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圣医-江昊辰, 林依心-都市情感小说

无双圣医-江昊辰, 林依心-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退婚

苏城,刘宅。

苏城刘氏资产百亿,在偌大的苏城也算得上入流的家族,刘家现任家主刘长青人脉极广,圈子里也颇有名气,但是现在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一名年轻人站在他的跟前,一份婚书摆在桌子上。

年轻人神色坚毅,眉宇之间带有一丝英气。

“这份婚书,是七年前您亲手所写,刘叔叔,自己的字不会不认识吧。”江昊辰道。

“江昊辰,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这门亲事,我们也不会认的。”一名漂亮的女孩向年轻人怒目而视。

刘怡心,刘长青的掌上明珠。

刘怡心很漂亮,她对自己的嫁人标准是苏城六大家族之一,她怎么可能会甘心嫁给一个破产已久,一无所有的穷鬼?

“我的字,我当然认识。”刘长青黑着脸:“但是江昊辰,我女儿不可能嫁给你,因为……”

“因为现在的刘家,已经不是七年前的刘家,现在的刘家,拥资百亿,刘家千金才貌过人,名动苏城。”

“所以就算是嫁,也注定是苏城名门望族,我这一个穷小子,不配,对吗?”江昊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

“没错,江昊辰,既然你知道,那你还来这里干什么?”刘怡心道。

“江昊辰,你家的北辰集团已经破产,你父亲也过世这么久了,你自己也失踪了七年,这门亲事,现在确实不合适了。”刘长青点头道。

“的确如此。”江昊辰一点头“但是如果你退了这门婚事,你就不怕圈子里的人说你刘长青背信弃义吗?”

“那你想怎么样?姓江的,当年定下这婚事的时候我还小,父母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要是换做现在,我是不可能答应的。”刘怡心怒道。

“刘叔叔,我爸在世的时候和你关系极好,他也曾救刘家于危难之中,否则的话也不会有这门亲事,我就问你一句话,这门亲事,你认不认?”

“你开个价吧。”刘长青咬咬牙:“说,要多少,你才会同意退掉这门亲事?一百万,可以吗?”

“一百万?”江昊辰笑了。

“五百万。”

“爸,他就是一个穷鬼,你随便给点打发了他就算了,用得着给五百万这么多吗?”刘怡心不悦的说。

“五百万,呵呵,父亲,你看到了吗?,你和某些人过命的交情,救他家族于危难之中,没有您,就没有现在的刘家,但是在眼里你不过值五百万而已。”江昊辰笑了。

“这是五百万支票,拿了支票赶紧走吧,以后我们刘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刘长青当是江昊辰同意了,他连忙吩咐人拿来支票。

“另外你记清楚,我们是苏城刘氏,你是一个没根基的穷鬼,大家现在不是一个阶层上的人,所以以后不要在来我们这里了,我们两清。”刘长青道。

一张五百万的支票,放在了江昊辰身边的桌子上。

“听见了吗姓江的?拿了支票赶紧走,以后别在来我们家,管家呢?叫人来消毒,穷的叫花子一样的人,哪有资格踏进我们刘家的门?”刘怡心松了一口气。

“你们以为,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五百万的支票?”江昊辰突然笑了,他抓起桌子上的支票,连同婚书一起,嗤啦一声撕成两半。

“我爸当初为了帮你们刘家,险些葬送了整个北辰集团,这才换来了你们刘家百亿家业。”

“而你却忘恩负义,我父亲遭人迫害,在他最难的时候你却毫不犹豫的在背后捅他一刀,这就是苏城号称仁义诚信的刘长青能干出来的事情?”

“有些人,表面道貌岸然,实则阴损卑鄙。”

啪,江昊辰把碎纸丢在地上,他冷笑道:“我江昊辰就算是穷,也不受你们这嗟来之财,你们放心,以后就算是你们求我,我也不会踏进你刘家半步。”

“但是刘长青,你要记得当年你是怎么对我父亲的,这笔债,我很快会来要的。”

“放肆,你爸是受人迫害,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小子,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不要太过分了。”

刘长青大怒,他在苏城也算是有地位的人,什么时候有人敢这样羞辱他?

“另外刘叔叔,最近半年是不是有头晕目眩,四肢麻木的症状?”

“你怎么知道?”刘长青一愣。

“当年师父带我离开,七年时间,锻我体魄,磨我心智,我得师父真传,精通医武玄学,你真以为我这七年就是在消磨时光吗?”

“我爸怎么了你倒是说啊。”刘怡心问。

“你爸的病属风疾之症,常因五劳为伤,心虑纠躁所致,一旦发作,就是终身瘫痪,以现在的医疗手段,是不可能彻底恢复的,认识一场,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江昊辰冷笑道。

“你这个混蛋,你给我站住,你是在咒我爸吗?”刘怡心大怒。

“来人,把他轰出去。”刘长青站起来,他突然感觉到两眼一黑,紧接着,他的手脚便不听使唤了,他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爸,爸你怎么了?”刘怡心大惊:“来人啊,快叫医生。”

刚离开刘家不到十分钟,刘怡心便匆匆忙忙的追了过来。

“江昊辰,刚才请中医堂的赵老给我爸看过了,说他……”

“说他极有可能瘫痪终生,而且他还说,如果用中医的鬼门十三针行针,在用珍级中药‘七叶莲’为药引,就能彻底治好。”

“但真正的鬼门十三针已经失传很久,七叶莲为珍级中药,价值等同千年人参,有钱都买不到,对吧。”

“对,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有办法治好我爸吗?”刘怡心震惊了,中医堂赵老是中医国手,他刚才的确是这么说的。

而且他的诊断和江昊辰说的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以她才追了出来。

“鬼门十三针我会,七叶莲我也有。”江昊辰笑了。

“那你快去救救我爸。”刘怡心急急的说。

“我为什么要救他?”江昊辰脸上笑意更浓。

“你们刘家嫌贫爱富,我婚书已毁,和你们刘家没有任何关系,他的生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第2章 你姐配不上我

“我可以给钱,只要你能让我爸恢复过来。”刘怡心脸色铁青的说。

刚刚还看不上江昊辰,一眨眼却又求到他头上来了。

“钱?”江昊辰笑了:“我得师父青一居士真传,通晓医武,知天地阴阳,如果我愿意,天下权财唾手可得,什么时候需要你刘家来施舍了?”

“我说过,就算是你们求我,我也不会踏进刘家半步,你们自求多福吧。”江昊辰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

“姓江的,我就不信,这天下除了你就没人能帮我。”刘怡心气的直跺脚。

离开刘怡心,江昊辰往家的方向走去,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七年前,父亲遭人迫害,离开这个世界,他家的北辰集团也随之倒闭,母子二人遭人追杀,母亲为护他双眼失明。

危难的时候恰好云游路过的师父带走了他,让他七年不能下山,磨其心智,煅其体魄。

“妈妈,我隐忍七年,如今师父已经许我下山,我得师父玄学医道传承,已经不在是七年前的我了。昔日父亲得势时助人无数。”

“但是他危难的时候那些人却毫不犹豫的背叛他,这笔账,我会跟他们一笔一笔算清楚,仇人的人头,我也会去取。”

突然,一阵刺耳鸣笛响起,一辆保时捷急速向他开来。

江昊辰是在人行道上,保时捷嚣张的鸣着笛直接驶来,没有一点减速的意思。

吱,车身几乎是贴着江昊辰停下来的。

“江昊辰,你给我站住?”一个年轻人和一个衣着时髦的女孩也下了车。

“姓江的,我姐是不可能嫁给你的,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男的指着江昊辰叫道。

“刘强?”江昊辰认出来了,刘怡心的亲弟弟。

“姓江的,你六七年没回来,大家都当你死了呢,你现在又蹦出来干什么?我警告你,离我姐远点,否则的话我让你好看。”

“托你全家的福,我还活着。”江昊辰冷笑一声:“你放心,我去你家是退婚的,现在你姐倒贴我,我都看不上她。”

“姓江的你说什么?”刘强大怒:“你一个穷鬼,有什么资格看不上我姐?就算是退婚,也是我姐先提。”

“我已经提了,你想怎么样?”江昊辰冷笑。

“呵呵,你倒也有自知之名,以前你条件是不错,但现在你有什么?”

刘强笑了,他指着自己的保时捷道:“看这辆车了吗?两百多万,这是我爸给我买来玩的。”

“你呢?你现在赚两百万,恐怕得奋斗一辈子吧。”刘强揽着女孩说:“王薇,看清楚这种穷鬼,以后就算不跟我玩了,也别找这种人。”

“我的眼光怎么可能这么差,呸,强少你说什么呢,你这么快就想把我换了?”女孩撒娇的抱着刘强的手。

“况且他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女孩看的上呢?你看他混身上下加起来都不到两百块。”王薇鄙夷的看了江昊辰一眼。

江昊辰的眉头皱了皱道:“女人要想赢得尊重,那就要努力提升自己修养,而不是靠脸吃饭,否则在男人的眼里,永远都只是一个玩物。”

“混蛋你说什么?”王薇大怒,她摇摇着刘强的手道:“强少,你看他。”

“姓江的,刚才的话你在说一遍试试,你马上跪地下给我女朋友道歉。”刘强指着江昊辰喝道。

“傻逼。”江昊辰不想和这两人纠缠,他转身就走。

“姓江的你给我站住。”刘强伸手就向江昊辰的肩膀上抓去。

“你敢碰我一下,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江昊辰一个回头,冷冽的双眼瞥了刘强一眼。

刘强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他伸手的手僵在了半空,江昊辰的一个眼神,让他如坠冰窖。

震慑了刘强,江昊辰转身就走,七年修心养性,岂是刘强这个草包能抗得住的?这种草包,以他现在的实力一巴掌可以拍死一大堆。

“混蛋,上车。”直到江昊辰离开,刘强才回过神来,被这个土包子给吓住了,他咽不下这口气,他拉着王薇上车,一踩油门,追了上去。

“姓江的,你在嚣张,也是一个穷鬼,赶紧回家看你那瞎子老妈吧。”按下车窗,向江昊辰比了一个中指,车身几乎是擦着江昊辰的身体过去的。

出了一口恶气,刘强哈哈大笑,但他忘记现在车是在人行道,眼前一条人影一闪,他连忙刹车,但已经来不及,车身对着一名孕妇撞了过去。

一声急刹,孕妇被撞倒在地上,她捂着高高隆起的小腹,痛苦的呼救了起来。

“撞人了,撞人了。”周边的行人围了过来。

刘强和王薇连忙下车,刘强拿出钱包,丢出一叠钱喝道:“五千,够不。”

孕妇没有回答,只是痛苦的呼救,她的裙子下面已经溢出了鲜血。

“一万。”见孕妇不回答,刘强又丢出一叠钱。

“救我…孩子”

“一万还不够,你是想碰瓷吗?”王薇尖叫:“强少的瓷也敢碰,你知道他是谁吗?强少动动手指,都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差不多行了,装什么装?”刘强喝道。

“人家是孕妇,孩子出了事,你陪得起吗?”人群里有人不平了。

“就是,有钱了不起啊。”

围观的人纷纷不爽了。

“闭嘴,谁敢在废话一句,我废了他。”刘强指着孕妇道:“两万,如果在不起来,你一分也别想得到。”

路过的江昊辰看到孕妇,他微微一怔,孕妇慈眉善目,是大善之人,这种人积德无数,他不能见死不救。

“让一下。”江昊辰拔开人群,扶起孕妇让她半靠在自己身上,另外一只手搭在她手腕上。

“姓江的你管什么闲事?”刘强一愣。

“脾脏受损,动了胎气,现在是先兆流产。”江昊辰一眼就看出了问题,他下意识的看了孕妇手腕上的一串菩提,眉头一皱。

菩提色泽血红,是难得一见的血玉制成,菩提晶莹鲜艳,但江昊辰从中却隐约看到一丝血光之息。

“救我,先生,我求你救救我孩子,我和老公一定会感谢你的,我孩子不能出事。”孕妇紧紧的抓着江昊辰的手。

“你放心吧,没事的。”江昊辰横抱起孕妇,到一边柔软的草坪上,右手一翻,一个针袋出现在手中,他将针袋铺铺开,上百根长短不一的金针出现了。

师父给他留下来的一个背包,背包很小,但是里面却另有乾坤,师父以医入道,留给他不少这个世界上珍贵的天才地宝。

但现在江昊辰能力有限,如果想彻底的了解背包,需要等他达到‘入道’境以后才能彻底打开背包。

虽然现在他从背包里取出来的东西有限,但是救这孕妇已经足够了。

“江昊辰你干什么?你不会要给她治病吧。”刘强惊呆了

“她先兆流产,在不行针,孩子就没了。”江昊辰淡淡回答。

“你别装逼了?你什么时候成神医了?”刘强冷笑道:“你要有这本事,猪都会上树了。”

“姓江的我告诉你,她要是流产了,都是你扎的。”王薇也叫道。

第3章 泣血菩提

“出什么事我负责,在聒噪一句我废了你。”江昊辰瞥了两人一眼。

两人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废话了,因为江昊辰的眼神太可怕了。

见两人安静了,江昊辰扶着孕妇躺在柔软的草丛里。

他双手如电,调动气息,封穴凝气,然后取出金针,固元守胎,以保母子平安。

五分钟后,孕妇转醒,血也止住了,她苍白的脸上也有一抹红晕。

“孩子没事吧。”孕妇感觉身体好多了,她紧张的问。

“放心吧,没事的。”江昊辰道:“回去多休息就行。”

“真的太谢谢你了,我叫叶明云…”

“瞎猫碰到死耗子了?”刘强愣了愣,刚才孕妇看着挺严重的,江昊天几针下去就扎好了,他真的有那么神。

“我看这女人就是装的。”王薇冷笑道。

“多半是装的,我们走。”刘强冷笑一声,甩下手里的钱道:“有问题去找刘氏找我爸去,我爸是刘长青。”

可怜的刘强,还不知道他爸已经病的起不了床了。

就在这时候数辆宾利呼啸而来,数名保镖下车把现场的人肃清。

一名中年男子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他看叶明云裙子上的血,吓的面无人色,他连忙扶着孕妇:“明云,你没事吧。”

“我没事,刚才被车撞了一下,多亏这小伙子救了我。”叶明云指了指江昊辰。

“叫救护车来。”男子吩咐了一下保镖,然后转身道:“小兄弟,多谢你了,请问小兄弟贵姓。”

“我叫江昊辰。”江昊辰道。

“小兄弟稍等,于某会有重谢。”

于永元转身盯着刘强和王薇:“是你们撞了我夫人?”

“是我们撞了,你说吧要多少钱。”王薇不屑的说,她认为刘强能搞定。

“你闭嘴。”刘强看来人气度不凡,没弄明白对方身份前,他也不敢嚣张,他说:“没错,是我撞的,我爸是刘长青。”

刘长青在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他看眼前的这个人气度不凡,所以就直接报自己老子名字了。

“在下于永元。”男子森然道:“刘长青?区区一个三流家族而已,我夫人和她腹中的孩子如果有任何事情,我让整个刘家偿命。”

“于,于永元。”刘强的脸色在这瞬间变的惨白惨白的。

“天啊,他是于家的于总。”

“哪个于家?”

“苏城有几个于家啊,六大家族之一的于家,拥资万亿,背景很深厚,这小子这次完了。”

“听说于家和叶家联姻,莫非这孕妇就是苏城叶家二小姐?”

“这小子死定了。”围观的人群轰的一声几乎炸窝了,苏城六大家族之一的于家,够这小子喝一壶的。

“于总,我不是有意的啊,求你放过我。”刘强的双腿都发软了,于家在苏城的势力有多强他清楚,刘氏那点钱,勉强算得上是三流,人家都没放到眼里。

“带下去看好他们两个,夫人身体如果有问题,让他们两个陪葬。”于永元喝道。

“是,老板。”马上有几个黑衣人上来,去架刘强和王薇的手臂。

“于总饶命啊。”刘强惨叫了起来。

“让他们闭嘴。”于永元冷冷的说。

保镖马上堵住两人的嘴,把他们强行带了下去。

“小兄弟,我夫人没事吧。”于永元转身问。

“没有什么大问题,脾脏受损,但已经修复了,但你夫人这是第三胎,而且之前生产时子宫受过损,如无意外,这次孩子生了之后,恐怕在也无法受孕,所以,一定要小心。”江昊辰道。

“你说什么?”于永元的脸色瞬间变了:“小子,你不要胡说。”

这小子是在咒他吧,如果不是看这小子救了自己夫人,他已经翻脸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信不信随你,而且孩子能不能成,得看命。”江昊辰淡淡的说。

“你…”于永元就要发火,但是叶明云拦住了。

“小兄弟,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叶明云觉的江昊辰不简单。

“明云,这小子出言不逊,我得好好教训他。”于永元怒道。

“听他说。”叶明云拦着丈夫。

“你这手串,出自高人之手,这手串叫‘泣血菩提’。”

江昊辰指着叶明云手腕说“手串和你夫妇命格相冲,造成孤命煞的格局,而且你夫妇命宫之中有子星衰退之相,如果没猜错,之前你们有过一儿一女,不过三岁前都夭折了。”

“你说什么?”夫妇二人如同五雷轰顶。

江昊辰说的没错,他们夫妇是有过一儿一女,不过很早就夭折了。

“孤命煞,以婴灵封于泣血菩提中,和被施煞者命格纠缠,能毁其运数,伤其根骨,严重者,累及子孙后世。”江昊辰摇摇头道:“你夫妇命格已因此改变,难解。”

“这东西,是五年前大嫂带回来的,说是高僧开过光?可护平安?”叶明云愤怒抓着于永元吼道:“你大哥为争于氏家业,已经这么不择手段了吗?”

“我们的两个孩子,都是三岁夭折,就算你们兄弟争的狠,但是孩子有什么错?祸不及家人啊。”叶明云伏在丈夫肩膀上,失声痛哭。

她一直以为,儿女夭折,是命,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居然是有人为之。

江昊辰与他们素不相识,能说出这一番话来,绝对不是信口开河。

“江先生,不知道您有什么办法没有,如果能帮我夫妇一次,我们夫妇感恩不尽。”于永元这才意识到,江昊辰是高人,他连忙收起刚才的态度。

“你们的恩怨,我不想插手,救你夫人一次,也是仁之义尽了。”江昊辰道。

“江先生。”叶明云扑通一声跪倒在江昊辰的跟前,痛哭道:“我一生行善,从未做过任何愧对良心的事情,就算是要遭什么报应,也应该报应到我身上,与孩子无关啊。”

“江先生,我夫妇求你了。”于永元也恳求道:“我保证这些事情,不会牵扯到江先生的。”

“帮你们可以,但你要帮我做件事情。”江昊辰笑了。

刘长青害了父亲以后,逍遥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让他付出代价了。

第4章 我护你一生

“江先生如果能帮我,一百件事都不成问题。”于永元大喜,他取出一张名片。

“江先生,这是我名片,我们于家在苏城略有薄面,江先生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尽管找我们,持这张名片的人,可以动用于家所有资源。”

这张名片代表着是整个于家,整个苏城,他都没有送出去过一张,于家背景深厚,手持这张名片的人,是于家的贵人,能调动于家大部分资源。

“行,让你夫人回去好好休息,心里别太大压力,等我联系你。”江昊辰接过名片离开。

路过一处大厦时,长济集团几个字,让江昊辰停住了脚步。

“林依心,七年没见,你还认得我吗?”江昊辰的眼前浮现了一个小丫头的影子。

林依心,父亲好友的女儿,比自己小三岁,记得以前,她经常跟在自己身后叫自己辰哥哥。

这七年他不在苏城,母亲双眼失明,是林依心一直照顾母亲。

一年前她父亲突然过世,她和她妈妈在家族长济集团里一直受排挤,既然他回来了,就要好好照顾她。

下班时间到,大厦里走出三三两两的人,江昊辰努力的寻找着她,七年未见,林依心的样子肯定变化很大。

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江昊辰的眼中。

一张清丽无比的脸,窈窕的身材,雪藕般的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一幅亭亭玉立的样子。

她正是林依心,即使是知道多年未见,她与以前已经大不一样,但是见到她那瞬间,江昊辰还是有片刻的失神

七年,蛹已成蝶。

“依心。”她走近时,江昊辰叫出了声。

林依心微微的一愣,她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向江昊辰,随即,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你,你是…辰哥哥?”林依心激动了起来。

“是我。”江昊辰微笑着点点头。

啪,她手里的东西掉落在地上,她整个人扑了过来,激动的小脸通红:“辰哥哥,七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

“你不会在走了吧。”

“我这辈子,都不会在走了。”江昊辰一脸笑意。

林依心,你守我母亲七年,我护你一生无忧!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林依心真的太开心了:“尘哥哥你没吃饭吧,我朋友约我吃饭,顺便解决一下我的工作问题,我们一起,我向他们介绍下你。”

林依心不由分说,硬是拉着江昊辰一起去,同时打开微信:“苗苗我马上到,我带个朋友过来一起。”

一家星级酒店前,两男一女已经在这里等了。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到达目的地以后林依心拉着江昊辰下了车。

“依心,这就是你朋友啊。”一个女孩有些失望的看了江昊辰一眼说:“我以为是什么重要人物呢,看起来一般啊。”

的确,江昊辰衣着普通,虽然有些帅气,但现在的女孩很现实,没有殷实的身家加持,一般情况下女孩子根本瞧不上他。

“介绍一下,李凌,吴军,周苗,都是我校友。”林依心笑道:“这是江昊辰,我好朋友。”

“江昊辰?没听说过,吴军你听说过没有?”李凌瞥了江昊辰一眼。

“没听说过,凌少,我们一起玩的圈子就这么大,新来的吧。”吴军瞥了江昊辰一眼,一脸不屑。

“朋友,家里做什么的?”李凌问。

“没做什么,我父亲不在了,家里企业也破产了。”江昊辰淡淡的说。

“原来是个破二代啊,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玩?”吴军顿时露出一幅轻蔑的表情来。

“你看他的衣服就知道是个土 包子,你们还对他抱有期望?”周苗翻个白眼道:“依心,你怎么和这种人搅在一起啊。”

“我朋友,大家不要说了好吗?”林依心有些不高兴了,在她眼里,江昊辰比任何人都重要。

“好了,大家不要说了,位置我已经订好了。”李凌见林依心生气了,便笑道:“大家进去吧。”

“辰哥哥,我们进去吧。”林依心挽着江昊辰便向里面走去。

看到这一幕的李凌脸顿时黑了下来,他在追林依心,但林依心似乎对江昊辰这穷小子更上心啊。

一间十分豪华的包厢里,几人落坐。

“依心啊,我今天叫了明伦集团的周经理过来,他们不是欠你们长济八千万工程款,等会儿他来了敬几杯酒,我在说几句好话,工程款的事应该没问题。”坐下后的李凌又说。

“明伦集团?是张启年那个明伦吗?”周苗吃惊的问:“我可听说,明伦集团老总是地下世界出身,早些年很有名。”

“没错,正是那个,早些年张总是地下皇帝,黑白两道关系都是极硬的,金盆洗手后创立明伦集团,背靠大家族,资产数百亿。”吴军笑道:“周经理是他得力手下,很厉害的。”

“这是真正的大人物啊,尤其是张总,跺下脚苏城都要抖几抖。”周苗一脸崇拜的说。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李凌。”林依心惊喜的说。

这笔工程款不好要,这是她大伯故意给她出的难题,她最近一直在想办法,但是她连明伦集团的负责人都见不到。

“不用谢,大家都是朋友,不过周总不好约是真的,为了你,我可是费了大力气啊。”

李凌笑道:“好在我爸和他认识,我又托了人请,所以他也卖我这个面子。”

“凌少关系真硬。”吴军伸出大拇指道:“这种人物,见一面都难,别说约了。”

“凌少真厉害。”周苗瞥一眼江昊辰:“依心,你这朋友运气真好,一来就能遇见周总这种大人物。”

江昊辰暗自冷笑一声,什么大人物,他可都没放到眼里,对于这些人的冷嘲热讽,他也未放到心上。

“就是这个包厢吗?”门一开,一名光头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两名大汉。

光头脑袋上有一个刀疤,裸露在外面的手臂上全是纹身,他一出场,就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明伦集团总经理周三,以前混社会的,现在就算是洗白了,但是那股气场还是让人感觉到心里发颤。

“三哥你好,我是李凌。”李凌连忙站起来,满脸堆笑的伸出手。

“三哥是你叫的?你哪位?”周三眉头一皱。

“那个…我爸是李军。”李凌陪着笑,努力的想和周三拉近关系。

这种级别的大佬,他早想结交了,只是人家看不上他。

“李军?有印像,唔,想起来了,以前道上混的时候揍过他,打的他跪在地上喊爷爷,后来为了巴结我,硬是要把自己老婆送到我床上。”

李凌脸上的笑瞬间僵了,他伸着手,尴尬无比。

无双圣医-江昊辰, 林依心-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0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