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爱,我不配被爱,可不知不觉将我心爱的人一同拉进深渊里。

我不能爱,我不配被爱,可不知不觉将我心爱的人一同拉进深渊里。

第1章 我的命不好

我叫秦歆,今年28岁,曾经杀过人,坐过牢,如今走投无路,沦落风尘,成了夜总会最有名的陪酒女。

人人都说我是个狐狸精,专门吸人精血,勾人魂魄。

因我生来便有一双绿色的眼睛,这双眼睛,注定了我这一生颠沛流离,克人克己。

我的母亲出身风月场,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我们俩长的一模一样,从小就都是美人胚子,可她跟我不同,妹妹的眼睛像父亲,纯洁无瑕,如墨般漆黑。

父亲是本地赫赫有名的富商,他将妹妹领回家,将她宠成人人艳羡的千金名媛,而我是个异类,父亲觉得我晦气,不但不肯认我,甚至差点将我溺死在水里。

可是母亲偷偷救下我,藏着掖着将我抚养长大。

母亲临死前叮嘱我,秦歆,永远都不要恨,到死都不能再走她的老路。

她想让我做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脱离低贱的命运,苦难的人生。

母亲去世以后,我一个人流浪,挨饿的时候跟乞丐夺过食,挨冻的时候蜷缩在桥洞地下,我受尽白眼跟折磨,我被卖过很多次,被逼为娼。

那些男人们看着我的肮脏嘴脸让我恶心,可我牢牢记得母亲的话,不要命的一次次逃出来。

快活不下去的时候,我便躲在角落羡慕妹妹锦衣玉食众星捧月般的生活。

直到我们二十岁那年。

妹妹薄念念被查出白血病,亲生父亲找到我,甩给我一笔钱要我为妹妹做配型。

骨髓移植后,薄家与纪家联姻迫在眉睫,可是妹妹身体尚未恢复,我又被迫成为妹妹的替身,以妹妹的身份嫁入纪家,代孕生子。

一年后,我替妹妹生的儿子出生,妹妹病愈归来,我本以为自己可以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却因故意杀人锒铛入狱。

我在狱中五年,想通了很多事。

我想就算我一生清白,吃斋念佛,心中充满爱,我还是他们眼里的祸害,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活该被人践踏,活该被人利用,活该被人赶尽杀绝。

这是我的命。

可我不认命。

出狱后,为了往上爬,为了我的儿子,我终是违背母亲的遗愿走上她的旧路。

我成了夜总会的一名陪酒女,

很快我便名动全城,无数达官显贵为我慕名而来。

而我也如愿以偿等到我想等的人——我曾经的“丈夫”,纪霆东。

五年不见,纪霆东正坐在真皮沙发上,他的身形越发高大挺拔,修长的手指夹着燃了一半的烟,半眯着眼眸的视线重重落在我身上。

我截下他手里的烟,含在嘴里熟练的吞云吐雾,“老公……五年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纪霆东深沉而又冷漠的望着我,拽住脚腕狠狠掰开了我的双腿。

我被他残忍的压在了桌面上,他冷硬的身体贴上来,抬手便掐住了我的脖子!

“想你!我恨不得杀了你!”

第2章 你不是觉得我脏吗?

我的头撞在桌面上,差点疼的昏过去。

可我却仍旧用那双勾人的猫眼撩拨他,“可是老公……人家想你了……每次跟别的男人做,我都把他们想象成你的脸,老公,这么多男人,只有你最让我难忘了……”

“秦歆!你怎么这么贱!这么让我恶心!你亲手杀子,你这种女人怎么不死在监狱里!”

纪霆东拽着我狠狠一巴掌便将我扇出去。

他那双我最喜欢的眸子里充斥着愤怒的火焰,烈火燃烧的尽头,我看到了刻骨铭心的恨!

是啊,他恨我!

他恨我玩弄他的感情!

他恨我这个出身贫贱晦气肮脏的流浪女污染了他纪家高高在上的门楣!

恨我心狠手辣杀了我们的儿子。

“既然觉得脏,纪先生为什么还要点我的台?”

我忍着疼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在他冰冷厌恶的视线里,慢条斯理的拉开裙子的拉链。

我一把将他推到沙发上,整个人骑上去,直接捧住他的俊脸便要激情澎湃的吻住。

他厌恶冷漠的别开脸,狠狠扣住我的下颚将我扯下来。

“贱人!想上我的床!你配吗?你也不看看你有多脏!!”

他嫌恶的一把将我甩开!

我难堪,却遗憾的冲他笑,“看来纪太太床技不得了啊,竟然能让纪先生心甘情愿为她守身如玉……”

纪霆东拽着我的长发逼我靠近,抬手狠狠抓住我,用力的掐出血痕来,“别让我从你的脏嘴里听到她的名字。”

我不怒反笑,故意在他血脉喷张的身体上蹭,“哦,她那么厉害,不如让她也来做几天小姐?”

“秦歆!你找死!”

纪霆东彻底被我激怒,直接抬脚把我踹了出去!

“贱人!”

我疼的抬不起头。

他直接按住我的脸把我按在身下,“你就那么饥渴?来啊,我满足你。”

我疼的脸色惨白,更被他露骨的羞辱刺的心口疼,却笑的志得意满。

“你不是觉得我脏吗?!”

我忍住屈辱,妖媚低吟。

即便如此不堪,我也要让他对我念念不忘,我要让他成为我复仇的工具。

我要让薄念念,一无所有。

第3章 我就是想要爬上他的床

他的脸色紧绷,漆黑的眼眸里藏匿着隐忍的悲伤,他一口咬住我的脖子,“你这个骗子!”

是啊,他怎么会信我的话?

像我这种在无数男人床上辗转过的婊子,怎么还能留得住清白。

漫长的煎熬过后,他大发慈悲放开我,往我的脸上狠狠拍下一沓钱。

“给钱,包养你可以吗?”

我笑了笑,满不在乎的擦干净身体,当着他的面套上包臀裙。

我将钞票捡起来,满不在乎的调笑,“好啊……可我已经有八个长期恩客了,老公要做第九个吗?”

话才刚说完,我就被纪霆东厌恶的扔了出去!

“滚!”

我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挺直脊背,离开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

门关上的刹那,却任由眼泪模糊视线,五脏六腑都像被硫酸浸泡了似的,疼的蚀骨挠心。

兴许是我这副模样太凄惨,同行的姐妹们便又开始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

“你们看她这走路的姿势,快被玩坏了吧!”

“是啊,她就是喜欢被虐你能怎么样?玩的可开了。”

我从不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早已习以为常。

可我就是喜欢被纪霆东羞辱。

我就是想要爬他的床。

我爱他。

甚至恨不得为了他去死。

不出所料,没过多久薄念念便出现在夜总会向我示威。

这一天夜总会来了几个重要的客人,作为头牌我自然要出面陪酒。

“这就是秦小姐啊,果然是个尤物啊……”

“那还用你们说,秦歆小宝贝儿可厉害着呢,可从没有男人能逃得过她的手掌心,花样可多了。”

我媚笑着被人肆意践踏,毫无底线跟尊严。

“姐……姐姐?”

滚滚热浪中,一声惊呼打破喧嚣。

我怔怔转身,一眼便看到了我的孪生妹妹薄念念。

我不适的眯了眯眼睛,发现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那么清纯,干净,不染尘埃,像与世无争的纯洁的仙子。

而我却是被踹进浑浊不堪的泥淖怎么都爬不出。

纪霆东温柔体贴的将她拥在怀里,他们相拥着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望着我的表情却冷漠至极。

“纪太太,您可别开玩笑了,这个妓女怎么可能是你姐姐啊?”一个秃顶老男人调笑着,拍了拍他的大腿让我过去坐,“知道什么是妓女吗?来我的小宝贝儿,表演一个给纪太太开开眼。”

周围一片哄笑声。

我咬唇笑了笑,走到老男人面前跨坐在他的腿上,“来一曲膝上舞怎么样?王老板,上一次您可是不到一分钟就不行了,这次……”

“不行。”

他强迫我跪在他面前。

以往的每一次我周转在再多男人之间,都没有纪霆东在场,所以不管我用什么办法,都能将这群男人们耍的团团转。

可这一次,我再想耍小聪明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被王老板蛮横的按趴在沙发上,通红的眼眶遮在发间,我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羞耻不堪到恨不得马上去死。

第4章 杀,杀人了

我看不到纪霆东的表情,可我却听到薄念念紧张兮兮的想要阻止。

“姐!”

就在老男人抽出皮带准备现场虐我的时候,我听到纪霆东冷漠无情的声音响起。

“念念,她不是你姐姐,她不过就是个妓女生的妓女而已!”

他似是在安抚薄念念的情绪,声线低沉性感,“王老板,我家太太单纯干净的很,可没见过这种脏东西,您千万别污了她的眼睛吓到她。”

他的话撕碎了我本就屈辱的自尊。

王老板本要当着众人的面脱裤子,听到这话不甘心的松开我,“那我带着这脏东西先滚,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爽爽。”

“不用。还是我来给你们腾地方,玩的尽兴。”纪霆东大发慈悲的起身,“念念,我们走了,这种地方不适合你。”

“姐姐!老公你帮帮姐姐……”

我死死咬着唇,指甲狠狠扣进沙发里。心头的屈辱泛滥,被他几句事不关己的讥讽刺得鲜血淋漓,却又对薄音音这份虚情假意的关怀感到恶心。

我努力想要抬头看纪霆东一眼,我想让他救救我。

可我却听到了关门声。

铺天盖地的冷意钻进我的五脏六腑,我开始剧烈的挣扎,心头的悲伤无助像一只困兽占据着我的心。

从前,纪霆东对我的占有欲极强。

别的男人多看我一眼他都会生气,可如今就算我被别的男人玩烂了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我早该知道,他只在乎薄念念,而我从始至终都只是薄念念的影子。

支撑在心头的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垮。

我被被好多人按住手跟腿,我被灌进混着春药的烈酒,可我不能待人宰割,我一旦真的脏了,这辈子都别想从这地狱里爬出去!

情急之下,我夺过他手里的酒瓶朝着他的脑袋狠狠砸过去!

王老板直接不省人事的栽下去。

“杀!杀人了!”有人尖叫。

我不知道我今天还能不能活着出去,却突然有一只手将我从魔鬼的泥淖中解救出来!

纪霆东阴沉着俊脸把我从包厢里抢走,直接将我扔进了顶楼的套房里,他的情绪极为失控,把我这张灰败空洞的脸按在洗手台上!

“洗干净!”

他咬牙切齿的命令我,双目赤红。

我早已经泪流满面,不知道被迫扑在脸上的究竟是水还是泪。

见我不动,他直接放水给我洗脸,狠狠地擦掉我脸上厚重俗艳的脂粉,这还不够,他把我扯到淋浴下面,直接拿着喷头冲我,仿佛我的身上有致命病毒。

我白皙的肌肤被搓的青一块紫一块,他洗遍了我的全身!

可我体内的药性却在这双重刺激下开始蠢蠢欲动。

他强势的抬起我的下颚,“被下药了?”

我无助的揪紧了他的衬衫衣领摇尾乞怜。

“老公……”

“想找男人?”

“我想要你。”

“只要是个男人你都愿意是不是?可我偏不让你如愿!我就是想要看你想要却得不到的下贱样!”

“不要……”不可以,这药性太烈了,我会死的!

可是纪霆东却铁了心要惩罚我,直接把我一个人锁在了浴室里。

我拼命地砸门!

“纪霆东!!”

“求你了,你帮我找医生好不好……”

一整夜,我的嗓子都喊哑了,都没有得到回应。

我被药性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把自己泡在冷水里,我拿头撞墙,我用尖锐的利器划破肌肤。

可那药性,却疯狂的啃噬着我的理智,直到将我折磨的奄奄一息。

清晨,一缕光照进来。

我满身伤痕累累的蜷缩在角落里,连呼吸都是痛的。

突然,浴室的门开了。

我怔怔抬头,看到一身雪白圣洁连衣裙的薄念念出现在浴室门口。

第5章 做人不能太贪心

“姐!”她惊惶无措的尖叫,紧张兮兮的冲进来想要把我扶起来。

伤痕累累的我在她面前,被衬托的越发不堪和狼狈。

“姐!你怎么了?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她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我冷漠的将她甩开,强撑着身体晃晃悠悠站起来,“谁是你姐姐?薄家大小姐什么时候有个当妓女的姐姐了?被人知道不觉得丢人吗?”

“姐。你别不认我啊姐,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受苦,你对我的恩情爸爸都看在眼里……你不再糟践自己了,你知不知道王老板被你打成了重伤,我跟爸爸现在想保都保不住你了!”

她说了很多父亲的好话,她告诉我父亲有多疼爱她就会多疼爱我,她还替父亲表达了对我的愧疚。

“姐……你的眼睛那么美……那么多男人喜欢你,可你为什么不珍惜?”她眼眶含泪,楚楚动人的抓紧我的手。

我静静望着她,笑了笑,“别演戏了我的好妹妹,如果当初这双眼睛是你的,那么今天夜总会的头牌就是你。要不要来帮我代几天班?体验体验我跟母亲过的好日子?”

就是这双眼睛,给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苦难。

它可以勾引无数男人想要占有我,却从不会有男人因此而爱我。

“姐……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她很受伤,可怜兮兮望着我。

我死死扯掉她缠上来亲昵的手,“是,我恶心你。你以为你穿条白裙子就是白天使吗?只有我知道……你这颗心有多肮脏。”

“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装?”我笑的花枝烂颤,眼神如刀般要将她千刀万剐,“我儿子就死在你手里,你不知道?”

“姐,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冤枉我?”

她水晶般的泪水滚滚而落,单薄的身体因为难堪而摇摇欲坠。

我不想理会她,“薄念念,做人不能太贪得无厌,你想要的太多,总有一天会自食恶果!”

我头也不回的离去,可是薄念念并不想就此放过我,她追出来拽住我要我把话说清楚。

可就在此时,一群混混上门,直接堵住了我的去路。

为首的黄毛啧啧嘴,眼睛在我跟薄念念身上流连,“呦,果然是绝色,还一个清纯一个妖艳两种滋味呢。”

我拧眉不悦,没心思周旋,“ 让开。”

“让开?那恐怕不行!说,是你打伤了我大哥,还是你?骚娘们!敢伤我大哥,我今天就轮死你!”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

虽早就知道昨晚的事对方不会善罢甘休,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薄念念躲在我身后拽着我的手,吓得花枝乱颤,“不是我,不是我……我姐不是故意的,你们饶了她吧……我是纪霆东的太太,我可以给你们钱……只要你们放过我姐姐……”

“纪太太,哈哈哈,你要是纪太太,那我就是纪先生了!既然姐姐犯错,那我的好妹妹,你就替姐姐还债吧!这么嫩的小妞儿,让哥哥们好好爽爽!”黄毛淫笑着一把将薄念念拽进怀里,上下其手。

薄念念吓得脸都白了,“姐……姐你救救我……”

“她可救不了你,等我们玩够你就轮到她了。”

薄念念痛苦绝望的呼救并没有让我动容,我站在一侧,冷眼旁观。

第6章 见死不救,我弄死你

“不要!不要姐姐救救我!”她痛苦的呐喊,歇斯底里的哭泣。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更加刺激了混混们的兽欲。

我看着混混们把她压在地上,甩巴掌,把她的头往墙上撞,凌虐她,将她身上私人订制的白色连衣裙撕碎,那奶白色的肌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刺眼,美妙。

此时的她,就像昨天跪趴在包厢里摇尾乞怜的我。

薄念念,被凌·辱,玩弄的滋味怎么样?

当年你害死我的儿子,残忍无情的那一刻就该想到有一天这些报应会轮在你身上。

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淡淡望着这一切,闭上眼睛,转身想要离去。

可是还未转身,便被一股深重冷漠的暗影笼罩,迎面而来,一道响亮的巴掌狠狠地甩在我的脸颊上!

那力道,狠绝又不留情!

刺疼的麻木袭上心头。

我直接被这一巴掌摔倒墙上,额头撞上去,是撕心裂肺的疼!

“贱人!见死不救!我弄死你!”

纪霆东阴沉的眉眼,充斥着狠怒的杀意,周身全都笼罩在冰冷的低气压里。

“把他们,全都给我废了!”

他的手下一拥而上,将那群作死的混混制服,一阵拳打脚踢,哀嚎声此起彼伏,很快他们便被拖了下去。

纪霆东脱下身上的黑色西装裹住薄念念衣衫不整的身体,一把抱起她,“不怕,有我在。”

薄念念泪眼婆娑,满身伤痕,小手死死的拽紧纪霆东的衬衫领口,“霆东,你怎么才来,姐姐……姐姐找人轮奸我。”

我狼狈无力的靠在墙上,头晕目眩,没有力气爬起来,可是听到她的话,却忍不住笑了。

纪霆东阴鸷到狂风席卷的眼神,狠狠地剜在我身上,彻骨冰凉。

“等会再来收拾你!贱人!”

话落,看都不再看我一眼,转身便抱着薄念念大步流星的离去。

“备车,去医院!”

望着他高大挺拔离去的背影,我咬住唇,心如刀割。

起身,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回到租住的破财十平米小阁楼。

额头滚烫,浑浑噩噩,我感觉自己在发烧,可是实在没有力气再折腾,便上床,睡了过去。

无边无际的梦魇袭来。

那黑暗可怕的破旧工厂,那一群群心狠手辣的歹徒,那流了一地的血。

我的儿子躺在血泊里,撕心裂肺的喊我妈妈,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你救救我。

冷汗,涔涔落下。

这样的梦魇,过去的这些年,没有一刻离开过我,我抱着这痛苦残忍的过去苦苦熬到现在。

我好痛。

痛到全身的细胞都要窒息,每一分每一秒都仿佛在被凌迟。

突然,梦里,纪霆东漆黑阴沉的眉眼逼近,他掐着我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要掐死我!

窒息感,让我的心都要炸开。

死亡的恐惧袭来!

我猛的被惊醒,一睁眼,便看到纪霆东果然站在我面前,他冰冷的薄唇狠狠地念着我的名字,凌厉愤怒,“秦歆你这个贱人!你还有脸在这睡觉!”

第7章 绝望的疯狂

我拼命地想要挣扎,可是高烧让我无力抵抗,根本挣脱不脱他的手,我知道,他此刻想要掐死我的心都有!

五指收拢,力道越来越重!

我苦涩的笑,更把他推向愤怒的深渊!

他一把将我甩开,那双猩红的眼睛紧紧盯着我,一把将我灌到墙上,紧接着他抓起我的头发,逼我抬头看他,“呆在里面几年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念念那么干净,你竟敢找人糟蹋她?!”

他滚烫的呼吸,恶意的喷薄在我的面颊,我痛的呼吸都不能,却媚笑着看他,“对。就是我要糟蹋她……你那么喜欢干净,我就要她跟我一样脏……”

“贱人!”

纪霆东双眼赤红,一把把我扯到浴室镜子前。

他逼我抬眸,逼我趴在洗手台上,她把我的脸按在镜子上。

他是彻底被我激怒。

那撕心裂肺的痛,直达心魂。

我整个人虚无缥缈,眩晕和滚烫难受的呼吸压的我喘不过气。

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可我还是极力的配合他,婉转嘤咛,动情尖叫。

纪霆东深重的眉眼却越发凌厉。

他把我掐在怀里,掰过我的脸,怒火中烧的咬住我的唇,“你给我闭嘴!”

我摇摇欲坠,拼尽全力的揽住他的脖子,疯狂不要脸的将跟他缠吻起来。

他恼怒,一把掐住我的下巴想要阻止我,“脏!”

我却不以为意,重新汹涌澎湃的吻上去。

绝望的疯狂。

他忍无可忍,直接把我抱回到床上,狠狠地将我压下去。

这一夜,像地狱。

我不知道自己昏了多少次,声音沙哑了,全身都是痛的,仿佛被拆开了又揉碎,一动都不能动。

结束以后,他穿戴整齐立在床头,沉淀着冰冷的眉眼居高临下望着我。

“给你钱你不要,如今还不是免费给我上。秦歆,你不该惹我,更不该动念念。”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难过。

明明练就了铁打的心,可是此时仰望着他,却莫名的心酸。

无助,脆弱,漫天的委屈没有人诉说,我就是这样的命。

折磨着自己,折磨着别人。

如果没有我,他跟薄念念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对,他又怎会承受被背叛,被欺骗,失去爱子的痛苦。

是我带给他劫难。

可我好想抱抱他,眼泪如涓涓细流,模糊了视线,我难受的说不出话来,死死揪住身下的床单,“老公,你抱抱我好不好……我好疼……”

他睨着我,攥紧拳心,额头上青筋暴起,仿佛在听一句笑话。

“秦歆,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你的女人啊……你说过,这辈子只会要我做你的女人,可你亲手把我推进地狱里……”

“闭嘴!”纪霆东被我戳到痛处,深呼吸,眼里藏着深深重重的伤痛,他扑过来,狠狠地吻住我,“这是你自找的,秦歆,是你先对我们的儿子下手,他还那么小,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我不能爱,我不配被爱,可不知不觉将我心爱的人一同拉进深渊里。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6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