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宠失忆萌妻-苏小猫, 慕东辰-总裁豪门小说


霸宠失忆萌妻-苏小猫, 慕东辰-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没偷到,就想走?

凌晨十二点整,慕氏企业大厦八十八层总裁办公室休息间,慕氏总裁慕东辰仅穿一条贴身衣物静静的躺在大床上沉睡。

五分钟后,休息间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仪器声响,随即,咔哒一声轻响,休息间的密码锁被破解,一个身穿黑色紧身皮衣、戴着黑色红外线眼镜的娇小身影探了进来。

苏小猫蹑手蹑脚的走近床前,看了眼被子底下那个修长匀称的轮廓,伸出小手轻柔的掀开被子,也好,省得多扒几件衣服,节省时间!

苏小猫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了几下,活了十八年,这可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一个正在睡觉的男人!现在还要去偷东西,苏小猫浑身上下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快速的把邪恶的小手朝他身上伸了过去,左摸摸、右掏掏……奶奶的,哪有什么贴身藏着的U盘?难道——

苏小猫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正当她快速抽出小手想要脱身而退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温热的气息在耳边响起:“没偷到,就想走?”

苏小猫刚要一记猛拳打慕东辰个措手不及趁机逃跑,却被慕东辰一个用力就翻身钳制住了!苏小猫又抓又挠挣扎了几下,终于印证这男人也是练过的,凭自己这一米六的瘦小身高和这八十几斤的体重,无论如何是敌不过这个身高一米九的大个子了!看来今天是要栽在这男人手里了……

见身下刚刚还激烈挣扎的女大盗竟然突然不动弹了,慕东辰随口冲着空气说了声:“开灯!”

夜色下的休息间顿时光亮一片,苏小猫的红外眼镜也被慕东辰腾出来的一只手取了下来,眼镜下露出一张白晰无暇的精致小脸,高鼻梁、樱桃嘴,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水汪汪如黑宝石般明亮的大眼睛,莫名的让他有了一种亲近和熟悉之感。

苏小猫见这男人死死的盯着自己眼冒精光,咬着一嘴洁白的小牙冷声道:“变/态!你想做什么?”

慕东辰一脸邪肆的挑了挑嘴角对上苏小猫稍显慌乱的眼睛,声音低沉的开口:“你说呢?”

“你——闭嘴!士可杀,不可辱!”

慕东辰:“哦?好象是你先辱了我哟~”

苏小猫羞愤难当,突然一咬牙抬头就朝着慕东辰的额头撞了过去,慕东辰可没料到这小丫头竟然会出这招,登时就被撞了个眼冒金星,倒抽口气定了定神,慕东辰放开对小丫头的钳制,举止优雅的跳下了床看向一脸慌乱的苏小猫,嘴角轻挑道:“国内顶尖的女大盗猫影……也不过如此。”

苏小猫:“今天要不是灵影姐姐身体不适,你以为——”

慕东辰戏虐道:“哦对,猫影是一对儿,你的搭档没来,所以你这个笨蛋就失手了。”

苏小猫脸色难堪:“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来偷U盘?!”

慕东辰:“哦,一周前你不是在公司卧底四处向人打听我有什么怪癖,喜欢把重要物品藏在哪里吗?我记得……你好象还花钱收买了一个小秘书?小秘书是不是告诉你我一般都把公司最机密的东西拷到U盘里再随身藏在内衣口袋里?听小秘书说,你当时还偷偷骂我变/态来着?”

苏小猫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气势顿时就弱了下来:“你早就揭穿了我的目的,小秘书是你安排的,今天也是故意来引我上钩的?”

慕东辰:“你可以这么理解,说,你的雇主是谁?”

苏小猫:“没有雇主,我是先偷到手再找买家,谁出价高就给谁!”

慕东辰站在床边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的盯着此时还半卧在床上的苏小猫:“好,我有的是时间和耐心等你说出来。”

苏小猫眼露惊恐:“你不打算报警把我抓起来?你、你打算私自囚禁我?!我警告你,你这样做可是犯、犯法的!”

慕东辰突然哈哈大笑:“犯法?你也懂法?来人!把她带到别墅去!”

几个黑衣保镖从办公室外冲了进来,像拎小鸡一样把苏小猫拎了出去塞进了一辆黑色劳斯莱斯。

半小时后,车子稳稳的在桐城东部近郊一片山顶别墅区停了下来,苏小猫被黑衣保镖拎起丢进了别墅大厅的地毯上,慕东辰一身深蓝色西服高傲矜贵,此时坐姿随意、眼神慵懒的看着被扔在地毯上的小野猫,淡然开口:“小野猫,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苏小猫翻了翻白眼:“苏小猫,你管我多大,我看你快三十了吧大叔,你这么大年纪欺负我一个小女生真的好吗?”

慕东辰好看的脸顿时便黑了下来:“我今年二十八岁,还是头一次听人喊我大叔,我真有那么老么?”

“哼,反正可比我老多了……”

苏小猫眼珠子转了转偷偷打量了一下慕东辰黑如锅底的脸,咦,他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说他老他真的生气了?男人……也这么在意自己的年龄么?

慕东辰的助理慕琛见自家总裁脸色不定,识趣的提醒了句:“呃……慕总,夜深了,不如您就先上楼休息吧,这个小丫头就留着改天再审也不迟。”

慕东辰抬腿起身看了一眼苏小猫:“把她安排在我的房间隔壁,别让她跑了。”

慕琛:“这……是,慕总。”

慕东辰头也不回的上了楼,苏小猫一脸惊讶,本以为她这个被捉住的囚犯会被关在什么柴房、仓库之类的地方,电视可不都这么演的么,这个变/态总裁竟然要把自己放在隔壁,这……他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不良企图吧,刚才在休息间的时候他可是对自己眼冒精光的!

第2章 不安好心的老男人!

还没轮到苏小猫表达不满,几个黑衣保镖就走过来把苏小猫拎到了二楼主卧旁的房间,黑衣保镖走后,苏小猫快速的关上了房门,之后方才环视了一眼房间的布局和装饰,不由得撇了撇嘴,自语道:“呵,这装修还真是低调奢华有内涵,一点也不像那些土老帽儿爆发户,看来这个慕东辰的品味还不错!哎,我在瞎想什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思考一下怎么逃出去嘛……”

苏小猫走到后窗前,大大的落地窗外倒是没有防护栏,可底下却有四名黑衣保镖在牢牢的守着,至于前门更别想,除了保镖还有管家和佣人进进出出,算了,还是先睡一觉再说,反正自己也没说出雇主是谁,那个变/态不会杀了自己的,苏小猫换了床上扔的一件粉色睡袍躺了下来,灵影姐姐,小猫失手了,你什么时候来救我啊……

半夜,正在熟睡的苏小猫突然听到房间的门滴滴响了两声,常年的警觉使得苏小猫在第一时间就迅速从床上跳了下来,却还是被冲进来的男人从身后紧紧抱住并捂住了自己的嘴,男人身上一股清冷凛冽的淡香清晰传来,苏小猫马上就分辨出这个气味是属于慕东辰!

苏小猫:“唔唔——”

慕东辰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叫,我就放开你。”

苏小猫用力的点了点头,被松开之后深吸口气,慕东辰随即将灯打开,苏小猫方才看清此时的慕东辰只穿了一件深蓝色的丝质睡袍,露出一小段修长健美的浅麦色小腿。

慕东辰:“怎么,是不是觉得大叔我也很帅?”

苏小猫看不出慕东辰半夜溜进自己房间的目的,眨巴着大眼睛故作无辜的试探道:“大叔,你不会是想对我这个弱小的女孩纸下手吧?你看你看,我这么瘦,这么小……”

慕东辰故意吓唬苏小猫:“哦?是么,身材虽然瘦,但凸凹有致,别废话,刚合适。”

果然!不安好心的老男人!还是不肯放过自己!苏小猫蹭的一下就蓄力爆起握紧了拳头朝着慕东辰的面门打了过去,慕东辰轻蔑的挑了下嘴角,伸手就把苏小猫的拳头握在了手里。

苏小猫瞅准机会抬起右腿用力踢了一下,刚好踢在了慕东辰的腿上,慕东辰疼的闷哼一声按住了苏小猫:“小野猫,别惹我,告诉我你的真名!”

苏小猫:“我就叫苏小猫!没有别的名字!”

慕东辰有些急躁:“你后背原来是不是有一小块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胎记?”

苏小猫:“我说大叔,你不仅变/态,还是个神经病吧,大半夜的你跑到我房间威胁我问我是不是长了块胎记?”

慕东辰:“别废话!老实回答我!”

苏小猫:“没有,我那里只有一块疤,是之前偷东西的时候摔的,可以放开我了吗?”

慕东辰的手一松,声音里充满了失落:“你……知不知道一个叫苏静姝的女孩?”

苏小猫委屈道:“天底下那么多姓苏的,我怎么知道。”

慕东辰放开苏小猫:“抱歉,我突然想到一个对我很重要的故人,急于确认才闯了进来,晚安。”

慕东辰大步走了出去,还带上了门,独留下莫名其妙的苏小猫呆愣在了床上,刚才还以为自己要被人收拾了呢,所以……这位总裁大叔其实不是个坏家伙?

这样的男人貌似……也不错,虽然年纪大了点,其实一点也不显老,倒是有一种禁欲系轻熟男神的味道,还有,他是错把自己认成是对他很重要的女人了么?难道是初恋?苏小猫居然脸红了。

回到房间,慕东辰心里颇有些酸涩的点燃了一支香烟,站在窗前失神的望着窗外的夜色发呆,连烟蒂烧到了手指都未察觉:五年前,只有他可以叫她小野猫的女孩,真的已经死去了么?

第二天一早,苏小猫被慕琛喊下楼吃早餐,慕东辰已经换好了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端坐在餐桌旁优雅的拿着刀叉吃早餐,见苏小猫下楼,指着对面摆好了一份早餐的位子道:“坐。”

饿得肚子咕咕叫的苏小猫顾不得其他,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讪笑了下:“大叔……还管饭?你心肠还真好,要是吃完饭就放我走,那就……更好了!”

慕东辰专心致致的吃着早餐,并未理会苏小猫的自言自语,片刻后,慕东辰吃完早餐抬起头,发现苏小猫已经把餐盘里的早餐吃了个干净,不由得有些好笑道:“你还真能吃。”

苏小猫脸红了红:“喂!我昨晚就没吃饭,吃你顿早餐就心疼了?”

慕东辰擦了擦嘴站起身:“老实在别墅里等我晚上回来,慕琛,去公司。”

苏小猫上了楼,眼望着慕琛开着劳斯莱斯拉慕东辰出了别墅,马上便跑下楼冲向了门口,果不其然,四个黑衣保镖牢牢的守在门口,苏小猫皱着眉快速的合计着逃跑的方式,几分钟后,苏小猫捂着肚子痛苦的倒在前门保镖的脚下:“保镖大叔,救、救命啊!我肚子疼的厉害,快送我去医院!”

一名保镖一脸淡定的扫了苏小猫一眼,面无表情道:“慕总吩咐不能放你出别墅一步。”

苏小猫:“我要是死了你们就永远不知道雇主是谁了!”

保镖:“如果苏小姐是真的不舒服的话,山顶别墅内有慕总的私人医生可以过来帮你看看。”

苏小猫:“不行!我病得很严重,必须去医院动手术!”

保镖仿佛早已看穿了一切,不急不慢道:“慕总的私人医生可以亲自操刀马上给你手术,苏小姐可是现在就需要?”

苏小猫连连摆手,干笑道:“呃呃……不用,不用了,我突然觉得肚子好多了,那个……我先上楼了。”

苏小猫焦急又无奈的走遍了这栋三层别墅的每一个角落,别墅一共有四个门,前、后、左、右,前后两门名有四名保镖把守,左右两个侧门却是无人看管的,但却是两扇上了锁的防爆玻璃门,如果是以往她自然搞得定,可现在她的设备被慕东辰没收了,想要破译门锁密码光靠脑子猜是不可能的。

第3章 可真是老当益壮

突然,苏小猫灵机一动看向了自己脚下的这双小皮靴,靴跟上可是藏着一把玻璃切割刀的,这是她做为大盗以备万一的用具,没想到今天还真能派上用场!

苏小猫蹑手蹑脚的跑到了左侧门前,脱下靴子扳出藏在鞋跟上的刀片用力的朝玻璃门上划了下去,奈何这把手工切割刀只是为了切割大厦玻璃幕墙而备的,这防爆玻璃门的硬度实在太高又太厚,足足切了十几分钟方才在玻璃门上切出一道几毫米的印痕,这要是等切割开了还不得几个小时?就算不被发现自己这把子力气也不够用!

苏小猫终于还是放弃了,跑回楼上一直苦思到中午,又吃了佣人准备好的可口饭菜睡了个午睡,直到半下午再次下楼溜达的时候才发现一楼右侧门旁边有个洗手间,跑进去之后大喜,洗手间上边的气窗是开着的!而且外边应该没有守门的保镖!

苏小猫仗着身手灵活爬上了气窗,外边果然无人看守!轻灵的跳下气窗,外边是别墅的院子,诺大的山顶草坪和一些花草景观,周围还有几排配套建筑,观察好地形,苏小猫决定在花坛的掩映下先跑到别墅后院的铁栅栏底下,翻过去之后就是自由的天地了!

苏小猫起身便朝着后院冲了过去,一名浇水的老佣人却突然出现在身后不远处,而此时的苏小猫已经跑到了铁栅栏下,只需要翻过去就可以顺利逃跑了,苏小猫得意的冲着佣人挥了挥手:“喂,回去告诉你们慕总,我晚上就不等他回来了!”

老佣人笑眯眯的看着苏小猫并不言语,苏小猫心道:看来这佣人懒得管这大总裁的闲事。

于是拍拍手一闪身就攀上了被藤蔓植物覆盖的铁栅栏,可是下一秒,她苏小猫却又一脸无奈的跳了回来,怪不得那个佣人冲着自己不紧不慢的微笑,奶奶的,铁栅栏外边是悬崖!要不是她苏小猫翻下去之前认真看了一眼,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她可算是知道原因了!

慕氏企业大厦八十八层,总裁办公室,慕东辰按下手机接听键:“怎么样,那只小野猫还老实么?”

“不老实,一天之内实施了三种逃跑方法,不过,都失败了。”

慕东辰挑了挑嘴角:“看好她,我晚点回去。”

东城某城中村一栋二层小楼里,灵影一脸焦急的通过各种渠道打探着苏小猫的消息,按照常规,苏小猫凌晨行动成功的话会马上带着U盘回到这栋二层小楼,然后两人一起联络买主约定出手时间,可昨天晚上苏小猫没有回来,直到现在,又过了一个白天,她还没有回来!

虽然以前偶尔也发生过苏小猫因为好奇心重或是贪玩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回来的情况,但这次灵影有种不好的预感,苏小猫很可能是行动失败出事了,问题是,自凌晨到现在,各个媒体上都没有公布关于慕氏企业大厦被盗的消息,就连一向消息出现极快的暗网上查不到任何的线索!

眼看天色黑了下来,灵影有些坐不住了,她和苏小猫这么多年相依为命,明为师徒,实则情同姐妹,她无法容忍自己一手带出来并照顾大的苏小猫出现任何危险!

灵影快速换上一身送餐员的服装,随手拎起一盒中午做的饭就走了出去,半小时后,灵影骑着辆白色宝马越野摩托车出现在慕氏企业大厦后门,仅用了十分钟便从值班保安嘴里套出了昨晚果然有大盗潜入慕氏企业大厦的消息。

看来苏小猫是凶多吉少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苏小猫没有被带到公安局,多半是被慕东辰私自关押在某个地方了,思索间,灵影发现大厦地下车库门口一辆劳斯莱斯快速开了出来,扫了眼车牌号是桐A88888,整个桐城独一份,慕东辰的车!

要想查到苏小猫的下落,跟着慕东辰准没错,灵影快速戴上摩托头盔跟了过去,果不其然,慕东辰是要回东郊的山顶别墅,传闻那里可是整个桐城顶尖富豪最钟爱的居住地,安保措施森严,一般人根本无法接近,灵影还从未去过。

劳斯莱斯开得飞快,灵影怕被发现跟得小心翼翼,终于在距离东郊山顶别墅一公里的安保范围内被拦了下来,灵影只好辩称是送餐走错了路,保安倒也没有多问,慕琛看了眼后视镜里闭目养神的慕东辰,轻声问道:“慕总,刚才跟踪我们那个送餐员要不要查一下?”

慕东辰:“不用,她会送上门来的。”

苏小猫从窗口看到慕东辰的车开了进来,马上便冲下了楼:“喂,大叔,天都黑了,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下边还没有,你快放我出去吧!”

慕东辰把脱下来的外套递给佣人,不紧不慢的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哦?八十岁老母,那看来你母亲六十多岁才生了你,可真是老当益壮。”

苏小猫脸露尴尬:“呃,那个……你看啊,我东西也没偷到,也就不涉及到买家,你再审也审不到什么东西,大叔你行行好放我出去,我送你个锦旗表示感谢好不好?”

慕东辰指了指餐桌对面的座位:“开饭了,先吃饭。”

本以为吃完饭慕东辰会审问自己,然后发现审不出什么东西发善心放了自己的,没想到一吃完饭慕东辰就去地下室游泳健身去了,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回到房间,一直在隔壁支着耳朵听动静的苏小猫马上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慕东辰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腰间只围了一个洁白的浴巾,露出上半身结实匀称的完美肌肉线条,他竟然有八块腹肌……

“这么迫不及待的冲进来,投怀送抱?”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小喵往后躲了躲,囧道:“谁、谁要向你投怀送抱,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慕东辰挑眉:“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苏小猫:“喂!大叔,我当然着急,被困的是我!我都说了没有雇主,你就是故意要囚禁我,你要是看上我了就痛快点,大不了我就、我就……”

慕东辰:“你就什么?”

苏小猫故作老道:“赔你钱不行吗,我有好几万存款的!”

第4章 她承认,她被撩到了

慕东辰:“哦,看来你真的很‘有钱’了,跟你比我可是抱歉了,我才有几百个亿。”

言毕,慕东辰突然低语道:“你可知道,你很像我曾经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儿,我已经好几年没看到她了。”

眼前的男人无论家世、身材、样貌都是这桐城最顶尖的,就连微微颤抖的声音都是那么的低沉又性感,苏小猫的内心狂跳,她承认,她被撩到了。

啊!竟然被个大叔给撩到了,她可是着急回去让灵影安心的,奶奶的,她苏小猫啥时候这么见色忘友了!

“我、我反悔了,我要回家!”

慕东辰:“反悔?晚了,小野猫,不是要赔我钱?我要你赔够一百亿才放你走!”

苏小猫:“大、大叔你清醒清醒,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能为难一个可怜又无助的女孩纸!”

慕东辰木然的放开了苏小猫,苏小猫:“那个……那个,谢谢你。”

慕东辰皱眉:“谢谢我?不必了。”

苏小猫大喜:“那……你是要放我走了对不对,大叔?”

慕东辰脸色一冷:“滚回去,回你的房间!”

慕东辰一把将苏小猫推出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惊得苏小猫哧溜一下就跑回了房间跳上了床,拉上被子轻轻的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哎,吓死姐了吓死姐了,还以为要被这大叔卖了还钱!”

正在东城某城中村二层小楼里苦思解救办法的灵影轻轻打了个喷嚏,自语道:“看来我家小猫是等着我去救她了,她多半被慕东辰关在了东郊山顶别墅,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得好好想个办法潜进去才行……”

三天后,下午三点,慕氏企业大厦八十八层总裁办公室,白芙蓉穿着一身新款白色香奈儿连衣裙款款走了进来,坐在办公室门外工位上的慕琛起身迎了过来:“白小姐。”

白芙蓉洋溢起得体的笑脸:“慕琛啊,我找东辰有事。”

慕琛并未让开,歉意道:“白小姐,慕总交待过,工作时间不接受私人来访。”

白芙蓉知道这个慕琛一向唯慕东辰是从,但这个助理向来不给她这个未来慕家少夫人面子,她却是极不喜的,脸色一转,白芙蓉再次开口:“我是东辰的未婚妻,怎么能跟一般人相比呢,我这次来是——这样,你进去帮我告诉东辰一声,他肯定会让我进去。”

慕琛正为难间,总裁办公室的门一开,慕东辰黑着脸说了声:“让她进来。”

白芙蓉扫了眼慕琛,高傲且得意的仰着脸走了进去,随即带上了门,坐在老板椅上的慕东辰看着桌上的文件,头也不抬的道:“你今天过来,又是什么事。”

白芙蓉:“东辰,你看我们订婚也都五年了,我父亲和你父亲一直想找个机会坐下来商议一下这婚期的事,我来找你几次,你都不在——”

慕东辰:“婚期?不过三十岁我是不会考虑结婚的,白小姐要是等不及可另选他人。”

白芙蓉脸色难堪道的嗔了声:“东辰,你瞧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可能会等不及,我只是、只是……”

慕东辰抬起头,看向白芙蓉的脸色冰冷:“只是什么?没什么事就出去。”

白芙蓉咬了咬唇:“我听人传闻……说你在东郊别墅那边金屋藏娇养了个女人?”

慕东辰脸色一紧:“听谁的传闻?”

白芙蓉:“嗨,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胡乱说的,我根本没信,我这次来找你说婚期的事也是觉得东辰你今年也二十八了,我也二十二了,你一个单身男人身边总是得有个女人照顾不是……”

慕东辰:“我自己挺好,不需要。”

慕东辰再次埋头处理起了文件,白芙蓉被晾在一旁很是尴尬,只好没话找话:“那……要不我在这里等你下班一起吃个晚饭?”

慕东辰:“不用,晚上我回家吃。”

又呆了几分钟,白芙蓉终于忍受不了这房间里越来越低的气压,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那……你先忙,我晚上还要陪我妈逛街就……先走了。”

慕东辰:“不送。”

憋了一肚子气的白芙蓉回到家里直接就扑到妈妈王慧兰的怀里哭了,王慧兰心疼的拍着宝贝女儿的后背关切道:“怎么了这是,又在慕东辰那里受气了?”

白芙蓉:“妈!我白芙蓉年轻貌美、端庄秀丽,还比他小了好几岁,我哪点配不上他了,让他这么不把我看在眼里!”

王慧兰:“好了好了,不哭,慕东辰的心里一直惦记着五年前死去的苏静姝你又不是不知道,再给他点时间,总有一天她会知道你的好。”

白芙蓉抹了把眼泪:“五年前苏家那个小丫头片子才多大,他怎么可能对一个黄毛丫头感兴趣,我看他就是不把我们白家、不把爸爸放在眼里!”

王慧兰沉默数秒叹了口气:“芙蓉啊,这男女之间的感情很复杂,情爱情爱,可是先有情才有爱的,当年苏家那小丫头虽然年纪小,可自小就生得玲珑剔透,小小年纪其实已经出落得是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慕东辰虽然比她大十岁,但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也经常和她通过网络联络的,听说当年慕东辰就认定了苏静姝是自己未来的妻子,要等她年满十八岁就正式确定关系的,哪知道五年前苏家突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这个苏静姝在慕东辰的心里可是一根刺,这根刺想要拨掉可不是一年两年的事……”

白芙蓉:“可现在都五年了!”

霸宠失忆萌妻-苏小猫, 慕东辰-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4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