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弃婿-萧天齐, 夏仙儿-都市情感小说

无双弃婿-萧天齐, 夏仙儿-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订婚的老婆

“终于回来了,咳咳咳咳……”

在杭城国际机场出站口。

一个穿着一身老旧缩水白色T恤短袖的男子,神色有些痛苦的咳嗽着。

咳嗽间,嘴角有少量鲜血溢出。

“殿主,您的伤还没好,应该留在西境静养的……”

在男子的身后,一个留着短寸头,身姿笔挺,满眼锋芒的手下忧心的说道。

他皮肤黝黑结实,即便穿着宽松的服装,也无法掩盖他那高高隆起的肌肉。

他叫唐军,是西境特别防卫机动队的队长。

特别防卫机动队,是龙国四大王牌突击队之一,国际公认的一流突击队。

而唐军,则是机动队的队长,西境的骄傲。

可此刻的他,却对眼前这个平平无常的年轻人异常的尊敬,眼神中更是充满了崇拜。

若他在别人眼中是如同兵王般的存在。

那么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在他的眼中,那就是,神!

“无需多言,就算我伤的再重,这次也必须要回来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萧天齐神色坚定,面上却满是愧疚。

八年前他被家族驱逐,在街头流浪,后来有幸遇到了自己如今的老婆。

六年前,在她的帮助下,萧天齐卧薪尝胆,慢慢开始创业,最后老婆不顾家族的强烈反对,与他喜结连理。

可没想到,新婚第一天,萧天齐蒸蒸日上的创业公司就突遭打击,一夕破产,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务。

没几天,公司的重要合伙人,自己的挚友梁天,在家中被谋杀,而萧天齐被列为了嫌疑人。

没多久,萧家来人,让他代表萧家后辈,前去西境参军。

若他答应,则那巨额的债务、缠身的命案,皆帮其解决。

原来,龙国有规定,世家大族每一代,必须派家族内的一名直系后辈,入伍参军。

因此,萧家才找上了这个已经被踢出门的萧天齐。

最后,为了不想把沉甸甸的巨额欠款全都压在老婆一家人身上,为了自己能沉冤昭雪,萧天齐只得答应了下来。

没想到,萧天齐在西境的尸山血海中快速成长,成为了世界七大势力之首斩龙殿的殿主。

就算西境境主,在他面前,也得尊称一声,殿主!

六年来,在萧天齐的帮助下,龙国在西境的国境线向西横推八百余里。

半年前,西方二十多国,联合其所有高级战力,在西境与龙国爆发惊天一战。

萧天齐以一人之力,屠西方高手千人,吓得西方割让国境线五百余里求和。

这一战,杀的西方不敢再犯境,可同时萧天齐也身受重伤。

在西境养伤的萧天齐,还没等伤势痊愈,看西境已定,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杭城。

他一直很自责,可由于西境战乱不止,无暇与家里人联系,他就这样失联了六年。

这次好不容易回来,定要解释清楚这一切,要好好弥补他们!

而且他听说六年前对自己挚友下手,导致自己背负冤情的凶手,就在杭城。

他正好借这个机会,查清出这一切。

想到这里,萧天齐开口道:

“我兄弟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发现头绪了,只是这里是南境,处理起来恐怕会有些……”

“若是有人敢阻挠,直接杀了便是,我还不信,南境有人,敢跟我作对!”

“可是卑职不敢肯定,对殿主挚友下手的凶手,是不是还在杭城!”

唐军停顿了几秒,如立军令状般吼道:

“请殿主放心,这件事我必会调查清楚。”

“那你就顺着线索,继续给我往下查!”

“是!”

唐军说话完毕,条件反射的准备抬起右手准备敬礼,可手还没举起,萧天齐便拍了拍他的肩。

“这已不是在西境,无须敬礼,你先去弄辆车,然后来春江花月小区接我。”

“我要先回去看看我老婆!”

他此刻无法想象老婆一家再见到自己,会是何种态度,但不管怎样,自己始终要面对。

萧天齐就这般心情复杂的踏上了这条既高兴又害怕的回家之路。

六年没回来,杭城的变化的确很大,不过春江花月小区倒没太大的变化。

他站在门外,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等自己呼吸顺畅了,这才鼓足勇气按响了门铃。

面前这扇熟悉的房门,很快从里面打开。

开门之人,正是他的老丈人,夏建国!

看到他以后,萧天齐双眼中瞬间闪烁着激动的目光。

老丈人之前对他格外的理解与照顾,处处都站在他的角度,帮他说话。

六年没见,看到满头白发的老丈人,心里满是愧疚。

夏建国看到站在门外的萧天齐,也楞了好几秒。面部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握着门把的手,也不停颤抖着。

“你……你是齐天?!”

夏建国颤抖的声音之中,有开心,有惊喜,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爸,是我,我回来了!”

“真的是齐天!这六年,你都去哪儿啦?”

眼前的夏建国,并没有一丝的指责和抱怨,反倒满是关心的询问起来。

刚开始,他的确没认出萧天齐来,最后看到这件老旧不合身的衣服,他才想了起来。

萧天齐这次回来,就是担心怕家人一时之间认不出自己,特意把六年前离开家时穿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正因为如此,这衣服才显得如此的不合身,让人看起来觉得有些奇怪。

“老夏,你干什么呢?就等你一个人啦!快点来啊!”

屋内传来夏建国老婆,也就是自己的丈母娘,苏秀芳催促的声音。

她今天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庆旗袍,快步走了过来。

“外面是谁啊,怎么聊这么久……”

“妈,是我!”

萧天齐看到苏秀芳后,一脸恭敬的喊道。

“萧天齐!”

苏秀芳先是一怔,好几秒过后,才大叫出他的名字。

“谁是你妈?瞎喊什么东西?老夏,赶紧把门给我关上,今天可是咱闺女订婚的大好日子,别让这白眼狼给搅和喽!”

订婚?!!

听到这话,即便是经历了尸山血海的萧天齐,大脑一时间也一片空白。

他承认,自己的确对不起夏仙儿,但他现在更加坚定,自己是爱她的。

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弥补当年夏仙儿不顾家族的反对与最他结婚,最后导致岳父一家被夏氏一族逐出家族。

也是为了弥补六年前自己的不辞而别。

弥补这六年来对夏仙儿,以及对这个家庭所造成的伤害。

可现在看来,自己好像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了。

屋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听到苏秀芳喊萧天齐的名字后,都一脸好奇的跑了出来,表情夸张的看着门外的萧天齐。

在人群后面,一个有着乌黑亮丽的长发,穿着淡黄长裙,化着淡淡妆容的女人,双眼含泪的走了出来。

她就是夏仙儿,萧天齐的老婆!

六年没见,她还是那么漂亮!

不,她比以前更漂亮了,就如同下凡的仙女一般。

萧天齐看到她,目光呆滞。

此刻的萧天齐很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可现在看来,好像不可能了。

“这六年你都去哪儿了?回家一趟有这么难吗?打个电话回来有这么难吗?”

夏仙儿回想起这六年来的委屈和心酸,眼泪如开了闸的江水,不停往外流。

“你知道我们这六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心里难道就不愧疚吗?”

“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你六年来,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一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还是个男人吗?”

夏仙儿把这六年来的委屈一口气说了出来。

看到她哭的泪眼朦胧,辛酸可怜的样子,萧天齐的心都快要碎了。

他心里有一万声对不起,可他也有他的无奈与苦衷。

以前的他,为了国家,所以将小家放到了一边。

但现在,哪怕夏仙儿对他有再多的不理解,他也发誓要加倍的弥补给她!

“我的宝贝女儿,骂的好,妈妈早就看出来萧天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相信妈妈的眼光,朱大少才是最适合你的。”

第2章 我出!

“妈,我早就说过了,我是有老公的人,我绝对不会答应这件事的,而且我跟朱大少不合适!”

夏仙儿的这番话,让满是愧疚的萧天齐,又看到一点希望。

至少在夏仙儿的心里,自己还是占有位置的。

“仙儿,你瞎说什么呢,朱大少就在这呢!你可别忘了,彩礼可足有八十万,你要是因为这个回来的白眼狼而反悔,你爸可就没钱治病啦!”

苏秀芳急的在一旁直跺脚,死死的捂住夏仙儿的嘴。

“爸生病了?”

萧天齐很意外的看了眼面色苍白的夏建国。

“是的,为了收拾你那留下来的烂摊子,累成了心力衰竭,要换心脏,心源已经找到了,但是明天就是最后期限,如果拿不出八十万手术费,我爸就没救了。”

夏仙儿挣脱苏秀芳,很无助的说道:

“为了赔偿你那好友梁天的抚恤金,我们把房子抵押了,可给爸治病的八十万,实在是拿不出来了。”

“我来,这八十万,我来出!”

萧天齐想也没想,狠狠点头,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

“就你这没用的白眼狼?!”

苏秀芳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当初要不是你偷偷跑了,咱老夏能生病吗?现在又跑回来装好人了?”

“你难道忘了?你和仙儿结婚后,你说要创业,老夏觉得你挺上进,就把所有钱都给你了,可创业很快就失败了,不仅把钱赔个精光,还惹了一身骚!”

“创业失败,很正常呀,一家人嘛,一起扛呗,可你呢?一声不吭的就跑了,一跑就是六年。”

“好不容易现在朱大少上门来帮咱们,可你又出来搅和,你是不把老夏害死,你不甘心吗?”

听到苏秀芳的指责,萧天齐低着头,一脸愧疚,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

他六年前的创业,并不是真正的失败,而是被人陷害的!

这件事,他也是唐军在调查当年那件命案的时候,才知道的。

在他看来,六年前创业失败,与好友的死亡,有着很深的联系。

当然,这一切,还需要唐军查到相关的证据!

苏秀芳见萧天齐不说话,别提有多气愤,伸手指着他的鼻子。

“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六年前离开家穿的衣服,现在还在穿,连买件新衣服的钱都没有,你拿什么出这八十万?”

“三姑,你话可别这么说,你怎么知道妹夫是跑了呢?我觉得吧,他可能是被抓了,坐了六年的牢,不然这六年怎么连他一点消息也没有呢!”

就在这时,夏仙儿的表哥苏大鹏,突然在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苏大鹏对萧天齐,早就有成见,以前家里人总说自己没萧天齐有出息,现在好了,翻身做主啦!

听到这话,萧天齐冷冷的扫了苏大鹏一眼。

“你瞅啥,不服气吗?那你说说看,你这六年去哪儿了啊?被关进去六年,你犯的事看样子可不小啊!说出来让大家高兴高兴呗,是玩女人不付钱呢,还是抢劫杀人啊?”

周围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一脸嫌弃的对萧天齐指指点点。

平时很好面子的苏秀芳,听到这话后,气的咬牙切齿,狠狠朝着萧天齐推了几下。

“滚,赶快滚,我求求你放过我家仙儿,放过我们家吧!别来折磨我们啦!”

“阿姨,要不还是让他进来一起吃饭吧!”

一道很温和,彬彬有礼的声音在人群后方传来。

说话的人,正是一身名贵西装,一直在人群后打量着萧天齐的朱凯杰。

“朱大少,这……”

“没事,看他这样子,也挺可怜的,就当施舍他,让他难得吃顿好的!正好也可以让他见证一下我和仙儿的订婚时刻。”

朱凯杰双眼直视萧天齐,目光十分傲慢。

刚开始,他对夏仙儿那所谓的老公还有些顾忌。

没想到,夏仙儿老公混的竟然这么惨,根本不足为虑。

他要当着夏仙儿的面,让这钓丝丢人现眼,让夏仙儿对萧天齐彻底的失望,不再有任何留念!

“是是是,还是朱大少有同情心,就听朱大少的!”

苏秀芳满脸堆笑的连连点头。

朱凯杰,那可是她眼中的金龟婿,朱家的大少爷!

朱家在杭城,虽然算不上顶尖,但他是省城朱家的旁系!

省城朱家,那可是全省十大家族之首啊!

而且朱凯杰说了,他爸在省城朱家,不仅有一定的地位,而且还有一些话语权。

这样的金龟婿,她怎么能放过呢?

说完这话的她,看向萧天齐时,越发的嫌弃了。

“楞什么愣啊?听不懂人话?赶快滚进来!”

苏秀芳说完就大步朝屋内走,刚走了两步,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回头说道:

“记得把你鞋子袜子脱了再走进来,我怕脏!”

听到这话的萧天齐,面色一沉,他堂堂斩龙殿的殿主,谁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

而且还是自己的丈母娘,提出这样的要求,就更过分了。

他并没按苏秀芳说的做,而是直直盯着在屋内穿着皮鞋的朱凯杰。

“他怎么不用脱鞋和袜呢?”

此言一出,苏秀芳就跟点燃的火药桶一般,怒视萧天齐。

“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朱大少比?”

“在监狱里关了六年,你还关出优越感了?不按照我说的做,就休想踏进屋子半步!”

第3章 巨响

屋内的七大姑八大姨,看向萧天齐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就跟在看乞丐一样,没有任何人替他说话。

“阿姨,就让他进来吧!大不了我明天花点钱请家政来给家里好好搞搞卫生,消消毒。”

朱凯杰眯眼望着萧天齐,阴阳怪气的说道。

“凯杰啊,还是你心地善良,考虑问题比我周到。”

苏秀芳对着朱凯杰竖起大拇指,满是谄媚的称赞道。

原本一脸笑容的苏秀芳,把目光移到萧天齐身上的那一刹,笑容瞬间消失,就跟见到有血海深仇的人一般。

“你还跟个傻子一样杵在外面干什么?没听见朱大少允许你进来了吗?”

“还不赶紧谢谢朱大少!”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萧天齐并没有往里面迈半步,面容冷峻,语气坚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这家既然不欢迎我,我就不进了,我相信以后你们会求我进来的。”

“我呸……”

苏秀芳直接朝萧天齐面前狠狠吐了一口痰。

“六年过去了,你可比之前更不要脸了!你给我听好了,咱们家就算天塌下来,也不可能求到你!”

“求你能干什么啊?你能干什么啊!”

苏秀芳声音越吼越大越来越大。

“不想进就赶紧给我滚!”

萧天齐没想到苏秀芳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羞辱自己。

今天的见面,与他六年来日思夜想的情景完全不同。

他有些失落的摇头,刚要转身,朱凯杰的声音响起。

“等一下!”

他大步走到萧天齐面前。

“你先别急着走啊,你不是说夏叔的手术费你来出吗?”

“夏叔明天就要做手术了,你先把那八十万拿出来吧!”

听到朱凯杰的话,萧天齐一时有些犯难。

这六年来,作为斩龙殿殿主的他,的确赚了很多钱。

更准确的说,现在钱对他而言,不过只是一串数字而已。

但这次回杭城,由于有唐军在旁伺候,所以银行卡都放在了唐军身上。

现在的他,身上除了买礼品剩下的几十块零钱外,什么也没有了。

见萧天齐迟迟不开口说话,朱凯杰脸上显得十分得意,有种吃定萧天齐的感觉。

“之前不是挺能吹的吗?怎么真要你做的时候,就变哑巴了?让我猜猜看,你想说的是,你钱没带在身上,明天才能把钱送到医院,是吗?”

“我银行卡的确没有带在身上……”

哈哈哈哈……

萧天齐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阵刺耳的讥讽笑声所打断。

苏大鹏和这些亲戚们笑的前俯后仰,别提有多夸张。

苏秀芳一脸嫌弃的指责道:

“作为一个男人,只会满嘴跑火车,有个屁用啊!没钱就没钱,承认一下你会死吗?”

面对众人的质疑与嘲讽,萧天齐并没有开口解释,对于这些跳梁小丑,他也不想解释!

他唯一需要解释的,就是夏仙儿。

只见他望向满脸泪痕的夏仙儿,一字一句的保证道:

“仙儿,相信我,明天我会把八十万送到医院,同样也会安排最好的医生过来给爸做手术。”

“我凭什么相信你?”

简单的七个字,对于萧天齐而言,如针一般,狠狠扎在自己的心上。

对于夏仙儿的不信任,萧天齐并不怪她,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没做好。

朱凯杰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坏笑。

“兄弟,别硬撑了,这可是八十万啊,你是打算去偷去抢吗?”

“别怪我没提醒你,二进宫可是要从重处罚的,你要是再被抓,估计就不止是关六年这么简单了。”

朱凯杰把萧天齐损了一番后,一脸开心的来到夏仙儿面前。

“仙儿,你别担心,这八十万,我会帮你出的!”

“朱大少,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会要你的钱,我也不会答应和你结婚的,我老公就在面前,我还没离婚呢!”

“这钱,我会自己想办法!”

夏仙儿气冲冲的说完,便冲进自己房间,重重关上了门,把自己锁在了里面。

苏秀芳急的差点跳起来,连忙跑到朱凯杰面前。

“朱大少,您千万别听仙儿瞎说,她刚才说的那都是气话。”

说完这句,她还忍不住用愤怒的目光望向了萧天齐。

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萧天齐这个扫把星的到来。

朱凯杰心里虽然也很不爽,但并没有表露在脸上。

“阿姨,你放心,我知道仙儿是爱我的,我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

朱凯杰冷冰冰的扫了一眼萧天齐。

“你不是要走吗?我送送你吧!”

他并不是真的好心好意要送萧天齐,而是想单独收拾一下这搅局的王八蛋。

萧天齐还没回答,他的手机铃声便响起来。

他看了看来电,当着所有人的面接通电话。

“说!”

“殿主,我已经到您家楼下了,需要我上来吗?”

电话里传来唐军恭敬的声音。

“不用了,我马上下来。”

挂掉电话的萧天齐,直视朱凯杰,开口拒绝。

“不需要你送,我手下来接我了。”

听到这话,苏大鹏他们的表情别提有多丰富。

“哟,萧天齐,看样子你这六年在监狱里混的不错啊,都有手下了!”

“喂,别装逼了,朱大少的开的可是奔驰S320,知道多少钱吗?八九十万呢!这种级别的车,你这次不坐,以后就没机会坐了!”

苏大鹏在旁阴阳怪气的挖苦道。

朱凯杰觉察到大家羡慕的目光后,他更加得意。

“这辆奔驰,我就是拿来练练手的,八九十万的车,也就是个贵一点的玩具而已。”

“你开的什么车啊?”

朱凯杰挑衅的问道。

“不知道。”

萧天齐说完,没有留恋,转身便走。

他是真不想跟这群人多说什么,他搞不明白,八九十万的车,在他面前也值得炫耀了?

看到萧天齐离开,朱凯杰还有苏大鹏都以为他是心虚,不想让大家看到他的车。

他们不依不饶的叫上大伙,一起跟在后面,想要看萧天齐的笑话,看看他到底坐的是什么破车!

“朱大少,待会儿我能上你的奔驰里面拍几张照,发个朋友圈吗?我朋友里可没一个能开的起奔驰呢!”

“你说什么呢?近百万的大奔,是你想拍就能拍的吗?”

夏仙儿的七大姑八大姨争先恐后的拍着朱凯杰的马屁。

听到这些,朱凯杰心里别提有多舒服,脸上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

“没事,你们都是苏阿姨的亲戚,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待会儿别说拍照了,开出去带你们溜溜都没问题。”

“太好啦,朱大少真是好人啦,仙儿能嫁给你,简直就是我们苏家的福气啊!”

“以后大家在杭城有什么事,直接报我名字就行,在杭城,还没有谁敢不给我朱凯杰面子!”

朱凯杰就这样在大家的簇拥下走到了楼下。

“你不是说你手下来接你了吗?人呢?”

朱凯杰见萧天齐傻站在楼下,戏谑道。

“很快就到了。”

萧天齐轻描淡写的说道。

“来接你的,该不会是辆共享单车吧,觉得丢人现眼,躲起来了?”

苏大鹏冷嘲热讽的开口。

萧天齐只是扫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解释,直接把头转向一旁。

他是真不想在这傻逼身上浪费自己的口水。

“朱大少,你的那辆奔驰在哪儿呢?”

其中一个中年妇女,根本就没心思搭理萧天齐,她已经把自己的手机相机打开了。

“就在那呢!”

朱凯杰高昂着头,满脸得意的指向前放。

“嘭……”

就在所有人朝朱凯杰手指的方向望去时,一声巨响从那边传来。

第4章 帕萨特

大家看的很清楚,一辆白色奔驰,被一辆黑色的轿车给撞了。

而且黑色轿车撞了一下又倒回去,继续撞第二下。

直到把那奔驰撞翻为止。

亲眼目睹自己车被撞翻的朱凯杰,肺都差点气炸,大脑一片空白的冲了过去。

这可是他才买来一星期的奔驰,他磨破了嘴皮子,他爸才给买的。

居然就这么被撞烂了!

可他冲过去以后,看清撞他车的,是一辆大众顶配辉腾后,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这车至少得二百多万近三百万!买得起这车的,那可不是一般人。

他虽是朱家大少爷,但他们不过只是省城朱家的旁支而已。

开这车的人,他还真不敢惹。

但看到自己那被撞的面目全非的大奔,他又心疼不已。

就在他左右为难时,苏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部冲了上来。

“这人是没长眼吗?连朱大少的奔驰都敢撞?”

“仇富,典型的仇富啊!这是什么破车啊,不就是一辆帕萨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朱大少,让他赔!”

听到这些人的话,朱凯杰吓得两腿发软。

他无比慌张时,辉腾的驾驶室车门缓缓打开,唐军从车里出来。

“朱大少,就是这王八蛋撞了你的奔驰,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长点记性!”

不知是谁,很气愤的说完话,还向前推了朱凯杰一把。

朱凯杰一个踉跄,来到了唐军面前。

“你你你……”

朱凯杰见人高马大的唐军,吓得话都说不清,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

“你什么你?这破车是你的!把车停消防通道还有理了?”

“我撞了也是你活该!有意见吗?”

听到这话的朱凯杰,两腿发软,差点跪在地上。

就在他骑虎难下时,萧天齐已经走到唐军面前。

“别废话,我们走吧!”

“是,殿主!”

之前还一脸凶神恶煞的唐军,在萧天齐面前竟然显得格外恭敬,小步跑到后排,恭敬的打开车门,弯腰请他上车。

萧天齐上车后,放下车窗,望向还一脸懵逼的朱凯杰。

“你这破车,自己先去修,修了多少钱,告诉我,我翻倍赔给你。”

说完,不等朱凯杰有何反应,便将车窗升上了上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扬长而去。

哪怕萧天齐所坐的那辆辉腾消失的无影无踪,朱凯杰的双腿,依旧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萧天齐不是坐了六年的牢吗?

怎么会坐这么贵的车?

就在他提心吊胆时,苏家那些亲戚也渐渐回过神来。

“这萧天齐撞了车,就这么跑了?朱大少怎么不追上去啊?”

“小声点,你懂什么?你没看见萧天齐的那手下有多嚣张吗?这一看就是黑社会,亡命之徒!萧天齐这六年,肯定是在坐牢,这人估计就是他在监狱里认识的。”

“再说了,对朱大少而言,这奔驰也就是个贵一点的玩具而已,朱大少根本就不在乎。”

“反倒是他们,不过是开了个帕萨特而已,瞧把他们给得瑟的,朱大少这是不跟他们计较,知道吗?”

本来觉得丢了面子,不知该如何给自己开脱的朱凯杰,听到大家的话,忍不住多看了苏秀芳的这些亲戚几眼。

见他们说的很认真,看向自己的表情也依旧满是崇拜,朱凯杰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苏秀芳的这些亲戚们如此的无知,连辉腾都不认识。

到时候把夏仙儿追到手后,一定要让她和这些亲戚断绝来往,他可丢不起这人!

此时的朱凯杰,看了几眼被撞坏的奔驰,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反正我家里还有一辆宝马可以代步,没必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看在仙儿的面子上,我打算再给他们一次机会,毕竟他们是有案底的,要再进去的话,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了,我还想让他来参加我和仙儿的婚礼,见证我们俩的幸福呢!”

朱凯杰趾高气昂,一脸得意的说道:

“更何况两个刚刑满释放的人,哪来的钱买车啊?估计那车也是租的,到时候租车行老板自会找他们的麻烦。”

“这个萧天齐,真是太虚伪,太不要脸了。”

一旁的亲戚们满脸嫌弃的说道。

此时他们口中的萧天齐和唐军,已经来到了杭城唯一一家超五星级酒店西子悦榕庄酒店。

由于他们刚到杭城,所以找了个临时落脚的地方。

唐军办理好入住手续后,与萧天齐乘步行,来到了山庄最深处的一栋独栋别墅。

这栋独栋别墅,住一天,需要三万块,不仅面积大,装修也十分的奢华,而且里面的座椅桌子、餐盘刀具,都是镀了黄金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根本就不敢想。

而萧天齐对于眼前的这一切,根本不为所动,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他径直走到落地窗前,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殿……殿主,真的是您吗?您找我有何吩咐?”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激动的难以控制的声音。

“杜医生,有件事想要麻烦你一下,明天早上赶到杭城来,亲自给我老丈人的手术主刀。”

萧天齐倒也不墨迹,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听到这话,电话对面这人显得冷静了不少,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很为难的支吾了一阵。

“怎么?不给我面子?”

萧天齐挑了挑眉,说话声音也低沉了一些。

“不是,不是……殿主您误会了,能为您办事,那是我的荣幸,可我现在人在中东,给当地一个石油大亨看病,这个点,已经没有回龙国的航班了,我……”

“简单,把你的确切位置发给我,我和相关部门沟通,马上进行相关审批,特批一条临时航线,由我西境派专机前去接你。”

萧天齐没等杜医生继续解释,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

对于萧天齐的决定,让一向来见多识广的杜医生都吓了一跳。

特批一条临时航线,派专机过来接!

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不过对于萧天齐而言,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很快回过神的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荣幸以及萧天齐对自己医术的信任。

“殿主,我马上把确切地址发给您,您放心,手术的结果,我保证不会让您失望。”

“那我先谢谢了。”

萧天齐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站在他身后的唐军,虽然没听见他们的对话内容,但他知道,萧天齐肯定是打给杜仁和的。

杜仁和,当世杏林第一高手,人称小华佗,龙国顶尖医学专家,享誉全球。

其他人想让他治病,都得好言好语,三请四求。

恐怕能主动让他来治病的,也只有眼前的萧天齐了。

就在他发愣时,萧天齐收到了一条短信,他扫了一眼后,便看向唐军。

“马上安排一架专机,去这个地方接杜仁和,明天早上之前,务必赶到杭城。”

唐军双手接过萧天齐手机,看了看短信上所发的位置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殿主,派专机去这里,恐怕有一些难度。”

“恩?”

萧天齐挑了挑眉,转头看向了唐军。

“飞机从西镜飞过去,要经过几个正在打内战国家的领空,不确定因素太多……”

“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我教你吗?让西境再调用两架战机全程护航,有任何危险,允许随时开火。”

无双弃婿-萧天齐, 夏仙儿-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