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富小神医-粱惊弦, 方冰-都市情感小说

超富小神医-粱惊弦, 方冰-都市情感小说

1
第1章 臭流氓

君阳市,秀岳山,黄梁村。

黄梁村坐落于秀岳山山脚,这秀岳山是由十多座山连绵而成,虽然风景优美,却交通不便,是出了名的贫困区。

“终于到家了!”

从秀岳山客运站到黄梁村,足有十五公里。

这段路还没有修好,道路狭窄,凹凸不平,别说出租车了,连摩托车都不愿意过去,粱惊弦是直接步行回去的,足足花了两个半小时。

“小弦你怎么走回来了?给你爸打个电话,让他骑自行车去接你啊。”

老妈罗小芬又是欢喜,又是心疼的接过粱惊弦的背包,将他拉进家里。

“爸呢?没在家吗?”粱惊弦也没有拒绝,进屋后四下看了眼,询问道。

梁家是两室的砖瓦房,中间是堂屋,后面还有一个小厨房,以及一片菜园子。

家里的设施,都非常的陈旧,大多都是爸妈结婚时候买的。

“你爸还在田里除草,看时辰差不多就要回来了。饿了吧,我来做饭。”

罗小芬去厨房做饭,粱惊弦也出门,和村里邻居打起招呼来。

“惊弦回来了?这几年在外面怎么样啊?”

“当兵不是两年吗?你咋去了五年啊?”

“在外面有女朋友了吗?咋没带回来?”

……

乡亲们也都很热情,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黄梁村实在是太贫困了,留在村里的大多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都进镇上,或者城里去工作了。

粱惊弦也都随口解释了一下,说自己当兵两年,之后在外面干保安,基本是月光族,没存到钱,自然也就没有女朋友了。这次回来呢,是打算重操旧业,在村里继续干村医。

“哎呀,这可就太好了,你师傅死后,咱们看个病都不方便,非要跑到镇上去,而且随便看个小病,都要几十块。”村里人知道粱惊弦要留下来当村医,都非常高兴。

粱惊弦的医术,是跟村里老村医学的,这老村医是四十多年前搬来的,无儿无女,性情怪异,大家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只称呼他阎老头。

不过这阎老头医术端的高明,别说黄梁村了,十里八乡的人,都有慕名前来求医的。

可惜在五年前,阎老头去世了,也就是那一年,粱惊弦去当兵。

过了大半个小时后,罗小芬过来喊粱惊弦吃饭,老爸梁斌也回来了,见到粱惊弦,不如罗小芬般热情,只是淡淡的对他说了句“回来了?快吃饭。”

家里一年到头,也没开过几次荤,但是儿子回来,罗小芬专门买了一斤猪肉,宰了一只鸡,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小弦,镇上富力大酒店正在招保安,我前两天的时候路过,抄下了招聘电话,你要不要去试试?”吃饭的时候,梁斌问道。

粱惊弦摇头道:“不用了,我暂时不想干保安了,就在村里做村医吧。”

罗小芬说道:“做村医也可以。以前阎老头的病人,可是看都看不完呢。”

梁斌迟疑的道:“阎老头是阎老头,人家毕竟干了一辈子中医,但是小弦……”

罗小芬顿时不满了,护子心切,说道:“我儿子的医术那也很棒好吗?他高中的时候,就没少给村里人免费看病,从没有出过差错。”

粱惊弦笑着说道:“爸,师傅对我是倾囊相授,医术方面您不必担心。”

梁斌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只是说需要进什么货,需要他帮什么忙的,和他说声就可以了。

吃完饭后,罗小芬挨家挨户的通知,告诉大家粱惊弦回来做村医的事,给儿子“招揽生意”。

粱惊弦则是带了两瓶啤酒,坐到了师傅的坟前。

“师傅,我五年没来看你,没生我的气吧?”

“这五年来,我可没有懈怠哦,你教我的医术和功夫,我也全都用在了正途上……”

粱惊弦一边喝酒,一边给师傅讲起了自己这五年的经历。

“师父,这五年来,我也算是报效祖国了,接下来我会帮着村子脱贫致富,完成您最后的遗愿。”

“哎呀……”粱惊弦的经历还没有说完,忽然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粱惊弦起身朝着出声的地方狂奔而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T恤、碎花裙的女子,晕倒在了溪水边。

她身边还有一个红色水桶,里面装了不少小龙虾。

粱惊弦上前,轻轻扒开她的头发,这是一张圆圆的脸,白白净净的,差不多是二十六七岁,风华正茂。只是脸色煞白,神情憔悴。

她的睫毛很长,此刻还在轻轻颤动,真是我见犹怜。

“这女的是谁,怎么没见过?是我们村的吗?还是村里谁家的亲戚?”

粱惊弦也没有耽搁,握起她的手,准备替她把脉,看看她怎么回事,可一瞥眼,却从她T恤领口,看到了那深深的沟壑。

他心头一荡,穿着的大裤衩,顿时就作出了呼应。

这就尴尬了。

他吃完饭出来溜达的时候,换了一条大裤衩,大热天的,穿着舒服。

可没想到反应这么激烈,以至于凶器无处可藏。

粱惊弦深吸了口气,迅速移开视线,很快,他发现碎花裙被风吹起,露出了她大腿处,有一个被蛇咬过的印记,而且印记处已经变得又红又肿。

“她这是被蛇咬了,这是一条毒蛇,毒性猛烈,再晚一会,她就要没命了。”

粱惊弦都不需要把脉了,低下头,用嘴一口一口的将毒给吸了出来。

“嘤咛!”杨曦缓缓苏醒过来,紧接着就看到有一个男人,正趴在她裙下,吓得她惊呼一声,飞起一脚,踹向粱惊弦。

她躺在地上,这一脚,正好踹在了粱惊弦的裤衩上。

2
第2章 麻辣小龙虾

“臭流氓,去死!”杨曦起身,咬牙切齿的朝着粱惊弦啐了一口。

本来还想要继续踹几脚泄愤,可看到粱惊弦身形高大,魁梧结实,心里头发虚,怕粱惊弦回过神来找她麻烦,抓起水桶,头也不回,慌慌张张的跑了。

“卧槽!”

“疼死我了!”

“这都特么叫什么事啊?”

梁惊弦碾碎草药,正给杨曦敷药呢,完全没有防备到杨曦这突如其来的“断子绝孙脚”,疼得他连话都说不出来,眼睁睁看着杨曦逃走,足足过了五分钟后,才叫骂出声。

在溪边找了快石头坐了会儿,直到行动自如后,粱惊弦这才起身准备回家。

“嘿,这里的小龙虾,还挺多的啊。”

黄梁村附近的河流小溪,数不胜数,眼前这条小溪的水不深,估计最深的地方也就一米左右吧,边上的水草处,还有几只小龙虾浮在上面。

“以形补形,抓几只回去补补。”

粱惊弦看了眼裤衩处,自嘲一笑,他身手灵活,轻松就抓了十几只小龙虾,提回了家。

这些小龙虾的个头着实不小,这十几只差不多快两斤了。

回到家后,就开始用旧牙刷来清洗虾身,剪须,剔胃,去腮,抽虾线……

“小弦你要吃小龙虾,妈给你去杨曦那里买啊。”见到粱惊弦在处理小龙虾,罗小芬走过来笑着说道。

“杨曦?谁是杨曦啊?”粱惊弦随口问道。

“哦,是你刘灿哥的媳妇。四年前娶的,啧啧,贼水灵的,可惜刘伯他们一家……”罗小芬说着,都忍不住抹眼泪。

刘灿是黄梁村的村民,比粱惊弦大五岁,四年前娶了杨曦,隔年就生了一对龙凤胎,可把村里人羡慕坏了。

可就在去年年初的时候,刘灿一家在市里出车祸,刘灿和他爸妈当场丧命,杨曦和两个孩子因为在家里,逃过一劫。

而肇事司机逃逸,到现在都还没抓到人,杨曦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的很艰辛。

好在刘家还有不少田地,杨曦虽然不会农活,但全部都租了出去,勉强能糊口。

现在孩子开始上幼儿园,杨曦也抽出了时间,偶尔去找点活做,补贴家用,最近她会去河边捉些小龙虾来卖。

“嗯,好,以后要吃小龙虾,找杨曦买。”粱惊弦想着以前,灿哥还挺好的,对村里的小孩都很照顾,深以为然的说道。

“什么杨曦,叫姐的。”罗小芬白了他一眼说道。

粱惊弦把小龙虾处理好,做了份麻辣小龙虾端出来,“老爸老妈,来尝尝。”

罗小芬和梁斌也没有客气,一人抓了一只。

“嗯?不错,好吃,真好吃……我还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小龙虾……”罗小芬此刻的表情,丰富多彩,就跟食神里的女裁判一样,就差要翩翩起舞了。

秀岳山这一片,大家都不爱吃小龙虾,就算河里小龙虾多,大家也都懒得去捉。

“小弦,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做菜这么好吃的?”吃完一只后,罗小芬又抓了一只在手上,“我说,你不会是没做保安,当厨师去了吧,呵呵,其实,做厨师也还挺不错的,现在市里的大酒店,都在招厨师呢。每个月工资,据说能有五千多。”

“味道真的可以。不比大酒店差。”梁斌也伸手去拿了第二只小龙虾。

罗小芬白了他一眼说道:“大酒店也没我儿子做的好吃。”

“都是我在部队的时候,战友教我做的。”粱惊弦笑着说道:“我对当厨师没啥兴趣,还是算了吧。”

他也拿起小龙虾嗦了一口,又道:“这小龙虾还是差点火候,如果能够添加几位草药进去,味道更好,并且还有强身健体,美容养颜的功效。”

一家三口,你一个我一个,很快就把一盘小龙虾搞定,就连说话不多的梁斌,也对这麻辣小龙虾赞不绝口。

粱惊弦收拾好碗筷,冲了个凉水澡,准备上床休息了,忽然间被老妈敲开了门。

“小弦,杨曦给我打电话,她家的小龙小凤发烧很严重,让你过去看看。”

“好,我这就过去。”粱惊弦穿了件T恤,牛仔短裤,人字拖,再带上了一套银针。

“小弦,杨曦家特别不容易,这诊金就别收了啊。”临行前罗小芬特意交待道。

“我知道。”

……

杨曦和往常一样,收拾完家里,洗了个澡,换上睡衣,正准备陪孩子睡觉,忽然发现两个孩子浑身发热。

她取出体温计查了下,都有三十八点五度,吓得不行,这黄梁村看病,可不容易啊,尤其是这大晚上的,交通又不便,她一人要带两个孩子,跑到镇上去,难度实在不小。

但是很快,她想起了罗小芬傍晚的时候,曾经通知过,说是她儿子回来做村医的事儿,杨曦也听刘灿,以及村里其他妇人说过,以前村医阎老头的事儿,既然粱惊弦是阎老头的徒弟,感冒这些小病,应该没问题的,于是她立即给罗小芬打了电话。

然后她就开始拿着毛巾,给小龙和小凤擦拭额头。

两个小家伙,发烧的厉害,现在都开始迷迷糊糊,哼哼唧唧起来了,杨曦看的心疼不已。

咚咚咚。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

“村医来得这么快?”杨曦心头一喜,快步跑出去拉开了门。

“杨曦,我来收小龙虾了,怎么样,四天了吧,存了多少斤小龙虾了?”

来的人不是村医,却是收龙虾的老许。

老许今年五十多岁,是惊鸿村的人,这边路太难走,也只有老许每隔三天,才来收一次。

“有个十六斤左右。”杨曦眉头一皱,对于老许这么晚才来收龙虾,颇有些不满,之前,他都是下午四五点钟就来收了。

“哦,还不少啊。”老许嘿嘿笑了笑,走进了杨曦家里,一双眼睛,不断的在杨曦身上打量,最后,他咽了咽口水,故作淡定的说道,“杨曦,以后,你的小龙虾,我收你十块钱一斤。”

之前,杨曦的小龙虾都是五块钱卖给他的,这价格确实极低了,可老许要是不收,这小龙虾只能自己吃。

她每天能捉到两三斤,运气好能捉到四五斤,也就是每天能卖十几二十块钱呢,也还过得去了。

现在老许要涨价,本应是喜事,她的收入就要翻倍了,可看着老许的眼神,她就已经大致猜出了老许的心思。

“咳咳,老许,我两个小孩,现在生病了,我叫了村医,村医马上就来,这些龙虾,你快网走,等下次来一起结算。”

老许顿时嗤之以鼻的道:“阎老头死后,黄梁村哪还有什么村医?”

他忽然抓住了杨曦的手,嘿嘿笑道:“杨曦,你就别骗我了,这大晚上的,不会有人来的,你就从了我吧。

只要你从了我,以后你的小龙虾,我十块钱一斤来收,你两个孩子,我现在就能送他们去镇上卫生院。”

“松手,你给我滚开!”杨曦没想到老许这么大胆,气的满脸煞白,眼中喷火。

3
第3章 随便捏几下就好了

她心慌意乱,抽出手来,反手一巴掌,抽在了老许的脸上,“你再不滚蛋,我就要喊人了。”

老许捂着脸,阴测测的道:“喊人?你倒是喊啊。索性让黄梁村所有人都来看看?看是我丢脸,还是你更丢脸?”

杨曦闻言,一股凉意瞬间从脚底,直冲脑门。

这种事情往往就是女人吃亏,越是贫困的地方,越是没处说理去。就算她是被强的,也免不了被人风言风语。

她一恍惚,老许已经抓住了她的手,猥琐的笑道:“你最好是从了我,否则,以后我都不收你的虾了。真要逼得我用强,对我们彼此双方,都不好看。”

他这算是软硬兼施了。

其实还别说,老许真的不怎么乐意上黄梁村来收龙虾,他之所以花一个小时,跑到这边来,完全就是为了杨曦。

铺垫了这么久,他认为杨曦已经尝到了甜头,有求于他,轻易不敢拒绝。

“滚,给我滚。”杨曦看似柔弱,在这种事情上,却格外有原则,她激烈的反抗起来。

可是老许常年干体力活,这力气不是一般的大,既然已经出手,那就索性用强,他还不信杨曦真敢把这事儿闹大。

“嘶……”杨曦拼命挣扎,却挣脱不了,更是被老许压在了地上,她的睡衣,更是被扯破,露出大片的雪白。

眼看老许那张恶心至极的脸凑过来,杨曦气的直流泪,甚至于都萌生了死志。

“老流氓!敢在黄梁村撒野。”就在这时候,忽然一个身影飘进来,然后杨曦身上一轻,老许已经被人提起。

她能看到一个伟岸的背影,一只手,就把老许提在了空中,然后狠狠的扔在地上。

想到刚才差点发生的事儿,在被救后,杨曦反而是委屈的哭了起来,只是这一哭,心里的抑郁却全都发泄出来了,整个人也舒服多了。

眼前的这个身影,也让她看着更加的挺拔,这……就是英雄救美了吧?

杨曦想到了这一点,哭了两声后,就止住了泪。

“哎呀,我的屁股。”老许惨叫起来,可是话音刚落,对方又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脸上,老许的牙齿都被打掉了两颗,同时,半边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滚吧,下次再让我见到你,我特么弄死你。”粱惊弦怒喝道。

黄梁村有一百三十多户,梁家距离陈家,还是挺远的,粱惊弦这才过来,没想到他刚到杨曦家,就见到老许这恶心的家伙,竟然意图侮辱杨曦。

如果换个没人的地方,可能粱惊弦都一掌拍死了这货。

老许本就理亏,在黄梁村的地盘上,他可不敢再造次,捂着脸狼狈的逃走了,屁都没有放一个。

“你没事吧?”粱惊弦转身,伸出手来,准备去扶杨曦。

“是你?”

“是你?”

两人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但是下一刻,杨曦的脸就红透了,也觉得不好意思。

其实从溪边回来之后,杨曦想起了自己被蛇咬过的事儿,也看到了自己腿上的药汁,知道自己误会了粱惊弦。

再见面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属实尴尬。

而粱惊弦也没想到,在溪边踹他的人,竟然是杨曦。

“起来吧。”粱惊弦无语的嘟囔了一句。

杨曦羞红着脸,没好意思去接他的手,按住地面爬了起来。

此刻杨曦的睡衣,撕破了一截,露出半边肩膀,粱惊弦的个子又高,从上往下,再次见到了那沟壑。

“咳咳,小孩子呢,我是来看病的。”粱惊弦轻轻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避免尴尬。

杨曦也看到粱惊弦的敬礼,脸更加的红了,连脖子都红透了,她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说道:“你就是小芬伯娘的儿子粱惊弦吧?来,跟我进来。”

对粱惊弦,杨曦原本就有愧,再加上现在的救命之恩,粱惊弦在杨曦心中,足有三米高。

她在前面带路,脚下都有些飘。

进屋后,粱惊弦来到床边,摸了摸两个小家伙,他们俩烧的很厉害,如果不是自己来得及时,挨到明天再去医院的话,可能都有生命危险。

“嗯,没什么大碍,你去端一盆温水放着。”粱惊弦没有实话实说,宽慰的说道。

他现在都没有草药,只能用针灸,以及推拿了。

其实用针灸更快捷,但给两个小家伙用针,可能会吓到杨曦,所以粱惊弦选择了更加耗费心神的推拿。

“呼……”约莫四十分钟后,粱惊弦长长的舒了口气,终于给刘小凤按好了,体温也降了下来。

他拿纸巾擦了擦汗,这纸巾,嗯,质量很差,很粗糙,不舒服。

杨曦上前替刘小凤擦了擦汗,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她的后背,果然,体温已经正常,呼吸也变得顺畅。

“谢谢,真的是太谢谢你了,粱惊弦,你的医术真高明,随便捏了几下就好了。”

粱惊弦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说道:“随便捏了几下?这都大半个小时了好吗?”

还有,这样推拿,很费气力的,你没看到我都大汗淋漓了么?

只是这番话,却不足以对杨曦说而已。

杨曦见到刘小凤无碍,已是放下心来,笑着说道:“是是是,是我说错了,对不起。”

她这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来,特别迷人。

“刚才,刚才那个家伙,是干什么的?好像不是我们村的吧?”

粱惊弦多看了杨曦几眼后,一边给刘小龙推拿,一边聊起天来。

“他是惊鸿村,来我们这边收小龙虾的。”杨曦的脸上,露出了愁容。

“怎么?你还有很多小龙虾没有卖?”粱惊弦问道。

“之前他是每三天来收一次,这一次存了四天了,有十五六斤呢,而且以后,他也不敢来收了,我明天拖到镇上,看能不能卖出去。”杨曦苦笑着说道。

粱惊弦又问了一下收购的价格,说道:“这样吧,你的小龙虾,我收了,以后你有多少,我收多少。”

杨曦一愣,旋即苦笑着道:“谢谢你了,不过还是不用了。”她并不愿意让人施舍给她。

“你别想多了,这些小龙虾,我是准备自己加工,做好之后,拿到镇上去卖的。”粱惊弦也看出了杨曦的担心,笑着说道。

同时,对于杨曦,也多了一分好感,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凭自己的劳动去挣钱,不会接受他人的施舍。

“如果你是要做好之后去卖,那我就不客气了。”杨曦也没有拒绝,“我缸子里的虾,你先全部拿去吧。”

她决定把这些虾,全都送给粱惊弦算了,反正她也吃不了多少。如果粱惊弦真的是拿出去卖,那以后还可以继续去捉虾,如果只是自己吃,那以后就不用再去捉虾了,去找其他的活干。

粱惊弦把刘小龙也按好之后,拿着杨曦家的水桶,把小龙虾全都掳了起来,掂量了下,差不多十六斤半。

“五块一斤,这是九十块钱。”粱惊弦掏出了一百块钱,递给杨曦,“剩下的钱,下次补给我。”

“不不不,这钱我不能要,这虾算我送你的,就当晚上,我不小心,我……对了,你诊费多少?我还应该给你钱呢。”说到晚上踹粱惊弦,杨曦的脸又红了,她这人特别害羞。

“诊费不贵,两个小家伙,一人十块钱,加上晚上我替你吸蛇毒,也是十块,一共是三十块。这一百块你拿着,还欠我四十,下次捉到小龙虾再抵。”

粱惊弦也没让杨曦拒绝,提着小龙虾就走了,杨曦拿着钱,看着缓缓走回去的粱惊弦,心头掠过一丝暖意。

可紧接着,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了粱惊弦对她的敬礼,“这小子,规模真是不小,肯定很能折腾人。”

她红着脸,又去洗了个澡。

超富小神医-粱惊弦, 方冰-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7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