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魅强卫-陆灿, 苏雪晴-都市情感小说

血魅强卫-陆灿, 苏雪晴-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逝去的岁月

韩城一隅,这里坐落着华夏最神秘的军事监狱。

厚重的铁门缓缓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年轻人,虽说看上去有些邋里邋遢,但无形中却给人一种粗狂豪迈的感觉。

而在年轻人的面前,停着一辆吉普车,旁边站着一位老者,一身笔挺的军装,肩上闪烁着的三颗金星彰显出他极高的地位。

老者喉结蠕动,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脸上更是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

“你总算来了!”

年轻人率先开口,声音很沙哑,但给人的感觉很平淡,无怒无喜。

“来了,所以也意味着你可以出去了!”

老者勉强笑道,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过,他一定会用尽全力阻止那件事情的发生,但如今,一切都来不及了。

当初连他都没发现那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阴谋,居然有内部人勾结国外佣兵组织,企图将在边境执行任务的“血鲸特战队”全部歼灭。

在巨大的差距之下,九人小队杀出三百佣兵组织的包围,只余下陆灿一人活了下来。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杀红了眼的陆灿,会无视国际法,在当天晚上跨境在二十人的看守下夺回了兄弟们的尸体。

那一幕他到现在都记得,陆灿满身血迹,开着一辆卡车回到基地,刚下车整个人便虚脱了过去。

第二天军事法庭便宣判开除陆灿的军籍,并获刑五年,他这才后知后觉这是一场阴谋。

陆灿作为飞龙的队长,那些人绝对不允许他独活,要不是他迅速动用所有的关系反击,只怕已经见不到陆灿了。

“那件事调查的怎么样了?”

陆灿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但可以听到那压抑的怒火,就像一头随时爆发的野兽。

“血魅,我知道这几年你也不好过,但是这件事到此为止,后面……”

相比而言,老者更愿意这样称呼陆灿,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五年前,血鲸便不复存在,血魅也在那场战争中死去,如今的我只有一个名字,便是陆灿,一个被开除军籍的人,所以也不用去恪守什么狗屁誓言,我只想做自己该做的,那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只要我还活着。”

“你……”老者还想说什么,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几秒钟,气氛说不清的紧张,最终还是老者先开口,“那你出去后有什么打算?”

“回家!”

“那些人应该也知道你出狱了,所以你要小心点,必要……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帮你,我这身子骨也半截入土的人了,安逸的生活过惯了,也不在乎什么了,当初的血鲸也是我的心血,更何况你们没有错!”

这是老者第一次表态,纠结了五年的疙瘩也在这一刻释然了。

“嗯,我会小心的,刚好也顺着这些线索查上去,不管是谁,我都要他血债血偿!”

陆灿并没拒绝老者的好意,他也冥冥中感觉得到,单靠他一人的力量,要报仇很难,一切只能走着瞧。

“我想再看看他们。”

陆灿终于有了情绪波动,声音夹杂着哽咽。

“去吧,我已经安排好了,但你没有多少时间,晚上之前必须离开。”

陆灿再也没忍住,眼角滑落下两滴泪水,并不是单单因为马上就要见到逝去的战友。

而是他清楚自己被开除军籍后,根本没资格再踏入军区,更不要说陵园的那个圣地,如今老者能安排好这些,付出多少已经不用多说。

陵园内,陆灿颤抖着双手抚摸过一排墓碑,看着碑上一张张熟悉的照片,如鲠在喉。

“最后一次来看你们了,在那边都好好的!”

当走到最后一块墓碑的时候,陆灿突然止住了脚步,眼神有些迷茫,甚至不敢看那块墓碑。

苏月红,这是墓碑的主人,一个身穿军装英姿飒爽的女人。

良久,陆灿才缓缓的收回视线,眼睛已经通红。

“当年我入伍后,你居然也跟着进了部队,为了进血鲸,更是吃了不少苦,成为血鲸特战队唯一的女性,我知道你的心思,可当初我们都游走在生死边缘,真的给不了你什么,现在……下辈子,我一定不会犹豫!”

这是陆灿最难以释怀的一点,自始至终这个女人为了自己才进的血鲸,却连一句喜欢都没说出口。

傍晚时分,一辆吉普车载着陆灿离开了,这个流传着血魅传奇的地方,或许余生陆灿都不会再踏足。

坐上开往未央市的火车,看着周围嘈杂的人群,陆灿第一次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正像这些普通人一样,他们每天活在自己的圈子内,平平凡凡,大部分人到死都不会有他那种经历。

在陆灿身边,坐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美女,年龄也就二十岁左右,看着像个学生,相貌清秀,不过一上车也只是让陆灿帮忙把行李箱放到上面,剩下时间便玩起了手机。

起初一切太平,除了对面两个长相猥琐的中年人时不时的盯着身边的女孩看之外,并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中间女孩放在桌上的水掉在了地上,旋即一个男人很主动的弯腰去捡,然后还给了女孩。

看似一切正常,可接下来又过了两站,女孩手中的手机忽然掉在地上,然后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

陆灿皱了皱眉头,看向女孩,不过她在女孩眼中看到了惊慌,很戒备的看着包括自己在内的几个人。

被下药了!

陆灿想了想,瞬间想到了刚才那个男人去捡水的时候,做了手脚,而女孩之所以没向自己求救,自然是误以为自己和他们是一伙的。

“姑娘,你没事吧?”

其中一个男人故作关心的问道,同时推了推女孩的胳膊。

女孩很勉强的摇了摇头,可陆灿注意到女孩在不停的掐右胳膊想要保持清醒,那里很明显已经红了一大片。

坚持了没多久,又有一个妇女模样的女人靠了过来,直接堵在了过道口。

就在妇女靠过来的时候,女孩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


第2章 出手相助

忽然,列车长从过道路过,女孩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倒在了过道上,这一举动瞬间吸引了很多人,纷纷起来观看。

列车长也被吓了一跳,连忙把女孩搀扶起来,“姑娘,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女孩还没说话,身边的妇女便拉起女孩,“没事列车长,我女儿从小就这样,喝口药歇一会就好了!”

可能是药效发挥了作用,女孩始终没说出话来,甚至连摇头都做不到,只能任由妇女把自己扶回座位上。

列车长看了看,然后好像有什么急事便离开了。这一刻,女孩的眼神透出了绝望,仿佛已经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能不甘心的扫了周围人一眼,包括陆灿在内。

那个眼神看的陆灿莫名的心疼,他一把搂过女孩的胳膊,然后说道,“别担心,我是退役军人,有我在你就没事。”

果然,刚开始女孩还在挣扎,后来慢慢的平静下来,眼神透着一丝希望看着陆灿,看到对方肯定的眼神之后安心了下来,任由他那样搂着自己。

陆灿并不是想表现什么,尤其是被开除军籍之后,他最不想提及的就是和军人有关的,但现在没别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尽快让身边的女孩相信自己,平静下来。

毕竟对于百姓而言,警察和军人是最可以依赖的。

周围几个人显然都没料到这一幕,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来,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妇女开口了。

“喂,你谁啊,凭什么搂着我的女儿?赶紧给我撒手,不然我喊人了!”

陆灿冷哼一身,感觉到怀中的女孩还在微微颤抖,不由的加大了力度,示意她没事,然后不屑的抬起头。

“喊人,尽管喊,最好把乘警也喊来,这样我们当面对质一下,好告诉他们,你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陆灿的声音故意加大了几分,故意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你……”

妇女脸憋得铁青,但看到半个车厢的人都朝这边看,还是选择隐忍。

过了几分钟,直到车厢内再次恢复平静之后,对面的男人开口了。

“兄弟,别多管闲事,给你一千块,这女孩你就别管了,不然的话,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一定会让你为今天的举动后悔!”

这招或许对别人有用,但对陆灿来说,绝不可能,而且他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一千块,也太少了吧,这女孩长得很不错,稍微打扮一下也是绝品美女,你们这价格不是打发要饭的吗?”陆灿幽幽的说道。

“只要同意不管这事,钱不是问题,这样吧,三千,不能再多了。”男人咬了咬牙终于做出了决定。

“不行!”

“那兄弟你说个数,只要差不多,我给你就是了!”

“一百万,少一分都免谈,而且只要现金!”

“一百……卧槽尼玛,你敢耍我?”男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当即火冒三丈,如果不是另一个人拉住,只怕就要动手了。

“立刻从我眼前消失,不然的话,我直接喊来乘警,到时候你们会去哪不用我说。”

“好,好,好!”男人连说了三个好才离开,至于去别的车厢了还是下车,就不得而知了。

再次回过头看向怀里的女孩,发现她已经沉睡过去了,均匀的呼吸看上去情况不是太糟,陆灿也没选择放手,任由她贴着自己睡去。

或许从女孩闭眼的那一瞬间,就把整个命交给了自己,他自然不会让她失望。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木婉洁才幽幽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昨晚的情景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想想都一阵后怕,不过也幸亏是这个男人,不然的话一切还不一定,毕竟现在已经没多少人愿意惹麻烦了。

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谈不上很帅,但气质很好,脸上棱角分明,小麦色的皮肤让人莫名的亲切。

这个时候,陆灿也醒了过来,视线刚好和木婉洁触碰在一起。

“醒了?”

“恩,昨晚……谢谢你!”

木婉洁不再好意思贪恋那副温暖的胸膛,赶紧起身。

“没事,应该的,不过你个小丫头以后出门多点心眼,社会没想象的那么简单!”

陆灿会意一笑,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应该和眼前的这位差不多大吧,也不知道这几年出落成什么样子了。

“恩,对了,你也是去未央市吗?”

“对,老家就在那!”

“那太好了。以后就有机会经常见面了,我是说,好好请你吃个饭,毕竟你救了我一命。”

木婉洁也感觉自己表现的有点激动了,赶紧含蓄的说道。

“没问题!”

两个人又聊了很久,不过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木婉洁在讲话,或许受到惊吓后,她迫切的想要宣泄一下吧。

很快,播音里传来了终点站到了的声音,木婉洁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陆哥,你说那几个人会不会还没下车,在暗处观察我们?而在下车后还跟踪我?”聊了那么久,木婉洁自然也知道了陆灿的名字。

“不会,车站有特警,民警,他们没那么大胆子,不过以防万一,我送你回学校!”

木婉洁眼睛一亮,这也是她所希望的,只不过没好意思直接说明,现在听到陆灿这么说,瞬间安心了。

出了车站,两人打了辆出租车赶往未央大学,陆灿看到后面一直跟着一辆面包车,不由的嘴角上扬,自找麻烦,那就来吧。

或许是因为陆灿在身边,木婉洁一路变现的格外轻松,她也知道陆灿很多年没回来了,一路上讲了很多,丝毫没察觉到后面的危险。

出租车缓缓驶入郊区,一直到后面车流量极少的情况下,面包车突然加速,直接一个急转别在了出租车前面。

出租大哥一脸气氛,拉下手刹要下车窗就喊道,“尼玛找死啊,会不会开车。”

可在看到面包车下来四五个人后便瞬间蔫了,灿灿的缩回脑袋。


第3章 做人渣就要有觉悟

陆灿并不吃惊对方的行动速度,像他们那种人一定也认识不少人,很可能昨晚开始就安排了复仇的计划,这刚下火车就盯上了自己,还真是急不可耐。

“陆哥,他们……”木婉洁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脸色苍白,尽管她知道了陆灿是当兵的,还是害怕了。

“没事,跳梁小丑而已。”

陆灿安慰的拍了拍木婉洁的肩膀,然后对司机说道,“打起来后直接把这女孩送去学校,要是方便的话,顺带报个警!”

司机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听到陆灿这么说连连点头。

陆灿下了车后,冷冷的扫视了那几个人,二话不说一个加速便冲了上去。

五年都没怎么好好锻炼了,此刻还真想活动下筋骨。

“干他娘的,这小子是个煞笔吧,没看到我们人多吗?”

其中一男人骂了一句,然后从面包车里抽过一条铁棍也冲了上去。

而出租车司机瞅准了时机,一脚油门就开溜了,尽管木婉洁怎么喊停都不理会。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话一点都没错,陆灿上去直接将两个毫无防备的家伙放倒在地,直接击中要害,瞬间丧失战斗力。

紧接着一记飞腿又掀飞了一个,很快就剩下最后冲上来的那个男人。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陆灿,一副见鬼了的表情,按理来说他们这些人打架跟吃饭一样简单,但居然被秒杀。

他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眼下地上倒了一片,就剩下他一个人,自然不是陆灿的对手,于是立马跪了下来。

“兄弟,是老哥有眼不识泰山,你就高抬贵手,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吧。”

“呵呵,现在知道认怂了,晚了,做人渣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也懒得审你,这样吧,交给警察吧,反正也是他们的职责。”

话音刚落,一记手刀便准确无误的砍在了男人的脖子上,瞬间后者便躺在地上抽搐起来,这还是陆灿刻意的控制力度,不然这几个人远比现在严重的多。

做完这一切,陆灿把他们一个个扔到了车里,反正面包车足够容纳这些人,然后才悠悠的开车去了警察局。

好在警察局还是记忆中的地址,不然的话又是个麻烦事,到了门口后,陆灿直接把车扔下,拍了拍门卫的窗口说了一句,“人口贩子,好好审审!”

说完便拎着自己的斜挎包离开了。

当天,未央市警察局便报道出在神秘人的帮助下,破获了一起重大“人口拐卖”案件,这邀功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不过这一切都和陆灿没关系了,他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找到了老家的地址,可是早已经物是人非,毕竟自从进入血鲸特战队之后便再也没回来过。

几番打听之后,陆灿才知道原来的上坡村已经全部拆迁,按照户口每家都分了房子,而陆正海他们家就在四单元502。

当别人问起找陆正海干什么的时候,陆灿老脸一红,估计全国找不到家的,除了特战队的那些,再也找不出别的了吧。

费了好大的劲,陆灿总算到达了家门口,站在楼梯口他却犹豫了,几年不见,或许家里人已经以为自己不在人世了吧,想想当初一时冲动去当了兵,后来他们没少为自己担心,真是有愧。

就在这个时候,502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女人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看到陆灿后,两个人对视了足足有一分钟,陆灿强忍着眼泪别掉落,这位妇人正是她的母亲苗翠兰,多少年了,没好好陪伴父母,而今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老去了。

一直以来陆灿都觉得对不起家里面,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选择当兵的那一刻起,他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但话虽这样说,此刻陆灿还是感觉很难受。

“小灿?是你吗?你回来了?”

陆母连着问了几声,从身体颤抖的程度看,满是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惊喜。

“妈,是我,我回来了!”

陆灿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欠父母的实在是太多了。

“正海,快,快出来看看,看谁回来了。”陆母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应陆灿,直接高声呼喊着,她想把这份喜悦第一时间分享给老伴。

陆正海闻言也出了屋子,看了陆灿一眼,然后笑了笑,“回来了,回来就好!”

“爸……”

“行了,大男人没那么矫情,回家说。”

说完陆正海转身朝家里走去,不过陆灿看到父亲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擦拭了下眼角。

久别重逢后,总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大部分是陆母的询问,当然他们也知道涉及国家机密的东西不能问,也就是唠点家常。

“哎,可怜了苏家丫头了,不然……”陆母惋惜的说道,在她心里,苏月红已经是她的内定儿媳了。

“去买菜去!”陆正海瞪了陆母一眼,提醒她不要继续哪壶不开提哪壶。

陆母这才拎着篮子出了屋,盘算着多买点儿子爱吃的菜。

屋里会剩下父子两人,陆正海一心一意的泡着茶,陆灿想了好一会才打开话题。

“苏……他们家,还好吧?”

毕竟两人以前的关系两家人都知道,但陆灿不知道的是,在监狱的这几年,准确的说是在苏月红去世之后,苏家是怎么熬过来的,想想都残忍。

“你不问,有些话我也想和你说,刚开始的那一年里,苏家总会上门闹事,毕竟人家女儿当初因为你去当的兵,我和你妈也理解,并不反感,只是觉得很对不起苏家,现在你回来了,能帮衬就帮衬下吧。

虽然他们家二女儿很有本事,听说现在公司做的挺不错,什么都不缺,但最起码我们要尽自己的那份心,更何况如果不出意外,你已经是苏家半个儿子了。”


血魅强卫-陆灿, 苏雪晴-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