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爹地求娶妻-苏曼辞, 顾千沉-总裁豪门小说

傲娇爹地求娶妻-苏曼辞, 顾千沉-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阴差阳错

夜晚,楚家别墅的某间灯光昏黄的房间内。

“这么说,北墨哥哥……未来也只会娶我,对吗?”

“啊……北墨哥哥,念念真的好爱你。”苏念念的声音甜如蜜,似乎还带着几分得意。

虚掩着的房门外,苏曼辞捂住嘴巴,满脸震惊地看着里面的那一幕。

今天过了凌晨就是她的十八岁生日,她本想借着这个特殊的日子,给她的未婚夫楚北墨一个惊喜,所以夜晚偷偷跑来楚家,想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对方;却做梦都没料到,他竟然会跟自己那同父异母的妹妹躺在一张床上,还说出那样伤透她心的话。

这一刻的苏曼辞脸色煞白,如遭雷击,她甚至没有推开门进去质问的勇气。

苏曼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魂落魄地离开别墅的,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满脸泪痕地跟闺蜜夏云妮来到了酒吧的某个角落。

“曼辞,别哭了,为了一个男人不值得!来,让我们今晚一醉解千愁,不醉不归。”夏云妮将酒杯推到她面前,苦口婆心地安抚。

“呜呜……”苏曼辞端起酒水一饮而尽,这已经不知道是今晚的第几杯了。

苏曼辞很难受。

她的身体上一秒仿佛被烈火炙烧,下一秒又仿佛置身冰天雪地中。

然而,身体的难受却比不上心里的万分之一。

她回想起来只觉得胃部一阵阵地翻滚。

这么恶心,这么狗血的事情怎么就发生在她的身上了呢!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夏云妮紧紧地扶住了东倒西歪的苏曼辞,安抚道,“渣男不值得你掉眼泪。”

“混蛋……唔……混蛋……”

“好了,别太难过了。”夏云妮继续说,“你心情不好,又喝了酒,我带你去休息一下,不要再为了渣男难过

“好难受……”

“你睡一觉就好了。”夏云妮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曼辞,“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

话音刚落,她离开了房间,关上了门。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她的笑容凝固在唇角,眼中满满都是意味不明的光芒。

躺在床上的苏曼辞一直在默默地掉泪。

她从来没有试过像现在这么难受,她不知道是太过心碎还是因为喝酒的缘故。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隐约听到了开门声,紧接着是脚步声。

她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她的眼皮却似乎有千斤重。

“Shit!”

顾千沉脚步踉跄地走进了房间里,低声地咒骂。

他摇摇头,试图保持清醒,可是,他的脑子却昏昏沉沉的。

苏曼辞以为是夏云妮去而复返,她轻声喊道:“妮妮,是……是你吗?”

顾千沉突然停下脚步,眯眼看着床上的人儿。

下一秒钟,他嫌恶地拧眉。

该死的代安娜,以为给设计了他,他就会让她如愿吗?

做梦!

“唔……好热……”

苏曼辞的脑子乱糟糟的,感受到的一切都不像是真的

翌日,醒来的苏曼辞只觉得身体仿佛跑完全程马拉松一般,酸疼不已。

她茫然地看着陌生的环境,脑子一片空白。

没片刻,身边传来沉稳的呼吸声让她慢慢地转过头去。

她迅速捂住嘴,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她的脑子乱糟糟的,她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留下身上所有的钱,悄无声息地离开……

第2章 翻天覆地

苏曼辞浑浑噩噩地回家,没料到家里还有狂风暴雨等着她。

“哟,我的好姐姐终于回来了。”苏念念慢悠悠地走到了苏曼辞的面前,得意地嘲讽道,“我还以为你做出那么丢脸的事情不敢回家了呢!”

苏曼辞冷眼瞥着苏念念,她的手不由得握成了拳头。

一见到苏念念,她就想到想到楚北墨和苏念念在床上交缠的情形,她的心就像是被世间最锋利的刀子一刀刀的割着,而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在流血。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一向都伶牙俐齿的吗?现在变成哑巴啦?”苏念念满脸恶意地挑衅道。

“苏念念,你给我闭嘴!”苏曼辞沉声喝斥,“好狗不挡道,滚开。”

她现在浑身疲惫,连跟苏念念争辩的力气都没有,只想让这张虚伪又丑恶的嘴脸消失在自己面前。

“你骂是谁狗!你这不知廉耻的贱人。”苏念念冲上来扯开她的衣服,上面青紫的痕迹霎时暴露无遗,她顿时冷嘲热讽道:“你看看你,昨晚是跟哪个男人去鬼混了吧,真是个小浪蹄子,难怪北墨哥哥不要你。”

苏曼辞“啪”的一下甩开她的手,脸色彻底黑了下来,“苏念念,你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提楚北墨,你们这两个背着我偷情的奸夫淫妇,有什么资格质疑我!”

“你……你知道了?”苏念念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防备。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会有报应的!”苏曼辞的眼中充满了恨意。

“我会不会有报应我不知道。”苏念念看到不远处一抹黑影,眼中闪耀着恶毒的光芒,她忽然压低声音,语气中带着十足的优越感,“但是苏曼辞,你还真是跟你的妈一样一无是处,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牢,活该最后郁郁而终,她就是你的前车之鉴,你也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听到她如此羞辱自己的母亲,苏曼辞如同被触碰了逆鳞,她脑袋猛地炸开,抬手一巴掌朝她脸上甩去。

然而苏念念看在眼里,却不闪不避,眼中划过一抹得逞的神色。

下一刻,巴掌声落下,苏念念身体倾斜着向后倒去,她眼眶通红,一脸惊恐地喊着:“姐姐救我,我知道错了。”

苏曼辞还没弄清楚苏念念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下一秒钟,苏念念就“扑通”一声掉进了身后的游泳池里。

“你在做什么?”

苏守业怒吼一声,迅速从不远处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了苏曼辞。

没有任何防备的苏曼辞连连后退,最后狼狈地摔倒在地上,手心里也擦破皮了。

鲜红的血珠顿时从白皙手心里沁出来,显得触目惊心。

苏守业急忙冲进游泳池里,把苏念念拉了起来,心急如焚地询问:“念念,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苏念念瑟瑟发抖,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她可怜兮兮的对父亲说:“爸爸你不要怪姐姐,她也是心情不好,她不是故意的。你千万不要怪她。”

“我看她就是故意的。”苏守业盯着站了起来的苏曼辞,那锐利的视线似乎恨不得在她的身上瞪出两个窟窿来,“苏曼辞,你真是丢尽我的脸了!”

苏曼辞看着怒气冲冠的父亲,只觉得心里更加难受了。

她强忍心酸,问:“我做了什么丢你的脸了?”

“你还好意思问?”苏守业只觉得心中的火气更加旺盛了,“你做了对不起北墨的事情,楚家一大清早就来退婚了!你真是好样的啊!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啊?”

“我做了对不起楚北墨的事情?”苏曼辞冷声问。

她望向一脸挑衅地看着她的苏念念,她顿时明白苏念念和楚北墨是恶人先告状,把脏水往她的身上泼了。

对于苏念念和楚北墨那先发制人的举动,她很是心寒。

然而让她更难受的是父亲不分青红皂白就数落她。

“姐姐,我都亲眼看到了。”苏念念添油加醋地说,“你如果不喜欢北墨哥哥,你就直说啊,何必做出那些伤人的事情呢?你这样伤害他,让他以后怎么见人?”

“我的脸真的被你丢尽了!”苏守业气得都发抖了,“过去那些年我太宠你,所以你才这么无法无天。”

“你宠着我?”苏曼辞仿佛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般,她想要笑,可是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滚了,“你自己问问你自己的良心,你有宠过我吗?”

自从苏念念和她的母亲刘美雪踏进苏家大门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刘美雪明里暗里都看她不顺眼,而是苏念念最擅长扮猪吃老虎,整天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却总是想方设法地挑拨她和父亲的关系。

这些年来,她每天都过得水深火热的。

苏守业似乎被戳中了最不愿意面对的地方,他恼羞成怒地呵斥:“从今天开始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给我滚出去!”

苏曼辞看着盛怒的父亲,想到父亲那些绝情的话,她所有辩驳的话语都被堵在喉咙里。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在眼眶里打滚的泪水忍了回去。

她用力咬住下唇,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缓缓的开口了。

“我走,我这就走!”

她决然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她潸然泪下。

短短的一天时间里,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深爱的男人和妹妹背叛了她,她自己迷迷糊糊地和一个不知姓名,不知长相的牛郎共度一夜。

现在,她甚至被父亲赶出家门。

这一刻,心里早已千疮百孔的她只觉得天下之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

两个月后,M国的一间小房子里,苏曼辞颤抖着手看着验孕报告单上的结果,她脑袋刹那间变得一片空白。

前两天她胃里不适,常常干呕不适,就去医院里检查了一下。

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怀孕了?!

怎么会这样!

这个时候,她猛然想起一个月前和陌生男人的那一夜春宵。

她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扁平的肚子,心里充满了慌乱和震惊。

只有那一次,她怎么就中招了呢?

俩个月前她和父亲决裂,拿着生前母亲留给她的遗产,孑然一身来到异国他乡。

来到这里,她整日浑浑噩噩,郁郁寡欢,只要一想到国内的种种,她就只想逃避,无法让自己振作起来面对一切。

她甚至觉得经历了那些事,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了。

可就在这时候,这个孩子悄然出现,她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将他生下来。

这个孩子是她血脉至亲的骨肉,也是她现在唯一拥有,唯一剩下的了。

她摸着扁平的肚子,心底忽然涌出了一股淡淡的暖流。

她心里很清楚,一旦留下这个父不详的孩子,她以后的路会很难走。

不过,她坚信这是上天看她无依无靠,送给她的礼物。

这么一想,她的心里顿时豁然开朗了,觉得自己的人生也有不一样的意义了。

第3章 强势回归

七年后。

A市五星级酒店那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出现了一抹小小的身影。

那个小小的人儿面不改色地推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他迈着小短腿步伐稳健地往前走,嘴里还在不断催促身后的女人:“老妈,行李我都替你承担了,你能不能快点跟上我的步伐?”

经过的客人看着那粉雕玉砌一般的阳光小帅哥不由得嘴角含笑地让开一条路。

“钧钧你慢一点,小心别撞到人了。”

跟在钧钧身后的苏曼辞踩着三寸高跟,摇曳生姿地走进酒店大堂。

看着钧钧跟小火车头一样,她不由得摇头轻笑。

再踏进这座城市,她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七年前,她带着一身伤离开了这座城市,如今她带着钧钧归来,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不过,只要钧钧在她身边,她就有力量面对所有的风风雨雨。

想到钧钧,她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柔软。

她这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留下了钧钧,把他抚养成人。

想到这些年来钧钧做的一切,她的目光更加温柔了。

她的视线一直落在钧钧的身上,与身边那个高大的男人擦肩而过。

与苏曼辞擦肩而过的瞬间,顾千沉鬼使神差般地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着那一抹纤细的身影。

“顾总,有件事情我要跟你商量一下。”

助理的话拉回了顾千沉的注意力。

他瞥了欲言又止的助理一眼,举步往外走,言简意赅地开口了。

“说。”

“我要辞职了。”

“嗯?”顾千沉诧异地看着这个跟了他几年的助理,“原因?”

“个人私事。”助理不好意思地笑道,“在我离职之前,我会处理好手上的事情跟新助理交接的。”

顾千沉沉默地看着他,最后不发一言的往前走。

助理看着惜字如金的顾千沉一眼,认命地跟上前去。

苏曼辞在酒店里安顿好就带着钧钧到餐厅去了。

太阳还没下山。

夕阳的余晖从整片落地窗外洒了进来,把餐厅里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桔黄色,有着说不出的温馨。

苏曼辞看着眼前正翻看着餐牌的孩子,说:“想吃什么随便点,今天妈妈请客。”

钧钧瞥了苏曼辞一眼,狡黠地笑道:“跟我还客气什么?今天我请客。你这两天胃不舒服,不能吃辣的,这些水煮牛肉口味虾都不能吃。”

“啊?”苏曼辞故意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难得回国一趟,你还不让我吃顿好的啊?”

钧钧摇摇手指,一副免谈的模样。

苏曼辞看着他此刻那人小鬼大的模样,她心头一动,忍不住伸出手去捏住他的小脸。

她故意说:“我们到底谁才是老大?你竟然这样管着我。”

“当然我是老大了。”

钧钧拍掉了苏曼辞的手,伸手招来服务员,熟练地点餐。

苏曼辞没好气地说:“苏钧臻,你可别忘了我才是你妈!”

“那你能不能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任性。”苏钧臻无奈地摇摇头,他双手抱胸,一脸正色道:“你要不是我老妈,我才懒得管你,你啊,都不会照顾自己的,以后能不能让我少操点心,真是的。”

苏曼辞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心里顿时感慨万千。

钧钧小时候就很让她省心,每天都是吃饱了睡。

再长大一点,她忙工作的时候就把他丢在一边,给他几个玩具,可是他对那些玩具毫无兴趣,反而是拿起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再后来,他就每天抱住她的旧电脑玩。

她也不阻止他,只是提醒他注意眼睛,别近视了。

这两年,她觉得钧钧愈发成熟,总是以她的保护者自居。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一道突兀的嗓音。

“哟,还真的是你啊!”

苏曼辞回过神来抬起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她面前的苏念念,她愣住了。

一时间,久远的记忆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在她的脑子里涌现。

钧钧瞥了苏念念一眼,并没有说话。

“念念,你在跟谁说话呢?”

刘美雪挽着苏守业的手臂走了进来。

苏守业不敢置信地看着七年不见的苏曼辞,这短短的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

“苏曼辞?”刘美雪错愕地看着苏曼辞,“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苏曼辞并没有搭理她,而是拿起水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水。

“七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没有礼貌。”刘美雪拧眉呵斥,“你就算不把我放在眼里,也不应该七年时间都对你父亲不闻不问的,你可真是我见过最没良心的人了!”

“真倒胃口。”钧钧突然开口了。

在场的其他人这才注意到苏曼辞对面的小男孩。

率先回过神来的刘美雪端详着钧钧,尖酸刻薄地说:“这孩子是谁?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这可不好说,毕竟她以前就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苏念念一贯地添油加醋,“如果不是这样,北墨哥哥也不会退婚。”

“几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喜欢装哑巴,真的愈发讨人厌了。”刘美雪朝苏曼辞翻了个白眼。

“原来是灰姑娘的后母。”钧钧嘴里念念有词,“真可惜不是白雪公主里面那个长得稍微过得去的后母。”

苏曼辞哭笑不得地看着钧钧,说:“你究竟偷偷看了多少童话故事?”

“突然看到这么丑的人,我今天晚上回去可要好好洗洗眼睛了。”钧钧继续说,“老妈,现在看到这些妖魔鬼怪,我发现你真的是出淤泥而不染。”

“你这小鬼你说谁丑呢?你说谁是妖魔鬼怪呢?”刘美雪的气不打一处出,“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钧钧并不理会张牙舞爪的刘美雪,笑嘻嘻地对苏曼辞说:“老妈,你有没有觉得呼吸的空气都浑浊了?”

“你……”

“好了美雪,你少说两句。”苏守业打断了刘美雪的话,他望着苏曼辞,打圆场地说,“曼辞,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这些年都跑到哪里去了?你这些年来音讯全无,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

这七年来,他一直在反省,一直觉得自己太冲动,不应该把苏曼辞赶走。

他曾经试图找过苏曼辞,但是她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他怎么都找不到人。

第4章 恼羞成怒

苏曼辞冷眼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她唇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她慢慢地开口了:“钧钧,你知道童话故事的结局吗?”

“当然知道了。童话故事里那些恶毒的后母都是没有好下场的。”钧钧笑眯眯地说,“当然那些坏蛋继妹的结局也好不到哪里去。”

刘美雪和苏念念对视一眼,两人怒火冲冲地瞪着钧钧。

“臭小鬼,你嘴巴放干净点。”

钧钧似乎很是享受刘美雪这气急败坏的模样,他继续说:“老妈,童话故事果然没有骗人,恶毒的后妈真的面目可憎,我现在觉得呼吸的空气都浑浊了。”

“你给我闭嘴!”刘美雪气急败坏地呵斥。

一时间,餐厅里其他客人都拧起眉头,不悦地看着气焰嚣张的刘美雪。

“好了好了,美雪你少说两句。”

苏守业拉了拉刘美雪,肆意她在公众场合收敛一点。

刘美雪恨恨地瞪着眼前的两个人,只觉得胸膛里有一股怒火在熊熊燃烧。

苏守业在心里叹息一声,他望着苏曼辞,语重心长地说:“曼辞,既然你回来了,有时间就多回家看看。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要一直放在心上,大家都是一家人,没有隔夜仇。”

“一家人?”苏曼辞嘲讽地笑道,“只怕我无福消受。”

钧钧朝苏曼辞眨眨眼,笑嘻嘻地说,“老妈,我们可说好了,我不要和这样的人做一家人,我怕拉低自己的档次。”

苏曼辞看着火上浇油的钧钧,再看看明明生气却只能忍耐的刘美雪,她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痛快。

“曼辞。”苏守业又是一阵叹息,“以前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好,我还是那句话,你多回家看看。”

“走啦!”刘美雪拉住苏守业的手臂,“你没听到人家说什么?你少在这里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走!”

她狠狠地瞪了苏曼辞一眼,不由分说地拉着苏守业离开。

“我们走着瞧!”苏念念说完才转身扬长而去。

等到他们离开,钧钧才一脸同情地看着苏曼辞,感慨地说:“老妈,以前和这些人生活在一起,真的难为你了。”

“都过去了。”苏曼辞笑道,“以前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

她有一个这么好的孩子,过去的那些苦难又算得了什么?

“我会保护你的。”钧钧郑重地承诺,“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

苏曼辞眉眼带笑地说:“好了,知道了,快吃饭吧。吃完饭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看房子呢。”

钧钧点点头,对着服务员送上来的美食大快朵颐。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苏曼辞拿过纸巾,擦着钧钧的脸,“吃得个小花猫似的。”

钧钧没有说话,继续狼吞虎咽。

苏曼辞凝视着他,心里不由得感慨。

钧钧也只有在她面前吃东西的时候,她才觉得他像的孩子,其他时候,她都觉得他是想法比她还要成熟的小大人。

在酒店住了两天,苏曼辞就租到了合心意的房子和钧钧一起住进去了。

她才一安顿好,就接到了好友的电话。

“宝贝,一切还顺利吗?”手机那头的好友陶雨胭笑盈盈地询问。

“很顺利。”苏曼辞笑道,“刚搬好家,你过几天就可以来做客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陶雨胭继续说,“对了,你回国好几天了,有没有遇到你家人?”

“回来第一天就碰到了。”

“啊?”陶雨胭顿时来了兴致,“怎样怎样?是不是跟以前一样电光火石,大战一触即发?”

“也还好。”苏曼辞回想起当天的情形,不由得笑了出来,“我继母差点被钧钧气死了。”

“我干儿子又毒舌了吗?”

“是啊!”苏曼辞感慨道,“骂人不用脏字,都不知道他的毒舌是从哪里学来的。”

“搞不好是遗传来的。”

“我可一点都不毒舌。”

“我又没有说你。”

苏曼辞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陶雨胭说了什么,她愣了一下。

顿时间,七年前那一夜的情形又在她的脑子里浮现了。

手机那头的陶雨胭小心翼翼地询问:“曼辞,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要去找钧钧的爸爸?”

苏曼辞回过神来,摇头轻笑:“没有想过。”

七年前的那一晚不过是阴差阳错,她连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是怎样的都不知道。

再说了,她对现在的生活感到很满意,并不觉得需要什么改变。

“好吧。”陶雨胭转移了话题,“对了,我昨天把你的简历发到ue国际了。”

“嗯?”

苏曼辞愣了一下,不知道陶雨胭怎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我刚好看到他们在招总裁秘书,觉得那些招聘条件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所以没经过你的同意,就把你的简历发过去了,你不会生气吧?”

“我怎么会生气呢?”苏曼辞笑道,“只是ue国际是知名的跨国企业,只怕竞争者太强,我未必能脱颖而出。”

“你就别那么谦虚了。”陶雨胭笑道,“你在M国的履历那么出众,一定能吊打一众小虾米。你就安心等着被通知去上班吧!”

苏曼辞感受到好友对自己的支持与信任,她的心头暖暖的。

陶雨胭又和苏曼辞寒暄了几句才又问:“对了,我的宝贝干儿子在做什么?”

苏曼辞瞥了一眼聚精会神的坐在电脑前的儿子,看着他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她笑道:“在玩游戏呢。”

“还玩游戏?他已经是全服第一了,前几天还拿到了跨服比赛的冠军,按理来说这个游戏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他怎么还在玩啊?”

“我不知道,你问他吧。”

说着,苏曼辞把手机递给钧钧,打开了免提。

钧钧一心二用地回答:“我看了他们的内部文件,还有一个隐藏装备,我要拿到那个装备。”

“看了人家的内部文件?”陶雨胭的音调有些拔高了,“你又做了什么?黑了人家游戏公司的内网吗?”

傲娇爹地求娶妻-苏曼辞, 顾千沉-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