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老公惹不起-苏喆喆, 傅子忱-总裁豪门小说

偏执老公惹不起-苏喆喆, 傅子忱-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只要你死了

天气炙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躁。

盛江大桥上,一辆白色的奥迪歪歪扭扭地朝前开去,速度极快。

“苏喆喆,拿走属于我的荣华富贵,你很得意是不是!现在还想来夺走我的男人,你这个贱人!”女人疯狂极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狠狠地踩下脚下的油门,一下踩到了底。

“唔嗡——”车辆发出轰鸣声,刮起路上的灰尘。

坐在驾驶座上的女人身子被绑在了椅子上,白皙的小脸上满是冷汗,脸上还有细小的伤口,血液已经凝固了,看着有些狼狈,但一双漂亮澄澈的眸里,不染一尘。

“苏芃芃,你疯了是不是?”苏喆喆大声吼了出来,拼命地挣扎着,细白的手腕被绳子磨得血肉模糊。

“你所拥有的都是我的!我现在亲手拿回来有什么错!”苏芃芃死死地盯着苏喆喆的脸,笑得有些狰狞。

“我告诉你,只要你死了,只要你死了……”她重复着,喉咙里发出咕咕的笑声。

“就算是我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苏芃芃,你收手吧,警察马上就会过来的,到时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苏喆喆压着心底的惊慌,盯着她的眼睛,眼角余光打量着周围的情况,试图说服她。

苏芃芃却好像是被什么话刺激到了一样,尖叫起来,拽着苏喆喆的脑袋往方向盘上狠狠砸了两下,阴沉地凑近她的脸:“苏喆喆,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死。”

“哈哈哈——”她笑得癫狂,一把拽着方向盘,对着那大桥一旁就冲了过去。

苏喆喆瞳孔猛地一缩,镇定完全破碎,解绳子的手猛地一抓,眼底的惊恐尽数浮了起来,

疯了,苏芃芃她疯了!

“嘭——”车子撞上了围栏,因为车速极快,所以直接翻了出去,卡在了那围栏上面。

苏芃芃嗬嗬地笑了起来,将车门拽开,往外面一滚,车子控制不住地往下倒去。

下面是翻滚着的江水,浪急。

不!不要!

苏喆喆挣扎的幅度更大了,但绳子却愈发紧了,那冰冷的江水终究还是将她淹没,俏白的小脸上,血色全无。

越来越多的水灌进她的口鼻,绝望从心底滋生,她没了力气,脑海中浮现起那个男人的面容。

傅子忱,我之前说得都是骗你的,我爱你。

只是可惜,以后也没机会说了……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卡宴疾驰而来,急刹车发出极其刺耳的声音。

紧接着,那眼底猩红的男人冲了出来,一把将倒在地上的苏芃芃拽了起来,冷峻的面容上带着来自地狱的暴戾:“她在哪里?”

“哈哈哈——”苏芃芃笑得格外的兴奋,指着那破毁的栏杆,一双眼睁得极大,“死了,她死了!哈哈哈……”

“苏喆喆她终于死了!”

傅子忱只觉得刹那之间,天昏地暗,心头绞痛。

江水上没有丝毫的痕迹,风平浪静仿若镜面。

手掌被石子扎破,血色艳红,他却视而不见,绝望地低喃:“喆喆……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

第2章 替嫁

两年前,S县。

“咯吱——”门被推开,苏喆喆一回家就看到苏父正拿着一根藤条,狠狠地抽跪在地上衣着不整的苏芃芃身上。

“苏芃芃!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东西啊!”

“反正我不要嫁给那个傅家的残疾,看他病殃殃的,指不定哪天就要死的!”地上的苏芃芃叫骂着,哭得眼泪鼻涕流了一堆。

“你!”苏父被气得手直抖。

苏喆喆冷眼瞟了一下,转身就朝楼上走去。

她妹妹苏芃芃,跟乡长儿子滚了床单,被抓个正着,正巧昨天傅家过来提亲,这不,打起来了。

苏喆喆唇角微挑,勾起冷笑。

“喆喆啊。”苏妈妈拦着她,笑得有些讨好。

“这个……你也知道,傅家要过来娶亲了,你妹妹这事现在闹得人尽皆知……要不你就替你妹妹去吧!”苏母给苏父和苏芃芃使了个眼色。

苏芃芃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拉着苏母的胳膊,从她背后探出个头来,语气不耐烦:“姐,你就同意了吧,反正傅家有钱,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可别不识好歹啊。”

苏喆喆冷嗤一声,双手环胸,下巴微扬,半眯起眸,丝毫不客气地讽刺:“你不是因为傅家的那个儿子是个残疾人才不想去的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自己的烂摊子,自己收拾。”苏喆喆嗤笑,将手插进兜里,往旁边的桌子上靠了靠。

“我……”苏芃芃动了动嘴,想反驳,却被苏母拉了拉。

“喆喆啊,你妹妹这不是做错了事情嘛,她也去不了啊,你就帮帮妹妹,都是一家人嘛。”苏母腆着脸笑着。

“妈,这说明咱家根本就没那个富贵命,您也别想这回事了。”苏喆喆舌尖抵了抵腮帮子,语气淡淡的,一双漂亮的眸子勾着浅浅的薄冰。

傅家二少爷傅子忱,据说体质弱到扶墙,还是个残疾人,最重要的是,脾气极差。

街坊邻居从前艳羡苏家,因年轻时救过下乡勘探房地产开发的傅博云,搭上傅家订下了娃娃亲,从此就是半只脚踏入了豪门

可现在传言都变了味,那傅二少爷即不得宠还是个残疾,分不到家产也就罢了,就那吹吹风都能进急救室的主,指不定嫁过去就要开始守活寡了!

苏母面上为难,轻叹了一口气:“喆喆,你也知道家里不怎么富裕……”

意思就是要用她这个女儿去换荣华富贵了?

苏喆喆只觉得一股火气冲上头,怕自己再待下去要吵起来,冷声:“妈,你们别想了,我不同意。”说完甩了门直接进了房间。

“嘁……给脸不要脸。”苏芃芃磨着牙小声嘟囔,被苏母瞪了一眼,又缩了缩脖子,老实得不敢吭声。

苏喆喆在房间里一直待着,直到夜幕降临。

“喆喆。”苏母端着一杯橙汁进来了,见她坐在一旁看书,叹了口气。

“喆喆,妈不提了,芃芃做错了事,就让她承担去吧。”苏母面上带着些许的疲倦,好似认命了一样。

苏喆喆却是狐疑地盯着苏母打量了一圈,她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嗯。”淡淡地应了一声。

“妈也是,都不知道关心你,是妈的错,等这件事儿过去了,妈带你出去逛逛。”苏母将杯子递给她。

苏喆喆到底还是有些心软,毕竟是这么多年的亲人,哪怕他们一直以来很偏心,但她心底,依旧有那么一点儿的期盼,所以那冷着的脸也柔和了下来:“嗯,谢谢妈。”接过橙汁喝了下去。

“那你好好休息,妈先出去了。”苏母看起来很高兴,拿着水杯就出去了。

苏喆喆的眼皮子却越来越沉了,陷入沉睡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她被下药了……

第3章 冲喜

房间内光线昏暗,没有开灯,只有窗外些许的光透进来。

“唔……”床上一身嫁衣的苏喆喆缓缓掀眸,眼前昏暗,隐隐约约能看到头顶的吊灯,透着折射的光。

苏喆喆撑着身子爬起来,打量着周围。

光线问题,看不清太多,隐约能看清楚周围是陌生的环境,身子还有些绵软无力,脑子也不是很清醒。

“今天可是傅子忱的新婚,你说他行不行啊?”门外有人声隐约穿了进来,带着好奇。

“你是不是傻?他都残了好几年,那玩意儿怎么可能还有用?本就是老爷子看二少快不行了,赶紧娶个人回来冲喜的,还真指望他能传宗接代啊!”另一人嘲讽。

后面的话她就听不清楚了,那两人渐渐走开了。

抓取了关键词,一分析,苏喆喆立马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她家里人给她下了药,让她代替苏芃芃,直接送到了傅子忱的床上来……

苏喆喆自嘲地笑了笑,就这样吧,以后,再无半分的情谊。

这样想着,脑袋一阵一阵眩晕,揉着自己的脑袋,想去开灯。

“啪——”灯被打开。

刺目的灯光让她不得不闭上了眼,半眯着眸看向门口。

门口有个男人逆光出现。

只可惜,瘫的。

“傅子忱?”苏喆喆打量着他,基本确定了来人是谁。

皮骨俱佳,鼻梁高挺,卷密的睫羽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眸,静静看着你,恍若铺了一层霜雪,冷意蔓延。

傅子忱淡淡地瞥了眼她,推着轮椅进来,靠近她,眸子里带着沉沉的阴冷,看她的目光就像看雕塑一样。

苏喆喆身上的药效还没过,这会儿脑子一阵一阵地晕,软绵绵地坐在床上,垂眸不吭声,雪白的婚纱铺散,衬得中间的她格外娇小可人。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少女虽然面上半点装饰也没有,可那双眸子,澄澈得不像样,静静看过来时,让人不由自主地会放轻动作,生怕惊了她。

发现自己有这种想法的那一刻,傅子忱眉头微皱,心底生出一股子烦躁来,伸手将自己衣领的第一颗扣子扯开,露出那精致的锁骨,一身的冷意有些骇人。

“你做什么?”苏喆喆一眼就瞄到了他的动作,像惊弓之鸟,连忙出声阻止他。

傅子忱瞥了眼床上的少女,伸手将扣子全扯了,露出结实紧致的肌肤,性感的线条,只是他却掀唇嘲讽:“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跟我上/床吗?”

扣子掉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没有惊动任何人。

这话说的极其露骨,赤果果的羞辱,就算面前这人俊美无俦,也压不住苏喆喆心头升起的怒火。

“听说傅家少爷,咳……不大行啊,您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说着还故作可惜地瞄了眼轮椅上某人两腿间的位置,啧了两声。

在任何时候,一个男人的尊严都是不容许被嘲笑的。

这句话没得错。

所以……

苏喆喆就看着那面容冷俊的男人,那双黑眸霎那间翻卷了滔天波浪,汹涌成灾,动作迅猛得她完全没反应过来,人就被他攥着双手给压在了身下。

“嘭——”脑袋磕了一下床头,疼得她瞬间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第4章 激将法

“激将法?”傅子忱冷冷地盯着她的眼,那水润的眸漫上了一层水雾,眼尾处染了绯色,一双黛眉微蹙,樱唇微启,可见那雪白的牙,心底莫名地就被戳了一下,手上的力度愈发大了起来,攥得苏喆喆眉头紧锁。

“才不是!傅子忱,你给我起来!”苏喆喆想着自己的后脑勺,清眸中氤氲出一层水汽,拧眉喝道。

她咬牙切齿,用力地挣扎着,好不容易挣脱开了,却还要推搡着身上的男人,心中暗骂着:要不是我被下药了,打你一个残废分分钟的事!

傅子忱再次一伸手将她的两只手给按住了,折上头顶,一手攥住,另一只手放在她后背的拉链上,鼻尖淡淡地清香,还有身下娇软的身躯,让他那双眸愈发沉了起来。

“如果我是你,这种时候,就乖乖听话。”傅子忱眸底清明,没有丝毫的暧昧,有的只是冷漠,狠厉,阴沉。

“呵呵。”苏喆喆皮笑肉不笑,猛地抬腿踹向他两腿间的位置,力道是她现在能使出的所有力气,丝毫不留余地。

傅子忱却在她动作的时候,搂着她后背的手一用力,身子往一侧滚去,位置顿时翻转过来,她被迫趴在他的身上,攻击也没得用。

药效没过,体力白搭。

“欲擒故纵?”傅子忱挑起唇角,盯着她,一双狭长的眸翻滚着危险的深色,盯着别人时,像极了一只欲要捕猎的野兽。

刚刚那么一下,让她白皙的面容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粉色,挣扎用力的样子……让人有些想使坏。

“我……我乖还不行吗?你松开我。”实在是没力气了,苏喆喆只好暂时服软,软着声说道。

“乖乖待着,不然后果自负。”傅子忱轻嗤一声。

“好。”苏喆喆垂眸,瓷白的肌肤上,带着柔和的弧度,假装出一副乖巧又温顺的模样。

傅子忱松开手,将人往旁边一推,自己直接脱了外套,看向她,带着恶意的使唤:“把柜子里的睡衣拿过来。”

佣人·苏喆喆微笑:“好。”

“洗澡水给我放好。”傅子忱眉头挑起,靠着床,双手环胸,再次开口,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心情还不错。

“好!”苏喆喆依旧假笑,再次听话。

傅子忱推着轮椅就进去了,留下苏喆喆一个人。

“别让我逮到机会。”苏喆喆磨牙,恶狠狠地说着,转身就腿一软,床上一倒。

也不知道下了多少药,困意一阵一阵涌上来,她实在是没抵抗住,陷入了沉睡。

次日清晨。

苏喆喆正梦到自己掐着傅子忱的脖子,傅子忱痛哭流涕地求饶,结果下一秒,她就被人压住了。

身上的重量让她不得不睁开眼:“你干嘛!”

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惊得苏喆喆猛地往后一退,直接从床上翻了下去,谢天谢地,身上的婚纱垫了一下。

苏喆喆:“……”

一下就给摔懵圈了,呆坐在地上,有些无措地瞅着他。

“把衣服脱了。”傅子忱面无表情地盯着地上的蠢女人,明明是暧昧至极的话,从他嘴里吐出来,却冰冷彻骨。

苏喆喆一下清醒过来,瞪大了眼,抱着胸口往后挪了两步:“不脱!”

“少爷,您还没起吗?”门口的佣人催促道。

傅子忱眯起双眸,伸手将地上的人拉上来,嗓音低沉:“把衣服脱了,乖乖配合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偏执老公惹不起-苏喆喆, 傅子忱-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