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的宠婚日常-童潼, 李岁-总裁豪门小说

少夫人的宠婚日常-童潼, 李岁-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自作多情的少奶奶

童潼睫毛颤抖,望着令她恐惧到极致的眸子。

“二……二爷……”童潼咬着嘴唇,声音在颤抖“我是妇女,我已经嫁人了,您如果……如果喜欢我,我……”

眼前这位,是滨海市让人闻风丧胆的‘二爷’,二十几岁,满头凶恶的雪白头发。

童潼听说其人喜怒无常,高兴了就烧杀掳掠,不高兴了就强抢少女,霸名在外,无人敢在他面前硬气。

今天他派人把童潼抓到了他的办公室。

目的绝对不单纯,并且很明显。

童潼还听说这个人三年前在地产业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而童潼的老公‘李富贵’是地产业龙头企业的皇太子。

所以,这个人,会不会是和富贵有仇啊?

童潼咬着牙,哆嗦着说:“罪犯!流氓!放了我!”

男人眼里仿佛含着冰渣,幽冷的目光审视着童潼。

童潼小脸上两道泪像两条小河,小鼻子下面挂着两行闪亮亮的鼻涕,在二爷面前挺着胸抬着头,“呜呜呜~我告诉你,我不怕你,我家富贵可厉害了,我老公一会就来了,你把我抓到这个地方,他会生气的!”

男人听到这句话,额角蹦起青筋,薄唇里挤出几个字,带着警告:“不要再让我听到这两个字!”

哪两个字?

“你喜欢我也没用,我才不会喜欢你这种人的。”

男人眸光越来越冷,总裁办公室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其他人低着头,听着那个不知死活的‘总裁夫人’继续碎碎念念的给自己添加枪毙材料。

“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才不会喜欢你呢。”童潼碎碎念,只是两行鼻涕闪亮闪亮的。

“我老公身高一米八五,高大威武,膀大腰圆,虎目雄威,浓眉扩眼,特别特别帅!”

“噗……”也不知谁不合时宜的呛了一口。

李岁鼻子都快气歪了,瞪视着童潼,他长得有那么寒酸吗?

“你瞪我干嘛?”童潼喊起来,“你瞪我干嘛?你害怕了吧?我老公一会就来了,我让他打死你!!!他会保护我的!你干嘛瞪我?你眼睛好看啊?你眼睛大啊?”

“你要是,现在不让我走,一会你还得跪送我!”

“……”

童潼越说越小声,“你就放了我吧……”

刚才的话说的有点严重了,她也意识到了。

主要是,其实全滨海市的人都知道,富贵根本就不爱她,他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富贵很厌烦。

三年前的婚礼,是她一个人捧着花,在婚礼的红毯上走了一圈,感受着祝福和鄙视。

说起来悲哀,其实她和富贵根本就没见过面。

所以童潼估计,‘二爷’这么邪恶矜贵的男人,也一定清楚,富贵根本就不会来救她。

男人听完她一切的自说自演,抬着手,朝秘书示意。

童潼猛然嚎啕大哭起来,抱着头,“不要枪毙我。”

“!!!”

很快,秘书把一沓文件放在二爷手上,二爷把文件递给了童潼,淡淡的说:“签了字,我们离婚。”

第2章 天降老公大人

童潼脑子里‘轰’的一声,忘了哭,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很久才接过离婚协议书,盯着上面的字:

他要把家里别墅,和一个亿作为分手费给童潼,从此两人不再有名义上的任何关系,并且要求童潼不要再满世界找一个叫‘李富贵’的人。

没错,别墅没错,家地址没错。

他是富贵!

童潼抬起头,水亮亮的眼睛望着他,他满头雪白的发,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唇,俊美无双的容颜,一双邪魅的眸子里,此时流露着凶恶的光。

虽然他表情很无情,可是为什么很帅?

瞬间,童潼猛地跳起来,抱住李岁,两条腿夹着男人精壮挺拔的腰,在他脸上狠狠的吸了一下,留下了闪亮亮的口水花……

“富贵!”她带着兴奋和委屈,哭着:“你知道么?我找了你三年,满世界找你,我终于找到你了。富贵!”

男人脸色黑到快要滴下来墨汁。

秘书脑子里‘轰’的一声,心惊胆颤的拿着纸巾想给李岁擦擦脸上的口水,但纸巾被李岁恼火的一把丢开。

秘书小声小气的说:“夫人,您别这么激动,二爷刚刚的意思是,和您离婚……”

此时这令人闻风丧胆的男人,额角绷着青筋,身上挂着一只树懒。

冰冷的声音响起:“从我身上下来,把字签了。”

童潼充耳不闻,紧紧的抱着男人,脸颊噌着男人温暖的胸膛,“富贵,我好想你啊。你知道吗?”

“富贵!”童潼心跳的很快,屋子里徒降的温度,她都没察觉到,诉说着:“我真的好想你啊,我就知道,你才不会舍得不见我,让我那么辛苦的找你。……”

“富贵……”

“闭嘴!”男人脑子气得冒烟,一把把童潼从身上扯下来,“签字……”

秘书也是第一次知道,二爷也有一天会被人搞得如此恼火,如此没法。

童潼咬着唇,被‘富贵’从身上扯下来也没生气,倒退着,“老公,今天天气好好哦。”

她退到了门边儿,“万里无云……”

男人胸口仿佛压了一口气!刚想说什么,但是童潼马上插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怕你忘。”

李岁脸颊徒然一抹红,刚想说话,便看见童潼落荒而逃的从办公室跑了出去……

不要脸,的女人!

办公室里其他人垂着头,不敢看二爷暴怒的样子。

不过下一秒,办公室门又嵌开个缝隙,一颗清秀的小头颅伸了进来,声音软糯,“富贵,我知道你在这里就好,你不回家,我就来找你……”

清秀的小头颅又一次消失在门缝儿里。

办公室里的气氛压抑到了一个极限,二爷……被调戏了么?

过了很久,秘书小声小气,战战兢兢的说:“二爷,墨城那边的生意,派谁过去谈呢?下面等您发话。”

“我自己去!”男人的脸上像蒙了一层霜。

糟了!二爷亲自去,估计墨城的分公司,这次要倒霉!

随即有很多文件被丢在了地上,秘书拾起来,捧着跑了出去,楼下响起一道声音……

第3章 挖战壕

那道声音,带着秘书长的崩溃绝望:“这都是什么文件!!!谁写的?”

童潼心潮澎湃从大厦出去,一路跑回了家里,刚想说什么,这时太爷爷坐在摇椅上,瞄见童潼回来,喊:“翠屏,你来,你又乱跑,你丢下我一个人怎么可以?外面都是鬼子!你让他们抓去挖战壕怎么办?”

在这个家里,最疼爱童潼的人就是98岁的太爷爷了,可惜太爷爷去年就得了老年痴呆,现在已经‘私自’幸福的去过‘美好’人生了。

“太爷爷……”童潼有点悲哀。

“你叫我什么?”太爷爷雪白的眉毛一挑。

“……少爷!”

“嗳,”太爷爷点点头,“咱们家仓房里还有八斗米。”

其实翠屏是太奶奶的名字,当年是太爷爷从小的丫鬟。

“少爷,够吃啦!”童潼说。

“不够,翠屏你那么能吃,八斗米才能吃3天。”

“呃……”

“哎呀!”太爷爷忽然站起身,拉着童潼就朝着别墅院里走,“翠屏,咱们得挖战壕了,虽然我是地主,但是也难不保他们来抢米。”

于是一整个下午,童潼都在和太爷爷挥汗如雨的在花园里挖土坑。

挖土坑的时候,童潼盼望着富贵能回来看看她。

傍晚李家20多口人在饭桌前吃饭,大伯母阴阳怪气的笑:“李岁还没回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童潼看去,童潼脸上一红,小声说:“我们在冷战,他生我气了嘛。”

“呵呵呵!”顿时有人笑了,“冷战三年,还挺长的。”

童潼小脸更红……

“指不定那个病秧子死在哪里了!”二堂哥幸灾乐祸的说。

公公在李岁很小的时候因爱成疾去世了,后来李氏的董事长位子就一直是爷爷代理着,爷爷说以后会交给富贵。

可是富贵有病,3岁时被断定活不过20岁。

这些人都盼着富贵死在外面,好别继承企业。

二堂哥李东瞧着童潼,“对了,你们婚礼前一天李岁就走了,我记得婚礼那天爷爷说让你抱只公鸡,后来你怎么没抱?”

家里一阵哄笑!童潼也没说话,受气包一样低着头吃饭。

李东叹了一口气,补充一句,“他活不多久,但你也不亏,等他死了,你好歹能拿到点钱。”

“你才活不久。”童潼憋不住开口,“你凭什么胡说八道?”

二堂哥乐颠颠的讲:“我可是医生,我讲究的是科学,真凭实据,他根本就不算个完整的人,早晚得死么。”

不算个完整的人?

其实童潼也不知道富贵到底有什么病,可是大家都说他有病,他身体,到底缺了什么?

但现在不是深究这件事的时候,现在童潼忽然抿唇笑起来,“原来您是医生啊?”

二堂哥李东忽然浑身一凛,莫名有些紧张,叨念着:“你有毛病?我和你是同校,我是医生,你不知道?”

“是医生还这嘴巴这么坏,”童潼坐下,小嘴里塞了一块蜜汁肉,喃喃的说:“二堂哥,其实我都不想说那件事。”

李东身子一抽,但已经来不及了。

童潼说:“你如果没诅咒富贵,我根本就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的,你们欺负我可以,欺负富贵就不行!你欺负三堂嫂的事情,三堂嫂都告诉我了!”

顿时家里像炸开锅了,三堂哥眼里飞出一把刀,李东朝童潼吼道:“你别血口喷人!小屯炮,你太阴险了!”

童潼脖子一缩,“我没胡说八道!你今天穿着三堂哥的内裤对吧?”

饭桌一边坐着个温柔的女人,正是三堂嫂欧阳乔乔,这会儿放下汤匙笑起来,“东东,你内裤我叫刘嫂给你洗了,一会给你送去!”

家里一片凌乱,三堂哥扒掉了李东的裤子,看到了他在意大利定制的超人款新潮内裤。

“我不活了……”

“呵呵呵……”

这就是李家。

一个门庭荣贵的超级家族。

第4章 你是他继承家业的跳板

这是欧阳乔乔经常和童潼说的一句话:“你瞧这豪门世家啊!”

欧阳乔乔和童潼亦敌亦友,她偶尔也和童潼说几句交心的话,她说:“我盼着李家早点垮了,最好一把火烧成灰,我也就解脱了!”

家里闹哄哄的,欧阳乔乔咯咯咯的吃吃笑着。

童潼缩头缩脑啃着排骨,三堂哥李业骑在李东身上,李东裤子穿了一半,臭骂着:“小屯炮!!!你早晚倒大霉!”

童潼憋不住,喃喃说:“别打架了!家里人都知道的秘密,有什么好打架的?富贵就是因为你们太吵了,才不回家的。”

“才不是,是因为你太丑。”

爷爷见此状目眦欲裂,吼了一嗓子:“一群丧门星!赶紧分家!”

分家二字一提,所有人当即默不作声,各自消消停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吃饭,太爷爷举着一杯酒仰脖喝了一口,打了个饱嗝,扭头朝门口瞧,眼前一亮:“富贵哥回来了?县长夫人咋说的?鬼子打跑了么?”

童潼心猛地停了一拍,下意识回头,当即眼前一亮,惊喜的不能自抑,嘴里叼着排骨冲过去,蹲在鞋柜旁边找拖鞋,一边找一边红着脸说:“老公……你回来的好突然啊,你吃饭了吗?”

矜贵的男人冷着一张脸,换了童潼摆在地上的拖鞋,迈着步子和爷爷上了二楼!!!

期间连童潼一眼都没看。

“哈哈!”也不知是谁笑出声来。

“富贵……”童潼满脸羞红,从地上站起身来,两只雪白的小手擦着油乎乎的唇角,火急火燎的朝着二楼卧室去了……

富贵回来了!也就是说,他今晚会在家里休息啊!

哈哈哈!

童潼冲进浴室放开花洒,洗澡的时候都未停止幸福的痴笑。

十几分钟后,童潼下楼直着雪白的小脖子在沙发上坐着,一副乖巧的样子,等着老公大人下楼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三个小时之后,终于,李东鼻子里塞着止血棉,‘噗’的笑了一声,“李岁回来拿个文件就走了。”

童潼一怔,揉了揉僵硬的脖子,笑了一下,“我知道呀!”

“哈哈!他是不会要你的。小屯炮,你就是他继承家业的跳板。”

“他爱我的。”童潼笑着说。

“他刚刚留话给你,叫你明天去找他离婚。”李东望着白痴一样的童潼,灿烂的笑,满嘴鄙夷语气。

童潼身子僵了一下,其它人乐滋滋的看着童潼,等着她终于装不下去,终于崩溃。

从嫁过来就守活寡,还总坚信李岁能回家,分明没感情,还总咬着一句:“他爱我的。”

“你别做梦了,他抛弃你了。”李东用手指捅了捅止血棉,说道。

家里忽然安静了,很久很久之后,童潼眼睛亮晶晶的,忽然说:“好帅……”

“神经病……”

“连抛弃我,都用这么帅的方式,我好幸福。”

管家下楼来,望着童潼,目光里带着一些隐隐的悲悯,“小少奶奶,董事长叫您上楼去,有话和您讲。”

少夫人的宠婚日常-童潼, 李岁-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