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美女老婆-江寒, 洛秋-都市情感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老婆-江寒, 洛秋-都市情感小说

1
第1章 屈辱

“江寒,若雪不在么?”

江寒弯着腰,一头大汗的在卧室里拖着地,突然一双白嫩细腻的大腿,笔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连忙抬头,只见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正注视着自己。

女人叫夏天琪,是江寒老婆的表妹,一个喜欢追求时尚的女人,她的手腕上戴了一块卡地亚玫瑰金的手表,绚丽夺目,身上穿了一套古驰黑色紧身超短裙,不但凸显出诱人的玲珑曲线,而且整个人看起来也更具难以言喻的魅力。

“你,你是在和我说话?”江寒神情一滞,不可置信的看着夏天琪。

江寒,唐家的上门女婿,五年来,一直任劳任怨的做个家庭妇男,但是唐家除了唐父,没有人看得起他,这个夏天琪更是从没正眼看过他,五年中,和他说过的话绝不超过十句,今天怎么就突然找到了他了呢?

夏天琪双手背在身后,突然嘟着嘴,撒娇的说道:“怎么啦?人家是有事情求你嘛?”

“有事情求我,不会吧?”江寒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脸庞上一丝自嘲的神色掠过。

夏天琪莞尔一笑,然后一屁股坐在整洁的床上,一边把一瓶饮料放在床头,一边从身后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物盒子,眨眨眼睛,说道:“马上是若雪的生日了,这是我给她精心挑选的礼物……嗯,你是她的老公,你一定知道她喜欢不喜欢?你帮我看看吧!”

“你都已经包装好了,还是不用拆开了吧!”江寒站在那儿,居高临下的扫了眼夏天琪的衣领处,只见一片雪白细嫩,顿时心跳加速,连忙握紧拖把,想要继续拖地。

“拖什么拖?我相信你的眼光,我先拆开给你看看。”夏天琪秀眉一蹙,伸手把江寒拽的坐在了自己的身边,这才慢慢地拆着礼物盒。

江寒挨着夏天琪坐下,突然感觉她那白嫩的大腿,不但有丝丝暖意传来,更是柔软无比,一时间,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你看……”突然,夏天琪竟然从礼物盒里拿出了一件黑色内衣,然后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比划着,时不时的触碰到白皙皮肤,便猛地往里一缩,等她那雪白的手臂挪开时,立刻荡漾出醉人的波动。

五年来,唐若雪从来不让江寒触碰一下,此时夏天琪在他的面前,做着这种动作,令他在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之中,稍稍有些失神。

夏天琪浅浅一笑,气若幽兰的看着他,突然把内衣塞在他的手里,然后拿过饮料,有些暧昧的说道:“你帮我看看嘛!”

江寒猛地触碰到了尚有余温的内衣,脸上忽地涨红了,顿时便紧张的递了回去。

“你怎么回事?”

谁想到夏天琪刚刚举起饮料,忽地被江寒这么撞了一下,饮料便洒在了她的胸口上,只见她猛然站起身,俏脸一寒,掠过了一丝不悦的神色。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江寒也立刻站起来,从床头抽了一张抽纸,慌乱擦拭着夏天琪的胸口。

“哎呀,你……”夏天琪低头看着江寒的手,突然尖叫了一声,紧张的娇躯一软,整个身体便都趴在了江寒的身上。

江寒哪料到她会突然趴在自己的怀里,一时间如电击一般,尤其是那只帮她擦拭胸口的手,还没有抽回来,顿时便感觉浑身燥热难当,心里更是扑通扑通得直跳……

“呼呼呼……”

只是正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粗重的喘息声,江寒忽地打了一个激灵,慌乱的抽出手,然后转脸看去,只见自己的丈母娘正怒气冲天的瞪着自己,而在她的身后,还站在一个冷若冰霜的唐若雪。

唐若雪,唐家的独女,一副标准的美女胚子,灵眸皓齿,琼鼻挺秀,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发梢处稍稍有些微卷,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衫,衣摆处正好包裹着臀部,一条紧身牛仔裤,将那纤细而修长的美腿,包裹的极为圆润,曲线毕露,浑身上下散发着独特的高贵气质。

江寒连忙起身,瞥了眼唐若雪,惊慌失措的看着丈母娘赵芳,怯怯地叫了声:“妈!”

他知道这下完了,肯定要被丈母娘和唐若雪误会了。

“你这个畜生,还有脸叫我妈?”果然,丈母狼赵芳看见江寒不但搂着夏天琪,还慌忙的缩回盐猪手,更令她受不了的是,他的另一手还拿了一件内衣,于是,她气得面目扭曲,狰狞的冲进来,“啪”的一声,就狠狠地抽了江寒一巴掌。

“妈,你听我解释。夏天琪被饮料洒在了衣服上,我正在给她擦,谁知道……”江寒捂着脸,急忙转头看向夏天琪,着急的说道:“你说话啊!”

“呜呜呜……”可是谁知道夏天琪突然大声的哭了起来,然后一下子扑进了唐若雪的怀里,回头指着掉在地上的内衣,委屈的说道:“舅妈,这个畜生胡说。我刚刚来找表姐,他就非要送我这个,而且,而且还直接把我拖到了床上,想要扒我衣服,要我现在就穿给他看……幸亏你们来了,不然的话……呜呜呜……”

看着趴在唐若雪肩头,一耸一耸的夏天琪,江寒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顿时一片空白。

唐若雪气得胸脯剧烈起伏着,颤抖的指着江寒,大声怒道:“你,你真是人面兽心,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我真是瞎了眼了,嫁给你这种畜生!”

“我,我……这不是你想的那样……”江寒苍白无力的解释着,与此同时,他也瞬间明白了,夏天琪这是故意陷害自己,只是她为什么这么做?

“闭嘴!”唐若雪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斜瞥着瞪了他一眼,然后嫌弃的说道:“江寒,五年了,我竟然没有看透你?没想到你不止是个窝囊废,还是个衣冠禽兽,你,你隐藏的太深了……我们唐家五年来就算养条狗,也养熟了……”她说到这里,长出了一口气,摇着头继续说道:“我不明白,怎么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就养不熟呢?”

唐若雪的语气冰冷至极,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厌恶与失望,江寒百口莫辩的站在那儿,显得十分的落寞。

“我女儿就是被你这个软蛋给毁了……”站在一旁的赵芳,气得一脚把盛脏水的盆,踢了个底朝天,里面的脏水,顿时溅了江寒一身。

江寒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涌出无尽的苦涩。

“离婚!”赵芳双手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江寒,满脸阴戾地咆哮着:“你必须和若雪离婚,然后给我滚出唐家,赶紧在我眼前消失,我现在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对,必须离婚!”唐若雪的美眸中,一丝满意的神色一闪而过,然后黑着脸,朝着江寒不屑地啐了一口:“你真给我们唐家丢人……”

“呼!”

江寒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终于明白夏天琪为什么陷害自己了,她和唐若雪是想把自己赶出唐家而已。

他看了看她们,苦涩的笑了一下,然后精疲力尽地说道:“别吵了,我答应离婚!而且我现在就离开唐家……”

他说完话,便拖着疲惫的身躯失落的朝着门外走去。

“滚!你最好死在外面……”丈母娘赵芳指着江寒的背影,说不尽的痛快,说不尽的嫌弃。

江寒站在唐宅的门外,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一刻,一丝愧疚在他的脸上闪过,他是个孤儿,是唐若雪的父亲收留了他,养活他长大成人,更让他的宝贝女儿嫁给了自己。

所以,他要报恩,即使成为唐家的佣人,他也在所不惜,可是五年了,自己一直任劳任怨,任打任骂,不但没有换回一句关心的话,最后竟然以这种方式被赶出了唐家。

他,真的累了!

2
第2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爸,我和江寒离婚了。”

唐父刚刚到家,坐在客厅里,看着当天的报纸,突然,自己的女儿唐若雪,冷冰冰的扔下了一句话。

“你说什么?”

他下意识的往后一仰,手中的报纸,悄然滑落在地。

“唐文昀!”赵芳站在唐若雪的身边,怒气冲冲地看着唐父,说道:“这种畜生,你当初就不应该捡回来,让他死在外面算了……你知道他干了什么缺德事情么?人家天琪来找若雪,那个畜生竟然送人家内衣,还把人家夏天琪拖到了床上……”

“哎呀,我都没脸说下去,反正他是预谋已久了的。要不是我和若雪及时赶到,我们唐家的脸就丢尽了,就沦为江城的笑柄了。”

赵芳说完话,右脚用力地跺两下。

“爸,我真对不起表妹……”唐若雪竟然委屈的挤出了一滴眼泪。

唐文昀“腾”的站了起来,紧锁眉头道:“江寒是那种人么?他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们娘俩亲眼所见,他把人家夏天琪搂在了怀里……”赵芳上下打量了下唐文昀,铁青着脸,说道:“怎么?你宁愿相信那个窝囊废,都不相信我们娘俩么?你是不是还要夏家来当面对质?哼,你好意思,我可不好意思……对了,告诉你一句,那个畜生已经离开唐家了。”

赵芳说完话,便拽着唐若雪气呼呼的走了,只是唐若雪还是丢下了一句话:“爸,我一定要和他离婚,而且他已经同意了!”

唐文昀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脸上连连苦笑,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就是唐家的命……”

他呆呆的看着窗外,回想起二十多年前,他和赵芳一无所有,租住在出租房的一天晚上,那晚风云交加,电闪雷鸣……

他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然后壮着胆子打开门,就发现了一个婴儿尚在襁褓中,当时看他的小脸冻得苍白,心下一软,不顾赵芳的反对,就收留了这个孩子。

谁知道,此后经常做着同一个噩梦,梦里见到一个威风凛凛的男子,一手抱着一个哇哇哭泣的孩子,悬浮在雨夜的空中,任凭无数道雷电劈在他的身上,也岿然不动。

陡然间,有数个黑衣打扮的人,手持利器,也是御空而来,不由分说便和男子厮杀了起来……须臾之后,寒光点点,黑衣人纷纷倒地。

那男子便把怀中的襁褓,交在了唐文昀的手里,告诉他孩子叫江寒,让他好生照料,定然让唐家平步青云,从此成为人上人。

等他救出自己夫人之日,便是来带走孩子之时。

……

唐文昀起初并不在意,但是隔三差五便梦到这同一个梦,尤其是孩子的面貌,竟然与梦中无异,而更奇怪的是,从此之后,唐家真的平步青云,一举成为了江城的豪门望族,这让他的心里,不得不生出了无尽的敬意!

可是现在,江寒竟然被赶出了唐家,那么那个仿佛天神一样的男人,要是有一天来接江寒,唐家该何去何从呢,是不是会家破人亡?

想到此,唐文昀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恐惧。

……

江寒疲惫的走在一座桥上,突然想起了唐父,一丝愧疚感涌上了心头,他掏出一款老式手机,给唐父发了一条信息,感谢了他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只是自己太累了,想要离开唐家,重新生活。

寥寥几句话,让五年的重担,终于从江寒的肩头卸下,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只不过,信息发过去之后,唐文昀便打来了电话。

江寒看着手机在手里不停的震动着,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摇了摇头,一用力把它抛向了桥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轰——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轰鸣的发动机声,突然一辆小汽车,失控的朝着江寒冲了过来,江寒心中一凛,连忙迈开脚步,慌忙的想要躲避那疯狂地钢铁巨兽。

可是,任凭他跑得再快,也快不过汽车,只听得“嘭”的一声,他被撞得高高飞了起来,然后在三十米之外,重重的落了下来。

“唰!”

小汽车停都没停,扬长而去。

……

汽车中,副驾驶上的黄头发的男子,转头看着一个光头,笑嘻嘻的说道:“海哥,他死定了!”

光头男子挑了挑眉,眼眸中寒光一闪,得意的说道:“他如果不死,南哥能娶到那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么?还有顾哥能出了这口气么?”

“哈哈……”黄毛的脸上露出了淫亵的笑容,然后掏出香烟,给光头男点上了一根。

“好了,这辆没有牌照的车,等下就交给你了!”光头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瞥了眼黄毛,说道:“不要留下什么尾巴,到时候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黄毛捶胸保证道:“海哥,你放心吧!”

光头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只不过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顾哥,对,搞定了!我自己出的手……嗯,你放心吧,我会妥善处理的。”

……

江寒躺在冰凉的地上,只感觉到眼前一片模糊,紧接着陡然乌黑一片,他没有想到,丈母娘赵芳的话,竟然灵验了,夏天琪,唐若雪,赵芳,你们满意了?

3
第3章 传承

江寒的意识慢慢地消散,可与此同时,那漆黑的混沌之中,竟然闪现出了点点光亮,旋即他的眼前猛然一亮,一个高大的男子,突然站在了他的面前,然后目光锐利的看着他。

江寒骤然一愣,下意识的就想要张嘴说话,却蓦然发现自己像是梦魇一样,只能微微张嘴,却发不出任何一丝的声音。

那名男子冷冷的看着江寒,片晌之后,江寒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江寒,你是我江氏子弟,今日你便继承我的传承,以后的大是大非,便由你一人担当前行了。”

江寒看着那男子,心中焦急的想要问问对方是谁,但是那男子却飘然转身,一步步地离去,而在他的身周,一直环绕着一句话:“待到千里寒江怒,一生负气九天透……”

江寒看着那高大的背影,只觉得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亲切感,紧接着在眼前一道道的金光,陡然间涌入了脑海之中,修行法诀,医道玄术,繁杂的信息立刻充斥在他的脑海中。

他简单的感受了一下那些典籍,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气息在身体里乱窜,随即落入了丹田之中,慢慢地越来越小,最后只有手指甲那么大。

他皱了皱眉头,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片刻之后,心中顿时兴奋了起来,他知道,他的人生要重新开始了。

只是那股兴奋的感觉转瞬即逝,他的眼前便再度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

江寒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病床上,一屋子的医生都在好奇的打量着他。

“我,我这是怎么了?”江寒猛然坐了起来,然后一脸狐疑的看着那些医生。

“小伙子,你可真是命大啊。”一个医生看着他,满脸讶然的说道:“听洛小姐说,你被一辆超速的汽车撞了,刚才送来的时候,你浑身是血,当时我们都认定你没救了,但是没有想到,你只是受了皮外伤。奇迹,奇迹啊……”

“小伙子,你的事迹可以载入世界纪录了。”一个年纪稍大的医生笑着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堪称奇迹。

江寒心里一激动,这或许就是那人给自己的传承,不然的话,自己年轻的生命,肯定就戛然而止了。

他强压住心底的兴奋,连忙翻身下床,看了眼那医生的工作牌,问道:“陈医生,请问救我的洛小姐在哪?”

江寒这么一问,所有医生的脸色都暗淡了下来,尤其是那个陈医生欲言又止,旋即叹了口气,说道:“洛小姐的父亲出了车祸,正在重症监护室里,她肯定也在……”

江寒没有等他的话说完,就直接跑了出去,沿路问了几个护士,便来到了重症监护室。

只不过,此时重症监护室的门口,却站满了一群人。

一眼扫过去,只见大部分的人都是一身洁白的衬衫,黑色的西服,或站或坐或来回踱着步,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焦急的神色,而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女人,看上去却显得比任何人都憔悴几分。

“请问,那位是洛……”江寒走到一个中年人的面前,正想打听下那个女人是不是洛小姐。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重症监护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那个中年人不耐烦的瞪了江寒一眼,便急匆匆地走了过去,而那个女人的眼眸一亮,也快步地跑了过去。

“洛总怎么样了?”

“洛总,醒了么?”

一群人全都急忙地围了过来,然后焦急的看着,刚刚从重症监护室里走出来的医生。

只见他一边脱下口罩,一边摇了摇头,对着那个女人,遗憾地说道:“洛小姐,我尽力了……唉,你们还是准备一下吧!”

“啪!”

洛秋的娇躯一颤,手机从手中滑落,红红的眼眶,泪水在里面打转,只是她咬了咬嘴唇,强忍着没有让泪水流下来。

“王主任,你开玩笑呢?什么叫尽力了?什么叫准备一下,我们不太明白?”突然,那个瞪了江寒一眼的中年人满脸怒容的上前一步,寒意十足的说道:“我只知道,你要是救不活洛总,我就让你过不去今天的这一道坎。”

“我们把人送过来,就是相信你王主任……你检查了半天,就叫我准备,做什么准备?”

“救不活洛总,我们就法庭上见,让你牢底坐穿……”

一时间,走廊里人声鼎沸,几乎每个人的情绪都非常激动,大声的叫嚷着,甚至有人已经开始要动手了。

“够了!”

洛秋站在那儿,咬了咬银牙,突然大声的喊了一句,那声音颤的有些凝声。

众人一见连忙噤声,不过依然满含怒气的看着王主任,这也让王主任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怯色。

“我可以进去么?”洛秋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指了指重症监护室。

王主任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门外的那群人,无奈的颔首点头。

“都不许进来!”洛秋的脸色冷峻,众人连忙点了点头。

随即,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重症监护室。

这是医院里最高规格的重症监护室,一切的先进医疗设备,以及病人所需的东西,全都配备齐全,由此可见,里面的病人非富即贵。

洛秋随着王主任走过屏风,才看见了病床上,陷入深度昏迷的洛卫国。

洛秋皱着眉头看了看紧闭双眼的洛卫国,此时此刻,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王主任站在她的身边,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

“王主任,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洛秋看着洛卫国哽咽了一会,才低头擦了擦泪水,然后秀眉紧蹙地转过头来,一脸焦急的看着他。

王主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洛总伤得太严重了,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洛秋听了王主任的话,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眼角处一滴泪水,悄然滑落。

“你是谁?这儿不许进。”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道呵斥的声音。

“我,我是洛小姐的朋友,我找他有急事……”随着一道弱弱的声音传来,房门被人快速地推开,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屏风的后面走了出来。

4
第4章 以命抵命

“你是谁?谁叫你进来的?”王主任看了看来人,知道对方不是洛家的人,于是脸色便沉了下来。

“是你?!”不过,洛秋看着那人却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问道:“你这么快就可以下床了?”

“洛小姐,有人进去了,我们……”洛秋的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急促地声音。

洛秋黛眉一蹙,冰冷的说道:“没事,你们不要进来!”

“是!”外面又响起了恭敬的声音。

“谢谢你救了我……”江寒看着洛秋,有些木讷的说道。

洛秋白了他一眼,然后摆了摆手,冷若冰霜的说道:“我现在没有心情,你也说完话了,赶紧走,赶紧走……”

江寒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转身便走到了屏风处,只是他却又回头看了躺在病床上的洛卫国一眼。

猛然之间,他忽地想到,自己出了严重的车祸,都能安然无恙,肯定是和那传承有关,可是脑海中的典籍,都是些循序渐进的法则,想要立竿见影的话,那么只有,只有丹田里那些许的气息了。

他想到此,脑海中立刻闪过一条起死回生的信息……

洛秋不再理会江寒,只是迈着步子,踱到窗户边,而王主任也无奈的跟着她,突然她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希翼的神色,便看着王主任急切的问道:“那么,那么现在可以转院么?去上京,或者去国外。”

王主任看着她,顿了顿,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洛小姐,现在就算是转院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洛秋眼眸里唯一的亮光,旋即暗淡了下来,她突然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无助,就像是整个天都塌了一样。

王主任摇了摇头,准备搬把椅子给洛秋休息一下,但是他一转脸却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了一大跳。

他惊恐的看见,江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病床边,而且还把洛卫国身上的所有插管,全部都拔掉了。

“嗡……”

王主任感觉脑袋都要炸开了,洛卫国确实是救不了了,但毕竟还没有死,这从哪来的野小子,竟然拔了他救命的管子,此时洛卫国如果死了,那么这就变成了医疗事故,谁能负得起这么大的责任?

他只感觉一股怒火充满了胸膛,当即三步并作两步,便冲到了江寒的身边,使劲地推开他,满脸怒容的咆哮道:“你是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

“我是想……”江寒回头了看了眼洛秋的背影,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么自己一定要救活她最在乎的人。

“滚滚滚……”只是,王主任却没有让他把话说完,便一边连忙给洛卫国插上管子,一边朝着江寒继续咆哮着。

深陷入绝望中的洛秋,陡然听见王主任的怒吼,连忙抬头,一看之下身形猛然一颤,立刻快步地走到江寒的面前,俏脸冰寒无比,愤怒道:“你干什么?你到底是谁?我好心好意救了你,你却来害我爸?”

“洛小姐,洛总还有救。我,我可以救他。”江寒却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什么?”王主任听了江寒的话,立刻哼了一声,然后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医生么?小小年纪就在这儿大放厥词。我告诉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江寒并没有和这个王主任理论,而是看向了洛秋,说道:“洛小姐,我虽然不是医生,但请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救活洛总的。”

洛秋没有说话,但是眼眸中却充斥着怀疑的神色。

“倒是说了实话。”王主任斜瞥着江寒,满脸的嘲讽,说道:“只是,相信你什么,相信你在这胡闹么?一个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的人,你能负得了这严重的后果么……好了,好了,现在赶紧给我出去,我也就不追究你擅入医疗重地的责任了……怎么,还不走?我可郑重的警告你,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可就要报警了啊!”

王主任说完话,面色阴沉的看着江寒,希望他识趣点,尽早离开。

江寒知道他们不会相信自己,可是这个时候一走了之,就是忘恩负义了,所以,他着急的看着洛秋,几近哀求的说道:“洛小姐,每一秒钟对于洛总来说,都如同渡过了一次鬼门关……请,请你相信我,如果救不活洛总,我情愿以命抵命。”

“我说你……”王主任再也忍受不了江寒的胡搅蛮缠,于是迈步朝着门外走去,显然是要去叫人了。

“等一下!”突然,洛秋却叫住了他,然后紧紧地盯着江寒,认真的问道:“你确定能救活我爸?”

江寒紧握着双手,坚定地点了点头。

洛秋低下头,像是在认真的思考着,屋里寂静一片,三个人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如果真的能救活我爸,我们洛家永远记得这份恩情。”洛秋紧咬银牙,鼓足了勇气,做出了一个看似很荒谬的决定,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不会放弃的。

“洛小姐,不是我不同意,实在是他根本就不是医生,而且一旦出现严重的后果,这个责任由谁来承担?”王主任看着洛秋,说出了心中的担忧,如果真的出事了的话,外面那群人非活剥了自己不可。

“你放心!这个责任由我来承担!”洛秋神色复杂的看着江寒,心里虽有些忐忑不安,但还是下了这个决定。

“唉!”王主任叹了口气,既然人家女儿说了这个话,他也就没有什么话再说了,于是摇了摇头,准备冷眼旁观,简单的来说,便是看江寒怎么出丑,怎么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毕竟,王主任在《自然》,《细胞》等国际杂志上发表过论文的名医,一个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野小子,就想救活被他下了最后通牒的病人,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我的绝色美女老婆-江寒, 洛秋-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7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