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不得放肆-许尤佳, 陆霆深-总裁豪门小说

总裁老公不得放肆-许尤佳, 陆霆深-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你弄疼我了

全年级三好学生许尤佳被请进了校长办公室。

教导主任苦口婆心,“许尤佳,下个月就要高考了,你现在的成绩,可不一定能够考上北大,更别说省外了。”

谁说她要北上京城远出国外了?许尤佳心里想。

见许尤佳不为所动,校长扶了扶眼镜,直截了当:“我已经联系你家长了,这件事情关乎宁家声誉,我们校方不能不重视。”

许尤佳眼睛一亮,早知道谈恋爱能够被通知家长,她两年前就这么干了。

宁致泽以为许尤佳害怕了,站到她身前,很有男子气概的说:“校长,这件事不是许尤佳的错,是我强迫她的。”

他这话,别说校长不信,许尤佳也不信。

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在一起,被宁致泽这么说,她怎么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办公室的门这个时候响了。

门口的男人西装革履,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眼神锐利有光,一只手随意插在口袋,抬步往里走,自带着一股霸气凛冽。

校长有些懵,见那人的行头价值不菲,小心问道:“请问您是宁少爷的家属?”

陆霆深扫了一眼站在墙根的许尤佳和宁致泽,“不是。”

许尤佳被他看那么一眼,吓得往宁致泽身后躲,小声提醒宁致泽,“老兄,待会儿你不说话行么?我叔很厉害的,小心露馅。”

“我会保护你的。”宁致泽捏了捏许尤佳的手,示意她放心。

许尤佳一脸黑线。

他们的小动作自然没能逃过陆霆深的眼睛,他一双黑眸酝酿着寒风暴雨,紧锁着许尤佳,薄唇轻掀,声线干净而低沉,“过来。”

许尤佳又抖了一下。

“要我抱你?”陆霆深加重不耐的语气。

旁边的人对叔侄俩见面的互动有些发懵,但又迫于陆霆深的气势而不敢开口询问。

许尤佳脸厚,倒也不怕,从小学到初中,她就没少被别人孤立诟病过,上了高中,陆霆深为了保护她,索性很少露面,反倒激起了她的逆反心理。

现在高三马上毕业了,她必须为自己争取一点主权,要是大学四年,她家叔叔再放养她,那她就搞事,让他不敢那么做。

事实很骨感,许尤佳一面对陆霆深那张阴沉沉的脸,整个人就怂了。

她摇头,“六叔,我都长大了,不用抱。”

“是,长大了,皮痒了,翅膀硬了。”陆霆深顺着她说,脚上却朝她那边走去。

宁致泽怕陆霆深,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太高高在上,可他也怕许尤佳受到惩罚,忍不住叫了一声,“叔叔,尤佳真的很乖。”

陆霆深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比他小许多的男生,没有放在眼里,只淡淡问一声,“宁公子的父母最近还好么?”

“额?”宁致泽显然不在状态,没接住话。

陆霆深牵住许尤佳的手腕,大力一扯,许尤佳就到了他怀里,陆霆深一手扣住她的肩膀,让她不能动弹,一边说,“改日我再带尤佳登门造访,先走一步。”

他算客气了,如果换做别人,陆霆深不知道这个人现在还能不能好好站在这里跟他说话。

许尤佳个子不算高,才够到陆霆深肩膀,她踉踉跄跄地跟着他,“六叔,你弄疼我了。”

“你也知道疼?”

她怎么就不知道疼了?人身肉长的啊。许尤佳在心里想,可她不敢反抗,她家叔叔现在是真生气,虎口拔毛的事情她怕怕。

校长还在懵逼状态中,见陆霆深要带走许尤佳,怕他家暴似的,叫住他,“许先生等一下。”

许先生?

许尤佳忽然想笑,憋得她肩头都耸动起来了,斜眼去看陆霆深,他脸色更差。

陆霆深看了校长胸牌一眼,“校长先生,我是陆霆深。”

校长室炸了。

陆霆深是何许人也?

陆氏集团的当家,四大家族之首。

就凭他孤身一人,把当年陆佑成留下的基业发扬光大,毫不夸张的说,宁川市的GDP可都拿捏在他手里。

他姓陆,又怎么会是许尤佳的监护人?

校长腆着脸,走过来,看了看许尤佳,嘴上忍不住夸:“陆少,许小姐功课很用心,只要最后这个月好好冲刺一把,清华北大不是问题。”

“有劳校长费心了,我们家尤佳不上清华北大,就在本市。”陆霆深认真脸,堵得校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尤佳心里暗爽,小表情也没控制住的嘚瑟。

校长不肯罢休,非要显示自己对许尤佳多么关心照顾,拿出教书人的那点嘴皮子,继续磨:“陆少能否借一步说话?”

“就在这里说。”陆霆深再次让人尴尬,他半点歉意也没有,只想快点带着许尤佳回家,好好收拾她一顿。

许尤佳见校长脸色不好了,连忙圆场,“校长,我叔叔日理万机,您就快说吧。”

校长扶眼镜,正色起来,“许小姐和宁少爷谈恋爱的事情,不知道您们两家家长是什么态度?总之我们学校是严令禁止谈恋爱的,尤其像许小姐和宁少爷这种公开……咳咳,公开亲吻拥抱的现象,我们更是不能姑息养奸。”

亲吻拥抱?

校长真能抹黑,许尤佳差点没被陆霆深捏到肩膀断掉,她忍着痛,想要解释,可宁致泽又冲了过来,抢白道:“校长,是我主动亲的许尤佳,没她的事。”

“……”许尤佳彻底无言以对。

那叫亲么?

拉着她的手背碰了一下嘴巴,那叫亲么?一个个的都比她大,能不能有点常识?

陆霆深拧眉,眉间一股怒气蕴积着,他板着脸,“校长,这件事我会处理,就不劳您费心了。孩子们高考在即,还请校方拿捏轻重,不要做什么有损校誉的事情就好。告辞。”

说完,夹着许尤佳走了。

许尤佳被扔到车上,陆霆深给她系上安全带,一言不发,开车飚速。

平时半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十几分钟就到了清水湾别墅。

许尤佳全程大气不敢出一个,眼下停了车,她更是觉得脑袋晕晕乎乎,陆霆深一开车门,伸手要抱她。

她捂着嘴巴,没忍住,一口吐了出来。

陆霆深的西装,脏了个透。


第2章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许尤佳心想,“完了,她今天真是倒大霉。”

陆霆深周身一股冷气嗖嗖的往上蹿,刚毅的脸部线条一寸寸沉了下去,只剩眼底钩织的怒火灼人,他捏住许尤佳手腕,用了三分力气,“许尤佳,你就是欠收拾。”

“六叔,我真的是无辜的。”许尤佳举着三个手指发誓。

张嫂端着汤从厨房出来,不知道两人情况,温声喊道:“先生,小姐,可以吃晚饭了。”

陆霆深不吭声,许尤佳闻着饭香,有些小激动,“张阿姨,你今天都做了什么好吃的啊?我好饿。”

饿,她当然饿,刚刚都吐了。

陆霆深换了鞋,直奔楼上,顺手捎带了个小跟班,蔫头耷脑的跟在他身后。

“砰!”一进卧室,陆霆深就钻进了浴室,把门摔得震天响。

许尤佳摸摸鼻子,还好她反应快,不然就撞上去了。

没有陆霆深的命令,她没敢走开,趴到床上玩手机。

宁致泽担心她,打电话来,许尤佳想了想,这兄弟也算够义气,她接了电话,“宁傻子,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老实?”

“许小姐?”说话的人是个女的,声音轻柔。

许尤佳坐直了,试探道:“宁阿姨?”

宁致泽他妈会给她打电话?

“是,我是宁致泽妈妈,今天的事情我听致泽说了,你们校长还真是迂腐。阿姨想着,能不能约你吃个饭见见面什么的?也算是我们致泽的歉意。”

许尤佳尴尬了,她想拒绝,可在长辈面前又不大好,她想了想,应付道:“好啊。”

“那阿姨我现在能跟宁致泽说句话吗?”

肖玉容听起来很高兴,直夸许尤佳懂事,让儿子宁致泽接了电话。许尤佳有脾气,唠叨了宁致泽几句,挂了电话,躺在床上发呆。

她已经很久没有躺过这张床了,三年了吧?从十五岁开始,陆霆深就开始放养她,读了高中就干脆扔她到寄宿学校,周末接回家他也总公事繁忙。

许尤佳怀疑,她家六叔就是躲着她,疏远她。

她在床上滚来滚去,滚着滚着,陆霆深出来了。

他以为许尤佳已经不在,没拿浴袍就那么一丝不挂地走了出来,谁知道……

“啊!”许尤佳叫了一声,连忙捂住眼睛,一个劲道歉,“六叔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偷看,这个真的是误会。”

“出去。”陆霆深扯了浴袍披上,眉心气得突突地跳。

许尤佳从他身边跑过去,陆霆深又抓住她,“去书房待着,一万字检讨,不写完不准吃饭。”

高三都要毕业了,谁还写检讨!

有心无力地在心里反抗了一下,许尤佳憋红了脸,“遵命。”

眯着眼睛往外跑,直接撞到了门上。

陆霆深看着小东西乱窜,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常年冰山不化的脸浮现一抹浅淡的笑容,神情温柔如水。

等他换好衣服,衣冠楚楚地往书房桌后椅子上一坐,又是那副威风凛凛霸道天成的模样。

“写完了?”几个小时后,陆霆深瞧着许尤佳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后悔要她写那么多字,可脸仍旧严肃不已。

许尤佳咬着笔杆子,讨价还价,“八千行么?”

“下一次补上。”陆霆深到底没为难她。

许尤佳嘴角一抽,写检讨还有下次补上的,她家六叔也是厉害。毕恭毕敬的递上检讨,许尤佳双手背在身后,等着陆霆深阅卷。

陆霆深倒是看得很认真,逐字逐句的读,许尤佳再次佩服,读检讨也能跟读工作报告一样,还好她没偷懒。

“你说你没谈恋爱?”陆霆深放下检讨书,双手交握,审视着许尤佳。

许尤佳摸摸鼻子,坚定地摇头,“我怎么会看上宁致泽那个家伙,他就跟我一哥们没区别。”

“可以亲亲抱抱的哥们?”陆霆深精深犀利的眸子掠过危险的光,里面倒映着许尤佳不安的面容。

“他真的没亲我。”

“他亲了哪里?”

陆霆深长眉微挑,很是不悦的问。

许尤佳见瞒不住,有些害怕的退了一步,脸色有些红,声音小了下来,“我也没想到他会亲我的手。”

她就是冰淇淋掉到手背,宁致泽亲了她一下而已。

“左手右手?哪个地方?”陆霆深锐利的眸子始终盯着许尤佳不放,眼里满是锋芒和压制的怒气,他紧接着又问:“刚刚跟宁致泽打电话了?想他了?”

这一句句问号,压得许尤佳受不住,她抬头看陆霆深。

他眼底淤积的冷意,薄薄如同刀片,割在她身上,钻心的疼,他就是不信她。

许尤佳眼角有些红,但强忍着眼泪,捏紧了双拳,“我说什么你都不信,那你还要我说什么。”

沉默。

陆霆深不说话,气氛就瞬间冷凝了,许尤佳甚至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六叔。”她低低喊了一声。

陆霆深不理她,垂了垂眸子,走到她身边,牵着她坐到沙发上,握住她的手,细细地看。

“尤佳,你要知道,没人可以忤逆我,你也不行。”陆霆深声线低沉干燥,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近乎温和,却让许尤佳抖了抖。

“你怕我?”

许尤佳咬唇,不答。

“是还是不是?”他捏住她的下巴,声音拔高了一个度。

许尤佳委屈满腹,好不容易得到陆霆深的关注了,却被冤枉,眼泪一下子就挂不住了,她扑到陆霆深怀里,咬着下唇哭了起来。

陆霆深原想推开她,但胸前濡湿让他一怔,心口的怒气登时化成了一滩水。

他拍了拍许尤佳的后背,安抚她。

“别咬着嘴巴,会疼的。”陆霆深捏了捏她的脸,许尤佳见他温柔起来,哭得更甚,双拳在他肩上捶打着,“是你不要我的,是你把我扔到学校不管我的,现在你全都怪我,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是啊,她怎么没有想到,她根本不是他亲生的,他是嫌她烦了才不管她的。


第3章 六叔你算男人吗

陆霆深心疼了。

不是她理解的,想要割舍就能轻易放弃。

“不哭了,是我不好,我不该怪你。”陆霆深哄着,眼底柔情万种。

许尤佳看不到他的温柔,吸着鼻子,嗫嚅了半晌,才小声说:“六叔,我想你了。”

陆霆深搂着她的手臂一紧,他当初也是狠心,把她放到寄宿学校,一待这就是三年过去了。

他这三年过得也不好。

总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东西,无论何时何地,眼前总能浮现小尤佳的样子,拉着他叽叽喳喳的喊陆叔叔,喊着喊着就喊成了六叔。

“六叔也想尤佳。”陆霆深在她额上轻轻一吻,肌肤相贴,两人都是一怔,四目相对后,许尤佳先红了红脸。

也许是分开太久,她不太习惯跟陆霆深这么亲密,可又贪恋他的怀抱,于是别扭起来,好半晌才褪下脸颊的红。

陆霆深却觉得好笑,俊美的面容绽放一抹舒朗,“我们尤佳害羞了。”

许尤佳无地自容,板着脸一本正经,“我也可以亲回去啊。”

她闹腾着,扑上来就要亲他的脸,跟小时候一样皮得很。

陆霆深躲了一下,许尤佳偏偏不按套路出牌,贼笑着搂住陆霆深的脖子,亲到了他的唇。

完了,那是她的初吻。

许尤佳心里苦,猛地退开,捂嘴,皱眉忧伤起来,“六叔,你算是男人吗?”

陆霆深脸一沉,“你说呢?”

他是不是男人,她刚才不是都看到了吗?

许尤佳又脸红了,可她问的不是这个意思,急得跺脚,“六叔,我是说,你养大了我,我叫你叔叔,你就是我的长辈,和长辈亲亲不能算是没有初吻了对不对?”

陆霆深挑眉,这丫头神逻辑,他见她捂嘴的动作,眼底幽深犀利,点头,不做评价。

许尤佳拍拍胸口,喜笑颜开,“那就好,我的初吻可是要留给喜欢的人呢。”

“喜欢谁?”陆霆深眼眸幽冷,凝着许尤佳小脸上那份青春期小女生的纯真粉色,心底早已呼啸而过一场风暴。

她舔了舔唇,老实回答,“还没有。”

“不过我希望找一个跟六叔一样的人。”许尤佳亲昵地挽着陆霆深的胳膊,头靠着他,撒起娇来。

陆霆深脸色却越发不好了,从许尤佳臂弯里抽出手,严肃道:“下楼吃饭。”

许尤佳没多想,跟着他身后下楼。

张嫂以为两人吵架,陆霆深罚了许尤佳,看着许尤佳的神情都带着几分同情。

“小小姐,我给你炖了排骨汤,你难得回来,补一补。”张嫂十分殷勤,对许尤佳很是喜爱。

许尤佳礼貌的接过碗,尝了一口,赞美道:“真好喝,张嫂你真好,要是你能跟我一块儿上大学就好了。”

“小小姐喜欢喝,以后我炖了给您送到学校去。”张嫂和许尤佳聊着,完全撇下了陆霆深这个大活人。

陆霆深吃相十分斯文,慢条斯理的夹菜。

许尤佳看着陆霆深面前的红烧肉,嘴馋,努努嘴巴,“六叔,我要吃那个。”

她满脸欢喜,浓密的睫毛下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饱含期待,碗已经伸到了陆霆深面前。

陆霆深没有理,连眸子都没有抬一下。

许尤佳受挫的收回手,讪讪地看着陆霆深,回想着自己刚才到底哪里做错了,末了她放下碗,“张阿姨,我不吃了,上楼写作业。”

她刚站起来,就听见陆霆深放下碗筷的声音,沉郁的嗓音夹杂着浓浓的怒气,“坐下。”

许尤佳攥紧了手,她家六叔现在的脾气完全揣摩不了,一会儿温柔一会儿生气,都搞不明白他在生气什么。

她转身,鼓着腮帮子,“六叔,如果你是因为我太黏你而生气,那我会试着长大,以后都不黏着你,或者高考志愿我填外省,也不是没有可能,让你眼不见心为净。”

张嫂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急忙劝许尤佳,“小小姐,先生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舍得你离开?”

这是大实话。

可陆霆深哪里能受得了许尤佳这么忤逆他,他一手搁在餐桌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凌厉的眼神盯得许尤佳心里发毛。

她噘嘴,说,“如果你是因为我谈恋爱的事情生气,那我很抱歉,我压根就没谈恋爱,是学校小题大做。”

许尤佳把所有原因都分析了一道,她才不会想到陆霆深生气,只是因为她说以后要找男朋友。

陆霆深自然也不会说出口,这种理由太小气,他是长辈啊,怎么能留她一辈子?

可他那点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一碰上许尤佳,就全部化为乌有。

“坐下,把饭吃了再上去。”陆霆深端过许尤佳的碗,给她夹了她喜欢的菜,放到她面前。

许尤佳一脸懵。

内心奔跑过千万头羊驼。

她乖乖坐下,吃着美食,话又多了起来,仿佛不愉快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絮絮叨叨的,许尤佳绘声绘色的说道:“外面都说小尤佳是陆少的心肝宝贝,是陆少的命门,我看啊,六叔你才是我的心肝,我的命门,我也太没脾气了,你说啥是啥。”

陆霆深抿唇,没回她。

许尤佳话唠上身,“要我说啊,我就应该跟你怄气到底,不理你,像你把我扔到学校那样,把你扔到什么敬老院三年五年,对你冷冰冰的,气死你。”

陆霆深原本平静的神色,山崩一样垮了下来。

这三年,他也折磨。

许尤佳筷子一停,舔了舔油腻腻的嘴巴,紧张道:“六叔,我就跟你瞎唠嗑,你别当真。”

“嗯?”陆霆深意味深长的冷哼一声。

许尤佳更紧张了,“百善孝为先,六叔,你老了我还得给你养老送终,怎么会把你送到养老院?你是这个世界上我最重要的人。”

越说越离谱,养老送终?

陆霆深脸黑了,他看着一桌子的菜,实在吃不下,胸口闷疼,等着尤佳吃完,上楼把自己关在书房。


第4章 有没有怪过恨过六叔

厚重的窗帘露出半截窗户,陆霆深站在窗边,衬衫的袖口半卷,露出精壮的半截手臂,举着电话,神情凝重。

电话那头的人忽然哈哈笑了起来,“哈哈哈,陆少,你也有今天,小尤佳太可爱了,她在家吗?我明天过来看看她,好久不见她啦,要不是你把她关在寄宿学校,我们叔侄也不会天各一方,见面的机会都寥寥无几……”

严靳尧说着说着,竟然就开始控诉起来,仿佛最委屈的那个人是他。

“你不用过来,我明天送她回学校。”陆霆深决断道,打碎了严靳尧的好梦,他头痛的扶额,掐断电话转身,许尤佳站在门口,手里端着果盘,背上还背着书包。

她是来书房陪他的,他办公,她就做作业,能多待一会儿也好。

可他说要送她走。

许尤佳嘴角笑容有些牵强,举了举手里的果盘,放到茶几上,“张阿姨让我给你端上来的,我不打扰你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要走。

正值夏季,她穿着肥大的校服,白花花的两条长腿在校服下晃荡着,稚嫩又清纯,陆霆深心里微叹一声,开口却成了严厉冷肃的命令式,“站住。”

许尤佳没敢动,但她没转身,一张脸憋得鼻头通红。

“你要背着书包去哪里?”陆霆深走过来,瞥了一眼果盘,他平时不常吃水果,倒是尤佳写作业的时候喜欢吃点。

一目了然,她是打算来书房陪他的。

许尤佳轻轻吸了吸鼻子,双手握紧了书包带,“我让司机王叔送我回学校,晚上学校要查寝的。”

她说着,后背突然一空,陆霆深接过她的书包,刚毅冷硬的侧脸有着她看不懂的复杂,哪怕她垫着脚,也难以企及到他的高度。

“我送你。”陆霆深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又温柔。

他眼底流淌着天上的星河,却让许尤佳觉得,那才是她跨越不过去的银河系。

学校军事化的管理制度,高中繁重的课业,让她这三年过得索然无味,除了想他,还是想他。

有他的地方才有家。

许尤佳耷拉着脑袋,低头踩着陆霆深走过的步子,以此为乐。

张嫂在打扫,瞅见一大一小要出门,问了声,“先生,小小姐,这么晚了你们这是?”

陆霆深停下来,“学校要查寝,我送尤佳回去,不用留灯,我晚上要去公司加班。”

张嫂一脸了然。

许尤佳差点撞到他身上,摸摸鼻子,另一只手突然被陆霆深牵住,她有些错愕,可眼底像雨水落地溅起了愉悦的水花,她总是容易满足,容易忘记不快。

走到门口,陆霆深半蹲下来,拎着许尤佳黑色的珍妮皮鞋看了看,替她穿上,并说,“喜欢这双鞋么?”

“又不是你买的。”许尤佳心里这么想,可到了嘴边就老实起来,“喜欢。”

陆霆深唇线微扬,“事实证明,我的眼光没错。”

他选的?

许尤佳来了兴致,握紧了他的手,蹦着问,“六叔,是你买的吗?不是常叔叔一手操办的么?”

“常培安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陆霆深答得随意,风轻云淡。她打小跟着他长大,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潜移默化成了他遵守的标准,从不逾越。

许尤佳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假装沉静,她坐到副驾驶,等着陆霆深给自己系安全带。

车开得很慢。

灯火斑斓的夜景在车窗上一一倒映,又渐渐倒退,变幻出旖旎的景象。

学校跨过一条街就是公园,经过繁华的夜市,许尤佳忽然叫停,指着外面,“六叔你等等。”

陆霆深把车靠边,许尤佳下了车,径直越过斑马线。

有车辆急急忙忙穿梭来往,陆霆深看得心惊,只是望着那个娇俏的背影,抓着方向盘的手握得紧了紧。

他索性下了车,过去接许尤佳。

许尤佳拿着两串手工自制的冰糕和烤肉,刚避让过一辆车,看到陆霆深在对面,高兴得挥手,“六叔,我在这里,六叔……”

“滴滴!”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她面前,与她不过一步之遥,险些撞了她。

许尤佳对此已经司空见惯,没有放到心上,反倒是陆霆深反应过激,猛地拉过许尤佳的手把她往怀里带,两人站在路边,陆霆深把许尤佳的头按在自己胸口,抱紧了她。

半晌。

“六叔,六叔,我喘不过气了。”许尤佳双手举着吃的,小声的喊。

陆霆深神色微松,眸光幽深犀利,沉声说她,“下次再这么鲁莽,两万字检讨。”

两万字……许尤佳手一抖,她的手腕现在还酸着呢,不敢想象两万字得写到什么时候。

陆霆深放开她,转身差点撞上她手里的串串,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黑峻峻的吓人,“许尤佳,你最好把这些东西拿开。”

他当然生气,为了买个零食,她连自己安全都不顾。

如果今天那辆车再快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陆霆深的怒气,许尤佳摸不着头脑,她也来气,走在他前面,“我可以特意为你买的,不吃拉倒。”

陆霆深端详着她手里的不明物体,一脸嫌弃,紧跟上车,更是被车里浓浓的烧烤味呛得难以呼吸。

三年前的决定真的太欠考虑。

系上安全带,陆霆深打开窗户,看着许尤佳吃得香滋滋的样子,想要打断她,“很好吃?”

“那当然,我室友们每天都来这里买。”可她从来不吃,她的三餐都有陆霆深安排常特助送过来,今天恰好路过,只是想让陆霆深尝尝而已。

“扔了。”陆霆深皱眉,命令道,他不待见外面的东西,许尤佳的饮食他一直严格把关。

“好嘞。”许尤佳就等他这句话,她这些年被陆霆深养得刁了,才吃了几口,肚子就有些隐隐作痛。

片刻后,车停在学校女生宿舍楼后门。

许尤佳几百个不愿意下车,可肚子难受,她只好匆匆背上书包,跟陆霆深告别。

“六叔,等我高考完,我们就不会分开啦。”许尤佳心态好,加上成绩好,对高考有把握,她一心想着的,就是赶紧离开这个该死的高中,回到陆霆深跟她的家里面去。

真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陆霆深眸光湛深,隐藏着温柔宠溺,他忍不住问,“尤佳,这三年,有没有怪过恨过六叔?”


总裁老公不得放肆-许尤佳, 陆霆深-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