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请自重-肖玉溪, 夜轩暝-穿越重生小说

王爷请自重-肖玉溪, 夜轩暝-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打听(1)

肖玉溪突然感到自己身体动弹不得且痛疼不已,她想睁开眼睛看看是来到了阎王殿还是天堂,在好奇心的催促下拼命的睁开。

醒来后感觉床的触感很硬不像她以前的公主床软软的,便抚着床边慢慢的坐起来,盖着的被子是丝绸制作而成,她眼前是一面由红木制造而成的房间门,床到房门中间是一红木圆桌周围有四张圆椅,圆桌的左边是一梳妆台跟一面镜子周围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胭脂,旁边是衣橱,看完这些肖玉溪第一感觉就是这家人超级有钱的,第二感觉便是像极了古装剧中女子的闺房,同时也很庆幸她不是来到阎王殿而是到了天堂,当知道她没有死的事情肖玉溪为这幼稚的想法吐槽不已,当然这是后话。

肖玉溪听到一丝门被推开的声音便从她发呆中突回过神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门口,不一会儿她便看见一名穿着青色长褂的小姑娘,梳着双髻垂于耳后,面容清秀而不失稚气,看这打扮像极了古装剧丫鬟。

小姑娘走进看见肖玉溪已经坐在床上非常惊喜的扔下手上的东西跑了过来大声道:“小姐你终于醒了,都快吓死小灵了,呜呜。”说到后面小姑娘的眼泪不经意间掉了下来。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肖玉溪被这个小姑娘突然出声给吓到了,拍了拍她的胸脯喃喃道:“吓死我了,这人进人房间咋不敲门!”

小灵有些转不过来,她不明白自家小姐何要如此大惊小怪的,便道:“小姐你怎么了?”

肖玉溪又发呆了不一会儿她终于理清头绪,试图站起来我可耐因身体乏力而摔了下去,小灵看着她这般连忙跑过去扶起她:“小姐你身体可还好?还需找大夫看看不?”

肖玉溪无奈的撇了撇嘴,回过神略有些迷糊道:“你是谁啊?这是哪里啊?”

她看着小灵的衣着以及言行举止可判断出她这是穿越了,你要是问她为何如此觉得那就该问她自己了——之前她无聊时随意找了一篇小说看不料是本穿越小说,里面的女主就是怎么奇葩的就穿越了,而她则最为奇葩。

她不过是想提醒自己姐姐注意那个渣男罢了,谁料会走着走就进入了一个施工重地呢!还好死不死的被高空抛物给砸死……。

小灵听这话惊吓得眼睛睁大嘴巴都合不上了,心里翻滚着:小姐这是咋了?自从小姐嫁给三王爷后就性情大变说话更不用提了,可如今怎么会那么客气的说话?

肖玉溪见小灵半天都没合上嘴,不禁哈哈大笑。

小灵看着自家小姐如此放开的笑容,即使没有大家闺秀的模样小灵也很开心,因为她小姐自从嫁进王府后便没有笑过,可现如今能这般笑着她别提有多么的欢喜了。

“小姐你不认得小灵了?”她因为自家小姐终于像平常人一样笑了起来,心里自然欢喜但也要搞清楚情况便问道。

肖玉溪停止她捧腹大笑的动作转而微笑,看着现在的情形她也只能装失忆了,凝视着小灵道:“我不知姑娘是何人亦不知我为何人,恳请姑娘一一道来。”

小灵惊讶过后也恢复了脸上的平静,为她一一道来道:“小姐乃是丞相府的四小姐一年前嫁进三王府,芳名为肖玉溪,奴婢乃是小姐的贴身丫鬟小灵。”

这个身体也叫肖玉溪难不成这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既会如此之巧合,可有一事她不明——她是被不知名的东西砸死的那现在这个身体之前又是怎么死的,便问小灵:“小灵你可知道肖我是如何死为何生病的?”

肖玉溪简直想拿块豆腐撞死算了,居然差点不知不觉说出她不是这里的人,如果不小心说出来了,眼前这个小姑娘好不好以为自己是疯子,转而又怀疑是不是有人冒牌肖玉溪想要做什么,而送她去警察局吧?不现在不能说是警察局只能说是衙门了,幸亏她突然停住了,真是吓死她了。

第2章 打听(2)

小灵好像并没有怀疑她是否真的失忆了,毫无保留的跟她解释道:“小姐三天前也就是你生辰的那一天,不知跟王爷说了些甚么突然就跳进湖里自杀,这多亏王爷叫人把你救上来可现如今小姐你不记得任何事情了,这可如何是好?”

肖玉溪不明所以然的在心里猜测的想:难不成这原身不受宠?在自个的生辰向那个王爷告白被拒绝了于是想不开跳湖自杀?要是这样原身也是个愚蠢之人就罢。

她心里虽这样想但同时也可怜原身,萧欣怡不知道她的猜测是否对这又得靠小灵了:“小灵我跟王爷的感情如何?在丞相府里的地位又如何?”

小灵回想起她们在丞相府跟王府里的生活,哭泣道:“小姐跟王爷的感情超级不好的,小姐每次看见王爷都势必挖苦王爷,王爷不知为何从来不理会小姐的恶言相向,王府里的下人都说小姐恶毒也不理会我们,在丞相府时小姐的地位简直连下人都不如,他们总是找借口来糟蹋小姐要不是王爷娶了小姐,小姐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了,可是自从小姐嫁到王府后性情就突然大变,还有这今天你昏迷了三天小灵好是担心,呜呜呜呜!”

小灵为自家小姐在丞相府所受的委屈而心痛,为了肖玉溪在王府里性情大变而担心,这一哭倒是把这些年的委屈都发射出来了。

肖玉溪也不打断小灵的话,在小灵嘴里可得出以下结论:一是原身跟王爷的感情不太好甚至可能恨他,二是原身在娘家的地位连下人都不如,三是原身不知跟王爷发生了何事试图自杀被救。

肖玉溪在现代时被家里保护得很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而为原身感到可怜,她在心里默默的对原身说:既然你的身体已被我取代我便有责任帮你报仇,把你所受的委屈一一的奉还给她们。

肖玉溪虽然善良但是还不至于到那种地步,所以她才跟原身这样保证着让原身死得瞑目。

肖玉溪在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还看见小灵在流眼泪便慢慢的伸着手替她轻轻的擦着,安慰道:“你且放心。”

小灵感觉到脸上的触觉有些疑惑不解的想:就算是小姐还没有嫁进王府也未曾对人如此温柔过,可现如今是为何?

小灵呆滞了一下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萧欣怡,眼里有些迷茫、有些疑惑、更多的是信任。

肖玉溪知道这小丫头还没有消化过来也不催她,有一句没一句跟她聊着:“小灵呀!王爷长得如何?好相处?”

小灵想着:如果告诉小姐王爷眼睛看不见而且还长得很丑那么小姐会恢复成以前那个样子?可若不说的话小姐肯定会很生气的,该怎么办才好呢?

肖玉溪看见了小灵眼里的不确定,便道:“唉,你若有难言之隐也就罢了。”她语气中透露出失望。

小灵虽不是很聪明都也能感觉到她的失望便咬了咬牙道:“王爷眼睛看不见而且长得丑,可是王爷的性格可好了虽然不常说话又有洁癖还很冷漠。”说到最后小灵不由自主的有些可怜这个王爷。

肖玉溪倒有些可怜这王爷但心里最多的是心疼,突然想见一见这个王爷了解病情兴许她有办法治好,毕竟她在现代闲来无事去学了几年的中医。

“小灵王爷这几天可有来过?”肖玉溪自从醒来后只看见小灵一人却没看见了她名义上的老公有些疑惑的问。

“王爷从未来过,小姐你也别伤心可能王爷这几天没空也说不定。”小灵如实回答却怕她难过便说了个善意的谎言。

肖玉溪自然是知道的可心里就是有种莫名的失落感,心里想着:“既然他没有来那么自个就得登门拜访,若是没看见他眼睛的情况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既然那个王爷没有来看她那么她就登门拜访去:“小灵可知王爷如今在何处?”

“小姐问这个有何事?若有事可叫小灵去告诉王爷。”小灵担心自家小姐会吃闭门羹便想让她把事情交给自己去办。

肖玉溪看见了小灵眼里的担心便安慰她道:“小灵你别担心,现如今我不是以前的萧欣怡了不会那么容易让别人欺负去,你且如实说王爷现在在何处即可。”

小灵当然知道现在的小姐不是以前的那个的,但比以前更加的温柔更加的好相处觉得她会被王府里的人所欺负,但听她小姐这般说心里有些相信肖玉溪不会被吃闭门羹的,小灵的预感对了一半当然这是后话。

“王爷现在应该在房里休息小姐现在去找王爷恐怕不妥。”小灵说的没错,每天这个时辰夜轩暝确实是在休息可今天倒是个意外。

肖玉溪反驳道:“有何不可?也许今天是意外也不一定。”眼里闪过一丝坚定。

小灵见她下定决心非去不可无奈道:“小姐你这副模样确定要现在去?”小灵指了指她的身上。

肖玉溪顺着小灵指的地方看去有些尴尬,摸了摸小巧的鼻子道:“那先更衣再去。”

此时此刻的夜轩暝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并没有像往常一般,他拿着手上的东西轻轻的抚摸着眼睛无神的不知看向何方。

突然有个暗卫从窗前跳了进来跪下恭敬道:“主子,王妃已醒来了”

“你且在暗处保护她即可。”夜轩暝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去。

第3章 拦不下我的(1)

肖玉溪从床上站起来光着白皙的脚丫往衣橱方向走去,打开一看里面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古装看得她眼花缭乱,随意挑了一套衣裳。

“小灵你出去吧!”肖玉溪拿着衣裳道。

她心里想:古代的衣服跟现代的差不多吧!

小灵疑惑道:“小姐不需要小灵为你更衣吗?”

“不用,你出去吧!”肖玉溪拒绝道。

她不习惯自己换衣服时旁边有人,如果有人在会人她产生一种变扭感。

小灵依言走出去了。

小灵出去后她把衣服拿在手上研究着,越看眼睛越花,她从来不知道衣服会有如此复杂的时候。

“小灵你过来下。”肖玉溪知道自己是更不了衣的了便大声对外面呼喊道。

她打死也不会承认是她不会穿才唤小灵来帮忙的,这样会使她的威严荡然无存的。

小灵听到她在喊自己,连忙的走了进去,看到的是拿着衣服在研究的肖玉溪。

“小姐,不知你唤小灵有何事?”

小灵没有往肖玉溪不会穿衣服的那方面想,她以为是肖玉溪有事情要找她。

“帮我更衣。”肖玉溪把衣裳放了下来道。

小灵扶额了一下,心里道:小姐刚才不是不要我替她换衣吗?怎的突然又唤自己过来替她更衣了?现在这个小姐还真是……。

“傻了啊?还要本小姐再说一遍吗?”肖玉溪看着陷入自己世界里的小灵有些不满道。

她可不希望被让发现自己这是不会穿衣服啊!这样很丢人的。

“是。”

小灵在某人的淫威之下帮她更了衣。

肖玉溪在避风后走出来可看见她身着淡蓝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般流动轻污于地,挽拖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优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一缕青丝垂在胸前,不施粉黛,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营造出一种纯净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飘飞的蝴蝶,又是轻灵透澈。

肖玉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那么美试图的走走秀一秀身材,谁料还没走两步就差点摔倒,这就是所谓的美不过三秒钟。

在她旁边的小灵又想笑又不敢笑,忍着整个脸都通红,肖玉溪看了看小灵身上穿的衣服,心里有了一个主意,却因为刚刚的出丑马上恼羞成怒的对小灵大喊:“去把你的衣服拿过来,本小姐要穿你的。”

难得肖玉溪因为这件事而暴露了她大小姐的本性。

小灵有些为难道:“小姐,奴婢身上穿的乃是丫鬟的衣服,而你却是王妃这可使不得还望小姐三思。”

小灵吓得都差点给她跪了下去,苦口婆心的劝着。

她可不敢让小姐穿自己的衣服,她的衣服太过粗糙了,如果伤害到小姐的皮肤怎么办。

肖玉溪可没有想到,就这么小的事情让小灵想得那么多,她只是为了报复刚才小灵取笑她而已。

看着小灵纠结的样子,她在心里笑了,而语气却变得稍微严肃了点:“若本小姐定要你穿你的衣服,你奈我何?”她眼里多了一丝不容拒绝的意味。

她对自己的夫君可是很感兴趣,不想在换衣服这个环节上多浪费时间。

小灵被她这般说也不敢反抗她便咯咯地跑到她的房里拿了一套丫鬟的衣服过来。

肖玉溪从避风后走出来,坐在床上等着小灵的回来。

小灵这次倒是没有用很长的时间就回来了。

肖玉溪再次换上着衣服,不一会儿她从避风里出来时候照了照镜子。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个人是非常的满意,这件衣服没有太过华丽,没有复杂的样式,简简单单的。

而在小灵看来这眼里却有些惊艳心里想着:还是小姐美貌倾国倾城,就算穿了我们丫鬟的衣服也掩盖不了她身上的气质。

小灵眼里透露出崇拜的信息看着肖玉溪嘴里冒出些赞美的话语:“小姐真美,即使穿着丫鬟的衣裳也掩盖不了你的美。”

第4章 拦不下我的(2)

被人这般的赞美是人都会有些窃喜,肖玉溪臭美的道:“那是,也不看看本小姐是何许人也,哈哈。”说到最后她自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灵心里顿时有种‘我不认识她’的即视感。

肖玉溪想起来正事道:“小灵现在可否带本小姐去找王爷呢?”她语气里有些急促,更多的是好奇。

她想自己在换衣服上浪费了好多时间,这都耽误了自己想要看王爷的时间了。

小灵也不耽搁时间带着肖玉溪去找夜轩暝。

肖玉溪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去看见了一个院子里面开始盛开着各种各样的花,花香四处的散开好像走在大自然里一样,一直走出去看见了一棵桃树,接着有一个鱼塘,转角有一个湖,湖边有一个亭子,这大概就是原身自杀的地方,然后再左转直走了过去看到了一个院子,小灵带着她在那里停着。

肖玉溪猜到了,这便是自己夫君的院子,这里与她所住的地方差异不是很大,这里更多的是安静。

在院子里两侧有两个侍卫在把守着,看见肖玉溪她们来到时候拿着剑交叉的摆在了院门口,右侧的侍卫面无表情道:“你们是何人?为何来到王爷的院前?”

肖玉溪疑惑的想:难道这王府中没有人见过原身不成?为何还要把她拦在院外?

府里很少人认识肖玉溪,之前的肖玉溪还没有死时,就因为不喜夜轩暝便很少出自己的院子。

不等肖玉溪出声小灵便叉着腰对两位侍卫道:“你们瞎了狗眼不成,难道没有看见这是王妃吗?”

两位侍卫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里都透露出疑惑,左侧的侍卫队右侧的道:“兄弟,你可曾看见过她?她是否真的是王妃?”

右侧的侍卫在脑里翻滚着记忆也不曾想出些什么便对着左侧的道:“我曾看过王妃但绝非穿着丫鬟的衣服,我想她并非是王妃。”

右侧的侍卫对着她们喊道:“王妃怎可能会穿成这样?你们是想枝头变凤凰想疯了吧,来这招摇撞骗?赶紧走,这里不是你们可以来的地方。”

肖玉溪听这话心里吐槽不已:没见过穿丫鬟衣服的王妃是你们孤陋寡闻。

她现也不恼心平气和的对着他们道:“你们未曾看见过本王妃穿着丫鬟的衣服那是你们没眼福,可你们就凭借着本王妃穿着平凡并否决掉,你这个侍卫当着并不称职。”

肖玉溪心里想:我可不要在太阳底下晒得那么久会中暑的,早死早超生。

小灵为霸气侧漏的小姐在心里大声呼喊:小姐万岁。

在左侧的侍卫想说着些什么就被她打断道:“你们若想一看究竟便去禀报你们王爷说本王妃找他有要事谈。”

肖玉溪看着这两个婆婆妈妈的男人,再看看现在的天气,语气变得冷了起来。

她可不想在这里多耽搁时间了,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两人心里齐刷刷的想:“倘若她当真是王妃,我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可若她不是王妃去禀告王爷后她便知死字怎写。”

两个侍卫相互传递着眼神,不一会左侧的侍卫向里走去敲了敲门道:“王爷院外有个穿着丫鬟衣服自称王妃的女子,说有要事跟王爷商讨不知这该如何是好?”侍卫在门外恭敬地请示。

夜轩暝早在肖玉溪来到院外的时候便知道了,只是想知道她想耍些什么花样,便也不出声静静的用内力探听着,惊讶她竟能这般心平气和地跟着侍卫说话,暗卫方才也来报告过说她失忆了,只是他疑惑的是难道一个人肖玉溪性情也会变了不成?

他为了一探究竟便跟侍卫道:“你放她们进来。”

侍卫得到允许便走回了院外对她道:“王爷说你们可以进去。”两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肖玉溪缓慢的走进去看见小灵也跟着便回头道:“小灵你且回去我自个去找王爷,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她神秘的停了一下。

小灵被她击起好奇心,问道:“什么任务啊?”

肖玉溪神秘的笑了笑道:“嗯,你的任务就是回去给我做好吃的。”

小灵被她这般说也呆住了而她则脚步轻盈大笑的往里走,旁边的两位侍卫大哥也很不给面子的笑得出来,小灵回过神来便脸红着跑了回去。

肖玉溪不一会儿便走到了房门前礼貌的敲了敲门:“王爷臣妾可否进来?”

她想:即使他们以前的关系有多么的僵那也只是他跟原身之间而不是她,因为夜轩暝是她现在名义上的相公,她只不过是礼貌的自称‘臣妾’罢了。

里面的夜轩暝被她这一句臣妾给惊呆着了,心里想道:“她肖玉溪何成这般自称‘臣妾’了,每次见他都自称本小姐,可现如今她失忆了自称也变成了臣妾,难不成失忆真的能改变人的性情?他可不信,难不成她有阴谋?”

他心里很疑惑但脸上不动声色地对着门外道:“进。”

王爷请自重-肖玉溪, 夜轩暝-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