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对你钟情-申筱文, 苏易枫-总裁豪门小说

偏偏对你钟情-申筱文, 苏易枫-总裁豪门小说

1
第1章 暧昧相遇

申筱文三下五除二脱掉身上湿哒哒的衣服,脚上白色板鞋腌臜泥泞,散发着飘渺的臭味。她秀气的黛眉狠狠拧了下,富人家的孩子真是太没礼貌,太没教养了,真不知道爹妈怎么教的。

如果不是为给奶奶凑够手术费,她真想把毛毛那小丫头狠狠揍一顿,然后拍桌子走人,姑奶奶不侍候了。

然而,梦想很完美,现实很骨感。一番斗志昂扬,义愤填膺之后,申筱文站在洗手台前,开始吭哧吭哧地洗衣服。

为了钱,只能没志气地忍忍忍。

淋浴蒸腾着热气,氤氲着申筱文玲珑曼妙的娇躯,细腻的肌肤羊脂玉般柔嫩白皙,仿佛窗外层层叠叠的山峦上覆盖的积雪,白得通透,美而不自知。

鸦青色的天空掩映着远山,薄薄的雪堆积在林间小径上,枝头萧索,空气微寒。她急匆匆地洗着身体,只想快点离开这座诡秘阴森的别墅。

说来也怪,她来这里当家教也有半个月了,从来没见过毛毛的父母或者其他人。偌大的豪华别墅,只有毛毛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管家,想及此,她心里又有些同情毛毛那孩子。

下一秒,申筱文的同情心全部死光:她放在烘干机里的衣服不见了。

倏地,楼梯传来毛毛的脚步声,伴随着银铃般邪恶的笑声,渐行渐远。

申筱文的心骤然冰冷,她又被这个小魔头耍了。

半个小时前,毛毛可怜兮兮地承认错误,关心地说:“晓文老师,对不起,那桶脏水是老赵用来浇花的,没想到……你还是上楼洗洗吧,不然会感冒哦。”

装好心放热水给她洗澡,继而偷走她的衣服,然后把光着的她地晾在这里。

该死的臭丫头,为什么我每次选择原谅你的时候,在我背后狠狠地捅一刀呢?!

申筱文怒火中烧,欲哭无泪,环视四周,悲哀地发现连浴巾都没留下一条,算你狠!

申筱文思忖片刻儿,心一横猫着腰蹑手蹑脚地走出浴室。老管家住在楼下,平时没见他来过楼上,毛毛干了坏事肯定抱着她的衣服开心地销赃去了。

即使知道房间里没人,可就这么光着身子行走在陌生的大房子里,心里别提多别扭了,脸上火辣辣的热,只想着赶紧找块能遮羞的布。老天爷开恩的话,让她找件衣服穿,真是谢天谢地了。

厚重的窗帘掩映着一室暗淡,隐隐约约的光线能模糊地看见房间的大体轮廓。

这完全是一间欧式古典风格的屋子,层层叠叠的深棕色金线窗帘,大弧形靠背沙发,还有一张干净整洁的大床,被褥全部以豆腐块形状叠放整齐,简直秒杀入学军训时的教官。

申筱文心中一喜,伸手扯下床单裹在身上,终于把安全感找回来了。

她裹着宽大的床单走到衣柜前,打开后一股淡淡的樟脑球的味道萦绕在鼻翼间。那是遗失在童年时代的味道,怎么在现代还有人用这种东西,真是老土啊。

房间灰暗看不真切,她伸手在衣柜里翻找,手指触摸到的衣服挺括宽大,全都是清一色的——男装!

她心头一紧,这到底是谁的房间?!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安全感荡然无存,后背传来丝丝寒意。

“你是贼,还是女流氓?”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仿佛来自地狱,吐出来的每一个字犹如淬了毒的冰刃。

申筱文惊呼一声,紧紧地抓着裹着身体上被单,娇弱的后背紧贴着大衣橱。

她愕然地盯着眼前从天而降的男子,确切地说应该是仰视,男子个子很高,长胳膊长腿仿佛一座高山矗立前方,脸部棱角冷漠坚硬,漆黑锐利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子寒劲儿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可申筱文退无可退,壮着胆子提高嗓门,“你才是贼吧!”

她挑着眼角上下扫了男子一眼,警惕地说:“呵,一身黑衣服,完全是坏蛋的标配造型。你是不是踩好点才过来的,以为这栋豪华别墅只有老人和孩子,就能任你误作非为吗?!” 

男子俊眉微蹙,勾起一边嘴角饶有兴趣地看着申筱文,一副静待下文的傲慢姿态。

申筱文搞不清楚这男人的底细,心里又怕又急,可想到楼下的老弱病残,即使她呼救也无济于事吧。骑虎难下,她只想先稳住敌方再想对策。

“我警告你啊,这楼下楼下里里外外可都是监控,只要我一个电话警察立马就到,到时你插翅难飞。所以……所以我大发慈悲,念你初犯,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赶紧走。”

其实她想说“赶紧滚!”可她又怕“滚”字太难听刺激到对方,礼貌性地改成了“走”字。

“我是惯犯。”

“……”申筱文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下一秒,她只觉身子一轻被一只大手拎小鸡似得拎起来扔到了沙发上。

她整个人肉呼呼地砸在了皮质沙发上,裹在她身上的床单都被扯开了。她怒不可遏,怒指着男子,“臭流氓,你想摔死我啊……好,我这就报警,你别后悔!”

男子对她的愤怒和警告视若无睹,一步步逼近,突然大手一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走了她身上唯一的遮羞布——床单。

“啊!”申筱文惊呼出声,莲藕般白皙的手臂匆忙挡在胸前,娇嫩的肌肤骤然暴露在空气里,不禁打了个冷战。

然后听到男子淡淡地说:“床单是我的。”

“……”申筱文一双顾盼神飞的美眸盛满了惊恐,蜷缩在沙发角落里,随手抓起靠背挡住春/光乍泄的身躯,整个人仿佛被点了穴,怒视着男子那张俊美俊伦的脸庞,恨不得跳起来扇他几巴掌。

男子将床单团成一个球状随手扔到床脚,嫌弃地扫了她一眼,冷冷地说:“我不喜欢别人进我的房间,更不喜欢别人乱碰我的东西。”

“……”申筱文粉白的脸颊羞得绯红,张了张嘴巴没说出一个字,只觉着脑子乱糟糟的,努力捋着线索。

这男人到底是谁,不是贼,难道是毛毛的爸爸?看相貌也就二十五六岁,有点太年轻了吧。难道他是未婚先孕,早生贵子,呸呸呸……什么玩意儿啊,这都不是重点好吧。

2
第2章 乖乖就范

倾泻进来的月光照在男子雕塑般俊美的脸庞上,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更加硬朗,漆黑的双眸似深不见底的深潭,瞳孔里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测。

男子剑眉微锁,厌恶地转过身去,目光不知落在何处,留给她一个高大伟岸的背影,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色上衣完美地勾勒出强健挺拔的身躯。

“你是现在滚,还是我找人,连你带沙发一起扔出去?”

申筱文冷哼一声,羞恼地说:“我现在……没有衣服怎么走啊,你以为我想留在这里吗?”

“那是你的问题,跟我没关系,你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

终于说到正题上了,申筱文急道:“我是毛毛的家教老师,我是被她骗进来的,不知道这是你的卧室。她说可以在浴室里洗澡,谁知我洗完澡后发现,她把我的衣服拿走了,所以我才会……”

男子不屑地冷笑了声,薄削的嘴唇扯出一抹邪魅的弧度,“就你这智商还当老师,真是误人子弟。”

“你要不要说话这么难听啊,”申筱文难以置信地冷笑一声,“先生,我想毛毛一定是你的女儿吧,真是什么样的爹养出什么样的闺女,谢谢你今天我大开眼界,人品无下限!”

“一个乐意光着身子跟陌生男人滔滔不绝的女人,人品也好不到哪里去。”

申筱文刚要反唇相讥,这时房门被从外面推开,老管家手里拎着急救箱,开口叫了声苏少爷。机警地意识到气氛不对,赶紧低下头,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申筱文小狗似得蜷缩在沙发角落里,手里抓着两个靠背努力遮挡着身躯,可怜兮兮的,秀气的眉宇透着不服输的英气。懊恼地思忖着老管家是不是看到她的狼狈样子了,真是丢死人了。

苏易枫打开衣橱随手抓了件衣服扔到申筱文身上,不耐烦地说:“赶紧滚。”

“啊,有血……”申筱文惊叫一声,双手捂住嘴巴,惊恐地盯着苏易枫扔过来的白色衬衣,衣领处有血印。再抬头看看苏易枫,这才发现苏易枫捂着腰部的左手手指上满是血迹,刚才老管家送进来的急救箱原来是给他治疗用的。

苏易枫不理会她的大惊小怪,拎起药箱朝浴室走去。

来不及细想,申筱文飞快地套上衣服,穿好后发现自己可以搭台子唱大戏了,又肥又大的。趁这个古怪的男人在浴室疗伤,赶紧溜之大吉。

她刚冲到门口,便被一只大手揪住扔进了浴室。

“你想干吗?当心你的伤口哦,你要对我图谋不轨的话,刀口会裂开的……”申筱文双手抱在胸前,警惕地看着脱了上衣的苏易枫。

不得不说,这男人的身材真不错啊,就连那道染着血迹的疤痕都那么Man。可即便如此有型,姐也不会就范的。

苏易枫不觉好笑,冷言道:“你又没胸,挡什么挡,你这种女人我根本看不上,少做美梦了,给我把浴室擦干净再走。让我发现有一根头发,我立刻把你扒光扔出去。”

侮辱!压榨!恐吓!!!

“你凭什么,姐不干了。”申筱文腾起站起来,站在苏易枫面前矮了一头,可气势上绝不能输。“麻烦你把工资给我结算一下,马上,立刻,现在。”

“……”苏易枫棱角分明的下巴绷出一条迷人的弧度,锐眸仿佛丛林里随时准备伏击猎物的豹子,透着冷静决绝。他没说一个字,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没条件可讲。

申筱文被苏易枫压制在洁白琉璃的洗手台上,肥大柔软的羊绒毛衣撸到了胸部,若隐若现,细软的腰肢悬在半空如杨柳般摆动。他铁钳般的大手三下五除二就把她身上的羊绒衫扯下来了。

“放开我……放开我……”申筱文不得不求饶,“把衣服还给我,不就是打扫浴室吗,我干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苏易枫坏坏地扯了下嘴角,“你早该乖乖的,就不会惹那么多麻烦。”

申筱文细致地把浴室擦了好几遍,直到窗明几净,洁白无瑕。从小到大,她对自己的脸都没这么认真细致地呵护过。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一头栽在柔软的小床上打了个滚抱着暖呼呼的棉被,闭上眼睛便睡着了。

一觉到天亮,楼下对过食堂传来熟悉温馨的喧嚣声,还有室友茉莉嘹亮彪悍的摇滚歌声,时而低沉时而高昂,难听到令人发指,她却自得其乐。

“茉莉,不要再唱了。”申筱文抬手捂住耳朵,睡眼惺忪地央求道,“拜托,今天周末,能不能让我多睡十分钟?你的歌声已经惊天地,泣鬼神了,真得不需要再练习了。”

听到赞美声的茉莉眼睛里冒金光,一个健步奔到申筱文床前,贱兮兮地问:“我的歌声真那么迷人么?”

申筱文嘴角挤出一抹笑,违心地点点头,说:“赶紧去跟男神告白吧,我相信你的歌声一定会打动他的。”

茉莉没有被申筱文忽悠走,一把将申筱文从床上拽起来,指着她身上的白色衬衣,问:“从实招来,这衣服是哪个野男人的?申筱文,你谈恋爱了?”

申筱文低头瞥了眼身上的衣服,昨晚回来太累了,没来得及换掉就睡着了。“我哪有时间谈恋爱,这衣服是……借来的啦,改天要还给人家。”

“大晚上你跟谁借的?”八卦精茉莉眼睛贼亮地盯着申筱文,仿佛嗅到了桃色新闻的味道,“是不是计算机系的帅哥李广录,你们昨晚去开房了?!”

申筱文抬手给了茉莉脑门一记爆栗,“死丫头,脑子太污了,不好好学习一天到晚瞎琢磨什么呢。我告诉你多少遍了,我和苏广录是好朋友,不是你想得那种关系。”

茉莉撇嘴,惋惜地感叹道:“放着美男不上,整天就知道打工,真是暴殄天物。”

申筱文无奈地笑了,心里打定主意辞掉家教工作,虽然这份工作薪水丰厚,可想到捣蛋鬼毛毛和那个坏家伙,她真得不想再踏足那座诡异的别墅。

至于苏易枫的衣服,洗干净后,她会寄还给他,但愿此生永不再见。

3
第3章 羊入虎口

每个大学都会有那么一两个风云人物,万众瞩目,光芒万丈,孟子琪便是其中一个。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成为最夺目的那颗星,吸引所有艳羡爱慕的目光。

她出身豪门,父亲是某财团董事长,不仅拥有美丽不可方物的容颜,成绩也很优秀,与申筱文两人总是包揽前两名,是真正的天之骄女,万千宠爱于一身。

“快看,苏子琪来了,她今天又换新衣服了,一看就很昂贵,太美太有气质了。”夏茉莉激动地摇晃着申筱文的胳膊。

整个自习室因为孟子琪的到来出现了短暂的骚动,男生一个个伸长脖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孟子琪朝申筱文挥了挥手,朝她这边走过来,殷红的樱桃小嘴吐出来的话语仿佛沾了蜜一样芬芳,“筱文,有份工作你愿不愿意做,薪水很好哦。”

申筱文笑了笑问:“什么工作,最近我正缺钱呢,快说。”自从辞掉了家教工作,申筱文学习之余一直在打零工,反正只要有钱赚,她就不辞辛苦地蹬着自己的自行车奔波在校园校外。

孟子琪虽然是千金小姐,可平日里跟同学们的关系并不疏远,待人亲切没有架子,还时不时地给贫穷的申筱文介绍兼职工作,因此为她赢得了最美名媛的口碑。

“我父亲公司举行一个年终盛会,有国外的嘉宾出席,需要一名英语翻译陪同,你可以吗?”

“同声口译?”申筱文自信地问,她虽然不是英语专业,但英语早就过专业八级了,绝对有自信。

孟子琪优雅地弯了弯嘴角,“没有那么难,普通的现场翻译工作,我相信你一定能胜任的。六个小时八千万块,你考虑一下。”

“好!”申筱文满口答应,六个小时一万块钱对她来说,真得是千载难逢的工作机会,又能锻炼自己,实在是一举两得。

“子琪谢谢你。”

孟子琪矜持地扬起嘴角,甜甜地说:“咱们都是同学,不用客气啦。”

凯胜集团在H城是异军突起的一股洪流,在短短十年期间,这家企业在孟子琪父亲孟鹤庭的带领下发展迅速,国内外大幅度基金融资,成为内心第一大财团,各方面势力错综复杂,人脉深远。

深冬,华灯初上,霓虹闪烁,豪华酒店外豪车云集,今晚来参加宴会的宾客非富即贵,全都是上流社会的精英人士,豪门子弟。

整间大厅布置得富丽堂皇,以金色和酒红色为基调,营造出高雅贵气的格调,暗金色墙纸,淡金色梳化,贴金描彩的欧式桌椅,在琉璃水晶的辉映下熠熠生辉。

大厅落地长窗的红木八仙过海屏风背后,坐着一支专业乐队,悠扬的乐声从屏风后传来,闲适优雅。

大厅里的宾客,全都是正装出席,西装革履,衣香鬓影,特别是女嘉宾个个穿得花枝招展,花团锦簇,竭力端出名媛娇女的派头。

申筱文要陪同的外国嘉宾是一位金发碧眼的中年男子,名叫Mark。

两人流利地用英语交流着,相处还算愉快。只是这外国佬的眼珠子时不时地在她身上扫来扫去,让她心里有点膈应地慌。

她低头审视自己今晚的着装。

因为参加这种隆重的宴会,她特意准备了一款浅蓝色欧根纱晚礼服,端庄清雅,长裙完美地勾勒出出玲珑的身形,只有一双手臂和半个肩头露在外头,跟在场的其他女人比起来,她这款晚礼服保守得都不好意思叫晚礼服。

当申筱文出现在灯光辉煌的宴会在场时,喧嚣的大厅因为她的出现短暂的安静了一下。

申筱文极白,肌肤胜雪,吹弹可破,天鹅颈细长优美,衬着浅蓝色欧根纱,犹如蔚蓝的大海里走出来的美人鱼,娇嫩得恨不得让人捧在手心里反复摩挲。

申筱文跟随在Mark身后做好翻译的准备,可这个外国男子好像对这里不太熟悉,没有熟悉的朋友攀谈。恰在此时,孟子琪从不远处的滴水观音树后走出来。

孟子琪穿着鹅黄色露肩晚礼服,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走到申筱文面前。先用熟练的英语跟Mark打了声招呼,然后笑着对申筱文说:“辛苦你了筱文,来,喝一杯。”

侍者托着华丽的托盘,微微倾身,把高脚杯分别递到申筱文和Mark手里。

孟子琪举杯,“Mark,欢迎你来中国,希望你今晚玩得开心,还有……希望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女学霸能够让你满意。”

Mark爽朗地笑了,接着用一连串英语把申筱文夸赞一番。

孟子琪去招呼其他宾客了,Mark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带着申筱文去了二楼最右边的豪华套房,说是有重要老板约见面谈生意。

走进豪华套房,沙发上坐着四名男子,西装革履,装得人模狗样儿的,头发上的发胶厚重到足以让苍蝇在上面翩翩起舞,一个个色眯眯地看着她。

申筱文出于本能地警惕起来,总觉着气氛有些不对劲儿。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脑袋阵阵发晕,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Mark,我有些头疼,想去一下洗手间。”

她转身欲走,那几个男人笑嘻嘻地走过来围住了她,目光放肆,在她胸部和大腿部流连忘返。

申筱文意识到有些不妙,扭头看向Mark,水灵灵的目光里透着求助和疑惑。

Mark活似没看见她,手里悠闲地晃动着高脚杯,好整以暇地说:“申小姐不仅英语棒,身材也很棒,瞧这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跟猫见了鱼似得,按耐不住了,哈哈哈……”

“我最爱清纯水灵的女学生。”一个油头粉面,长相猥琐的的男人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西装裤上顶起帐篷,引来同伴男子的讥笑。

申筱文双手撑着窗台,微风吹过来她只觉着脑袋更晕了,小腹部隐隐有一团暗火慢慢燃烧。

她脸颊粉嫩酡红,娇艳欲滴,Mark等人看见申筱文这幅撩人的模样,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得激动。

“申小姐,你何必让自己太辛苦,赚钱有很多种方式,你这么漂亮应该充分利用才对嘛。”

Mark步步逼近,伸出的手眼见要触摸到申筱文白净的手臂。

4
第4章 狂撩苏少

Mark步步逼近,伸出的手眼见要触摸到申筱文白净的手臂。

刹那间,申筱文抓起桌子上的红酒瓶哐当一摔,玻璃渣飞溅起来,几个色眯眯的男人本能地往外退了几步,脸上满上愕然惊惧,没想到申筱文如此刚烈。

申筱文趁机爬上窗台,一手抓着破碎的红酒瓶,另一只手紧抓住阳台的围栏竭力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愤怒地怒指着那几个混蛋,“都他妈别过来,不然我就死在这里!今晚可是孟家的大日子,年终盛宴,如果有人死了,明天一早应该会成为大新闻吧。”

那几名男子面面相觑,微露惧色。Mark微怔之后,猥琐地笑了笑,他不信眼前这个小丫头能熬得过日本销魂散的强大药效,那可是最新研发的春.药,足以让烈女变荡.妇。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申筱文跑不掉的。

申筱文拿着玻璃渣的手在颤抖,眼里荡漾出盈盈水意,绵软的身体里热得好像要爆炸了似得。情急之下,她狠狠地咬住自己的舌尖,瞬间,口腔里充斥着血腥味儿,眼底水汪汪的欲.望缓缓褪去,头脑清醒了几分。

她握紧碎裂的红酒瓶对准站在最前面的Mark砸去,不偏不倚正中mark 的脑袋,只听见一声惨叫,Mark 抱着脑袋蹲了下去,手指上染满鲜血。

这几个男人原本以为申筱文拿自杀威胁他们,没想到她竟敢砸伤人。

“臭女人,你给我回来!”气急败坏的男人看着申筱文铤而走险地紧贴着墙面行走在悬空的平台上,平台不足半米宽。万一三十层高楼失足摔下去的话不摔成肉泥才怪,“妈的,摔死你!”

寒风呼啸,步步险境。

如果退回去被这群畜生糟蹋的话,她宁愿从这里掉下去摔死干净。申筱文一颗心悬在嗓子眼儿里,不敢低头往下看,腿肚子禁不住直打颤儿。

有一扇窗户开了两尺的缝隙,她好像看见了曙光,用力将窗户推开一些勉强挤了进去。

她来不及看清是哪里,哐当一声从窗户上跳了下去,整个身子强撑着站稳,便听到抽水马桶的声音。

理智告诉她,这里是洗手间,至于男或女不确定。

洗手间隔断门被推开的一瞬间,申筱文用仅剩的最后一点力气站起来,拉开门躲了进去,眼前一黑便撞进了一个冰冷的怀抱里。

Mark用手捂着流血的脑袋,带着那几个猥琐的男人寻了过来,嘴里不干不净地咒骂着。

“真邪门了,我明明看到她朝这边过来的,几个房间都找过了,不见人影还能飞了不成 。”

“老子受不了了,那死丫头中的可是顶级销.魂散,按说她应该主动扑上来才对啊,这怎么还消失了。让老子抓到她,非得干死她不可。 ”

“Mark,我到那边洗手间搜搜。”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子红光满面的,估计是提前吃过药憋不住了,气急败坏地走到男洗手间前。

他刚要走进去被站在外面的两名保镖拦住了。

花衬衫男子凶神恶煞地问:“什么情况,老子要进去尿尿,给我让开。”

两名保镖纹丝不动,冷硬地说:“我们苏总在里面,至于你,另行方便。”

“苏总?!”花衬衫男子还要再吵闹,Mark快步走过来及时地拦住了他,小声叮嘱道:“苏总就是威震金融商界的苏易枫,孟家未来的乘龙快婿,咱们可惹不起……”

花衬衫男子不过是狐假虎威的小人物,听Mark如此一说,早已吓破了胆儿,哪还敢再继续叫嚣。如果他再多说一个字,恐怕会被这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扔出去正法。

洗手间内,苏易枫俊眉紧锁,颇为头疼地看着突然从天而降的申筱文。

她脸颊酡红,眼神迷离地凝视着他,红艳艳的樱桃小口波光潋滟,慢慢地靠近他。

挺保守的晚礼服此刻在申筱文身上散发出妖艳妩媚的风情,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和大腿白得闪眼,娇嫩得能掐出水来。乌黑的秀发有些凌乱,额头处毛茸茸的碎发有些濡湿了,仿佛出水芙蓉般清新美丽。

这女人……倒不算丑,只是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苏易枫这才意识到两人的身躯紧密地贴在一起,他竟允许这女人撒娇似得搂住他精壮的腰身,红扑扑的小脸埋在他心口上,小猫似得蹭来蹭去。

这女人真是太过分了,他苏易枫长这么大,还没哪个女人敢对他如此放肆。

申筱文啊申筱文,你真是色胆包天。

如果不是父亲逼自己早早退役了,他真想掏出枪来当场毙了这个女流氓。

申筱文斜坐在马桶盖上,衣衫不整春/光乍泄,浑身湿透了……她在苏易枫身上嗅到了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恨不得一头扑上去……

“我要你。”申筱文伸手拉住苏易枫的皮带,水汪汪的双眸盛满了欲望,娇滴滴的嗓音里发出颤抖的呻/吟,如同饥/渴的小兽寻求可以解脱自己的解药。

听见那娇得滴出水来的声音,苏易枫头皮发麻,身子不由自主地朝申筱文倾了过来。即使他的神情依旧严肃,深邃冰冷的眼眸里难掩动情。

申筱文翻身坐在了他大腿上,红艳艳的唇亲吻着他英俊绝伦的脸庞。

苏易枫保持着最后一丝冷静,恶狠狠地问:“申筱文,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她鼻翼间带着温热的呼吸,醉眼迷离地望着她,似清醒似迷糊说:“知道,我知道啊……我要……我快受不了了……”

偏偏对你钟情-申筱文, 苏易枫-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7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