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男神宠上天-文妤, 南泽烨-总裁豪门小说

国民男神宠上天-文妤, 南泽烨-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幸运观众

暖橙色的灯光打在酒店的羊绒毯上,温馨得让人忍不住懒散起来。

“刚才你吃的是那块草莓的提拉米苏?”

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惊雷一样把文妤从自己的思维里拉回了现实。

她抬起头去看男人,轻轻点了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乱七八糟的记忆在文妤脑海中炸裂开来,她本来陪着妹妹文茜来看这个男人的演唱会,结果阴差阳错自己成了全场唯一一个幸运观众,而得到的奖励——是和男人共进晚餐。

文妤并不怎么关注南泽烨,也谈不上喜欢,只是因为妹妹喜欢才买了他演唱会的票,这会儿她晕乎乎地就跟着南泽烨的助理来到了南泽烨的房间。

而原本,南泽烨安排的只是一场酒店顶楼的烛光晚餐。

助理一不小心却把人带进了南泽烨的房间。所以……南泽烨也只能重新安排计划了。

桌子上的甜点都很精致,那块草莓味的提拉米苏因为离文妤最近,她就在脑袋里想乱七八糟的时候,食不知味地吞进了肚子。

文妤好像看到了南泽烨挑了挑眉,眼睛里藏着戏谑和。

“也没什么问题。”他说,“只不过那块蛋糕里有我未婚妻的戒指。”

一枚戒指。

那是法国著名设计师设计的,南泽烨打算用来跟叶玟求婚的戒指,结果让文妤给吞进了肚子。

当然,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你……未婚妻?!”文妤惊讶的并非自己也许吃下去了一枚戒指,而是南泽烨居然有未婚妻!

南泽烨的笑容像是有蛊惑人心的力量,眼角眉梢似乎带了点邪性的欢愉,他按着文妤的话重复了一遍:“我未婚妻。”

文妤被男人看的不舒服,下意识避开了目光。

突然,她想起来了那枚戒指!

“那,那枚戒指,被我吞进去了?”

南泽烨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但是看见他他一脸毫不意外的表情,文妤忽然就明白了——

“你故意的!”

他故意请她吃饭前甜品,故意把所谓“藏着未婚妻戒指”的蛋糕放在离她最近的桌面上,故意让她把戒指吞了进去!

“没错。”男人毫不避讳地大方承认了,他甚至看戏的眼光看着文妤,“本来我也不想这样,怪就怪你自己挑了那块蛋糕。”

文妤站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被外界奉为国民老公的南泽烨实际上是这样的一个人。气的她好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

吃进肚子里一枚戒指,文妤下意识地用手指捂着胃。

“我让医院安排给你做胃镜。”

男人的声音还是不温不火,他越是这种态度,文妤就越生气。

文妤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医院门口肯定有这个男人安排的记者,不一定又会被炒作出来什么豪门情深的戏码……她绝不会让南泽烨得偿所愿!

南泽烨跟助理打了个电话,大概是在说让医院的主治医师准备好胃镜。

文妤曾经有过一次食物中毒洗胃的经历,一根管子插进胃里的滋味她再也不想体会第二遍。

更何况紧急胃镜是不能申请无痛胃镜的。

“不可能!”文妤等着男人打完电话,漂亮的眸子里带着熊熊的怒火,“我不跟你去医院!”

南泽烨只当作没听见,抬手从衣架上摘下了外套,“走吧,文小姐。”

“我说了我不去!”文妤瞪着南泽烨。

房门被打开,南泽烨半靠在门框上,偏头看着文妤:“可以,不过过明天大概就会有警察去找你索要偷来的戒指了。”

“文小姐,你去不去不过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反正最多毁的是你自己的名声。”他很认真地补充了一句。

“你威胁我。”文妤听出了弦外音,她冷下脸,走到了南泽烨身边,“算你狠。”

这个男人需要的只是一个炒作的绯闻,她今天跟他去医院了,可能绯闻会是“神秘女友”之类的,但是如果她不去,明天她大概就会成了“伪装成粉丝偷偶像东西的小偷”。

这个坑,南泽烨早就挖好了,而在文妤没有防备地跳进去了的时候,她就再也爬不出来了。

车窗外的景色迅速掠过,车子里的两个人各怀心思。

仪表盘的时速已经飙到了一百二十迈。

“这枚戒指是定制的,棱角比其他的锋利,会划伤胃和肠道。”

过了一会儿,南泽烨带上了他在镜头里的温柔,道:“做胃镜很快,别担心。”

见识了这个人的恶劣真面目,这会儿南泽烨的伪装让文妤一阵恶寒。

带棱角的异物吞进肚子必须要取出来,不然会造成胃出血和肠道出血。

文妤猜不出来南泽烨是不是在骗她,她用手指摆弄着衣角来分散注意力:“这个时候假惺惺的很有意思?”

南泽烨透过后视镜看着文妤:“当然。”

不要脸。

可惜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就在这时,

“吱——”

轮胎骤停和柏油路摩擦出来的声音透着隔音玻璃都那么刺耳。

“砰……”

撞击来的猝不及防,文妤被惯性往前甩,又被安全带束缚着狠狠砸回了座位上。

钝痛从后脑勺开始蔓延,整个后背都有点发麻,被安全带勒住的地方出了好几个红印子,火辣辣地疼。

文妤看着窗外她们的车子在夜色里为了避开对面闯红灯的货车生生撞到了绿化带的白杨上。

“撞伤了?”南泽烨解开安全,回头问文妤,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出了一副墨镜,宽大的墨镜挡住了男人的所有情绪。

文妤轻轻摇了摇头。

“我去看一下,你在车里等着。”

男人说着已经推门来了车门,因为他们的车祸,后面的车子都停了下来,本来就是市区,这下车水马龙都堵在了这里,大货车的司机也下来了,正在跟南泽烨说些什么。

即便带着墨镜,南泽烨还是被人认了出来,被堵着的车子里不少人下来拍照,旁边街上的人也过来开始围观。

文妤趁乱下了车。人群中,她被挤到了离南泽烨很远的外围。

“这场车祸我也始料未及,原本我是打算带着今天的幸运观众去看烟火的。”

人群里似乎混进了记者,文妤在破碎的风声中听到了那个男人平静又温柔地回答。

看什么烟火!听见南泽烨跟记者侃侃而谈,文妤忽然觉得一阵恼火,那股莫名的怒火烧的她五脏六腑都难受。

她受着南泽烨粉丝们的羡慕,结果呢?只有她自己知道今天会是一个多难熬的夜晚!

文妤盯着南泽烨模糊的身影看了一会儿,她露出一个嘲讽地笑容,然后转头走进了夜色中。

她不想做胃镜……更不想让南泽烨轻而易举地得偿所愿。

第2章 你这算是绑架吗

等到文妤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快九点了,文茜正安静地抱着一本漫画窝在沙发上。

“姐!”文茜看到文妤回来,立马放下漫画书跑了过去,“这么快就回来了?你看到南泽烨了吗?是不是特别温柔,特别帅?!”

文妤看着自己这个妹妹,伸手捏了一把文茜的脸蛋,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一切,笑着回答:“是很温柔也很帅。”

文妤看着时间,拉着文茜往卧室走。文茜这几年疯狂地追星南泽烨,她的房间几乎被那个男人的周边填满,文妤没忍住道:“茜茜,南泽烨有女朋友了……”并且,他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正打算把南泽烨周边拿给姐姐看的文茜愣了愣,突然发疯似的尖叫了一声:“不可能!”

这几年文茜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好不容易在心理医生的引导下通过干预手段有了点起色,文妤立马闭了嘴。

而心理医生给文茜的疏导就是让她去喜欢一个人,通过这种手段来放松心情,结果……她开始了追星。

追的是南泽烨。

文妤叹了口气,胃里那枚戒指的事情她没有说,只轻声道:“算了,我就是逗你玩玩,早点睡吧。”

然后她在文茜怀疑的目光中如芒在背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胃里的戒指并没有给文妤带来任何的痛苦,她甚至有点怀疑南泽烨的话了。

文妤回到房间之后在卫生间抱着马桶干呕了半天,她想把戒指吐出来,奈何一个巴掌大的奶油蛋糕折腾了这么久也消化的差不多了,胃里空荡荡的,什么也吐不出来。

白白难受了半天。

“叮咚。”

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文妤漱了口去看短信。

是沐愠发来的短信。

这个名字触及了她内心最柔的记忆。

【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回国,要来接机吗?】

透过手机屏幕,文妤好像看到了沐愠温和地笑容,她跟着不自觉弯了弯嘴角,在回复的消息框中迅速打了一个“好”字。

因为沐愠要回国,文妤把吞了戒指的事情暂时抛在了脑后,其实她也有点故意逃避这个事情的意思。

第二天文妤下午去机场接机的时候,她总觉得隐隐不安,坐在候机室里,文妤不由自主地拿着手机频频看时间。

就在这时,有两个黑衣男人径直走到了文妤的身边。

“文小姐,南总请您过去一趟。”

不安被极致地放大,文妤看着两个黑衣,男人心跳剧烈跳动。

她从不认识什么南总,而唯一一个有交集又恰好姓南的人……

她只想到了南泽烨。

“我不去。”

文妤自然不会跟着不明不白的人离开,她的手指已经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到紧急报警的页面了。

“文小姐请吧。”

黑衣人没管文妤的动作,也不管文妤的理由,面无表情地冲文妤做了个“请”的手势。

文妤迅速摁下了报警键,可是黑衣人的反应更快,在报警电话还没有接通的时候就一把夺过了文妤的手机。

一技不成,文妤刚想叫喊,就觉得后颈一疼,再然后,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同一家酒店,同一个套房。文妤醒来的时候,她看见南泽烨正在跟手下人吩咐什么。

七零八落的记忆一并涌来,文妤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后颈,挣扎着从沙发上坐起来,她的动作自然也引起了南泽烨的关注。

那男人示意手下人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没有了昨天的精心装潢,也没有了好吃的甜点和南泽烨的微笑。

那男人在所有的耐心都熬完之后,露出了獠牙。

“南泽烨,你这算是绑架吗?”

文妤深吸一口气,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她的手机不知道去了哪里,更不知道沐愠现在怎么样了。

南泽烨微微摇了摇头,文妤可以确定自己没能在这个男人眼睛里找到一点叫做温柔的东西,好像他的面具彻底碎裂,剩下的,就是他本身的模样。

妖冶冷漠。

“我的耐心有限,七点半会带着你去医院做胃镜,文小姐,别再试图给彼此找麻烦。”

他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吐字清晰,但是那几个字却让文妤感觉到了冷意,她忽然想起昨天这个男人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神情,和今天,还真是像。

文妤抿了抿嘴,左手摁在胃上,抬头去看南泽烨:“是我在找麻烦?如果不是你要挑幸运观众,我怎么可能吞下戒指?”

“嘘。”南泽烨伸出一根手指,修长的手指轻轻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要是你,现在就一句话都不说。”

南泽烨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笔电开始处理公司文件,文妤坐在他的对面,南泽烨有办法避开机场的警察和监控把她直接绑过来,就有手段让她彻底闭嘴,文妤权衡利弊之后不再说话,只一瞬不瞬地看着南泽烨。

她眼睛里的愤怒都快凝成了实质。

在别人的注视下,男人分毫不差地完成了手头的工作,看了眼时间已经差不多七点的时候,男人关上笔电站起身。

“走吧,去医院。”

他率先离开套房,出门后立马戴上了一个能遮住半张脸的黑色墨镜,文妤跟在他身后。

活了二十多年的本能告诉文妤,这个男人她还是赶紧跟他断干净的好。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文妤一路上都安静极了,她坐在车子的副驾驶,看上去安然无恙,其实手心里已经浸满了汗渍。

——她害怕洗胃是真的。

车子稳稳停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里,文妤像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努力压下怒火,才在南泽烨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的时候拉住了他的胳膊——

“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被拽住的男人看了一眼文妤的手,后者立马收回了手。

地下停车场的灯光很暗,南泽烨原本不想再耽搁时间,但是他看到了文妤手心的汗后,却停下了开车门的动作,单手放在方向盘上,微不可闻地点了下头。

“呼。”

文妤长舒了一口气,有点不确定地问道:“我就是想问,你怎么知道我在机场的?”

沐愠回国的事情并没有传出去,她去接机的事情知情的人也没几个,南泽烨却能在她刚抵达机场甚至是还没到机场的时候就安排了人截住她……

这件事她醒来后细思极恐。

昏暗的地下停车场中,南泽烨轻轻笑了一声,当然,绝不是什么善意的笑容。文妤听着头皮发麻,他看不到南泽烨什么表情,只听见这男人用特别玩味地语气说:

“难道,你的妹妹没告诉你吗?”

第3章 胃镜

“我妹妹?”

文妤的脸上藏不住的错愕,她此时更希望自己是听错了。

然而南泽烨像是很喜欢她的这种反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到一个界面递到文妤的跟前。

“你的侧脸我发在微博上悬赏了,你的妹妹亲自发来的消息。”

在文妤的面前的页面上,是最简单不过的对话框,而她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微博昵称。

茜茜。

是她妹妹,在今天上午八点多把她的行踪透露给了南泽烨!

“可真是姐妹情深。”南泽烨嘲讽道。

看着两个人的对话,文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相比抗拒做胃镜,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愤怒已经到达了一个峰值。

“她什么都不知道,你是她最喜欢的歌手,你就这么骗一个小姑娘?!”

文妤一把挥开了面前的手机,“哐”,手机砸在了挡风玻璃上,车厢里微弱的光芒散去,又变得再次昏暗起来。

文妤在愤怒,不是因为文茜随便把她的行踪透露给陌生人,而是……

这个男人居然欺骗文茜说什么他只是因为小意外没能请她姐姐吃饭,要跟文茜一起瞒着文妤,给她一个惊喜。

而文茜因为精神上的某种过度依赖,就相信了南泽烨的话。

这个男人!他怎么能那么欺骗一个天真到把他当做唯一信仰的信徒?!

“骗她?文小姐,如果不是你昨天跑了,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

男人好整以暇地把手机捡起来,随手放进了外衣的口袋,他的耐心这次真的磨的一点都不剩了,抬手来了车门,冷声道:“下车。”

车门被打开,闷热的气温涌进车厢,文妤紧紧咬着下唇,她愣是没能找出一句反驳这男人的话来。

“南泽烨……”文妤咬着后槽牙。

那男人偏头看了她一眼。

“我妹妹她是真的……非常喜欢你。你不该这么骗她。”

文妤跟在南泽烨身后说出这句话后,她整个人都有点怏怏,前面的男人锁了车,听见这句话时有一瞬间的停顿,不过很快就很轻蔑地耸了耸肩。

“那要看文小姐今天配不配合了。”

她现在再也不相信南泽烨是什么国民老公或者温柔骑士了,他就是个撒旦,披着天使的伪装,在黑暗的国度里翻云覆雨。

跟着南泽烨走特殊通道直接到了九楼的胃肠科,这一路上的医生护士看见南泽烨后都很有礼貌地叫了声“南总”,文妤原本以为会遭到窃窃私语或者异样的目光,幸而这些都没有发生。

她很久以后才知道,这家医院是南家名下的一座私产而已。

胃镜室里早就候着一位女医生了,三十多岁的年纪,浓妆淡抹,白大褂穿在她身上配合周围冰冷的器械,文妤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都准备好了?”南泽烨问。

女医生点了点头,“是的,南总。”

南泽烨站到了一个不碍事的地方,抱臂站着:“那就开始吧。”

他的这句话就是一道命令,女医生打开了一个一次性的口塞,把她递到文妤的面前:“咬住了,侧身躺在床上。”

文妤迟疑地接过口塞,当初洗胃时被四五个医生护士摁着的经历浮现在脑海,她盯着口塞半晌,就是没勇气戴上去。

女医生也没催她,开始给胃镜最消毒。

“文妤,我的耐心真的有限。”

南泽烨抬手看了看腕表,他知道文妤在害怕,但是他现在对这个女人除了反感没有任何的情绪。

如果是昨天晚上,也许他还会绅士地安慰几句。

可惜,昨天,她跑了。

文妤拿着口塞的手抖了抖,她在把口塞放进嘴里之前,还不忘冲南泽烨冷笑一声:“真巧,我也是。”

按照医生的姿势躺好,文妤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地剧烈跳动。

这次跟上次洗胃不同,这次没有一个人会摁住她,她所有的挣扎都要靠自己的自制力。

“放松心情,别抵抗,很快就好了。”

女医生机械地说着安慰,手上却没有丝毫放松力道的把胃镜管从口塞的镂空中插进了嗓子。

“呕——”

长管触碰到嗓子的时候,文妤不受控制地反胃,她下意识地想挣扎。

“别动。”

两个声音叠在了一起,一个是女医生的清冷的声音,另一个是南泽烨特有的低沉的声音。

“唔。”

长管顺利进入了嗓子,文妤只觉得恶心反胃,她死死殴住床单,隐隐约约的指甲是不是有裂开的都不知道。

生理泪水不受控制地往下淌,顺着脸颊从耳廓滴落到床单上,晕开一个个小水花。

难受,嗓子炸裂一样,胃里也翻江倒海。

文妤能清楚地感觉到胃镜每一次的转动,她甚至不敢去看屏幕上的影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份难受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淡,相反,它越来越变本加厉,就在文妤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的时候,漫长的折磨总算是结束了。

“呕——”

胃镜抽出来的一瞬间,文妤翻身下床,踉跄着跑到洗手池边干呕,她没怎么吃东西,即使再难受,根本也什么都吐不出来。

“喝点水?”

文妤喘了好一阵儿,突然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过来,手中端着半杯温水。

文妤顺着手臂的主人看上去,南泽烨正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看着她。

“离我远点。”

嗓子在说话的时候是沙哑的,文妤没去接那杯水,让南泽烨的手晾在了半空中。

“哗。”南泽烨把杯子里的水反手倒进了水池里。

又过了一会儿,女医生做完了消毒工作,把那枚做好消毒又装在了密封袋中的戒指给了南泽烨。

男人盯着戒指看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地直接连带着密封袋把戒指扔进了垃圾桶。

文妤看着大费周章取出来的戒指就这么被扔掉了,她有些温怒:“你什么意思?戒指就这么不要了?”

“你觉得我会用被你吞进肚子里两天的戒指去跟别人求婚?”南泽烨嗤笑一声,“况且,你比我更清楚这枚戒指存在的意义。”

只是为了炒作罢了。

更何况,他现在不需要这枚戒指了。

因为……文妤和他现在的话题热度已经足够了,他没必要再特意用求婚去引人关注了。

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这股热度保持下去。

“南泽烨,你真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文妤有气无力地嘲讽道。

而南泽烨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休息够了么?休息够了我送你回去。”

“是忙着去给记者送头条吧!”前前后后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文妤当然没有缓过劲来,但是她一点也不愿意示弱,咬着牙站了起来。

打开胃镜室的门,楼道里消毒剂的味道没有那么浓烈了,文妤深深吸了一口气,迈着有些发软的步子跟在南泽烨身后。

“南……”

文妤看着前面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她有点力不从心地扶墙停下脚步,然而前面那个男人并没有听见这声呢喃。

“咚——”

文妤脚步一软,摔在了地上。

国民男神宠上天-文妤, 南泽烨-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