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大仙尊-祁战, 肖月华-都市异能小说

完美大仙尊-祁战, 肖月华-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狗仗人势!

“我现在在谈生意,你一会把家里收拾一下,我晚上应该不回来吃饭了,你和妈先吃。”

祁战被这女声给吓了一跳,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一切的摆设都是那么陌生却又熟悉。

“我?回到了我千年之前?”

他本是纵横三界的至强王者,虽为人类,但却资质惊奇,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修仙奇才,不用千年便凌驾于三界,只要度过天劫,便可飞升成神。

“师兄啊,你千算万算,甚至不惜牺牲修为引爆天雷置我于死地,可是,你终究没有算到,我居然活了下来,回到了千年之前。”

不过,他虽然保留了命,但修为却严重受损,现在的他,只有巅峰时期的千分之一的实力。

不过,这也足以凌驾于所有凡人之上,上天给了他再活一次的机会,那么这次,他必然要好好把握,前世今生未了的愿望和仇恨,此后,他都要一一了结!

“你听到没有,发什么呆呢。”

这时,他又被这女声给带回了现实,才发现是手机响着,那声音是从电话那头传来的,说话的这人便是他的便宜老婆肖月华。

“听到了。”

电话被挂断,千年前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

他前世本是世家子弟,祁家是个庞大的家族,在胤城威名赫赫,而他也迎娶了肖家大小姐肖月华,外人的眼里,他就是所有人的梦想,可谓是人生巅峰一般。

但是,他的真实身份只是个受人唾弃的私生子罢了,他和肖月华的婚姻不过就是为了利益,在祁家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之后,他立马被丢下神坛,私生子的身份被暴露,祁家为了与他撇清关系,竟直接将他从祁家除名。

失去一切的他作为一名废婿,他在肖家的地位疯狂下跌,受尽凌辱,像一条走狗一样。

他看了眼日历,赫然发现自己重生在了自己被打死的前一天。

前世的他,被莫名其妙地解除了婚约,自己的老婆居然嫁给了叶家公子,自己也被赶出了家门。

而就在自己流落街头的时候,一堆突如其来的黑衣大汉冲上来将自己打的半死。

不过他命不该绝,就在他即将咽气之前,一名路过的仙人经过救下了他,并将他带入了修仙之道,这也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一切事情。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了一条短信,他拿起来一看,眼神瞬间变得凝重,这条信息,是他有名无实的老婆肖月华发来的。

“救命”上面赫然写着救命二字!

祁战眉头紧蹙,这条信息,前世的他根本就没有收到。

不过,现在要紧的是去救人,两人虽无夫妻之实,但是她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一个废物,这五年来,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对肖月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情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让肖月华受到伤害,哪怕一丝一毫。

更何况,他需要知道自己前世死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老婆现在在哪里。

这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祁少爷您好,我是祁家的现任助理,您的七年禁令已经被解除,现在您可以自由使用你的财产和权限了。”

“什么意思?我不是被家族除名了吗?”祁战有些愕然。

“并不是的,家族只是对外宣称您被除名,对内只是封禁了您的财产七年而已。”

“为什么?”

“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不好意思。”

“那你可以帮我找一个人吗,我给你她的号码。”

“请您稍等......您好,这个号码现在所在地是北约街美丽人生酒吧。”

“谢谢。”他直接挂了电话,打了辆车,直接冲进了酒吧,现在不是想那么多事情的时候。

看门的服务生见到他穿的朴素简陋,便不耐烦地驱赶到:“滚滚滚,这里不是你能消费的起的。”

“区区看门狗,也敢跟我叫嚣?”祁战冷艳一撇,如同地狱中的死神般阴冷,看的那服务生后背发凉,双腿发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祁战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舞厅中灯光摇曳,男男女女扭动着身躯,消磨着生命。

他的视力极好,在舞池中扫视了一眼,没有看到自己老婆,便走上二楼的包厢,一间房门一间房门的踹。

房间里面不乏不堪入目之事,被打扰的男女一阵慌乱,怒骂与尖叫齐出,弄得这间酒吧好不热闹。

终于,他推开了最后一间包厢,里面发生的情景让他神色阴沉,仿佛要吃人一般可怕。

他的老婆正醉醺醺的躺在沙发上,一个男人正伸出他的咸猪手在她肌肤上划了一下。

“找死!”祁战飞起一拳,那男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冲劲十足的拳头打飞出去。

鲜血与门牙齐飞,哀嚎与音乐作响。

那男人趴在地上,瞪大铜锣般的眼睛指着祁战,口齿不清地骂道:“你他妈的,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打我,不想活命了吗?”

“我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动我老婆,那你就该死!”

祁战话语冷冽,正想继续飞起一脚,这时,洗手间的门打开了,出来的男人惊讶地看着来人。

“祁战?你个废物怎么会在这里?”

祁战转头,发现这男人居然是自己的小舅子肖晨天,在结合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一目了然。

“肖晨天,你居然这么对你姐姐,你还是个人吗?”祁战面色不善,看的肖晨天一阵悚然,但却仍然理直气壮地道。

“我怎么了?我是在介绍姐姐和叶家公子认识一下,要是谈成了生意怎么着也能赚个百来万,都是你个废物出来搅局!”

“所以你就把你姐姐卖给这个肥猪?我看到时候这钱都是进你腰包吧。”

祁战说的肖晨天底气不足,半天说不出话来。

的确,今天他只是跟肖月华扯了个慌才把她约出来的,其实这个肥猪,也就是叶家公子叶林早就看上了肖月华,于是便用二十万为报酬让肖晨天帮助自己把肖月华搞到手。

“你个废物不要管那么多,滚回家吃你的软饭去吧,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明明是需要卡的,经理,经理!这里有人捣乱!”

不一会,经理就带着一保安走了进来,恶狠狠地说:“臭小子,水老板的底盘你也敢撒野?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把这小子给我制服了。”

经理招呼着保安将祁战团团围住,但祁战却不慌不忙地说:“水老板?水清群?”

“怕了吧,识相的就感觉跪下来给这些可人磕个头认个错,我就不打的你残疾。”经理得意地挑了挑眉。

可祁战却轻蔑地扯了扯嘴角,说道:“真是狗仗人势啊。”

“你他妈!给我打!”经理气的满脸横肉直晃,一声令下,保安扑了上去,作势要打。

在一旁的肖晨天见状不妙,赶紧逃离了这里,避免引火烧身。

可谁知那些保安的拳头还没落下呢,一道威严又饱含怒意的声音制止了在场人的动作。

“都给我停手!”

第2章 人心叵测!

众人纷纷转头看向门口,来人是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那经理一看到他便摆出一副谄媚的笑容,狗腿地走上前去摇着那看不见的尾巴。

“水,水老板,您怎么来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天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臭小子捣乱,我现在就把他收拾了,你不用担心。”

“啪”!

话音未落,一枚鲜红的巴掌印就印在了那经理肥嘟嘟的胖脸上,那经理被打的嗷嗷叫,十分不解地看着水清群。

“你们这帮废物,知不知道这人是谁,要是今天他被伤了一根汗毛,你们全部都给我滚蛋!”

水清群挨个骂了一遍,骂的那些保安们都不敢说话。

“祁少爷,委屈您了,您没受伤吧。”水清群骂完人之后赶紧走过来查看祁战的状况。

“你管我叫什么?”祁战一脸惊讶,按理说明天才是自己身份回归的时候,怎么会提前到今天。

祁战还没来得及说话,在一旁哀嚎的叶林就先不愿意了,撑着一张鼻青脸肿的脸骂骂咧咧道:“喂!没看到我被打了吗?你这个什么破酒吧,小心我让你们酒吧倒闭!”

“就凭你一个区区叶家?看来你们是不把我们水家放在眼里,从今天开始,水家与叶家的全部合作取消,并终身不再合作!”

这一番话让叶林彻底清醒了下来,他叶家好不容易才和蓝枫市三大家之一的水家谈成合作,这下被他给搞砸了,自己家族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那个,水哥,我开玩笑的,我有眼不识泰山,我......”

“不用说了,保安,把叶公子请出去。”保安不敢怠慢,拖着叶林像拖一只死猪一样往外走。

“不要!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水哥,水哥!他妈的你他妈算什么东西,知不知道我背后的人是谁?东湖柳家!老子早晚让你付出代价。”

叶林的语气由乞求变成怒骂,声音愈来愈远,直到消失在酒吧中。

“我没什么大碍,只是我老婆好像被下了药,请你们先出去一下吧。”

“啊?啊哦哦,好的,不打扰你们。”水清群一下子蒙了,赶紧带着一众小弟们走出了房间,并贴心地为他们带好了门。

祁战一脸黑线,知道他是误会了,他只是想用内力为肖月华逼出体内的药物罢了。

他坐在沙发上,肖月华紧致的脸上依旧通红一片,满头是汗,看起来十分痛苦。

祁战双眼微闭,将手掌放在肖月华的腹部,一缕轻气仿佛丝线一般在肖月华的体内游走,不一会全身发汗,她的脸色也逐渐变为正常,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嗯,这是哪?”肖月华挣扎地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猛然想起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吓得她双眼瞪大,赶紧捂住自己的身体。

“放心吧,他们没有对你动手动脚。”祁战在一旁说道。

“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给我发了个救命吗?真是的,这种时候不应该先报警吗?万一我没看到信息该怎么办。”

祁战一阵后怕,如果刚才自己没有看到信息,自己的老婆说不定已经被人给糟蹋了。

肖月华低垂着头,轻声说道:“对不起。”

发丝之下掩盖着的是她还未褪红的耳垂,说实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情急之下,她第一个响到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废物老公。

明明,他一无是处。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因为晨天说是要来谈生意,我也以为是这样,谁知道。”肖月华越说越委屈,眼睛里竟蓄满了泪水。

她刚才虽神志不清,但还是听到了一些他们的谈话,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弟弟会为了钱而卖了自己。

而今天发生的一切,他似乎已经明白了前世发生的一切,肖月华被骗下药,生米煮成熟饭之后,肖晨天撺掇全肖家将自己赶出家门嫁给叶林,把自己赶出家门之后,为了以绝后患,将自己残忍地打死。

“人心叵测,哪怕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能相信。”

这是他血与泪的教训。

这时,肖月华的手机发来一条信息。

“紧急通知,请肖家所有人员于下午四点钟在第一医院老爷子的病房里集合,有重要会议,事关公司进程和年底分红,请务必前来。”

“那你先去开会吧,我回去做饭等你们。”

“不,你也一起来,你也是肖家人。”

祁战有些意外,他以为自己顶多就算个肖家的下人罢了,这也是他第一次去参加肖家的家族会议。

四点马上就到,他们打了个车前往蓝枫市第一医院,本来十分宽敞的病房里已经差不多挤满了人了,躺在病床上的是一个插着好几根红红绿绿的管子的老爷爷,他便是肖家的当权人肖国立。

他旁边的站着的四个人,分别是大哥肖锋,三姐肖梦,四弟肖宇,而肖月华的母亲何琳。

二哥肖原也就是肖月华的父亲,两年前因病过世,所以站在他的位置上的是肖月华的母亲何琳。

祁战一进去就吸引了众人的眼光,尤其是肖晨天看到他完好无损,连一点伤都没有,眼珠子都快瞪出去了

肖月华的四伯肖宇看到祁战进来第一个不乐意了,说道:“月华,你也是的,我们家族重要会议,你怎么能带你那废物老公进来,万一捣乱了怎么办?”

“你们家打的如意算盘真好啊,多带一个人来多一份分红。”

“他配拿钱吗?废物一个。”

病房里瞬间一阵嘲讽,祁战已经习惯了,但肖月华和他的丈母娘何琳却怎么也习惯不了。

特别是何琳,站在那里早已经涨红了脸,若不是碍于这么多人看着,她都想冲上去撕了祁战。

“您不也带着您的妻子过来了吗?在场的各位,哪位不是拖家带口来着的?怎么?要不干脆就不要让家属进来了好吗?”

肖月华反呛到,呛的在场人都纷纷闭了嘴。

此时肖锋站出来主持大局,说道:“好了都别吵了,找个位置站着,尽量都进到病房里面,今天趁着老爷子清醒有要事宣布。”

所有人做好,等着肖锋说话,老爷子已经病得动都动不了了,有什么命令只能让肖锋代传。

“大成房地产近日准备在蓝枫市建立分公司,正准备寻求合作商,现在我们要从家族的小辈里选出一个有能力的人来当我们这次合作洽谈的负责人,是由老爷子钦点的。”

他环顾了一圈在座的小辈,眼睛在肖月华的身上停留了一会,眼底的有着说不出的厌恶。

老爷子平日里最宠爱肖月华,若不是他的老爹是个病秧子,肖家家主的位置迟早要被这个女人给夺走,明明他的儿子才是长子,明明四个兄弟姐妹里都是儿子,只有她一个女儿,凭什么要将位置传给她!

肖锋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老爷子,缓缓说道:“那么我宣布,这次的负责人是,肖晨天。”

这话一出口,病房里便响起了一阵掌声,所有人都对肖晨天赞不绝口,谁也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什么。

但老爷子那凹陷的眼眶却猛地瞪大,他伸出枯瘦的手抓着肖锋的手臂,浑浊的眼瞳里写满着震惊,他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道道可怜的呜咽声。

肖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地说道:“爸,多谢你看好晨天。”

“呜!”肖老爷子伸出干枯的手指指着他的大儿子,猛地呜咽一声,竟两眼一翻,周围的心电仪发出一阵刺耳而又延长的鸣声。

“爸!”

“爷爷!”

第3章 老子没有死!

肖月华第一个冲上前去抱住了肖老爷子的身体,豆大的杏眼里满是泪水,其他人也冲了上去,在老爷子的身边呼唤着他。

“爷爷你不要走,我是月华啊,您说好了明天要给我过30岁生日的啊!”肖月华泣不成声,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肖锋看着老爷子的死,意料之中情理之外,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了,哪怕担上一个罪人的名字,也要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儿子过的更好,绝对不能被一个女人给抢去了属于他们的东西。

“老爷子已经过世了,我知道大家都很心疼,但现在我们要公布老爷子的遗嘱,然后在为老爷子办个葬礼,让他风风光光地离开。”

他自然知道老爷子的遗嘱放在什么地方,他最信任自己这个儿子,信任到神志还算清醒的他连代笔都是让自己写的遗嘱。

老爹,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立嘱人:肖国立,现将旗下所有公司股份汇总,将其中等分为三分,交由肖锋,肖梦,肖宇,而二子肖原英年早逝,故不分得股份,但作为补偿,将旗下玉田房地产交由贤孙肖月华打理。”

“什么!怎么可能!凭什么不给我们股份!”何琳瞬间跳了出来,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着不可思议。

“这是老爷子的主意,我也没办法。”肖锋装作一脸无奈的样子摊了摊手,但其中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可能,老爷子最疼月华的,就算肖原死的早,也不能一点都不留给月华啊。”何琳手足无措,一脸无助,都快哭出来了。

“不是留了间公司给月华吗?月华那么有能力,相信她一定能打理好的。”这时,肖月华的四伯肖宇站出来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那间公司可是亏损了三百万的啊!你们把它留给我们,不是想让我们死吗?一定是你们改了遗嘱,我不相信老爷子会做出这种事!”

何琳直接红了眼睛,疯狂地扒开在老爷子床前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跪倒在他的床前放声大哭,撕心裂肺地呼喊到。

“爸呀,你回来吧,他们合着伙来欺负我们苦命的娘俩啊,诚心不让我们活命啊,肖原死的早,您又让我女儿嫁了这么个废物,我们怎么活啊!”

何琳死命地摇着肖老爷子已经没了声息的手臂,旁边的人赶紧拉住了她。

“弟妹,老爷子已经死了,别打扰他了,大不了我们帮衬着点,你也别太伤心了,说句不好听的,活人肯定是要走在死人前头的。”肖锋在一旁假惺惺地安慰道。

“是啊嫂子,退一万步说,月华就算再有才,那也终究是个女孩子不是,难以挑起大梁,要是你家女婿是个有能力的人,老爷子都不会这么做,可是他是个废物啊。”肖宇在一旁帮腔作势。

何琳听到这话,转而将脸转向祁战,眼睛里满是狠毒,恨不得要将祁战给吞吃入腹。

“你个窝囊废,你个吸血鬼!这五年来,你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光吃不做就算了,到头来还要拖我们家下水!你安的是什么心啊!你去死好不好,不要连累我们家!”

何琳像个泼妇一样冲到祁战身边,猛地给了祁战一个巴掌。

祁战默默地承受住这热辣的巴掌,没有反抗,任凭她宣泄着怒火。

“我们一家都被你害惨了,你还要脸吗?你简直没有心啊!”何琳两个拳头猛烈地打在祁战结实的胸膛上,非但没有打疼祁战,何琳自己的手掌都被打得通红的,仿佛锤在了铁板上似的。

周围人纷纷忘记了老爷子逝去的悲伤,转过头来看着何琳像一个跳梁小丑似的在演着一部笑话。

“打!打重点,让这个废物只会吃不干事。”

“有这么个废物当女婿,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真不知道肖月华是怎么看上他的,该不会肖月华喜欢女的,所以才找了个男的形婚吧!”

狭窄的病房里议论纷纷,唯独肖月华独自一人跪在老爷子的床前,发丝如同垂柳般挡住了她秀丽的脸庞,看不见她的表情。

难听的言语和愤怒的怒吼在她的耳膜上面打着架,如同震耳欲聋的惊雷一般。

内心的难受,愤怒与屈辱一瞬间汇聚成一个充满气的气球,即将在爆发的边缘。

“我看啊,肖月华那么难受,估计也是装的,内心里早就惦记着老爷子的财产了吧。”

不知道谁说的这句话,如同一根尖锐的针,彻底地扎破了她身体里的那个气球。

“都别吵了!你们到底还尊不尊重爷爷!到底心里还有没有爷爷,还是就想着你们那些臭钱!”

肖月华一拍病床,扯着嗓子怒吼道。

一时间,所有声音都消失不见,所有人都怔愣地看着她。

肖月华的眼睛红的像只兔子,泪水遍布脸颊,哭的泪雨梨花,指着她的母亲说道:“你能不能过消停点,什么事不能回家说吗?非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我丢人现眼?”何琳的眼睛瞬间涨大如同一个硬币,手指着自己,全身像触电一般颤抖。

“我不是为了你嘛,他们把那个欠了三百万的公司丢给你自己享福就完事了,谁出来替你说话了,不就只有我吗?他们合着伙欺负我们娘俩,你不帮我就算了,你还怪我了?”

“那些钱不要也罢,亏三百万又怎么样,亏一个亿我也能给它救回来!”

肖月华这话说的在座一片哗然,震惊地看着这个个子不高脾气却不小的女人,都以为她是不是疯了。

“你不要我要啊!你爹死后你娘我一天好日子没过上,难道以后都要我陪你吃糠咽菜吗?我是你妈啊!你就这么对我?”

何琳说着说着直接瘫坐在地上,全然不顾形象打滚哀嚎,弄得肖月华心力交瘁,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里。

这时,祁战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地走到了老爷子的床边,一缕真气顺着他的手指传入老爷子的身体。

“你们别吵了,老爷子没有死。”

第4章 不就是三百万吗?

“什么?”所有人都被祁战这句话给吓住了。

“祁战,话不能乱说啊,老爷子都没心跳了。”肖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呼吸都差一点停滞了一刻,不过转念一想,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祁战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老爷子这是受到了刺激,心脏骤停,暂时处于假死状态,其实体内的惊魂还在轻微地燃烧。

但这种情况也仅仅是回光返照而已,他刚才一直在用自己的气来维持着老爷子的心脏,若是能重新救回那是极好的,若是救不回那也没有办法了。

不过祁战还是成功了,心电图再次出现了波动,老爷子重新恢复了微弱的心率跳动,他也猛地睁开了眼,喘着气。

“爷爷!”肖月华赶紧抓住肖老爷子的手,将头埋在他的床边,松了口气。

可肖锋的心却咯噔一声,看着起死回生的老爷子竟说不出话来,愣在原地,还是别的小辈去叫了医生过来。

他的手心里全是汗,这一刻他居然不孝地希望老爷子就是回光返照而已。

这时,祁战看着神色紧张的肖锋,心里了然,说道:“妈不是质疑你那封遗嘱是假的吗?既然老爷子没事,就再次读给老爷子听听,是真是假不就一目了然了。”

“就是,把你那份遗嘱在给爸念一遍!”这次,何琳没有跟祁战唱反调。

肖锋一时乱了阵脚,但多年的经验让他最后一刻还是镇静了下来说:“老爷子现在哪里听得进去,倒不如赶紧让医生看看老爷子现在有没有什么大碍。”

“你那么慌干嘛?你果然心里有鬼,爸,您可得给我们娘俩做主啊!”何琳扑倒老爷子的床前,摇晃着老爷子干枯的手臂。

老爷子的呼吸紊乱极了,上气不接下气的,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可徐琳恨不得把他给薅起来,让他亲自宣布遗嘱。

“你别摇了,要害死老爷子吗?快让医生来看看,别耽误了。”其他人附和道,医生匆匆赶来,老爷子刚才心脏骤停,现在必须抬进ICU抢救。

祁战知道这件遗嘱的事情已经无力回天了,他纵使在强也只是个凡人,刚才他用自己的灵气掉着老爷子的生命已经十分勉强了,这次进了ICU,只怕是凶多吉少。

果不其然,经过一个小时的抢救,老爷子最终还是走了。

肖锋站在原地,松了口气。

“弟妹啊,你就接受现实吧,老爷子的遗嘱写的清清楚楚,不信你拿去看就是了。”

“滚!你们没一个好东西。”何琳拍开了肖锋的手,丝毫不留情面。

“但是啊弟妹,老二与我兄弟一场,作为大哥的我也不能怠慢你们,这样吧,我可以将那间亏损的公司收回,交给你们一个正常盈利的公司打理,但是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何琳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期待地看着肖锋。

“听说叶家有位公子叶林还是单身,我听说他十分欣赏月华,我看啊,倒不如让月华与祁战离婚,再嫁给叶公子好了,他们身家厚实,嫁过去不会吃苦,最重要的是啊,不会被别人看不起啊。”

“什么?我不同意!”肖月华一听这话,立马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说道:“妈,我不要离婚嫁给那个什么叶林。”

可何琳却思索了许久其中的权衡利弊,弱弱地说了一句:“可是,那这样我的女儿也是二婚了啊。”

“那也比有个废物男人好啊,起码你有钱了不是?”肖锋的声音像魔咒一样,诱惑的何琳一下子喜笑颜开。

“还真是个好法子啊,月华,你大伯说得对,你马上和那个废物离婚,嫁给叶公子吧。”

“我凭什么?你知道那个叶公子是什么人吗?”

“那就算是个人渣也比这个废物好,你说说,我们和这个废物在一起,过过一天好日子没有?”

“是啊月华,你别犟,我们都是为你好。”肖锋又在一旁煽风点火。

“那我要是偏不呢?”肖月华冷冷地说。

“那不好意思,这个玉田地产还是你们的。”肖锋一摊手,让何琳彻底炸了,到肖月华的面前连说带比划。

“女儿啊,你听妈的,和这个废物离婚,咱们都能过上好日子了。”

走廊里的其他人也一股脑地劝道。

“是啊月华,你就答应吧,我想嫁个豪门都没机会呢。”

“就是,这个窝囊废有什么好的,是我早就把他给甩了。”

“你们说,月华他该不会真的喜欢上这个废物了吧。”

“胡说八道!”何琳听到这句话立马就炸了,吼道:“我女儿这么优秀,怎么会喜欢这个废物,女儿,你听妈的,咱们过好日子,不跟这窝囊废过了。”

肖月华站在原地,垂下头来看不见表情,只有攥紧的拳头表现着她内心的挣扎。

何琳见她半天不说话,以为她是默认了,神气地走到祁战的面前,十分高傲地说道:

“废物,明天你们就去办离婚手续,给我彻底滚出肖家,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心肠好怕你出去饿死,我会给你十万块钱作为补偿的。”

她觉得自己现在像极了一位圣母,哪怕一条臭虫她也如此宽容地对待,她的心里已经畅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了。

“月华同意,我就同意,如果他不让我走,我绝对不会提出离婚的。”祁战深深地看着肖月华,眼睛里充满着些许异样的情愫。

这五年,他的确是拖累了肖月华了,只要她想让自己走,他一刻都不久留。

“你还怕她不同意吗?你只管签字就行了。”

“我不同意!”所有人都看向肖月华,像看一个疯子。

何琳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刚才的快意全然不复,震惊地看着肖月华,颤颤巍巍地说:“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劝呢,这个废物有什么好的。”

“五年了,就算他是个废物又怎么样,五年的感情说离就离吗?更何况你还让我嫁给那个人渣,你知不知道那个叶林今天对我做了什么?”

在一旁默默看戏的肖晨天一听到这话立马就慌了,生怕肖月华把今天自己做的事情捅出去。

“姐姐,不是我说你,叶公子我熟,他的人品没得挑。”

“你还好意思说!”肖月华怒骂一声,呛得肖晨天不敢说话。

“女儿求你别傻了,三百万咱们怎么拿得出来啊,就当妈求求你了好吗。”何琳都快给自己女儿跪下了。

“谁说拿不出来?不就是三百万吗,我拿就是了。”

第5章 合作终止!

众人的焦点再一次变成祁战,他在旁人的眼光里俨然成为了一个白日做梦的傻子。

“你没病吧?”

“我简直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你个废物身上有一百块吗就要拿出三百万?”

“该不会是出去卖屁股赚来的吧。”

走廊里瞬间哄笑一堂,听得何琳一阵羞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只见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突然捣什么乱呢?吃我们家吃上瘾了啊,为了不离婚什么鸟语都扯得出来。”

肖晨天都快笑趴下了,指着祁战说道:“你可真有意思,你赶紧去拿,要是拿不出来,你就管我叫爹。”

“我要是拿出来了呢?”

“你拿出来了我就管你叫爹,可是你拿的出来吗?哈哈哈。”

“大家都听到了啊,我拿出来三百万他就管我叫爹,明天月华的生日聚会,我定会拿出这三百万的,到时候请各位帮我做个证,别让他给赖账了。”

“另外,我们一天没离婚,肖月华就是我的老婆,请你们嘴放干净点。”

说完,祁战便径直离开了病房,留下身后人一阵嘲讽。

而肖月华却听着刚才那句话出神,怔怔地看着祁战远去的背影,内心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下。

他打了个车来到了大成房地产,直接走到了前台处。

“你好,我找柳竹先生。”

“找柳总?您有预约吗?”前台小妹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有些嫌弃地说道。

“跟他说,祁战找他。”

前台小妹疑惑地打了个电话,听着那边的语气,整个态度由嫌弃转换为震惊,在转换为谄媚。

“您好祁先生,柳先生马上就到,我先带您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不用,我自己知道怎么走。”

这本来就是他的公司,财产冻结之后公司便交给柳家保管,他熟得很,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六楼休息室,一出电梯,居然还发现了一个今天下午刚见过的熟人。

叶林他肿着半边脸包着绷带,说话露着疯,为了掩饰自己牙被打掉的丑态还不敢张大嘴说话,看样子滑稽极了。

叶林一下子就发现了他,怒瞪着眼睛指着祁战,像个发狂的野猪。

“你怎么在这?”

“叶先生,他是谁?”一旁的是大成房地产的经理,疑惑地问。

“他是个小混混,你们公司安保怎么做的这么差啊,随随便便就能让一个小混混进来?”

“您放心,我马上就赶走他,保安,保安!”

经理向传呼机里呼叫保安,不一会就围上了几个保安。

祁战满脸黑线,他今天真是招保安啊,去到哪里都要被赶出去一次,他冷眼看着叶林,缓缓说道:“下午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

这话说的叶林一阵哆嗦,左半边脸还在隐隐约约地作痛,不过转念一想,就算这小子有水老板为靠山又怎样,他背后还有更大的靠山柳老板呢,他还能怕这小子不成!

“臭小子,今天下午你运气好才饶你一命,识相的赶紧给爷磕个头,不然不用我收拾你,这里的老板也会收拾你。”

“那我倒要看看这里的老板怎么收拾我了。”

“小子,你好狂妄,给我把他抓住。”经理招呼着保安蜂拥而上,但还没碰到他半根汗毛呢,电梯门开启,出来的人看到这一切之后惊得大叫:“住手!”

经理和叶林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祁老弟,实在对不住啊,我马上就开了这不长眼的玩意。”

“不,不要啊老板,我上有老下有下,是我狗眼看人低,百万不要开除我啊。”那经理一听老板要开除自己,整个人都快趴到柳老板的面前苦苦哀求。

“这位先生,是我不对,我该死,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说完,经理又看着祁战,不停地扇着自己巴掌,脸都抽红了。

而叶林则愣在原地,内心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翻滚,整个人都像被雷劈了一样,他好像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了。

“算了,放过他吧,柳大哥好久不见,我们还是先单独聚一下吧。”

“那是自然,来这边。”

“谢谢您,谢谢您。”那经理如释重负,眼泪水都快冒出来了,心里恨不得把叶林给吃了。

两人经过叶林,看都没看一眼,叶林这才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那个柳老板,我今天是来谈生意的。”

“合作终止,你哪来的回哪去吧。”

叶林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宛如空洞,久久不能平复。

柳老板将祁战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好茶伺候。

“多谢柳大哥。”

“诶,咱兄弟俩有什么谢不谢的,要是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啊。”

当年柳老板还是柳家一个没用的纨绔子弟的时候,祁战就发现了这个人,并资助了他一笔钱,没想到短短几年,他就混成了这般高位。

“柳老哥,今日我前来是为了...”

“我知道,我马上就把这间公司还给你。”

“多谢,但我希望公司易主这事你先不要声张,我现在不方便表露自己的身份。”

“没问题,你有要求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我就一定帮你做到。”柳老板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追问下去。

“明天可能会有肖家的人来与你洽谈生意,不要犹豫,直接拒绝他,另外,想问一下你对肖家内部的消息知道多少。”

“就是你老婆的肖家吗?别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们肖家内部的经济有些空缺,估计是被哪个给贪污了,此外就没什么了。

“哦对了,最近道上传来消息有一批毒走私进了蓝枫市,老弟你要是想跟谁谈生意什么的,都得留个心眼,别被人给祸害了。”

完美大仙尊-祁战, 肖月华-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