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妻狂魔-任清风, 柳清瑶-都市情感小说

护妻狂魔-任清风, 柳清瑶-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被开除的收款员

中北市临江小区门前早餐摊,各种小吃香气扑鼻。

“老板,煎饼果子来一套,不要辣椒,不要香菜。”

“老板,加根肠,多刷点辣椒油,再来点,再来点,哎呀,你就把碗底的全倒上得了。这样吃着才过瘾。”

“好来!”

任清风熟练的摊着面糊,打蛋,切肠,刷油,节奏欢快明畅。一个煎饼果子下来,摊前的食客连声叫好,看着摊煎饼的功夫就知道美味无比。

“兄弟,那边怎么了?”

把煎饼果子递到食客手里,任清风看着许多人向前面的马路中央围了过去,问了一声。

“那边好像发生了车祸。五块钱微信还是支付宝?”

“随你,都在这。”

任清风指着玻璃上的二维码,瞥了一眼马路中央,已经被人围的水泄不通,什么也没看到。接着又打了一勺玉米糊。

“谁家的孩子被车撞了?穿蓝色上衣、白色鞋子,赶紧过来看看。”

听到人群里传出的声音,任清风手里的勺子“啪”的落到了地上。

“童童!”

。。。。。。

“蹬蹬蹬。。。”

急促的高跟鞋在寂静的走廊里显得特别刺耳。

啪!

一只手抡起重重打在任清风的脸上。

“老婆。”

任清风眼里泪水打着转,咬着嘴唇看着柳清瑶。

“别叫我老婆,我他妈不认识你。”

一个相貌除尘、绝色多姿的女子,此刻披头散发、双眼血丝,抹着眼泪看着任清风。

“我说过多少次,现在台里工作很忙,我没时间照顾童童。这段时间你什么工作也别做,每月我给你开五千块钱,你就把童童看好就行。你倒好,背着我在小区门口摆起了鸡蛋灌饼摊。五千块钱你不够花吗?”

“我这不是想边看孩子边挣点钱,看你每天很辛苦,我。。。”

任清风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解释,在儿子车祸面前都是苍白无力。

“看我每天辛苦?呵,现在你是想辛苦还是想要了我的命?当初我就不应该发善心让你替我看孩子。任清风,等童童好了咱们就离婚吧。”

“我。。。”

任清风看着柳青瑶,这个名义上的妻子,我了半天,不知道如何说出下一个字。

掏出一支烟放到嘴边又放回了烟盒,却找不出一条可以挽留的理由。

柳青瑶,中北省电视台第一女主播,大眼睛、高鼻梁,身材高挑、温文尔雅,江北第一美女,柳家千金。自己呢?无业青年,吃她的、喝她的、住她的、用她的,唯一的作用就是帮着她看着儿子。现在还把孩子看进了医院。

走廊的寂静让时间变得漫长而焦急。

“你们是任童童家属吗?先去交一下住院费。”

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体型肥胖,喷着一身劣质香水的女护士走过来问。

“是,我是童童的妈妈。多少钱?”

柳乘风刚想介绍自己,却被柳清瑶冰冷的眼神挡了回来。

“二十万。”

女护士说话的时候看了任清风一眼。

咦,还是个小帅哥。

看着任清风,护士双手捋了捋额前秀发,撩了他一眼,转身回了手术室。

任清风看着护士明目张胆的撩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着柳清瑶掏出电话焦急的打个不停,想到她违背家里的意愿没有嫁给豪门郝家,却和自己生下任童童,在柳家委屈了三年,生活拮据,二十万对她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下意识的摸了摸兜里的银行卡。

如果不是三年前因为自己的任性,和胡家比医术被人暗算输了。按照赌约,跑到中北沉寂了三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不能泄露和动用家族的任何资源,只有一次可以用钱救人、用医术救人的机会,而医术救人的机会三天前刚刚用完,儿子也用不着行到医院。现在只能先拿钱救自己的儿子。好在赌约规定,对以前治疗的病人可以继续治疗。

来到交款处,看着前面七八个人,两人焦急的等了十几分钟。

“对不起,这四张卡一共五万,还差十五万,你还有其他卡吗?”

看着柳清瑶掏出的四银行卡,收款员不耐烦的看着戴着硕大墨镜的柳清瑶问。

又是一个装逼货。看着穿的不错,四张银行卡却只有五万,真是个笑话。

看着柳清瑶委屈、绝望的眼神,任清风心里猛然一震。

哥哥死的时候,自己就是这种眼神,想救却无能为力。现在儿子有难,绝对不能见死不救。

任清风轻轻握了握柳清瑶冰冷的双手,看着不耐烦的收款员说。

“我这里还有一张银行卡,可以刷十五万。”

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破旧的黑色银行卡,递到收款员面前。

接过任清风递过的黑色银行卡卡,收款员看着他一身廉价货,禁不住眉头一皱。

这两人是一家人?女的穿着得体大方,男的怎么穿的就像个小贩?穿的好的四张卡才五万,这哥小贩这卡能有十五万?而且,这是什么银行卡,怎么没见过?

收款员随手在刷卡机一划,笑着谁任清风说。

“对不起,消磁了。”

消磁?任清风嘴角冷笑一声。

明明是连卡都没刷。

“麻烦你再刷一次。”

“你们两个是不是来找事的?什么再刷一次?你看看你们刷了几张卡了?有一张有钱的吗?你们再堵着,我就叫保安了,赶紧让开,没看到后面的人等着吗?”

收款员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嘟嘟说了一串。

听完收款员的说话,任清风冰冷的一字一句又说。

“同志,请再刷一次我的银行卡。”

“刷什么刷。都告诉你,消磁了。要是有卡,再拿一张,没卡赶紧滚蛋, 别耽误后面的人交钱。”

“就是,小伙,她都说了,你这卡消磁了。你赶紧去银行再换一张,让我们先交,行不行?”

收款员听到老奶奶催着任清风让开窗口,看到他身后已经开始骚乱,得意的一笑。

“再不走,一会儿引起众怒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像你们这种穷鬼最会装逼,银行卡一堆,一张顶用的也没有。

柳清瑶听到身后的人已经小声开骂,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任清风急忙把她搂到怀里,掏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

“丁老头,是不是想我了?我就在你们医院交款窗口,貌似你的人不喜欢我,竟然说我的卡消磁了。丁老头,你说我的卡会消磁吗?给你一分钟时间,过期不候。”

中北市人民医院会议室,正在开会的领导,惊讶的看着院长丁克力颤抖着双手毕恭毕敬的接完电话,立刻跑了出会议室。

等大家回过神,派人到门口找时,人已经不见。

挂上电话,任清风擦着柳清瑶脸上的泪水,转过头看着指指点点的人,骂了一句。

“都他妈给我闭嘴。你们知道什么,再哆哆滚一边去。”

听到任清风突然呵斥,众人吓得急忙闭上嘴。

“你们收款台,那位说银行卡消磁了?”

丁克力推开收款室的门,上气不接下气的问了一句。

看到收款员齐齐看着气喘吁吁的院长,跟在丁克力后面的后勤副院长楚天来急忙接着大声问。

“你们那位说银行卡消磁了?”

“我,我。”

接待任清风的收款员尴尬、胆怯的举起手。

“你被解雇了。楚副院长,告诉财务部,给她结工资走人。”

丁克力说完,一把拽出收款员,坐到椅子上,用麦克风温柔的问了一句。

“请问,那位是银行卡消磁的患者家属,麻烦能不能再把银行卡给我一下。”

第2章 过敏昏迷

收银员和排队的人,听到丁克力温柔的声音,顿时鸦雀无声。

认识丁克力的人忍不住偷偷议论。

“这不是丁院长嘛,他怎么亲自收款了?不会咱们真的冤枉前面的兄弟了吧?”

“肯定冤枉那位兄弟了,丁院长刚才不是已经把收银员开除了吗?”

柳清瑶听着众人的议论,看到丁克力在窗口亲自接待,脑袋立刻一阵发蒙。

任清风什么时候认识市院院长丁克力了?还亲自收款?

虽然自己和丁克力之间不熟悉,但能让他亲自接待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接过任清风递过的银行卡,丁克力立即把刷卡收费,并把任童童的名字记了下来。

又仔细看了看任清风和柳清瑶,虽然柳清瑶戴着硕大的墨镜,不过还是认出了这位省台一姐。

任神医消失这三年没想到是和柳清瑶在一起?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怪不得他消失了,我还能年年收到药,原来他就在中北。

任清风接回银行卡,看着丁克力,向他挤了挤眼睛,示意保密自己的身份。

明白示意的丁克力,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任清风搂着柳清瑶刚离开,丁克力立刻拿出电话,安排人查找任童童在那个科室住院。

刚进电梯,任清风听到手机震动了一下。

打开短信。

赌约到期,祝任童童还能抢救过来。

读完短信,任清风眼角立刻流出一行泪水,急忙用手擦了擦。

接着手机又响了起来,一个熟悉而又恐惧的号码。

听到手机响了半天,看到任清风愣着没有反应。柳清瑶推了他一把。

“电话。”

说完自己一个人出了电梯,慢慢向手术室走去。

看这柳清瑶可以放慢脚步等着自己,任清风努力平复着心情,接起了电话。

任医德刚要挂断电话,听到电话接通,忍者悲痛的心情说。

“清风,有时间回来看看你妈,你走了之后,她心情就一直不好,身体也经常生病。能听到你的声音,我已经心满意足。胡家那边咱们从长计议。还有,燕峰药业集团董事长我已经更名到你的头上,在你回来之前我先给你看着。回来了,赶紧把担子接过去,我现在身体也是不好了。事情过去就好了。”

“嗯。知道了爸。”

听完父亲的安慰,挂上电话,任清风靠着墙壁长长舒了一口气,扭头看着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柳清瑶。

这个傻女人为了逃婚,醉酒后阴差阳错和自己上了床,不得已和自己结婚生子。

三年的时间里,除了醉酒后的一次,俩人再也没有同床过。对任清风的一切,柳清瑶也从没有问过。

“走吧,我看医生在那边挺着急的。”

任清风走到柳清瑶身后,揽着她的腰,看到手术医生姜福仁像是等着两人,脸色焦急,急忙走了过去。

“怎么了?手术是不是出了问题?”

柳清瑶看着脸色焦急的姜福仁,声音颤抖的问。

“没有,没有。”

姜福仁苦笑着摆摆手,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手术没有问题就好。”

柳清瑶自言自语着,心情松弛下来。

“是不是麻醉药物出现过敏休克,不能做开颅,只能保守治疗,人可能醒不过来了?”

“你,你怎么知道?”

姜福仁惊讶的瞪着眼睛看着任清风问。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肯定怀疑是哪位护士把任童童的的情况私自告诉了家属。

我怎么知道?任童童毕竟流着我任家的血,知子莫若父。你也够大意的,做手术之前竟然忘了做药物反应试验。

任清风看着姜福仁冷冷的催促说。

“赶紧带我去看看孩子。”

柳清瑶刚刚放松的心情,听到两人的对话,立刻又揪了起来。手情不自禁的抓紧了任清风温暖的手。

“没事的,没事的。”

任清风握了握柳清瑶冰凉的手,在她耳边安慰着。

两人跟着姜福仁进了病房,看到任童童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昏睡。

“童童,童童。”

柳清瑶冲到病房前,心疼的握着任童童的手,不停的在脸上摩擦。

任清风拿起任童童的手腕,把完脉,看着姜福仁说。

“姜医生,能帮我找一套银针吗?”

“能,能。童小玲,到中医那边那套银针。”

听到任清风要银针,姜福仁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还是让童小玲去拿。

现在安抚家属的心情放在首位,毕竟是自己手术前没有对任童童药物过敏进行充分考虑,才导致他药物反应。

“童小玲,顺便把我的咖啡带过来。”

任清风听着声音有些熟悉,转头看了一眼。

唉,是手术室门口的胖护士,现在已经摘下了口罩,一双小燕都快被硕大的脸盆挤没了。

胖护士看到任童童没做手术,以为是因为没有交上住院费,冷冷的看了一眼柳清瑶,嘴里嘟囔了一句。

“穷逼主播,还省台一姐,张张腿分分钟二十万。”

柳清瑶正握着任童童的手悲伤着,听到胖护士话,心里的火气一下爆发,气冲冲的走到她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声质问。

“你他妈说什么呢?有种你再说一遍?”

啪!

话音刚落,柳清瑶看到胖护士的脸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耳光,急忙准头看了过去。

“你他妈再侮辱我媳妇试试,赶紧滚。”

“你。。。你们欺负人,柳清瑶、任清风,你给我等着,我找人收拾你们。”

说完,胖护士抹着眼泪转身冲出了病房。

砰。

童小玲刚进病房,与急着冲出去的胖护士撞了个满怀,手里的保温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稀碎。

“彩霞,彩霞。。。”

童小玲反应过来,急忙喊了两声,跑到门口却看到胖护士已经跑远了。

“姜医生,你要的银针。”

童小玲声音低落的把银针交到姜福仁手里,心里不停的叹息。

完了,胖护士最心爱的杯子让自己给打碎了。五百元没了。

任清风看了一眼郁闷的童小玲,接过姜福仁手里的银针,看着他说。

“谢谢。姜医生,我想给我儿子针灸,你看医院这方面你汇报一下?”

正愁着下一步怎么办的姜福仁,听到任清风的话,这才想起自己上面还有主任,急忙给脑科主任王友生打了一个电话。

柳清瑶看到胖护士已经走了,又回到了儿子病床前。

听到出现医疗问题,王友生扔下坐诊,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给任童童做完初步检查,确定没有生命危险,王友生心里才松了一口气,脸色缓和的看着柳清瑶。不过,想到姜福仁竟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狠狠的挖了他一眼。

“柳主播,孩子没有生命危险。”

“我知道没有生命危险。”

柳清瑶嘴角挂着轻蔑的微笑,冰冷的打断王友生的讲话。

“王主任,我只想知道你们下一步对我儿子采取什么治疗方案,作为病人家属,童童的母亲,想知道这些,有错吗?”

“没错,没错。”

王友生一脸尴尬的看着冰冷的柳清瑶,额头上不断渗出汗珠。

姜福仁在电话里已经汇报,柳清瑶准备把任童童的失误曝光。如果这件事情曝光,自己主任肯定不保。但治疗方案还要经过专家会诊,怎么可能这么快答复。而且,虽然对任童童身体进行了检查,但是对于下一步治疗,现在却是束手无策。

“王主任,我想接下来给童童治疗,你看行吗?”

你?

姜福仁看到王友生疑惑的打量着任清风,急忙把刚才他对任童童的诊断在王友生耳边汇报一遍。

听到任清风要给儿子治疗,柳清瑶惊讶的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第3章 白双喜

这货除了天天吹牛,逗童童玩,什么时候干过正事。冷冷的说。

“任清风,你什么时候会看病了?我和你生活了三年,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特长?今天你要是敢动童童一根手指头试试。我忍你三年了,别让我今天忍不住了。”

呃。完蛋了。

任清风看着一脸愤怒,虎视眈眈的柳清瑶,无奈的挠了挠头。

“清风,清风,可算找到你了。”

柳清瑶话音刚落,丁克力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了进来。

见到任清风一脸无奈的看着柳清瑶,丁克力急忙紧走两步,热情的紧紧握住他的手。

“丁伯伯,三年没见,气色比以前好多了。”

“哈哈哈,过奖了,人老了就是这样。怎么,你有信心给我们医院解决这个医疗难题?”

“嗯。我想试试,丁伯伯。”

听到丁克力的问话,任清风立刻底气十足起来,眼睛向柳清瑶瞟了几眼。

看到任清风的眼神,丁克力扭头看着柳清瑶,笑着说。

“清瑶,清风是我老友的儿子,我们三年多没见了。他的医术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对疑难杂症确实厉害。看在我的面子上,让他试试?再说,童童也是你们的儿子,你还怀疑他要拿着自己的儿子做小白鼠?”

看到丁克力热切的眼神,柳清瑶的心动摇了一下。

丁克力毕竟是医学专家,有他作保心里有了一些低。

“丁院长,既然你都替他求情,我没意见。但是出了任何问题,你们都要负责。还有,任清风,别整天没心没肺的挖苦心思玩自己儿子,你要是把儿子治好了,咱们从长计议。你要是让儿子。。。我让你小命玩完。”

“清瑶,你真是小瞧清风了。王主任,赶紧把你们科室专家、骨干都叫来,认真学习清风的针法。”

开玩笑,就没有任神医治不好的病。

任清风拿出银针挑了四根,用酒精仔细的消过毒,拿起任童童的手腕重新试了试脉。

看着任清风闭着眼睛,一副老中医的样子,柳清瑶皱了皱眉头。

这货什么时间学会故弄玄虚了?不过,样子倒像是老中医。

手夹四针,任清风突然眼睛闪过一道亮光,迅速向任童童的人中穴、四白穴、阳白穴、头维穴扎了下去。四针同时扎入,随着慢慢捻动,任童童的额头渐渐浸出汗珠。

龙手入针?上古针法。

病房里的中医专家心里一惊。

这位年轻人是谁?怎么会这种针法?

看到任童童鼻孔慢慢流出黑色淤血,所有人更是惊讶万分。

打通气脉引出淤血,这年轻人对针法的运用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爸爸,妈妈。”

任清风刚起完针,任童童就慢慢睁开眼睛看了一圈,盯着柳清瑶嘟着小嘴说。

“都是童童不听话,不应该自己跑去找妈妈,你别埋怨爸爸,好吗?”

看着儿子忧伤的眼神,想到这小子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护着任清风,擦着眼泪,挤着笑容,捏了捏他的脸蛋,指着他身上的淤痕问。

“儿子,是你爸爸把你治好的,我怎么可能生他的气呢。告诉妈妈,这里,这里,还疼吗?”

“嗯,不疼了。”

听到任童童说不疼了,丁克力笑着走到病床前,摸着他的额头说。

“童童,让爷爷给你检查一遍身体好不好?”

“嗯。但是爷爷不能给童童打针针,童童最怕被人打针针了。”

“童童这么可爱,爷爷怎么会给童童打针针呢?”

说着,丁克力拿起听诊器给任童童认真检查了一遍身体。

确定身体已经康复,看着柳清瑶说。

“青瑶,淤血出来,孩子已经没大事了。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

转头又看着任清风,拍着他的胳膊说。

“清风,你真是让我开眼了。龙手入针,我这辈子是学不会了。接下来的时间还在中北?”

听着丁克力简单的询问,任清风心里嘿了一声。

这是想留自己在中北市医院工作?真是个人精。可惜现在自己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一点也不不喜欢被人管束。

看着任童童已经恢复了调皮,张开双手让柳清瑶抱在怀里。任清风回过头,看着丁克力小声说。

“丁伯伯,你的病根我新配了一个药方,咱们加一下微信,一会儿我给你发过去。你服一个星期试试。”

“唉,唉。清风,真是太谢谢你了。”

如果没有柳乘风的中药,丁克力十分清楚自己早就向阎王爷报道了。

看着任清风儒雅的气质,丁克力还是把憋在心里的话问了出来。成不成先表达出自己的意愿在说,不管怎么样,争取了心里也就踏实,没有遗憾。

“清风,你这样的人才不来医院上班真是太可惜了,你看,我们这座小庙能不能容下你这座大佛?”

“如果你有有棘手的问题我可以帮忙,平时就别打扰我了。不过,我的诊金你应该知道。。。”

说到诊金,任清风知道,以后养家糊口没有钱可真是寸步难行。虽然银行卡里的钱花不完,但也不能让自己的中药、针灸廉价。

听到任清风说到诊金,丁克力立刻点头笑着说。

“知道,知道。”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丁克力才带着众人离开。

“爸爸,你真棒。”

任童童搂着任清风的脖子,亲了一口。

接过任童童抱进怀里,任清风看着柳清瑶刚要说话,却听到病房门口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吆,童小玲。儿科什么时候住进这么一个漂亮的孩子了?他是什么情况?”

正在收拾病房的童小玲,听到声音,手哆嗦了一下。急忙回头看着白双喜怯怯的说。

“白主任,这孩子叫任童童,两个小时前刚被车撞了。现在刚把脑子里的淤血清理出来,还需要住院观察。”

“是吗?那我给他做一下检查。”

白双喜在儿科坐诊,听到侄女白彩霞哭诉被人扇了一巴掌,赶紧让她带着给她找回公道。

到了病房前,白彩霞先让白双喜进去,自己躲在门外观察里面的情况,视机进入。

任童童听到白双喜要给自己检查身体,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吓得搂进任清风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说。

“爸爸,这个爷爷眼神怎么那么吓人?能不能别让他给我检查身体?”

听到儿子的话,任清风看着白双喜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笑着说。

“白主任,我看身体就不用检查了。刚才丁院长已经给孩子检查了一遍,说没什么大碍了,再在医院观察几天,随时可以出院。”

丁克力,丁克力,又是丁克力!我当副院长的提议就是把他拿下的。这口恶气还没有出,必须利用这个机会治他一把。你是不是检查孩子没问题吗?那我就给他制造出点问题,看你怎么解释。

白双喜脸上立刻笑容满面,装作不同意丁克力诊断的样子,看着任童童、任清风温柔的说。

“这可不行,术业有专攻。丁院长是综合,我是儿科主任。儿科我在医院最有权威,小朋友,让伯伯再给你检查检查身体好不好?”

师出反常必有妖。任清风心里不由一紧。看到白双喜的手腕隐蔽的抖了一下,一根银针赫然出现在两指之间。

傻逼。

“白主任,我看还是算了吧。童童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过两天我们也就出院了。”

“任清风,白主任说的对。他才是儿科专家,赶紧让他给童童检查一下。”

护妻狂魔-任清风, 柳清瑶-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98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