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妖帝-韩祝, 林月舞-玄幻奇幻小说

龙神妖帝-韩祝, 林月舞-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陷害

大玄王朝地广繁茂,各个大小省会不计其数,每年供奉“大玄”金银珠宝,绸缎马匹,奇珍异兽,皆成山成海。

大玄王朝天子崇尚“魂道”,每年的供奉,大部分都送往天子脚下的修魂门派“大罗派”。

因此“大罗派”人丁兴旺,富甲一方。

夜色渐浓,新月当空,一位少年,竹林深处,武拳探义。

神牛摆尾!

狮扑狡兔!

鹊上枝头!

万象奔腾!

少年动作精准到位,速度敏捷熟练,一套“罗经拳”挥洒自如,一气呵成。

“凝聚魄力!我已经在灵魂八重第三重停留了一年之久,为何还凝聚不成?!凝聚,凝聚,到底怎么样才能凝聚力量呢?”

说话之人正是韩祝,年方十六,长得眉目清秀,七尺身段着锦衣缎袍,气质不凡,“大罗派”长老韩道子之子。

“呼!这套罗经拳我已经练了不下千遍了,却始终领悟不出“凝聚”二字,可父亲为何说罗经拳练熟透了,就可以完全领悟达到灵体呢,可为什么我连灵魂八重的第三重,凝聚魄力都无法掌握呢?”

韩祝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收了架势。

“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灵体,难道我就是这样的天资?连灵魂八重的第三重都过不去!十年后的经络排行大赛不知道能不能赶上,不知道那大赛奖励与我有缘否。哎,如果错过了,就要再等上十年!”

坐在一块礁石上,韩祝捏了捏拳头,想起了传功长老讲“魂道”当中的段子,思索了一阵随后摇了摇头,自知深奥,不是自己如今能理解的,便也放弃去想了。

“说来这个平时冷若冰霜的顺夜梦师姐,竟然与阴魂道中人有私情,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敢相信,但是我韩祝可不是多事之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启明星闪耀天际,东方天空微微泛起了鱼肚一样的白色,雾气开始缭绕,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韩祝收回了思绪,叹了口气,说道:“又是新的一天,我韩祝应当更加的努力,不要被别人看扁,不要一直躲避在父亲的维护之下。”

一夜的练习没有什么收获,韩祝没有气馁,并不因为是长老之子,趾高气扬,执垮自慵。

“该是早课的时间了!”

韩祝起身想要回去之际,断断续续的呼救的声,传入耳际。

“紫竹林”乃大罗派外门弟子居住的场院,是谁,敢在大罗派地界作恶,简直不把大罗派放在眼里!韩祝沉思片刻闻声而去。

韩祝虽为长老之子却也没有优厚的待遇,没有修炼成灵体,是不能进入大罗山峰的。

“紫竹林”深处,传来打斗的声音!

韩祝闻声脚步加快,眨眼之时一切已经映入眼帘,竟然又是“阴魂道”中人!

韩祝没有多思,一个箭步蹿了过去,阻拦住“阴魂道”中人,虽知自己不是对手,但同门师妹被困,没有万全之计,也只得拼命一击。

“大胆阴魂道,竟然来我大罗惹事?!”

“罗经拳”一百八十八式,顷刻而发,招招全力以赴。

阴魂道中人见韩祝中计,便是而后退而不打,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淡淡的说了句,“任务完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呼!”

虽然对方没有和韩祝真正交锋,但韩祝还是累的有些脱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转过头来对同门说道:“师妹没事吧。这阴魂道中人也真是胆大妄为,竟然感到我大罗派来滋事,想必活得不耐烦了,师妹可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

同门师妹眼神复杂,咬了咬嘴唇,一下扑到了韩祝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一言不发。

想必是被惊吓到了。韩祝拍着师妹的肩膀安慰的说道:“不怕,有师兄在,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师兄请不要怪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同门师妹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眼中流露出丝丝的歉意。韩祝微微一愣,还没等明白同门师妹为何说这无头无尾的话来,天空中一声爆鸣,响彻云霄。

“韩祝,你欺辱同门师妹,该当何罪?”

竹林内不知道何时出现几人,韩祝看去,正是大罗第一真传弟子,掌门候选人顺夜梦与她的维护者。

“师姐这话是从何说起?”

韩祝有些莫名其妙,忽然想起同门师妹刚刚说的话,不由得明白了许多,自己被人暗算了。

“从何说起,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敢狡辩,你不要以为我大罗长老韩道子是你的父亲,你就可以胡作非为!”顺夜梦微微愤怒,指着韩祝说道。

“师妹你来帮我解释一下,希望你如实说来。”韩祝期待的看着同门师妹,希望她能说一句公道话,免他人误会。

“师姐……”同门师妹咬着嘴唇,跑到顺夜梦身边,泣不成声。

“有什么事情,尽管放心大胆的说出来,我自可为你做主,即使他是长老之子,也不能胡作非为!我刚刚已经使用的“救难烟火”向门派发出求援了。”

顺夜梦面色和气,安抚着同门师妹。

“师姐,是这样的,我清晨在竹林修习,没想到师兄竟然到此,说要与我讨论魂义,我自然虚心请教,殊不知师兄竟然对我…轻薄与我。”

同门师妹嘴唇有些发紫,心里发虚不敢正眼去瞧韩祝,低着头抽泣不已。

“韩祝看你平日衣冠楚楚,竟然做出这样道德败坏,辱没门声的事情来。”

“不要以为你父亲是长老你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韩祝你也太目无章法了,把大罗派纪律放在哪里了。”

顺夜梦追随者皆对峙韩祝而来。如若平常,这些弟子可不敢与韩祝这样对话,毕竟韩祝的长老父亲在那摆着,而今有顺夜梦,掌门候选人撑腰,自然不怕韩祝。

“我…我….你…你们…”

韩祝知道,这次是有理也说不明白了,毕竟当事人已经咬定自己轻薄与她了,这一切肯定都是顺夜梦的主意,没想到就因为我无意间发现了她与“阴魂道”中人有奸情,竟然对我下毒手。轻薄非礼同门的罪名韩祝深知严重,顺夜梦你好狠毒。

突然天空两道光华驶来,稳稳的落在众人面前。一身穿紫袍,四十左右岁的女子抢先说道:“有何事,竟然放出救难烟火啊。”

“见过两位长老!”

看了看来人只一的韩道子,暗道,看你如何善后,顺夜梦微微施礼,随后众人则大礼相待。

夜梦如今的地位,是掌门候选人,虽然名义上不比长老地位,但诸位长老平时也都和颜悦色,谦让礼节,毕竟掌门候选人,日后有望接替掌门之位,众位长老也是极力讨好,一保日后安生。

韩祝看了看两人,随后低着头说道:“见过父亲,见过紫袍长老!”

夜梦嘴角微微扬了扬,恭敬的说道:“二位长老,事情是这样的,韩祝假借谈论魂义,借机轻薄非礼同门师妹,师妹情急之下,遍使用了救难烟火,我也是看了救难烟火即时赶到,阻止了师弟愚钝的念头。”

“哦!果真有此事,夜梦你要如实回答,在大罗非礼轻薄的罪名可不是闹着玩的。”紫袍长老惊讶的看着韩祝,随后对同门师妹凌厉的说道,“可有此事啊?”

同门师妹不敢抬头,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韩祝的父亲,韩道子眼神深邃,似乎可以洞穿一切,看了看顺夜梦口称被韩祝轻薄的弟子,随后眼神定在韩祝身上,怒气滔滔的说道:“逆子,还不跪下认罪!”

“父亲事情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的,他们诬陷我,你听我解释…”

韩祝想要把事情解释明白,但韩道子却没给他这个机会,指着韩祝说道:“逆子,是到如今,还敢狡辩,看我不把你打成残废。”

“长老息怒,我想韩祝师弟也是一时恶念冲昏头脑,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我想师弟会痛改前非的。”顺夜梦届时说道,大充好人。

“是啊,道子,夜梦说的不错,毕竟韩祝年纪还小,难免犯错误,我看这事还是就此算了吧,而今就你我几人,告诉大家不要说出去就是了。”紫袍长老慈祥的看着韩祝。

“这逆子今天不给他些教训,日后难免铸成大错!”

韩道子一掌拍出,浑厚的罡气,杀气凛然,韩祝眼中闪过一思不明。

“轰!”

罡气在半路被截,一团柔和的雾气霎时出现,包裹住了爆裂的罡气,随后一一化解。

“大无相气功!”

韩祝惊呼一声,竟然惊动了掌门。

顺夜梦暗暗得意,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和气为本,谨记祖训。大罗金殿……”

大罗派掌教,浑厚的声音回荡整个竹林,随后整个竹林雾气升腾,竟然直接把众人摄到了“大罗金殿”外的广阔广场之上。

这广阔的“议事”广场可容纳上万弟子,是每逢年关,掌教讲道,和商议通告各大事情之地。

“大罗金殿”除了资历较高的“内门长老”之外,就是掌门候选人可以通报进入,其他人也许一辈子都没进入过“大罗金殿”的资格,所以进入“大罗金殿”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从“大罗金殿”内飞出几个蒲团,落于众人面前,掌教柔和的说道:“赐坐吧!”

“总有一天我要进入这大罗金殿”韩祝寻思过后,随众人盘坐下来。

随后大罗派几位内门长老得到掌教传音,先后到来。

“发生什么事了,掌教竟然传音传我们到金殿…”

“莫非是谈过些日子,掌教打开传送阵,送弟子去荒凉的星球斩杀妖魂,历练弟子之事。”

“你们还不知道吧,今天的主角是韩祝。”

“韩祝?!这有什么稀奇的,人家父亲是内门长老,自然备受关注。”

众弟子猜测着掌教召集的事宜,往金殿而来。有乘飞剑法宝,有乘仙鹤奇兽,有步行……

------------

第2章 逐出师门

“议事”广场上,内门弟子除了外游历练者,全部到齐,各个肃严起敬,不敢大声呼吸。各个弟子的飞剑法宝,仙鹤奇兽都放于广场之外,显示对掌教尊重。

“好了,人都到齐了,谁把今天的事情与大家真实的说一遍!”

掌教的声音从大罗金殿内传了出来,浑厚有力,回荡不已。

面对掌教的威严,同门师妹已经惊出一身冷汗,偷偷看了看顺夜梦这位掌门候选人。顺夜梦微微点头,眼神毒辣的看着同门师妹。

同门师妹咬了咬嘴唇,“噗通”跪在了地上,低着头把事情经过,按照顺夜梦事先安排的说辞讲述了一遍。

“欺辱轻薄同门是要被逐出师门的!”

“韩祝仗着自己父亲是内门长老,竟然胡作非为,真是咎由自取。”

“看那位师妹的样子,讲述的滴水不漏似乎这件事是真的!”

“看看这回道子长老还怎么维护,韩祝平日是气焰嚣张,这回被逐出师门可大快人心啊。”

广场众弟子都是吃惊不已。各自暗中猜测,此事的真实性,严重性。

“韩祝你有什么话可说?”掌教随和的说道。众人明显听出了掌教的偏袒。

“掌教明鉴,师妹满口胡言,说的并不是真的…”韩祝起身辩解道。

“掌教此事我亲眼所见,韩祝这样欺辱同门该当逐出门派。”顺夜梦有些心虚指着韩祝说道。

“我做事情,何时用得你教给我?”掌教微怒质问道。顺夜梦深知此时不能露出马脚,言多必失,不敢再多言,低着头,心中暗自猜想,掌教会不会发现了什么,仔细想了想,觉得滴水不漏后才放心。

掌教继续说道:“诸位长老有何见解?!”

一位白袍长老看了看顺夜梦,说道:“如果此事是真实的话,那么必定要受重罚,但考虑到韩祝是道子的儿子,而道子又为门派立了不少功劳,我想此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一位黑袍长老到是充好人的说道:“掌门,毕竟我们没有亲眼所见,所以不敢妄下结论!”

紫袍长老拱手说道:“我与道子看到救难烟火,虽然及时赶到,但事情已经结束了,已经被先到一步的,夜梦制止住了,所以……”

韩道子盯着韩祝半天,最终说道:“掌门,道子教子无方,请掌门执行门规!”

“父亲!”韩祝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韩道子指着韩祝说道:“逆子休得多言。请掌门执行门规!”

顺夜梦早就猜到了韩道子会这样做,暗自得意。诸位长老也是欣赏道子这样的做法,如若是自己的孩子,违反了门规,会不会能做到道子这样?

“韩祝你还有机会说话,你说来…”掌门柔和的声音,让韩祝心中怨气消减了几分。

“掌教,我没什么话可说了。”

韩祝思索了一阵,自己父亲今日为何这般反常,想必定有原因,做父亲的为自己儿子开脱,怎么说来也像是在包庇。

看来今日离开大罗是定事了,不过总有一天我实力强大了,我会回来要回我的清白,顺夜梦你好狠毒。韩祝并不怪同门师妹,毕竟他也知道同门师妹也是被逼无奈才做此事,但既然师妹说了自己轻薄与她,那不去做做也白蒙冤可耻了,韩祝处心积虑的想了想,有了打算,准备离开大罗派。

大罗金殿内沉寂了好久,随后掌教柔和说道:“既然这样,那韩祝此时已经不再是我大罗派之人了,速速离开,好自为知…”

诸位长老异口同声说道:“请掌门三思。”

“大罗派门规在那里,既然韩祝承认了,那也不是我能留得住的,在我眼里一视同仁。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下个月历练弟子的日子,希望你们在这段日子里好好准备,莫给门派丢脸。”掌教话了,大罗金殿内悄无声息。

“掌教竟然真的把韩祝逐出门派了?!”

“韩道子长老果然是条汉子,大义灭亲啊。”

“今天这件事好像没那么简单。”

“师兄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们还是准备下个月的历练吧,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众弟子散去,都再谈论今天韩祝的事情。

“父亲,这是孩儿最后一次叫你,这三个头,是为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今日一别,从今往后我韩祝就再也没有父亲了。”

大罗金殿议事广场上此事只剩下了,韩祝,韩道子两人,韩祝“扑通”跪在了地上,向韩道子磕了三个响头,起身离开,从此以后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掌教师兄,我今日所作之事,是对或错?”

眼眶微红,深知韩祝的心思,那三个头,是为了与自己划清界线,不让自己受到背后自责,教子无方。韩道子久久站立,最后叹息一声,进入了大罗金殿。

“对,错?”

掌教浑厚的声音,像是在自问,感叹了一声说道:“这些你应该问我吗?有些事情我想你比我还明白,这样也好,出去外面的世界历练一下也好,想让他成就气候,岂能在避风港里成就?”

“我说的是,当初答应师弟要好好照顾韩祝,如今……我怕韩祝受到冤枉以后,堕落阴魂道。”韩道子回忆起了多年前的事情,彷如就发生在昨天。

“你怕,想必你也是这样想的,让韩祝出去历练一番吧,而正好借此机会,不然就顺夜梦这点把戏,难道你会看不出来?放心吧,我已经给韩祝用“大周天演算法术”过了,无妨无妨。”掌教盘坐与神秘的时间隧道中,掐指推算,耗尽百年寿命,窃取天机。

“既然掌教师兄这样说,我便也放心了。”韩道子捋了捋胡须说道。

“不知道有没有龙珠的下落?”掌教沉默良久问起韩道子。

“掌教师兄,我已经按照你的部署派出得力亲信,到各个世界中去寻找了,但查无音信,没有一点头绪可言。”韩道子收了心情,开始与掌教罗山海谈起了正事儿。直到深夜韩道子才离去,回到自己的“道子峰”放了一只飞鹰,传信给一个人……

“再见了大罗,不过你放心我韩祝有一天还会回来的!最毒不过妇人心,顺夜梦你莫欺少年穷,你会为你今天所犯下的错误,得到应有的报应的,我韩祝绝不放过你。”韩祝在大罗派山下,矗立了好久,最终咬了咬牙,急速跑向了远处。

猛虎下山!

羚羊摆犄!

猎豹飞奔!

飞鹰展翅!

韩祝急速奔跑当中,自然打出了“罗经拳”,招招拳风四起,步步凌厉,真正的宛如下山的猛虎一般,嗷嗷直叫,气势滔滔,如羚羊一般用强横的犄角横冲直撞,如飞鹰一般,踏步,借力,飞腾而起。

太阳消失在了天空,一弯新月转换而出,此时已经远远的离开了大罗派,韩祝虽然以前没有出过大罗派,但对于大玄王朝的地势还是很清楚的,大罗派里的《炎黄地貌》里面有记载。

“我自大罗派出来,一直往东,此处环境看来,应该是绝龙鼎,这里号称妖魂之地,堪比妖妖之地,不过我也并不用害怕,毕竟这里的妖魂都比较弱小,都属于刚开智慧的那种,我对付起来也应该绰绰有余,不过地底下就不敢贸然前去打搅了,毕竟地底下有可能藏着经络境界,甚至更高境界的妖魂,那可不是我可以对付的来的。”

韩祝盘坐在顶峰,闭目沉思,加紧苦练,感受天地之间的魄气,不浪费一点的时间。

“灵魂八重,第一重淬炼魂体,就是要把魂体练就的强壮坚实,为第二重引气入体做根基,而引气入体则是感悟天地之间的魄气的开端,让魂体内充满饱食魄气,那么第三重,凝聚魄力,就是要把魂体内的魄气凝聚起来,制敌之时,以一个点,击发出去……”

韩祝冥想当中,似乎抓住了一些东西,那凝聚魄力的办法。是的“罗经拳”,一百八十八式,招招都是制敌,都有独特的点,全力爆发。比如羚羊摆犄,力点就再犄角上,全身上下,力气会与一点,全力制敌,又比如鹊上枝头,虽然是辅助攻击,但力点在于脚下,全力蹬地,一跃枝头,再以力量均衡为准,平稳的站立在树梢……

“凝聚魄力,成!”

终于抓住了关键,韩祝徒然而起,箭步如虹,一拳直出,如饿虎扑食,击在了一株粗壮,三人臂长的树干上。

轰!

一株苍天大树顺势而倒。

“一年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我终于到达了灵魂八重第三重凝聚魄力。”韩祝又是一横扫,又一株大树被韩祝强悍的腿劲所撂倒。一通全通,韩祝此时意念一动,魂体内的魄气就会凝聚成点,全力击发。

“哦,妖魂,就让我拿他来试试手吧。”

韩祝发现了刚刚有智慧的妖魂出现,就迫不及待的想试试自己到达灵魂八重第三重凝聚魄力到底如何。砰!

一腿扫出,可怜的妖魂还没来得及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烟消云散了,甚至连魂体爆碎之后的妖魂意识也没经得住这一腿。

“太无趣了,这妖魂连一重都没有达到,太弱不禁风了。怎么不是炎黄地貌中介绍的,这里应该有很多妖魂的么?怎么一个都找不到了?”

韩祝一腿过后,来了兴致,满山的找妖魂,但就是一个都没有,当然韩祝知道地底下一定有妖魂,但韩祝可不敢轻易去地下寻找,那样等于寻死一般。

“顺夜梦就因为我见到她与阴魂道中人有私情,就把我害出门派?难道他们除了有私情意外还有别的事?韩道子没亲眼所见,就然断然让掌教把我逐出师门,想想,平日韩道子做事细腻,对我的脾气秉性也是了如指掌,为何只听同门师妹片面之词,而不听我解释就?”

天蒙蒙亮,绝龙鼎雾气缭绕,彷如仙山一般,韩祝一夜未睡。

------------

第3章 麻烦!

“变化莫测谁人解,柔棉似海滔滔乱,罡重如岳其磅礴,凌波微步有人愁……”

韩祝沉静下来,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就是想不出个头绪来,索性不再费那脑力。开始修炼起来,口中吟唱大罗派“天罡步法”歌诀出来。

“天罡步法”,三流魂术,分为东南西北四罡。

东天罡诡异多变,缭乱对敌,西天罡绵绵如海,以柔克刚,南天罡稳重如山,雷打不动,北天罡行云流水,日程千里。

此时韩祝升级到灵魂八重,三重境界“凝聚魄力”,把力点用于步法之上,“天罡步法”运用的更加得心,威力更胜一筹。

“北天罡,行云流水!”

树林之中急速穿梭,几个呼吸之间已经翻越了一个山头,那种急速的穿梭,耳边划过风声,给韩祝带来一丝丝刺激的感觉,心中那些不快,在一声高呼中,解去不少。

“哦,那里怎么有两个人?难道是再参悟魂术?”韩祝站在山顶望去,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那两个人一动不动,保持着一个姿势,好奇的走近了一些,韩祝才觉得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这两个人死了,因为韩祝已经看到一把匕首深深的插在一个人的魂体之上,而另一位七窍流血,想必是被想必是震裂了经络血脉而死。

“这个人竟然七窍流血,显然已经经络境界有成了,凝练出了血脉。哦?那个匕首发出的力量不小,难道是灵器?”韩祝窃喜,既然两个人都死了,那么他们身上的东西自然也是无主之物了。韩祝在两人身上搜捕一遍,除了一把灵器匕首,一件天丝蚕衣之外就再也没找到其他东西。

“灵器,没想道我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得到灵器?!!!要知道灵器就连一般经络境界的人都不能拥有啊!这把匕首防身很好,藏在身上出其不意。至于这件天丝蚕衣嘛,却感觉不出什么来,无非也就是一件好品质的材料缝制的吧,不过也好,穿在身上毕竟可以抵挡普通武器的攻击。”

韩祝并没有去思考这两个人为何一起死亡,是什么身份,而是继续寻找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找道什么好宝贝来。

“咦,这是什么?”

韩祝拽下一人的佩戴之物,精致的绳结裹着一枚浓白色的珠子,韩祝自然识货,这只是一个下品魂器摆了,不过看样子确实好看,韩祝心思一动,拆了绳结,取下网球大小的珠子,揣在了怀里。

“小子,把你手中的东西放下,他们都是我的!”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韩祝放眼望去,是一个与自己略大一些的女子,气度不凡。

哦,莫非这女子与这两个人有关系?韩祝想了想,不管有没有关系,宝器是不能给别人的,难得的机会不能放弃,韩祝把匕首藏在袖中质问道:“你认识这两个人?”

“不认识,不过他们身上的东西,我要了。”

女子霸气的说道,一股杀气油然而生,韩祝一个打了激灵,深知对方不是自己能惹的主,但随即一股不服的气势升起:“难道你想杀人越货,不怕告诉你我身边随时有人保护,你千万别一个错念毁了自己!”

执垮子弟,蛮横无理。韩祝如今实力不行,也只能靠这个蒙骗对方了,希望能有些效果。果然女子似乎不是长在尘世走动之人,韩祝猜得果然没错对方被吓到了。

“你说的保护你的高手在哪里?”女子警惕的看着四周,半信半疑。

“呵呵,既然是高手,可是你这等修为可以看得到,感应出来的?”

得知阴谋得逞,准备找机会走人。但女子再次开口之后,韩祝看到后来居上的人,惊出一身冷汗,后来的男子气势滔滔,一举一动都带着不凡,骨魂法境?韩祝不敢猜想下去,深知算是空欢喜一场了,不但灵器没了,说不定会送上性命,因为对方的穿着打扮,明显是“阴魂道”中人。

“阴魂道”可不像“阳魂道”,讲究一些。那可是看你不顺眼,说杀就杀,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平常啊。

“父亲,我要那个人从这两个死人身上得到的东西!”女子撒娇的对面色黝黑的男子说道。

“好好好,慕慕,父亲帮你!”面色黝黑的男子柔顺的说道。随后也发现了韩祝藏在袖中的灵器的气息,凌厉的对韩祝说道:“小子,把你得到的东西叫出来。”

只感觉到“嗡”的一下,此男子说话之间竟然动了魂术,竟然把魂术加持在声音当中,可耻,以大欺小。凝聚魄力!韩祝把魄力完全凝聚于脑子里,片刻之间遍清明了许多。

既然横竖都是死,何不死的壮烈一点,韩祝哼哼说道:“如果我不交呢?”

“哦?”面色黝黑男子显然没有预料到,一个连“灵体”都没有练成的小家伙竟然不怕自己的震慑?被唤作慕慕的女子说道:“父亲他身边有高人保护,你可小心。”

“高人,我到要看看有什么高人。”

说话之间,面色黝黑男子一拳击出,罡气化作虚拳一面扑来,眨眼之间已经接近韩祝面庞。说话对方也只是试探一下,要不是自己女儿说有高人保护,对于韩祝这样的修为,他才懒得理会。

“砰!”

虚拳在半路爆裂,化为虚无。韩祝被莫名的力量生生移出几仗开外。

“果真有高人,为何不出来相见,难道面容长得奇丑无比,哈哈。”

面色黝黑男子,哈哈大笑,瞬间打出四十八拳,向天空各处。罡气爆裂,整片树林烟雾缭绕,韩祝被这拳罡震晕了过去。

“碧落门,第三十六殿黑鬼殿主也不过如此!”

烟雾散尽,一蒙黑纱男子出现,几招之力就把刚刚猖獗的黝黑男子致死,连灵魂意识都没有放过,可见神秘之人修为何等。

“你,你杀了我父亲!”女子惊恐,眼眶湿润,万万没想道,因为自己一时的兴起,想霸占灵器,却给父亲引来了杀身之祸。

“你走吧,希望你把今天的事情忘掉,不然你的下场和你父亲一样!”神秘男子说话简洁明了。

女子深知自己父亲的实力,对方轻而易举就杀了自己的父亲,那么可见实力如何,自己上去也是白白送命。“哼”了一声,不顾自己父亲的尸体畏寒,独自向“碧落门”方向跑去,韩祝的面容深深的印在了女子的脑海当中。

神秘男子饱含深情的注视了韩祝很久,随后走到韩祝身边,取了藏在袖中的匕首说道:“这把银蛇匕首现在还不适合你,带在你身上只会惹来杀身之祸,先放在我这里保存,有朝一日你有能力了,我在把这把银蛇匕首还给你。”

神秘男子一道柔和之气打出,韩祝在男子消失后不久醒了过来。

“我的灵器呢?”

韩祝张开眼睛发现自己“捡到”的匕首不见了,不过并没太大失望,毕竟是自己“捡到”的,没了也就没了,性命还保着,俗话说留得青山不怕没柴嘛。

“不过天丝蚕衣幸好给我留了,有件衣服防御也是不错的。”又莫了莫怀里好看的珠子,才欣然坐在地上回忆刚刚发生的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面色黝黑的男子会突然死掉,而女子却不见了。先是死了两个不明身份的人,而后又死了一个面色黝黑的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太过诡异了。

完了,韩祝突然间想到自己和女子说有高人保护的事情了,不管是面色黝黑的人是怎么死的,被谁杀死的,那么归根罪名都会落到我身上。如果那女子也死了到是好办了,假若逃掉了…….

“此地不宜久留!”

韩祝并没有发现女子的尸体,想了一阵,下了结论,急速的向大玄王朝京都“玄都”而去。毕竟那里繁华无数,人口聚集,假如真是女子把罪名加到自己身上,在“玄都”那么的大的地方,也很难把自己找到。

到底是谁救的自己呢!韩祝走在玄都城内思索着来龙去脉,却脑空如野,没有一点线索。世俗中好是好,但就是没有钱财寸步难行啊,如今我身上值钱的东西也就这件衣服了,得找个地方把这件天丝蚕衣变卖了,换些世俗中用的,金石,铜石,铁石。

韩祝到是从《炎黄地貌》中知道,玄都城有个“万灵宝门”分店,是专门做法宝买卖的地方,甚至还可以打探消失,追查跟踪人等等。

“玄都万灵宝门”烫金的几个大字在牌匾上夺目耀眼,宽敞的门面,大气豪壮,一看此处定日进斗金。韩祝迈开步子,刚进入其中,就看到宽阔的大堂之内,有一男子出言轻薄一白衣貌美女子。却无人敢拦。

哦?在这天子脚下,竟然有人当中触犯大玄法律,看样子对方一定来头不小,这等事情不是自己能管得了的,还是安稳的变卖了金丝蚕衣换些钱财的好,估计这质地的蚕衣,虽然算不得上是件“魂器”,但也好歹能换些金石吧,韩祝迈步向柜台走去。

“我不是说了吗,不准任何人进来,今天这里我包了。”男子感觉到有人进来,转头向一青衣女子说道。显然这位青衣女子是这里管事之人。

“十八皇子,我并没有权利不让其他人进入。万灵宝门开张营业,自然欢迎各界人士,如果要让万灵门主知道了,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青衣女子缓缓道来,“何况今天我们已经够给你十八皇子的面子了,就是大玄天子,都要对万灵门主礼让三分,今天你在这里滋事,就到此结束吧,免得门主知道了,不开心。”

------------

龙神妖帝-韩祝, 林月舞-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