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散尽爱如初-莫槿, 杜舜煌-总裁豪门小说

浮生散尽爱如初-莫槿, 杜舜煌-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让你求着我

“杜舜煌,我会让你求我做专访!”

莫槿仰起俏脸,直视杜舜煌冷傲的双眸。

“什么?”

惜字如金的杜舜煌,斜睨着眼前的美女记者,冷冷开口。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以及他浑身散发的傲人气质,都让莫槿感到了阵阵压迫。

今天,面对众多记者的追访,他始终没有说过一个字。

作为全球投资界的一个神话,他向来是媒体追逐的焦点。可是,他拒绝了国内所有媒体的采访。

“我说,我会让你恳求我,给你做专访!”

莫槿保持着笑意,暗暗提醒自己,绝不可以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住。

“全球顶级天使投资者高端论坛”LOGO下方,众多记者、工作人员,还有知名天使投资人,全都屏息静气,震惊地看着这神奇的一幕。

此前,工作人员都顾着阻挡那群记者。没有人想到,要过来把安静地待在一角的莫槿请走。

现在看来,这身材高挑、面容妍丽的女记者突然冲出来,实在令人措手不及。

“她到底在说什么?”

被工作人员挡在十步之外的记者们,暗叹之余,小声议论。

对“抄捷径”挡到杜舜煌身前的同行,他们不禁有些嫉妒。

“这是我的名片,《观天下》杂志社记者,莫槿!”

莫槿优雅地递上自己的名片。

她知道,要把握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己必须出其不意,大胆出招。甚至,她必须抛弃掉天性中的害羞与腼腆,拿起豁出去的勇气。

两年前入职的第一天,贺总编就对她说,像她这样斯文的女孩子,要当一名成功的记者,第一关就是将自己的脸皮练厚。

杜舜煌傲慢的眸色,连扫都没扫一下那张名片。他一手斜插在西裤口袋中,抬步就向电梯走去。

他甚至不自觉地眯了眯冷眸。

自己今天居然被一个小记者拦住去路,实在是莫名其妙!

莫槿暗吸一口气,两步紧追上去。纤巧的身子,挡在了他高大的身前。

她再次递上名片,声音不高,却斩钉截铁:“杜先生毕业于美国著名的HV大学。请问,拒绝别人递上的名片,就是HV人的作风吗?”

“哗……”

人群发出一阵惊叹。显然,所有人再次被莫槿出位的言行,吓住了。

杜舜煌不得不再次停下脚步。他冷着双眸,看着眼前的小记者。

她这是太天真?是有意抹黑HV?抑或是,故意在挑衅他?

莫槿勇敢地迎上他的审视。她就想看看,他接下来会怎么反应。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他再次拒绝她的名片,那就是给HV人丢脸了。除非,他根本就不承认,他是美国HV的毕业生。

人们都好奇地看着杜舜煌。

今天,他对所有媒体都不理不睬。他又有什么理由,接受面前女记者的名片?

然而,让众人震惊不已的事情,发生了。

杜舜煌抬起没有插在口袋中的左手,接过了名片。

“观天下?苏航,听说过么?”他扫了一眼那张名片,带着些许轻哂问着,顺手递给了身后的首席助理。

苏航接过名片,看也不看地握在手里:“没听说过。”

“我们《观天下》,是《江河日报》旗下……”莫槿仿佛看到了希望,语速极快地解释。

但杜舜煌已转过身,同时挥了挥手,示意她不必再说下去。

“我不接受采访。”他冷然说道。

莫槿追到了电梯门口:“杜先生,您不是接受过美国TME杂志的专访吗?”

杜舜煌不得不又一次停下脚步。

因为,23层的两台电梯,都显示还没到达。

在这样一个隆重的场合,他惟有稍微收起不耐烦,低首看着不屈不挠追上来的小记者。

“据不完全统计,杜先生在美国读书创业的9年间,接受英文媒体采访,共计32篇,128435字。”莫槿脸带微笑,语速稍快,咬字清晰。

杜舜煌冷冷地瞧着她,并不说话。

“为什么杜先生在国外可以接受专访,就国内就不可以?”莫槿不怕死地追问。

“这个,看我心情。”杜舜煌冷眸微眯,“还需要更多解释吗?”

看着他不可一世的神情,莫槿略一思考,语气变得诚恳:“杜先生,专访您是我的梦想,您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吗?”

电梯门适时打开。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礼貌地请杜舜煌入内。

杜舜煌抬步,走了进去。

回转身,他脸上浮起一丝轻笑:“你可以有梦想,我也可以拒绝。”

“您现在拒绝我,日后,一定会恳求我。”莫槿笑得淡定。

“是么?”杜舜煌笑得极有涵养,双眼却流露出轻蔑与不屑,“我该怎么让自己相信?”

在投资领域,遇到过于自信的对手时,他喜欢以惊人的投资回报,还对方以重重一击,彻底打破对方的自负。

可眼前,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记者。

莫槿明白自己的处境。

在杜舜煌眼中,自己这小小记者的表现,或许挺可笑的。

可是,为了她的目标,即使可笑,她也能坚持到底。

“我的梦想,总会实现!要不咱们走着瞧?”

莫槿一面说着,一面提醒自己,保持微笑,稳住阵脚。

杜舜煌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

莫槿来不及再说些什么。

电梯门缓缓合上,将他那张冷傲而绝美的脸,遮在了门后。

暗暗地,莫槿握紧了拳头。

杜舜煌,等待十年,我终于来了。

……

周五的黄昏,莫槿再次出现在世豪酒店。

她好不容易打听到,杜舜煌确实将创豪资本的总部,从美国转移回江城了。总部的选址,就在世豪金融大厦的65、66两层。

世豪酒店是人人都能进的,但世豪金融大厦,则不是。

今晚,连接酒店与金融大厦的18层空中酒廊,将举办一场商业品酒会。莫槿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到了一张酒会的入场券。

她决定从空中酒廊穿行到金融大厦,再摸进创豪资本的总部。

要采访杜舜煌,她必须主动出击!

今天的莫槿,与四日前那个身穿干练套装短裙,胸前挂着采访证的记者形象完全不同。

作为一个身高1米7的女孩子,她平日都是脚踩一双平底鞋。可今晚,她特意穿上了那双紫色高跟鞋。

这是今年4月,干妈送给她的23岁生日礼物。

干妈送给她的,还有身上这套紫色晚礼服。

平日高高束起的干练马尾,已被她放了下来。张扬的大波浪,在背后长长地披开,将她纤巧高挑的身材,衬托得更加妖娆。

略施粉黛的面容,让她透出平日极少显露的妩媚。

到达空中酒廊时,酒会还没有开始。

趁着没人注意,莫槿推开酒廊的后门,悄悄地一闪身,就到了世豪金融大厦的电梯间。绕到公众电梯间背后,莫槿看到一座标有“V”字的贵宾专用梯,不禁心中一喜。

“叮咚!”一声,电梯门在眼前开启了。

莫槿抬步走进去,轻轻地按下了“66”层。她早已打听到,整个66层都是杜舜煌一个人办公的地方。

很快,66层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

莫槿突然有些心虚,还有少许的紧张。

她抬起纤巧的高跟鞋,轻轻地踏出了电梯间。

眼前是一条大理石走廊,灯火通明。走廊两边,是几道或大或小的奢华木门。

莫槿有些蒙圈。

她弯腰探头,向里看了看,不知道是该走过去轮番敲门,还是一直站在电梯门前等着。

“吧嗒!”门把转动的声音响起。离电梯最近的一道大木门,竟突然打开了。

两个西装革履的高个子男人,相继走了出来。

莫槿定睛一看,不禁露出笑容。

杜舜煌?!

真巧啊!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第2章 “偶然”的相遇

两个男人看到莫槿,神情明显地滞了一滞。

“得,得,得……”

镫亮的世界顶级品牌定制皮鞋,踏在高档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沉着而从容的脚步声。

两人向着莫槿走过来。

莫槿保持着笑意,挺直了腰肢,娉娉婷婷地站着。

待到他们快要走近,她笑着打招呼:“杜先生您好!怎么又遇到您啦,真的好巧啊!”

杜舜煌的面容仍是那样俊美。他神色冷漠地打量着她,似乎没有认出她是谁。

“杜先生忘了么?我们在周一的论坛上见过面,我是《观天下》杂志社的记者,莫槿。”莫槿提醒道。

四天前的她,是个身穿职业套装、外型干练的女记者。

今天的她,却是个精心打扮,身穿昂贵晚礼服,一头波浪长发的女子。

难怪他一时认不出她来。

杜舜煌继续盯着她看,紧抿的薄唇,似乎没有想说一个字的意思。

“莫小姐?你怎么找上来了?”苏航问道。

“啊,我也没想到这么巧,竟然在这里遇到杜先生!杜先生,既然我们这么有缘,不如您再慎重考虑一下,接受我们的专访吧!”

“要我说多少次?我不接受采访。”杜舜煌冷漠出声,“再说,你们杂志,我没听说过。”

“或许,杜先生还不太了解我们杂志。我们在高端人士当中,是相当有影响力的。”莫槿脸上保持着盈盈的笑意。

杜舜煌嘴角扯起一丝笑意,双眸闪过一丝如星的光芒:“什么是高端人士?”

莫槿被他突如其他的笑意,恍得差点儿眩晕过去。她定了定心神,努力组织了几次语言,还是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如果是别人问她,她闭着眼睛,都能重复说过无数次的杂志定位。高端人士,自然是拥有一定知识、财富和地位的高级白领了。

这乍听上去,让人觉得《观天下》这本杂志,还蛮高大上的。就连莫槿也一直这样认为。

可是这时,这样的话,却让她在杜舜煌面前,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所说的“高端人士”,在杜舜煌眼里,不过就是一群办公室打工仔而已。又怎么与他这样的世界级资本大鳄相提并论?

难怪,他一心想上的,是刊登世界财经政领袖的美国TME杂志封面,又怎么看得上他们江城小小的《观天下》?

崇洋媚外,真是可恶!

咒骂的念头在脑中转了几百回,莫槿一双极美的大眼睛眨呀眨,终于又再笑道:“我们《观天下》,关注任何行业的翘楚人物,也关注新兴行业的领头人……”

“叮咚!”电梯门适时开了。

杜舜煌和苏航抬步走进了电梯。

“等等,我也下去。”莫槿跟着他们,也闪进了电梯。

看着杜舜煌嘴角未消的魅惑笑意,她下意识地,想抬起两手,遮在眼前。

幸好她的意识尚算清醒,没有真的抬起手来。她顺势转过了身,免得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承受着直面他强大气场的尴尬。

“莫小姐自然是要下去的。难道莫小姐不知道,这里是创豪资本在国内的总部,一切闲人,非请免进吗?”苏航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创豪资本真的迁回国内了啊?怪不得会在这里,碰到杜先生呢!”莫槿故作震惊。

“呵呵,莫小姐为了采访,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苏航笑着暗讽。

“哼,记者!”

身后头顶上方,传来杜舜煌轻轻的一声冷哼,竟是毫不掩饰地,带着跟苏航一样的傲慢与讥讽。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意,从胸中莫名蹿起。

莫槿猛然转过了身,仰起头,直视杜舜煌的双眼:“杜先生,我想您对记者这个职业有些误解,也或许您对我本人有些意见。可是,请您在提到‘记者’的时候,保持基本的尊重!”

她脸上的笑意早已消失,声音甚至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两人显然被她突然的变化,惊到了,脸上都闪过一刹诧异。

莫槿并没有后悔自己的言行。

她相信,这两个同样毕业于美国HV大学的人,不可能在她面前发作。

果然,苏航极礼貌地笑了笑:“莫小姐一定误会了,人人都说,记者是‘无冕之王’,我们怎么会有不尊重的意思?”

莫槿知道,自己不能把局面弄僵了。

她迅速恢复了笑意:“啊,或许真的是我误会了。你们不知道,我这人有时爱犯迷糊。”

“莫小姐怎么会犯迷糊?莫小姐冰雪聪明。”杜舜煌淡漠而疏离地笑了,笑意中保持着天生的冷傲。

他的话里,显然还有别的意味。

莫槿决定继续装傻,不再深究。

苏航抬手,按下停车场的G键:“莫小姐要到几楼?”

“唉,所以说我这人时常爱犯迷糊。我今天要去空中酒廊,可进了电梯,却忘记空中酒廊在几楼了。”

“空中酒廊在18层,莫小姐可别再走错了。”苏航得体地说着,按亮了18层。

“叮咚!”电梯速度很快,18层转眼就到了。

“啊,我到了。杜先生,苏先生,再见!”

莫槿转身朝两人挥了挥手,走出电梯。

电梯门缓缓合上,她又回过头来,对着里面盈盈巧笑道:“杜先生,请您再考虑一下我们的邀请,好吗?”

电梯门紧闭,将莫槿盈盈的笑意、娇美的面容,彻底阻隔在外。

电梯中,苏航的神情恢复了严肃:“上官云逸说,今晚威尔斯酒店这场宴会,会是个意外惊喜。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去到,自然知道了。”杜舜煌淡然一笑。

优美的钢琴乐铃声响起,杜舜煌接通了手机:“一帆,什么事?”

许久,却只是那边的人在说话,杜舜煌一言不发。

直到苏航觉得有异,转头看杜舜煌时,才发现他脸色早已变得铁青。

“什么,我不相信!”杜舜煌黑着脸,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对方在说些什么,苏航听不到。

“我不相信!”杜舜煌的脸色由黑变青,又由青变黑,似乎在极力忍受着内心翻滚的怒火,“为什么会这样?”

终于,杜舜煌狠狠地摁断了电话,紧紧握住手机的手,却仍在微微颤抖。

“舜煌,怎么了?”苏航小声问道。

杜舜煌咬牙不语,脸色黑沉。

“跟上官云逸有关?”

“是。”杜舜煌咬着牙,冷冷吐出一个字。

“他今晚到底想干什么?这么故弄玄虚的。”苏航像是生怕点着了一枚炸弹,问得更加小心翼翼。

杜舜煌猛然转头,声音冷酷的吓人:“走!”

电梯已抵达停车场。两人走出电梯,坐上了那辆劳斯莱斯幻影。

杜舜煌坐在后座。就在汽车即将启动时,他突然出声:“等一下。”

“怎么?”驾驶座上的苏航一惊。

“你到空中酒廊去,把那个莫槿请下来。”

“莫小姐?请她下来做什么?难道,你要带她一起去?”

“没错!”杜舜煌俊眸微微一眯,迸射出两道凌厉的光。

莫槿跟着苏航下到停车场。直到来到那辆劳斯莱斯幻影面前,她也未弄清,杜舜煌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苏航将右后侧车门拉开,对她礼貌地作了个“请”的动作。

莫槿疑惑不已。

虽然她一直想方设法接近杜舜煌,可是在接近他的过程中,她希望每一步都是她能掌控自如的。

她弯下了身子,笑着向车内望去:“杜先生,听说您有话要对我说?”

昏暗的车厢内,杜舜煌缓缓睁开了深幽的双眸。

看了莫槿一眼,他懒懒地抬手,指了指身旁的坐椅:“坐上来,我告诉你。”

“为什么要坐在车上说?”

“你可以坐上来,也可以不上来。”杜舜煌声音冷淡,并不作任何解释。

莫槿只犹豫了两秒,就一侧身一抬脚,坐上了幻影。

苏航关了车门,坐上驾驶室,开始发动汽车。

莫槿忽然有一瞬间的心慌。这么近距离地与杜舜煌坐在一起,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她扭头看向杜舜煌:“我们这是去干什么?”

“带你去一个地方。”杜舜煌在阴影中说道,“威尔斯酒店。”

那声音,隐隐地透出丝丝冷意,狠厉,而冰寒。

“威尔斯酒店?去做什么?”莫槿追问,心中闪过了一百个念头。

他要带她去那里接受她的专访?

不可能!

他要带她去那里谈谈心,说明他对记者没偏见?

更加不可能了!那么他……

杜舜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淡而傲慢地说道:“你现在下车,还来得及。”

下车?

这么长久以来,她千辛万苦,费尽心思就为了接近他。在这个时候,她难道应该选择下车吗?

“开车。”

也就在莫槿思索的一刹那,杜舜煌已经开口。

劳斯莱斯幻影驶出停车场,在夜幕中,向着威尔斯酒店疾速而去。

莫槿有些忐忑。

对于这个夜晚,即将接下来的事情,她根本无法预知,更感到无力把控。


第3章 我的未婚妻

杜舜煌一直坐在黑暗中,仿佛入定般,不动,也不说话。

他在生谁的气?

莫槿有些心虚。他是在生她的气吗?就因为她今晚偷偷潜入创豪总部,甚至还在电梯中对他出言不逊?

劳斯莱斯幻影很快抵达威尔斯酒店。他们坐上电梯,直达20楼宴会厅。

莫槿惊讶地发现,就在他们在踏入宴会厅的那一刻,杜舜煌瞬间从入定状态复活了。他昂首挺胸,神情冷峻,浑身散发出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霸气。

果然,他一进门,就成了整个宴会厅的焦点。

所有人,都扭头向他看来。

他们脸上神色各异,震惊、尴尬、好奇……却惟独没有喜悦。

只有站在大厅正中的一个英气男子,脸上浮起笑意:“舜煌,你终于来了!”

莫槿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全身像触电般,无来由地一震。她整个人已被杜舜煌宽厚的臂膀,柔情万种而又不由分说地,搂入了怀中。

他低下头,凑近她,低魅的声音带着温热的气息,拂到她耳朵上方:“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那声音低得只有莫槿才能听到。看在旁人眼中,他就像是在对情人宠溺低语。

莫槿惊讶而又无辜地仰起头,睁大一双美眸看着他。

女朋友?

他这样也未免太突然,也太霸道了吧?

他在来的路上,根本就什么都没向她解释过。

他怎么能这么自信,她今晚一定会配合他,在这样一个场合充当他的女朋友?

然而,他的自信是对的。

因为,她就这样被他搂着往大厅里走。她只是仰起头看着他,没有抗拒,也没有质疑。看在旁人眼里,她双眸甚至溢满了倾慕的深情。

英气男子已大步迎上来,伸手握住了杜舜煌的一只手:“太好了,我原本还担心,你不会来呢!”

“今天,是你和蓁蓁订婚的大喜日子,我怎么能不来?”杜舜煌笑道。

那傲然的笑意,透出一股嗖嗖的冷意。

莫槿听明白了。今晚是一场订婚宴,这个英气男子就是男主角。

“舜煌,这位是……”男主角已看向莫槿。

杜舜煌松开与男子相握的右手,左手搂紧莫槿的纤腰,更加亲昵地将她往自己身上带。他眸带浅笑,薄唇轻吐:“对了,你们还不认识,她叫莫槿。”

“莫小姐,欢迎!”男主角很绅士地伸出了一手。

“小槿,”杜舜煌轻唤一声,侧首低眸看着莫槿,“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好兄弟,也是我的亲表哥,上官云逸。今天,可是云逸订婚的大喜日子!”

小槿?

这突如其来的宠溺称呼,让莫槿差点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常常跟她提起?呵呵……

幸而,在采访中见惯了各种大场面,莫槿待人接物向来淡定。她盈盈浅笑,落落大方,握住了对方递过来的手:“云逸,恭喜你!”

“谢谢!”上官云逸的大手,沉稳有力地握紧她。

然后,他转向了身后:“蓁蓁,你看谁来了?”

众人的目光又转向大厅正中,看向那个一袭绛红色长摆晚礼服的女子。

莫槿刚踏进宴会厅时,就看见了她。

因为在人群中,她实在太出众、太漂亮了。发髻精致,香肩微露,身姿修长,气质高华……她赫然就是今夜光芒四射的女主角。

莫槿被杜舜煌亲密地搂住,走到了女主角跟前。

“舜煌,你……来了?”女主角注视着杜舜煌,俏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

“你和云逸订婚的大好日子,我自然要来的。”杜舜煌傲然淡笑,“倒是你,上月就从英国回来了,我却今晚才听说。”

此情此景,莫槿突然就看明白了。

这酸溜溜的语气,这故作无所谓的高傲神情……今晚的杜舜煌,明显就是个失恋的男人嘛!

他爱着的女人,今夜要跟别的男人订婚。

而他,临时拉了她来充当女朋友,以挽回可怜的面子与尊严。

“舜煌,我……我和云逸一直想约你出来,只是,知道你也很忙。”女主角迟疑地说着,眸光从杜舜煌的脸,游移到他搂着莫槿的大手,“啊,这位是……”

“她叫莫槿。小槿,这位是叶蓁蓁小姐,今晚的女主角。”杜舜煌笑着低头,看向莫槿。

“莫小姐这么美,有身材有气质,我都要嫉妒了。你一来,我哪里还是什么女主角啊?”

“叶叔叔到了!”一名年轻男子走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寒暄。

“一帆,你陪陪舜煌。”上官云逸说完,牵着叶蓁蓁的手,走出了宴会厅。

杜舜煌冷冷地收回眸光。他扶着莫槿的腰肢,跟着一帆,来到一处酒桌坐下。

“莫小姐,我叫江一帆,是舜煌和云逸的朋友。”江一帆微笑着自我介绍,“你们先坐一会儿,我去招呼一下客人。”

莫槿转首看向杜舜煌。只见他正品着一杯红酒,面无表情。

“杜先生,要不,我先回去了。”莫槿轻声开口。

“戏演了一半,自然要继续演下去,为什么要走?”杜舜煌垂下长而浓密的睫毛,紧盯着酒杯,神色却是冷然。

宴会厅入口处一阵喧闹,莫槿转首望去。

只见一年过五旬,身着灰色笔挺西服的高瘦男子,在上官云逸和叶蓁蓁等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莫槿在新闻里见过这个人,正是江城人人皆知的银叶集团董事长叶知濂。银叶集团在江城的财富和影响力,仅仅次于世豪集团。

不少人起身迎接。叶知濂一边微笑着对众人点头,一边却向杜舜煌看过来。

杜舜煌仍在垂眸品着红酒。他顺势张开左手臂,极其自然地,揽住了莫槿的肩头。

莫槿低声道:“杜先生,我并没有答应要这样演戏的。我可是女孩子,我觉得这样,我吃大亏了。”

她轻轻耸了耸肩头,想将他那只手,从身上甩下去。

可杜舜煌却将她搂得更紧。他抬眸注视着她:“你今晚帮我这个忙,我可以答应,接受你的独家专访。”

莫槿的脑中“轰”的一声响,仿佛有热血往上冲。

倒不是因为他突然答应了她的专访。而是因为,他那双墨如深潭的俊眸,这么近距离的直视,让她几乎要承受不住。

两人挨得很近。她能感受到他呼出来的每一道气息,甚至还散发着醇浓的红酒香。

“不!”

莫槿回答得斩钉截铁,“作为一名记者,我不会出卖色相去换取采访机会,这是我的职业操守。”

杜舜煌沉默了一瞬:“那么,你可不可以作为一个朋友,帮我这个忙?日后,我会还你一个人情,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事。”

杜舜煌承诺帮一个大忙,这在江城,可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了。

莫槿略一思索:“我今晚可以帮你这个忙。但是,必须是以你女朋友的身份。”

“女朋友?”杜舜煌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你真的想做我的女朋友?”

“当然!在江城的女孩子,有哪个不想?”

“呵,我还以为,你只是想采访我。”杜舜煌失笑。

“随你怎么以为吧!”莫槿反抬起左手,抓住他修长的手指,想将他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掰开,“你要是不答应,我可要先回去了。”

今晚的一切,都是他随心所欲的霸道安排。这一刻,她希望自己能掌握一定的主动权。

杜舜煌的手,顺着她的肩膀滑下来,再次搂住了她的腰身:“好,我答应了。”

“真的?”这回轮到莫槿讶异了。

“真的。”

杜舜煌声音响起,低沉好听。随即,他俯过身,极亲昵又极自然地,在她光洁如玉的额角上,蜻蜓点水般印下一吻。

莫槿的呼吸有些停滞。他突然的靠近,让她不自觉地微闭了双眸。脸上的滚烫,更让她意识自己必定颊红如飞霞。

然而这一切,在大厅入口处的三个主角看来,不过是带了些娇羞的甜蜜模样而已。

更多的人站起来迎接叶知濂。有人鼓起了掌:“叶董,您说两句吧!”

“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今天,云逸和蓁蓁才是主角。”叶知濂走到大厅正中,“舜煌啊,叶叔叔可是一进门,就看到你了。”

全场的目光,顺着叶知濂的话语,齐刷刷地向杜舜煌和莫槿扫过来。

杜舜煌扶着莫槿的腰肢,站起来。他牵着她的手,走到叶知濂面前:“叶叔叔,许久不见!”

“今天蓁蓁与云逸订婚,叶叔叔还担心你不会来……看来,是叶叔叔想多了。”叶知濂感叹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无奈。

“叶家的大喜事,我自然要来的。”杜舜煌道。

“舜煌,你真的能放下,叶叔叔也就放心了。是我们蓁蓁没那福气啊……不过日后,咱们两家,还是要多来往的。”

叶知濂神情语气中,全是对后辈的关切。但莫槿听着,却觉得他存心想让众人以为,是他叶家的女儿看不上杜舜煌。

杜舜煌牵着莫槿的手,轻笑不语。

叶知濂的目光转向莫槿:“舜煌,这位是……你的女朋友?看来叶叔叔真是多虑了。”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杜舜煌轻抿薄唇笑了笑,眸光温柔地看向莫槿,“她是我的未婚妻。”


浮生散尽爱如初-莫槿, 杜舜煌-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