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一万年-吴名, 陈曦-都市异能小说

长生一万年-吴名, 陈曦-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我不会死,你们呢?

南太平洋。

一艘游轮正在安静的行驶着。

美人鱼号皇家游轮,属于世界上最豪华的游轮一列。

游轮在海上自由航行七天,从南海出发,最终停在济州岛。

但此时,它却出现在了南太平洋,偏离了它原本的航线。

天空之上。

国际刑警特别战队正准备行动,战机舱门打开,夜风呼啸。

“报告一下下面的情况,带头的是谁?”

“领头的叫-弗吉尔,北欧某国家安全局特战队指挥官,国际刑警S级通缉令要犯,制造了36起恐怖事件,造成数千人死伤,这伙人因此出名。”

“人质情况?”

“游轮上共有一百三十七人,除了一些服务人员,基本上都是富家子弟和一些明星,都是受邀请参加华夏首富孙子的生日派对。

所有的人质都关在游轮第三层的酒吧里面。”女子扶了一下眼镜说道。

“嗯,知道了,我先下去关闭引擎,凯洛特,等我信号,我会解决船头的敌人,你们的任务解救人质,不要多事,特别是这些新手,让他们安静点。”

吴名笑了笑,闭上眼睛,感受海风的吹拂。

一跃而下。

“卧槽,队长他…他没带降落伞?!他是没带降落伞对吧?”几个新手愣住了,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竟然有人不带降落伞就从几百米的高空跳下去?

就算下面是大海,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凯洛特拍了拍新手的肩膀,微笑道:“这对吴队来说,不过是小事罢了。毕竟,他不是正常人。”

“喔,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新手呆呆的点头。

海面上,那艘巨大的游轮是那么的显眼。

夜晚寂静,除了海风和游轮穿破海水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突然。

一个身影从天空坠落,直没海面之下。

……

船尾。

一名恐怖分子正在巡逻,他有些困了,这次任务对他来说很无聊,既不能痛快的杀人,也不能玩女人,实在是无聊得很。

何况在汪洋大海上,怎么可能有敌人。

啪嗒。

脚步声。

恐怖分子马上警戒,转过身来,眼前一个人都没有。

脖子上怎么会有水滴?

咔嚓。

恐怖分子还没来得及回头,他的头颅已经被扭断。

吴名快速奔跑,手一挥,一把匕首直射,插在恐怖分子咽喉,一个滑步,顺带将那柄匕首拔出,将另一名敌人脚筋挑断,在划过咽喉,起身一脚,那人刚刚转身,就被踢飞,落入海中。

只有几声惨叫,在不到十秒的时间,吴名就轻松的解决了四个敌人。

吴名一路狂奔,阻拦他的敌人,根本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或是被他撞飞,落入大海之中,就是被他用匕首解决。

最顶层的甲板上面。

几声惨叫随风飘散,三具失去温度的尸体,安静的躺着。

吴名向这天空上看了一眼,掏出信号枪。

引擎室在最下面一层。

咚!

引擎室的大门被一脚踢开。

吴名没有看见手刹,也没有找到红色按钮,倒是有个巨大的孔洞,应该是某种钥匙。

冰冷的触感,枪口就抵在他的脑袋上。

“在找这个?”弗吉尔微笑着,他手中的沙漠之鹰,可以轻易夺走任何人的性命。

“你就是佚名者?国际刑警特战队最强的战士?暗网目标榜,排行第一的人?”

弗吉尔有些不相信,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就是地下世界所有杀手个雇佣兵的噩梦。

“难以置信,鼎鼎大名的佚名者,竟然会这么的年轻,你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

“咱们打个赌怎么样?”被枪抵在脑袋上,吴名依旧是气定神闲。

“打赌?我喜欢打赌。”

“我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赌一美元。

你扣动扳机,枪响,我死,枪不响,你给我一美元。”吴名笑道。

“有意思,不愧是国际刑警特战队的队长,是你赢了,你怎么知道我的枪里没有子弹?”弗吉尔疑惑的问道。

“很简单,因为你的枪,在我手里!”吴名突然转身,弗吉尔甚至没有看清吴名的动作,那把沙漠之鹰,就从他的手里飞了!

怎么可能?

下一秒,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完整的沙漠之鹰,在那人的手里,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堆零件。

弗吉尔马上反应过来,想要把吴名制服,一拳朝着吴名腹部打了过去。

砰的一声。

巨大的反弹力量传来,弗吉尔这一拳,连专业的拳击手都挡不住,可眼前的这个男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还冲他冷笑。

“你没吃饭啊,一点力气都没有,拳头软绵绵的。”吴名嘲讽一笑,跟着一拳打在弗吉尔的肚子上。

呕!

弗吉尔干呕一声,眼泪和鼻涕齐流,这一拳的力量,差点把他打吐,好像被人一棒子打在后脑勺一样。

“队长,人质已经解救成功,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支援你。”凯洛特的声音传来。

“不用了,一点小麻烦,很快就解决了。”吴名说着,张开双臂看着弗吉尔,他笑了笑:

“就这点能耐?他们苦心设下这个局,不会就派了你这个小虾米来吧?”

“不愧是队长,果然敏锐,有人要你死,而今天,你非死不可!”从门外走进两人,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双子煞星,暗网杀手总榜上排名第七,实力在先天三重。”吴名笑了笑。

“派来两个先天三重的杀手,还真是看得起我?”

“可是,我不会死,你们呢?”

吴名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不明不白的话。

“你说什么?”

接着,双胞胎和弗吉尔都愣住了,三人眼中满是惊恐,向着吴名冲去,想要阻止他的行动,但已经晚了。

吴名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枚手雷,他看着冲过来的三个人,挥了挥手。

“拜拜。”

轰隆!船体一阵摇晃。

“凯洛特副队长,游轮引擎发生爆炸,底层船舱漏水,船体开裂,要沉了!”

“不好,队长就在引擎室!”凯洛特马上想要冲下去救人,无奈整艘游轮船体已经开裂。

引擎室的爆炸引起连锁反应,整艘船马上就要沉没了。

“队长!队长?”凯洛特不断地呼叫,耳机中依旧是一点的声音都没有。

“快点上救生艇!快快!”

救生艇很多,所有人都安然无恙。

凯洛特流着泪,怔怔的望着沉没的游轮,不能平静。

……

第2章 一万年太久

半小时后。

三海里外,一架直升机在海面上盘旋。

一个人影从海水里冒出头来,攀爬上去。

吴名打了一个哈欠,对着直升机上的老者点了点头。

“老爷,您没事吧?”老者对吴名很是尊敬。

而老者身后跟着的几个人惊讶的嘴都合不上,他们震惊的是,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

竟然连华夏首富朱峰都尊称他一声老爷?

吴名摆了摆手:“诶,我早就说过,不要叫我老爷什么的,都把我叫老了,明明我还很年轻的。”

年轻?

朱峰苦笑一声,他今年八十三岁,而眼前的这个人,六十年来,容貌没有丝毫的变化。

和六十年前一样,一样的充满神秘。

没有人知道,他们朱家,还有朱家的万贯家财,都是眼前这个男子赐予的。

没有吴名,他们朱家早在几百年前就灭亡了。

“我交代的事情处理了吗?”吴名问道。

“已经找到那两个老头了,他们就在神农架里。”李江南回道。

“是么,不活不弃那两个小子,果然跑到神农架里了。”吴名靠在椅子上,看着月色。

他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只能隐约记得,自己活了一万年。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吴名无法死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

他所修炼的功法不知是何人传授,每隔一千年,他就会散功重修,从头再来。

从最基础的炼体开始。

而到了这一个千年,他的体内已经有了九枚金丹。

这一万年来,他游历天下,偶尔会找到一些神奇之物,能唤醒他脑海里尘封的记忆。

朱峰吴名在看着天空发呆,忍不住问道:“老……少爷,您化身国际刑警已经十年,如今假死脱身,不知道下一个身份想好了没有?”

“这个么,我已经发到你邮箱里面了,我还有事,要去神农架里面一趟。”吴名回过神来。

“是,我会处理好的。”朱峰说道。

……

神农架深处。

吴名穿过丛林,来到了一个茅草屋面前。

门前的田地里,种着许多的药材。

咚咚咚。

远处传来砍树的声音,吴名走了过去,就看见一个老头正在砍树。

在他不远处,有一个三丈深的大坑。

“小孙啊,你还没死?”吴名看着那个老头问道。

老头停下动作,惊喜的转过身来,看着吴名,突然就跪了下来:“弟子,孙不活,拜见师尊。”

“师尊,三十年了,三十年了,我终于又见到您了……”

孙不活老泪纵横。

“孙不弃那个小混蛋呢?”

“他上个月就死了,我正给他挖坟,做棺材呢。”孙不活慢慢说道。

“是么,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太难过了。”吴名慢慢道。

一万年太久了。

他已经习惯了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个个离去。

“没关系,死就死了,反正人都活不长。”孙不活叹息道。

“师尊,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

“说吧。”

“我也命不久矣,等我把孙不弃埋,您能不能把这里一把火烧了,让我死在这里?”孙不活突然说道。

“这里的医书、毒经,里面记载的东西太霸道,不能流传下去。

特别是药神山的那群叛逆,他们若是走向了邪路,师尊您就把他们全都杀了吧。”

孙不活从怀中拿出几张照片。

“孙秋寒,和孙淼淼。是我两兄弟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如果可以,请您保护她们。”

“好。”吴名点了点头。

他自然看出了,孙不活寿命将近,已经油尽灯枯,全靠着毒药撑到了现在。

……

傍晚时分。

吴名将孙不弃掩埋,将两人的遗物整理了一下,除了一枚‘药鼎’之外,其余的都一把火烧了。

将手中的火把扔下,吴名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身后,草屋火焰熊熊,将一切燃烧殆尽。

与此同时,神农架山中。

陈海一行人来山中寻药,山路崎岖,此时夜晚将至,更加的难以前行。

一行人来到山中驻地,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

刚进入营地。

一行人马上就紧张起来。

营地之中,应该有他们的人接应,此时却没半个人影。

簌簌……

帐篷后面有声音传来。

“你们两个去前面看看,小心些。”

两个保镖点头,掏出手枪,一左一右,向着帐篷后面走去。

两人似乎发现了什么,手中枪械马上举起,还未开枪。

唰唰,两人就被黑影拽走。

啊!

两声惨叫。

“陈庆修的人!”陈海脸色一变。

陈家老爷命不久矣,他若是死了,陈家肯定变天。

但他万万不会想到,陈庆修竟然胆子这么大,竟然派人来杀他们。

“陈二爷果然见识过人,我还没现身,你就知道我是修爷的人。

修爷发话了,陈老太爷在神农架失踪,一行人被野兽吞食,就此丧命。”

一个身材修长,长发披肩,有些妖异的男子从帐篷后走出。

他的身上还缠绕着一条大蟒,蛇信子嘶嘶作响。

此人面容惨白,满脸的淫笑,看向陈曦,舔了舔舌头:“果然是陈家的掌上明珠,果然漂亮。

就这么杀了你,怪可惜,不如让我爽爽。”

陈曦一看到这个人,就一阵恶心。

陈海咬了咬牙,站在两人前面,面色凝重:“曦儿,你马上带着爷爷往前跑,去找‘不活不弃’!!

我在这里挡住他!”

“可是!”陈曦看向哥哥。

“快走!”陈海咬了咬牙。

“想走?问过我的宝贝了么?”阴柔男子冷笑,他手一伸,身上的那条大蟒蛇在地上一滑,瞬间就到了几人身后,拦住去路。

“宝贝儿,把这几个人缠住,哦,那个女娃儿留下。”阴柔男子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然而,他的宝贝大蟒突然不动,紧接着趴在地上,眼中满是恐惧。

阴柔男子眼皮一跳,感觉到了一阵心悸。

在他的眼中,渐渐出现一个人影,从树林深处走来。

这个人如同鬼魅,一步下去,就出现在数米之外。

什么人!

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那种心悸的感觉,就好像在野外碰见狼一样,随时都可能死亡。

“你是谁!”

阴柔男子吓得毛都要炸了,他没发觉到,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第3章 你……是谁!

“哦?你们不是一伙的啊。”吴名开口。

他转眼又看到了陈曦等人:“原来是杀手吗?算了,给你一个机会,赶紧滚吧。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动手。”

阴柔男子面色一狠,手指放在嘴里,吹奏特殊的口哨,恶狠狠的看着吴名:

“敢管我们的事!不管你是谁,今天你都难逃一死!”

嘶嘶!

地上趴伏的大蟒得到主人的命令,瞬息弹起,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吴名的脖颈要去。

“啊!”陈曦吓得闭上眼上。

阴柔男子面带微笑,下一秒,那胸有成竹的笑容却僵在脸上。

吴名头也未回,左手快如闪电,一拳打出。

咯噔一声。

巨蟒七寸的位置出现拳印,骨骼尽碎,像被剪断的绳子一样,落在地面。

“这不可能!竟然比我的宝贝儿还快!”阴柔男子震惊,他感觉到了恐惧。

“御兽之法,不是你这么用的。”

吴名说着,他吹了一声口哨。

沙沙……沙沙……

脚下的落叶开始滚动,阴柔男子不断后退,他双眼满恐惧,已经绝望,双脚颤抖,咚的一声跪在地上。

他想要求饶,可惜没机会了。

从地面的树叶里钻出密密麻麻的蚂蚁,将阴柔男子包裹。

“啊!以念御物!你是金丹!”

惨叫、怨毒、残忍。

数秒过后,徒留一具白骨。

“呕!”

陈曦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感觉自己要吐了。

其他人也愣住了,这是何等的可怕。

这个男子是谁?

金丹??

“你们找孙氏兄弟?他们死了,我亲手把他们埋了,回去吧。”吴名声音幽幽,从虚空中传来。

“高人,高人,请您救救我爷爷。”陈曦马上回过神来,想要找到吴名。

可哪里还有吴名的踪迹呢。

“算了,高人肯救你我一命,已属难得,如此神仙人物,可遇不可求,又怎么会轻易出手,救我这么一个要死的老头子呢。”

陈姓老者苦涩一笑。

……

三天后。

中海市机场。

朱峰站在机场门口,身后停着的是一排豪车。

他如此隆重,只是等一个人。

等一个对他门朱家有恩情的人。

见到熟悉的身影从机场门口出来,朱峰马上迎了上去,恭敬道:“少爷,老奴来迎接您了。”

“你还是这么客气,前几天才见过面,弄得这么引人注目,你知道我这个人很低调的。”

吴名无奈的笑了笑。

豪华房车之中。

朱峰在吴名面前正襟危坐,他身边还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

“少爷,这是我的孙女,朱颜。”

吴名点头。

“颜儿,见过少爷,从今以后,你就跟在少爷身边,留在中海,服侍少爷。

等我死了之后,你就要拾起朱家祖训,继续为少爷服务。”朱峰郑重道。

“明白了,爷爷。”朱颜在一旁点头。

“继续说正事,我交待你的,你做好了没有?”吴名说道。

朱峰看苦笑一声:“少爷,这件事情有点难度,你说的那块地,是中海学府,整个地区都是公家的。

根本不是钱能买下来的,哪怕是我亲自出面,也不能在这里随便挖。

除非在这下面,有王侯的大墓,才能动土。”

“那就算了,既然这样,你就帮我安排一个身份,让我混进去,我自己去找吧。”

“孙秋寒在中海开了一家公司,很容易就找到了,我们已经把她们保护了起来。”

朱峰继续说道。

滴滴。

朱峰接通电话,刚要开口,电话另一端就传来一个慌乱的声音。

“老…老爷,不好了,碰见了高手,咱们的人……”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是一个阴沉的声音:

“朱家…是吗?少管闲事,下一次,你们朱家,可就要鸡犬不宁了。”

“你是谁?”朱峰沉着应对,没有被对方吓到。

嘟嘟,电话那边没有了声音。

“少爷,来的是一位高手,我派去的人应该都遇害了。”朱峰急道。

“不用急,我亲自走一趟。”

话音刚落,吴名已经消失不见了。

朱颜愣住了,这里是高架桥,他怎么离开的?

……

吴名趁着夜色,在楼顶急掠,他站在高处,他闻到风中有一丝刺鼻的味道。

别墅里一点的生气都没有,花草凋零,朱家派来的人,已经没了呼吸。

尸体上一点的伤痕都没有,鼻腔发黑,是中毒而死。

紧接着,一声呻吟传来,微不可闻。

吴名倾耳细听,声音从别墅后院传来。

“小姐,带着淼淼离开这里,我挡住他!”

一个中年女子挡在通道处,脸上紧张,对着身后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说道。

“王妈!”孙秋寒把孙淼淼护在怀中,紧张的看着王妈。

一个人影自走廊阴影处现身,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

所过之处,两旁花瓶里的鲜花,瞬间枯萎。

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

王妈脸上更加紧张,她屏住呼吸。

曾身为孙不活的侍女的她,自然知晓,这淡淡的香味是剧毒。

“有点意思,你真以为,能挡住我?”一个全身纹满了各种毒咒的光头男子走来。

光头男子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像一条毒蛇,盯着那一大一小两个美女。

身影忽的出现在王妈面前,伸出手在王妈的肩头一拍。

王妈的身子马上瘫软在地,面色乌黑,脸色惨白。

“哦?没有马上死,可惜,你坚持不了多久。”光头男子冷笑。

下一个目标,他看向孙秋寒。

“长得倒是很漂亮,上面只要小的活着,你这个大的,死了怪可惜,不如抓回去,当做药奴。”

“不活不弃那两个老东西早死了,老家伙用血脉封印万药宝典,只有他孙女的血,才能开启万药宝典,你放心,我不会杀她的。”光头男子阴笑道。

光头男子一脚把王妈踢得老远,一步一步走向孙秋寒。

他抬起乌黑的手掌,只要在两人面前一挥。

然而,下一秒他的手掌僵在空中。

因为在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人。

瞳孔剧烈震动,他如临大敌,身子像弹簧一般,腾的收缩,跳到了数米之外。

“你是谁!”

光头男子感觉后脊背发凉,以他的实力,竟然没有察觉到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而且这个人走到了他身边五米之内,他才发现人影。

可怕!

惊悚!

“你是谁!”

光头男子心中满是惊悚,把之前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吴名背负双手,看着光头男子。

光头男子强止住心中的惊恐,恶狠狠的道:“我管你是谁,今天你也要死!

你已经中了我的毒,没有解药,哪怕你功力比我高,也要死!”

吴名微微一笑:“毒?你的毒功练了三十年了吧?你以为这点毒就能杀了我?”

“呵,死吧!”

光头男子大喝一声,毒功全力施展,毒雾从他毛孔中散发,将院子笼罩。

咔嚓。

花草树木,瞬间枯萎凋落。

毒雾弥漫,毒雾腾腾。

突然,一只手掌从漆黑的毒雾中探出,一把抓住光头男子的脖子。

光头男子瞬息被制服,他怒瞪双眼,不敢相信。

呼呼。

浓浓毒雾腾腾,被一颗闪耀七彩光芒的珠子吸收。

吴名张口一吸,将珠子吸入腹内。

光头男子双目欲裂开,他面色惨白,死死地盯着吴名:

“万毒内丹……你……你是……金丹!”

光头男子一口毒气攻心,被自己的毒雾反噬,七窍流血,面色乌黑,停止思考。

金丹期么?算是吧。

吴名随手把尸体扔开,他每隔千年就会散功重修,如今,他已经有九颗金丹。

九枚金丹,每一颗都不同。

这九枚金丹,可以说涵盖了天下所有的功法。

可吴名修成九枚金丹,他的实力还没有突破

九九归一,难度何止九倍?

毒雾消散,空气清新。

孙秋寒和孙淼淼抱在一起,看着吴名的背影,刚要开口致谢,眼前一花。

吴名早就消失不见。

“小姨,救我们的人是谁?”孙淼淼问。

“不清楚……”孙秋寒也愣住了。

第4章 新来的转学生

第二天。

今天整个高三十二班都在热议转学生的事情。

偶尔有一位转学生,就已经是特殊事件。

这次竟然有两位转学生转到了高三十二班。

孙淼淼坐在座位上,魂不守舍,昨天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冲击太大。

一上午都集中不了精神。

“喂喂,淼淼,听说今天来了两个转校生呢,一个陈家大小姐,就是那个唱歌很好听的大美女。

另外一个就不知道是男是女了,希望是个大帅哥!嘻嘻。”

“算了,我没兴趣,爱谁谁吧。”孙淼淼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不能集中精神。

班主任走进了,示意大家安静。

“同学们,安静一下,今天,有两位同学要转来咱们班,大家安静一下。”

陈曦走了进来,她一出现,就让班级里所有的男生目光集中在了她身上。

“另一位要下节课才来,先安排座位吧。”

所有的男生都想要举手和陈曦同桌,但都不敢举手。

“我坐在最后面好了。”

陈曦笑了笑,走到最后面坐下。

在她的旁边,还有一列桌子空着。

第二节课,吴名来了。

吴名一出现,就让所有人愣住了。

他的容貌不算出众,但有一种莫名得魔力,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吴名长得不是很帅气,可以说平平无奇,但这些人就觉得这个人很怪,眼神离不开他。

“我坐在最后面好了。”吴名开口。

“喂,小子,你还是换个位置吧,这个位置不是你能坐的。”

休息时间,还没上课,吴名就被一群男学生围住。

他要做的位置,是陈曦的右边,孙淼淼的身后。

孙淼淼,班花,也是校园的校花之一。

而陈曦,刚刚出现,就让所有的男生挪不开眼球。

“哦?我硬要坐在这里呢?”吴名笑着回答。

“坐在这里,身体会很痛,你确定要坐在这里?”为首的男生开口道。

他的威胁让所有人哄堂大笑。

“是吗?我正想有人给我按摩呢。”吴名不去理会所有男生的敌意,直接坐在了座位上。

敢坐在这里,小子你完蛋了。

为首的男生冷笑,给了同学一个眼色。

“喂,下节课体育课,拿着篮球,我去个厕所。”坐在角落里的人,站起身来,拿起篮球,猛地朝着吴名的方向扔来。

他扔的很准,瞄准了吴名的头。

下一秒,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吴名躲也没躲,在一瞬间伸出手,反手一抽,砰的一声,将篮球抽飞

“下次一定要把球接住。”

咚。

篮球从男子耳边飞过,打在墙壁上、

啊。

为首的男生被吓得后退半步,后面的人好不容易才把他挡住,连桌子都被撞的移位了。

啪嗒。

篮球从墙壁掉落。

所有人都清晰的看见,整个篮球已经变形。

呼。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被吴名的反应能力吓到了。

不敢在说什么,人群一哄而散。

吴名靠在椅子上,眼神扫过,每个人都躲避他的眼神,不敢和他对视。

孙淼淼疑惑的看着吴名,她感觉这个新来的,好像在哪里见过。

陈曦走了过来,她一眼就发现吴名的存在,也察觉到了一种熟悉感。

似乎在哪里见过吴名。

“我们是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叫陈曦,你呢。”陈曦对着吴名打招呼。

“吴名。我并不认识你。”吴名冷漠回答。

他不想和别人有太多的纠缠,他来学校的目的,也仅仅是为了找一件东西。

陈曦眨眼看着吴名,这样就没了?

自己的容貌就这么没吸引力吗?

没礼貌的家伙。

孙淼淼却总是回头,看着吴名,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喂,淼淼,你怎么总是偷偷回头啊,是不是看上这个新来的啦。”旁边的女生打趣道。

孙淼淼脸一红:“我才没有,赶紧走吧,上课了,咱们去游泳。”

体育课。

吴名在校园里到处走,他将体内灵气放出,仔细感应着每一个角落,探寻那件宝物的下落。

他很认真,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同时他也明白,至宝有灵,能够自我保护,若非有缘者火到了至宝出世的时机,是很难找到的。

靠在树上,闭目冥想。

“喂,新来的那个小子,听说你反应不错,力气也挺大的?”

吴名睁开眼,就看见一群人把自己围住。

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巨人’,身后跟着一群‘小弟’,其中几个,正是那个找他碴的同学。

“找我有事?”

“没什么事。”

“没事就让开,别打扰我晒太阳。”吴名闭上眼睛,不去理会这群小孩。

“嘿,有意思,小子,有种就来单挑,你要是输了,马上从十二班滚。”高个男子冷笑。

“没兴趣。”吴名打了个哈欠,准备换个地方,继续晒太阳。

刚转身,已经被团团围住。

“你要在这里动手打架?”吴名看向大高个。

“当然不是,跟我走一趟,去旁边的武道馆,换上练功服,我要和你单挑。”

大高个叫李东,是高三十二班一霸,力壮如牛,身高两米,打起架来,十来个男生都止不住他。

久而久之,他就成了这个学校的‘打架王’。

他还参加了学校的武道社,平时都在训练,今天听说有个新来的出了风头。

这哪里行,一定要给吴名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是谁说了算。

“何必呢,我真的没兴趣做无聊的事情。”

“害怕乐?很好,怕了就赶快滚,离开这里,这个学校不是你能来的。”李东哈哈大笑,他伸手想要拍拍吴名的肩头。

他这一巴掌力量很重,其余人都是眼皮一跳,显然吃过他的亏。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都愣住了。

李冬的手臂僵在空中,手腕被吴名擒住。

他面色通红,使劲的想要抽手,无济于事。

“还要挑战我吗?”吴名一笑,突然松手。

咚咚咚。

李东失去平衡,向后退了好几步,被后面人撑住,才没倒下。

李东涨红了脸,手腕疼痛难忍,骨头要裂了一般的疼痛,他放下狠话:

“小子,今天算你走运,我身体不舒服,你记住,这事没完!”

人群散去。

吴名靠在上,继续晒太阳。

在灵气匮乏的今天,日月精华,是必不可少的。

长生一万年-吴名, 陈曦-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