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一个爵家太子隐姓埋名屈身娶她,两年后又给她当头一棒,让她生不如死!

 堂堂一个爵家太子隐姓埋名屈身娶她,两年后又给她当头一棒,让她生不如死!
第1章 天堂与地狱的差别

安城。

一个月前,安城发生了两件重大的事。

一是:安城的司徒集团的总裁司徒耀天因破产而入院变植物人。

二是:司徒耀天的小女司徒小小离婚,而女婿摇身一变成了安城人人羡慕的爵家太子爵言希。

爵家、花家、穆家可是安城三大家族,势力相当,任何一个家族都是不可得罪的,而得罪的后果只有一个‘死’。

司徒小小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她双手抱着自己的手臂,无力的嘲笑着自己的愚蠢,白痴。

就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葬送了司徒家,爸爸变成了植物人,妹妹下落不明,还有小离还在自己居住的地方里,等着她回家做饭。

三年前就因为一场所谓的美丽邂逅,她对爵言希一见钟情,一心要嫁给他,疯狂的爱了他三年。

她以为他也是爱她的,虽然结婚两年里他很少回家。

他怎么这么残忍,她又哪里做错了?

堂堂一个爵家太子隐姓埋名屈身娶她,两年后又给她当头一棒,让她生不如死!

春末初夏的夜晚有点凉,司徒小小蹲在公园的角落里,爸爸的医药费她要想办法,而爵言希又在安城下了死令,只要是司徒家的人根本没办法应聘找工作。

不过一夜之间,全都变了,天堂到地狱的差别。

想起那个有多俊美就有多冷酷无情的前夫,司徒小小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肉体上多大的疼痛对于她来说都抵不过心痛。

良久后,她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她哀求了好久,那个人才答应她去‘牡丹城’上班。

而所谓的‘牡丹城’是安城最大最豪华的酒吧,出入那里的都是名门公子哥、名媛。

‘牡丹城’酒吧。

摇曳的灯光,撩乱旋转,动感的旋律,在火热的音节里肆意撩情。

第五杯白兰地下肚时,司徒小小头脑已经昏沉的厉害,肚子火辣辣的抽搐着,而在她身边的老男人却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小七,吃完饭陪哥去桑拿,哥带你去好多好玩得地方,包你满意,嗯?”

赵总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端着酒又送过来。

“不了,赵总,我今晚还要去医院照顾病人。”

司徒小小身子往旁边偏了偏,又挪开了与他的距离,不动声色的想躲开搂在她腰上的咸猪手。

在这酒吧里,小七是司徒小小为自己取的假名字,司徒小小这个名字在安城太响亮,根本就找不到工作。

“照顾病人哪用的着你这样的美人亲力亲为?”

赵总大手一捞,又将她揽回身边,手还不忘在她的腰上小力的掐了掐。

“小七,只要你今晚把我伺候好了,医院的病人,我叫十个八个佣人帮你照顾,怎样?这样是不是更划算。”

赵总说完一口喝完了手上拿的酒。

伺候?

她堂堂司徒家的大小姐,什么时候沦落到要靠躺在男人身下,伺候男人才能生存下去?

可如今,或许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吧。

她不想让自己这么下贱,却终究没有办法去改变现状。

心似刀绞,恶心欲呕,终于绷不住,她将男人揽在腰上的手拿开,起身:“赵总,不好意思,我去躺卫生间。”

不等赵总阻拦,她就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她蹲在马桶前,使劲儿干呕,捂住胸口,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泪水模糊了双眼,心那块地方还隐隐作痛,爵言希这一刀捅在她心上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每晚都要化妆,在不同的酒吧里不要命的陪吃陪喝陪乐就差陪睡了。

多么讽刺,一个月前还是挥金如土的司徒大小姐,现如今却要在这种地方才能生存下去。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不要那一场有预谋的邂逅,她也不要爱上那个男人,那个让她一无所有的男人,她好恨自己!

神智恍惚中,她推开洗手间的门,看到走廊里那一抹高大的身影时,令她浑身一震。

第2章 前妻和女友同时出现

走廊里的水晶灯那么明亮,映的他的脸庞愈加清俊,连着那一拢迫人的眉峰都似乎夹了些光芒,冰冷耀眼的让人惶然敬畏,却又挪不开眼睛。

年轻,矜贵,高雅,他绝对称得上是俊美绝伦,独一无二的男人。

他符合任何一个女人梦中情人的长相。

呵!

就是这个眼前的男人将她从天堂推到地狱。

她看着男人信步走到她的前面,微微垂眸看向她,徘红的薄唇缓缓露出一抹浅笑,“小小,好久不见。”

他笑起来,堪称温柔又毒辣。

这样一个男人,值得任何一个女人为之心动。

三年前,当初她就是被这张温柔面皮所迷惑,一头扎进爵言希这道深渊里,一门心思要嫁给他。

她还抛弃了从小就陪伴她长大的男人,迟瑾瑜。

而她选择嫁给爵言希这个男人,付出的代价太惨了。

司徒小小的唇上,缓缓勾勒出一丝尖锐的讽刺。

她盯着面前的男人,如墨一般的眸子里凝聚一丝怨毒。

“是啊,爵家太子爷,好久不见。”

司徒小小靠在墙上,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爵言希站在灯光下,似笑非笑。

他面容完美,笑容温柔,实在是称得上亲近可人。

而司徒小小看着他,身上却硬生生被他的笑逼出一股冷气。

“怎么?小小,你怕我?”

爵言希走上前去离她更近一些。

“我怕的是狗,不是人。”

司徒小小微微抬起头,露出她小巧精致的下巴。

她也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在灯光下的温柔笑容,在听到她说的那句话后,一下子模糊了起来。

他那双狭长的眸子里有冰冷的暗芒微微闪烁着。

爵言希知道她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是在说他不仁不义。

他确实是不仁不义。

爵言希看着眼前的女人,晶莹如雪的肌肤泛着微微红晕,羽扇般卷翘的眼睫每眨一下,都像搔在人心底的羽毛。

还有那双灵动中带着氤氲水汽的桃花眼,透着一股撩人的娇媚。

她总是这样,明明长了张引人犯罪的娇美容颜,但眸子里却偏偏透出一股无辜的单纯。

这样的纯洁,只想让人将她破坏,碾碎。

他跟她在一起三年,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看过她的容颜。

她是他曾经的妻子。

也只是曾经。

他只是出来上个洗手间,就看到她的背影,他就断定一定是他的前妻。

现在看到她这么落魄无助,他应该高兴,为什么心里会泛着一丝丝的心疼。

“你不是缺钱吗?帮我伺候好包厢里的那个男人,我会帮你付你爸爸这半个月的医药费。”

爵言希冷冷地说道。

半个月的医药费?

司徒小小凄凉一笑,心思翻转间,她放下了所谓的尊严,即使她恨他入骨。

“好!”

司徒小小决然的回了这么一个字。

反正明天她可能连这份工作都会丢掉,只要他不想她出现,她肯定就不会出现。

“你果然就是这么下贱,我以前都不知道。”

爵言希只是试探,没想到她连思索一秒的时间都不用,立刻答应。

“是啊,我就是这么下贱,还不是拜你所赐,看到我这样,你不应该放鞭炮庆祝吗?呵呵。”司徒小小冷笑了一声。

爵言希看着她的脸,想狠狠掐住她的脖子。

可刚刚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碰到她。

“言希,你怎么去洗手间那么久?”婉转动听得女音响起。

爵言希倒是没什么动静,眉头皱紧,显然不高兴被打扰了,反倒是司徒小小快速和他拉开距离。

来得正是爵言希的女友,任之雪。

才离婚一个月,他们两就复合了。

呵,他们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任之雪是个大美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涵养和个性,高贵典雅,是那种让人看了舒服,却也有距离感的美女。

司徒小小在笑,只是笑的疏离又讽刺。

真是好笑,前妻跟女友同时出现,前夫还要带前妻去伺候别的男人。

爵言希唇角露出凉薄的笑意:“走吧,我的前妻。”

任之雪愣了没反应过来,带上司徒小小?

司徒小小走在两人后面,她看见任之雪那只拎着包的手,攥的紧紧的,骨节泛白,手背上青筋毕露。

哼!

要不是急需用钱,手里有把刀的话,她肯定会把刀捅在他的胸口上,以解心头之恨。

至于赵总那里,又要放鸽子了。

心思百转千回的进了包厢,司徒小小粗略的看了一眼。

需要她伺候的两个男人,她都在杂志或者报纸上见过。

一个是穆曦之,一个是花弄影,她这时候才想起,她从来没看过爵言希上杂志。

穆曦之身边坐了个女人,倒是一旁的花弄影身边空空如也。

想来,这就是爵言希要她来伺候的男人吧。

离得近了才看的更清楚,这个人……倒是真好看。

比她刚伺候的赵总好多了。

没错,是好看,好看到让司徒小小一时间脑子里全成了空白。

身为一个男人,他肌肤白皙的过分,跟刚从牛奶里捞上来的一样。

湛蓝的眼睛彰显他是一名混血,且有一双清澈又深邃复杂的眼睛。

这个男人跟爵言希一样是个狠毒的角色。

这是初步审视花弄影后,司徒小小对他的第一印象。

对方没动,只是歪着头看她,唇角带着淡淡的笑。

微暗的灯光落入他的眼中,闪动着流光溢彩的光芒。

花弄影是爵言希的死对头,这个爵言希没有告诉司徒小小,他的前妻符合花弄影对女人的审美。

穆曦之拍了拍身边的小女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司徒小小:

“宝贝,给司徒小姐示范一下怎么敬酒。”

那个女人长的倒是还可以,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堵住了旁边穆曦之的唇,两人很快便纠缠在一起,唇齿纠缠,好不诱人。

吻过之后,穆曦之拍着女人的脸蛋道:“这样才叫敬酒……”

“懂?”这最后一个字,穆曦之是看着司徒小小说的。

司徒小小面无表情,原来爵言希就是要这样侮辱她,将他不要的女人丢给别的男人。

她瞥了一眼爵言希,他揽着任之雪,一手美酒,一手美人,唇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就等着她出丑了。

司徒小小忽然就笑了,鼻子有些酸涩,心里微微有一点点堵得慌。

她早该明白了,这男人从没打算放过她。

进了这个包间到了这个地步,她不豁出去已经不行了。

她还要爵言希帮她交那半个月的医药费。

司徒小小咬着红艳艳的嘴唇。

花弄影挑眉放下酒杯,身子后倾完全靠在沙发上,唇角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司徒小小低敛着眉目,在心里提醒着自己不能退缩。

良久,一直尴尬的站在包间里的她,缓缓走到花弄影身边坐了下去。

在花弄影浅笑吟吟的注视下,她如寒梅绽放的嫣然一笑,倾身靠过去,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花总,能否赏个脸,等一下把我带走。”

她笑得跟朵花一样,说完后,眼里却一闪而过一抹苦涩。

花弄影靠在沙发上,看着司徒小小挑了挑眉宇:“那要看看你的表现是否能让我满意。”

“不过,你这身材果然名副其实……有点小。”

花弄影的视线从司徒小小的脸到胸口,暧昧的扫视了一圈,脸长的倒是精致,可是身材就一般般了。

司徒小小愣了一下,他说她小,她哪小?

她只是穿的衣服比平时大了一码,衣服有点松而已,在这种地方穿的少,很容易就被占便宜。

顺着他的视线,她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眼角余光恰好在这时候瞥到了穆曦之怀里的女人。

和那种丰满到可怕的女人相比,她承认她确实有点小,但也不至于让男人倒胃口吧?

在爵言希看戏的姿态中,司徒小小心一狠豁出去了。

她快速脱下外套,随手就扔在了沙发边上。

现在她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小吊带,露出了大半个雪白的肩膀,连胸前的深沟都是若隐若现的。

花弄影着实被她突然脱衣服的举动惊了一下,但惊完他更期待她接下来会怎么做了。

第3章 如果可以,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爵言希看着司徒小小的举动,脸上变化不大,但拿着酒杯的手握的似乎更紧了。

包间里的几人都没有出声。

司徒小小佯装着轻松自如的轻甩了一下长发,高傲不愿低头般扬起修长白皙的颈子。

深吸一口气,她就决然拿起桌上的酒杯,猛灌了一口红酒。

紧接着一个快速转身,她修长双腿一分就跨坐在了花弄影的大腿上。

在众人来不及反应时,揽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司徒小小闭着眼睛,她此时不敢看花弄影,怕他会将自己推开。

空气死一般寂静的几秒过后,令她放心的是,花弄影并没有推开她。

于是乎,她开始了她青涩的强吻。

花弄影微挑着眉头,饶有兴味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

她还真敢。

眼角余光瞥爵言希一眼,对方一点表情都没有,花弄影看不出他此时在想些什么。

不管他作何感想,花弄影嗅着充斥着鼻息的清香,他反被动为主动。

送到嘴的肥肉,岂有不吃的道理。

起初,两人只是贴着唇,微凉的酒水慢慢从司徒小小嘴里渡到花弄影的口中。

随后在花弄影的强势下,两人吻着吻着越吻越激烈。

司徒小小刚开始的确想要强吻花弄影没错,所以在他一开始回吻时,她还热情的迎合。

但在他越吻越强势的霸道中,司徒小小有些招架不住了,下意识的细微挣扎起来。

可现在都这样了,花弄影哪里还容许她挣扎退缩,他搂紧怀里清瘦的女孩,吻得越发狂肆了。

乍眼看去,两人就如同热恋中的情侣,吻的格外缠绵。

穆曦之看着缠绵悱恻的两人,再掉头看着爵言希,却发现他在笑。

他似乎不在乎他的前妻跟谁一起,唇角微勾的笑着,眼睛眯着,且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任之雪看了看身边的爵言希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心里默默的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许久之后,吻的缠绵的两人终于停了下来。

司徒小小趴在花弄影的肩膀上,头发有些乱,脸也有些微红,嘴唇还有些肿。

花弄影看着怀里的女人,手不经意放在她的后脑上,抚摸了几下。

被女人强吻的感觉,似乎还挺不错。

花弄影低头在她耳边低声的呢喃:“你刚才霸王硬上弓的举动,我甚是满意,不过,我更喜欢在床上,你也能这样把我扑 倒。”

司徒小小发懵的脑袋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但一想刚刚自己的举动,心跳越发的快了。

她真把他给强吻了,虽然到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在强吻谁。

她微微抬起头,抬眸看着他,此时的她呼吸有些急促,眼睛湿漉漉的带着几分诱惑。

这小模样,看的花弄影的脑子里又多了种想法。

男人伸手帮她撩开脸上那些凌乱的头发,撩拨到耳后,司徒小小下意识的想避开,但随即止住了动作。

“带我走吧,我不想在这呆下去了。”

司徒小小说话时声音还是有些暗哑,小身子也还有些颤抖。

人果然不能太冲动,事后容易怂。

“好,你先起来,你这样压着我,我不保证还会发生些什么。”

花弄影好整以暇的瞅了爵言希一眼,暧昧的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司徒小小这才惊觉自己还跨坐在他身上,这姿势暧昧大胆的让她羞红了脸,随即如惊弓之鸟般快速站起身。

花弄影拿起她扔在边上的外套,披在她的肩上。

还是他第一次伺候女人穿衣。

司徒小小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看向爵言希,在任之雪满含警告的眼神中,她心境一转,灿然一笑的走过去。

走到爵言希的身边,她单手撑着沙发,附下 身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爵大少爷,如果可以,我真想喝你的血。”

说完,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张口就重重的咬了他耳朵一下。

这个男人,她恨不得扒了他的皮,喝光他的血。

爵言希眸色一暗,倒不是为了她恶毒的话语,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的咬他。

明明是他叫她去伺候花弄影的,可看到他们接吻调 情的样子,他竟觉得十分刺眼,非常的刺眼。

他突然有一种压抑不住嗜血的冲动……

他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的情绪,但心里却想把司徒小小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拉到自己的怀里,狠狠地撕咬她。

他被咬也没个反应,司徒小小目露讶异的最后看他一眼,旋即踩着七寸的高跟鞋,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花弄影答应带她走了,爵言希应该不会拦着。

花弄影对着爵言希轻笑了一声:“爵大少爷,你的这个前妻够辣,我很满意,我有事先走一步,就不奉陪了。”

说完加快了脚步,赶上前面的女人。

爵言希看着司徒小小离去的身影,眼神越发的深邃起来。

他们今晚打算一起过?

“言希,我看花总很喜欢司徒小姐。”

司徒小小一走,任之雪就彻底舒了一口气,说完看着爵言希笑了笑。

任之雪的话如同火上浇油,爵言希凉凉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很冷,吓得任之雪不敢再说话,低下了头,不再看他。

爵言希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一想到他们晚上会在一起,他立刻就想冲出去掐死那个该死的女人。

结婚两年他都没碰过她,这才离婚没多久,她就耐不住寂寞要找男人了?

“走了。”

爵言希站起身,直径的走了出去。

留下一头雾水的穆曦之,他还没搞懂状况,人都不见了。

第4章 你是个好人

任之雪匆匆赶了上去,挽住爵言希的手,只是没说话。

她实在搞不懂他现在的想法,为什么无缘无故会生气,还用那么冰冷的眼神看她。

两人在一起那么多年了,除去他结婚的两年,她跟在他身边也有八年。

他以前并不会这样对她。

难道说,他喜欢司徒小小?

不可能!

任之雪立即在心里否认。

他视司徒小小如仇人,怎么可能喜欢她。

心里各异的两人,就这样手挽手的离开了。

别墅里。

爵言希站在落地窗边上,看着窗外辉煌的灯火,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吸一口慢慢吹出一滤白色的烟雾。

任之雪端着一杯热腾腾的牛奶走进来,就看到爵言希站在窗边的身影。

男人长身玉立,贵气逼人,侧脸映照着窗外的冷月,绝美的线条现在却冷硬的不近人情。

他如墨般温润的眸子里注视着窗外,嘴角的笑容弧度却泛着若有若无的凉意。

这是一个以温润如玉外表掩饰内心矜冷凉薄的男人。

然而即使如此,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爱惨了他,爱了他十年。

任之雪把牛奶放在桌上,缓缓的走到爵言希的背后,伸手抱住了他,脸贴在他的背上。

“言希,今晚我留下来陪你好吗?”

任之雪说完,手抱得更紧一些。

“不用,我现在叫司机送你回去。”

爵言希一点点掰开她的手,冷冷说道。

他又拒绝了她。

她放下了女人所有的矜持,就是为了能成为他的女人。

她爱他,他也爱她,可是为什么这十年都不肯碰她?

他每次都以各种理由来推脱她。

以前说她太小,现在呢?

爵言希目不斜视的绕过了任之雪,径直走进了书房。

而另一边。

花弄影带着司徒小小来到了海边。

海风吹着她的长发,吹着她的整个人,有点冷,伸手缓缓抱着了自己。

走在那些沙滩上,低着头慢慢的走着。

花弄影跟在她的身后,他其实不喜欢跟女人做这些无聊得事情。

但他觉得她与其他女人不一样。

“你很爱他?”

花弄影看着她的背后,冷声问道。

“是啊,很爱很爱,但现在不想爱了,累了。”

恍惚间,司徒小小回忆起似乎很遥远的往昔岁月。

“没认识他之前,别人说我是小混混,女土匪,打架、抽烟、酗酒样样精通。但认识他之后,我全部都不沾了,就像脱胎换骨一样变成另外一个人。”

“他们都说我疯了,我甚至还去学了做菜那些鬼玩意,堂堂一个大小姐这么低声下气的想去讨好一个男人。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下贱,改了那么多,学了那么多,他却连看我一眼都不曾。”

司徒小小站在那里说着,就好像一个怨妇一样唠叨。

也不管背后的男人怎么去想此时的她。

她真的是疯了,爱疯了。

她疯狂如痴的爱惨了爵言希。

但那个男人却把她当猴子一样耍,给她以为她想要的天堂,又残忍的把她打入地狱。

这感觉很痛,痛的她无法呼吸。

冷冷的海风吹着她单薄的身子,花弄影看着她,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还帮她撩了撩背后的长发。

“谢谢,还有刚才在‘牡丹城’也谢谢你。”

恍惚回神的司徒小小一回神,看着眸色深沉的花弄影,下意识的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他跟爵言希一样危险,她不想招惹他。

微微抬起头,望着夜空的繁星点点,司徒小小闭了闭眼眸,深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之前我们还吻的热情似火,想着没必要这么客气吧?我不介意你再一次这样对我。”

花弄影慢悠悠的说着。

再一次?

司徒小小眉心一抽,一次都够丢脸了,再来一次她不如赶紧跳海里去好了。

“不会了,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司徒小小抿了抿嘴唇,低声说道。

此时她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表情。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花弄影眸色深深的审视了她好几眼,他并没有多问什么,转身踏着沙滩一步一步向前走。

司徒小小坐在后排的车座上,报了个大概地址,便靠在椅背上。

她两眼空茫的发了会儿呆,脑袋里一片凌乱。

过了这半个月,如果爵言希还不肯放过她,她以后该怎么办?

她想离开,离开这个地方,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

可离开这里,她还能去哪里?

不知过了多久,她呆呆的看着窗外,扫了一眼两边的街道,有点熟悉,突然大喊:“停车。”

花弄影缓缓踩下刹车,将车停在路边:“怎么了?”

“我就在这下车吧。”

花弄影按下车门锁,司徒小小拧了几下车门没拧开,有些紧张回头看他:“你想干吗?我一没钱,二没色的。”

深更半夜,四下无人,他该不是想劫财又要劫色吧?

不过,劫财是没不可能的,花弄影多的是钱。

至于劫色,她长的也就一般般吧,也没这个必要劫色。

“……我看起来像那种人?像我这种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男人,世界仅此一个。”

花弄影很无语,他今晚肯定是疯了才带她出来。

他在花丛中呆久了,什么样漂亮的女人没见过,还不至于饥 渴到对一个离婚的女人感兴趣。

而且她还是爵言希的前妻。

“……”

他那么厚脸皮的夸自己,司徒小小完全是无言以对。

但她认真打量着他,上下瞟了好几眼,摇了摇头:“不像。”

她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回答,花弄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她又冒出一句:

“不过不能光看一个人的外表,就去评判一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人不可貌相,表里不一的人多了去了。远的不说,爵言希就是个里外不是人的人渣,外表长的有多俊美,内心就有多狠多黑多毒多辣。”

花弄影愣了好一会儿,眼也不眨的看着她。

这女人也太……直接了。

她就不怕他将这些话转告给爵言希听?

“你对你前夫似乎意见很大。”

花弄影这是明知故问。

司徒小小张了张嘴,但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算了。

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什么。

花弄影见她这样,也没再为难她,解锁了车门。

“今天真的谢谢你,你不算是好男人,但也许是个好人,拜拜。”

车门打开后,司徒小小朝挥挥手,头也没回就走进一条有点昏暗的小巷里。

花弄影看着她消失在长长巷子里的那抹单薄身影,摇了摇头。

她说他是好人。

可惜他不是。

从来都不是。

他不信爵言希对司徒小小这个前妻,一点感情都没有。

如果他利用司徒小小来打击爵言希的话,是不是会更有趣更好玩一些。

司徒小小现在住的是一房一厅。

三年前她救了一个小离,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小离在医院醒来看到她,就抱着她只认她。

车祸的原因,他的智力比其他男孩要低,她狠不下心赶走小离,连她爸爸都不知道她在外面还养着小离。

准确的说,谁也不知道她在外面买了个小房子。

以前有钱时,她安排保姆照顾小离,现在都是她在照顾,不过还好有他,不至于让她的心凉的彻底。

司徒小小买了一盒炒粉回去,她怕世离饿坏了。

世离这名字很好听。

她还记得那时她问他叫什么名字,他支支吾吾说了半天就说了世离两个字。

她回到家就看见世离蜷缩在沙发上,枕头捂着脑袋。

像是睡着了。

回房拿了条厚的毯子盖在他的身上,手刚要撤开,睡着的人就一把抓着她的手,拉了下去。

司徒小小就这样压在世离身上。

“小小、小小。”

世离微微睁开眼眸,就看到近在咫尺的精致小脸。

“小离,醒了,起来吃东西,以后别老占我便宜,你还要娶老婆的。”

司徒小小轻轻的用手指敲了敲他的额头。

不知几时小离才能恢复正常,都三年了,一点都不见好。

智力还是不能和正常人一样。

“我只要小小。”

世离白净俊逸的脸庞似闪过一丝慌乱,他坐了起身抱着司徒小小,不肯松开,怕她会抛下他。

“好,我会一直陪着小离的,乖,先吃东西,要不然就饿瘦了。”

司徒小小拍了拍他的背,轻声温柔的说道。

她应该要教会小离自己做饭,不管是吃泡面还是其他的,万一以后自己几天没回来,那她的小离要怎么办?

世离双腿盘坐在沙发上,因为人太高的缘故,一个人就占了大半个沙发,司徒小小坐在边上看着他。

第5章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看着看着,她世离长的挺好看的,比花弄影还要好看一些,就是瘦了点。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世离长的这么好看呢?

大概是看到爵言希之后,她都不曾注意过其他的男人了。

司徒小小待小离吃完东西后,进了浴室帮他放了洗澡水,准备了换洗的衣服。

世离冲完凉后,穿着家居服走了出来,扣子都没扣。

每次都要她帮他扣好睡衣扣子,再帮他擦干头发。

拉着他的手走进卧室,将他拽到床上,按他躺下,盖上被子附身亲了他额头一下:

“今晚太晚回来了,刚刚吵醒你了,现在早点睡,晚安,我的小离。”

世离看着司徒小小眨了眨眼,他喜欢看她的眼睛。

温柔闪亮,比漫天的星星还要迷人漂亮。

世离看的痴了,目不转睛看着她。

“我要和小小一起睡,冷。”

世离说完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司徒小小笑着拍拍他的头:“好,今晚陪小离睡,小小先去洗澡,小离先睡好不好。”

世离点了点头,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司徒小小冲完凉,坐在床边上,有些犯难了。

今晚跟小离睡?

她今天肯定神经大条了,强吻了花弄影,现在又答应跟小离睡在一张床上。

孤男寡女睡一张床,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但现在小离还小,她也一直把小离当弟弟看,躺一晚上应该没问题吧?

她跟爵言希结婚两年都没在一起睡过,现在想起来,她真的太贱了,如果老公结婚两年都不碰自己的老婆是因为什么?

肯定是不爱她,她怎么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

司徒小小想的入神,小离一手拽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床上。

“小离,对女人不要这么粗鲁,会娶不到老婆的。”司徒小小半开玩笑的说道。

世离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哎,她的小离又在博同情,装无辜了。

司徒小小躺在小离的身边。

小离的身体可真暖和,就像一个小火炉一样,她有点凉凉的身子一下子就暖了,忍不住又往他怀里缩了缩。

小离欠起身子帮司徒小小盖好被子,又看了看她,随即又钻进被子里,伸出胳膊将司徒小小搂在怀里。

司徒小小此刻感到很满足,不知道千儿现在在哪里,关系虽不好,但好歹也是她的亲妹妹。

翌日清早。

司徒小小在小离温暖的怀抱里醒来,看着还抱着她的手,她抿嘴笑了笑,轻轻的拿开他的手,起身,下了床。

今天她要教小离自己做饭吃,就是最简单的方法,太复杂的小离学不来,就怕以后自己太晚回来,会饿着小离。

现在唯一陪在她身边的只有小离了,她不能二十四小时都陪着他,得让他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司徒小小一遍又一遍的教着小离煮着面条,小离也在认真地在学,面条烧糊了又重新做。

忙活了大半天,小离终于学会了煮面条,煎荷包蛋,还有炒两个肉菜。

司徒小小踮起脚尖用袖子帮小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小离,以后如果小小没回来,就自己煮面条吃,好吗?饿着了小小会心疼,天气好的话就坐在小阳台那里,晒晒太阳看看书。”

小离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下午,司徒小小接了迟忆安的电话,约她在咖啡馆见面。

迟忆安是迟瑾瑜的妹妹,跟她同年,当年她跟爵言希在一起时,瑾瑜一气之下就出国了,这几年都没回来。

想到迟瑾瑜,司徒小小有些难过,如果当初她跟瑾瑜在一起的话,应该很幸福吧。

咖啡馆里。

司徒小小和迟忆安对坐着,两人都沉默着。

“小小,你可以去找我哥,他还忘不掉你。”

迟忆安抿了一口咖啡,看着小小说着。

找瑾瑜?

她已经配不上他了,她也不想再拖累他,他是个好男人。

是她当年践踏了他的真心。

“忆安,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再说我这个离异女人可不想再祸害你哥,你哥值得拥有更好的女人。”

司徒小小无力的说了这么一句。

一切都回不到原点了。

回不去的,有些人一但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司徒小小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咖啡厅里是恒温的,但是她周身很冷,脑子似乎也要冷傻的那种。

说真的,现在这种状况,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坚持多久。

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累过。

迟忆安最近因为太忙抽不出空来看司徒小小。

安城的人都知道她家里的状况,她找工作处处受阻,谁要是帮她,那个人必定受牵连。

迟忆安从包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司徒小小:

“小小,这卡里的钱,你先拿去用,就当是我借你的,以后再还我。”

司徒小小看着迟忆安:“不用了忆安,我不能拖累你,我有手有脚的可以自己赚钱养活自己,我可不想被你包 养。”

迟忆安听到包 养她,差点就把嘴里的咖啡喷出来。

“小小,我是正常的女人,只对男的感兴趣,你就算了吧,虽然你长的挺水灵的,但我还真没兴趣。”

她俩从小一起长大,以前总是互损对方。

司徒小小干笑了两声。

两人互相僵持了许久,司徒小小无奈之下收下了那张卡,两人谈心谈了很久。

告别的时候,两人拥抱着都不肯放开。

司徒小小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阵带着寒意的冷风吹来,她抬起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缩着怕冷的身体往前走,眼前有些迷茫,前路什么的也有些看不清。

突然一亮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她的跟前,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下车,替她打开后座的门,然后恭敬地说:“小姐,请上车。”

司徒小小下意思地后退一步,并没有上车的意思,甚至试图绕开。

这人有病吧!

大白天无缘无故叫人上车,是不是脑子被石头砸过。

“滚!”司徒小小怒吼了一声,最近本来心情就不太好,都不知道什么人又来招惹她。

可是对方并不打算放过她,迅速地拦住了她的去路,并还对她做了个‘请’姿势。

司徒小小的怒火就噌一下燃烧起来了。

趁男人低头的瞬间,她抬起脚一脚就踹在黑衣男人的胯 下。

男人痛哼了一声。

转身就跑,还没跑多远,前面突然又多了另一个黑衣男人。

“你们有病阿!大白天打劫你们挑个有钱人家打去啊,我一没钱二没钱三没貌的。”司徒小小双手叉腰,怒瞪着眸子看着男人。

真是见鬼。

出门喝杯咖啡都能遇到打劫的。

一对一还有些胜算,二男对一女似乎有点悬,真的有点悬。

“小姐,请上车。”男人又说了一遍。

好女不吃眼前亏。

上就上,就不信大白天你们还能把我卖了。

司徒小小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大力的把车门‘砰’一声关上。

把气都撒在关车门上。

“脾气倒是不小。”一声低沉的男声在司徒小小耳边响起。

司徒小小被吓了一跳差点就跳起来了。

“靠!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她来不及看是谁,就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转头就看到爵言希靠在椅背上,闭着眸子缓缓睁开,看着她。

 
 堂堂一个爵家太子隐姓埋名屈身娶她,两年后又给她当头一棒,让她生不如死!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189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