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忍深情:夫人我错了-阮清舒, 沈靖-总裁豪门小说

难忍深情:夫人我错了-阮清舒, 沈靖-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嗨,未婚夫

“这门婚事我是不会答应的!我现在就要回A国!”

阮清舒愤怒地站起身就往外走,妍姿明媚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怒意。

她实在是没想到,她得到消息说父亲重病,急忙连夜从国外赶回来探望,谁知一进门却被告知自己马上就要订婚了,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

再看看面色红润、精神百倍的父亲阮季同,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这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骗局!

“混账东西,你敢!”阮季同勃然大怒,扬起手就要给她一巴掌,但是目光忽然触到女儿那如雪般的肌肤,却忽然顿住了。

他恨恨放下手,咬着牙转头吩咐,“来人,赶紧带小姐去换礼服,还在磨蹭什么!”

管家和保姆们早就等在旁边,现在听到阮季同呵斥,连忙答应一声涌上前来,七手八脚簇拥着阮清舒就往楼上走。

阮清舒挣扎着喊道:“爸,我听说顾家已经在避开阮家的锋芒,转向别的产业,以后再也不会跟咱们家抢生意了,您何必一定要对他们赶尽杀绝呢?”

她今天的订婚对象就是顾家的独子——顾君平。

顾家和阮家是生意场上的对手,两家的产业有一大部分重合,经常为了争夺订单和客户拼的头破血流。

阮季同一直憋着一口气想把顾家吞并,而顾家最近生意出了问题,所以他瞅准了机会想用联姻绑住顾家,然后一步步鲸吞蚕食!

阮清舒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想了半天才从记忆的深深深处挖出了一个及其模糊的印象,一个六七岁的矮胖小团子,长得倒是白白嫩嫩的……这也不能怪她,天知道她也只是在商业宴会上跟那只团子见过几面,然后五岁就出国了!

那小团子现在长大了,不会是一只大号的团子吧?

脑海里顿时出现一副画面,一个吨位三百斤上下的圆滚滚的肉团眯着眼睛冲她笑:“嗨,未婚妻!”

阮清舒激凌凌打了个冷战,不行,这婚事绝对不能定!

看着女儿被拥进衣帽间,阮季同冷哼了一声,转身准备先去酒店看看宴会的布置。

到了订婚宴会的酒店,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不但有遍地的鲜花气球香槟塔,还有遍地的记者,长枪短炮林立,阮季同下了功夫,但凡数得上名号的媒体都请到了,为的就是让阮顾两家联姻的事情板上钉钉,让顾君平丝毫没有反悔的余地!

有相熟的媒体凑上来跟阮季同客套,顺便打趣道:“阮总,保密工作做得好啊,不声不响就把女儿嫁出去了,咱们到现在可都还不知道您的乘龙快婿是哪位呢?”

阮季同端着酒杯哈哈一笑,刚想开口,宴会厅的大门忽然大开,门口传来一道优雅而淡漠的男声:“是我!”

阮季同循声一看,顿时面色大变:“沈靖!”

沈靖身形高大挺拔,迈着优雅的步伐不急不缓的走过来,明明看起来俊美矜贵,却又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势,一路上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给他让开了路。

他来到阮季同面前站定,深邃俊美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但是眼底却是化不开的凌厉和冷漠:

“我是清舒的未婚夫,出现在这里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阮总为什么这么惊讶?”

我的天,今天的男主角居然是沈氏集团总裁沈靖!

要说起来阮家也算是一流的豪门了,但是比起沈家,那依旧是小巫见大巫!

记者们简直兴奋的要发疯,一窝蜂涌了上来,把话筒相机摄像机统统对准了他:

“沈总,请问您跟阮小姐是怎么认识的,又是如何开始恋爱的呢?”

沈靖一愣,接着唇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说起来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我们是相亲认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一见面,我就有了感觉,觉得心里期待已久的那个人就是她了。”

俊美的贵公子眼中溢满了期待和温柔,居然还带着几分微不可查的羞涩,让现场的女记者们顿时浪血沸腾了起来,心中嗷嗷大叫:“啊啊啊好甜好甜!相亲!一见钟情!”

也有不少人扼腕长叹:“要是早知道沈靖这朵高岭之花这么好摘,一场相亲就能搞定,放着让我女儿(孙女)来啊,白白错过了机会,可惜啊可惜!”

总之所有人对那个出国十几年,在圈子里印象极为淡薄但是看起来运气爆表的阮小姐空前好奇起来。

第2章 女鬼大变身

然而阮小姐的心情现在及其不好。

她逃跑失败,还是被按着换了礼服做了造型,然后在一队保镖浩浩荡荡的押送下来到了酒店。

眼看着到了酒店门口,坐在前排副驾驶的管家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

自家小姐实在太能折腾,从家里开始一直到路上,跳窗、爬树、要吃的、上厕所……逃跑了起码有十几次!谢天谢地酒店到了,要是这条路再长一点,他恐怕要被折磨的短寿二十年!

阮清舒看着酒店的大门越来越近,心中又气又急,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只能被强迫订婚了吗?

她的眼神无意识的从车窗玻璃上掠过,里面倒映出一张妆容精致、明艳娇美的面容,她忽然眼睛一亮,有了!

车子在酒店门口“吱”地一声停了,明明很是平稳,后座却突然传来阮清舒的惊呼:“哎呀!”

管家的心一紧,心跳立刻飚上了一百八。

他立刻下车,在后车门躬身问道:“小姐,您怎么了?”

阮清舒带着哭意的声音响起:“我刚才在喝水,但是车子忽然停了,杯子里的水泼在了脸上,把妆容糊花了!你去后面车子上给我把化妆盒拿来,我赶紧补一下妆!”

管家皱了皱眉头,还是答应一声,连忙去后面取了化妆盒递给阮清舒:“小姐还请动作尽量快一些,时间快来不及了。”

阮清舒冲他甜甜一笑,乖乖的点头。

她的动作果然很快,没过十分钟,车门就再次打开,阮清舒身着礼服,身姿优雅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管家欣慰地抬头去看,却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啊!”

眼前的女人发型优雅、身姿妩媚,但是却惨白的一张脸,不知糊了多少粉;一张烈焰红唇细而狭长,横向足足有十几公分,标准的血盆大口;小眼睛,塌鼻梁,唯有一双眉毛黑而浓密,偏偏还在眉尾长了一颗克夫痣,综合起来,简直惨不忍睹,看到就连隔夜饭都想吐出来!

要不是发型和衣服,他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家小姐!他刚才差点就大喊“有鬼”了!

阮清舒冲他妩媚一笑:“怎么了?我的化妆技术不错吧?”

管家差点被闪瞎,立刻痛苦的闭上眼,艰难的说:“简直……巧夺天工!”

生生把仙女化成了女鬼!

阮清舒满意地点点头,踩着高跟鞋就往酒店里走去,装备完毕,准备上战场!

宴会厅已经进行了几项,台上正在进行助兴的节目表演。

有人走到司仪旁边跟他耳语了几句,司仪立刻走上台让舞蹈暂停,然后拿起话筒兴奋的宣布:

“各位来宾,咱们望眼欲穿的女主角终于到了,现在让我们有请阮清舒阮小姐隆重登场!”

众人都纷纷鼓掌,纷纷伸长了脖子向司仪示意的方向看去,第一次这么热切的盼着一个人出现。

沈靖手上端了一杯白兰地,正在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闻言挑了挑眉,也带着几分好奇转过头去,这一看不要紧,顿时一口酒“噗”地喷了出来!

这,这到底是女人还是女鬼!

第3章 沈总裁眼瞎

全场鸦雀无声,目瞪口呆。

阮清舒身姿优雅,仪态从容,无比端庄、无比淑女的姗姗而行,一边走一边还向两边的来宾微笑着点头致意。

但是触及她脸蛋的宾客纷纷不忍猝睹的别开了头:实在是辣眼睛!

这位阮小姐大概真的是出生的时候脸着地了吧,才有了这么一副长相!哎呀不行不能回想,要吐!

阮清舒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径直走到了阮季同的身边,开口笑道:“爸爸!”

阮季同被这一声唤的回过神来,这才认出眼前的女鬼就是自己的女儿。

他刚要大发雷霆,阮清舒连忙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轻笑着撒娇:“爸爸,我的未婚夫来了吗?”

阮季同一愣,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来了,当然来了!”

众人这才想起来,这位长相……清奇的阮清舒小姐是沈靖沈总裁的未婚妻,还是让沈总裁一见钟情的那种!

所有人的眼光“刷”地一声都扫向了沈靖的方向,都是一言难尽。

沈总裁,你是眼瞎还是眼瞎,还是眼瞎啊?

目标太过明确,阮清舒一眼就看到了沈靖的所在,顿时被这俊美到极致的男人惊艳了一下,心中诧异:“这就是顾君平?都说女大十八变,难道男大也十八变吗?但是从团子变成了顶级帅哥,这变得也太大了吧!”

阮季同不管她在想什么,带着她就走到了呆滞的沈靖面前,低声开口问道:“沈总,我女儿的未婚夫明明是顾君平!你跟他关系向来很好,今天这是为了替他解围,特意来搅局的吧?你现在再看看我的女儿,你确定还要继续下去吗?”

沈靖的心中也十分煎熬,他本来做好了准备,哪怕阮清舒长相难看、脾气暴躁他也会忍下来,然鹅他还是图样图森破,谁能想到阮清舒已经出离难看的境界,上升到恐怖的范畴了!

就她那副尊荣,看一眼都会三天吃不下饭,跟她订婚简直相当于慢性自杀好吗!

但是想起顾君平和岌岌可危的顾氏,他还是咬了咬牙,冷笑一声:“阮总,你既然知道顾君平跟我关系好,那就应该明白,要动顾氏,得先问问我答应不答应!我的话放在这儿了,今天这婚,我还非订不可!”

“你!”阮季同怒发冲冠,手都控制不住颤抖了起来,“你就不怕我说出真相吗?”

沈靖挑了挑眉,哈哈笑了几起来:“阮总,我倒是不在意,你请自便。这么多媒体,阮总联姻不成被准女婿放了鸽子的新闻可就是热搜和头条,保证两个小时不到就能传遍全国!”

阮季同气了个倒仰,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脸色乍红乍紫十分难看。

两个人的声音放得极低,连近在一旁的阮清舒都没有听清,只是看在两个人的脸色,敏感的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儿。

阮季同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笑容,拉过阮清舒来拍了拍她的手,笑的格外慈爱,示意她跟沈靖打招呼,声音隐隐带着一股咬牙切齿和幸灾乐祸的味道:

“女儿,你的未婚夫沈靖在这里呢,你看,他不愧是对你一见钟情,这不都高兴傻了!”

现在他倒是庆幸女儿作妖了,哪怕奈何不了沈靖,恶心也能把他恶心个半死!

阮清舒嘴角抽搐,简直服了自家老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这是高兴傻了吗?这分明是吓傻了吧?

但是接着她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眼前这男人叫沈靖?但是自己订婚的对象不是顾君平吗?

但是看阮季同口口声声管沈靖叫“准女婿”,她也只好咬牙上了,人换了不要紧,反正她的戏码是不准备换的!

第4章 订婚成功

这么想着,阮清舒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那张化成血盆一样的嘴简直像是要咧到耳后去,看到的人都不由自主地避开了眼,生怕再多看一眼就要吐了,实在是丑出一定境界了!

她故意娇嗲地喊了一声:“达令~”满脸兴奋地向着沈靖身上就扑了过去,显然是想来个热情而销魂的拥抱。

只听声音简直娇媚入骨,令人浑身都会为之一酥,但是配上那张丑脸,那效果简直堪称恐怖!

向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沈靖脸色煞白,向来矜持冷漠的表情瞬间崩裂,手忙脚乱的一把按住阮清舒的手臂把她隔绝在了一臂开外,眸中居然露出了少见的慌乱和惶恐!

阮季同眯了眯眼睛,冷笑起来:“沈总裁刚才不是口口声声对小女一见钟情、情根深种吗?现在这是怎么了?”

沈靖的脸色一僵,这才想起自己刚才说出去的话,破天荒的简直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

老老实实的说个商业联姻不好吗?让你嘴欠,非得说什么一见钟情!

记者和宾客们这才从阮清舒的“惊艳”出场中回过神来,想起还有这么一茬,顿时把目光都对准了沈靖,目光都是一言难尽:这沈总裁,不会是眼睛有毛病吧?这得瞎成什么样才能对这位阮大小姐一见钟情啊!

沈靖唇角勾着一抹僵硬的笑,嘴里直发苦,心中暗道:“顾君平啊顾君平,兄弟这下不仅是为你两肋插刀,简直是在玩命了!”

他深吸一口气,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之下,闭上眼睛,刚才按住阮清舒的手猛地一使力气,顿时就把她拉进怀里,牢牢按在了胸前!

“宝贝,你可算来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阮清舒浑身一僵:不,不会吧?这跟自己设计好的剧本不一样啊!这男人是眼瞎了吗?面对这么一张脸,他是怎么把“宝贝”两个字叫出口的?

她想抬起头看看沈靖的眼睛是不是有毛病,但是小脑袋微微一动,就被沈靖的大掌牢牢按住,丝毫动弹不得。

“我追求你那么久,总算让你父亲答应了这门婚事。今天之后,你就是我的未婚妻,打上了我的标签,我再也不用担心有其他人来觊觎你了!”沈靖咬着牙挤出一抹笑容,继续一往情深地表白着自己的心意,手上的力气却加大了几分。

他可不敢让阮清舒动弹,要是那张脸一露出来,他非得吐了不可,这场戏还怎么演完!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心中纷纷呐喊:“沈总您多虑了,就您心上人那副尊荣,让人多看几眼都恨不得自戳双目,我们到底是多想不开才会去觊觎,您尽管放一百个心,我们不敢动不敢动!”

面对众人诡异的目光,沈靖心中欲哭无泪。但是自己作的死,咬着牙也要撑下来,不能功亏一篑!

他咬着牙做出一副款款的样子,转向阮季同:“阮总,请您允许我跟清舒订婚吧!”

阮季同知道真相,被沈靖这不要脸的行为气的咬牙切齿。

有相熟的生意伙伴还过来捅捅他小声催促:“嗨,阮总,你这是高兴傻了吗?还不赶紧答应,万一待会沈靖醒过来反悔怎么办?”还不赶紧趁着对方眼瞎的时候把闺女砸出去!

阮季同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他有心不管不顾的揭开沈靖的恶毒面孔,但是余光瞥到周围密密麻麻的记者和话筒,顿时又泄了气,这么丢脸的事情要是抖出来,以后他也不用在圈子里混了!

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我!同!意!”

阮清舒心中大急:不不不,不能同意,放开我,我觉得自己还能拯救一下!

她拼命挣扎着,沈靖用上了极大的力气才把人死死按住。

他紧紧把阮清舒固定在怀里,看似惊喜实则艰辛地露出了一个激动的笑容:“多谢您愿意把清舒交给我,岳父大人!”

第5章 请保持素颜

众人一片唏嘘,心中五味杂陈,都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这位阮小姐好本事,据说出国十几年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居然一出手就把沈总裁拿下了,真是厉害!”

“唉,阮家搭上了沈家,这下子算是飞黄腾达了,阮季同好福气啊!”

“就是啊,多少名媛千金想尽了各种办法要嫁给这位沈公子,但是人家连正眼都不看一眼的,谁知道居然……”

都在纷纷惋惜沈靖这么一朵大好的鲜花,居然就这么想不开死了心要插在一堆牛粪上了,但是再想起刚才对阮清舒的惊鸿一瞥,他们顿时又浑身激凌凌打了个寒颤。

沈总干得好,要不是你舍身取义,说不定这妖孽就要来祸害我们家的好白菜了!祝沈总和阮小姐一定如胶似漆白头偕老,可千万别把她再放出来为祸人间了!

于是大家抱着虔诚的祝愿,纷纷为沈靖和阮氏父女送上最真诚的祝福,沈阮两家的联姻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下来,整个宴会一片喜气洋洋,只有身为主角的三个人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订婚结束,宾客们确定阮清舒已经“名花”有主,自家孩子不会再有危险,满意地走了;记者们拿到了这样一条跌破众人眼镜的大新闻,明天的头条《惊!沈氏集团总裁居然眼瞎!》有了腹稿,也满意的走了。

熙熙攘攘的宴会顿时冷清下来,只有酒店的一些工作人员在收拾场地。

阮季同瞪着沈靖,没好气地说道:“现在沈总满意了吗?”

阮清舒还被沈靖捂在怀里,闷得“呜呜”直叫,沈靖回过神来,想起阮清舒那张丑的一言难尽的脸,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瞬间把手松了开来。

阮清舒终于得到了解放,她一抬头,连阮季同这个亲爹都吓了一跳。她原本为了难看,脸上画的妆快有半斤后,现在在沈靖怀里挣扎了这么久,妆早就花了,脸上红的唇膏、白的粉底、黑的眼线和睫毛膏还有彩色的眼影混成了一团,简直成了一个调色盘。

要不是知道自己闺女长什么样,他真有心现在就把这妖孽活活掐死!

阮清舒顺着自己父亲诡异的眼神看向沈靖,只见沈靖正嘴角抽搐着对她怒目而视,他那价值六位数的高定西装和衬衫已经被化妆品糊的一塌糊涂!

她不由得心虚地缩了缩脖子,紧接着又理直气壮起来:“瞪什么瞪!我就愿意打扮自己怎么了!”

“你!”沈靖正在用手绢擦拭着胸前,他有轻微的洁癖,现在总感觉胸前的位置像是沾上了什么擦不干净的脏东西!

但是没想到!

他这个受害者都没让她赔衣服了,始作俑者还这么猖狂!

“阮清舒!你长成这副尊荣,我愿意收下你跟你订婚那就是造福苍生了,你居然不知道感恩,还敢跟我大呼小叫!”

什么?明明是他强按住自己,自说自话定下了婚约,现在居然还有脸反咬一口?

阮清舒简直被沈靖的无耻惊呆了,“我长得丑怎么了!你要是看不顺眼,现在就跟我退婚啊!”

阮季同眼中精光一闪,瞬间把脸一板,厉声道:“沈总见谅,我女儿长相一般,所以就爱打扮了点。她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爱好,我这做父亲的也不好阻拦。沈总要是接受不了,不妨退婚,我绝对没有二话!”

只要沈靖退婚,他就会想办法把顾君平绑来!

沈靖原本还被怒火冲的有些发热的头脑顿时冷静下来,恢复了那副俊逸淡定的模样,从容地打量了阮清舒几眼,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阮总还真是说笑了,我跟清舒这点小别扭只是情侣间的情趣,哪里就牵扯到退婚上了?您放心,我一定会跟阮小姐情投意合,浓情蜜意!”

最后几个字,说的简直咬牙切齿。

他说着又看了看阮清舒,瞬间又闭上眼睛,深呼吸几口气,才板着声音说道:“阮小姐,化妆并不适合你,以后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保持素颜吧!”

难忍深情:夫人我错了-阮清舒, 沈靖-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5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