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邂逅一生痴-吴同心, 严瑾-总裁豪门小说

一朝邂逅一生痴-吴同心, 严瑾-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想爱

嗵……嗵……嗵嗵……

一道道烟花在夜色下窜起,蜿蜒绽放在天空,瞬间流光溢彩,绚烂夺目。

五彩缤纷的光芒垂落,衔接韵染着无数霓虹闪烁。

紧接着,漫天的桃花翩跹起舞,晶莹的露珠从花瓣上滴落,灯光洒在露珠上面,氤氲成很梦幻的五彩斑斓。

哇……

惊叹声此起彼伏,置身于纷香花海的震憾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美,窒息的美!

香,浓郁的香!

悠扬的钢琴声似从天际传来,落下的花瓣沾染着酒液、浸着花香、透着迷醉的诱惑。

这是严氏集团举行的一场天然生态氧吧的体验酒会,美伦美奂,仿若仙境。

昏暗灯影下的一角!

吴同心慵懒的晃着酒杯,轻倚在一颗大树边。

残光柔柔的照在她素净无瑕的精致面容上,她那双漆黑的美眸,随意打量着四周,就似在等待什么。

这时……

酒会入口处突的传来一阵骚动,数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精悍男子走过来。

为首的那名男子一脸冷傲,年轻的脸庞面无表情。

他一米八五的身高,手工定制的Hartmarx品牌银灰色西装,穿在他身上完美的无可挑剔。

他的五官俊逸深邃,眉宇硬朗,幽深漆黑的眼眸,仿若夜色下的星辰,璀璨明亮!

吴同心眯眸,握杯的手不由自主的用力。

严瑾!

她等的人来了!

那个烙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人影,如今就近在咫尺。

只是,他比记忆里更成熟,更具魅力了。

严瑾的出现,也瞬间聚齐了所有目光!

奢华的圆角平台,四周拥簇着都城十数家主流媒体,无数个话筒争先恐后挤向他!

助手忙挡在前面,礼貌的道:“各位,一个一个问,你们有半个小时,不必着急。”

半个小时?这么多家的媒体怎么够用?助手的话丝毫没有缓解场面,反而让记者们更加疯狂。

“严先生,瑾雯生态度假村的落成,是您又创下的一个奇迹,在注重天然生态旅游的今天,您已经拿下了亚洲单体面积最大的自然氧吧,接下来,还有什么规划吗?”

一个媒体女记者,被挤的半趴在台面上,她似乎没有顾及到姿势的不雅,只是满脸通红的激动问着。

严瑾半垂俊眸看着她,他优雅交跌着双腿,衬衫上的钻石纽扣在镁光灯下格外耀眼。

接着,他微微一笑,嘴角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

他道:“其实,我个人的最终目标是世界单体面积第一,所以接下来会继续洽淡邻边的天福园林收购进程。”

哇……

此语一出,顿时又引来一阵赞叹,都城有了严瑾的存在,GDP已经连年攀升,如果能达到世界单体面积第一,那将会再次刷新都城的GDP!

媒体沸腾了!

“严先生,能问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您名下的产业,多以雯来命名,您是还忘不了八年前过世的未婚妻吗?”

另一名女记者的话音刚落,酒会瞬间安静下来。

静,死一般的寂静。

刹那间似乎连空气都变的稀薄了,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屏住呼吸!

“对不起严先生,我……对不起……”

那个女记者似乎也知道自己闯了祸,她忐忑的搅着话筒,脸色僵白。

“呵……”低低的轻笑,带着扣动心弦的性感,严瑾似是不在意的温和微笑。

他道:“没错,我深爱我的未婚妻,虽然她不在了,但她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他说完,眉眼间掠过一丝苦涩,黑眸更是浮上一丝哀伤。

短短一句话,让空气再次凝默。

有人似乎想要缓解这沉重的气氛。

忙伸过话筒问道:“刚才漫天花海真的超美,很多人都沉醉其中难以自拔了,严先生,您为什么一定要收购天福园林来改建成桃花源呢?”

毕竟,瑾雯生态天然氧吧,划出百亩来种桃花,也不是很难的事。

天福园林拒绝被严氏集团收购的风波,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了,还有一些不好的传言!

当然,记者还是很精明的,这样的疑问并没问出口。

严瑾垂眸!

长久的沉默之后……

他开口道:“天福园林占据了镜江三分之二的湖面,实不相瞒……择一处湖泊,植万株桃林,生一儿一女,共一曲白首不离,是我对亡妻此生不变的誓言。”

严瑾的声音低低的,有丝怅然,有丝感伤。

那言语间透着的深情,就像丝滑浓郁的巧克力,入口即化,似苦又甜。

他这样的话,精准击中女人的灵魂,很多人都跟着红了眼。

“啊啊啊我想哭了,好性感,好man哦,只是光听他的声音,我心尖都颤了怎么办?”

突来的声音惊忧了吴同心的安静,她闻声望过去!

不知何时,几名女子端着酒杯聚在一处,她们被严瑾迷的神魂颠倒,狂乱不已。

更有一个女子,早已经泪如雨下。

她哭着道:“呜呜呜……太深情了,好感动,如果让我做一天的唐诗雯,我宁愿死在严瑾的怀里,严瑾身下死,做鬼也销魂!”

“嗯嗯嗯,刹那就是永恒,如果能让我抱一抱他,我也愿意献出一切!”

“呜呜好心疼他,好想爱他怎么办?”

吴同心听了,唇畔忍不住冷冷上扬,她仰头……饮尽杯中红色酒液。

想爱严瑾吗?

她抹掉嘴角的酒渍,轻吮着指腹,不由看向那张年轻俊秀的脸庞!

那张精致的俊颜,儒雅中透着高贵的疏离,一双眼睛更是漂亮,狭长犀利,双瞳漆黑幽深,就似黑耀石般晶润,勾魂到极致。

还有那张性感的薄唇,你知他在笑,却不知他笑的冷漠,那种慵懒的漫不经心,就像磁石一样消溶你的戒心。

然后,他突然就会幻化成厉鬼……随之将你吞没!

爱他?呵……谁有那个本事?

吴同心若有所思,久久凝望着那抹伟岸的身影。

或许是因为她的眼神太过专注,台上的严瑾突的朝她看过来。

目光相触,吴同心一僵。

下意识的,她往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的别过身,巧妙的隐入背光处。

第2章 计划

看不太清的角落,被浓墨般的阴影所笼罩。

严瑾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目光仅是短暂的停留,继而移开!

呼……

呼……

呼……

吴同心闭目,双手紧握着酒杯,背部抵在大树上,努力平复狂乱的心跳。

只是严瑾的一个眼神而己,她慌什么?

要是她连这点都不能承受,那后面的计划,她还要不要执行了?

她不怕严瑾,她一点都不怕严瑾!

睁开眼睛,吴同心没有在去关注严瑾,而是转身将酒杯搁回了原处,然后往停车场走去。

打开车门坐进去,她拿过手机,找到存好的资料,复制出天福园林的招聘邮箱,将简历发了过去。

过了一会,她启动车子,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几天后,吴同心得到了邀请面试的邮件回复!

她不急,也没有立刻就去应聘,反而又静静等了几天。

直到网络和各大报纸头条曝光天福园林的员工集体离职的事件后,吴同心才开车去了天福园林,急则需,需则求,求则饥,她这样的简历才更有胜算,不是吗?

叮咚,叮咚!

吴同心到了门前,伸手按着门铃。

面前厚重的铁门,仅仅推开了一人宽的距离。

佣人探出头,打量了她几眼道:“找谁?”

“您好!”吴同心礼貌鞠躬,温声道:“这里是天福园林吗?我是投了简历来面试画廊管理员的。”

那佣人惊讶的看着她,怔了怔才侧过身道:“进来吧。”

“谢谢!”吴同心跟着她走进了院落!

不愧是著名的古典园林,入目的景色顿时让她心旷神怡。

曲桥流水,假山亭台,五颜六色的花儿争奇斗艳,参天古树林,沉淀着岁月痕迹。

佣人没有带她去办公室,反而领着她来到一处溪水边,溪边青石板,一个年约四十岁的女子盘腿而坐。

她双目紧闭,双手搭在膝盖上,似在静思,或是冥想。

吴同心查过她的资料,知道这名女子是谁。

萧琴,天福园林董事长,早年留学加拿大,有一段失败的跨国婚姻,五年前从家族手里接管了天福生态园林。

“董事长,有人来面试。”佣人恭敬的走过去,在她身边低语了一句。

萧琴怔了一下,睁开眼看向佣人,佣人朝她的方向指了指。

吴同心忙上前一步,微笑鞠躬道:“打扰您了董事长,我叫吴同心,一个星期前有发过简历给您,您回了邮件,邀请我来面试。”

萧琴拧眉,片刻后似乎记起了她,给佣人使了个眼色,那佣人立刻恭敬的离开。

吴同心保持着微笑,静静的站在那儿等候。

萧琴扫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又坐回到青石板上。

她看向远方道:“吴同心,二十六岁,高中没毕业,八年前失手杀人,因事发时不满十八岁,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服刑一个多月后检出怀孕,取保候审,监外执行一年,产下婴儿夭折,最近不知什么原因获得减刑出狱。”

“是!”吴同心努力维持微笑,这样的简历被说出来,就像是把她的不堪,狠狠的甩在她脸上。

特别是提到她那生下即亡的可怜孩子,她的心脏在颤抖,抽疼。

那是她不能碰触的灰色区域,她的双手死死捏住了手包,才能止住身体里疯窜的痛楚。

她的反应,萧琴全都看在眼里!

她弯起嘴角,刻薄的道:“一个杀人犯,未成年就被别人搞大了肚子,如此劣迹斑斑,有工作机会还不极积一些?你早来两天我还会用你,可现在……不需要了。”

吴同心静静站着,努力维持着笑容依旧。

她开口,声音轻轻的,不亢不卑的道:“不是所有的杀人犯都丧尽天良,有些意外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至于怀孕的事,我想应该和工作能力无关。”

萧琴挑眉,嘴角微扬起一丝嘲讽道:“你知道,在职场竞争如此残酷的当下,是不容允有任何污点的存在。”

吴同心点头,表示认同。

但她又很坦然的应道:“入狱的确是污点,我敢将简历写的一清二楚,就勇于面对和承担糟糕的过去。”

“而且,我虽学历不高,但自考了高级文秘,会六个国家的语言,并具有很札实的绘画功底,我认为我可以胜任画廊管理员这份工作。”

萧琴唇角的弧度更大,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赞赏。

但她又颇为可惜的道:“或许你说的没错,你的确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样,我很欣赏你,但很抱歉我无法聘用你。”

“是因为这里要被严氏集团收购了吗?”吴同心轻问。

萧琴微怔,继而坦诚一笑道:“不错,明天这里就属于严氏集团,他将在这片土地上建什么浪漫桃花源,天福园林将永远消失,天福画廊也就不复存在了。”

听她说完,吴同心面色平静。

过了好一会,她温声道:“董事长,我看了严氏集团副总裁的专访,他对这块地誓在必得,曾扬言说……如果最后您还能剩下一个员工,他就以双倍的价格来收购这片土地,对吗?”

“是啊!”萧琴点头,自嘲的一笑道:“严瑾他有狂妄的本钱,天福园林所有的员工都被严氏集团高价收编,严氏的员工福利无人能及,有谁能抵挡这种诱惑?”

“我可以!”吴同心低应一声,静静看着萧琴。

她那清澈的眼睛就像会说话一般,温温笑着,传递着一丝提示。

萧琴猛然一怔,有些不确定的道:“你……想要成为天福园林最后的那个员工?”

“是!”吴同心点头道:“如果我们改变不了被收购的命运,那为何不争取更多的利益呢?严瑾是料定了您一个员工都没有,如此自负,你难道就甘心被他看不起吗?”

萧琴沉默了!

她当然不甘被人嘲讽,她当然也想争取双倍的利益。

抛开严瑾为吞并她所用的残酷手段,她实际上是相信严瑾的为人,他在商界这种至高无上的地位,也来源于他金口玉言的诚信。

第3章 问题

她要是真还有一个员工,严瑾还真能给予她双倍的价格。

她也曾想过保留一些员工,但没人敢得罪严瑾,留下来就等于阻碍严氏的收购,若被有心记恨上了,这辈子的前途也就完了。

双倍的价格,这种巨大的利益,她完全没有理由去拒绝。

只是,常年打拼商场,她很明白不可能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萧琴疑惑的看向吴同心。

她犀利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她许久才道:“为什么帮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要知道,园林一旦被收购,你也就失业了,而且这么一来,你得罪了严氏集团,以后就永远没有机会进入严氏工作了!”

严氏集团,世界五百强,都城最好的企业。

能够到严氏工作,是许多人的终极梦想!

吴同心如此热心的要帮她,让萧琴万分不解。

“也不是绝对没机会。”吴同心叹息。

她看向萧琴,轻声道:“我曾失手将严瑾的未婚妻致死,想进严氏集团的确要比别人困难更多,甚至想在都城生存下去都成问题,所以……我现在帮你,是有附加条件的。”

“啊?你失手杀的人,是唐诗雯?”

“嗯!”吴同心点头。

萧琴惊的睁大眼睛,她听过关于严瑾的传闻,但那时她还定居在国外,并没有回来接手父亲的产业。

所以她只知有其事,却完全没有和眼前的吴同心联系在一起。

如今被吴同心这么一说,她倒是又仔细的将她打量了一番。

一米六多的娇小个头,身材玲珑有致,无论自己说了多么难听的话,她的嘴角一直都含着仿若春风的温软浅笑。

她的脸庞小巧五官精致,一头光泽直顺的头发垂在纤腰的位置,浓而密的睫毛微卷,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笑起来像月牙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这样的她,优雅得体,安静温柔,真的和“杀人犯”这三个字扯不到一起。

萧琴从小就身处在尔虞我诈的商场。

她看人还有是些眼力劲的,所谓相由心生不是没有道理,但对于吴同心,她只能说……除了娴静如水的气质,她还真的没有感觉出一点唳气来。

难道是她隐藏的太深?

要是那样的话,现在的年轻人可真的太可怕了。

萧琴忍不住又多了几丝戒心,她防备的道:“不如先说说你的条件,对方是严瑾,并不是所有的条件我都能办到。”

“放心,你能办到!”

吴同心看着她道:“我想代表天福园林和严瑾谈判,一来争取双倍的价格。二来也争取能让自己进入严氏集团,双倍的价格严瑾有话在先,应该不成问题。至于我进入严氏集团的事情,尽人事,听天命!”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萧琴愣了愣,她仍然有些疑虑。

她盯着吴同心看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同心,初次见面,我很感激你愿意帮我,但有句我不得不提醒你。”

“严氏集团虽然有着高薪福利,但你毕竟是严瑾的杀妻仇人,按理你不是应该逃的越远越好吗?我真的不理解,你为什么一定想进严氏?那是别人的天堂,却会是你的地狱啊!”

地狱吗?

或许是吧?

但更可怕的地狱她都已经呆过了,还怕这所谓的人间炼狱吗?

吴同心浅笑,她伸手撩了撩垂落的发丝,淡然的道:“谢谢,但这是我的选择,董事长您的选择是?”

萧琴凝眉看着她,几经犹豫,她还是被巨大的利益吸引着。

重重叹息,萧琴道:“好吧,你跟我来!”

很快!两人签定了劳务合同。

同时还附了一封秘密合作协议。

大致内容就是吴同心不得以任何借口要求天福园林的售价分成。不得将与严氏的纠葛牵扯进公司。

萧琴之所以签这个,也是留了一手,怕后面又出什么妖娥子,虽然她心里是信了吴同心的,但她毕竟是有前科的人。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白纸黑字比较好。

吴同心明白萧琴的心思,她笑了笑,很爽快的写上了自己的大名。

劳务合同被盖了天福园林的公章,吴同心被直接任命为天福园林的总经理,全权负责天福园林的一切事宜。

听着名头挺大的,实际目前的情况,她也就只是独杆子司令,她所领导的也就只有她自个而己!

为了使明天的谈判顺利进行,萧琴将天福园林近些年的资料全都给了她。

吴同心来面试之前,能做的准备都已经做了,但对于天福企业内部的事情,还是了解的没那么透彻。

这些资料,正好弥补了她不知的那部份空白。

不知不觉,天色渐暗,夜暮低垂。

等她忙完了这一切,才发现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吴同心伸手关掉了电脑,她站起来拉伸了一下四肢,这才拿过手包,锁上了办公室的房门走出园林。

她的车子就停在不远的路边,她走过去……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男子靠在她车边。

街边的路灯照在那人的脸庞,他穿着米白色的西装,五官俊美,气质儒雅,有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

“泽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吴同心惊讶的走向他。

听到声音,姜云泽别过脸!

看到吴同心的时候,他脸上立刻绽出迷人的笑意,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道:“饿坏了吧?先吃点东西。”

“你的案子处理完了?”

“傻瓜!”姜云泽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低笑道:“是说你心大呢,还是没心没肺?都什么时候了还去担心别人,别忘了,我可是极有职业操守的。”

“噗……好好好,姜大律师!”吴同心被他逗笑了。

她伸手接过袋子,掏出里面最爱吃的三明治,连连咬了好几口。

“慢点,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姜云泽无奈的看着她,伸手抹去她嘴角的残渣。

“嘿嘿!”吴同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很难猜吗?”姜云泽挑眉,双手环在胸前道:“天福园林的员工都跑光了,而明天又是最后谈判的时间,在萧琴病急乱投医的时刻,你会不趁机递上橄榄枝吗?”

第4章 乍见

“律师就是律师,果然不一样。”吴同心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句。

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肯定是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姜云泽眼底涌动着强烈的心疼。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吴家突遭巨变,这么多年看着她一点一点蜕变,他常常心痛不已。

为了帮她,当年正在读大学的自己,毅然改修了法律专业,当初他以为自己这么做,完全是把她当成亲妹妹来疼爱。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不在是那种青葱岁月的懵懂少年,他尝试交往了几个女朋友,最终都不了了之。

直到她出狱,他看着纤瘦的她穿着朴素的走出来,她朝他微笑,他回以拥抱却红了眼眶。

那一刻,他竟疯狂滋生一种渴望,想一生一世这么拥抱她,免她苦,免她累,免她孤独无依。

直到那时他才知道,从来都没有什么兄妹之情,他对她,一直都是深爱的。

只是,兄妹做久了,明明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却不敢在这种时刻改变现状,他怕吓到她,他知道她此时根本没有考虑过男女之情。

“喂?”纤柔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吴同心疑惑的看着他道:“愣什么呢?我脸上很脏吗?为什么你的表情这么奇怪?”

姜云泽猛然回神。

他不自在的瞟了她一眼,伸手顺势拿过她手上的钥匙,打开车门道:“还不是被你的吃相给吓着了,上车,我送你回家。”

“你的车呢?”

“我打车来的!为防你疲劳驾驶,我特地来做你的司机。”

“切!算你有心。”吴同心笑着看他,撇了撇嘴,坐进车中又专注着面前的美食。

公寓和园林的路程不算远,二十来分钟就到了。

一路沉默,姜云泽心情很复杂,吴同心也沉在自己的思绪里。

很快到楼下,姜云泽停了车,吴同心推门走下来。

“心心!”

“嗯?”吴同心回眸!

姜云泽微笑走向她,将钥匙递到她面前道:“好好休息,记住……不管明天结果怎样,不要气馁,我们还可以想其它办法。”

眼圈一红,吴同心忙接过钥匙。

她扬眸笑着,重重点头道:“放心吧,明天晚上你就等着我的庆功宴,我请你!”

“好,不见不散!”姜云泽微笑挥手,站在原地目送着她上楼,直到她公寓房间的灯光亮起来,他仍然仰头伫立。

叮铃铃……

突兀的来电铃声响起,姜云泽接起来,彼端立刻传来助理焦急的声音道:“姜总,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您在哪儿呢?”

“我不在机场!”

“啊?”

“赶不及了,帮我定今晚的高铁,明早开庭前能到达就可以,顺便把明天下午回来的机票订了。”

“这么赶啊,好的我看看……那个姜总,有一趟九点半的高铁,明天凌晨五点多到达,今晚只有这一趟了,好像也不行,我从机场来不及回去。”

“定我自己的,你把资料发我邮箱,明天我打印出来就好!”

说完,姜云泽挂掉电话,走向不远处打着双闪等待他的黑色奥迪。

“去高铁站!”姜云泽坐进去,顺手系上了安全带。

司机愣了一下,也没多问,直接调转车头。

姜云泽按下了车窗,抬头望着那间亮灯的熟悉公寓,窗前站立的人影让他扬起大大的笑容。

他伸手,朝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吴同心回以笑容,与他挥手告别,目送他的车子消失在街角。

次日。

艳阳高照,一扫多日的阴雨天气。

天福生态园林的门前,数十家媒体记者们蜂拥而至,他们翘首期盼,频频望着道路的尽头。

严瑾所畅想的天福收购计划美伦美奂,他雄厚的资金必将打造出都城最梦幻的旅游胜地,这将有可能再创都城GDP新高。

主流媒体们,又怎会错过大肆报道,努力和严瑾搞好关系的机会?

熙熙攘攘的喧闹声,更突显吴同心和萧琴的安静。

两人站在天福生态园的门前,静静等待着严瑾的到来。

八点刚到。

平坦的公路上,缓缓驶近几辆轿车。

“来了来了!”记者们兴奋高呼,忙架着摄像机齐涌上去。

车门齐齐推开,数十名精悍的西装男子,直接站成了两排人墙,将那些试图接近轿车的记者隔阻在外。

这时!

道路的尽头突有一辆跑车飞驰而来。

那风一样的速度,以极度嚣张狂霸之姿,精准的从人墙穿梭而过,在离萧琴仅有几厘米远距离,骤然瞬停。

亮银色车身,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硬顶跑车,每一个棱角的线条都流畅完美。

奢华、跋扈、狂妄、却又该死的凝聚着无以伦比的尊贵。

静,现场僵寂无声。

车门被推开,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紧接着,严瑾站起来,身姿挺拔,气势凌人。

他一身高档的黑色西装,俊美如雕刻般的五官泛着清冷,紧抿的性感薄唇不苟言笑,他拿下墨镜往身后一丢,精准的投到助理的手中。

转眸,他的目光落在萧琴身上。

以一种帝王之姿,睨视着她。那种霸气和尊贵,迫使着萧琴硬着头皮主动上前。

“严先生,幸会……”萧琴一脸微笑的走过来,客气的朝他伸出了手。

严瑾看着伸至面前的手掌,浅浅的弯起嘴角,疏离温润的笑意,透着拒人千里的冷漠。

“萧总,别来无恙!”

萧琴颇为尴尬的收回手,顺势撩了一下垂落的发丝。

她道:“果然如外面盛传的那样,严先生不会和任何不相干的人,浪费一秒钟的时间,既然如此,那咱们不必要的客套就免了,请跟我来。”

“多谢!”严瑾优雅的礼让,很绅士的与她保持合适的距离。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天福生态园走去。

只是……

当严瑾越过吴同心,和她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猛然一顿,停住了脚步。

回头,瞳孔缩了缩,狭长的眼眸微微诧异,目光犀利的盯着吴同心的侧颜。

一朝邂逅一生痴-吴同心, 严瑾-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