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女破门而入,拿枪顶着李南方,逼他接受她当女朋友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从美女破门而入,拿枪顶着李南方,逼他接受她当女朋友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第1章 闯进来一个美女

泡在温度适中的浴缸内,叼上一颗烟,绝对是一种享受。

当然了,如果再有个美女来帮着按摩一下就更好了,不管是谁给谁按摩。

男人光着身子想到这种事时,那玩意都会起反应的,这很正常。

“靠,就不能消停会儿,显得多没素质?”

李南方骂了一句,就听外面客厅房门砰地一声大响,接着传来玻璃碎了的声音。

李南方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反正这是在酒店,又不是在他自己家里,就算有捣乱分子冲进来,也有酒店保安顶着,他只是个住店的,没必要多管闲事。

不过如果那个捣乱分子再冲进浴室内后,他就不能无动于衷了。

“唉,泡个澡也不安生,这日子还有法过吗?”

李南方叹了口气,这才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然后就看到了个金发美女。

很年轻,眉目如画很冷傲的样子,身材高挑,大尖领的白衬衣,黑色OL套裙,一双长腿没穿丝袜白的有些晃眼,踩着细高跟黑色皮凉鞋,可能是跑得有些急了,胸脯急促起伏着,仿佛要把衣服扣子要撑开那样。

忽然有个美女跑进来啥意思?

难道上帝真听到了李南方的心声,派个美女来给他按摩了?

就在李南方考虑是不是该感谢上帝时,美女抬手就把那头金发拽了下来。

原来她只是戴了个发套,下面是一头乌黑的青丝。

这样看上去就顺眼多了。

就在李南方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时,美女二话不说,忽然开始脱衣服。

他从没有见过有哪个女人,脱衣服的速度这样快,几乎是一眨眼间就脱光了,接着快步走过来,抬脚迈进了浴缸内。

“呃,小姐,你这是”

当美女骑跨在李南方肚子上,双手搂住他脖子后,他才想起得问问咋回事,伸手要去推她,左耳下却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了。

根本不用去看,仅仅凭感觉,李南方也能确定那是一把手枪。

果然,美女低声说:“别乱动,要不然一枪打死你。”

李南方不敢动了,弱弱的问道:“那、那你想干啥?”

“有人在追杀我,希望你能配合,帮我躲过去后会给你好处的。”

美女刚说到这儿,李南方就听到外面传来纷沓的脚步声,应该是有很多人闯进来了。

“记住,我们是来美国度假的男女朋友。”

美女话音未落,浴室房门就被人大脚踢开,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右手持枪出现在了门口。

“啊!”

美女马上假装很受惊的尖叫着,身子猛地往下一出溜,俯身趴在了李南方胸膛上,低声说:“快喊,让他们滚呃!”

美女刚说到这儿,就觉得下面一疼。

水,这东西是有润滑作用的,在力道,角度都很巧合的情况下,就会发生一对男女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靠,这就进去了?

李南方也懵了。

撕裂般的疼痛提醒美女,她苦守二十多年的身子,就这样被李南方夺走了,又痛又急下眼前发黑,银牙紧咬正要开枪崩了他,却又想到当前的情况有多紧急了,只能强忍着疼痛哑声喝道:“快喊!”

“啊!”

李南方这次倒是很快就领悟了美女的意思,大叫一声翻身坐起,顺势把她搂在怀中,满脸都是羞恼成怒的模样,冲门口那个发呆的黑西装吼道:“是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第2章 没多大意思

黑西装这才清醒过来,连声道歉伸手关上了房门:“扫瑞,扫瑞。”

“杰克,怎么回事?”

黑西装的几个同伴,听到李南方的叫骂后都看了过来,杰克满脸玩味的神色,小声说:“一对鸳鸯在里面呢。”

住店的男女在浴室里玩儿鸳鸯浴,这也不是多稀奇的事,大伙着急追杀那金发女人,也没心思去打搅人家的好事,纷纷恍然样子的点了点头,开始搜查卧室。

客厅沙发后,卧室床下,衣柜里都没人。

为首的黑西装冲到窗前,抬手推开被椅子砸碎玻璃的窗户,探头向三楼下面路上扫了几眼,接着挥手喝道:“她跳窗逃跑了,追!”

在他的带领下,几个黑西装纷纷从窗口跳出去,借着外面墙上的空调外机,好像超级玛丽那样,很快就跳到了地上,分头向两个方向狂奔而去。

“那些人,应该走了吧?”

侧耳倾听了片刻,李南方刚说出这句话,怀里的美女就一把掐住他脖子,把他脑袋死死按在了缸沿上,恶狠狠瞪着他的双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喂,你”

李南方刚要挣扎,美女右手抬起,勃朗宁顶在了他眉心。

李南方连忙举手投降,声音发颤:“别、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说个头!”

美女很没素质的骂着,喀嚓一声打开了保险。

“美女,这事好像不怪我吧?”

李南方眼光一闪,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如果这女人真要开枪,李南方有绝对把握在子弹出膛之前,一拳把她打出去。

他承认,他确实对美女做了什么,但这能怪他吗?

全部责任都在她身上,说起来他才是受害者呢。

听他这样说后,美女明显楞了下,声音沙哑的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李南方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咋办。

其实他倒是想告诉美女:既然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那就将错就错先享受一下吧。

美女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枪口用力一顶他脑袋:“你想将错就错?”

李南方赶紧狡辩:“这可是你说的。”

美女脸色忽青忽白的过了片刻,才猛地咬牙下定了决心,低声喝道:“动起来!”

李南方不解:“什么?”

美女当然不会多解释什么,只是再次用力点了下枪口。

李南方这才明白了过来,赶紧抗议:“美女,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美女双眸眯起,语气阴森的问:“你想死?”

“不想。”

李南方是真不想死,只好赶紧动了起来。

跟那么多美女交往过了,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手枪顶着脑袋做这种事儿,感觉怪怪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更让李南方很没面子的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点感觉,美女忽然哗啦一声从浴缸内站了起来。

“怎么了?”

他连忙问。

“没怎么,原来这种事也没多大意思。”

美女满脸的失望,抬脚迈出浴缸走向衣服那边,脚步有些踉跄。

李南方再次懵逼:“这,这就要走了?”

“怎么,你还想尽兴?”

美女转身抬手,枪口又对准了他。

吓得李南方又举起双手,表示不想尽兴了。

“小子,以后千万别再让我看到你,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美女咬牙冷笑了声,开始穿衣服。

难道这是她的第一次?

当李南方看到水里的有几丝殷红后,觉得自己运气实在好的不行。

第3章 完美逆生长

美女已经走很久了,李南方还迷迷糊糊的,怀疑刚才是在做梦。

再荒诞的小/说中,好像也没这种情节吧?

不真实又相当刺激,只是让他不甘的是,刚找到点被动的感觉,美女却觉得没啥意思,爬起来撇下他就走了,一点都不考虑受害者的感受。

幸好还有左手

点上一颗事后烟后,李南方正要回味刚才的那一幕时,旁边椅子上的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

“唉。”

伸手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李南方叹了口气接通。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南方,现在做什么呢?”

“躺在夏威夷的沙滩上晒太阳呢。”

望着天花板,李南方懒洋洋的回答:“这边美女很多,腿子长,屁股大,你老人家要不要来开开眼界?”

“混账东西,有这样跟师父说话的徒弟吗?”

“少套近乎。有事就说,没事我就挂了,长途很贵的。”

李南方对老头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

“慢点,当然有事。”

老头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问道:“你,还记得岳梓童吗?”

岳梓童?

听老头提起这个名字后,李南方心脏猛地一跳,眼里闪过一抹痛苦。

他怎么能不记得岳梓童?

这么多年了,每当他想到这个名字时,内心深处那扇痛苦回忆的大门,就会被开启。

二十四年前,有个婴儿诞生了。

据老头说,婴儿诞生的那个晚上,电闪雷鸣,狂风大作,西北遥远的天际却红的像是有火在燃烧这,好像很符合某个大人物出生时才会具备的异象,但那个婴儿绝不是什么大人物。

最起码李南方能确定,因为他就是那个生下来后就被抛弃的婴儿。

他被抛弃,并不是因为他是某女未婚先育的产物,而是因为他刚出生就像八十岁老头的那样,皮肤松皱,浑身都长满了老人斑先天性的早衰症。

到目前为止,科学还无法解开先天性早衰症之谜,只能确定每八百万新生儿中,才有可能会出现一例,这比两块钱买张了彩票,却中了特等奖的概率还要低。

患有早衰症的婴儿,很少有能活过十三岁的。

李南方七岁时,就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

不过,抚养他长大的老头,却信誓旦旦的说,他是老天爷送给世界的救世主,是来消灭邪恶,拯救全人类的……

七岁的孩子总是很好骗,所以李南方就盼着自己快点长大,也好成为救世主。

好像老头与老天爷是亲戚那样,他说李南方能活下来,李南方就真的活了下来。

而且,随着李南方的年龄增长,他身上的老人斑开始慢慢变淡,有牙齿长出来,稀疏的白发开始变密,变成灰白色。

逆生长。

别的早衰症患者,从刚出生就会走向更衰老的死亡,他却从衰老走向了青春。

他平安活到了十四岁,相貌虽说比同龄人还要苍老五十年,但总算能像个正常的小老头了,唯有那双眼睛越来越清澈深邃,带着少年的纯真。

就是在那一年,他被老头带到了京华岳家,那是师母的娘家。

在岳家,李南方认识了师母最小的妹妹,比他小两岁的岳梓童,按辈分,他得喊她小姨。

就是这个小姨,断送了李南方本来还算幸福的生活出于对女性的好奇,他偷看了正在洗澡的岳梓童。

发现被大姐带回来的那个怪物偷看后,岳梓童吓得尖声大叫,惊动了所有人。

老头最先拍马赶到,采住李南方头发就是一顿痛扁,要不是疼爱他的师母阻拦,估计得被当场打死。

发生这种事,师母当然没脸再在娘家住下去了,再加上她找的丈夫本来就不被岳家人待见,当晚就带着李南方离开了岳家。

为惩罚李南方的流氓行为,老头不顾师母的强烈反对,把他扔进了境外强盗窝子里,并厉声告诉他:你只是个被人抛弃的怪物,要想出人头地,那么就得吃得苦中苦!

整整十年,李南方历经了各种磨难,最终梅花香自苦寒来,不但完美逆生长,变成一枚标准的小白脸,而且还找到了他活着的价值。

明处,他在纽约是受人尊敬的私家侦探,暗中,他则化身为黑夜幽灵,飘忽出现在那些奸恶之辈的面前,让他们付出早就该付出的代价。

第4章 师母会哭

李南方怀疑,他这具与众不同的躯体内,可能隐藏着一个可怕的魔鬼,总是奢望跑出来为祸人间。

每当他做点诸如扶着老太太过马路的这种好事时,心里就会无比的烦躁,但当他做坏事尤其是在杀人时,则会特别的兴奋,有种忍不住想咬住别人脖子,把人鲜血吸光的强烈冲动。

但当这种兴奋过后,他都会感到无比的疲倦,仿佛大病一场,只想倒地不起。

这是他的秘密,谁都不知道,他也没打算告诉任何人。

现在听老头提到岳梓童这个名字后,李南方身体里的那个恶魔,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像以往那样咆哮着蛊惑他:就是她让我们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去,杀了那个身材好像豆芽般的丑丫头,喝光她的血!

“不行,那是我师母的小妹,我不能伤害她!”

也像往常那样,当李南方感受到躯体内那个魔鬼的咆哮声后,就会眉梢眼角剧烈抖动,呼吸加重的喃喃说道。

手机那边的老头,听到了他的喃喃声,问道:“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李南方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个恶魔压制下去后,淡淡地问:“怎么忽然提起她了?”

老头缓缓回答:“想让你去她身边,保护她”

“什么,让我去保护她?”

李南方打断了老头的话,嗤笑一声:“哈,你这是开玩笑呢吧?”

老头应该知道,岳梓童给他留下了多么糟糕的印象:当初不就是偷看你洗澡了吗,又不是多大不了的事,也不会少一块肉,至于大惊小怪的,害的老子被揍个半死,吃了那么多年的苦?

他既然知道这些,现在却要让李南方去保护她,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老头反问:“你不干?”

李南方干脆的回答:“不干,死都不干!”

老头也没强迫他,只是说:“那好吧。不过,如果岳梓童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师母就会哭。”

李南方宁可去跳火坑,宁可杀尽天下人!也不想师母因为他,再流一滴的泪水,这是他长大后发的毒誓,也是唯一的毒誓。

“靠那你详细的说说。”

老头抬出师母后,李南方没有丁点的反抗力,唯有认输。

据老头得到的最新消息,有人要伤害他小姨子岳梓童,希望李南方能为她提供贴身保护,一年期限,必须得贴身保护,如果出点差错,把他视为己出的师母,就会哭

对于黑幽灵来说,要保护某人在一年中不受伤害,这压根不算事,虽说他无比讨厌那个岳梓童,宁肯围着纽约裸奔三圈也不想去干,不过为了不让师母哭泣,他也只能乖乖的照办:“行,什么时候动身?”

“还有两个注意事项。第一,你不能告诉梓童她现在很危险,如果她知道了,就会担惊受怕,漂亮女孩子在担惊受怕时,就会老的格外快那就不是在保护她了,而是在犯罪。”

“就她,会与漂亮这两个字沾边?”

李南方满脸都是不信的神色,眼前又浮现出十年前看到的岳梓童小模样了,张嘴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哼哼,我老人家的小姨子,会不漂亮?”

老头冷哼几声:“要不要,问问你师母?”

那老家伙又抬出师母,就算岳梓童是个一只眼睛的丑八怪,李南方也得捏着鼻子承认她很漂亮:“行,行,她很漂亮行了吧?赶紧说下一个注意事项。”

“这个呢,很简单,就是你要以什么身份接触她。”

“富家公子怎么样?我觉得我最适合”

“别做那美梦了。”

“靠,那就留学海归,文质彬彬的那种”

“你初中毕业了吗?”

老头再次打断了李南方的话,这让他很愤怒:“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的意思呢?”

“刑满释放人员吧。”

老头慢悠悠的说:“这个,很适合你。”

第5章 要嫁给一个怪物

七月一号,华夏青山市。

坐落在天桥街37号的开皇集团总部大楼会议室内,十数名公司分列会议桌两侧正襟危坐,聆听岳总的训话。

作为青山市明星民企的开皇集团,主要业务与女人有关。

这个世道,女人的钱无疑是最好赚的,身上穿的,脸上抹的,手里拿的只要忽悠的水平够高,价钱高的够人心疼,她们就会哭着喊着的把钱送来,才不在乎老公赚钱赚的有多辛苦。

今天岳梓童召开这个会议,是因为有消费者使用了公司的脱毛膏后,发生了严重的过敏休克现象,幸亏抢救及时才没有出人命。

这可是重大事件了,由不得岳梓童不郑重对待。

负责生产的副总齐红军在会议开始后,额头上的汗水就一直干过,平时就相当冷傲的岳总,今天火气特别大,当着这么多人一点颜面都不给他留,甚至说出了‘不行就退位让贤’的狠话。

直到岳总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拿起香烟点上一颗后,大伙心中总算才松了口气,开始琢磨岳总为啥发这么大火了。

大家伙哪儿知道,岳总发火的真正原因,是上个月她在美国执行最后一次任务时,竟然把黄花身子给不小心弄丢了。

唉,真是倒霉啊,怎么就那么巧呢?

袅袅青烟冒起时,岳梓童又想起了让她无地自容的那一幕,以及夺走她第一次的那个家伙了。

其实当天离开酒店后,她就后悔没开枪把那个男人一枪崩掉了。

不过同时她也有种隐隐的报复快感:第一次送给谁,也比送给那个恶心的怪物要好很多。

十年前,那个怪物竟然敢偷看她洗澡被发现后,他被家里最没出息的大姐夫揍了个半死时,岳梓童还是有些可怜他的。

可大姐带走那个怪物的当晚,爷爷竟然不顾她的感受,说他俩也算有缘,那就按照岳家的第四条家规,长大后结为夫妻吧。

尽管那年岳梓童才十二岁,可在听爷爷这样说后,还是被吓得当场昏了过去如果不是为了母亲,岳梓童宁死,也不会嫁给那个怪物的。

为了让出身贫寒且又生性怯懦的母亲,远离勾心斗角的豪门,能够有个幸福的晚年,岳梓童在不吃不喝一整天后,才答应长大后嫁给那个怪物,但前提是不许告诉任何人,而且岳家要给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她要带母亲单独另过。

岳老爷子答应了她的要求,开皇集团就是她的嫁妆。

深感命运不公的岳梓童,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在十六岁那年加入了国安,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特工。

岳老爷子倒没反对她去干特工,只是给她开出了条件:最晚今年六月底就得退役,准备与李南方完婚。

为确保她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总裁,早在两年前,岳梓童就正式接手了开皇集团总裁位置,为她的正式退役做准备。

听说那个怪物当初偷看我洗澡后不久,就被大姐夫带去了国外,不知有没有死在外面,这么多年来也没消息。

不过够呛,昨晚爷爷还专门打电话来说,今天那个怪物会来青山找我的,还让我不要害怕,因为他现在已经变成正常人了。

切,就算他成为正常人,也是个恶心的怪物!

想到自己这具娇媚柔嫩的身子,即将被一个恶心的怪物压在身下可劲儿的践踏,岳梓童就想呕吐,就恨得咬牙,嘎崩嘎崩的响。

高管们看到她这样子后,神经再次绷紧,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生怕会招来岳总的倾盆怒火。

会议室内死一般的沉寂,压抑的让人窒息。

发现下属们被自己吓得够呛后,岳梓童脸色稍稍缓和,淡淡地说:“散会吧。”

众高管这才如蒙大赦,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会议室,只留下了岳总的小秘书闵柔。

“岳总,您不要紧吧?”

看出岳总脸色很不对劲后,替她满了点水的闵柔,轻声问道。

“我没事。”

岳梓童摇了摇头,忽然问道:“今天,是不是要有一场特别招聘?”

“是的,这是您上周就吩咐的。”

“嗯,那好。”

岳梓童想了想,才说:“等会儿,如果在参与特别招聘的人中,发现一个叫李南方的人时,先不要声张,把他带来我办公室好了。”

“李南方?”

闵柔稍稍愣了下,点头:“好的,岳总。”

 
从美女破门而入,拿枪顶着李南方,逼他接受她当女朋友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8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