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如沐爱河-厉棠棠, 顾清明-总裁豪门小说

遇见你如沐爱河-厉棠棠, 顾清明-总裁豪门小说

1
第1章 掐灭桃花一朵朵

温湖医院,心外科走廊上。

一名背影窈窕的护士推着她的护理车走过,忽然被一个年长的护士拦住了,笑吟吟地说道:“棠棠,又来找顾医生打卡?还是你们泌尿科好,又清闲,又开眼界,真让人羡慕!”

“别逗我了,护士长!”厉棠棠戴着口罩,露在外面的大眼睛原本总是笑眯眯的,此时却耷拉着眼角,又羞又气。

她趁着大一暑假进温湖医院实习,是为了全角度全方位渗透进顾清明的工作和生活。可她那混蛋二哥却故意整她,把她一杆子支到了生殖泌尿科!

生殖泌尿科!

是她这种花季少女该待的地方吗?

幸好厉棠棠只是个实习护士,也不够资格直接接触病人,就只是给病人送送药。那方面的眼界,她还是以后让顾清明“亲自”带她开比较合适!

她告别护士长准备往顾清明的办公室去,却又被护士长拦了一把:“哎棠棠,我得跟你透个底。最近又来了模特,缠人功力比前面那些还要更厉害,现在就在顾医生办公室蹲他呢!”

厉棠棠从来不遮掩自己对顾清明的心意,这里的护士哪个不知道她对顾清明心思?

听了护士长的话,厉棠棠如临大敌,推着她的小车,叮叮咣咣跑得比兔子还快,直奔顾清明的办公室。

一推门,果然看到一个高挑漂亮的女人正坐在办公室那张会客沙发上。

厉棠棠轻咳一声,用公事公办地说道:“看病请去门诊部。”

那女人闻声抬头,笑了笑:“护士小姐,你搞错了。我叫姜玉,是顾医生的好朋友,不是来看病的。”

她话语说得轻柔暧昧,说完往沙发里风情万种地一靠,成熟女人的魅力尽显。

厉棠棠如果是只猫,此时后脖颈的猫都要炸起来了。

这是来自于情敌的威胁。

厉棠棠的不安分的目光掠过自己面前的护理车,看到待会儿要给病人送的药,忽然唇角翘起一个狡黠的微笑。

“你是顾医生的朋友啊,那正好。”厉棠棠拿出一盒药递过去,“麻烦帮我把这盒药转交给顾医生吧。”

姜玉伸手接过那盒药,目光不经意地一瞥,脸上的微笑顿时僵住了。

“治疗男性功能障碍特效药”几个大字彰显着存在感。

姜玉干巴巴地问道:“顾、顾医生不是心外科的专家吗?他的病人,还有这种……”

厉棠棠故作莽撞地打断她:“这不是给病人的,是顾医生自己吃的。”说到这里,她倏地捂嘴,“啊,我是不是不应该透露他的隐私啊?”

姜玉此时哪里还顾得了别的,这么严重的问题,必须搞清楚!

“不算透露隐私……”姜玉攥着药盒试探道,“我……我是他女朋友,其实对于他的情况也知道一点的……”

你可真有脸编啊!厉棠棠心中暗骂。

她垂下眼,不让姜玉看到自己目中狡黠的神色:“那这样最好了,希望你劝劝顾医生好好配合治疗。不能讳疾忌医,那样很有可能终身都治不好,这毕竟是男人的大事……”

姜玉两眼一黑,难看的脸色已经完全遮不住了。从上个月陪朋友看诊,她就对顾清明一见钟情,百般追求。

万万没想到那么英俊高大的男人居然有这种隐疾……

幸好她今天撞破了,不然这辈子的“幸福”可就堪忧了!

姜玉思及此,将手里的药随手一扔,“腾”地站起来,对厉棠棠道:“我,我忽然想起来还有点事要先走了,小妹妹再见,千万不要告诉顾医生我来过!”

厉棠棠此时无比庆幸自己被二哥弄到了生殖泌尿科,这盒神药简直是驱赶烂桃花的“大杀器”!

姜玉那落荒而逃的模样太好笑了,厉棠棠蹲在地上笑了十分钟。

“这么开心?”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忽然响起。

厉棠棠猛地抬起头,透过眼底笑出来的泪雾,她仰头看着面前长身玉立的顾清明,在他身后仿佛带着光晕,无比耀眼。

明亮的采光将顾清明深隽的面部轮廓勾勒得更为英挺,眉骨到鼻梁的曲线惊艳流畅。明明是最俊美优雅的长相,但那股与生俱来的矜贵让顾清明的眼神混杂了慵懒与冷漠。

厉棠棠现在却无心花痴,心脏攥紧,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清、清明哥哥。”厉棠棠站起来,腿一麻差点来个投怀送抱。

但她心虚得厉害,压根没想到可以借机揩油。她兀自低头不敢看顾清明的眼睛,撑在自己的推车上站稳,欲盖弥彰道:“看到你就开心啊……”

顾清明薄唇一勾,看到护理车上堆满的药物,问道:“你送药送到我这里来了?”

其实厉棠棠经常在送药中途跑来顾清明这里刷存在感,但今天她听到“送药”两个字却像被踩中了尾巴,立刻反驳道:“谁给你送药了?你又没病,我给你送药干嘛?!”

顾清明挑了挑眉,一双深目望着她,也不说话。

厉棠棠脸上不断升温,幸好她戴着口罩,没让顾清明看到自己一脸心虚脸红。

顾清明似笑非笑的,却让厉棠棠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她逃命一样地推着自己的护理车往外疾走:“清明哥哥,我先去病房给病人送药!回见!”

厉棠棠一路埋头冲回泌尿科所在的楼层,给病人发了一圈药以后,才浑浑噩噩地发现——

死了!

那盒“烂桃花大杀器”还在顾清明的办公室!

2
第2章 你有病,得治

清明哥哥小心

厉棠棠一气跑了回去,躲在办公室门外偷偷往里看。

幸好,幸好!她想象中顾清明拿着那盒药发脾气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他此时正拿着一本医书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意态慵懒迷人。

厉棠棠先擦一把额头急出来的汗,再抹一把花痴的口水,走进去讷讷叫道:“清明哥哥。”

“嗯?”顾清明清俊的眉眼一抬,淡淡道,“这么快送完药了?”

“药……”厉棠棠的目光往下看去,那盒药就放在顾清明面前的茶几上。

厉棠棠咽了下口水,拿手一指,说道,“在你这儿落下一盒,喏,能不能递给我?”

顾清明闻言,正在翻书的手指顿了顿,平淡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药都能丢,看来你不适合做这份工作。”

厉棠棠心道,人家还不是为了给你挡桃花!

她忽而一笑,露出两颗小梨涡:“是啊,我也觉得我可能不适合当护士。要么这样吧清明哥哥,我来给你当助手好不好?”

顾清明薄唇一掀,声音清凉:“我不需要本科以下学历的助手。”

厉棠棠眨巴着bilingling的眼睛,笑眯眯的凑上前:“那清明哥哥,我给你当老婆呗。”

顾清明看也没看她一眼,缓缓送出:“你有病,得治!”

“可不,你就是我的药啊…”厉棠棠说着,身子往顾清明的怀中一倒,眼见着就要扑过去,但顾清明突的站起身,厉棠棠非但没能投怀送抱,还扑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啃泥。

“清明哥哥。”厉棠棠咬着下唇,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顾清明的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严肃的口吻道:“女孩子应该自重点。”说完便转身,但抬着的步子又顿了下来,“你要是当来玩的,你趁早回家。”

厉棠棠好想喊一句自己不是来玩的,她是来倒追的!

但是这句口号厉棠棠从小喊到大,顾清明从来没当真过。为了防止他听多了产生免疫力,厉棠棠决定多做少说。

用实际行动拿下顾清明!

没理会厉棠棠炙热的目光,顾清明将那盒特效药拿起来,翻看两下,不知道想到什么,微微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后他便站起身来,一袭普通的白大褂穿在他身上也比别的医生要有型得多,他单手插兜,颀长高挑的身形比模特还耀眼。

顾清明随手把药往厉棠棠的方向一抛:“从明天开始,你还是去导医台上班吧!啧,小丫头……”

厉棠棠手忙脚乱地接了,见顾清明要出去了,连忙叫住他:“我等下就交接班了,清明哥哥,下午你有没有空,陪我出去玩?”

顾清明已经走到门口,闻声驻足回头,面色淡淡道:“下午还有门诊。”

厉棠棠对他邀约十次,能成功两次都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她一点都没有被拒绝的失落。

既然顾清明走不开,那她就留下来陪他好了。

厉棠棠靠在办公桌上开始思量,下午要给顾清明安排点什么特殊的活动……

“叩叩!”两声叩门声打断了厉棠棠的思绪,她一抬头,发现顾清明还站在门口,叩门的修长手指刚从门上收回来。

“再不去送药,等下就要被投诉了。”顾清明玩味地看着她捧着一盒药发呆的样子,“……护士小姐。”

“啊!啊!”厉棠棠扯了扯身上的护士服,愧然道,“我这就去!”

下午,心外科专家门诊。

人群拥杂,闹哄哄的,像是有人在闹事。

一道穿着崭新护士服纤细身影闪了进去,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灵动无比的大眼睛。

屋子正中站着一个黄发青年和一个老太太。

黄发青年一脸凶煞地吵嚷着:“我爸都做完手术三天了!翻身都翻不了,心脏该疼还是疼,动得什么破手术,你给我一个交代!”

显然是个医闹,顾清明的其他客人都被吓了出去,只有他一个人还端坐在那里,面对歇斯底里的黄发青年,他看起来平静而优雅,丝毫不为所动。

“手术很成功,病人恢复需要时间。”顾清明声音不高,慢条斯理却充满威慑,“你有闹事的时间,不如多照顾一下病人。”

顾清明在专业上有绝对的权威和自信,围在门口的病人纷纷附和着支持他。

谁知黄发青年却从腰后掏出一把刀,挥了两下咆哮道:“庸医!你给我赔钱!赔钱!”

顾清明眼皮都不抬一下,可是那个小护士却冲了过来,拦在他的前面:“你给我滚出去!谁允许你用刀指着他的!”

她的声音脆甜,大眼睛一瞪没多少威慑,倒是清澈得能把人映出来。

原本安坐的顾清明听到这个声音,眉峰一挑,站起来就将人往身后一挡,唇角的弧度似笑非笑,还有一点无奈。

黄发青年很激动,他敢拿了刀来闹事,就不怕把事闹大,挥着刀就冲了上来。

顾清明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幽芒,正要护着小护士后退,谁知身后的小护士灵活地蹿了出来,小小的个子刚有顾清明的肩膀那么高,却坚持挡在顾清明的前面。

“清明哥哥,你小心!”

除了厉棠棠那个丫头,谁还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来?

顾清明低头看着身前这个无畏的女孩,意味不明地轻叹一声,眼底的清冷变一点温暖和柔软所取代。

原本打算抢了青年的刀让他吃点教训,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顾清明改了主意。

还是别让小姑娘见血了。

这丫头看着比谁都虎,但其实就是个娇气包胆小鬼。

厉棠棠眼前一花,还没看清楚顾清明的动作,就见他动作利落强悍地就把黄发青年手里的刀缴了下来,一脚踢开,反拧着对方的手往外推了一把,冷声叱道:“给我滚!”

顾清明的力道很大,黄发青年狼狈地冲了几步,摔倒在地上。

厉棠棠看着他修长悍利的背影,连白大褂都被他穿出了风华超脱的飒然。她眼底是满满的崇拜和迷恋,目光里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然而,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

3
第3章 受伤

那个和黄发青年一起来闹事的老太太离他们很近,一把捡起地上的刀子挥了过来,动作是意料之外的迅捷!

“都是你们害了俺家老头子!”老太太的嗓子尖利得像一把刀子刮擦在耳膜上。

顾清明没法和一个老太太动手,他眉眼间的清冷顿显,一手揽着厉棠棠,护着她避开刀锋,另一只手冷静地去夺那柄刀子。

厉棠棠从没见过这样的顾清明,他一向是冷贵而优雅的,但是这对母子接连的暴力行为惹到了他,此时他面色霜寒,眼神森冷,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令人觉得他拒人于千里之外。

厉棠棠年纪小,又被娇宠惯了,看到这样的顾清明心神完全乱了,抱住顾清明的腰,颤声道:“清明哥哥,我怕!”

刀子她不怕,可是冷厉如刀的顾清明却让厉棠棠觉得陌生和害怕。

顾清明被怀里柔软温热的身子分了心神,就是这一秒钟的间隙,那个做惯了农活的老太太居然有力气从顾清明的手里挣扎了开去。

她恶向胆边生,刀子寒光一闪就到了眼前,厉棠棠尖叫一声,不管不顾地抬手去挡。

这一次,饶是顾清明的反应再快,也快不过刀子。

“唔!”厉棠棠发出一声痛呼,手背上瞬间飙起了一线血!

顾清明被这道血色刺激得眼睛一眯,危险气息蔓延开来,若不是下一秒厉棠棠一把抱住了他肌肉贲起的胳膊,管他老太太还是什么人,这时候已经被顾清明一拳揍飞了!

在医院和病人动手是严重违规行为,厉棠棠顾不得手上的伤口,抱紧了他不撒手:“清明哥哥,我没事,你别打人!”

她疼得蓄了一层泪,眼睛里却只有对他的关切。

他按下内线叫来保安,而后将厉棠棠一把横抱起来,长腿迈步快速来到急诊。

急诊有不少病人,顾清明单独开了一间诊疗室,而后指使小护士去叫黄医生过来处理伤口。

黄玫很快就到了,还没进门就笑着出声:“顾医生,今天怎么想到来我这里?我以为我不去找你,你都不会来找我呢!”

她说得含娇带嗔的,然而在看到厉棠棠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就顿住了。

顾清明因为刚才的意外,眉宇间的不快没有散去,语气也还冷硬着:“她受伤了,你帮她包扎一下。”

厉棠棠此时虽然坐在凳子上,却紧紧地挨在顾清明身上。

黄玫和顾清明同事这么久,一直对顾清明有不同寻常的关注。

她还从没见过哪个女人能离顾清明这么近还不被推开呢!内心的酸意顿时就泛了上来。

黄玫坐下来,拿起厉棠棠受伤的那只手,看了一眼,半开玩笑道:“嗬,幸好你们来得及时,要不然这么小的伤口,我都怕它自己愈合了。”

顾清明摸了摸厉棠棠的头发,那手势像是做过很多遍一样熟稔,一向冷面冷心的顾大医生,动作却有自己意识不到的温柔,令坐在一旁的黄玫忍不住撇了撇嘴。

等顾清明抬眼看过来,黄玫连忙换了姿态,装出一副温婉的模样和顾清明笑着说道:“这年头的小姑娘就是过于娇气了点,你说是吧顾医生?要说咱们在医学院那会儿刚拿手术刀,谁不是三天两头弄出这种伤口,擦擦血就继续干活了,有谁还……”

厉棠棠翻了个白眼。

她想劝自己忍一忍,毕竟这人是顾清明的医院同事。

可黄玫对顾清明之心简直太明显了,而且还要糟蹋自己来显出她有多能,简直忍不了!

厉棠棠刚想开口突突,就听到顾清明轻描淡写地开了口:“娇气是因为有人宠。”

黄医生的话被顾清明堵在喉咙里,脸色顿时就尴尬起来。

倒是厉棠棠抬着苍白的小脸,狡黠问道:“那你宠我吗,清明哥哥?”

顾清明虽然语言上回护了他,但神色的冷意却没彻底消散。

他没回答厉棠棠的问题,而是问黄玫:“所以,可以开始包扎了吗?”

手里的动作和嘴上的语言一软一硬,区别对待得让人牙痒痒。

黄玫一向知道顾清明的性子就是疏冷的,她和顾清明是医学院的同学,又拼了命努力和他进了同一家医院,这些年明昭暗示地也对顾清明表达过许多次的好感,但还是第一次被顾清明这样不客气地对待。

都是因为这个小丫头!

黄玫不甘地扯过碘伏开始给厉棠棠消毒,动作不自觉就失了力道,重重地暗在厉棠棠的伤口上。

厉棠棠是什么人,就算伤口一点不疼她也会叫嚷几声让顾清明心疼,更何况黄玫的动作让她真的好疼。

“哎呀!”厉棠棠的眼眶顺势就红了,她紧紧地抓住顾清明的白大褂,“清明哥哥,我太疼了,我要疼死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在顺杆往上爬,可是她小小的巴掌脸本就惹人疼惜,加上大眼睛泛着水光,三分做作也有了七分真。

“黄医生,如果你不行,我自己来。”顾清明脸部线条绷紧,看向黄玫的目光里已经带上了薄责。

这么简单的锐器伤,任何一个医生都会处理。

他之所以抱着厉棠棠来找黄玫,是因为黄玫的手法是恩慈医院出了名的轻柔,不会弄疼厉棠棠。

如果连这么点事都办不到,那她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黄玫不想惹顾清明生气,连忙放轻了手势,像对待古董一样小心翼翼。

谁料厉棠棠还在呜呜地喊痛,可怜巴巴地磨着顾清明抱住自己,令黄玫暗自咬牙不已,她的力道已经轻得像羽毛一样了,这小丫头是哪里来的戏精,难道顾清明这么聪明的人看不出来她在演戏吗?!

厉棠棠哪里管黄玫怎么想,只是眼巴巴地看着顾清明。

见他高大的身形果然缓缓地放低下来,就在她暗喜顾清明马上要抱到她的时候,顾清明停住了,薄唇就挨在厉棠棠的耳旁。

“你也适可而止一点。”顾清明呼出的热气打在厉棠棠的侧脸,令她微微发烫,“再演下去别人以为你在无麻醉截肢。”

4
第4章 我等你长大

原本厉棠棠偷偷跑去顾清明的门诊办公室,是为了再接再厉对顾清明来一次“制服诱惑”,谁知道这么倒霉,遭了血光之灾。

顾清明打电话通知了厉家来领人。

“我不走、我不走、清明哥哥我手痛,我觉得我需要留在医院,随时准备抢救。”厉棠棠眨着清澈的小鹿眼,委屈巴巴地装可怜。

可是顾清明一向不吃这一套,这个男人风致出众却分外疏冷。

这是任凭厉棠棠怎么缠他,他永远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

顾清明越是疏离自持,厉棠棠就越是欲罢不能。用厉家二哥的话,那就是厉棠棠日子过得太顺当了,整天巴着顾清明找挫折。

说谁谁到。

下一刻,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半倚在门口,慵懒而带着点轻挑地跟顾清明打了声招呼。

来人五官清俊带点痞气,一双桃花眼风流不羁,魅力十足。

正是厉家二少,厉天霖。

“二哥。”厉棠棠站了起来,知道自己逃不过了,就只好乖乖地走了过去。

她这位二哥的脸上虽然总是带着笑,但是谁都知道厉家二少是个惹不得的狠角色。

厉天霖揽过厉棠棠的肩膀带她往外走,走了两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清明。听我家老爷子说你下礼拜订婚了,提前恭喜你啊!”

顾清明像是听到别人的事一样,半点不露声色,只对他勾了勾唇,算是打了个招呼。

倒是厉棠棠蓦地僵住了三秒钟,才瞪大了眼睛挣扎起来:“什么订婚?谁要订婚!二哥你放开我,唔唔唔……”

厉棠棠被厉天霖拎回了厉家,因为不负责任混进医院当护士,被家里人当做胡闹而被关了禁闭。

任她闹得天翻地覆,也是关足了一周,等到顾老太爷七十大寿的那一天,才被放了出来。

厉棠棠跟着家人去贺寿,第一次尝试了红色的礼服裙。

细细的吊带将她清冽的肩衬得雪白如玉,胸口开得有点低,勾勒出一个介于青涩和成熟的女孩该有的曲线起伏。

厉棠棠一向任性又孩子气,可今晚稍作打扮,眉目间那艳丽的容光,竟让人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闹腾的小丫头居然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模样。

尤其是她肌肤雪白,穿着浓烈饱满的红,简直出挑极了。

她甫一出现在宴会现场,就引来不少惊艳的目光。可厉棠棠却满不在乎,她四处张望着,只为寻找那道高大清隽的身影。

很快,厉棠棠就找到了人群中格外卓尔不群的顾清明。

可当她刚露出笑容想要走过去打招呼,就看到顾清明身边站着的那个人。

那人穿着金色的礼服,笑容华贵典雅,和顾清明站着一起很般配。

光是站在一起也就罢了,可是,厉棠棠明明就看到那个女人的手挽在顾清明的臂弯里!

连她都没挽过清明哥哥,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挽着他!

她是谁啊!

“那个就是唐心怡吗?据说是顾老太爷亲自邀请来的贵宾,今晚要宣布订婚喽!唐小姐长得真不错,和顾家少爷也般配!”

“岂止是长得不错?人家唐家那雄厚的财力和背景,娶了她,顾清明可以少奋斗二十年了。”

“瞎说什么!顾清明什么人你们还不清楚吗?这么年轻就已经是闻名全球的专家了,前途无量!他哪里需要联姻啊,我看就是两情相悦嘛!”

厉棠棠听到身后的议论声,怒火更盛!

像一只斗志昂扬的小公鸡,几步就冲到了顾清明的面前。

“清明哥哥!”厉棠棠看也不看他身边的唐心怡,直接就拉住顾清明的另一边胳膊,“我有话跟你说!”

顾清明淡淡地看着她,还没开口,就听到唐心怡笑着问道:“清明,这位小妹妹是谁啊?”

厉棠棠讨厌她这副和顾清明亲密无间的样子,立刻反驳道:“我才不是什么小妹妹,我是顾清明的女朋……”

话未说完,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已经打断了她:“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顾清明目光深邃,一副完全已经看穿厉棠棠想要说什么的样子。

厉棠棠不管不顾地把顾清明拉到一个房间,把门一锁。

人在爆发的时候,潜力真是难以想象,厉棠棠使劲地一把将顾清明推到沙发上,自己站到他的两条长腿中间。

顾清明就那样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薄唇抿出一点讳莫如深的意味,眼里的神色却看不出是在生气还是在笑。

“脱衣服!”厉棠棠清脆的一把嗓子,却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顾清明长眉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张脸英俊得惹人无比心动。

厉棠棠脸上开始发烫,却还是固执地说道:“脱衣服!你不脱我先脱了!”

说完,她真的把手伸向自己的吊带,想要一把拽下来。

顾清明终于动了,大掌将厉棠棠的手握住,磁性的嗓音略带薄责:“棠棠!你这是要做什么?”

厉棠棠原本就是抛开了少女的羞涩在做这些,被顾清明这样毫不容情地打断了,还凶她,忍不住瘪了瘪嘴,一下子红了眼眶。

“如果唐小姐对你献身,你是不是就不会阻拦她?她有的我都有,我还比她年轻漂亮!清明哥哥,你,你就从了我吧!”

厉棠棠反手握住顾清明的手掌,明明小手都在发颤了,却还是坚定地抓紧了顾清明,把他的手往自己的曲线起伏处伸去。

顾清明倏地抽回手,推开她的时候甚至有一点粗暴:“胡闹!”

“清明哥哥……”厉棠棠叫着他的名字,又缠上去,眼眶红得像兔子,看起来倒像是被欺负的那个。

小礼服在纠缠间微微凌乱,顾清明的目光不小心掠过厉棠棠清冽的锁骨和更柔软之处,她柔软的肌肤欺霜赛雪,虽然勾引人的姿态略显稚拙,但不知不觉,已经有了让男人胃口大动的美态。

顾清明瞥开目光,皱着眉头开口训道:“你才多大,你在学校就是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难怪学习成绩那么差!”

他端出衣服冷肃漠然的长辈姿态,可是嗓音粗哑中带着性感,夜色中有不一般的暧昧。

“那你等我长大啊!清明哥哥,我比谁都喜欢你,你不可以和在我还没长大的时候就和别的女人订婚!至少要给我一个公平的机会嘛!”

厉棠棠眼里含着泪,那双如水洗般的大眼睛中闪烁着恳求之意,直击人心底最深的柔软之处。

顾清明的目光如海,盯着厉棠棠半晌无话。

而后才沉沉地应了一声:“嗯。”

“我答应你。”

厉棠棠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激动得跳起来:“真的吗?!”

可她没等到顾清明的确认,就听到他们的房间门被人大声地敲响了:“顾清明!厉棠棠,给我开门,你们关着门在里面做什么?!”

竟然是唐心怡!

遇见你如沐爱河-厉棠棠, 顾清明-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1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