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葡萄成熟时-陈葡萄, 霍屹-婚恋生活小说

待到葡萄成熟时-陈葡萄, 霍屹-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救命稻草

陈葡萄拖着行李带着坚定和希望来到国内恒城已经三天了,她所有的希望到现在也已经被打击的差不多,只剩下了一点点力气来坚持着她的决心。

现在她最后的希望,就只剩下那个传闻中低调冷酷不讲人情的男人!那个在外公被告上法庭,判刑后,果断低价收购了被高发葡萄酒喝死了人的葡萄酒庄的盛华集团的老总霍屹!

可惜她根本连见那个男人的机会都没有,唉!陈葡萄圆溜溜的眼眸中冒出一丝沮丧。

她顶着炽烈的大太阳守在盛华集团公司的门口,就希望能堵到那个男人说明来意,但这三伏天也太热了吧?陈葡萄满脸汗珠的渴望的透着玻璃望着盛华大厦里面吹着冷气工作的员工。

咦,那个威武雄壮的保安走了?好机会!陈葡萄立马拖着箱子站起来鼓起勇气朝大厦里面冲了进去。

“喂!你怎么又来了!那里不能乱闯……”陈葡萄背后响起熟悉的保安的暴躁声,她头也没回加快速度往电梯门口冲。

肃穆的大厦因为她的跑动和保安的追阻,瞬间陷入混乱,陈葡萄心急的按着电梯,瞅着上面不断下降的数字,快!快一点!不要被抓到!

叮的一声,电梯终于打开,陈葡萄看也不看的低头往里面冲,却突然撞上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嗷,”她抬起手扶住歪掉的帽檐,视线所及那硬邦邦的东西突然消失在眼前,陈葡萄抬头看去,眼眸里映入一个冷冰冰的侧颜,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

“霍总,联创那个收购案……”一胖子着急的跟上走出电梯的男人。

外面杵着的前台和保安都立马低头:“霍总好。”

男人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的改变,只是从裤兜里伸出了手弹了弹身前刚刚被撞到的衬衫,好似在弹走什么脏东西一样。

陈葡萄圆溜溜的眼眸一瞪,紧接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二话不说就要往外去追那个男人,结果电梯门啪的一声无情的合上了。

她伸出手来快速的拍着电梯键,脸上又是激动,又是焦急,鼻头都出了一层的薄汗。

好在电梯门也怜悯她,合上之后又缓慢的打开了,陈葡萄扶着门就快速跑出去,那个跟皇上一样求见不得的男人近在眼前!

可惜前有拦路虎,几个保安凶神恶煞的盯着她,一副要把她架出去丢掉的气势顿时把陈葡萄给震住了两秒。

怎么办?她心中焦急的打鼓,这可是她守了那么久才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

不,绝对不能就这样让那个男人走掉了!

陈葡萄瞪着那个清冷的背影,一咬牙,豁出去了的嗲嗲的呼喊道:“霍屹!亲爱的!人家好想你,亲自来找你了呢,为什么你连看都不看人家一眼!”

全场静默,偌大的大厦一层全部被她的声波贯穿,然后所有人都扭曲着脸朝她和霍总看了过去,空气中都弥漫着诡异的气息。

这……什么情况?霍总的小情人找来了?

不是说好的霍总最厌恶的便是雌性生物吗?说他有女人,还不如说他有男人来的概率更大一些。

陈葡萄一副要死了的表情,好在霍屹总算是因为她那句连她自己都起鸡皮疙瘩的话而停住了脚步,只是没转过身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拳头,拉着行李箱气势汹汹的拨开那几个目瞪狗呆的保安朝霍屹走了过去,跟个女战士一样站到他身前,和他面对面对视着。

额……好冷!

陈葡萄禁不住哆嗦了下,心虚的移开目光,正脸看果然比侧颜还要杀人不见血啊,这冷气足以让她从三伏天瞬间感觉像掉到了冰窟窿里拔凉拔凉的。

“你,谁?”霍屹双手插兜,终于开口了,声线像浸在冰块里面一样,面无表情的扫着对面女人的发旋。

“咳,”陈葡萄硬着头皮去看他,声音比之刚才弱了不少:“霍……霍总不记得人家了吗,人家是甘露小镇……”

“别演了,恶心,”霍屹突然冷声打断,皱起眉头,满脸嫌恶。

恶心?她?陈葡萄瞪圆了和葡萄一样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霍屹,眸里带着丝不加掩饰的控诉,怎么能这么说女孩子呢!他的绅士style呢?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消失。”霍屹不为所动,冷峻的说完就走,眸底清晰可见他隐忍的一丝不耐烦。

陈葡萄组织好的请他帮助的语言全部堵在了嘴里,愕然的看着眼前那个冷漠到没有人情味的背影,她闭上眼睛深深的长吸了一口气,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第2章 抛弃妻子

“亲爱的,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我,我怀了你的孩子啊,你忍心看着我带着你的孩子流落街头吗?”陈葡萄声泪俱下一下扑到在地上,直接视死如归的抱住了霍屹的大腿。

啪,前台小姐夹在耳边的电话掉了,职员的策划书也掉了,面面相觑,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霍总有女人,还有孩子了?

其中几个女员工忍不住的窃窃私语,眼睛全部都盯着那个抱着他们霍总大腿的女人身上。

霍屹,脸色黑沉如水,猛地扫视了一圈,所有人赶紧低下头噤声不敢再看了。

转身,低头看着那个不要脸抱着自己腿的女人,霍屹眸光更加冷冽了,寒意不要钱似的往外放。

陈葡萄心中打鼓,怎么办,还没提出自己的来意是不是就先把人给得罪彻底了?

她补救似的抬头睁着圆溜溜的葡萄黑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眼里满满的拜托之意,小声的祈求道:“霍总,拜托您就给我一个小时,哦不,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您商谈。”

商谈?呵,他微扯嘴角对上她真挚的目光,嘲讽道:“你已经没有资格了。”

“柏晟,把她丢出去,要是再让我看到这个女人,你们就全部回家吃自己,”霍屹冷淡无情的说完,一旁的助理柏晟不再呆站着,扶了扶眼镜框一挥手,立马就有人走过来果断利落的要提走陈葡萄。

陈葡萄满脸的不敢置信,这个男人居然还要把她丢出去?No!

一不做二不休,陈葡萄紧紧箍着霍屹的大腿,故意大声哭喊控诉:“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把人家哄骗到手就不想负责了!我们母子可怎么办才好哦……”

霍屹眉头越皱越紧,眼里的怒意越堆越多,该死的!

“放手!”他咬着牙压低声音斥道。

不!陈葡萄使出全身力气紧抱着他的大腿,就是不松手,那可爱圆圆的小脸上全是认真和固执。

霍屹满脸愠怒,当下也不管这女人是否会受伤,抬腿就往前走,可那女人居然还不放手,生生被他在地上拖着走了好几米。

陈葡萄是豁出去了,为了阻拦霍屹,甚至张嘴就朝她紧抱着的大腿上狠狠咬了过去。

嘶!霍屹停住了,大腿传来的疼痛让他面色变得异常的难看,这个女人居然敢咬他!什么压抑的淡定都瞬间抛到了天边去,霍屹第一次不掩饰的狂怒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她给我丢的远远的!”

那些保安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上前去用力扯开陈葡萄,霍总发怒,谁还敢傻站着,尽管这一幕直接让所有人都看的神色扭曲了,心中百般猜测着霍总到底在外面留下了什么风流韵事啊。

“不要碰我,走开!”陈葡萄不断挣扎着,但她的力气小的可怜,直接被拎小鸡一样给丢到了大厦外面,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紧接着她的行李箱也毫不客气的被丢了出来,落在她的身边,摔碎了密码锁,她的衣服用品哗啦啦的洒落了一地,衬得她更加窘迫了。

那个男人也太不近人情了吧?陈葡萄愠怒的抬头朝正好走出来的霍屹狠狠瞪了过去,冷峻摄人的重重扫了她一眼,满满的警告。然后才压抑住烦躁感,双手插兜,目不斜视的朝着司机开过来的车走去。

陈葡萄被这一眼看的有些骨头发麻,她终于意识到那个传闻中低调神秘却绝对不能招惹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危险人物了!

可就算再危险,她也跟他杠上了,她必须要靠着霍屹才能救出外公!

陈葡萄扬起斗志,眼见霍屹要上车离开了,陈葡萄忍不住的扬了扬拳头冲着他的后背大吼了一句:“霍屹你个冷血动物!”哼,她才不会轻易的放弃呢!

而霍屹听见冷血动物这四个字,幽深的黑眸越发森冷了,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漏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司机和助理柏晟一句话都不敢多言,开车驱往霍屹的单人别墅。

“把虞辰叫过来,”霍屹走进客厅把外套随手一丢撸了袖子就往拳击室走去。

柏晟当下就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虞医生,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居然需要把虞医生给叫过来。

等虞辰到的时候,霍屹已经在拳击台上撂倒了四个大汉了,“再来!”

霍屹微喘着气,声音冰冷,眼里似乎映着红光,显示着主人的心绪有多不平静。

虞辰率先在一旁坐下,双手支着下颌扫视着霍屹的表情,到了要靠武力来发泄暴躁情绪的地步,只能说明霍屹今天遇到了让他很厌烦的女人?

碰,当最后一个大汉倒下去的时候,霍屹这才收了手,摘下拳套随手一丢,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汗意浸湿,透出一块块胸肌。

他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水一口饮尽,然后擦了擦汗总算是能控制心绪坐到虞辰旁边了。

“今天又是谁招惹你了?”虞辰有些好笑的开口,他和霍屹虽然是医生病人的关系,但因为他医治霍屹心里疾病十几年了,现在也算半个朋友了。

霍屹想起那个死缠烂打的女人,冷哼了一声,他都没怎么看清那女人的脸,只记得她很烦人,跟个鹦鹉一样吵闹不休。

还满口胡言乱语,果然女人都是一样的,虚伪恶心!

虞辰不再纠结惹怒霍屹的谁,微微有些凝重的道:“你的心理疾病又加重了。”

霍屹皱眉,扫了他一眼。

“距离上次发作的时间和次数又增加了,”虞辰一直计算着霍屹发作的次数。

“今天有肢体接触,”霍屹想起这个不禁又烦躁起来,那个女人撞了一次他的胸膛,又抱过他一次大腿,虽然没抵触到让他想吐,但也厌恶至极。

是了,霍屹他有厌女症,极其厌恶女人,厌恶女人的碰触,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并不是身体上的。

对此,虞辰唯一的办法仍然是建议他:“那你只能减少和女人的接触,再没有找到病因的时候无法对症下药。”

不过说到病因……虞辰又问道:“你真的不记得你以前是为什么突然厌恶女人了吗?”

霍屹猛不丁的眼神一变,冷声道:“不记得了。”

第3章 跟踪男人

第二天陈葡萄照旧蹲守在盛华大厦门口,她才没那么简单就会放弃呢!这可是她剩下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哪怕难搞,她也豁出去了!

陈葡萄鼓起来的信心经过一天的苦等后慢慢气馁下来,眼看就要天黑了,那个男人还不下班吗?

她往里瞅了一眼,昨天的保安们手上都纷纷拿着棍子巡逻,这是在防着她吗?陈葡萄又长叹了一口气。

咦?她眼睛突然一眯,她的‘猎物’出现了!

陈葡萄立刻站起身,然后小心翼翼的躲在柱子后面跟在霍屹后面。

“霍总,晚上安排的行程是堇色酒吧,袁先生已经在那里候着了,”柏晟一边翻着平板一边有条不紊的说道。

酒吧?想到那里的环境和各色各样香水臭的女人,霍屹就不禁微微皱起了眉。

柏晟恰时的回道:“袁先生表示只有在那种场合他才有谈生意的兴趣,”袁先生袁绍,是盛华目前极其重要的国外合作方的老总,花心大少,最喜声色场所。

但是自家老总最是厌恶那种场合,柏晟再次低下头没有多言。

“走吧,”霍屹面无表情的双手插兜率先往前走。

黑车极快驶离,陈葡萄焦急的连忙在后面挥手打车。

“司机,麻烦帮我跟紧前面那辆车,要快一点!”陈葡萄急匆匆从口袋里掏出来两张红钞票递给司机,车子嗖的一声就疾驰了出去。

陈葡萄一下车就紧跟着前面的男人,可她就连小跑都追不上那男人,腿可真是长!她抬头望了一眼店名,堇色?

一走进,听见耳边流转的爵士乐,陈葡萄打量一番,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啧啧,下半身动物,”她嘀咕着吐槽了一句。

只是再一抬眼,糟糕!那男人去哪了?陈葡萄连忙四处张望寻找那男人的踪影。

“你,你是今天要来上班的新人吧?”突然一个穿着西装的三十多岁的男人朝她走过来,还没等陈葡萄回答就推着她往里走:“快点,就等你了,赶紧换上衣服去服务贵宾。”

“额,我不是……那个……”陈葡萄莫名其妙的就被推到了更衣室里,对着那一套暴露的兔女郎装万分无语。

“听说今天要伺候的可是不得了的大人物呢,好像是国外来的还有咱们恒城的第一钻石王老五霍总呢!”

陈葡萄顿时竖起耳朵,霍总?她咬唇盯着那兔女郎服装看了三秒钟,就毫不犹豫的拿起来快速换上,戴好耳朵跟着那几个女孩一起鱼贯而出。

等包厢门打开,陈葡萄第一眼就看在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霍屹,她勾了勾嘴角跟着走进去。

“袁先生,这可都是今天新来的妞,要多新鲜就有多新鲜。”

袁绍闻言抬眼在她们几个女孩子身上全部扫视了一遍,然后满意的点头挥手让人出去,侧脸对一旁冷峻的霍屹大方道:“霍总,这几个我看一眼就知道可都是好货,今天我让你先挑。”

闻言,几个女孩子连忙搔首弄姿的对着霍屹,纷纷摆出自己最漂亮的姿势来,就盼望能得到霍总的青睐后一飞冲天。

唯有陈葡萄反而故意垂着头躲开他们的目光,就怕霍屹认出自己又让人把她给丢出去。

好在灯光昏暗,霍屹也没兴趣去仔细看,随手挑选了一个看起来还算老实的就敷衍作罢了。

“哈哈,霍总这是不好意思挑吗,那个你也过去一起伺候霍总,”袁绍又随手指了一个兔女郎,那兔女郎兴奋的连忙走到霍屹的一旁坐下。

陈葡萄也心虚的跟在后面,仍是低头盯着地面。

“你坐过来,”没料到霍屹突然冷冷出声道,陈葡萄愕然的看着他把身边那个主动的女人给赶走,反而空出位置让她过去。

那女人转过头不甘心的怒瞪了一眼陈葡萄,袁绍笑看着这一幕调侃道:“原来霍总喜欢这个调调的啊。”

霍屹闻言不答,即使身处这种场合,也犹如坐在高级餐厅里一样,优雅淡漠中还带着一丝冷冰冰的疏离,这让袁绍越加兴起了挑衅的念头。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坐过去给霍总敬杯酒?”袁绍挑眉。

陈葡萄连忙应着,有些局促的坐到了霍总的身边,然后随手在桌上拿了一杯倒好的酒双手端着敬到霍屹面前。

“霍总,我敬您一杯。”

霍屹的目光在袁绍脸上扫了一圈,这才转向陈葡萄,察觉他冰冷的视线落在头顶上,陈葡萄一激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过头了,突然手一晃一杯酒一点不落的全部洒在了霍屹的……西装裤上。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陈葡萄慌了,连忙去桌上拿纸巾想给霍屹擦拭,结果一低头望着他被打湿的位置,顿时窘迫尴尬的停住了手。

“我去收拾一下,”霍屹脸上倒是没有一丝怒气,平静的不得了。

袁绍却连忙站起身来拦住他道:“哎别忙啊霍总,好歹跟我喝完这一杯再去换,来,快给霍总端酒。”他倒了一杯酒,坏笑着看着霍屹。

陈葡萄赶紧随意端起一杯酒,再次低头奉上,看不清的眼底满是懊恼,又被她搞砸了!

被挤到一旁的女人看见陈葡萄端起的是那一杯酒,突然笑了。

霍屹扫了一眼那杯酒,也没犹豫,接过陈葡萄递给他的那杯酒和袁绍象征性的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冷淡道:“明天我在盛华等着袁先生来签合同。”

他说完,转身就走,似乎笃定袁绍不会拒绝一般。

“袁先生,那我去给霍总帮忙打理一下,”刚才被袁绍挑中伺候霍屹的兔女郎突然站起身来殷勤的道。

“不,我去!”陈葡萄犹如被人点通了一般,也不管那女人瞬间难看的脸色,转身就去追霍屹去了。

陈葡萄追出包厢,就看见霍屹往男洗手间去了,她二话不说跟上,更是毫不在意的直接随后关上了男洗手间的门,甚至还拿出门后写着请勿打扰正在维修的牌子放到了门外,这可是难得的大好机会!

里面传来水龙头哗哗声,陈葡萄深呼吸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去。

第4章 去开房了

霍屹望着裤子上那片酒痕,联想到刚才那个女人的笨手笨脚,不由生出一丝怒气来,这种手段他见多了,尤其体内传来的燥热,让他脸色极其的难看。

那杯酒有问题!

“该死的!”

陈葡萄不禁瑟缩了下,镜子里的男人实在是看起来太过凶神恶煞了,她吸了吸鼻子,愣是定住脚不敢上前一步了,暗暗打探着情况。

霍屹黝黑的眸子里渐渐升起一簇火焰,这药性太强烈了,竟让他有些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他眯了眯眸子,伸手从兜里掏出手机,想要给柏晟打电话,可手机却拿不住的朝地上掉了下去,他握紧了拳头,额上青筋鼓动。

陈葡萄咬咬唇,暗想他是喝醉了吗?算了,总也不能一直躲在这里,硬着头皮上吧。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他背后,轻声问道:“霍,霍总,你没事吧?”

霍屹正在忍耐着身体药效的发挥,猛不丁的听到一个软软的女声,身子突然一僵,头也不回的怒狠道:“滚!”

这人脑子有病!陈葡萄禁不住被他这个滚字给激出了怒气,她抛开犹豫直接走上前拉住霍屹的胳膊用力把他扯过来面对自己教训道:“喂你这个人真的很没有礼貌!我在好好跟你讲话,你……”

“我让你滚没听到吗!”霍屹冷峻的脸上满满的怒意和压抑不住的潮红,他不耐烦的看着眼前很吵的女人,那药性竟让他眼睛都有些看不清了,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陈葡萄看着他那张脸,不由愣住了,他这是怎么了?一杯酒而已,脸红成这样?不是喝醉了吧?

难道是过敏?

要是过敏就很危险了……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耐下怒气和他心平气和的道:“你这样不行,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别碰我!”谁知男人根本不领情,不客气的甩开陈葡萄的手就要往外走,他松了松领带,整个人都异常的难受,嗓子跟冒了烟一样的干渴。

看他走的不稳,陈葡萄也懒得跟他计较,她想的是霍屹现在有麻烦,要是她能帮上忙,他可不就欠了她的人情吗?

到时候再让他帮忙救她的外公还人情,岂不是顺理成章?

她扬起嘴角,再次追了上去,不管不顾的就要搀扶着霍屹。

霍屹第一次跟女人接触的那么近,她的馨香一点不落的钻入他的气息中,她柔软的胳膊扶着他的腰,另一只手还抓着他的手,整个人靠他靠的非常近,就像贴在了一起一样!

“呕,”霍屹忍不住的喉间涌上恶心感,直接朝着陈葡萄吐了出来。

……

陈葡萄整张脸就跟定住了一样,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他吐了,他居然吐了,还吐了她一身!

呕!她也好想吐!

“啊,霍屹你这个家伙……”陈葡萄抽出一只手掩住鼻子,嫌弃的看着自己的衣裳,她整张脸都扭曲在一起,嫌弃无比的瞪着吐完之后闭上了眼睛的男人。

要不是她有求于他,她绝对会扔下他让他自生自灭!哦,shit!

陈葡萄黑着脸拖着霍屹踢开门往外走,正好一个男的走过来要上洗手间,看见这一幕,睁大了眼睛看着陈葡萄,就跟看一个女流氓一样。

陈葡萄心情不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

她使劲拖着霍屹往外走,满身的脏污和异味让陈葡萄受不了的皱紧了眉头,看见一个服务生的时候赶紧问道:“哪里有酒店吗?”

“楼上就是……”

陈葡萄咬咬牙,直接拖着霍屹走进电梯,好在霍屹虽然闭上了眼睛皱着眉头一副意识不清醒的模样,却很配合陈葡萄,成功来到了堇色楼上的连锁酒店。

陈葡萄身上没有多少钱了,也舍不得花她剩下的钱,干脆翻了翻霍屹的外套里的身份证和卡,直接丢给了前台开房。

等把霍屹推到房间大床上时,陈葡萄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这家伙好重!

她瘫坐在床边片刻才喘过气来,紧接着就闻到自己身上传来的浓浓的异味,她嫌弃的移开目光看了看床上毫无反应的男人。

还是去洗一下好了,陈葡萄站起身往浴室走去,半晌后披着浴巾走了出来,她的衣服落在酒吧的更衣室了,唔,那兔女郎的衣服是绝对不能再穿了。

算了,还是回去在去拿她的衣服好了。

陈葡萄裹好浴巾走进床边,床上的男人正紧皱着眉头,一手正扯着衬衫,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她想了下,回到浴室打湿了毛巾走过来,坐在床边先帮霍屹把衬衫扣子都解开了来,露出一片精瘦的胸膛。

啧,身材还挺棒的嘛!

陈葡萄撇撇嘴不再看,拿着毛巾低身给霍屹擦脸,他脸上的热度很快就把毛巾也弄热了,陈葡萄正欲起身再去换洗毛巾时,却猛不丁的被霍屹一拉,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跌在了霍屹的身上。

天呢!她瞪大了眼睛,自己的胸直接撞在了他坚硬的胸膛上硌的她好痛!

“啊霍屹,你松手!”她想起身,却奈何自己的身体整个被意识不清的霍屹给缠住了,霍屹只觉得刚才清凉凉的感觉让他很舒服。

但是突然间清凉抽身要离开了,他怎么能放开?抱着一个软软的凉凉的东西让他整个脸上都柔和了一些,仿佛没那么难受了。

但陈葡萄很难受!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让她的脸也猛然红了起来,除了慌张还有羞恼,陈葡萄恨不得甩这个臭流氓一巴掌。

但是她不敢,她可不想好好的恩情最后被她搞成仇恨!

忍耐!陈葡萄,为了外公,你要忍!

“呼……”她长吸一口气,想慢慢的推开他的手离开,察觉到怀里东西的不老实和挣扎,霍屹又皱眉了,翻身直接把她压在身下,睁开了满是浓雾的黑眸,有些疑惑的看着身下的东西。

然后他低头去舔了一口,冰的,舒服!

霍屹食不知味的又低头去舔弄,心里的燥热也慢慢平复了一点。

然而,被他当做冰块舔弄的陈葡萄却要炸了!

耍流氓!“啊,你走开,王八蛋,混蛋,放开我!”陈葡萄不断的在他身下踢腿挣扎,手直接往霍屹的脸上掐。

待到葡萄成熟时-陈葡萄, 霍屹-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