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贴身高手-陈光, 秦漠雪-都市情感小说

护花贴身高手-陈光, 秦漠雪-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谁是流氓

“喂喂喂,美女,我知道我的胸肌很发达,但我是个很传统的男人,。”

“少在哪儿油嘴滑舌,转过来,把腿张开!”

“哼,你这个瓜子脸,大长腿,小蛮腰,别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会屈服!”

陈光站在安检机上,抄着双手,双腿闭得紧紧的。

一脸的委屈:“摸我就算了,摸完我上面,还想摸我下面,你肯定还不打算对我负责。”

面前是一个穿着安检制服的美女,俏脸通红嗔怒瞪了他一眼:“告诉你,飞机就要起飞了,劝你还是赶紧过安检,不然耽误的可不止是你一个人的时间,还有大家全部人的时间!”

陈光摸着下巴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目光来回的在她胸口瞟动了几下。

露出一个坏笑:“不然这样,美女你把你手机号给我,我就把腿张开。”

美女脸色又是一红,瞪着他:“你再不配合,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陈光坏笑:“怎么不客气啊,要不要用小拳拳捶我胸口?”

“你,你……”

美女的眼睛里面出现一层水雾。

“好了好了,美女,你别哭啊,算我错了,我这就把腿张开,你随便摸好不好?”

陈光无奈,这辈子最受不得的就是看到女人哭了。

在旁边坐着的一个工作人员一脸发冷的盯着他。

这可是自己一直在追求的女神,居然被人这么调戏,实在可恨啊!

这时,他面前的安检机发出了一阵警报一样的响声。

工作人员面色一肃,想不到报复的机会来得这么快。

冷着脸,神色不善走到陈光面前:“对不起,我怀疑你身上有危险物品,请把你的衣服和裤子脱掉,我们要进行检查!”

陈光一愣:“什么危险物品?”

“你到底脱还是不脱!”

工作人员脸色更加不善。

陈光耸耸肩:“我是个热爱社会,爱护公共场所的人,所以这种要求,我实在没办法办到。”

工作人员态度强硬:“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先请你到我们的候机厅去等一会儿,把你的情况查明了之后再说,免得耽误其他人登机!”

陈光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很赶时间,不想耽误,况且这炎炎夏日的,我就穿这身,我很好奇你所说的危险品是什么。”

工作人员冷笑一声,拿出对讲机:“队长,我这边有情况,我怀疑有乘客身上携带有微型炸弹一类强力危险物品,乘客现在拒绝安检,请求支援!”

陈光错愕笑了起来:“微型炸药?我说哥们,你是脑洞太大,还是我年纪大跟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思维了?连微型炸药都扯出来了。”

很快,一队人赶了过来。

工作人员走过去,指着陈光,和他们说了两句。

那队人立刻脸色大惊着,居然拔出枪了,指着陈光:“你,立刻举起手来!”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纷纷侧目过来。

陈光眉头一挑,好气又好笑。

虽然以自己的本事,别说这几把手枪,就算是冲锋枪,也能拼上去,但这种环境下显然是不允许的。

“请你配合一下,把衣服脱了!”

领头的队长对陈光呵斥一声。

“得了,连家伙都亮出来了,我脱,不过,我不想自己脱,我想她来帮我脱。”

说着,陈光笑盈盈看向美女。

美女羞怒:“我才不会帮你脱呢!”

队长皱眉看了美女一眼,警惕拿着枪对着陈光,走过去,低声说:“小张,配合一下,别闹脾气,正事要紧。”

美女委屈的咬了咬牙,正朝着陈光走过去。

陈光突然又开口:“慢着,我想说,如果我身上没有你们所说的危险物品,或者炸弹怎么办?”

“我们会向你道歉,并且,这次的机票,我们会给你免/费。”

陈光看着美女,嘿嘿笑:“免/费就算了,脱我衣服乱摸一通,我也要摸回去,算作对我的补偿,怎么样?”

队长眉头又是一皱。

“队长!”

美女气得一跺脚。

先前那工作人员走过来,指着陈光,肯定的说:“队长,你看他这么拖拉,肯定有鬼,百分之百携带了什么危险物品。”

又对美女说:“张欣,你相信我!”

目光冰冷看了陈光一眼,等着吧,等一会儿真相出来后,就把这小子拉到保安室去,先给他点颜色看看再说。

张欣犹豫了半晌,还是继续走上去。

看着陈光近在咫尺的坏笑,她浑身颤了一下,平生还是第一次给男人脱衣服,心里委屈到了极致。

把陈庸衬衣扣子一颗颗慢慢的解开,心里有些紧张。

要是这家伙身上真有炸弹的话,自己可就完了,他不会拿自己做人质吧。

还在脑子里各种脑补着,眼前出现的一幕让张欣惊讶得捂住了小嘴:“天啊!”

陈光胸膛上面,居然是错乱的好几道狰狞的疤痕。

至于所说的什么危险物品……

里面一览无余,除开这几道疤痕之外,最为显目的还有在心脏位置的一个弹孔。

“哇,这小哥哥好好的身材啊!”

“他那几道疤是怎么来的,看起来好帅啊!”

“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啊,这么几道疤,怕是疼都要疼死了,小哥哥,要不要加个微啊!”

陈光懒笑着冲那几个惊呼的少女作了个飞吻的动作:“美女们,等我这里搞定,一定要等我哦。”

张欣本还有些好奇陈光这些伤是怎么来的。

看他这模样,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不管怎么样,这个家伙也是个流氓。

拿着检测器在陈光身上扫了一下,检测器上发出了“嘟嘟”的警报。

她看到,检测器发出警报的位置,赫然是在陈光胸口那个弹孔的位置。

回过头:“队长,好像检测器坏了。”

队长转头看向做在一边安检机上的一个工作人员。

那个工作人员一脸吃惊,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快步走到队长身边,低声说:“队长,发现了,是他身体里面有一颗子弹。”

“什么!”

队长惊奇无比的在陈光身上扫视了几眼。

这样的和平年代,身上有这样的伤疤已经很令人惊奇,身体里面还有子弹,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旁边周围的那几个工作人员也是傻眼了。

队长收回目光,既然这人能够进得来国内,就肯定不是什么坏人,应该是部队的吧,但哪个部队,竟会执行有枪战这类的任务?

不敢继续想下去,这类人已经不是他有资格去理会的了,一挥手:“行了,你可以把衣服穿上了,已经没事了。”

“哦?这就完了?不过,我是没事儿了,这位,可别忘了我刚才说的什么哦。”

陈光坏笑着在张欣身上又打量起来。

第2章 硬性验证

张欣浑身轻颤。

眼睛里面又蒙上了一层水雾:“我,我……队长!”

队长面色沉了沉:“这位客人,作为对你的歉意,我们为你免/费安排头等舱你看可以吗?”

先前那个工作人员也是怒急,但刚才还是自己劝说张欣答应下来的,没脸开口,只能眼睁睁看着。

陈光坏笑:“虽然你们没有亲口答应,但我说了之后你还是过来脱了我衣服,就算默认了,对于头等舱我没兴趣,那么小欣欣,哥哥我来了哦。”

张欣身子往后退了一步。

谁知陈光的速度快得吓人,上前就搂住了她的腰。

“你想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张欣吓得声音都在颤抖。

看着陈光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绝望了,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可等了半天,也没感觉身体有任何异常的触感。

睁开眼睛一看,陈光在自己的鼻梁上面轻轻的刮了一下,就松开了她的腰,大笑一声:“小欣欣,哥哥下次再来陪你玩,我想了一下,还是选择头等舱比较好,凭我这张小白脸,说不定就被头等舱的富婆看上包养了。”

张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又一跺脚,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下又觉好笑:“这个臭流氓!”

登上飞机头等舱,找到了座位号坐下。

香风扑鼻而来。

陈光抬头看,眼睛微亮,八十分!

果然印了那句前凸后翘腿子长。

漂亮的鹅蛋脸挂着几分妩媚的神情。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票,确定了座位号,然后笑眯眯朝陈光伸出手:“帅哥,你好,我叫吴小月,很高兴认识你。”

陈光伸手和她握了一下,笑眯眯看着她:“美女,你是富婆吗?”

吴小月愣了愣,随即笑:“可能我距离这个词还有点距离。”

陈光遗憾:“哎,我还想在头等舱遇到个富婆包养我呢。”

吴小月似笑非笑,坐下来,忽然凑近他身边,口吐若兰:“富婆可都上了年纪,帅哥你看我怎么样?”

陈光百无聊赖:“对钱什么的其实我没兴趣,主要我喜欢年纪大的会照顾人。”

吴小月眼中掠过一抹诧异,凭自己的姿色多少男人翘首顿足,他竟然看了自己一眼后就没兴趣了。

“小姐,您好,实在冒昧打扰到了你,我叫周国荣,目前自己经营有一家汽车上市公司,不知道能不能和你认识一下。”

两人转头看去。

这是一个中年人,打扮得体儒雅,穿着一身看起来价值不菲的西装。

他说着,从包里拿出名片来,就要递给吴小月。

吴小月可怜巴巴的搂住陈光的胳膊:“老公,你看他想要和我认识一下可以吗?”

陈光眼角余光悄悄从她的衣服的V字领口朝里面看了一眼,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忙干咳一声,正视坐怀:“有什么好认识的,虽然你老公没什么钱,可你老公硬啊,他可没我这么硬!”

吴小月俏脸微红一下,笑看着陈庸:“那里硬啊?”

陈光拍了拍胸膛:“当然是身子骨硬了,还能是哪儿?”

吴小月脸上黑线冒了一会儿:“额,当然是身子骨嘛。”

周国荣脸上阴了:“小子,你说什么呢,找打是吧?”

陈光玩味说:“那你可以试试。”

“我看你真是找打!”

周国荣抬脚就向陈光踹过去。

但是,没想到他的脚踹下去之后,落到了半空落不下去了。

惊目一看,原来是陈光一手抓住了他的脚底。

手上一转,周国荣直接来了个原地一百八十度的空翻,摔倒在地上。

他爬起身来,惊讶的看了陈光一眼:“你……你什么人?”

陈光笑嘻嘻拍拍手上的灰:“我都说了,我身子骨硬呢,现在信不信?”

周国荣脸色阴着瞪了陈光一眼,冷哼一声:“你给我记着!”

转身离开了。

吴小月亮着眼睛看着陈庸:“哇,帅哥,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厉害,其实,在你刚才安检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看来,你身上那些伤疤,还真不是盖的,肯定是好不容易才来的吧?”

陈光好笑:“我说美女,谁没空去好不容易挨两道疤出来啊。”

吴小月俏皮的吐了一下舌头,忽然又凑到他耳边,吐着香气:“帅哥,你说你很硬,是真的吗?”

“刚才不是已经得到验证了?”

“那是在男人身上验证的,我想来亲自验证一下。”

说话间,她的手缓缓抚摸上了陈光的大腿。

陈光吸了一口冷气,声音低沉起来:“美女,不知道你想怎么验证?”

“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发现厕所里没人。”

“这,不太好吧,是不是还是先培养一下感情?”

“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怎么,你不敢吗?”

陈光眼中一狠:“不敢,走!”

两人走进厕所,陈光刚把厕所门关上,脖子上就出现了一把小刀。

陈光脸上丝毫没有惊讶,反而露出笑容:“美女,女孩子家家的,玩刀可不好。”

“兵王老K,也不过如此嘛。”

吴小月讥讽笑一声。

话音一落,她发现自己眼前闪了一下,就看刀落到了陈光手里,他正比划在自己脖子上。

吴小月一惊,好快,快得根本没看清楚。

陈光慵懒笑道:“美女啊,你和那哥们的演技,可真不是一般的差啊。”

吴小月又惊了:“你早就知道了!”

“我可不是不过如此哦,军方派来的吧,算是试探?”

吴小月眼中光芒一敛,哼了一声:“你这样的危险人物进到国内,我们有义务对你严格监管,我是九九六小编队的队长,也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吴小月,把刀放下吧,这次对你的试探算是暂时结束。”

陈光摸了摸下巴:“嗯……还真是舍得下本钱啊,派你这么漂亮的美女来。”

吴小月有些害怕的看了他一眼:“你想做什么!都说了试探已经结束了。”

“嘿嘿,你们算是结束了,我可还没结束呢,我觉得你说得没错,感情确实可以慢慢培养,正好我可差不多快一年没开荤了。”

吴小月惊得脸色惊变:“陈光,你疯了!”

然而,接下来是,狂风暴雨……

第3章 关门打狗

临阳市,周店房区。

咯吱。

一辆小轿车停在房区前,放眼望去,可看到一片破破旧旧的大楼。

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迷彩短袖,一头寸头的年轻男子,他背后背着一个大包。

七月的太阳炎热得让心情烦躁,陈光目视着破旧大楼,心里只有暖心的激动。

已经离家五年了吧,也不知道爸妈过得怎么样。

还有那个小丫头。

记得当时离开的时候,她还在哭鼻涕呢。

“谢了啊师父,多少钱?”

“嘿嘿,这路还是挺远的,你打出租少说收了一百五,我们这种黑车都是为人民服务,就收你八十吧。”

陈光从兜里摸出一张钞票递过去:“多的是小费,不用找了。”

司机接过钱,赶忙一溜烟的就跑掉。

“嘿,这傻货,被我白坑了不少钱,还谢我!”

低头把钱正收进包里,呆住了,钞票上的数字,居然是一百二十元。

“妈的,被骗了,这傻货居然耍我!”

司机气得脑门青经直跳,有心想回去找人,后视镜中哪儿还有陈光的身影。

陈光满怀期待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五年前,刚刚高中毕业,瞒着父母偷偷去当了兵,部队中,因成绩突出,被选进到了特殊队伍中。

因纪律问题,不得和家人有任何联系。

所以,在父母他们眼里,自己这五年算是失踪了的。

心中生出些许感慨,相比一般人,这五年时间自己过得可能很精彩,殊不知,早已麻木。

厮杀成血河的东亚印非,以几敌数百的中欧……

曾几何时,每一次闭上眼睛,都能看到一双双血红的手拉着自己往下扯,好像要把他带入地狱。

直到后来,已是稀松平常,流血死人好像吃饭一样简单。

五年时间,对那种生活已经是厌倦,钱也早已经赚够了,数天前向上头提出辞职。

尽管再三挽留,依然没有挡住去意的决心。

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一大群街坊正围在自家的门口。

屋子里面传出打砸和怒骂的声音。

“老家伙,我劝你别再过来,我们这帮兄弟下手可没轻重的!”

“找到了,豹哥要的那小妮子就在楼上躺着呢,我这就把她给带下来。”

“咳咳,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

朝里面看去,有好几个穿着打扮怪异,身上纹着各类纹身的壮汉对着屋子里面一阵打砸。

两个中年夫妇正极力的阻止他们。

但他们力气又哪儿是这些人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推翻在了地上。

还有一个小混混从二楼下来,他手里抓着一个十七八岁,穿着短衣短裤的漂亮女孩儿,女孩儿在他手里挣扎。

看女孩儿面容苍白,嘴里不停咳嗽,腿上还绑着绷带,显然是有伤在身。

陈光一眼认出,这个小女孩儿就是他的妹妹,陈慧敏。

眼中杀机一闪,内心狂躁暴/动起来,仿佛在这一刻回到了那个岁月。

“这陈家两口也真够倒霉的,怎么偏偏就惹上了豹哥这群人。”

“豹哥也是心黑,接了个什么工程,想拆人家屋子,才给人家一平五百块,总共就给五千多块,这还不算,看上了陈家这小姑娘,硬要把人家带走,小姑娘就抓了他两下,结果把人家小姑娘腿都打断了一只,陈家儿子早年失踪了,现在一个养女也搞成这样,哎。”

“要我说啊,就人个栽,那小丫头跟了豹哥不见得是坏事儿,豹哥也有钱,说不定以后陈家平步青云呢。”

街坊交头接耳议论着。

忽然,有一个大妈注意到陈光,疑惑:“小伙,你是谁,怎么看起来很眼熟啊。”

“里面的是我爸妈和妹妹。”

陈光声音冷得刺骨,推开人群走进屋子。

“住手啊,房子我给你们,把我女儿放下!”

陈光的母亲方丽扑过去,抱住拉着陈慧敏那个壮汉的腿。

“妈的,老娘们,你不松开,老子就不客气了!”

那个壮汉面露凶光,随手抄起地上的一块板砖,狠狠就要朝着方丽的头打下去。

陈慧敏大惊,脸上泪水不断流下:“不要啊,妈,你快躲开!”

“老婆子!”

旁边还躺在地上一瘸一拐爬起来的中年人看到这一幕,也惊呼一声。

方丽倔强的咬着牙,死死抱着那个壮汉,眼睛紧闭。

陈光浑身一震,拳头紧捏,一滴血液从拳缝中渗出,是指甲深埋进了肉里。

刷!

就在壮汉手里的砖头要拍到中年女子头上的,面庞上/传来一阵风,然后脑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砸了一下,脑子里七荤八素。

那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身体,竟飞出了三四米远,又重重撞在墙壁上,才摔落在地。

场面一时静下来。

门外的街坊,还在打砸着屋子的壮汉,都呆呆注视着这一幕,充满难以置信。

“爸,妈,小妹,我回来了。”

陈光叫了一声,声音中在颤抖。

“小,小光,你是小光?”

中年女子眼中颤着泪光,先是不敢相信,惊疑,再到大喜。

中年人深吸一口气。

看着陈光,眼中也泛起了泪花,肯定的说:“是,他真的是我们的儿子,小光!”

陈光心下震动,露出微笑:“爸,妈,真的是我。”

“哥!”

陈慧敏叫了一声,一把扑到陈光怀里,委屈得大哭起来。

陈光拍着她的背,暖心一笑:“不哭了,我回来了,什么事也不会有。”

方丽快步走过去,也一把搂住陈光,抚摸着陈光的脸:“小光,真的是你,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这辈子也找不回来你了!”

中年人激动得颤抖着身子,也一瘸一拐走到陈光面前:“好啊,回来了就好。”

“妈的,原来你是这家的儿子啊!”

“看来你这小子是个练家子啊,不过,以为练过两年,就敢打我们的人?”

“兄弟们,先给这小子放点血,长点教训!”

几人说着,其中有人居然拿出了弹簧刀。

“住手!”

中年人脸色一变,护在陈光他们三人面前:“今天谁想动我儿子,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哼,老东西挺有胆量的嘛,都变瘸子了,还敢在这儿拦着,先把这老家伙给收拾了!”

几人刚准备向中年人动手。

中年人身子摇晃了两下,突然倒在地上。

陈光一看,这才发现,中年人的腿上一直在流着鲜血,显然是因为失血过多昏迷!

几人看到这儿,脸色微变,也立刻停下了动作。

“妈,你和小妹先送爸去医院!”

“可是这里……”

方丽担忧的看着陈光。

陈光宽慰一笑:“放心吧妈,这里我会处理好的,爸的伤势要紧。”

方丽又担忧的看向中年男子,点点头:“好,我们这就送他过去。”

忍不住又对陈光说:“儿子,我们没关系,房子大不了就给他们,妈不想再让你也受伤。”

陈光又安慰笑一声:“我知道了,妈,我不会乱来的。”

方丽和陈慧敏一起,把中年扶起来。

几个壮汉没去阻止,闹出点事情可以,最多去局子里面蹲几天,闹出人命就不同了。

而且他们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拆这房子。

看到方丽和中年人出来,有好心邻居连忙开车,把两人往医院去送。

等他们离开,陈光走到门口。

对一众街坊说:“对不起,各位叔婶,接下来我要处理点事情。”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陈光把门给关上了。

有个壮汉冲陈光冷笑:“怎么,小子,你还不出去呢,是想留在这儿找死吗!”

“这不是应该叫,关门打狗吗?”

陈光一笑。

但这笑容一脸,只有冷冽到极致的杀意。

护花贴身高手-陈光, 秦漠雪-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2220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