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努力扮演好陆太太这个角色,处心积虑,步步为营。

她努力扮演好陆太太这个角色,处心积虑,步步为营。

第1章 落魄至此

A市,夜色如墨。

贵族娱乐会所内,苏韵端着托盘站在101包厢门前,使劲往下拉了拉身上的超短裙,继而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房门。

贵族娱乐会所,正如其名字一样,进出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而101包厢,则是这家会所唯一的VIP包厢,只为一个人服务。

“进来。”听到声音,苏韵慢慢推开门。

“陆先生,您点的酒。”

苏韵将托盘放在真皮沙发前的欧式茶几上,半跪在地上把酒一一摆好。

耳边传来悠扬的天籁之音,十分悦耳。光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当红一线歌手萧晓。然而即便尊贵如她,也只是来给陆清城唱歌的。

“新来的?”

低缓的男声响起,带着一丝沙哑,稍显疲惫,却不失魅惑。苏韵抿了抿唇,抬眸看向他,神情微滞。

如果说真的有女娲造人,那这个男人大概就是她的最得意之作了。男人的五官,每一寸都像是经过精心雕琢的,好看得不像话。

此刻他靠在沙发上,领带松散,白色衬衫解了三颗扣子,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虽是如此,但却一点儿都不觉得轻佻。

苏韵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看的男人,她的未婚夫周洋就曾经是他们大学的校草。况且她身处娱乐圈多年,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

但是眼前这个人,这样的高贵和清冷,是苏韵不曾见过的。

如果没猜错,他应该就是陆清城。

“陆先生,我……”

“清城哥,你不认识他吗?她可是苏韵,一周前刚拿了影后。不过呢,据说是刷票了,奖也被撤回了。前几天背着未婚夫和别人开房被爆了,清纯形象尽毁啊。”

苏韵刚开了口,不远处却走来一个年轻男子,凑到了陆清城面前,声音里满是讥讽。

他的话音落下,不出意外,包厢内的人都向苏韵看来。这间包厢很大,足足有普通包厢的三倍,就是开party,也足够了。所以此刻包厢内的人,并不少。

“苏小姐如今落魄到这个地步了?不如我包了你,怎么样?”年轻男人俯身,帅气的脸上满脸不怀好意的笑。

包厢内的笑声也渐渐多了起来,只是那些声音里,尽是嘲讽。

“陆先生,我想单独跟您谈谈。”苏韵并未理会,以她现在的状态,被嘲笑也是人之常情。

“抱歉,没有时间。”陆清城的声音依旧清浅,听不出情绪。此刻已经闭上的双眸,仰头靠在了沙发靠背上。

“陆先生,其实我是想跟您说,那天晚上,您有东西忘在我那儿了。”苏韵缓缓站起身,绕过茶几走到陆清城身边。微微俯身,看似是低声对着陆清城说的,但是声音却足够让包厢内的人都听到。

她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包厢内的议论声戛然而止。他们不敢相信,陆清城怎么会和苏韵有瓜葛。

他盛城集团的掌舵人,也是陆氏集团的少爷。五年前,他一手创立了盛城,短短五年,盛城集团就成了全国商业的中心。几家不同领域的龙头企业,包括陆氏,都要依附于它。

这些年,能够近得了陆清城的身的女人,几乎没有。连比苏韵优秀太多的名媛,都没有机会。所以苏韵,怎么可能如得了他的眼呢?

然而就在大家都等着苏韵出丑时,下一秒,陆清城缓缓睁开眼睛。他看向苏韵,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继而,他淡淡开口:“都出去吧。”

第2章 我要陆太太的位置

不消片刻,包厢内就只剩下了苏韵和陆清城。

“不是说,有东西忘在你那儿了?”陆清城坐起身,拿起茶几上一瓶威士忌,倒入玻璃杯中。橘黄色透明的液体碰撞在杯壁间,继而散落在杯底。

就如苏韵现在的状态,她也迫切地需要一个“杯底”。否则,就会如同落在杯外的酒水,最终消失殆尽。

“陆总说笑了,刚才若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样说,您又怎么会给我留时间呢?我来,是想告诉陆先生一件事。”

苏韵浅笑着,低垂着眼眸看向陆清城,柔顺的发丝顺着她的动作倾泻而下,她姣好的面容若隐若现。

陆清城微微勾唇,一抹冷意闪过。继而抬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说说。”他放下手中的杯子,站起身来。

陆清城很高,站起来后,苏韵才到他肩膀。这样一来,苏韵不得不抬头仰视他。包厢内不算明亮的光线笼在苏韵的脸颊周围,更衬得她的五官柔美。

“前些日子我回Y市孤儿院看院长,恰好,碰到了陆夫人。您说,巧不巧。听院长说,她想带一个孩子回去。”苏韵一双明亮的杏眸眸光微闪,她就那么看着陆清城,嘴角扬着恰好的弧度。

陆清城并没有回应她。他就那么站在原地,垂眸看着苏韵。只有微微勾起的嘴角,透露了他此时的不屑。

“我知道陆先生手中掌握着全国的经济命脉,可能陆氏您也不看在眼里。但是您的身世,说到底是不光彩的。要是外界知道,您不是陆家的大少爷……”苏韵适时停了下来。

陆清城勾唇,忽然笑起来:“威胁我?”

苏韵轻轻摇头,嘴角的笑意逐渐加深:“不敢,只是想和陆先生做个交易。”

“你想要什么?”陆清城的声音愈发冷凝。

面对他强大的气场,苏韵的内心里早就波涛汹涌,紧张到连呼吸都有些发紧。但是她不能有分毫表露。

“我想要,陆太太的位置。还有,两千一百万。”说完,苏韵下意识握紧了双手。

陆清城微微俯身,渐渐靠近苏韵,薄唇轻启:“苏小姐还真是忙,前脚刚和别的男人开了房,后脚就跑来要当陆太太。你以为你知道这个秘密,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苏韵莞尔,对上陆清城的双眸,粉唇轻启:“陆先生当然会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弄死我,让我闭嘴,但是我知道,陆先生是个聪明人。杀了我,唯一的好处也不过是让秘密消失。但其实,我还有很多价值。据我所知,盛城集团旗下子公司各个都是行业翘楚,唯独盛影传媒,一直不温不火。只要陆先生给我一个名分,我会让它变得和盛城其它子公司一样优秀。”

见陆清城没有反驳,苏韵又接着道:“只要一年,你只要对外宣称我们结婚的消息。婚后我不会干涉你任何事,我只是要陆太太这个虚名而已。”

“呵~虚名!我倒是想知道,你配不配得上这个虚名!”陆清城说完,忽然向着苏韵伸手。

苏韵下意识后退,但是却来不及了……

第3章 交易达成

仅仅是一瞬间,陆清城便把苏韵按在了墙壁上。他整个身体都压在苏韵的身上,苏韵动一下都十分艰难。

“看得出来,苏小姐花了不少心思。这妆画的不错,有七分像。只是不知道,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它的本事!”陆清城说着,手掌自苏韵腰间下滑,在她身体间游走。

苏韵下意识咬唇,她奋力挣扎,一步都不肯退让:“陆先生要是答应了我的条件,我自然会让你看到其它本事!”

因为激动和羞涩,她脸颊通红。他知道陆清城指的其它本事是什么,尽管在那方面她根本没有任何经验可谈,但是嘴上却不肯认输。

陆清城说得不错,她今天确实是花了心思的。小楠帮她查到,很多年前,陆清城还只是陆家少爷的时候,和一个女人走得很近。

这么多年,这是陆清城身边唯一出现过的女人。

所以苏韵特意化了与之接近的妆。加上她本来就和她有些像,所以她自认为效果还不错。

“你觉得,你凭什么跟我讨价还价?”说话间,陆清城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苏韵的衬衫,将扣子一颗一颗解开。

苏韵洁白娇嫩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初春的天气,夜晚微凉。再加上包厢内的冷气很足,所以苏韵瑟瑟发抖的身体下意识向陆清城靠近了一些。

这个动作,连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就凭,陆先生现在这样对我!”苏韵说完,抬眸对上陆清城的眼睛。

此刻两人的距离,近到几乎贴面。她可以清楚地嗅到陆清城的气息间,有威士忌的醇香。

“陆先生如果对我没兴趣,怕是不会这样对我。”苏韵不知道,她说得这样直白,会不会让陆清城反感。

但是像陆清城这样的人,温顺的小白兔,只怕是入不了他的眼的。

果然,苏韵说完,陆清城便回道:“还真是牙尖嘴利,你说得没错,对你这张脸,还有身体,我是有些兴趣。你的条件我答应了,接下来,到你表现了。”

陆清城说完,忽然松开了苏韵,神情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淡漠。

苏韵握紧了双手,极力控制着自己发抖的身体。继而伸手,开始脱衣服。就这样站在陆清城面前,一件一件,直至不着寸缕。

抬脚,她一步一步走向陆清城,仰头看着他:“陆先生是商人,应该明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道理。”

苏韵忍着心底的屈辱,声音都有些不稳。

一时间,周围的气氛突然冷凝起来。苏韵只觉得越来越冷,而陆清城的黑眸中的寒光,更是让她如置寒冬。

“明天跟盛影签了约,钱自然会给你。但是现在,我突然没了兴致。”陆清城说完,看都没再看苏韵一眼。转身间,他再次开口:“一年之内,盛影至少要排到业内前三。另外,我需要一个孩子。如果做不到,那么一年之后,你可能会比现在更惨!”

陆清城的身影渐行渐远,苏韵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随即说道:“今晚晶城酒店会有一个记者招待会,我会在招待会上宣布我和陆先生要结婚的消息,陆先生没意见吧?”

陆清城并没有回答,脚步也没有停下来。苏韵没有时间多做停留,因为这个时候,记者招待会应该已经开始了。

第4章 记者招待会

路边,黑色宾利安静地停在夜色中。陆清城坐在车内,透过玻璃窗看着苏韵走出会所,把自己全副武装,继而上了一辆出租车。

“少爷,苏小姐为了自己在娱乐圈的地位,连未婚夫都可以背叛。潜规则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她来找您,也不过是想依附您的势力……”沈青坐在驾驶位上,眉头紧皱。她不相信连她都能看出来的事,陆清城会看不出来。

“沈青,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陆清城并没有回答沈青,却说了这么一句。他清冷的眸子看向远方,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沈青摇了摇头:“好像没有,跟着少爷,我什么都不缺。”

“但是我有。”陆清城的声音很低,听不太出情绪。

沈青有些疑惑:“少爷想要什么呢?这世上还有您得不到的东西吗……”

说完,又像是反应过来似的,接着说道:“您指的,该不会是苏小姐吧?”

沈青不相信,这么多年了,安茜是唯一能够接近陆清城并且在他身边停留的时间最久的人,但是两人最终还是没有在一起。

其实沈青想问,是不是因为苏韵和安茜长得像,但是他不敢。因为了解陆清城的人都知道,安茜,是他的禁忌。

但要说唯独是因为这个,也不尽然。毕竟这些年,陆清城身边也出现过和安茜眉眼相似的女人,只是陆清城都没再正眼看过。

沈清军人出身,对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本就不通透。而且,这么多年了,陆清城的心思,她也从来没琢磨透过。

“去通知那边吧,婚礼的事,可以着手准备了。”

陆清城的话打断了沈青的沉思,她急忙回道:“但是少爷,老爷和夫人是不会同意的……”

沈青刚一开口,在看到陆清城冷下来的脸色之后,便立即住嘴。

“给晶城酒店的总经理打电话,让他加强安保,注意苏韵的安全。”说完,陆清城拿过遥控器,打开了车内的液晶显示频。

晶城酒店的宴会大厅,今晚云集了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此刻闪过灯不断,笼罩在周洋周围。

周洋面色戚戚,看起来心情十分不佳。

“今天请各位媒体记者朋友前来,是想正式宣布,我和苏韵,早已经分手了。其实很早之前,我们的感情就破裂了。只是碍于苏韵的事业……我帮着她隐瞒了大家,实在抱歉!”

“关于刷票的事,作为她的经纪人,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公司已经正式提出解约,我们会给大家一个完美的交代。”周洋的身边,坐着叶晨。她是苏韵的经纪人,也是同窗四年的大学同学。

“周总,请问分手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苏韵私生活不检点呢?”

记者们更关心的,还是关于苏韵的私生活问题。周洋眸光微闪,张了张嘴,却并没有回答。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默认了记者的话。

“当然不是!”

就在这时,宴会厅入口处突然响起一道清亮的声音。

第5章 衣服哪儿来的

苏韵缓步走进来,从酒吧出来时,她已经换掉了服务员的制服。此刻她上身穿着一件鹅黄色短款外套,内衬白色蕾丝衬衫,下身是同色系的及膝短裙。瀑布般的乌黑长发披散在肩后,整个人显得温暖妩媚。

但偏偏一双杏眸中,闪着凌厉的光,周身的气势逼人。

明明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却在她身上很好的融为一体。

她走到台上,在周洋身边坐下。面对记者,她嘴角微微扬起:“我和周洋是和平分手,分手时,我把名下所有财产都转到了周洋名下。我很感谢他这些年来对我的支持,也早就把他当作亲人一样。”

苏韵说完,从包里拿出文件,展示给台下的记者看。一时间,台下有些沸腾。

转眸间苏韵恰好看到叶晨正瞪着她,她扬了扬眉。她想叶晨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拿这件事来做文章。

“试问如果真的是因为我私生活不检点,我们两人感情破裂分手,我怎么会把财产都转到周洋名下?”苏韵继续说道。

三天前一早起来,她发现自己在陌生房间,一身吻痕。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她被一个陌生男人带进了房间的视频,整夜未出。

她怕周洋误会,急于跟他解释。但在回到家才偷听到了他和叶晨的对话。

她才知道,原来是他们俩计划好的,让助理把她送到陈总的房间。只不过,半路被另外一个人拦截。他们不知道那人是谁,而苏韵,就更不知道了。

她爸爸看到新闻,心脏病发急需手术。苏韵取钱取不出来,查了名下资产才知道。早在一年前,叶晨就骗她签了合同,把资产都转到了周洋名下。

怪只怪她对周洋和叶晨太过信任,才会被他们背叛得这么彻底。

“周洋,是这样的吗?”台下记者将矛头对准了周洋。

周洋眸光微闪,似乎在考虑怎么回答。如果他回答是,那就没办法抹黑苏韵。但如果回答不是,那苏韵转到他名下的那些财产,没办法解释。

“周洋不善言辞,所以还请大家不要为难他。我想他今天之所以请大家来,也是想帮我解释昨晚的事,其实是有人恶意诽谤。虽然我们分手了,但还是像家人一样。”

说完,苏韵看向周洋,面带微笑:“周洋,你说是不是?”

周洋虽然也是有身份的人,但是像这样面对这么多记者,还是第一次,多少都会有些紧张,但是苏韵就不同了。在娱乐圈多年,她早就练就了八面玲珑。

所以显然,他不是苏韵的对手。

“周洋不是不善言辞,只是想给你留最后一点尊严。既然你不要脸,那我给你机会”

叶晨突然开口,她看向苏韵,一双桃花眼中,满是敌意:“你说那晚并没有和别人开房。那我想请问你,你身上这套L.M的套装,是哪里来得?”

苏韵微微蹙眉,这套衣服确实是那天早上她起来在床头看到的。她当时着急走,又没有衣服穿,所以就穿上了。

但是,叶晨又不知道她那晚到底是跟谁在一起?怎么会知道这套衣服的事呢?

第6章 你怎么能买得起

L.M是国际著名奢侈品牌,这个苏韵自然知道,她有几套私服,也是这个牌子。而身上的这套她没见过,应该是春季新款,衣料上等,款式确实比之前她见过的L.M的衣服要别致。

但是除此之外,她看不出任何端倪。所以她不知道,叶晨为什么能凭着一套衣服就断定她和别人睡了。

尽管如此,她也能猜到,事情没那么简单,所以没有着急开口。

她的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不动声色。

“是L.M三年才出一套的珍藏版套装,一周前才被竞拍下来的,价值一百万。”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台下有记者喊了出来。

苏韵心里松了一口气,幸好她没开口,不然就露馅了。

“没错,这位记者朋友说得对。而且这套衣服,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所以苏韵,你名下没有任何资产,父母也都是工薪阶层。请问,你怎么买得起,又是怎么买到这套衣服的?”叶晨咄咄逼人。

苏韵微微蹙眉,最近她忙着颁奖典礼的事,没有注意到这些时尚动态。更没有想到,这套衣服那么值钱。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那个男人想用这套衣服就夺走了她的初夜,然后打发了她?

没那么简单!

不管怎么样,那个男人,她一定要查到!

而此时,晶城酒店的VIP专属套房内。陆清城幽深的黑眸正一顺不顺地盯着屏幕中苏韵那张巧笑嫣然的面容。

“少爷,要不要……”沈清俯身询问。

陆清城摆了摆手,并未开口。

会场内所有的闪光灯都对准了苏韵,在等她的回答。换言之,在等她出丑打脸。

而叶晨脸上的得意之色尽显,她策划得太久了。这一次,她一定要让苏韵身败名裂。

苏韵看着叶晨,依旧在笑,只是笑意中,掺杂了几丝危险的味道。她转过身,脸颊飘上两抹红晕,继而柔声道:“你不提,我都差点儿忘了。其实今天来,我是想跟大家宣布一个消息。我和盛城集团总裁陆清城,会在近日内完婚。届时,恭候大家。”

她一说完,台下顿时炸了。她并没有明确地说衣服是谁送的,潜意识里,她并不想把这件来历不明的衣服跟陆清城车上关系。所以,她在模糊记者的焦点。

“苏韵,请问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们怎么求证呢?”

“以陆先生的身份,怎么会和你结婚呢?”

“那这么说,之前和你开房的男人,是陆先生?”

面对台下的混乱,苏韵不慌不忙,浅笑道:“没错,那晚我一直和陆先生在一起。陆先生会和我结婚,就足以说明我的人品。至于求证,你们大可以打电话到盛城集团公关部,我想明天,他们就会发布消息……”

台下的记者忙着提问,忙着拍着。苏韵站在台上忙着回答问题,摆姿势。在娱乐圈多年,她早就练就了这个本领。因为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被记者拍下丑照。

谁都没有注意到。宴会厅入口处突然涌进一批人。在没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你骗人,陆先生怎么会看上你,你这个狐狸精,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勾引了陆先生……”

说完,那些人忽然同时抬手,把手里的东西向着苏韵扔去。

第7章 我们已经领证了

一切来得都太过突然,苏韵一时没反应过来,身上被砸了很多石子。这些石子不小,而且都有棱角的,砸到她身上,顿时就划出了口子。

突然的,身后不知道谁拉了苏韵一下,把她拉到了桌子后边,这才抵挡了一些石子。她下意识转眸,却看到了周洋。她刚要开口,但叶晨却把周洋拉走了。

由于那群人太多,有的还会功夫,所以保安人员都被困在门口,没办法进来。苏韵躲在桌子后边躲了一会儿,那些人很快就冲了上来。

苏韵下意识捂住脸,她怕那些石子砸到脸上。如果脸毁了,那还靠什么演戏挣钱?

“是警察,警察来了!”

就在这混乱的时刻,突然有人喊了一声。紧接着所有人都向门口看去,当然苏韵也不例外。

她放下双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陆清城。

他一袭黑色风衣,神色冷峻。周身还染着夜晚的凉意,看样子应该是匆匆赶过来的。

此刻两边的警察站成两排,将那些暴徒隔绝在外,给陆清城让出路来。

现场的人看着这阵势,没一个敢再动。

除此之外,会场周围还有很多穿黑西装保镖模样的人,足足绕着会场围了一圈。

“这人是谁啊,连局长都跟在他后边。”

“不知道啊,看起来来头不小。”

“就是啊,他身边的助理,刚来就把直播给掐断了。”

媒体群中有记者议论,甚至还有胆大的拿起相机来拍摄。

也是,陆清城从未上过新闻。一直以来,他就像是活在传闻中的人物。所以认识他的人,很少。

“你怎么样?”正在苏韵走神的片刻,陆清城已经走到她面前。

苏韵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还好。”

陆清城俯身,伸手扶起苏韵,继而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陆清城的手掌宽大,温暖。苏韵的小手蜷缩于其中,忽然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她眸光微闪,有片刻的失神。

“本来想明天宣布这个消息,不过我看大家都有点儿着急,所以还是我亲自来解释。关于我和小韵,我们已经领证了。”说完,陆清城从站在一旁的沈青的手里拿过一个红本,打开,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顿时,台下沸腾了,这不仅仅是因为这张结婚证。更多的,是记者们不敢相信台上站着的,是陆清城。

这么多年来,多少人披荆斩棘,想要挖到关于陆清城的新闻,但都没有结果。即便真的拍到什么,大多时候也都被压了下来。

所以现在,记者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陆先生,请问您是怎么和苏韵认识的?”

“苏韵的人品这么差,您是怎么看上她的呢?”

“苏韵和周洋在一起好多年了,请问她是不是因为您的权势,才甩了周洋?”

记者们连环炮似的问题一波接一波,苏韵不由得紧张起来。因为她不太确定,陆清城会不会帮他。

而此刻叶晨和周洋站起不远处,两人的表情不尽相同。叶晨眼中满是讥讽,她不相信,陆清城真的会看上苏韵。

第8章 衣服是谁送的

周洋一双墨色的眸子则一直在看着苏韵,视线落在她和陆清城紧握的双手,不禁微微皱眉。

陆清城就那么站在台上,周身都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面对他这样强大的气场,台下的记者其实是害怕的。但是能拍到陆清城,这将会是他们职业生涯中最光彩的一笔。

所以,在没有人阻拦的情况,记者们并没有放弃拍摄。他们都在等着,陆清城的回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场除了照相机不时拍照的声音,再无其它。

陆清城拉着苏韵在台上座位上坐下来,整个过程中,他握着苏韵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尽管苏韵知道现在两人在一条船上,但是陆清城的心思,她真的拿不准。也不知道,自己赌对了没有。

“你们的问题,我觉得很可笑。难道你们觉得,你们都知道的事,我会不知道?”陆清城淡淡开口,神情淡漠,看不出喜怒。

台下记者面面相觑,陆清城的话,确实让他们没办法反驳。以陆清城的身份以及陆家的背景,如果确定了要结婚的对象,那一定会连对方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的。

所以显然,陆清城比他们更清楚苏韵的人品。

“既然您知道,为什么还要选择她这样的女人呢?她劈腿,又刷票。A市有那么多名媛淑女,难道就没有能如得了您的眼的吗?”记者追问。

陆清城侧眸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继而,他回道:“没错,现在我的眼里,只容得下小韵一个人。我倒想问你,你了解她多少?她未婚夫劈腿在先,我们两情相悦在后,这有什么问题吗?”

陆清城不过三两句话,就让台下记者哑口无言。尤其是那个提问的记者,光是看到陆清城看他的冷凝的眼神,就吓得低下了头,没敢再抬起来。

“关于网上对于小韵的不实谣言,我们会用法律手段来解决。那些做错事的人,该为你们所做的事,付出代价。”陆清城说完,再次握紧了我的手。

此刻叶晨和周洋就站在离苏韵不远的位置,她一直在等着苏韵出丑。毕竟她觉得,陆清城不可能看得上苏韵。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护着她。

“陆先生,刚才苏韵拿出和你结婚的事模糊了大家的焦点。但是,她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想知道,她身上这套衣服,是您送给她的吗?如果不是,那又该在呢么解释呢?”叶晨笃定陆清城答不上来,因为她知道这套衣服当时是谁拍下来的。

苏韵看着叶晨的表情,就知道她手里一定是有什么证据。

“谁送给我的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叶晨,你身为我的经纪人,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吗?”苏韵反过来将了她一军。

毕竟叶晨平时在大众面前,都是一副事事为苏韵着想,把她当好姐妹的样子。苏韵这话一说出来,成功把记者的注意力转到了叶晨身上。

“苏韵,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也不用抹黑我,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现在只要告诉大家,这衣服是谁送的就好。”叶晨面对记者,字字珠玑。

她努力扮演好陆太太这个角色,处心积虑,步步为营。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