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总裁攻妻计-苏粟, 景彦川-总裁豪门小说

腹黑总裁攻妻计-苏粟, 景彦川-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机会找上门

苏粟孤身伫立在暮色会所门口,寒冬腊月,京城的鬼天气都可以冷死人。

而苏粟却衣着光鲜亮丽完美展现她的身材,但外表的艳丽却掩盖不住她此刻犹如丧家之犬的模样。

苏粟如今已经一无所有穷的只剩一副好皮囊,偏偏美色这玩意在景彦川身上无处施展。

今晚的商业酒局已经是她第三次的蓄意接近,依然两字—失败!

遥记初次,苏粟记得那是在某慈善晚宴,她这一没背景二没地位的十八线小明星,可是费了老劲才弄到的入场券,为了景彦川不惜旷工被对方骂的要死,结果硬是连大佬衣尾都没摸着。

她那个气啊!

第二次便是前天兴澄的年会,兴澄是京城最大的娱乐公司,整个娱乐圈的大咖基本都在这,而景彦川则是兴澄的大老板,那晚兴澄的年会可真是众星云集星光璀璨的地方,同样也是她丢脸丢大发的地方。

要问她为什么?

因为她勾引不成,反而众目睽睽之下双脚离地直接被景彦川的保镖的架出会场,凌乱下仅剩的理智还知道遮丑,没让众人瞧见她这张脸。

“唉,你是不是那个宫妃里演小丫鬟翠景的,叫,叫什么来着……”身后一年轻的女服务员‘叫了’半天都没能喊出苏粟的名字。

闻声,回身之时苏粟顷刻间敛起面上的黯色,含笑盈盈道:“对是我,我叫苏粟。”没想连一配角都不算的她居然会有人认识。

“对对,苏粟,你长的好漂亮哦,比宫妃里的女主还好看,我能和你拍照吗?”女服务员掏出手机上前询问着。

苏粟微笑点头:“可以。”

刚拍完照,准备离开会所时,腰间徒然被人环住,鼻息间涌入陌生男人的气息与酒气。

苏粟汗毛瞬间乍起惊蛰般错开一步,蹙眉惊愕的回身看去,等她看清是何人时破口而出的斥骂声全都咽在唇齿之下。

警惕变谄媚也就眨眼的功夫,苏粟就像一只刺猬,景彦川的出现让她刚刚竖起的棘刺立马收起来,讨巧的等着他来抚摸。

苏粟眼里浮现着激动的芒光,面上却故作矜持:“景总,您还没回家。”酒局上,她可发现景彦川露一面就离开了。

“一起喝一杯。”景彦川低沉暗哑的嗓音随着微风飘进她耳朵。

苏粟颇有几分不确定的再次询问:“我们?”

景彦川漆黑的眼眸不知看向何处,沉默不语,微微颔首。

得到回应,苏粟漂亮的脸蛋上笑容绽放的格外的灿烂,跟中了百万大钞没区别。

“好啊。”她求之不得,苏粟小心试探的勾住他手臂,笑问:“景总去哪喝?”

景彦川黑眸闪了闪,却并没阻止她的靠近。

见他不排斥,苏粟笑的好似偷腥成功的猫,动作也越发大胆起来。

苏粟想仰天长啸一声,真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车缓缓行驶在沥青路,街道的路灯忽暗忽明的洒进车内平添一副神秘感。

刚上车景彦川便褪去大衣嫌弃似的扔在一旁,随即看到他用湿纸巾擦右手时,苏粟所有的思绪就像根弦一样,啪的一下就断了。

苏粟似是关怀的问:“景总衣服脱了不冷吗?”

虽然车内开足了暖气,脱了大衣也冷不不到哪去,但景彦川一连串的动作却让她不舒服。

“脏。”看似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却验证了苏粟心底的想法,瞧着景彦川无比认真的擦着每根手指,好似上面有什么脏东西一般的姿态,苏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震得苏粟浑身微微颤抖,袖子下的手紧握成拳。

大老板嫌弃她可她不仅不能反驳怼回去,还要腆着脸装作没听懂。

苏粟呶呶嘴,哀戚戚抚摸着自己受伤的小心灵自我调控。

待她自我安慰后,景彦川已经自顾自的开始办公,笔记本幽幽的光芒映在他俊逸如斯的面容上,原本棱角分明的五官变的柔和不少。

指甲修剪的整齐而干净,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而有力的在键盘上弹跳。

顺着手指苏粟的目光慢慢的移上他的侧脸,不得不说老天似乎格外的眷顾他,不仅给他完美的外貌和身材,就连家事也是一等一的好。

啧,没救了,人家前一秒还在侮辱她,这一秒她还能没心没肺的欣赏对方的盛世美颜。

“景总,我们这是准备去哪?”苏粟全然不记得刚刚的羞辱,说话时明亮耀眼的一双桃花眼里肉眼可见的闪耀着对他的倾慕之意。

景彦川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目光自始至终注视着面前的笔记本。

得不到回应,苏粟挪动着身体想要靠近几分。

“离我远点!”苏粟才刚有动作,景彦川立马出声何止她。

苏粟条件反射应了声:“啊!”

景彦川抬眸看她时,俊朗的面庞上有的只是警惕与防备,再次重复道:“我说离我远点。”

就在此时,汽车突然一个急转弯,苏粟没系安全带,失重感让她本能的往景彦川这边倒,半边身体直接倒在他怀里,她下意识的握住他腿上的手。

突如其来的变数也就一两秒的时间,车子很快驶入正常轨道,司机许辉内疚道:“对不起景少,路上突然蹿出一条野狗。”

景彦川并未次责许辉的失误,而是把注意力落在怀中的人,低头时他能清晰的闻到苏粟身上散发的幽幽的清香,不似一般女人身上的浓郁香水味,不刺鼻淡淡地沁人心脾。

他漆黑如黑曜石般的黑眸里闪烁着异色,晦暗莫测道:“起开。”

苏粟没动,好似受到了惊吓般,硬是窝在景彦川的怀中,甚至不着痕迹的摸了把他的窄腰。

景彦川食指抵着她额头,一个巧劲直接把人推开:“起来。”

苏粟好似刚回神,一脸窘迫的看着他,尴尬的嘿嘿一笑:“抱歉,景总,我不是故意的,你司机突然拐弯我也控制不了我自己。”

她不是故意的,但她是有意的,让你嫌我脏,我恶心不死你。

苏粟是不是故意的他不知道,但腰间留下浅浅的麻酥感,却是真实存在的。思及此,漆黑的黑眸不由再次暗了暗。

在那之后,一路无言,车子一路畅通无阻的抵达目的地。

苏粟看着车外的独立别墅,心思顿时百转千回起来,笑问:“景总,这是你家?”

景彦川没回话,却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替她开车门,还主动牵着她的手姿态亲昵的进入别墅。

苏粟环顾四周,笑的一脸暧昧:“今晚在你家喝。”

别墅大门关上的那瞬间,景彦川随即松开了手,立脚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你们娱乐圈的人是不是都这么不要脸。”


第2章 唯一的曙光

苏粟自动把这话理解成景彦川对她的赞美,笑嘻嘻的说:“其他人怎样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是娱乐圈最矜持的那个。”

景彦川黑不见底的瞳仁里泛着一丝嘲讽,似乎第一次遇见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苏粟露出一副对他倾慕许久的模样:“我这不是爱慕景总良久,第一次与您这般近距离接触被您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的气质震撼,难免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对您的仰慕之心。”

说话间,苏粟一双贼溜溜的黑眸不安分的四周打量欣赏着屋内奢华且高水准的装饰摆件,随意巡视一遍,眸中不禁露出感叹。

目光捕捉到半面墙的酒柜时,苏粟的脚快于意识的早早迈了过去。

各式各样的的酒遍布整个墙面,苏粟也不知道哪好哪贵,随手抽出一瓶写着英文字母的红酒。

苏粟晃了晃手中的酒瓶,笑的像只小狐狸,被红色口红勾勒后的樱唇笑时平添一丝妖冶:“景总不是说请我喝酒,我们是先喝一杯还是洗完澡再喝。”

景彦川抬眸瞥了眼她握住红酒瓶的手,目露嫌弃:“明早把红酒也带走。”

知道他有洁癖,苏粟也懒得琢磨他话里的厌弃有多深,热情依旧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

开瓶盖取酒杯倒酒一气呵成,而后端着一杯颜盛着艳丽的红酒朝他走去。

“真不喝一杯?”苏粟把酒杯送往景彦川眼前,空置的右手欲攀上他的胸膛,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对着他抛媚眼。

景彦川条件反射的错开身体,避开她的触碰,黑着一张脸不耐烦道:“你若还想混娱乐圈,那就离我远点。”

闻声苏粟佯装委屈的敛起嘴角的笑意,摆出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楚楚可怜的看着他,那可怜兮兮的样,俨然就像被自己喜欢的人给拒绝了:“景总,我是真的喜欢你……”

“看样子你做好决定了。”景彦川掏出手机。

见状,苏粟立马识趣的闭嘴,退后几步。

“今晚你住那。”景彦川懒得和她纠缠,伸手指着一楼角落的一间屋子,要是可以他只想把人丢出去。

“记住二楼不准上。“临走前,景彦川还不忘警告这个一直妄想爬上他床的女人。

直至脚步声从偌大的客厅消失,苏粟回身看着空荡荡的屋子,脸上哪还有泫然欲泣的表情。

苏粟紧紧握着高脚杯,仰头一饮而尽。

景彦川的离去让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手心里全是汗,灯光下能清晰可见她捏着酒杯的手指节泛白。

虽然是间不起眼的客房但好在东西齐全,苏粟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褪去一身伪装。

才从浴室出来,手机铃声遽然响起。

垂帘看了眼来电提示,苏粟漂亮的唇微微上扬:“喂亲爱的,大半夜的这么想我。”

顷刻,电话里传来一声雌雄难辨的声音,尖细的嗓音里带着一丝急切:“苏苏,你是不是在北苑别墅。”

“姜小强,你是不是在我身上按了追踪器。”苏粟勾唇戏谑道。

姜小强气急败坏道:“说了不准叫我姜小强,叫我英文名字Tony。”

“是,我的Tony老师。”每次听这名字苏粟就觉得好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没事给自己弄个发型师的专属名字。

姜小强继续回归主题:“知不知道微博都传疯了,‘娱乐大佬景彦川携嫩模回巢共度良宵亲密无限破同性恋传闻’,知不知道微博热搜全部都是你们的照片,不过好在你没露脸。”

“没露脸你都知道是我。”悬起的心落了几分,她可没想过以这种方式在大众面前刷存在感。

姜小强哼唧一声,傲娇道:“你化成灰我都认识。”

随后两人继续聊了几分钟才挂电话。

没想到景彦川不是有洁癖而是不喜欢女的,难怪她一绝色大美人三番五次勾引都没用。

苏粟一脸纠结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开始琢磨是该继续,还是选着放弃。

在她左右摇摆不定时,一条短信却彻彻底底的给她做了决策。

手机屏幕发起的幽幽白光映在她脸上,照的她面色苍白一片,短信的内容则让她觉得前方一片黑暗,而景彦川现在是她唯一的曙光她必须牢牢抓住。

一条单薄的浴巾完全挡不住苏粟傲人的身材,镜中那双长腿无瑕似玉石般完美的让人窒息。

别墅漆黑一片安静到让人发慌,亦如她此时的心情一般,紧张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

苏粟蹑手蹑脚得上了二楼她几乎屏住呼吸握住门把,滞顿半响才下定决心推开门,门开瞬间一股凉意扑面而来,苏粟忍俊不禁的打了个激灵伸手抓住胸前的浴巾。

看着空无一人的书房,苏粟重重吐出一口浊气不知该庆幸还是惋惜。

此时的她不是不胆怯,也不是没想着后退,但更多的却是奋不顾身不顾一切的决心。

退出书房,苏粟再次谨慎推开第二扇门,看着景彦川侧躺在床上时她是既惊喜又发憷。

苏粟进入卧室后一点声音都不敢发,慢慢地阖上门屏气凝神的紧贴着门而站。

待她靠近大床时苏粟才明白什么叫纸上谈兵,爱情动作片她是科普不少,黄段子也听过很多,但她实战经验完全为零!

不过想起短信上的内容,苏粟也管不了有没有经验鼓起勇气掀开被子手脚并用的爬上床。

床上全是他的味道,清冽且强势。

闻着陌生的气息苏粟感觉到自己,热血直往头顶涌,头皮一阵一阵发麻。

克服内心一切困难,苏粟才一点一点的挪动身体朝他靠近,柔软无骨的手心轻轻的抚上他肩头,嗓音微颤轻声询问:“景总,今晚我陪你好不好?”

回应她的却是平稳的呼吸声,见状苏粟不由暗喜,以为是他的默许试探似的缓缓低下头红唇似有似无的磨蹭亲吻他的侧脸……


第3章 来硬的

苏粟觉得晚上的那杯酒肯定有毒,要不然为什么她觉得此时全身麻酥一片,四肢都发麻到无力,心扑通扑通狂跳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

景彦川默然接受给她无声的鼓励,苏粟动作越发大胆起来。

她紧张的咽着口水看着身下的男人,压下身子长发滑落落在景彦川胸口,红唇吻过他额头,鼻翼,脸颊,最终落在他薄唇上,不知是紧张还是初次没有经验,总是不由的颤抖。

窗外不知何时淅沥沥下起了雨,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景彦川急不可耐的想要找到发泄口,这样的春梦他不是没做过,但却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清晰。

身体的异样慢慢拉回景彦川的意识,睁眼瞬间眼底还有些许茫然余下的皆是猩红的欲念,让他本就漆黑的眼眸变成更加深邃。

愣了五秒有余,景彦川才从浑噩中清醒过来,怀中柔滑的触感以及鼻翼间传来淡淡的幽香,都是在告知他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是梦。

目光顿时一凛,立马擒住她肩胛,苏粟一脸懵逼的被他桎梏在身下,景彦川钳着她下颚,质问的声音还有些暗哑:“谁?”

“啊,疼……松手,是我苏粟。”苏粟是被下颚传来的吃痛召回了魂,被掐住下颚的苏粟说话含含糊糊的,一张俏丽的脸涨红一片,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反正泪水不受控制的溢上眼眶。

摸也摸了亲也亲了,也就最后临门一脚的事,结果这会半路跟她来个翻脸不认人。

这是在玩她啊!

苏粟拽着他手腕,一脸委屈的说:“景总,能松开说话吗?”你手劲真的很大。

“听不懂人话?”听出她的声音景彦川松了几分力道,却并未松开对她压制,潮红微消的面庞上满是风雨俱来的戾气,四周空气好像都变的稀薄起来。

什么叫听不懂人话,难道她刚刚说的是兽语不成。

“看你是已经做好转行的打算。”就着手上的力道景彦川一把推开她,眼尾还带着淡淡的红晕,也不知是恼还是羞耻因她而牵扯的某种情绪。

也就是床够大,苏粟就算翻滚了两圈还没掉下去。

她漆黑的眼仁被泪水侵洗后,泪光点点特别水亮,刚刚的一番挣扎浴巾不知何时早已不见,发丝凌乱的她狼狈中又带着媚惑,苏粟简单的遮挡一下。

事到如今她哪还顾得了其它,苏粟继而一脸媚笑:“夜长漫漫这么冷的天景总一个人睡多孤独多寂寞,有人给你暖床不好吗。”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景彦川立马从床上下来,随手扯过浴巾围在腰间,冰冷的表情里掺杂着嫌弃直白回绝:“对你我不感兴趣。”

苏粟目光划过他身上,似笑非笑道:“刚刚不是挺好的。”

“知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景彦川一脸鄙夷的看着她,但耳尖的粉红却出卖了他的内心的心虚。

廉耻是什么鬼东西她没听过。

“景总,人家是真的很喜欢你,为了你不顾严寒酷暑的每天追随你身后就会为了多看你一眼,别对我这么冷漠好不。“苏粟端着一副娇羞的模样,羞嗒嗒的对他倾诉爱意。

景彦川沉着脸羞愤道:“立刻!马上!从我房间滚出去。”

“你这样隐忍会很伤身体的。”苏粟意味深长的说着。

景彦川一记冷眼看向她。

苏粟敛起对他的倾慕,耸耸肩说:“好吧,既然景总真的不需要,那我们就来谈谈今晚的出场费。”

景彦川也想快点打发她,花点钱图安逸他也乐意:“多少。”

“2000万。”

景彦川闻声身子一顿,眉梢轻挑讥讽道:“你值吗?”

“您值啊。”苏粟迎上他嘲讽的眼神,笑吟吟道:“外面现在全是景总携嫩模夜宿的消息,我替您破了同志传闻,您的名誉难道不值这个价。”

“威胁我?”景彦川不答反问。

苏粟笑道:“不是,提醒您。”

嗤笑一声,景彦川道:“我从不做亏本买卖,你觉得这虚假的消息我有必要2000万。”

没等她回答景彦川继续说:“那你现在拿着这条信息去卖看有没有人敢爆。”

看他一脸坦然的模样,苏粟才知道他是真的不在意,而那些媒体屈于他的淫威之下也不敢放肆。

思及此苏粟眸子动了动随后耷拉着脑袋,片刻后屋子里响起她低泣声,羸弱的肩膀跟着颤抖起来,眼含泪水可怜巴巴道:“景老板,不给能借吗?”

“出去!”景彦川感觉自己的偏头痛又开始发作了。

苏粟裹着被单窜下床抱住景彦川的大腿,又哭又嚎:“景总,景老板,好歹我今天无偿陪你演了一出戏,你就大发慈悲借我钱行不,明天再还不了钱我就要被砍手砍脚,那些高利贷都不是人啊,你忍心看我这如花似玉的女子被人分肢吗?我不能死啊,我还上有老下有小的等着我去养活啊。”


第4章 突击检查

他第一反应便是想要抽回被她抱住的腿,结果她似铁了心要困住他,景彦川低头看着她一张俊美的面庞黑如墨,绷直着身体肌肉僵硬,咬牙切齿道:“我现在也能了结你。”

苏粟却像只无尾熊一样死死的抱着景彦川大腿,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缠着他:“了结就了结吧,只要你舍得我都无所谓,我死后记得把所有账都一并结了,用我的命换一家老小安逸那也是死的值。”

“不过,死之前能谈谈价吗?”说着苏粟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带着期盼仰望着他。

这一刻他是真的被气笑了,嗤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之前都在跟你开玩笑?”

感受着景彦川身上散发出的寒意,苏粟知道他是真的怒了,身体跟着微乎其微的颤了颤,她从没想过他会是个好说话的人,但事到如今也由不得她撤退。

苏粟抬头看向他,神情真挚黑眸水光闪烁:“我也没跟您开玩笑,如果再还不上钱他们肯定让我生不如死。”

景彦川这次并没用多大的力便挣开桎梏,退后几步沉脸冷漠道:“你的死活我并不感兴趣。”

苏粟嘟囔着红唇说:“您可真狠心。”

“你现在还活着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

“景总,要不我们做笔交易怎么样?”苏粟笑容明艳,心却如击鼓般紧而密集扑通扑通的狂跳。

话音掷地,景彦川轻抿薄唇缄默不语,深邃幽深的眼眸沉沉的看着她。

苏粟被他幽暗的眼神看得心慌意乱,但依然在他面前展现她傲人的身姿,摇曳生姿的从地毯上起身,挑眉道:“今晚我是您的明早我们银货两讫如何?”

“为了钱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及。”景彦川嘲讽一声脸上闪过鄙夷。

苏粟扯了扯嘴角,笑道:“命都都快没了,我还有什么不能做,死之前能和自己喜欢的男人享受一番也挺不错的。”

苏粟上前一步逼近景彦川仰头凝视着他,勾唇似蛊惑般询问的着:“行吗?”

月色透过窗户钻进屋内,银色的月光尽数洒在她身上,凌乱的黑发平添暧昧。

偌大的卧室一时静谧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芳香,景彦川鼻息间全是她的气味,这会手心残留的滑嫩感格外的清晰,之前那些朦胧的画面此时像印在胶卷上一样,一幕幕是那般真切的在他脑海里播放。

景彦川突然感觉喉咙发痒浑身燥热,目光触及她肩头的红痕不心虚的避开眼。

稳住心神,他转身从抽屉里拿出支票,大笔一挥两千万的支票递给苏粟,态度恶劣道:“拿着它马上从我面前消失。”

苏粟看着眼前的的支票并未第一时间去拿,脸上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形容此时的心情,艳丽动人的脸蛋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盯着他手中的支票问:“给我的?”

景彦川什么也没说直接把支票塞进她手中,侧身进了浴室,片刻浴室里传来水声。

苏粟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手中的支票,是即惊喜又惊愕,愣了五秒之余她才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没做梦,她觉得自己肩上好似有什么东西卸了下去整个人都轻松许多。

“景老板一看您我就知道您一定是个大好人,谢谢您的慷慨解囊,对您的解囊相助我肯定没齿难忘,以后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只要您说一声我绝对不说二话。”苏粟紧紧的揣着支票走到浴室门口,隔着一扇门开始吹捧感激起来:“还有这笔钱算我找您借的,我以后肯定会还不会骗您,如果您不相信我可以写欠条。”

浴室内,景彦川赤身站在蓬头下,双手掬水洗把脸,凉水淋在他肌肉分明的身体上冰冷刺骨的感觉顿时让他清醒几分,沉脸哑声道:“滚!”

这会苏粟似乎完全感受不到门内人的怒意,自顾自的说:“欠条我已经放桌上,这么晚我就不打扰您睡觉,晚上记得做个好梦哦,晚安我的景老板。”

说完,苏粟毫不留恋的离开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长久以来的心事解决后,苏粟这晚睡得格外沉也格外香,相反二楼的景彦川却是整晚失眠,直至天空泛白才得以入睡。

次日,早起的苏粟为了感谢景彦川的雪中送炭替他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刚刚做好早餐景彦川便出现在通往一楼的楼梯上,一身浅灰色套装居家服,未整理过的短发虽然有些凌乱,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此时他抹去得来平日的凌厉显的温和几分。

与他对视瞬间,苏粟嫣然一笑:“早啊,景老板。”

景彦川见状眉心微微一蹙,嗓音沙哑不悦道:“你怎么还不走?”

苏粟心情很美好,他的不耐烦也只当没看到:“过来吃早饭,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随便做了点。”

景彦川刚准备说话,门铃突然响起,两人皆是一愣,苏粟眸光一闪转身便往外走。

“站住!”景彦川出声试图想要阻止她的步伐。

苏粟端着一副‘我乐意为你效劳的姿态’,颠颠地往大门跑:“没事我去开。”

门外站着的是个女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保养的很好皮肤白皙肌肤紧致,虽然衣着简单但浑身却散发着贵气,让人忍不住对她尊敬起来,不过她怎么瞧着眉眼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苏粟礼貌的微笑着:“阿姨,您找谁?”

贵妇目瞪口呆的瞪着苏粟上下打量着,似是想要把她里里外外的探个透彻,瞧瞧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妈,你来干嘛?”景彦川烦躁的皱起眉头,头疼的看着门口的两个女人。

“妈?”她说美人瞧着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景彦川的母亲。

但她怎么瞧都觉得面前这位貌美如花的贵妇生不出景彦川这么大的儿子,不管是气质还是年纪看着都不像:“伯母快进来,屋里暖和。”

董倩看两人时的目光意味深长,似探究又似有几分八卦的心思,不知道委婉是何意,她开口直接问道:“儿子,这是?”


腹黑总裁攻妻计-苏粟, 景彦川-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