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宠妃倾天下-沐云汐, 墨玹琰-穿越重生小说

邪王宠妃倾天下-沐云汐, 墨玹琰-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若有来生,定叫你们生不如死

这是一间狭小而阴暗的牢房。

终年不见阳光。

只有入口处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勉强可以看清地牢中的情形。

角落里,铺着薄薄一层稻草。

沐云汐抱膝靠在脏污的墙壁上,干枯的发丝打着结儿垂在身前,遮住了苍白的脸颊。

吱呀……

厚重的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让沐云汐下意识的抬起手臂遮挡。

破烂脏污的衣袖滑落,露出手腕上一道道狰狞的伤疤,新旧交错,竟无一处完好的地方。

沐云汐眯着眼睛,看到一群人鱼贯而入。

被众人簇拥着的,是一道纤细的身影。

明黄色的拖地长袍上,绣绘着栩栩如生的九尾金凤,彰显着来者的尊贵身份。

“多谢三姐为本宫献血七七四十九日。”沐婉心居高临下的看着沐云汐,得意的笑道。

沐云汐藏在衣袖下的手,顿时紧攥起来。

墨玹凌曾说过,他若为帝,自己便是他唯一的皇后。

可这才多久?

自己这个尊贵的皇后就成了阶下囚,而他也已经迫不及待的立了新后。

“贱婢,见到皇后娘娘还不赶紧滚过来跪拜?”宋嬷嬷指着沐云汐的鼻子厉声骂道。

沐云汐冷笑一声。

呵,这就是自己的奶嬷嬷。

自己尊敬她,信任她,她却背叛自己,伙同别人将自己一步一步推进深渊中。

“沐婉心,你手底下没人了吗?居然让一只狗在这里狂吠!”沐云汐的声音,沙哑晦涩,磨的人耳膜发紧。

“你……”宋嬷嬷咬着牙,恨恨的说道:“你这个贱婢根本就不配和皇后娘娘说话。”

“我不配,你这只老狗却配,到底还是同类了解同类。”沐云汐抬起头,露出一道从眉头到下颌的狰狞伤疤,宛如地狱中的鬼戾。

“多日不见,三姐的这张嘴,还是那么厉害。”沐婉心眯起眼睛:“就是不知道,死了之后还能不能这么厉害。”

沐云汐的眸底,不起一丝波澜。

她根本就不怕死。

若不是心挂旭儿,她早就一头碰死了,怎么会甘心受每日取血之辱。

只是可怜了自己的旭儿,以后就要孤单一个人在深宫里讨生活了。

“不过三姐放心,黄泉路上你并不孤单。”沐婉心一边说,一遍笑:“三姐还不知道吧?前几天旭儿失足掉进碧波湖,太监们足足找了五天。旭儿被打捞上来时,已经被鱼啃的不成样子了。”

沐云汐的身子一抖,撕裂般的疼从心底直冲而起。

胸中烧起一团火,灼的血肉滋滋作响。

好半天,齿缝里才磨出一句话来:“是你害死了旭儿。”

“就是本宫,那又怎么样?你又能奈我何?”沐婉心得意的笑着。

“你和旭儿,不过就是皇上拉拢肃国公府的棋子,如今天下大定,肃国公府一众人也已经伏诛,你和你儿子还有什么用?你也不想想,若非是皇上默认,本宫又怎么敢明目张胆的对太子下手?”

沐婉心的笑声,如同一把利剑,直直的刺入沐云汐的心里:“三姐终究还是太天真了。”

沐云汐目呲欲裂,心中的悲痛如同一座大山般狠狠压了下来,喉咙里泛起了一丝甜腥。

是啊,自己终究还是太天真了,信了墨玹凌的鬼话,助他夺得了天下,却害了外祖一家,还害了旭儿。

沐云汐紧攥着手,硬生生的将那股甜腥压了下去。

明明是干哑的声音,却轻飘飘的如同一阵风,仿佛卸下了心中最后一丝牵挂。

“也好,也好……”

“像他那样狠毒的人,是不配拥有旭儿那样可爱的儿子的。”

沐云汐的平静,让沐婉心紧紧蹙起了眉头。

她觉得自己狠狠一拳,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这种无力感让她心中变得有些烦躁,甚至是愤怒。

自己纡尊降贵来到这里,就是想要看看她绝望至极的模样。

可如今……

沐云汐撑着墙站起来:“沐婉心,他今日为了你杀妻灭子,将来就一定会为了别人抛弃你!”

“放肆!”沐婉心俏脸铁青,扬手就是一个耳光,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尖利的护甲,狠狠的划过沐云汐的脸颊,划出一道殷红的口子。

沐云汐吐掉嘴里的血沫子,低低的笑着:“才这么一句话,就受不了了吗?如果我告诉你,我当初根本就没有服用千朱果,你就算喝光我的血也不会变的百毒不侵呢?如果我再告诉你,这些日子我吃了不少的蛇虫鼠蚁,又腥又臭,如今也流在了你的血液里,再好的胭脂香粉也遮不住呢?”

沐婉心闻言色变,胃里一阵翻涌,怒气不受控制的就顶了上来。

看着沐婉心难受的样子,沐云汐的心里一阵痛快:“或许有一日,蛇虫鼠蚁还会从你的皮肤下爬出来,啃噬你的血肉……”

“住口,你给本宫住口!”沐婉心红着眼睛,一把拔下头上的凤钗,狠狠的刺进了沐云汐的胸口。

剧烈的疼,就像是从骨头缝里渗出来的。

沐云汐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疯狂的笑着:“沐婉心,纵是我死了,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若有来生,定叫你们生不如死!”

第2章 重生归来

大齐,忠义候府,百草园。

绣阁里,正在午睡的沐云汐猛然坐起身来,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双手死命的抓着搭在身上的薄纱被。

因为大力,指关节处泛起了一丝青白色。

光洁的额头上,浮着一层细密的汗珠。

“做噩梦了吗?姑娘别怕,奴婢在呢。”一直守在床边做绣活的奴婢立刻起身,轻轻拍着沐云汐的后背,柔声说道。

熟悉的声音,让沐云汐的身子剧烈一抖,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头来。

双眸瞬间瞪圆!

站在她眼前的,居然是南烛!

她清楚的记得,南烛已经被明月香强行送去了人猎场,数箭穿心而亡。

可如今,竟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

“南烛,你……”

才一开口,沐云汐就怔住了。

她的声音,不再是晦涩难听。

虽然有些微微的沙哑,那是因为才睡醒的缘故,还带着一丝少女的软糯。

沐云汐下意识的抬起双手,丝质的纱衣滑落。

手臂上也不再是刀疤密布,伤痕累累,而是光滑细嫩,如同春藕一般。

沐云汐抬眼,看到屋子里熟悉的陈设后,心底瞬间翻起巨浪。

这里是她的百草园!

是她做姑娘时住的地方!

难道……

老天爷听到了她临死前的绝望呼喊,所以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

“哪一年?现在是哪一年?”

沐云汐的双手,用力的抓住南烛的胳膊,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姑娘,您是不是睡迷了?现在是万历二十三年六月十八。”南烛有些担忧的看着沐云汐。

“万历,二十三年,六月十八!”

沐云汐一字一字的,喃喃的重复着,眸底泛出了泪花。

逐渐的,凝成豆大的泪滴,成串儿的滚落。

瞬间,就湿透了胸前的衣襟。

万历二十三年六月十八,是自己十三岁的时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哥哥还活着!娘亲还活着!外祖一家还活着!

自己也还没有被算计的名声尽失,错入虎狼口!

一切,都开来得及!

“姑娘,您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南烛手忙脚乱的给沐云汐擦着眼泪,可眼泪却越擦越多。

“我没事儿,我是高兴的。”沐云汐抬起头,用手背胡乱你的抹了一下,心底的喜悦逐渐漫了上来。

这一世,自己一定要保护好身边的人,绝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还有那些欠自己的,也定要他们加倍偿还!

哐啷……

就在这时,外间儿突然传来一声脆响,像是瓷器落地的声音。

沐云汐瞬间就想起来了。

是映月瓶。

只是,时间上怎么提前了几天?

前世的日子,她记得清清楚楚,是六月二十二,百川拍卖会的前一天。

南烛起身去外面查看,不过片刻就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脸都白了。

“姑娘,架子上的映月瓶不知何故,掉在地上摔碎了。”

这可是过世的老侯爷留下的,全府上下仅此一个。

若是被老夫人知道的话……

南烛不敢往下想。

老夫人本就不喜欢姑娘,这下就更会讨厌姑娘了。

想到这里,南烛跪下说道:“姑娘,老夫人若是问起来,就说是奴婢打碎了映月瓶。”

如此一来,老夫人可能对姑娘还会少几分气恼。

沐云汐的眼睛再次湿润了。

前世的时候,也是南烛挺身而出,被祖母杖责三十,差点儿丢了性命。

而她自己也被立刻送去了城外的水月庵思过。

都没能等到娘亲赶回来。

等半个月后,也就是七夕那天,回府的路上又遇到了歹人,被掳走了一天一夜。

明明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可自己的守宫砂却不见了。

从此,再也抬不起头做人。

就在沐云汐出神的时候,窗外闪过一个身影。

沐云汐瞬间回神儿,隔窗看着宋嬷嬷急匆匆的背影,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既如此,那就先从这个背主弃义的老刁奴开始吧。

第3章 自有办法对付她们

想到这里,沐云汐起身,将南烛扶起来,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

南烛瞬间瞪大了双眸,俏脸上渐渐染了一层愠怒,愤愤然开口:“姑娘待她们不薄,她们怎么能这么没良心!”

“你放心,我自有办法对付她们。”沐云汐从柜子里拿出一叠银票来,塞到南烛的南烛的手里:“你现在先去帮我办件事情。”

这些银票,都是她外祖父肃国公给的,忠义候那二十两的月银,根本就不够看。

“姑娘放心,奴婢一定办妥!”南烛将银票揣入自己怀中,用力的点点头。

南烛离开后,沐云汐就自己在百草园里四处走动。

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又熟悉的。

让她分辨不出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象谷花?这院子里怎么会有象谷花?”沐云汐停在一从花前,皱了皱眉头。

象谷花的花粉,能让人情绪失控,甚至是致幻。

这个府里,想害自己的人不少,手法也千奇百态的。

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不过,既然他们送来了,那自己不好好利用的话,岂不是对不起他们?

想到这里,沐云汐掐了几朵象谷花,回到了房间里。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宁安堂就来人了。

是沐老夫人的贴身丫鬟画眉,一向都是眼高于顶的。

见到沐云汐后,连个正眼都没有,声音微微扬起,带着尖锐的卷音儿:“三姑娘,老夫人叫你过去问话儿。”

沐云汐起身,瞥了画眉一眼,带着居高临下的冷傲:“既如此,那走吧。”

画眉反倒是愣住了。

三姑娘向来惧怕老夫人,平日里除了必须的请安外,一向不愿意去宁安堂的。

而且每次老夫人传唤,都是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

今儿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还有别的事儿?”沐云汐顿住脚步,扭头看了一眼画眉,声音里的凉仿佛能直接沁入人的骨髓。

这是她全是一路杀伐,沉淀到骨子里的凌厉和尊贵。

画眉只觉得全身发冷,大热天的竟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从百草园到宁安堂,需要穿过一个小花园。

大约一刻钟的样子。

才进宁安堂,就听到一声厉喝,带着雷霆之怒:“跪下!”

“云汐给祖母请安。”沐云汐顺从的跪下,恭敬又不失淡然:“不知云汐做错了什么,竟惹的祖母如此生气?还请祖母教导。”

“为什么要打碎你祖父留下的映月瓶?”沐老夫人沉着脸,琉璃眸中含着怒气。

“打碎?”沐云汐故作一怔,旋即不解的问道:“谁说打碎了?那映月瓶云汐珍惜都还来不及,怎么会打碎?还请祖母明鉴。”

“你奶嬷嬷亲口所言,难道还有假?”沐老夫人身边的一个美艳妇人,高抬着下巴,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来。

悄声缩在一旁的宋嬷嬷闻言,心里忍不住的低骂了一声。

这商户出身的,就是小家子气,没脑子。

现在就把自己扯出来,那以后自己还如何在百草园立足?还如何方便再做一些事情?

沐云汐的心里,立刻冷笑一声。

前世自己一进来,就磕头求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宋嬷嬷也在场。

直到后来,沐婉心为了彰显她的孝心,送给祖母一个据说是特地请卫康国大师花费半年时间烧制的同款映月瓶时,自己才知道,当初被打碎的并不是真的映月瓶。

因为祖父留下的映月瓶上,有个特殊的记号,那是只有自己和祖父才知道的小秘密。

所以那时,自己一眼就认出来了,沐婉心那所谓的同款映月瓶,就是祖父留下的那一个。

也是在那时,自己才意识到宋嬷嬷的异心。

只是当时,已经回头无路了。

这次,自己不过是否定了一句,二叔母孙氏就迫不及待的把宋嬷嬷卖到了自己的眼前。

沐云汐看了一眼宋嬷嬷,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嬷嬷将我奶大,又主动替我张罗百草园里一应事务,劳苦功高,我心里待嬷嬷一向是亲近的,可嬷嬷却为何冤枉我?”

宋嬷嬷心里咯噔一声,额头上瞬间就浮起了一层冷汗。

自己虽然是奶嬷嬷,比普通奴才身份尊贵些,可说到底也只是个奴才,凡事儿都不该越过主子代为管理。

老夫人最忌讳的,就是奴大欺主了。

只是这会儿沐老夫人一门心思都在映月瓶上,没空理她,只看着沐云汐:“既说冤枉,那就将映月瓶拿过来。”

宋嬷嬷瞬间松了一口气。

只要她拿不出来,老夫人就没空理自己。

第4章 沐老夫人的考验

谁也没想到,沐云汐真的捧回来一个精致的桃木心做的盒子。

里面是一个细脚伶仃的天青色的瓶子,瓶身线条秀美流畅,犹如少女卓然而立,别具风姿。

沐云汐双手将映月瓶捧给沐老夫人。

沐老夫人的手,有些微微颤抖,指间轻轻抚过细腻的瓶身,一双琉璃眸不由的有些湿润起来。

想当初自己夫君还在时,就时常这般抚玩,如今一晃已经七八年了。

“这映月瓶是祖父的心爱之物,本就是要留给祖母的,是那时云汐年幼不懂事儿,以为留下映月瓶,祖父就能常常来看云汐,所以才任性了。”沐云汐的声音,已经带出了微微的哽咽:“今儿就借着这个机会还给祖母吧,也省的再有人打它的主意,万一真的得逞了,云汐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沐老夫人活了大半辈子,早就人精儿似的,连眼睫毛都是空的,如何听不出沐云汐话里有话。

这是她底下的奴才不忠,想要算计她,却被她反将了一军。

平素里,她其实并不太喜欢这个孙女,在她面前总是一副避猫鼠的惧怕样子,看着虽然规矩,却也让人忍不住的来气。

如今,不过三两日没见,竟让人刮目相看了。

不但谈吐清晰有度,而且性子也乖巧玲珑。

想到这里,沐老夫人的眸光,就逐渐变得慈爱起来。

“好孩子,有你这般念着,你祖父的在天之灵也会觉得欣慰。”

孙氏见状,立刻捏紧了手指。

这,这怎么可能?

真正的映月瓶明明就被自己当给万安当铺了,而且还是死当,她怎么可能再弄一个来?

肯定是假的!

想到这里,孙氏就阴阳怪气的开口了:“三丫头不会是怕打碎了映月瓶被罚,所以特特去买了一个假的吧?”

“二叔母!”

沐云汐加重了语气,眸底挂着寒霜:“祖母亲自验过的映月瓶,怎么会是假的?”

孙氏顿时语塞。

尤其是偷眼看到沐老夫人微沉的脸色后,心里咯噔一声。

不过,她心里还是不肯相信沐云汐能拿得出真的映月瓶来。

所以,便咬咬牙说道:“若非是打碎了映月瓶,那她的奶嬷嬷又怎么会来告状?难道她自己院子里的奴才还冤枉她不成?”

沐云汐的唇角,立刻勾起一抹让人不易觉察的浅笑来。

真是瞌睡就有人送个枕头来。

二叔母真是生怕祖母会忘记宋嬷嬷背主的事情吗?

这智商,也没谁了。

怪不得前世她一直都被三叔母拿捏的死死的,三叔母的手往哪儿指,她就不管不顾的往哪儿冲。

果然,沐老夫人的眸光,立刻就转向了一旁的宋嬷嬷。

“宋氏!”

沐老夫人虽然只是懒懒的靠在那里,声音也很平淡,可板起脸来,却自有一股凌厉的气势。

大户人家的后院,向来都是看不见硝烟的战场。

她年轻时也是一路拼杀过来的,那种气势早已经浑然天成。

宋嬷嬷扑通一声跪下,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冷汗。

她怎么也想不通,那个映月瓶明明已经被自己偷出去交给二夫人,二夫人也拿出去当掉了。

到底是哪里不对?

不过眼下,她也没空细想,抖着嗓子,结结巴巴的:“许,许是老奴眼花看,看错了。”

“看错了?”沐老夫人哼了一声:“我看你分明就是背主弃义,欺负云汐年纪小!”

“来人,将宋氏拉出去重则三十板,以后不再是云汐的奶嬷嬷,就让她在浣衣房伺候吧。”

“老夫人,老奴再也不敢了,求老夫人饶了老奴吧。”宋嬷嬷磕头如捣蒜,声音都急劈了。

自己这把老骨头,去了浣衣房那种地方,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囫囵着出来呢。

见沐老夫人一副冷漠的样子,宋嬷嬷只得转而向沐云汐哀求:“三姑娘,老奴真的是老眼昏花看错了,以后再不敢了,求您帮老奴说句话吧。”

沐老夫人抬眸看着沐云汐,想知道她会怎么做。

若是她当真心软,为宋氏开口求情的话,那以后也就不必再来自己跟前儿碍眼了。

高门大户的嫡女,最不需要的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良善和软弱。

邪王宠妃倾天下-沐云汐, 墨玹琰-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2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