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说爱情太凉薄-于小蛮, 顾子炀-婚恋生活小说

莫说爱情太凉薄-于小蛮, 顾子炀-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单身party

“于小蛮,咱们可是一个宿舍的革命友谊,我这一杯,你可一定要喝!”

江熙,自己的大学室友兼闺蜜,于小蛮一下勾过江熙的肩,“熙爷的酒,我怎么也得喝!”

“敬我最后的单身之夜!”说完于小蛮拿起红酒杯一饮而尽。

明天,就是她跟宋邵礼结婚的大喜日子,在这个欢喜的连睡觉都觉得漫长的兴奋之夜,几个狐朋狗友一起给她筹备了这个单身party!

江熙看着于小蛮的酒杯见了底,眼底划过一丝阴狠,又立马消失不见。

于小蛮刚想说话,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身体里热气涌动。

“我不行了,你们喝吧,我好像已经醉了!”

于小蛮连连摆手,眼前天旋地转,站起来也都是摇摇晃晃的。

江熙使了使眼色,两个男人走上前去扶住已经晕乎了的于小蛮。

“小蛮啊,我叫人送你回家吧!”

于小蛮挠了挠脖子,嘟囔着,“好啊回家,明天……明天我结婚……”

江熙跟着两个男人把于小蛮送出了包间,跟着酒店的服务员直奔酒店高层的总统套房。

江熙看着于小蛮躺在大床上,脸颊微红,双眼迷离,那虚弱小样子不知道让多少个男人心里头都惦念着,今天晚上一过于小蛮只是人见人唾的烂人,想到这里江熙就觉得无比地痛快。

“快走吧,龙哥马上就要回来了,别坏了龙哥的好事!”

“哼,急什么,我还有最关键的一步!”

“什么……”两个男人一头雾水。

江熙杏桃般的眼睛划过一丝阴险,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微型摄像头安置在不显眼的角落。

“我说江小姐,你也太狠了!”

江熙用妖艳的眼角冷冷得看了两个男人一眼,“你们老大的活什么样?”

“外面都在传跟大哥泡澡不能捡肥皂,不然好几天都离不了床,你说呢?”

“行,走吧!”

说着两个男人跟着江熙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门。

同时,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撕裂了c市入夜时的灯红酒绿升平歌舞,停在了菲尔酒店楼下。

一个一身顶级手工定制西装的男人在助理拉开车门后走下来,男人站在酒店外的霓虹下,露出一张如同精雕细琢刀削斧凿的面孔,刚毅的面部的线条增添了男人冷峻的气息,眼眸漆黑幽深似乎是黑洞一样满是诱惑与未知,男人轻轻挑嘴,尽是邪佞之气。

“顾先生,一路风尘仆仆辛苦了,我来带您去您的房间!”酒店经理恭恭敬敬地站到他的身侧,“这边请!”

顾子炀一到房间就脱下西装外套,随手给丢在沙发上,只觉得烦闷,扯了扯领带正要朝着浴室走去却听到从卧室传来一丝吟喃。

“热……呼,要被烫死了……”

看着床上躺着一个不停翻来覆去,一只小手还不停扒拉着自己衣服的女人,顾子炀站定眉头微蹙。

这些女人,为了爬他顾子炀的床还真是不择手段,连这种事也做的出来。

给自己下这么猛的药,而她们又有什么自信和资本勾yin他顾子炀成为她们的解药。

想着,顾子炀沉晦的眸里露出不屑,向前走了两步解开了袖口上的纽扣,单膝跪到床上想要把这个女人给丢到门外去。

顾子炀的大手刚覆盖上于小蛮滚烫的皮肤,突然而来冰凉不由得地让于小蛮浑身一个哆嗦。

现在犹如火灼的于小蛮贪念这样冰凉的触感,刚被顾子炀拖拽起来的她,一下子朝着顾子炀扑过去。

于小蛮的脸埋在顾子炀的脖颈之间,手勾住他的脖子,嘴里还在喃喃,“好舒服呀,你是冰棍儿吗?”

顾子炀神色一凛,深邃的眼睛里似乎有暗流浮动。这个女人似乎已经触到了他的底线了。

顾子炀抓住她的两只手,想等会儿叫酒店负责人来把这个女人给抬出去。

没有想到正要把她推开的时候,于小蛮的脸不安分地在他脖子上乱拱。

“好热……”

“你为什么这么香,冰淇淋吗?”

“什么口味的?”

顾子炀刚觉得不妙的时候,脖子间就感觉到一片湿热。

“好甜啊!”

被惹怒的顾子炀一下子把于小蛮推开,于小蛮软绵绵的倒在床上,小嘴嘟囔着似乎是在为自己到手后又飞走的甜品感到不悦。

“唔……好热啊……”倒在床上的小人儿蜷缩成一团闷哼。

“好热啊!”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于小蛮只觉得后背灼烫,穿着露背连衣裙的她翻了一个身露出了她洁净的后背。

呵着粗气的顾子炀看了看于小蛮,揉了揉眉心,暗骂了一声,“该死!”

顾子炀似乎因为别人把自己比喻成冰淇淋,而对这个女人来了点兴趣。

再看那女人,姿色清丽,泛红的脸颊竟让人觉得俏皮和灵动。不过,敢这样形容他的,这女人也是第一个。

于小蛮软绵绵的身体不安的扭动着,在顾子炀眼下展现出妩媚和风情,透红的小嘴一张一合,“我要燃起来了……快、快救我……”

看着床上快要融化的女人,腾起的火气让顾子炀口腔燥热,领口憋得自己难受,顾子炀扯开自己衬衣领口。

俯身下来,邪佞地挑唇。

女人,到底是谁来救谁的火!

……

次日,于小蛮被急促的铃声吵醒,从剧烈的头痛中睁开了眼。

她没有立即接起电话,而是被这个狼藉又陌生的房间吓呆了。

看到地上掉落的高档西裤和手工材质的衬衣,于小蛮肯定,昨晚跟她发生关系的男人不是宋邵礼!

惊惧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还有白色床单之上扎眼的鲜红,整个人如坠冰窟。

她失贞了!她美好的第一次,给了一个根本就不知道是谁的陌生男人!

于小蛮藏在被子底下哆哆嗦嗦,关于前一天晚上,她只记得那是她的单身派对,除此之外她的记忆都是空白的。

抱着头拼命地回想,她喝了江熙的酒,然后她就在这里了。

第2章 结婚前夕的意外

浴室里的水声很大,里面的男人就是夺走她初贞的禽兽!于小蛮恨不得跟那男人同归于尽!

但如果这么做了,她跟宋邵礼的幸福就毁了,她会遭到很多人的唾弃,未来的日子也会蒙上一层灰暗。

她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很长。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邵礼还在等她,她必须立马离开这里!

于小蛮胡乱捡起撕碎的衣服往身上套,趁男人还在浴室,拎着鞋子就逃出房间。

手机铃声停了又响,像催命魂一样,于小蛮一边匆匆走出酒店,一边接起电话。

“小蛮!你跑哪里去了?迎婚车都已经来了!”

是江熙的声音!

于小蛮深吸一口气,“江熙,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老实跟我说清楚。”

“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我叫人把你送回去了呀!怎么了?你声音怎么哑了?小蛮你到底在哪啊,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怎么还乱跑呢!”

听着江熙急切又责备的声音,于小蛮认为江熙是不知情的,“哦,没事,我出来卖点东西。”

“快点回来!化妆师早就在等了!”

挂断电话,于小蛮站在人车来往的街头,回头望了望富丽堂皇的菲尔酒店。

于小蛮,忘掉这一切,昨晚发生的所有都是一个梦!

而总统套房里,浴室里走出一个体格精壮且半裸的男人。

修长的腿迈进卧房,当他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飞入鬓角的墨眉皱了起来。

他走到床头坐下,摸了根烟,点燃,微微烦躁的吞云吐雾。

深邃的脸埋在云雾里,深不见底的寒眸里隐隐可见诧异和不悦。

什么女人有胆量爬上他的床,却不提任何要求就这样走了?

男人心情越来越恶劣,有种被使用过就丢掉的感觉!

他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突然踩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捡起来,赫然是一张身份证!

看到照片上的女人,危险的眸子眯了起来。

于小蛮?

很好。

男人俯瞰着眼下喧嚣的繁景,身份证被他紧握在大掌里,优美薄唇邪肆一勾。

……

在c市,最繁华的商业地段,有一座全市最高的建筑,盛世集团大厦。

位于盛世集团大厦的盛世集团大厦最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顾子炀刚结束了视频会议,一个人在翻阅文件。

顾子炀,整个c市富有传奇色彩的神话人物。

从未暴露在大众视野里的顾子炀,28岁,在接管家族企业盛世集团两年来,其行事狠辣,富有战略性眼光,超前的思维,让盛世集团在这两年来在各个行业都有涉足,并且成为各个行业的领头企业,成为c市的经济命脉。

其庞大的商业体系早已经延展出了c市,只要是他顾子炀闻上了味道的钱,没有他不能揣到兜里的。

助理王泽推开门走进来,“顾总!”

“帮我查一个人!”

“顾总,老爷希望你早点回家里一趟!”

顾子炀眉峰一拧,他昨天从国外回来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菲尔酒店,就是为了避开他们家老头子。

“先帮我查一个人!”

听出了少爷话里头的怒气,助理不敢怠慢,“请问少爷,这个人是?”

“于小蛮!”

“那少爷查哪一方面的?”

“很简单!”顾子炀抿嘴一笑,助理突然一下子就替这个人捏了一把汗,“什么方面都要,包括她几岁断奶几岁穿开裆裤,前任现任加备胎,最好一清二楚!”

王泽得令正要出门,看到门外的人以后,连连退了数步。

“顾董!”

“你小子脾气大,还得是你老子跑到这里来看你!”

顾子炀抬了下头,随手从一堆文件中抽了一份资料看了起来,“您老找我有何事?”

不咸不淡的口吻,态度傲的很,气得顾行烨恨不得冲上前,王泽赶忙拦了下来,“顾董,您消消气,顾总这会正忙呢,您先这边坐。”

顾行烨一面被王泽扶着坐下,一面气血上涌的厉声道:“他忙!忙的连家都不回了?看看他这是什么态度!我这个当老子的还要看他的脸色?”

王泽被吼的面浮尴尬,“我去给您倒茶。”赶紧灰溜溜的走了。

办公室里空气凝固了一会儿,又听见老爷子一声怒吼,“混小子,你老子还在这!”

顾子炀这才抬起头,薄唇缓缓上扬,声音不高不低,语气恭敬,“爸,有什么事您直说。”

然而老爷子还是被他若无其事的态度气得不轻。

“出去好几个月,也不往家里打个电话?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顾子炀不急不缓道:“您上次说腰疼,我让王泽从法国订了最先进的按摩椅,今天就能送回去。”

顾子炀走到沙发前,修长的身形一折,矜贵坐下。

顾行烨脸色终于缓和不少,“你跟晴晴怎么样了?”

顾子炀没有说话,顾行烨看他那脸色便知情况不太好,“子炀,蓝家就这么一位女儿,你不好好对人家,我怎么去跟蓝家交代?”

“爸,我跟蓝晴解除婚约了。”

“什么!”顾行烨震惊,顿时怒口大骂,“顾子炀!你到底怎么回事?从小你就说要娶晴晴,现在两家都快给你们把婚事筹备好了,你竟然自作主张……咳咳……你个混账东西……”

顾行烨被气得不轻,顾子炀脸上的表情却不明喜怒,说:“蓝家那边,我会去解释清楚的。”

送走了顾行烨,顾子炀深坐在大班椅上,按了按突突跳的太阳穴。

这时王泽走进来,将一份请帖放在办公桌上。

“总裁,这是宋家送来的请帖。”

干净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桌面,示意他继续说。

“今天是宋家二子宋怀礼的婚宴,地点在帝都酒店。您看……”

“派人送去贺礼。”顾子炀沉声打断,语气略显烦躁。

“您不去?”王泽忍不住多嘴了一句,“宋总给您预备了贵宾席,不去的话不太合适。”

顾家是独立门户,s市的经济流通顾家压着最关键的“命脉”,其次便是四大家族,权贵们的明挣暗夺,顾家一直是自守清净从不参与。顾子炀又常年在国外,因此s市的政权倾向,他并不了解,也从来不会关心。

宋家是个什么家族?宋邵礼又是什么东西?

第3章 婚礼上的丑闻

顾子炀捻起请帖就要扔垃圾桶,修长的手指突然一顿,指腹下的烫金文字似乎把他烫了一下,慢慢挪开,儿媳那一栏,赫然写着:于小蛮!

是她?

顾子炀深邃黑眸里划过诧异,随即像燃起了火,压成直线的目光犀利而森寒。

“于小蛮”三个字,仿佛被他眸里的怒火给烧成了灰烬!

一个即将跟别的男人喜进婚礼殿堂的女人,却在头天晚上爬上他的床!她到底有何居心?!

顾子炀死死捏着请帖,声线暗沉,像冰刃划破空气,“王泽,去准备一份大礼,我要亲手送给宋少爷跟他的,新婚妻子!”

……

豪华而喜庆的婚宴现场,宴席中央摆着999朵香槟玫瑰,粉红色的布幔加以装饰,施华洛世奇水晶灯折射出五彩光线,烂漫喜庆的气氛充斥各个角落。

在座的宾客聚集了s市芸芸权贵,以及男方的亲朋好友。

而女方请来的人,只有她姨妈一家和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凑成两桌安置在角落。

新闻媒体的记者们举着摄像机随时等候着。

当礼堂大钟发出声响,大门被侍者从两边拉开,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所有的摄像机对准大门。

白色的婚礼纱裙,缀着星星点点的蓝鸽宝石,这款婚纱由法国著名设计师亲手打造,价值连城。

于小蛮被宋邵礼挽着走在红地毯上,白色头纱下那若隐若现的小脸,浮游着一抹羞涩和幸福的红晕。

她被宋邵礼牵到仪式台上,司仪开始宣读婚誓。

台下的宾客望着这对新人,脸上的笑容并不诚意,甚至有些扭曲。

谁不知道宋二公子是s市黄金女婿首选人?宋家又是s市第三家族,妄想嫁给他的女人从城东排到城西。

于小蛮是谁?从哪个不起眼的穷酸家庭出来的?这宋二公子想做慈善,也没必要这么劫富济贫,把自己给搭进去。

几乎所有人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来出席这场婚宴。

其中有一束阴狠的目光射向于小蛮,恨不得将她那张幸福的脸撕开!

江熙垂在桌下的手指甲陷进肉里。

于小蛮,你凭什么能被宋邵礼看上!你根本就不配站在宋邵礼身边!等着吧,有你好看的!

江熙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道锋锐的目光。

这人低调的深敛在人群中,却丝毫掩盖不了身上那股清冷高贵的气质。深邃阴鸷的寒眸像一张巨网,捆住于小蛮这只漏网之鱼。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腿上轻敲着,带着几分兴趣,又带着几分看好戏的意图合算着什么。

“于小姐,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将永远爱着宋先生、珍惜他,对他忠实,不离不弃直到永远吗?”

于小蛮双眼里闪烁着晶莹,此时此刻的紧张气氛里,她竟然有一丝犹豫。

嫁给宋邵礼,她真的能幸福吗?真的能忘却昨晚荒唐的一夜,跟他重新开始吗?

目光在宾席位扫了一圈,才找到角落里她的娘家人。

手心突然被捏了捏,宋邵礼微笑的看着她,握着她的大手给她传送力量。

于小蛮对上宋邵礼的视线,真挚的应道:“我愿意!”

“下面有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呈上一对精致的丝绒礼盒,于小蛮羞涩的把戒指给宋邵礼带上,就在宋邵礼挚起她的手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身后的大荧幕上,原本是幸福的结婚照,突然变成了一男一女在大床上放纵的画面!

交缠在一起的白花花的躯体,伴随一声声申吟。

画面中的女人,赫然是仪式台上的新娘,于小蛮!

而背对着镜头的男人,只能看到精壮流畅的背脊,但肯定不是新郎宋邵礼!

全场哗然,所有宾客脸上不再是讥讽,而是震惊!

恶言恶语的议论立马此起彼伏,媒体的摄像机逮着机会将这一幕拍摄下来。

宋邵礼看着不受控制的播放画面,面色僵硬最后铁青,他即将迎娶的女人,竟然早就给他戴了绿帽子!

一股怒火在胸腔炸开,他狠狠的甩开了于小蛮的手,眼里的厌恶溢于言表,“于小蛮,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拿一副又脏又破的身子跟我结婚,你当我宋邵礼是收废品的吗?”

当初宋邵礼会跟于小蛮在一起,就是看上了她的纯情可人,那么多残肢败柳庸脂俗粉中,于小蛮可算是清水芙蓉。

两年来他都没忍心碰她,哪知她早已经把自己送上别的男人床了!

“不是这样的,邵礼,你听我解释……”于小蛮扯掉头纱,急忙之中抓住宋邵礼的手。

“解释什么?这画面还不够刺激,不够你炫耀自己多放dang吗?于小蛮,你真让我恶心透了!”宋邵礼气血冲上头顶,再一次甩开她的手。

眼底的失望和尖锐的话语,都像无数道冰刃无情的凌迟着于小蛮。眼前是她最最爱的男人,这些话到底是怎么能从他口中出来的?

他们相爱了两年,所有人都劝她识相的离开宋邵礼,顶着那么多压力和不被祝福的冷眼,她毅然舔着脸留在他身边。

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艰难多酸楚只有她自己明白。

于小蛮木讷了好久,突然激动起来,拖着宋邵礼噬着眼泪乞求,“邵礼,拜托你相信我,先别闹好吗,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

于小蛮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宋邵礼又怒又笑的指着不忍直视的荧幕,“你还知道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于小蛮,你别装了,还不可笑吗?”

宋邵礼冷冷瞥了她一眼,抬脚离开。

司仪拦住宋邵礼,“宋先生,婚礼还在进行,把于小姐一个人丢在这里似乎不太合适。”

“你是个什么东西?滚开!”气头上的宋邵礼暴怒的一声吼,司仪赶紧让开。

于小蛮心痛的难以呼吸,她根本想不了那么多,追上去紧紧抱住了宋邵礼,“对不起……邵礼,对不起,你别走……”

第4章 如骑士般降临的神秘男人

她的道歉和软弱让宋邵礼背脊一僵,像把尖锐的东西扎进了心窝。

他对于小蛮是有感情的,但看清了她是如此脏不堪的女人,再深的感情也比不上失望和愤怒。

“于小蛮,我是世界上最傻的男人,竟然被你给玩弄。你处心积虑不就是想成为宋太太吗?既然这样,那就继续演下去啊,为什么要在婚礼上把这顶绿帽子扣在我头上?让全城的人都来看我的笑话?于小蛮,你太残忍了!”宋邵礼沙哑的说完,便想扯开腰间的细手。

“放开!”

他毫不留情得把于小蛮的手指掰开,那双雪白的素手几乎要被掰断了,却依旧紧紧抱着他不放。

激烈的拉扯中,“嘶啦”一声,于小蛮的婚纱被撕破了,胸前雪白的肌、肤上,赫然印着斑斑点点的唇痕,鲜红得刺目!

“哈!不看还不知道,那男人把你弄得爽吧?你真的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货!”

“啪!”

于小蛮一巴掌甩在了宋邵礼的脸上。

宋邵礼被打懵了,难以置信的瞪着于小蛮。

“请你放尊重点!”于小蛮红着眼睛,咬着唇一字一句道。

他说错了吗?这女人竟敢打他!这一巴掌,引来宋邵礼更多的憎恶。

“行啊,于小蛮,终于暴露本性了?正好,我也不跟你玩了,我们到此结束!”

宋邵礼狠狠推了于小蛮一把,把她推倒在地上,大步流星的走下台,拽下无名指上的戒指,随手往后一丢,头也不回的走了。

戒指滚落在于小蛮的脚边,这一刻,她的内心世界轰然崩塌,再也撑不下去了,眼泪汹涌地顺着煞白的小脸滚落。

终于在这时有人大喊:“还不快把投影设备关了!”

“快,去追宋少爷!”

宴席一片混乱,于小蛮狼狈的坐在仪式台上,现在做这些还有什么用?没了,什么都没有了。

“于小蛮,我就说过你跟我儿子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这个恶女人配不上我儿子,当初给你钱,你死活不要,偏要纠缠我儿子。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你活该!”宋夫人尖细的声音在于小蛮耳边恶狠狠响起,随即被人掩护离开。

于小蛮的呼吸仿佛这些刺耳的声音狠狠扼住,她无言反驳,捂着胸口大声喘气。

宋夫人闹了这么一出,记者们立即围了上来,摄像机对着于小蛮,“咔擦咔擦”……

宋家就这样把她丢在这里,让她曝光在媒体下,让所有人知道,她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千方百计的想要攀附宋家,落得这样的下场是她咎由自取。

“让开!都让开!”

江熙推开记者冲上台子,要将于小蛮扶起,然而于小蛮就像丢了魂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往日富有生气的眸子,被盖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

“小蛮,没事的,别哭了。”江熙心疼的揽着她。

于小蛮,你也有今天!终于让你遭到报应了,这就是你把宋哥哥抢走的代价!

焦点都汇聚在于小蛮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江熙眼里一闪而逝的得逞和快意。

“起来吧,我们先回去。”

于小蛮终于有了动静,失魂落魄的看着江熙,“江熙,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该怎么办?”

一秒天堂,一秒地狱,她还来不及感受这份幸福,就被无情的没收了所有,她的爱情,她的尊严以及她自己……

她还有什么脸活下去啊!

江熙对上她茫然又脆弱的眼神,不禁在心里冷哼,算了,看着也挺可怜的。

“别怕,小蛮,你还有我啊。”江熙安慰她,转头就冲一众记者大吼,“拍够了吗?拍够了请出去!”

记者们被吼得停了一下,又继续了起来。

“于小姐,请问荧幕里跟你发生关系的男人是谁?”

“你当初纠缠着宋二少爷不放,如今在婚礼给他戴绿帽子,是因爱生恨,还是找到了更好的金主呢?”

“于小姐,请你回答一下……”

记者们咄咄逼人,话筒直往于小蛮身前塞。

于小蛮终于被逼得崩溃了,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眼泪透过指缝浸湿了她的手,“求求你们,别问了……”

江熙把于小蛮抱在怀里,挡住摄像机的闪光灯。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而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响起。

“让开。”

不高不低,带着不怒而威的震慑力。

人群像撕开了一道口子,纷纷向两边退开。

一群黑衣男人拥簇着为首的男子从记者面前走过。

顿时,空气稀薄,强大的冷气场让所有人停下了动作,表情呆板凝滞地望着来的人。

男人身姿茎颀,令人窒息的容颜毫不掩饰自负和傲慢,不见一丝皱褶西装包裹着他完美的体魄,看都没看那些记者一眼,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台上的于小蛮。

这个清冷矜贵的男人,不就是顾氏少东家?

众人无比讶异,却噤若寒蝉。

一双均匀修长的腿站定在于小蛮面前。

她顿了一下,楞楞的抬起头,聚光灯晃花了她的视线,没有看清男人的容貌,清凉的声音便落了下来。

“起来。”

于小蛮怔忪的看着如骑士般降临的男人,只觉得他刀刻般的轮廓能割伤她的眼睛,又因为他惊心动魄的容颜感到眩晕。

他身上的每一分一寸都被上帝打造得完美,身形宛如神祇,凤眸光华流转,目下无尘,自上而下的打量着狼狈的于小蛮。

“你是谁?”江熙质疑的盯着顾子炀。

觉得有点眼熟,具体想不起来是谁,但这男人好看的过分,身上又透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江熙忍不住搭讪。

“小蛮现在不想说话,请你别靠近她。”

顾子炀像没听见似得直接忽略掉江熙,沉沉目光笼罩着于小蛮,伸出手,稍稍施力就将她拉了起来。

然而于小蛮浑身力气早已被抽空,软趴趴的要栽下去。

结实有力的长臂迅速揽住于小蛮的细腰,她被裹入了一个安稳宽阔的怀抱。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惧了,皆是不可思议。

“顾总,请问您跟于小姐是什么关系……”

莫说爱情太凉薄-于小蛮, 顾子炀-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