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少别放手-夏夜, 沈让-总裁豪门小说

沈少别放手-夏夜, 沈让-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神之女

早春,B市的气温还没有回升,寒冷的空气似乎无处不在,路上的行人神色匆匆。

顶级的保姆车灵巧的躲避过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在十方大酒店不起眼的侧门停了下来,一个气质空灵的身影带着三分优雅,七分随性的在助理的扶持下走出车门。

机灵的门童早已推开厚重的玻璃门,恭敬的等着她走过。奢华的灯饰落下浅浅的柔光,门童微微抬头看了进入的女子一眼,精致绝美到几乎神赐的容颜,柔软洁白到没有一丝瑕疵的皮肤,真的是电视上经常出现的明星夏夜!

一行人不紧不慢的登上电梯。“叮”一声,随着电梯门一打开,衣香鬓影的晚会就呈现在了夏夜面前。

夏夜一袭银裙,一进去,就俘虏了众人的视线。

看到眼前众人失神的场景,跟夏夜同一公司的赵茜不无嫉妒的走了过来。“哎呀,我们的女神今天还是这么的艳光照人呢?看看那些暴发户男人的眼睛都快直了哦!可惜哦,您一早就被上官总裁包.养了,哪里是那些暴发户能碰的!”

一番看似打趣的话语却实含着满满的恶意,气得助理小流眼睛都快红了,正要上前跟赵茜理论,却被夏夜扯住了。

她微微歪头看着赵茜,歉意的双手合十,“对不起啦,今天请了这么多暴发户让你难受了!听说上次总裁带着你去饭局,被暴发户给丢出来了呢!难怪你会这么讨厌暴发户,对不住了哦!”

一个哦字拖了长音,直拖得赵茜眼前都气黑了!

“你厉害,我看你今天得意到几时。”

夏夜完全不在乎,“起码今天就是我的金狮奖庆功会啊,我确实挺得意的,特别是比起某些根本入不了围的人来说。”

说完,夏夜笑嘻嘻的踏入了宴会大厅。连同身后的助理一起,将赵茜毫不在乎的抛在了脑后。

她随性的走到酒会的自助餐台,毫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快速的夹了一盘子食物。小流眼前一晕,连忙上前抢夺。“不准吃,太丢人了!”

一不小心就丢人的夏夜满脸不爽,为了穿礼服,从昨天开始小流就不准她吃东西了,她快饿死了!不然也不会做出一副饿死鬼的丢脸形态来。

可即便如此,她身上的视线都没有减少过。众人那惊叹痴迷的目光都没有因为她的失态而减少过一丝一毫。反而觉得她是真性情,不造作,不矫饰。

夏夜惊艳的出场让部分不认识夏夜的人在到处打听她,“刚刚进来的那位是谁啊?可真是漂亮,是明星吗?”

满脸兴奋的男嘉宾忍不住询问身边的女伴明星。“是你们公司的吗?”

被夏夜的惊艳出场同样震撼到说不出话来的女星低下了头,金主话语里的惊叹像是给她泼了一盆冷水,原本有多羡慕,现在就有多憎恨。

半响,她嗤笑出声。“她啊?就是夏夜啊!被媒体吹成神之女的那个!你就别打主意了,那可是有主的,我们公司的总裁上官衍可就是她的入幕之宾哦,而且我听说不止上官总裁一个呢,她可不缺男人。您哪,可别乱打主意,不然有得好果子吃呢!”

男人眼里的星光顿时暗淡了下来,可又有点不死心。“你别乱说,那样的女人怎么会乱来。”

旁边的另外一位歌手立马撇嘴,“你们圈外的不知道,我们圈里可都清楚着呢!”虽然在公司里大家都知道夏夜只有上官总裁一个男友,可那又怎么样呢?她就是看不惯这个有容貌有演技有背景的女人。

众人的言语夏夜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从她出道的第一天起,这些不真不实的流言蜚语就没有断过。她轻灵的左顾右盼,找寻着心上人的踪影,不小心撞上了一位贵妇人。

穿着昂贵礼服的上官太太一派端庄,温柔的扶了一把夏夜。“别慌,怎么了?”

夏夜一听到那声音就转过了头,“阿姨,是你啊,我正在找你跟阿衍呢!”

上官太太拉了一下披肩,保养良好的白皙手指点点夏夜白嫩的额头。“小没良心的,找我?我看你是在找阿衍吧!”

夏夜吐吐舌头,撒娇的看着上官太太。“那阿姨,你知道阿衍去哪了吗?”

上官太太正要回答,她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上官啊,他还在公司呢!你等等吧!”

夏夜脸色沉了下来,这个声音......。

艳丽如花的容貌,前凸后翘的身材,一派御姐作风。夏夜眼神冰冷了起来,“赵颜真,是你!”

上官太太愣了一下,看了眼上前挽着她手的赵颜真,又皱眉看了一眼夏夜。“阿夜,你认识赵小姐?”

夏夜脸色有点难看,赵家的生意根本不在娱乐圈,也不知道赵颜真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她跟赵颜真从小掐到大,这一回怕是来者不善。

收拾好情绪,夏夜挑眉,唇边扬起一抹娇俏的笑容。“见过几面。”

赵颜真脸色阴沉了一点,似乎有点后悔之前叫破自己跟夏夜认识的样子。她顺着夏夜的话说道:“出席宴会的时候见过几回而已。”

说完怕上官太太多心,连忙拉着上官太太道:“那边我看见何董太太了,先过去打个招呼吧!”

上官太太一派温柔作风,轻轻的拍拍夏夜的手。“阿衍很快就到了,别担心。今天是你得到金狮奖的庆功会,好好玩。我先去跟何太太打个招呼,回头我在找你。”

看着夏夜乖巧的点点头,上官太太这才转身离开。

一转身,原本满脸的温柔神色暗淡了下来,眉目间一派端庄,嘴角却勾起了一点讥讽的弧度。“安排好了吗?”虽然没有想到赵颜真居然跟夏夜认识,不过现在箭在弦上,却是不得不发了!

赵颜真点点头,“一切都安排好了!”原本阴沉的神色透露出一点轻松来,一想到就要解决掉自己一直以来最讨厌的人,她就开心得恨不得飞起来。

夏夜,好戏就要开场了,你这个影后准备好了吗?

第2章 惊变

衣香鬓影,繁华似景的宴会在上官衍的到来达到了顶点。他抱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来到了宴会。

站在夏夜周围跟她关系不错的女星都惊叫了起来,“天哪,好浪漫。”

“你俩好恩爱啊,虐死单身狗了!”

“太会秀恩爱了你们,阿夜,总裁好爱你啊!”

“阿夜,我也想要一个上官总裁。”

众人的七嘴八舌夏夜根本没有听到耳中,从上官衍出现的第一眼起,她就在看不到其他人了!

看着心上人满满的抱着玫瑰当众向她示爱,这份心意让她无法不动容。

眼角轻微的变得湿润,她吸吸鼻子,忍下那一分感到快要哭出来的幸福。脸上悄悄的飞上了红霞,美目含笑的看着走到眼前的上官衍,几乎说不出话来。“你,你怎么...。”

上官衍将玫瑰放在她身边的吧台,充满男性气息的身体紧紧的跟在她身边,似乎不愿意离开一毫一秒。

略带侵略的气息缠绕在她身边,让她更加的结巴,脸上不自禁的露出几分不自在和别扭。

上官衍看着夏夜那点小别扭,玩心大起。他故意的更加靠近夏夜,低下头,沉沉的低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呼吸的湿濡气息缠绕着夏夜的耳朵,看着她耳朵一点点的变红,他心里升起一股奇异的满足感。

每次看到眼前这个在所有人面前都高昂着头的女人在他面前一点点的害羞起来,他就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只想要这女人更加为他失态,更加为他所控。

“阿衍,你到了?”上官太太在赵颜真的搀扶下走了过来,看着面前两人的情态,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一下。

上官衍听到母亲的声音,身上的气息一顿,回过头。“母亲。”

上官太太拍拍赵颜真的手,温柔的看着夏夜道:“大家都久等了,今天是阿夜的好日子,你还不赶紧上台开始宴会。”

上官衍神情微微变幻了一下,面目间露出一点挣扎之色。在看到上官太太催促的神情时候,低头温柔的拉着夏夜的手。“等等我,我先上去帮你开场,我的影后。”

缠.绵的话语在夏夜耳边想起,我的影后四个字让她立马脸红了起来。“我知道了,你赶紧上台吧!”

很快,夏夜的金狮奖庆功会在上官衍的发言下开场了。众人近乎艳羡的看着她,名利,爱情,容貌,她似乎都得到了最好的。

“接下来,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影后夏夜女神得奖的作品片段。”

随着司仪的开口,后面的导演跟着播放了影片。

司仪满脸兴奋的跟大家介绍着,“这是我们的女神第二次参加演绎的电影,塑造的是一个坚强不屈的女性在偏狭......。”

很快他的话语再说不下去,因为他看到在场的众人那近乎不可思议的眼神,突然轰然而起的惊叫。

他意识到了什么,转头一看,那根本不是夏夜的得奖影片片段。

那是一段夏夜跟一个不知名男人的激*情视频!

夏夜的脸清清楚楚的出现在视频里,还伴随着她脸上的一抹红晕,妖艳得让在场的男性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视频一闪而过,在场的众人哗然,司仪几乎不敢相信的回过头看向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夏夜,话筒里发出一阵杂音。

夏夜不敢置信的看着画面定格在她跟陌生男人在床上的幕布,踉跄了一下,拉住身边的上官太太。“不,不,不可能,我没做过,我没做过这种事情。”

她努力压下心头的慌乱为自己辩解,似乎想要从这周围的流言蜚语里杀出一条生路,她眼底含着希望的看着上官太太。“阿姨,你相信我,我没有。”

上官太太还是那一副菩萨的样子,满脸心痛的看着夏夜。“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你怎么对得起我们家阿衍。”

夏夜眼底的希望一下子被打散了,她的手紧紧的抓住上官太太的披肩,似乎这样能给她带来一点勇气。整理了一下思绪,她强作镇定的说道:“阿衍呢?我要跟他解释。我从来不记得有这回事情,这一定是作假的。”

上官太太似乎在看着一个不成器的孩子,将自己的披肩强硬的抽了回来,冷硬的声音狠狠的打在夏夜的心上。“做错了事情就要认错,这样大家还会原谅你。像你这样死不认错的真是无耻又品德低下,不知廉耻!”

赵茜的声音跟着在后响起,“就是,认个错就好了嘛!反正你夏大女神的裙下之臣那么多,丢掉一个上官总裁还有其他嘛,你急什么呢!”

小流原本被突发事件搞得乱糟糟的脑子在赵茜声音响起的时候清醒了一点。“赵茜你说什么呢?你自己胡搞乱搞就行了,别往我们阿夜身上泼脏水!”

赵茜一巴掌打向小流,“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

她的下一巴掌被夏夜架住了,“我的人,你敢打?”

赵茜却一点也不在乎夏夜的威胁,现在的夏夜就是一只拔牙的老虎。这个视频一顺利播放,夏夜这辈子就算是完了!别说其他的,起码上官总裁就再也不会捧着她了,不封杀她才怪!

反手一掌,夏夜不小心被她打倒在地。

正要爬起来,却被一只脚踩住了手掌。

她疼得嘶哑一声,抬头一看,却看见赵颜真满脸扭曲的看着她。“怎么样?滋味好吗?”

这句话如同一道雷劈在了她的耳边,她恍然大悟。“是你,是你干的。赵颜真,你居然敢这么做,我不会放过你的。”

赵颜真一把抓住夏夜的头发,“贱女人,你居然还敢倒打一耙!你可别乱栽赃,我说你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居然这么死不悔改。自己做下了这么肮脏的事情,被人拍到了,居然还这么嚣张,真是无耻至极!”说完,她贴着夏夜的耳边笑了一声。

随后,她狠狠的一脚踢向夏夜,狰狞的脸上闪过一丝痛快。从小到大,她最恨的就是夏夜这幅天使般纯洁的样子,只有将她扯下神坛,让她身败名裂,她才开心。

第3章 陷害

“贱女人,离不开男人的贱女人。你不是高高在上吗?你不是人人都爱吗?我看你以后还怎么高高在上。”

赵茜也痛快的跟着赵颜真辱骂夏夜,“她本来就脏的要死,也就是大小姐你以前被这个贱女人蒙蔽了!她就是一个离不开男人的贱婊*子。”

“不是那样的。”夏夜大喊了起来,“我根本没有做过那种事情,我要报警。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近乎慌乱的看着周围的人,脸色煞白。看着周围这些人那厌恶鄙视不屑的目光,她几乎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各种各样的恶心话语在她耳边响起,她终于意识到一个事实。她,洗不清了!

从今天起,她会变成这个娱乐圈人人喊打的存在。所有的片约,广告都恨不得离她三尺远。她在世人眼中,将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无耻女人!

“不,不,不可能,我明明,明明只跟阿衍开过房,还只有那么一次,是因为我喝醉......。”她的自言自语突然停了下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

为什么?为什么阿衍不在这里?他,刚刚明明在的啊!“阿衍,阿衍呢?”

上官太太耳清目明的听见了夏夜的话,脸色稍稍一变,立马示意赵茜疏散人群。

上官太太看着周围的人离开的人慢慢离开,转回头看着夏夜。原本那温柔端庄的神色褪去,只有一脸的冰冷嫌弃。她大声道:

“贱人,自己做错了事情就乖乖的认错,还要狡辩,你以为谁都跟我儿子一样那么心软吗?你轻轻一求我儿子就会放过你?难道是我儿子唆使你出轨的吗?”

周围的私语变得更大声了一点。

“居然还怪罪别人,好有脸哦!”

“真是无耻啊!”

“贱女人,不要脸。”

......

夏夜绝望的看着离去的人,那些窃窃私语的流言,厌恶的目光!刚刚到这个会场的她有多开心,现在就有多绝望。

上官太太看着夏夜绝望的神情,周围的人群离去后,原本冰冷嫌弃的神色稍稍露出一点笑意。她不再隐瞒自己的厌恶,“像你这种贱女人就应该离我儿子远远的。”她长长的指甲滑过夏夜完美的脸庞,狠狠一掐就是一道血痕。

“什么也没有,就靠着一张脸居然把我儿子迷得要死要活的。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别想再靠近我儿子。滚!滚得远远的。不然,下次就不是让你身败名裂了!”

夏夜不敢置信的看着上官太太,看着这个一直温柔和善的对待她的妇人,就像看着一个怪物。“你居然一直在骗我。”

上官太太像是看着一只虫子一样高傲的看着夏夜,眼里划过一丝满意。看着周围的人离得远了一点。她淡淡的道:“你最好乖乖的滚,离得我们家远远的。”

赵颜真松开了踩着夏夜手掌的脚,“哎呀,我们的女神大明星居然这么可怜啊,居然连自己男友的妈妈一直讨厌你都不知道。”

她看着夏夜脸上流下的血珠痛快的笑了起来。“你以为你现在就算完了吗?”她充满恶意的看着夏夜,“你知道的,等你回家,这视频也传到你家了!你觉得你家会把你怎么样呢?哈哈哈哈哈哈。”

夏夜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赵颜真,“是你,是你干的。是你跟上官夫人一起干的。为什么?你疯了?我跟上官衍没有碍着你!”

赵颜真反手一巴掌扇向夏夜,看着夏夜倒地,声音尖刻了起来。“是啊,是我,是我跟上官夫人合作的啊!滋味怎么样,好吗?你问我为什么?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要老是出现在我的周围呢?每次只要你一出现,别人都会赞美你,我们都变成你脚底下的泥。”

她的声音更大了一点,“我告诉你,你完了,从今以后你就是一个下贱的东西了!”

上官夫人若有所思的看着赵颜真,只怕这女孩子当初找上门来说自己喜欢阿衍是目的不纯。而夏夜,居然从小跟赵颜真熟悉,好像有哪里不大对劲。

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是这样了,那就只能这样。

她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拉拉披肩。“颜真,我们走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她意味深长的低下头看着夏夜,“毕竟,记者都知道了啊!”

夏夜望着满意离去的上官夫人跟赵颜真,这一切,都是她们谋划好的计划,一个让她身败名裂的计划!

可是,为什么呢?她从来没有伤害过她们,为什么她们会这么的恨她入骨!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她们会恨她到这个地步,就是一个没有关系的路人,相处久了,都会有几分感情。但是上官夫人跟赵颜真的心里,她就是一个让憎恨到极点,恨不得踩到泥里的东西。

现在她们终于如愿了,今天过去,她夏夜就是这个娱乐圈,不,不光光是娱乐圈,是这个国家里人人喊打的老鼠,避之不及的瘟疫。

“我不会就这么认下的。”夏夜满心的愤怒,她眼眶发红的看向她们。“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我都会报复回来的,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夏夜在小流的搀扶下摇摇欲坠,可是却不肯服输。

“那又怎么样呢?你有证据吗?上官夫人近乎可怜的看着夏夜,“谁会相信你呢?毕竟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啊!铁证之下,你是翻不了身的。”

说完,带着赵颜真转身离开。

夏夜在侍者鄙视嘲讽的目光下离开了宴会厅,她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冰凉了,唯一的热气就是上官衍,她一定要找到他,跟他解释,事情不是那个样子,都是他的妈妈跟赵颜真陷害了她。他会帮她的,一定会的。

第4章 离家

刚刚走出十方大酒店的偏门,早已等候在门口的记者一哄而上。各种各样的长枪短炮对准了夏夜狼狈不堪的脸。人人喊叫的就像是在争抢宝物。

“夏小姐,出现了你的艳**照视频,请问你有何感想?”

“夏小姐,请问那男人是谁?您在脚踏两条船吗?”

“您跟上官总裁分手了吗?”

“夏小姐,您是因为钱跟不知名男主在一起的吗?”

“夏小姐,听说艳**照另一位主人是一个大老板,包.养了你,对不对?”

小流几乎奔溃的看着眼前的记者,带着三个保镖护住夏夜横冲直撞的撞开了那些纠缠的记者,跑向她们的保姆车。

直到车子发动,记者们都没有丝毫放弃的驱车跟上。

酒店外的黑色宾利里。

男人静静的看着车窗外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个在阴影里掌控一切的君主。他几乎满意的看着夏夜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看着她近乎狼狈的离开。

等到夏夜彻底消失在他视线里,男人眸色转为幽深,薄唇紧抿,冰冷的脸上不漏一丝神色,让人不由自主的敬畏他。

“BOSS,事情已经全部按照计划进行了。”助理低着头恭敬的递给男人一张碟片。“所有的母带子带都已经销毁,这是最后一张。”

男人面无表情的接过光碟,“其他的安排好了吗?”

听着男人不带烟火气的询问,想想夏夜的遭遇,助理不敢抬头的回禀道:“您放心,已经安排好了,各方面都已经打过招呼。”

保姆车里,小流一边给夏夜整理形象,让她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一边在跟夏夜抗议。“阿夜,不行,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去找上官衍。”

夏夜紧咬着下唇,“我必须找到他。”

小流难得严肃着神色,她回头看着紧追不舍的车辆。“不行,听我的,你先回家。我们必须躲过这个风头。”她犹豫了一下,“我们必须去找你父亲。现在只有他跟老爷子能把事情压下去了!”

她紧紧握着夏夜的手,“你心里明白的,事情不平息,你见到上官衍也没用。”

夏夜神色不明的看着前方,原本心里的那点执念像是在汤锅里翻来覆去的滚了几回。“你说的对,我明白了!”

现在只有靠父亲了,想到父亲跟爷爷,夏夜的心安定了一点。回到家,父亲一定会帮她查明真相的。只要真相一出来,阿衍就不会误会她了!

很快,夏夜的神色慢慢的转变了过来,小流长出了一口气。只要夏夜想挣条路,就一定有办法。

差不多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后,保镖凭借利索的车技甩开狗仔,开着保姆车来到了红山路,在路口停了下来,红山路里面是一栋栋占地颇广的别墅,很多世家在这里安家,安保极其严格。

到了这里,保姆车也进不去了。夏夜乘坐着保安的车回到了夏家。

她刚进门的时候,庞大的主楼花厅里只有她母亲神色难堪的坐在窗前的圈椅上。看见她进来,脸上的神色就像是被被人羞辱一样。“你还知道回来。”

夏夜咬咬嘴唇,竭尽全力的从脸上带出一个笑容,含糊道:“我不回来去哪啊?爸爸呢?”

“跟你爷爷在书房。”夏母脸色十分的羞愧“先不管这些,夜子,那些是真的吗?你赵伯母给我们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夏夜正要回答,楼上传来一声怒喝。“孽女,滚进来。”

夏夜不想让夏母担心,轻松的道:“都是假的,你别担心,我这就去找爸爸说清楚。”

草草安慰了一下母亲,夏夜翘翘嘴角,让脸色不那么难看的走上二楼书房。

一进去,夏夜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一块墨砚擦着她的脑袋砸到墙上。夏夜震惊的看着夏父,“您这是干什么,想要砸死我吗?”她没想到经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回到家,父亲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的想要打她,还是这么重的手。

厦父满脸的愤怒,没想到这个丢脸的东西还敢反驳,他顿时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侵犯。正要上前给这个不知羞耻的孽女一巴掌,被夏老爷子拦住了。

夏老爷子沉着老脸望了夏夜一眼,“到底怎么回事?”

夏夜心中颤抖一下,她故作轻松的走到夏老爷子身后,给老爷子捏肩膀。

“老爷子,这可不怪我,是有人暗算我。您不是不知道娱乐圈乱得要死,她们这是恨不得弄死我呢!”

夏父气得手都在颤抖,拍出手机砸在茶几上。“那影片呢?也是暗算你不成,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记者都拍下来了,我这里还有照片呢!你个侮辱门风的孽女。还不跪下!”

夏老爷子的神色也深沉了一点,“影片是真的?”

夏夜将手机拿了过来,瞟了一眼发信人,果然是赵夫人。她满不在乎的撇撇嘴,“你不知道什么叫PS吗?我绝对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这都是别人在故意陷害。您又不是不知道赵颜真从小跟我过不去,这不是一回两回了!”

“故意陷害?”夏父的脸阴得像是能滴水。“这么好的PS我还是第一次见,你把你父亲你爷爷当傻子吗?”说完他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朝夏夜吼叫了起来。

“你自己去看看,现在红山路里的哪一家人不在笑话我们。你以为还是你娱乐圈的那点事情吗?我告诉你,已经全部传遍了现在整个红山路里的任何一家都在看我们的笑话!”

夏夜没有想到父亲居然不肯听她的任何解释,她满心的慌乱,无奈的看向夏老爷子,“爷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从来没有跟男人鬼混过,唯一的一次夜宿还是喝醉了,歇在阿衍那边。”

夏老爷子人老成精,看着夏夜那完全没有撒谎痕迹的神情皱起了眉头思考起来。而夏父一看夏老爷子的眼神软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孽女犯下这么大错,居然丝毫不知悔改,只知狡辩。

他几乎暴跳如雷的给了夏夜一巴掌,“你个孽女,还敢撒谎!你成了什么样子,我一辈子的人都给你丢光了,丢光了!”

夏夜被打得偏过头,她茫然的看着父亲跟祖父。心底的满腔委屈慢慢的消散,代替的是满心的愤怒。

沈少别放手-夏夜, 沈让-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