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妖孽至尊-叶浩然, 叶沧澜-都市情感小说

都市妖孽至尊-叶浩然, 叶沧澜-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下山

海州东南八百里,遮龙山。

遮龙山巍峨高耸,野兽出没,人迹罕至。

艳阳高照,一只肥大的兔子出来觅食,猛然间,一只手从草丛中闪电般探出,捉住了肥兔的耳朵,兔子猛力挣扎,可惜无济于事。

紧接着,草丛中站起一名年约二十的青年,身高在一米七七上下,短发,脸庞瘦削,浓眉大眼,身体略显干瘦,但是抬手投足间,自是透着一股凌厉不凡的气势。

青年拍拍手里的兔子,笑道:“兔子兔子,今日我叶浩然就要下山了,就由你做最后一顿野味吧。”

生火烤肉,大快朵颐。

硕大一只肥兔,顷刻间进了叶浩然的肚子。

填饱肚子,叶浩然遥望北方,脸上笑容渐渐隐去。

“宋天明,七年前,你宋家家大业大,权势滔天,七年后,想必更是水涨船高。”

“不过,那又如何?你们宋家带给我们家的耻辱,我会一样样的还回去。”

叶浩然一字一顿,语气冰冷至极,仿佛万古冰川之地刺骨的寒风。

事情的起因,源于他的母亲严琴。

叶浩然的母亲严琴属于古典美女,落落大方,韵味十足。

七年前,燕京大族宋家家主长子,已经四十多岁的宋天明时任宋氏集团海州分公司的总经理,严琴在他的公司工作,那时的严琴三十二岁,是公司的女神人物。

在一次公司举办的宴会上,生性好色,荒淫无度的宋天明看到了严琴,严琴的独特气质深深吸引了她,酒醉之后,宋天明以谈工作的名义把严琴叫到了办公室,意欲不轨,挣扎之际,严琴用膝盖重重击中宋天明下体,之后仓皇离开。

叶浩然父亲叶远山是特种兵退役,知晓事情后,勃然大怒,自然不肯罢休,独自去找宋天明算账,却不料被宋天明身边的一名武道高手打伤。

宋家家大业大,不光在燕京,在海州也是实力雄厚,宋天明恼羞成怒,扬言要让叶家家破人亡,要对严琴先奸后杀,让叶浩然无家可归。

迫于宋家的压力,为了家人的安全,叶远山被逼给宋天明下跪。

这一跪,跪掉了他所有的尊严,跪掉了他以军人为自豪的所有荣耀。

宋天明猖狂的大笑。

可是,宋天明并不打算放过他们,他一定要把严琴弄到手。

跑,跑不掉;

斗,斗不过。

绝望之际,万幸,这件事被叶远山在部队时的老领导知晓,这位戎马一生,刚正不阿的军中大佬得知自己的老兵一家居然受到如此不公的遭遇,大怒,亲自去找宋家老家主宋玉国要个公道。

宋玉国并不惧怕,不过为了堵住悠悠众口,维护宋家名声,还是让宋天明去给叶家一个说法。

叶浩然犹记得,前呼后拥的宋天明来到叶家,敷衍至极的道歉口吻和高高在上的漠视态度,随后扔下几千块钱就算是对叶家的补偿了。

更可气的是,宋天明认为丢了面子,放出狠话,绝不会放过他们一家。

无奈之下,叶浩然一家离开海州,隐姓埋名,来到现在居住的地方,遮龙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

好好的一个家,被毁于一旦,叶远山大病一场,落下病根,无法做重活,迫于生计,严琴起早贪晚,韵味十足的一个大美人,七年的时间,就苍老憔悴的和村里的妇人没有什么分别。

叶浩然恨,恨自己无能,恨社会的不公,他原以为,这一生就在仇恨中度过,无法报仇,宋天明继续过着前呼后拥的生活,没有任何惩罚,肆意人生,而自己和家人,只能默默忍受屈辱,像条受伤的狗,舔着自己的伤口。

直到那名前辈的出现,叶浩然的人生出现了转机。

他教会了叶浩然武功,给了叶浩然报仇的信心和力量。

双拳紧握,并不尖锐的指甲刺进掌心,肉体上的痛苦暂时缓解了心中的压抑。

呼。

叶浩然长长的呼出一口恶气,脸上重新挂上笑容。

前辈教导过他,但凡成大事者,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即便心里已经掀起滔天巨浪,面上云淡风轻,让人看不出破绽。

“宋家,宋天明,七年后,我要用自己的双手让你们低下高傲丑陋的头颅,叶家的冤屈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站起身,踩灭地上的篝火,叶浩然面向大山深处,跪地,磕头。

“前辈教化之恩,叶浩然没齿难忘。”

下山,遮龙山脚,永宁村。

叶远山搬了几捆木柴,就觉得胸口气闷,喘不上气来。

正在忙碌的严琴一见,连忙服他坐下,倒了杯水,道:“远山,你身子不好,就歇着吧,我来就好了。”

叶远山重重叹了口气,眼神里充满愧疚,抚摸着妻子发白的鬓发,内疚道:“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没用,你也不会如此劳累,对不起。”

说到最后,曾经军中堂堂尖兵,顶天立地的汉子不由落下泪来。

这七年,他就像个废人,连照顾家的责任都做不到。

严琴劝道:“远山,你说什么呢。我们是夫妻啊,现在的日子不是很好么,有吃有穿,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我知足了。”

严琴越是劝慰,叶远山越是痛苦,一拳砸在墙壁上,顿时鲜血模糊。

“我恨啊!”

“爸,妈。”

这时,叶浩然回来了。

“儿子回来了,饿了吧。”

严琴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妈,我不饿。喏,这是下山时打的狍子。”

叶浩然举起下山时一只不开眼撞到自己的狍子,个大肥美。

严琴接过狍子,做了香喷喷的一顿狍子肉,叶浩然并不饿,但还是陪着父母吃了一些。

吃完饭,一家人围在一起,叶浩然神情严肃,缓缓开口。

“爸,妈,我要去海州。”

严琴一惊,她本就冰雪聪明,瞬间明白了叶浩然的用意,端着的茶杯里的水一晃,洒了出来。

“浩然,你是不是……?”

“是。”叶浩然重重点头。

“可是……。”

严琴不放心,宋家的势力她是见识过的,据说还只是冰山一角,可见宋家的权势之大,虽然她也想讨回公道,但是让自己的儿子和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去抗衡,她宁愿忍受屈辱,缩在这个小村子,平安的度过余生。

严琴想要劝,只听叶浩然说道:“爸,妈,这件事,前辈也是同意了的。你们放心吧,有前辈在,我不会有事的。”

“老婆,让浩然去吧,既然前辈同意,想必已经安排好了。七年的时间,我也忍够了,可恨我没用,不然一定跟浩然杀上宋家,讨个公道。”

叶远山也道,他和严琴都知晓鹤发老者的存在。

“唉……。”

严琴知道再劝无用,怀着深深的担忧,默不作声。

临行前,叶浩然跪在父母跟前。

“爸,妈,你们照顾好自己。最迟一年,我会让宋天明那个杂碎跪在你们面前,磕头认错。”

“您二老,保重。”

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叶浩然动身前往海州。

海州,云帆股份。

这家公司,正是宋氏集团下属企业,也是当初严琴上班的地方,七年的时间,云帆股份已经成长为海州前五的大企业。

夜幕降临,叶浩然来到了云帆股份的门口,看着楼顶挂着的“宋氏集团”的硕大LOGO,叶浩然眼神冰冷。

这个地方,就是导致叶家蒙受不白之冤的源头。

“站住,干什么的?”

两个身材健壮的保安拦住叶浩然,上下打量他几眼,看到他破旧的穿着,警惕的问道。

“找人。”

“找谁?”

“宋天明。”

“找我们宋董?你是宋董的什么人。”

“朋友。”

“朋友?”保安满腹狐疑,宋董什么时候有这么穷酸的朋友,他的朋友哪个不是亿万身家的大人物。

虽然不知道真假,保安还是客气的说道:“宋董不在海州。”

“他在哪?”叶浩然眉头一皱,如果宋天明不在海州,只能去燕京了。

“这我哪知道,我就是一保安。”保安摇摇头。

“怎么回事?”

这时候,大楼里走出来一个身高一米九几的壮汉,面相凶狠,左脸有一道十厘米左右的刀疤。

看到壮汉,两个保安急忙敬礼。

“彪哥。”

“彪哥。”

彭彪是这里的保安部部长,也是宋家的忠实走狗。

“嗯,怎么回事?”彭彪问道。

其中一名保安道:“彪哥,是这样,这人说是宋董的朋友,来找宋董。”

“朋友?”

彭彪仔细打量了叶浩然一番,有些纳闷,宋爷的朋友我基本都见过,没有这号人物,而且这人穿着也太破了,多半是骗吃骗喝的。

原地,叶浩然看到彭彪,眼神中一道寒芒掠过,随后恢复如常。

“这位朋友,既然是宋爷的朋友,不知高姓大名?”彭彪问道。

“既然宋董不在,那就算了。”

叶浩然并未说出自己的名字,转身离开。

“彪哥,这人是骗子吧。”保安道。

“嗯,”彭彪点头:“竟然把主意打到宋爷头上,胆子不小。你们俩好好站岗,以后像这类闲杂人等,直接赶走。”

“明白,彪哥。”

彭彪吩咐完,坐进自己的汽车向南驶去。

后面,叶浩然上了一辆出租车悄悄跟了上去。

第2章 红尘诱惑

城南,富人区。

彭彪把车停好,走进自己的豪华别墅。

刚一进去,一股香风扑了过来,伴随着一个嗲的让人骨头发软的女人声音。

“彪哥,这么急把人叫来,想干嘛呀?”

“嘿嘿,干嘛?当然是干你了。来来来,让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彭彪淫笑着,在怀里娇媚入骨,身材火辣的女人身上摸了一把,惹的女人娇喘连连。

女人媚眼一抛,媚笑道:“你就吹吧,那还不赶紧的,可别光说没用。”

“好好,吹,你不是最喜欢吹箫了嘛。”

彭彪大笑,抱着女人急不可耐的钻进卧室,很快,传出让人血脉喷张的声音。

二人激战正酣,殊不知,叶浩然已经悄悄的来到门外,轻轻的推开门。

此时女人正坐在彭彪身上,面朝外,正到兴奋处,猛然看到门口的叶浩然,惊的叫出声来。

彭彪看不到叶浩然,以为女人被自己征服,大笑道:“这下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你叫吧,大声的叫吧。”

谁知下一秒,女人一下子从他身上溜了下来。

“他吗的,你搞什么?”

彭彪一下子兴趣大减,张口便骂,不过当他看到女人的表情和眼神,觉得不对劲。

蹭的坐起身来,彭彪看到门口的叶浩然,当他发现就叶浩然一个人时,冷笑出声:“是你,我就知道你不对劲,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浩然一指女人,“滚。”

“好……好……”

女人抓起衣服,跑了出去,嫖资都没顾得要。

彭彪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神态悠闲,在海州,他虽然不是最牛逼的,但是背靠宋家这棵大树,等闲大佬也不敢动他。

“兄弟是缺钱?说吧,要多少?”

“我不要钱。”

“不要钱?为了什么?报仇?我们应该是没仇吧。”

“是吗?”叶浩然笑笑,“看来你造的孽太多了,有些事不记得了。”

嗯?

彭彪一愣,还真是来寻仇的,这人是谁呢?

这时只听叶浩然喝道:“你可还记得,叶远山一家!”

叶远山?

叶家?

彭彪略一思索,想了起来,不由嗤笑道:“哦,原来是叶家的小孽种,怎么,心里不爽,想来报仇?”

“当年没把你们弄死,已经是宋爷开恩了,你们还不知足?”

“小子,我要是你,就乖乖的认怂,宋家,不是你动得了的。”

彭彪嗤笑的态度深深刺激了叶浩然,这些杂种,仗着人多势大,迫害无辜,丝毫不知忏悔,该死。

叶浩然冷笑:“动不动得了,那是我的事。”

“宋天明,还有你,当年参与过迫害叶家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不想死,就告诉我宋天明现在在哪?”

“哈,好大的口气。”彭彪失去了耐心,他说这么多并不是好心,他只是喜欢在心里和身体上折磨对手,享受变态的快感。

彭彪站起身,来到叶浩然身前,他的身高足足高了叶浩然十几厘米,近两百的身躯仿佛一座肉山,俯视叶浩然,眼神充满不屑,仿佛在看一只蝼蚁。

当年,叶家一家都是蝼蚁,叶浩然更是毫无反抗之力,然而现在,他想不到,这只曾经的蝼蚁已经不是他想捏就捏的了。

“等我打断你的手脚,我就告诉你。”

“你死了,想必你那个漂亮的娘会很伤心吧。啧啧,一提到你那个漂亮妈,我就心痒痒,真是个销魂的美人啊,要不是宋爷中意她,我真想尝尝味道。嘿嘿”

轰。

最后几句话,彻底点燃了叶浩然滔天的怒火,他的双眼血红,迸发出无尽杀意。

他本不欲杀人,他此来只是想问出宋天明的下落。

但辱及娘亲,叶浩然的理智被怒火冲毁。

这些肮脏的人啊,就送你们下地狱吧。

嘎嘣。

嘭。

叶浩然蕴含滔天杀意的一拳,直接将彭彪近两百斤的身躯从门口击飞,重重的砸在墙上,然后反弹在地。

“嗬……嗬……”。

彭彪胸口被击打的凹进去了一块,肺腑受了伤,眼睛暴突,大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这还是叶浩然为了留活口逼出宋天明的下落,最后关头收回了八分力,若不然,以他的力量,盛怒之下,彭彪早成了一滩烂泥。

“呜……呜……。”

叶浩然一步步逼近,彭彪说不出话来,挥舞双手,恐惧的跪地求饶。

他怕了,他从底层的混混好不容易熬到今天的成就,他还没享受够,他不想死。

看到曾经让自己无能为力的人,在自己面前害怕的发抖求饶,叶浩然突然想仰天长啸,这股恶气,憋的太久太久了,虽然只是一个别人的打手,叶浩然也有种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

“再问你一次,宋天明在哪?”叶浩然逼问。

“呜……。”

彭彪想说话,奈何作声不得,急的直摇头。

“果然是忠心的狗奴才,那你就去死吧。”

叶浩然抬起手掌。

“呜呜呜……。”

彭彪大骇,慌乱中拿过手机,打了几个字。

写的是:“我真的不知道。”

“当真?”叶浩然不相信。

“嗯嗯。”

彭彪猛点头,这一动,堵塞喉咙的一口血哇的一下吐了出来,他又能说话了。

“我……我说的都……都是真的。”彭彪大口喘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叶浩然眉头一皱,宋天明不在海州,那就有可能在燕京,这就难办了。

燕京重地,藏龙卧虎,又是宋家的大本营,前辈叮嘱过,实力不到,万不能进京,以免落得身陷囹圄的下场。

可是,不去燕京,就找不到宋天明,何谈讨回公道,为父母伸冤。

思索良久,叶浩然又问:“现在海州宋家是谁在管事?”

“是宋少,宋子豪。”

“宋子豪?是宋天明什么人?”

“儿子。”

儿子?如此也好,叶浩然暗道,找到宋子豪,想必就能知道宋天明的下落。

打定主意,叶浩然问道:“宋子豪现在在哪?”

“这……,”彭彪犹豫了一下,“宋少去哪我也不清楚,可能在coco酒吧。”

“你没骗我?”

“不敢不敢。”

“那好,”叶浩然笑道:“看在你如此诚实的份上,我就饶了你。”

彭彪大喜,内心却在冷笑,小杂种,等以后找到你,看老子怎么折磨你。

“谢……。”

彭彪假意道谢,话未说完,就见叶浩然在他后脑啪的拍了一下,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彭彪只觉得一股血液直冲大脑,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饶了你?等着你报复我么?”叶浩然冷冷道。

“下半辈子,好好的做个植物人吧。”

收拾了彭彪,叶浩然直奔COCO酒吧。

每到夜晚,coco酒吧所在的街区都是最热闹的,无数的俊男靓女在各个场所里肆意的挥洒着汗水和饱和的荷尔蒙。

COCO酒吧,是这条街道乃至整个海州最豪华的酒吧,经常光顾这里的,都是身价不菲的人物。

叶浩然来到COCO酒吧门口,推开门,顿时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呐喊声迎面扑来。

舞台中央,一位肌肤雪白,戴着面具的美女正在跳舞,那妖娆的身段,火辣的舞姿,引得酒吧里的群狼嗷嗷大叫。

这一瞬间,叶浩然居然觉得下面蠢蠢欲动,心下一惊,连忙运气,压下腹中邪火,苦笑。

“怪不得前辈教导,红尘俗世诱惑极大,要时刻保持本心,以前在山中还不觉得,现在看来,自己的修行还是不够。”

“哈喽,帅哥,喝点什么?”

这时有服务员迎了上来。

“我找人。”叶浩然道:“请问一下,宋子豪在这里吗?”

“找宋少啊。”

宋子豪是酒吧的常客,出手豪阔,漂亮的女服务员自然认识,惊讶的看了叶浩然一眼,把他当成了宋子豪的有钱朋友,只是心里腹诽现在的有钱人都这么低调了么。

“喏。”

服务员用下巴示意,叶浩然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在高台处,坐着一个神态傲然的青年,年岁与自己相仿,面貌和宋天明有几分相似,看来是宋子豪无疑了。

宋子豪身边,站着四个穿着西装墨镜的保镖,各个太阳穴高高隆起,俱是身手不凡的高手,叶浩然粗略一眼,便看出了他们的实力。

底子很厚,散发着一股彪悍的气息。

叶浩然跟随老前辈学艺七年,身手自然不是这些人可以媲美的。

叶浩然隐晦的看了几眼,便不再瞧,以免打草惊蛇,但是就在他收回目光的时候,从宋子豪身后,一道凌厉的目光直射过来。

叶浩然立刻警觉,抬眼望去,两道目光碰撞,随后那道目光就收了回去,不再看他这边。

仔细观瞧,宋子豪身后,隐藏着一个人影,看不清面貌和身材,叶浩然立刻警觉,凭刚才的知觉,他猜测宋子豪身后的人应该是个高手,很可能是宗师高手。

虽然恨宋家,但叶浩然也不得不佩服宋家的实力,宗师高手可不是想招就招得到的,要付出的代价极大。

叶浩然犹豫,要拿下宋子豪,势必和他身后的先天高手交手,但是两大先天高手争斗爆发出的威力,杀伤力太大,到时候酒吧里拥挤的人非死即伤,一旦出现这么严重的后果,肯定会引来警方,那就棘手了。

况且,叶浩然虽然报仇心切,但是也不愿伤及无辜。

这就是他本性纯良,换做冷血之人,自己报仇便可,管你无辜不无辜。

叶浩然这一犹豫,下一刻就见宋子豪向这边看了两眼,随后站起身,要离开。

第3章 邻家姐姐

叶浩然心里焦急,动还是不动,出了酒吧大门,再想拿住宋子豪,就难了。

恰在此时,酒吧里爆发出一阵欢呼。

“再来一个。”

“再来一个。”

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夹杂着尖锐的口哨声。

原来是舞台中央的面具美女一舞完毕,周围人看不够,起哄让再来一个。

但面具美女并不如他们所愿,透过面具,能看到她的眼睛里透着冰冷和深深的厌恶。

就在面具美女即将走下舞台的时候,另一处高台方向传来声音。

“美女,别走啊,10万,再来一个。”

“哦。”

“再来一个。”

金钱美女,历来最能激动人心,台下的人更是大声起哄。

听到此话,美女豁然抬头,向高台看去,那里,坐着一个打扮的极其骚包的青年,脸色因为长期纵欲有些苍白,看着面具美女的眼神里掩饰不住的占有欲望。

面具美女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迈动修长玉腿走下舞台。

“二十万。”

骚包青年大声道。

面具美女依然不理会。

“五十万。”声音更大。

面具美女站住。

“还他妈装清高,原来是嫌钱少啊。”高台上的青年得意道。

可惜他刚刚得意了一秒钟,下一刻,就听面具美女一声怒喝:“滚。”

这一声“滚”极其响亮,高台上的青年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他妈的,怎么跟我们少爷说话的,知道他是谁吗?”青年身边的保镖说道。

“呸,就是一坨屎。”

“操,把这娘们给我抓上来,老子今天要玩死她。”青年大怒。

蹬蹬蹬。

高台上冲下来三个彪形大汉,单看体型,每一个都能轻松虐了面具美女。

酒吧管事想替美女说情,毕竟这美女虽然从不露脸,但凭着爆炸性的身材,诱人的舞姿,每次都能挑起酒吧气氛,带来不菲的收入,是COCO酒吧的台柱子。

要是台柱子出了什么事,他们老板也得怪罪他,酒吧以后的收入也会少很多,毕竟,这样的极品不好找。

可惜,酒吧管事的还没说话,就被青年一把推开。

站起身,扒着高台栏杆,青年带着警告的意味道:“都听好了,今天我要收拾这娘们。不妨告诉你们,我叫张博文,我爹是张光祖。好好掂量掂量自个,别他妈强出头。”

哗,此言一出,有些人嘴里发出惊骇,一些觉得自己有些身份想要为美女出头的人物也缩回了头。

俗话说,人的名,树的影。

张光祖是谁,海州大地产商,资产数十亿,从一个底层混混,做到如今的身价和势力,是一个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人物。

更重要的是,张光祖是城南王赵国豪的得力干将。

海州四区,有四大天王,俱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即便是宋家,在海州也不敢轻易惹到这四位大佬,可见他们势力之大。

见周围的人被镇住,张博文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吩咐手下。

“动手。”

张博文面带微笑,骚娘们,等拿住了你,喂点药,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可是他得意的太早了,交手之后,才发现,三个大汉远不是美女的对手,轻松就被打倒在地。

叶浩然看在眼里,也有些意外,想不到这个美女还是个练家子,虽然看不出具体的门派,但是实力肯定不弱。

这边一交手,正往楼下走的宋子豪转身向后门走去。

看到宋子豪突然转了方向,叶浩然大急,急忙去追。

这时候,就见高台上飞下一个中年人,一掌便打在面具美女的前胸,将她击飞出去,方向,正是叶浩然这边。

叶浩然下意识的伸手扶了她一把,不经意间瞧见美女裸露的左肩纹着纹身,仔细一瞧,心神剧颤。

是她?

叶浩然急切的想看到美女的相貌,证实自己的想法,可是美女带着面具,无法看到。

“好,步征,把这贱人给我抓上来,老子要看看她长成什么样。”高台上张博文大笑道。

步征过来,伸手去抓面具美女。

虽然还不能证实眼前人是不是自己心中一直挂念的人,但是绝不能让人欺负她。

叶浩然冷喝一声:“滚开。”

抬手一掌,步征的境界和他差的太多,一掌便被击飞出去,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

“妈的,你谁啊,多管闲事,找死啊”

张博文冲下高台,逼视叶浩然。

这一耽搁,再看宋子豪,已经不见了,叶浩然叹了口气,只能慢慢再寻找了。

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

扶着面具美女,叶浩然冷道:“不管你是谁,别惹我。”

“够狂,你没听清楚刚才我的话吗?”张博文威胁道。

周围的人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叶浩然,看到他年轻的模样,心里叹气,终归是年轻,不知天高地厚,惹到张光祖的儿子,怕是不会有好下场。

“怎么回事,谁在闹事?”

这时候,从酒吧后面呼啦啦冲出七八个大汉,为首的剃着光头,气息彪悍。

“是我。”张博文道。

嗯?

酒吧里灯光昏暗,光头大汉一时没看清张博文的面貌,走进了一瞧,笑道,“原来是文少,干嘛发这么大脾气。”

光头大汉的主子和张光祖都是城南王的得力干将,关系还不错,所以光头大汉自是客客气气的。

张博文有了增援,底气更足,一指叶浩然:“就他,跟我抢马子。”

“妈的,老子第一次来你们这破地方,就生了一肚子气。秃老六,说吧,这事怎么办。”

秃老六是光头大汉的外号,但是他最讨厌被人这么叫他,他也不愿意剃光头,奈何以前得过一场病,好了之后就不再长头发。

可是张博文的身份在这,秃老六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心里大骂。

“小逼崽子,要不是你爹,老子非抽死你。”

心里腹诽归腹诽,张博文的事还是要办的,秃老六看了看叶浩然,笑道:“小兄弟,都是出来玩的,何必闹这么不愉快。”

叶浩然道:“这非我所愿,我来,也不是为泡妞。不过,这个女人你们谁都不能碰,我认识她。”

哦?

叶浩然的话,让所有人一怔,面具美人转身看着他,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眼里明显带着疑问。

概因为,她在这座城市,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她是个孤儿。

看到美女看着自己,叶浩然缓缓开口,带着不确定和几分期待:“沧澜姐姐,是不是你。”

身前美女浑身一震。

“你是,浩然?”

见眼前人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邻家姐姐,叶浩然笑:“是我啊,沧澜姐姐。”

叶浩然的小的时候,邻家有个叶沧澜,年长他四岁,两个人真的可谓是青梅竹马。

自小,叶沧澜就对叶浩然极好,有谁欺负叶浩然,她第一个冲上去,若不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两人还是如同以前。

那是在叶浩然十三岁的时候,那时叶家还没有遭受宋家的迫害,住在海州的房子里,当时的叶沧澜十七岁,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

叶浩然记得清楚,那天很热,晚上十点多钟,小区里还停电了,在外面踢球累的一身臭汗的叶浩然回到家,直接冲进浴室要洗澡,其实当时叶沧澜正在里面,可是浴室的门锁坏掉了,叶浩然热的要命,三两下扒光自己的衣服拧开门冲了进去。

叶沧澜被动静惊到,以为进了坏人,吓的惊叫出声,巧的是,这时候突然来电了。

叶浩然永远忘不了那一幕,浴室里,那一副曼妙雪白的胴体,被他看了个精光。

事后,叶浩然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毒打,但是他心里很快乐,从此以后,叶沧澜在叶浩然心目中的地位就变了,等到懂事后,他才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邻家姐姐。。

后来,叶家就被宋家迫害,宋天明扬言,跟叶家往来的所有人都好不了,为了不连累他人,叶家搬走时,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叶沧澜。

叶浩然不知道,叶沧澜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他们。

同样,叶浩然也一直没忘了她,他想找她,可是他不敢,直到今天,在这里遇到。

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叶沧澜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没等叶浩然动手,叶沧澜自己拿下了面具。

即便已经无数次看过叶沧澜的脸,叶浩然依然觉得惊艳无比。

叶沧澜有多美,一想之美。

什么是一想之美,你想她多么漂亮,她就有多么漂亮。

尤其以前不施粉黛的叶沧澜,此时粉面带妆,那充满了万种风情的红唇,看的叶浩然口干舌燥,恨不得狠狠的咬住,尽情的吮吸。

熟悉叶沧澜的叶浩然尚且如此,更不要提周围那些在酒精作用下已经热血沸腾的狼友们了,一个个大睁着眼睛,恨不得把叶沧澜吞到肚子里。

只有一个人,没有惊艳,只有惊骇。

秃老六。

在叶沧澜摘下面具的那一刻,秃老六脑袋里嗡的一下,心里直骂娘。

张博文啊张博文,你他妈想害死老子。

此刻张博文正流着哈喇子,贪婪的看着叶沧澜,兴奋不已。

“娘的,这娘们真带劲儿啊,老子今天有福了。”

“秃老六,给我开个包厢,这女的,给我带到包间去。”张博文盯着叶沧澜,嘴里说道。

秃老六脸色一下子难看无比。

“咦,你没听到我的话啊,他妈的是不是不想混了你。”

见秃老六没动静,还面色不善的看着他,张博文顿时不爽了。

混?

秃老六冷笑,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都市妖孽至尊-叶浩然, 叶沧澜-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