个消息换一万元石够不够?”

“你不是在骗我吧?”沈月凝注视着他的眼睛,感觉今天的他和往日有所不同,眼神中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似乎是自信,又似乎是元罡气武者才有的锐气,可他明明还不是元罡气武者,真是奇怪。

得到司马千劫确认后,沈月凝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思说道:“一万元石太多了,我可做不了主,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我爹说说情……”

话音刚落,沈月凝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过震撼,倘若是真的,对沈家来说无疑是崛起的最佳机会!

司马千劫看她那着急的样子,有点哭笑不得,感慨道:“果然是小地方啊,连地阶元剑诀都这么稀罕。”

与此同时,那两名司马家子弟听到黑石城即将出现地阶元剑诀,就更加不淡定了,刚才沈月凝在,他们没敢放肆,现在对方一走,便立刻伸出了爪牙。

其中一人是二伯家的孩子,年纪比司马千杰还小两岁,不过却达到了炼体三重天境界,主动凑过来问道:“喂,废物,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你怎么会知道有地阶元剑诀出售?”

司马千劫白了他一眼,没理他。他见自己被无视,自觉丢了脸面,伸手就准备上前推搡,另一人拉住劝道:“这里是沈家,你可别乱来!”

“呿,一个只知道看书的书呆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一会儿让上官母猪揍死你!”

司马千劫冷眼瞥了他一眼,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角色还不配让他动怒。

过了一会儿,远远望着五六名沈家下人赶着三辆马车走来,他只觉得一阵头大,沈家竟然连空间戒都没有?

他却不知道,整个黑石城连一个精通空间力量的炼器师都找不到,沈家上下只有家主一人有空间戒,还是花费巨大代价从其他地方买来的。

马车上是堆放得满满当当的元石,洁白如玉,在阳光下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两个司马家子弟从没见过这么多元石,一时间睁大眼睛,用贪婪的目光死死盯着,身子也不由自主走上前,爱不释手的捧起元石抚摸着,仿佛怎么都摸不够。

那个二伯家的小子激动地问道:“这……这些元石……是给我们司马家的?”

沈月凝随同马车走来,笑意盈盈的纠正道:“你想多了,这是给书呆子的。”


第3章 都值了

当三辆装满元石的马车出现在司马家时,所有人都惊呆了,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司马千劫,若不是有沈家人在场,他们怕是会立刻扑上去争抢起来。

就连见过世面的上官小燕,都忍不住叫来护院询问,等她得知是从沈月凝那里得来时,气得破口骂道:“沈家那个小骚狐狸,竟敢跟我抢男人?等我把这小子收拾服帖了再去找她算账!”

“咯咯咯…上官肥燕,你要是想打架,我随时奉陪,欺负一个普通人算什么本事?”

随着银铃般的笑声传来,沈月凝带着十几名沈家元罡气武者走进司马家宅院,境界最低的也达到了炼体七重天,不过和沈月凝的靓丽身影相比,反倒没人注意他们了。

“哇,是沈家三小姐来了,她好漂亮啊……”

“要是能娶她为妻,让我少活三十年都值了!”

一群目眩神迷的司马家子弟纷纷激动起来,沈月凝这可是第一次来司马家,司马鸿烈激动地搓着手,连忙上前问候,不过沈月凝却看都没看他一眼,便径直走向了司马千劫。

此时的沈月凝已经换了身华丽衣服,浑身上下珠光宝气,曼妙身姿轻轻摇曳,与不远处的上官小燕形成了强烈对比。

“你怎么来了?”司马千劫本想立刻进屋练功,却没想到她会到来,好奇问道。

沈月凝没好白了他一眼,“还不是怕你被人打死,没人还我家的一万块元石呀!”

两人打情骂俏般的说着话,让司马家上下嫉妒的发狂,被晒在一边的上官小燕更为火大,扯着粗嗓门吆喝起来:“沈月凝你个骚狐狸,抢男人抢到老娘这里来了?你要是心疼,就嫁给他做媳妇吧,待会儿老娘把你们两个一起收拾!”

沈月凝如今在炼体七重天,比上官小燕低了一个小境界,可长得却非常漂亮,被人私下誉为黑石城三朵娇花之一。

也正是为此,上官小燕一直想找机会教训她一顿,不管是出于嫉妒还是其他心理,总之她现在很想把这对长相出众的男女都打成丑八怪!

沈月凝也不动怒,笑嘻嘻的反击道:“如果千杰能打赢你,就算嫁给他又如何?总比让他跟你一个连普通人都打不过的丑八怪过一辈子好吧?”

此话一出,所有在场的人,包括上官家司马家的元罡气武者都疯狂了,他们都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地步,一场毫无胜算的赌局,不但牵扯到司马家的去留,竟然还让沈月凝说出这种话来。

一旁的司马千劫摸了摸脸皮,忽然觉得自己很走运,无意中选了这副英俊潇洒的皮囊,他审视着沈月凝,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你说话算数吗?”

沈月凝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道:“只要你能打败她,并且让我们沈家拿到那套地阶元剑诀,我就敢背着我父亲答应嫁给你。”

“好,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司马千劫嘿嘿一笑,说道:“让你的人帮我把元石送到后院去,等我半个时辰。”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直奔后院而去,留下错愕在原地的沈月凝,过了一会儿,后者忽然笑了起来,向那道远去的背影追问:“难不成你还真能打败她呀?就算侥幸赢了,你又怎么保证我们沈家能得到元剑诀?”

“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远远留下一句话,司马千劫的身影便消失了,他让沈家元罡气武者把所有元石都搬进了屋里,随后便将他们赶了出去。

原本胡乱堆放的文房四宝全被扫到一边,司马千劫盘腿端坐在地上,上官围层层叠叠堆积了一万块元石,比他还要高出一截,丝丝缕缕的元气像是雾气般向他聚集而去。

对于刚开始修炼的普通人来说,一次吸纳两块元石里的元气已是极限,但司马千劫却要在半个时辰内将这一万块元石全部吸干,其中所要遭受的痛苦不言而喻。

如果不是时间太紧迫,他会准备一种药浴来浸泡身体,让经脉更加柔韧,可眼下只剩下了半个时辰左右,只能以损伤经脉的代价修炼帝幽锻体诀了。

随着时间缓慢流过,上百块元石已经化作齑粉,而司马千劫的身体也开始小幅度颤抖起来,巨大的疼痛像是被几百条蛇同时撕咬,那种随时可能爆体而亡的胀痛感越来越强。

“啊!!!”

半刻钟过去了,两千多块元石变成了粉尘,司马千劫被剧痛折磨的终于忍不住大声嘶吼起来,虽然前世已经有过这样的经历,但对他而言,此刻的重修依然是一场酷刑!

皮肤渐渐开裂,鲜血染红了衣襟,混合着汗水缓缓淌下,没过多久就汇集了一滩,而他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血人。

由于这具身体没有经受过元气磨练,很多经脉都处在闭塞状态,为了能尽最大可能的压缩元气,他只能强行冲关,数十股乱流在体内乱窜,给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创伤。

幸好帝幽锻体诀不修丹田,不依仗经脉运行元气,否则在别人眼里,他现在已经成了废人,终生再无成为元罡气武者的可能。

听到房间内传出不似人声的吼叫,沈家元罡气武者们都被吓出一层鸡皮疙瘩,他们很难想象这得是多大的痛苦,才能让一个人发出这种濒临死亡的呐喊。

有人小声问道:“你们说这小子在里面干嘛?怎么我听着好像不太对劲儿啊。”

“他不是说了不让我们管吗?一个小家族的少爷,地位也不见得比我们高多少,是死是活都跟我们没关系,还是少管闲事吧。”

“有叫声就说明还没死,等这柱香烧完了我们再进去。”

门外的方凳上放着一个香炉,里面插着一支小拇指粗细的紫檀香,如今已经烧了半截,袅袅青烟随风吹散,一抹红光在香灰中若隐若现……

在紫檀香烧到根部时,随着“嘭”的一声巨响,两扇紧闭的房门忽然翻滚着向外飞出,一个浑身殷红的血人,带着极度危险的气息,只一闪便瞬间消失在了沈家元罡气武者面前。

看守香炉的沈家元罡气武者们不禁愣在当场,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好快的速度……他真是司马家那个不修武道的书呆子?”

“丑八怪,过来和我一战!”

一阵狂风刮过,血人般的司马千劫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目光凶狠而残暴,像一尊刚从地狱里冲杀出来的嗜血魔王,不带半点人类情感,凡是和他对视的人,纷纷惊恐的低下头去。

他的出现把上官小燕都吓了一跳,指着他结巴问道:“你……你是司马千杰?”

“正是本座!”

在经历了半个时辰的地狱式折磨后,众人眼中的司马千劫已经大变样,不单单身上冷冽的气质让人从心底发毛,那一身的血衣更加刺目,完全无法和先前的书呆子形象联系起来。

“我司马千劫回来了!”

司马千劫仰天大喝,那种元气在体内翻涌的感觉让他浑身舒畅。不过,却没人听出他话语中的另一层含义。

沈月凝关切的走上前问道:“书呆子你没事吧?我这里有我们沈家秘制的伤药……”

元罡气武者练功时,受伤乃是家常便饭,随身带着伤药再正常不过,但司马千劫却拒绝了她的好意,遥遥对上官小燕勾了勾手指,挑衅道:“怎么?害怕了?”

一万块元石让他短时间内攀升到了炼体五重天境界,但他身上散逸出来的气息要比在场任何人都要强大,就算达到通脉两重天的司马鸿烈也自愧不如。

因为帝幽锻体诀不修丹田,所有元气都散逸在四肢百骸当中,可以说眼下司马千劫就是一个人形丹田,数百倍于别人的元气总量,气息当然更加强大。

“要战便战,本姑娘还怕你不成!”

上官小燕有些心虚的给自己壮胆打气,怎么都想不通,先前还是病恹恹的普通人,怎么才过了半个时辰,就变成了让自己还心惊胆战的高手?

她认为司马千劫一定是用了什么邪门方法,短时间内将众多元石内的元气吸纳到了自己身上,只不过是个徒有外表的绣花枕头,说不定支撑不了多久就会散去,否则没必要这么着急催促自己开始。

想到这里,她故意摆出一个防御的起手式,说道:“来吧,让我看看半个时辰弄出来的速成高手,究竟能有多厉害!”

司马千劫嘴角一咧,身影忽然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上官小燕的面前,一脚向她架在胸前的双臂踢去!

“呯!”

沉闷的撞击,伴随着清脆的骨裂声,清晰的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上官小燕以母猪拱白菜的姿势快速向后滑去,后退足有六七米远的距离,才堪堪止住身形。

地面上留下两行到脚踝深的沟壑,原本铺在地上的青石板都碎裂成了小块,被挤向两旁,似乎在向众人展示刚才的一脚有多么可怕。

所有人都惊呆了,现场落针可闻,他们只看到司马千劫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上官小燕,踢出了势大力沉的一脚,却没想到他们眼中的书呆子,竟然能把上官小燕这三百多斤好肉踢出那么远……

只有作为被攻击目标的上官小燕,才深刻体会到了刚才那一脚有多么恐怖,只一击,她的两只手臂已经受伤,臂骨开裂,疼得脸都变了形。

留意到上官围人群投来质疑的目光,上官小燕将衣袖绞在手臂上止痛,咬牙说道:“再来!”

这时的她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真正把司马千劫当成了同级别对手,甚至认为对方的实力可能已经暂时超过了自己。

不过那又怎样,元罡气武者一途从来都没有捷径可走!

她不相信司马千劫真能在半个时辰内,把境界提升到和自己一样,只要撑过一时片刻,肯定能打的他满地爬着叫娘!


狂剑武尊-司马千劫, 沈月凝-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