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千金的逃爱史- 于晚晴, 韩夏澈-总裁豪门小说

偷心千金的逃爱史- 于晚晴, 韩夏澈-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真的想让我打你?

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于晚晴换上了那套布料少得可怜的内。衣。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因为这套内衣而显得有些妩媚的身体,实在没有勇气穿成这样见那个陌生男人。于晚晴顺手拿过自己来时围的丝巾披在肩上,用两个角打了一个结,然后在身上调整一下。这时再看镜子中的自己,虽然透过薄薄的丝巾还是能够看清她的曼妙身躯,但也总好过就那样“坦诚相见”。

换好衣服后,于晚晴坐在套房外间的沙发上,等那个男人。手里紧紧的握着范文文给她的黑色皮鞭,小声的为自己打气,“于晚晴,不要怕,不就是挨皮鞭嘛,自己从小到大,不知被范文文打了多少回,不都挺过来了吗!这次,也一定能挺过来的。只要挺过了这次,妈妈就可以保外就医了。于晚晴,加油!”

是的,来的时候范文文就告诉了她,这个男人喜欢用皮鞭打人。

只要于晚晴能穿着这套范文文给她准备的内衣挨住他的打,让他打的开心,他就会给她的父亲于钱的项目投资。而只要这个男人同意了投资,范文文就会帮她的母亲办理保外就医。

就在于晚晴不停地给自己打气的时候,酒店的楼下,停下了一辆豪华轿车。

“韩总,这是我为您特意准备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望请笑纳。”

一个中年男人说着话,讨好的递给身前的年轻男子一张卡片。

年轻男子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伸手接过卡片,这是酒店里的一张房卡。

在中年男人期待的眼神下,年轻男子把玩着手里的卡片转身进了酒店。

“咔!”

酒店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刚刚有些适应房间里的安静的于晚晴,被惊吓的站了起来。

“这就是那个喜欢用鞭子打人的男人嘛?长得好帅啊!这么好看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嗜好啊?”

于晚晴打量着突然开门进来的男人,心里百思不解的想着,全然忘记了自己现在几乎就是裸体。身上那可怜的几片布料更是起到了诱人深入的效果。

韩夏澈开门进入房间,一抬头就看见了从沙发上迅速站起的于晚晴。

白皙甜美的脸蛋,傲人的胸部,不盈一握的腰肢,纤瘦匀称的大腿,这是一个极品美人儿。最主要的是,这个美人儿身上只披了一条薄薄的丝巾,灯光的照射下,透过那层薄纱,可以清晰的看到她洁白的皮肤。

“你就是于钱送给我的礼物?”

韩夏澈走向前,眼神玩味的俯视着站在身前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于晚晴。

“礼物?啊,给。”

于晚晴没有明白他话里礼物的含义,却因为他的突然靠近而莫名的心跳加速。想起来之前范文文说的他的爱好,以为他指的礼物是她手里的皮鞭,所以赶紧低着头双手将皮鞭递给他。

韩夏澈皱着眉头,盯着那被一双白皙小手递到自己眼前的皮鞭。

过了良久才伸手拿过皮鞭,“你真的要给我这个?”

“嗯,是的。开始吧!”

一直低着头的于晚晴,终于等到了韩夏澈接过皮鞭,这个男人给人的压力太大了,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快开始吧,早点开始,早点结束,这样也就能早点离开这里了。

“开始?”

“是的,开始,你打吧,我会尽力不出声,不喊叫的。”

于晚晴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握紧了小小的拳头。

可是等了半天,却并没有等到落在身上的皮鞭。

睁开眼睛,不解的看向站在身前的男子。

本来并不清楚于晚晴要自己做什么的韩夏澈,在这一刻,看着对面那用一双清澈又迷茫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可人儿,忽然就有了一丝悸动。

用皮鞭挑起了她的下巴,让自己能够更清楚的欣赏她的美丽。

“真的想让我打你?”

“嗯!”

对于韩夏澈这种明明自己想打人,却还要被打的人说“想要”的人,于晚晴很无语。但是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她还是配合的点了头。

“啊~”

虽然于晚晴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被鞭子实实在在的抽打在没怎么穿衣服的身体上,还是让她疼的差点掉下了眼泪,嘴里也没有忍住的发出了一声低吟。

一鞭下去之后,看着那因为疼痛而发出低吟的胴。体,韩夏澈有了性的冲动。

外界皆传闻韩夏澈是性暴力狂,可他深知自己并不好这口,出于怜惜,看着眼前美好的胴体,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炙热渴求。

随手扔掉了皮鞭,就当于晚晴以为“结束了”的时候,她却被温柔的抱了起来。

“我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暴力,你别怕。”韩夏澈轻声的安抚她。

柔软的大床上,他用修长的手指摩擦着于晚晴因为疼痛而略显苍白的脸颊,最后停留在她那被咬得已经流血的嘴唇上。

感觉到了手指下的颤抖,再也无法压制的韩夏澈,低头吻上了那还流着血的红唇。

经过最初的震惊,于晚晴开始了强烈的反抗。但是她现在的反抗,只会让韩夏澈本来就无法控制的yu望更加强烈。

撕咬声,衣服破碎声,最终只剩下低低的shen吟声和强力的chuan息声。

第2章 原来你叫晚晴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床上激烈的战斗才结束。韩夏澈褪去了刚才的狂野,又恢复了以往的总裁风。

看着床单上的落红,和默默留着眼泪的于晚晴,轻轻的皱起了眉。

默默地点燃了一根烟,说:“回去告诉于钱,他那个项目,我投资了。”

听到他的话,于晚晴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床,走进卫生间。她来时穿的衣服放在卫生间里了,她要到卫生间里洗澡,换衣服,然后尽快离开这里。

她的任务完成了,这个像魔鬼一样的男人同意给于钱投资了,只是她付出了太大的代价,她的清白,没有了。

于晚晴站在花洒下,让温水冲刷着她的身体,可是却无法冲洗她的心。顺着墙壁滑落在地上,于晚晴用双臂抱着自己的膝盖,又一次落泪。用尽全力,让自己暂时忘记今晚发生的一切,于晚晴擦干身体,换上衣服,离开了酒店。

韩夏澈透过玻璃墙,看到了滑落在地上抱着自己哭泣的人影,心里竟然隐隐的泛着疼惜。

看着她不吵也不闹的安静离开,他的心里还有一丝失落。

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是夜里12点了。起身穿上衣服,悄悄地跟在了她身后。

这一走,就走到了天亮。直到看着她安全的走进一座别墅,他才放心的转身离开。

因为这片是别墅区,所以很难见到出租车,韩夏澈只好给自己的助理方特打电话。

坐在车子的后座上,一阵阵疲倦和睡意袭来。

“随便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停车,把钥匙留下,你去忙别的吧,我要睡一会儿,不要叫醒我。还有,查一下这个女人。”

做了简单的吩咐,韩夏澈就脱下西服外套,盖在身上睡觉了。

韩夏澈被连续的shen吟声吵醒了,皱着眉头审视周围的环境。

原来自己还在车里,而那扰人清梦的shen吟声,就是从旁边停着的一辆车上传来的。

随着男声大喊着“于晚晴,我爱你。”车里的战斗,也告一段落了。

韩夏澈郁闷的打量了一下车周围的环境,自己竟然想离开都不能,那个发出噪音的车子,把他离开的路,堵的死死的。

“该死的,这个方助理是怎么停的车。”

“老师,你就这么喜欢哪个于晚晴啊?每次和人家恩爱的时候,总要喊她的名字。她除了脸蛋漂亮一点,还有哪里好了。”

“脸蛋漂亮就够了。怎么,你嫉妒了?”

“谁嫉妒她啊。今天早上我听思晴姐说,她爸昨天晚上把于晚晴送给了那个韩氏集团的总裁。”

“那个变态?”

“对,就是那个变态。思晴姐还说,她今天早晨回到家的时候,浑身都是被鞭子打出来的伤,连嘴唇都破了,说不得就是那个变态给咬的呢。”

“这个该死的变态。”

“那是肯定的,面对着于晚晴那个骚狐狸,哪个男人能控制的住。我想,那个变态一定是一边和她恩爱,一边用鞭子的。这回,我看你还想不想要她。”

“要,为什么不要。”

“啊?你也不嫌她赃。”

“洗洗就干净了,于晚晴,我是一定要得到的。”

“也不知道于晚晴给你下了什么毒,江寒,你简直就是无药可救了。”

“我就是无药可救了,走吧,下午我还有课。”

车子终于开走了,韩夏澈却越发郁闷了。谣言的威力可真是大,从最开始自己被传出有性暴力倾向,到现在已经演变成了自己是个变态了。

“难怪昨天晚上她会给自己鞭子。”

韩夏澈推开后车座的门,坐到前边的驾驶位上,他要马上回公司了,下午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等着他。

手指放在方向盘上,韩夏澈的嘴里,轻轻地重复着一个名字。

“于晚晴,于晚晴,原来,你叫晚晴。”

第3章 把证领了

“韩总,这是您要的资料。”

方特敲门进到韩夏澈的办公室,将一个档案袋放到他的办公桌上。

“好,知道了。”

顺手拿起档案袋打开,挥手示意方特可以离开了。

韩夏澈在档案袋里拿出了于晚晴的资料。

于晚晴,女,21岁,温格尼大学经济管理系大三学生……

资料很详细,从于晚晴出生,一直到她现在就读的大学,包括昨天晚上她是如何到的酒店,都一清二楚。

韩夏澈平静的看着资料,即使是看到于晚晴的继母范文文这些年来是如何的欺压她,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本来就很少有人会愿意帮前任养孩子,这是人之常情。而且,他还要感谢范文文,如果不是范文文唆使于钱把于晚晴送给自己,他也就不会得到她了。

直到韩夏澈看到最后一页资料,这是于晚晴的母亲,徐梦瑶。

韩夏澈震惊了一下,“徐梦瑶”,咬牙切齿的念出这个名字,随后他的目光就变得阴冷起来。

“于晚晴,竟然是她的女儿?”然后他便拿起身旁的电话打给秘书。

“晚上我要见于钱,就说我要和他谈谈他的那个项目。”

挂断电话后,韩夏澈的嘴角又一次勾起弧度,里面满满的都是危险和仇恨。

“徐梦瑶,是你带来的那场噩梦,那么,我就要你的女儿,生不如死!”

是夜,盛世豪庭大饭店的包厢。

“韩总,这杯我敬您,感谢您对我这个项目的投资。我保证,这个项目建成之后,您一定可以拿到满意的回报。”

于钱端起酒杯,讨好的给韩夏澈敬酒。这次把于晚晴送给韩夏澈还真是赌对了,否则像韩夏澈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主动约他出来吃饭。

“我有说过要投资吗?”

韩夏澈没有端酒杯,看着于钱反问道。

“那个,晚晴说,你已经答应了啊。”

于钱顿时没有底气了,心里不免想到,“难道是晚晴那个死丫头骗我?”

“我是答应了于晚晴,但是没有答应你。”

韩夏澈的又一句话,说的更是让于钱糊涂了。

“那个,韩总,您的意思是?您就直说吧,我这个人笨,嘿嘿!”

这个于钱还是有些小聪明的,知道什么时候需要装傻。

“你那个项目我看了,在你定的原有的资金上,我给你翻一倍。”

“翻,翻一倍?”

于钱瞬间感觉自己被财神爷眷顾了,冷静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

“有什么要求,您尽管说。”

看着非常上道儿的于钱,韩夏澈满意的喝了一口面前的红酒。

“我要于晚晴,嫁给我。”

“啊?”

于钱这回是彻底震惊了。

“怎么,有困难?”

“没有,绝对没有,您说什么时候办婚礼,我这边一准安排的妥妥的。”

“好,今天是周五,下个周一先去把证领了,婚礼,就订在半个月以后。”

直到回到家里,于钱还没有平复下自己激动的心情。韩夏澈娶了于晚晴,那自己就是韩夏澈的岳父了,以后在这T市,谁还不都得来巴结自己啊!

只是晚晴那丫头的性格,怕是不会轻易就范啊。

“老公,你不用担心,这一切就包在我身上吧。”

就在于钱犯难的时候,范文文却胸有成竹的应下了这件事。

“你有办法让晚晴心甘情愿的出嫁?”

“明天我就去帮徐梦瑶办理保外就医,她得的是尿毒症,这种病,每隔几天就要做一次透析,而做一次透析的钱,可不便宜,只要晚晴想给她妈妈做这个透析,她就会需要大把的钱。她一个小姑娘家哪里来这么多的钱?还不是要和咱们要嘛。”

“只要她想要钱,那就得给我乖乖的嫁给韩夏澈。哈哈哈~”

这一对夫妻,还真是狼狈为奸,夫唱妇随啊!

周一,民政局门口。

“您就是韩夏澈韩总吧,啊呦,长得好帅气哦!”

“您是?”

韩夏澈刚一下车,就被一个穿着很是有品味的中年女子迎了上来。

“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于晚晴的妈妈,我叫范文文。”

“原来是伯母啊!您怎么来了,晚晴呢?”

虽然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良好的修养,还是让韩夏澈对范文文表示出了应有的尊重。

“我们晚晴啊,可是一个好学生呢,今天是周一,她有好多重要的课程,都不能耽误的。所以,只好我来了,不过您放心,我把她的户口本和身份证都带来了,只要你和里面的相关部门打个招呼,办个结婚证应该没有问题吧。”

范文文从她的包里拿出了户口本和于晚晴的身份证,脸上挂着讨好的笑递给韩夏澈看。

范文文本想是先给徐梦瑶办理保外就医,然后再逼迫于晚晴就范。但是到了监狱那边,却说周六周日不能办理,要等到周一才可以,可是周一就要领证了。想来想去,最后,范文文只好瞒着于晚晴,自己先拿着她的身份证来了。

“哦?那一会照结婚照的时候呢,你是想让结婚证上面只有我一个人?”

韩夏澈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

“不是,当然不是,我带了晚晴的照片,一会让里边的工作人员P一下就可以了。呵呵。”

范文文又赶紧从包里翻出来于晚晴的照片。

“好。这次就这样,婚礼的时候,我必须要见到于晚晴穿着婚纱站在我面前,否则,后果你知道。”

韩夏澈说完就转身回到了车上,既然于晚晴都可以不来,他也就没有进去的必要了,这个结婚证,就让方特去搞定吧。

于是,这个领证的任务,最后就是由我们的方助理一人完成了。

当方特把一切办理好,并把那个属于于晚晴的小红本本交给范文文的时候,她才算是放下心来。这第一关,总算是过了。

偷心千金的逃爱史- 于晚晴, 韩夏澈-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