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极战尊-秦天, 林熙媛-都市情感小说

都市无极战尊-秦天, 林熙媛-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万神战尊

“万神宫如今已成为海外至尊组织,今日,特分封你们为九大神王,镇守万神宫,统管九洲神令营。”

说话的少年独坐万神宫至尊宝座,说话间慢慢走下台阶。

“秦哥,你呢?”

九大神王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秦天。

“万神宫封神完毕,我也是时候要回去华夏滨城了。”

话音刚落,众人黯然伤神。

“七年前,秦家家变,我被迫流浪于滨市,在饥寒交迫中躲进了林家小姐闺房。”

“当时林家小姐与刘家三少见面时被下药,发现不妥后逃回家,竟然与我发生了关系。”

“事后,我与她约定,待赚到钱就会回去娶她……”

“谁知不久后,我被人骗到海外当矿工,所幸让我在挖矿时得到神王诀,才能在七年不到的时间,一手创下这万神宫。”

说完,他打开一个怀表,眼神瞬间变得温柔,里边的相片是一位纯情可人的女子,弯弯的眉毛和迷人的眼睛,似乎能净化世间的一切。

也不知道这七年来,她过得好吗?

许久才回过神,他看向站在最前头,一名铁一般的男子。

“焕天,你已是万神宫神王之首,以后,这里就交给你了。”

焕天落泪下跪,其他八名亦齐声下跪。

“永追随万神宫神王之上——万神战尊,秦天!”

……

三天后,华夏滨城,林氏集团门口。

“秦哥,办好了,你在华夏的身份是岛国矿工,另……”

“别的不用了。”秦天直接挂断电话,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景物陷入沉思。

“她应该过得很好吧……”

凭着记忆发现,林氏集团已经建设得比以前更加雄伟。

相信林熙媛现在的生活,也应该比以前更好了吧。

远处咖啡馆门口,一名卖花的小女孩,引起了秦天的注意。

小女孩大约六七岁,穿着一身薄薄的单衣,在寒风之中被冻得瑟瑟发抖,小脸铁青。

但是依旧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台阶边上,看着面前的一对情侣,稚嫩的推销着。

“这个小丫头,好可怜啊,我买了。”一对情侣揉了揉小女孩的小脑袋,眼中尽是怜悯,买了好几束。

最后还塞给了她一些钱:“小妹妹,这是两百块钱,是姐姐送你的,去买一个厚一点的棉衣。”

不过在他们走了之后,从旁边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一把抢过了小女孩身上所有的钱,数了数,眼睛一亮:“今天生意不错啊,这么多的收入。”

“我……我想换件棉……衣……好冷。”

小女孩颤颤抖抖的走到了那个中年妇女的身边,小脸冻的铁青,拉了拉那个中年妇女的衣服。

“滚。”

那个中年妇女一下子把小女孩掀翻在地,还骂了一句:“死孽种,还换棉衣,你穿了棉衣,还能挣那么多钱么?”

“我冷。”

小女孩躺在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团,甚至在不停的发抖。

“越冷越好,这样那些过路的才会给你更多的钱,这些够我打好几天的麻将了。”

“不过还不够,你明天穿短袖吧,那就更好了,肯定能够赚大钱的。”

中年妇女数着手上的钞票,想着明天的计划,眼冒金光,丝毫没有注意到蜷缩在地上,脸色发青的小女孩。

“妈妈,我想你了……”小女孩突出一口热气,将身子更是一缩,缓缓的闭上眼睛。

而这时,一件大衣披在了她的身上,她整个人被抱了起来。

“你是?”

小女孩感觉到自己的异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那张在阳光照耀下,宽厚的身影,刀刻一般的脸庞。

而对方没有回应小女孩,只是看向了中年女子,低沉地问道。

“我说,这个小女孩跟你什么仇怨啊?你要这么刻薄?”

说话的正是秦天,此时的动作,令中年女人楞了一下,随即骂骂咧咧地喊道。

“什么仇怨?那仇怨可就深了!”

“告诉你吧,地上这个,就是林家孽种,把我们林氏集团和刘氏集团的脸面都丢尽了!”

林氏集团?刘氏集团?林家孽种?

中年女子的话令秦天格外地敏感。

“你说的林家孽种是什么意思?”

此话一出,中年女子大笑着道。

“林家小姐林熙媛七年前跟一个流浪汉生的孽种,这破事在这边谁不知道?你不是明知故问吗?”

如同晴天霹雳,秦天无比凝重地看向地上卖花的小女孩。

他居然发现,这个卖花的小女孩身上,有着他与林熙媛的缩影。

莫非,这个小女孩是七年前他与林熙媛一夜留情所生?

此时此刻,秦天的怒火燃起,如果这个中年女人所言非虚。

那么,这个小女孩这些年来,岂不是过得比乞丐还要悲惨?

压制着心中无尽的愤怒,秦天看着卖花的小女孩,问:“你妈妈在哪呢?”

而中年妇女还在一直指手画脚地叫骂着。

“那个贱人,跑去天香阁,抱着刘三少快活去了!”

“喂!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我在教训她,你还抱着她做什么!”

“放下!别多管闲事!这个小乞丐这么臭你都敢抱着?难道你是她爹啊?”

中年女人粗声大气的话语,如同电闪雷鸣一般,刺激着秦天的神经。

林熙媛去和刘三少快活?抛下女儿在这里被人当成乞丐卖花挣钱?

秦天把脸一沉,看向中年女人,一字一顿道:“我就是他爹。”

“你……你是……”中年女子惊愕不已,指着秦天:“你是当年那个流浪汉?”

啪!

秦天抱着小女孩一个转身,一巴掌打在中年女人脸上。

顿时一阵麻,五指血痕霎时间出现在中年女人脸上。

“你……”

挥手间,中年女子如稻草人般倒飞数丈,晕死过去。

秦天接受不了。

不仅仅是在他看到小女孩,竟被恶妇当成小乞丐在街上卖花的事情上。

更多的是,他在海外日夜牵盼了七年的女人,竟然会抛下自己的女儿。

跟回了那个刘三少……

莫非那一夜,是自己瞎了眼?

第2章 痛心疾首

秦天抱着卖花的小女孩,离开了林氏集团。

在经过一家烧鸭店的时候,听见卖花的小女孩肚子咕噜咕噜地叫。

秦天停住了脚步,问道:“小朋友,叔叔请你吃饭好吗?”

卖花的小女孩咽了咽口水,“我不饿,我要去找妈妈。”

“那,吃饱了,叔叔马上就带你去找妈妈,好吗?”

“嗯嗯。”卖花的小女孩这才答应下来。

点了一整只烤鸭,秦天拿了个大鸭腿给卖花的小女孩。

可是,令秦天感到意外的是,小女孩不敢吃,而是拿着盘子里的鸭头,津津有味地啃起来。

此时的秦天鼻子一阵酸,却硬是挤出笑脸,“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林米米。”

卖花的小女孩此时对秦天多了些安全感,一脸期望地问。

“叔叔,我吃一个鸭头,然后能带走一个鸭腿给妈妈吃吗?”

给妈妈吃……

秦天眉头一皱,心中怨气又生。

林熙媛跟回刘三少,丢下自己的女儿在外边过着乞丐不如的生活。

而单纯的林米米居然还想着自己吃鸭头,把鸭腿带给妈妈……

“你妈妈丢下你在外边卖花,你怎么……”

秦天话还没有说完,林米米气呼呼地看着他,“叔叔你说我妈妈,你是坏蛋。”

说着,林米米很偏激地把鸭头扔在桌上,用手背擦一擦嘴巴就要跑。

秦天赶紧抱住了林米米,受惊的林米米哇一声就哭了,“我要去找妈妈,哇……”

“叔叔不好,是叔叔不好,不应该说你妈妈,我道歉,我向你道歉。”

“你赶紧吃饱,吃饱了叔叔就马上带你找妈妈去,带两个鸭腿给妈妈吃……”

令秦天感到惊讶的是,当他说起要带两个鸭腿给林熙媛的时候,居然把林米米说服了。

不对……刚刚那个欺负林米米的中年女人,所说的话一定另有隐情。

此时的秦天看着林米米大快朵颐的样子,陷入沉思之中。

天香阁,看来得去一探究竟……

与此同时,天香阁十七楼包厢中。

一个身材性感,美丽如仙的女子。

她跪在一男一女面前,面如死灰。

美丽如仙的女子,便是林熙媛。

而那一男一女,是刘家两兄妹,刘三少刘雄和刘二姐刘莹香。

“小孩是无辜的,要是你们怨我当年不嫁刘家,你们可以抽我的血,但是,请放过米米。”

林熙媛的声音很暗淡,很无力。

“你的血?呵呵,钱大师跟我说过,只有喝了小女孩的血才能让我青春永驻,你的血对我有什么用处呢?”

刘莹香冷笑着道。

“你这个疯子!米米每个月都被你抓去抽血,原来就是被你喝了?”

林熙媛猛然抬头,怨恨地看向刘莹香。

刘雄幸灾乐祸地对刘莹香说道:“姐,既然林熙媛这个贱货今天都来到这里了,你就给我个面子嘛……”

“行,这里交给你,记住,就算待会她让你满意了,也只有三个月。”

刘莹香说完,瞥了一眼地上的林熙媛,扭着腰离开。

昏黄的灯光,刘雄见刘莹香把门带上,得意地躺在沙发上,把脚重重地放在了桌上。

“过来,帮我捏捏脚!”

刘雄把脚架在桌子上。

林熙媛摸了摸眼角的泪水,起身走过去,脱了刘雄的鞋。

刘雄放肆地用他的臭脚拍了拍林熙媛的脸,“说你贱,你就得认。”

委屈的泪水再度夺眶而出,林熙媛咬着牙,她心里一直在念着:“米米,我这是在救米米……”

随着刘雄肆无忌惮地又用臭脚撩着林熙媛的衣领,一股邪恶的想法在刘雄心中暗生。

“站起来!脱了!”

刘雄厉声地命令道。

轰!

就在林熙媛犹豫不决地拉着衣领的时候,包厢的门,被踢开了!

“谁!”

刘雄大吃一惊。

而秦天此时抱着米米,正正站在门口。

也是在这一刻,秦天看到了那个日夜思念的人,可是她!似乎正要脱掉上衣。

他七年来在脑海中构想的美好世界,在这一秒崩塌了!

“米米?”林熙媛赶紧整理着衣服,慌了神的她视线变得模糊。

“林熙媛,我就是要在你女儿面前玩你!”

刘雄光着脚站起来,粗鲁地将林熙媛踢倒在旁边的软皮躺椅上。

林米米一下子被吓得大哭。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穿梭而去,秦天一个摆腿,正正踢中张雄的脸。

一脚,鼻梁骨裂。

再一脚,满口是血。

第三脚,半边脸肿成了青红猪头。

最后,只听见张雄撕心裂肺地哀嚎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再无动静。

秦天眯着眼睛看向心魂未定的林熙媛。

“你是想待在这里,还是跟我走?”

第3章 我有办法

秦天这一问。

令刚刚失魂落魄的林熙媛如梦初醒。

她端详着眼前男人的脸,脑海中闪现出七年前的一幕。

“秦天!”

“我们先离开这里,好吗?”

林熙媛目瞪口呆,哭成泪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说起。

……

林熙媛的脚步匆匆,东张西望中带着秦天和米米回到了家中。

这是一个不足四十平方的小居室,虽然破旧简陋,但是收拾的一尘不染。

异常平静的林熙媛,端了一杯热水放在秦天眼前的桌面。

凝重的气氛,使得米米很是乖巧地总是在旁边拉着妈妈的手。

林熙媛就这样站着,一言不发地看着这个曾经的流浪汉,米米他爸!

“你为什么……”

秦天刚要开口,林熙媛厉声打断了他:“你是不是想说我跟回了刘雄!出卖了你!”

此时的林熙媛情绪崩溃了,她哭出来的声音,足以撕裂秦天的心。

看着已经蹲在地上的林熙媛,秦天闭了闭眼,无言以对。

“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此时蹲在地上的林熙媛斜着眼,带着仇怨一般的神色看向秦天。

看得秦天无地自容。

“刚刚那个人,记得那时候我跟他定亲,他居然在第二次见面就对我下药。”

“我逃回家,却跟你糊涂地发生了关系。”

“你答应过我,赚到钱会回来娶我,我和米米一等,等了七年。”

“七年,我和米米被刘家制裁,中断了所有的活路,过着乞丐一般的生活。”

“相信你看到我和米米的家,能想象得到吧?”

林熙媛说完自嘲地冷笑一声,这一笑,令秦天低下了头。

秦天深深地调整着呼吸,他的眼泪,全都流进了肚子里。

“告诉你,我这辈子只跟你有过关系,刚刚那一幕,是我为了救米米,而……而去……”

“但是刚好你来了,刘雄并没有得逞。”

秦天听到这里,露出了懊悔的表情。

是我错怪林熙媛了,她还是梦中那个女孩,忠贞的女子。

此时林熙媛抱起米米,把她的手臂摆出来对着秦天。

“她就是你的女儿,她的血已经被刘莹香快要抽干了……”

说着说着,林熙媛掩面痛哭,“我……我还有五百多块钱,你……拿着钱带米米……逃吧……”

林熙媛最后一句话,击溃了秦天作为男人最后的自尊心。

就算他是万神战尊,但是,他在林熙媛和林米米面前,却是一个没有尽到父亲和丈夫应有责任的男人!

他赶紧揽住林熙媛和米米,一只大手把林熙媛和米米的小手包起来。

而此刻,刺痛他眼球的是米米那条布满针孔的手臂。

被他摸到的是,林熙媛那一双长满老茧的手!

林熙媛无助地在秦天的胸膛哭泣,这,是她七年来第一次有一双肩膀可以依靠。

“妈妈,米米会乖,米米去给老巫婆抽血,你就不要哭了。”

米米童言无忌的一句安慰,令林熙媛突然间神经质地张望:“门!门得锁上!”

此时秦天压低着声音道:“不用怕,我回来了,没有任何人能够欺负你们了。”

“你听我说,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带米米走的,对对对,你一定可以的!”

林熙媛一边说,一边急急忙忙地跑到了小卧室,一会便拿出来一叠大小不一的华夏币。

“你拿着,现在就带米米离开滨市,滨市没有人认识你,你可以带他走,就算去流浪都好!”

秦天沉默地看着眼前的华夏币,他恨不得马上说出自己的这几年已经成功。

但是对于眼前已经情绪失控的林熙媛来说,秦天又多了几分顾虑。

米米口中的老巫婆刘莹香,居然害到林熙媛和米米的处境如此的悲惨。

更别说是整个刘氏集团都在欺负林熙媛和米米。

那个刘雄,今天见到的中年女人,怕只是这七年来欺负林熙媛和米米的一个小小缩影。

此时秦天忍不住问道:“林家不管了吗?”

“我跟你做了那样的事,还坚持要把米米生下来,林家早就当我死了!你倒是快点啊!”

林熙媛现在急得咬牙,硬要把华夏币塞给秦天。

“我不会带米米走的,我会永远在这里陪着你和米米,一家人永远都不会分开。”

秦天强压着内心所有的悲伤,露出了平淡而坚定的笑容。

面对秦天突然间那种强大的气场,散发出无比的自信,林熙媛不可思议地看向秦天的眼睛。

“你……你有办法?”

“我有办法。”秦天的眼神坚毅中,似乎射出了一道光芒,照进了林熙媛的心。

此时一家三口拥抱着,秦天心里暗暗说道。

“刘家,刘莹香。”

第4章 该结清了

深夜。

滨市欣天使美容医院。

一名年近四十岁,浓妆艳抹,衣着华贵的女人,斜卧金丝楠木床。

她手中拿着红酒杯,里边装的,却不是红酒。

在她渴望的眼神中,似乎对这逸动的鲜红,有着特别的癖好。

“真是天赐的佳酿。”

这个女人便是刘莹香,她用红唇咪一口杯中鲜血,露出了惬意的诡笑。

“姐,你可真有品味,我都觉得你喝完之后,肤色又润滑了不少。”

一个奉承的声音,听得刘莹香好不舒心。

“真会说话,对了,今天那个贱人,你还满意吧?”

刘莹香抬起头,看向那个鼻青脸肿的男人,突然脸色一变。

“怎么了这是?”

那个男人,正是刘雄。

刘雄怨气滔天:“你走后,我刚想和林熙媛玩玩。”

“没想到,一个男的抱着那贱货的女儿突然闯了进来,直接就把我毒打了一顿。”

“姐,你可得为我报仇啊!”

刘莹香疑惑地问:“她不是一直单身么?哪里找来男的帮她?”

“这个,我也想不通。”

“不过,那男的力气……力”

说到了这里,刘雄忽然愣住。

此时的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快叫保安!”

“别叫了,那几只软脚虾,都被我打趴下了。”

从门口出现秦天的身影。

如同烈焰中走出的神王,一股无比威严的气息笼罩整栋大厦。

秦天径直走到了刘莹香的身边。

“你,就是刘莹香?”

刘莹香无动于衷,依然侧卧着,斜着眼看向秦天:“是又如何?看来,我弟弟的伤,就是你干的?”

“没错。”

“就为了林家的那个贱货?和那个孽种?”

秦天低沉地道:“不要侮辱我的妻女。”

此时,刘莹香坐起身,“你就是当年那个流浪汉?”

秦天看着他们姐弟,异常平静地说道:“我回来了,刘家七年来欺负我妻女,这笔账,该结清了。”

谁知刘莹香反而站起来,针锋相对地盯着秦天。

“告诉你,林熙媛这个贱人,刘家这样对她,已经算是仁慈了!”

“至于我看上了你的女儿,那是她的福分。”

“她的鲜血能让我变美,你得为她感到自豪才对。”

眼前的刘莹香,一副傲慢的嘴脸,言辞带着残暴的意味。

“既然你是那个孽种的父亲,就给你面子,自己留下两根手指,再从我眼前消失,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说到这里,刘莹香不可一世的神态之中,又多了一丝类似于宽容的气度。

秦天哭笑不得地轻锤额头。

当今社会人人平等,却在刘莹香的眼中,把人当成了蝼蚁……

想到这儿,秦天的眼角闪现出一道杀机。

小小华夏一个三线城市,名不经传的刘氏集团之女,都能说出这些话来。

若是如此,还要王法做何用?

秦天强忍着怒气,问道:“照你所说,你们欺负我的女人、喝我女儿的血,我还得向你刘家道谢吗?”

“对。”

“我喝了她的鲜血,能得到的,是最为光彩的面容。”

“她的鲜血不赠与我,岂不是暴殄天物?”

“更何况,我每次都会给她一笔钱,五百……”

轰!

秦天愤怒的一掌,直接将刘莹香击飞出去。

刘雄吓得赶紧躲在一旁,连声求救。

刘莹香想不到秦天竟敢朝她出手,脸上除了惊诧以外,更多的是怨愤与狰狞。

“低等贱胚,你敢……”

啪!

秦天九十度反手一扇,当场将她下巴拍烂。

此时落地窗映射出刘莹香的模样,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脸,刘莹香发疯似的大叫了起来。

“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全家都死。”

秦天一脚踩在她的后背上,“你个烂脸的老巫婆,一开口就要别人死?”

“你觉得,这个世界,没有王法了吗?”

“哈哈……哈哈哈……”

刘莹香厉声大笑,“我刘家就是滨城的王法!。”

“论财力,我们刘氏集团是滨城巨富!”

“你这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打我,我今天一定要你死。”

“包括那个林熙媛,我要将整个林氏集团搞垮,让他们全部流落街头!”

刘莹香猖狂至极,纵然此刻的她被秦天踩在脚下,却不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秦天叹一口气,轻轻地挪开了踩在刘莹香后背的那只脚。

“现在知道怕了?刚刚不是很拽吗?”

刘莹香被刘雄扶起来,摇摇欲坠地指着他道:“告诉你,为时已晚。”

“我们刘莹香说了要你死,要林家全部流落街头,就一定说到做到!”

秦天却唱起了反调:“不,今晚,应该是你们姐弟去死,而且,你刘家全部余孽,更得死。”

刘莹香似乎听到了世上最可笑的大话,怨毒地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哈哈哈……就你?要灭刘家?让我们姐弟去死?”

“你个狗屁不如的贱民,定是失心疯了,才敢跟我刘莹香说出这些话来。”

“我刘莹香就是滨市的女王,我敢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

“我们刘家家主一定会召集滨市所有权贵,将你碎尸万段!”

就在她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刘莹香,谁给你们的权力?竟敢这样跟秦哥说话。”

一群人快步走了进来。

带头的,是一位身穿金丝锦衣的中年男子。

看到这名中年男子那一刹,刘莹香和刘雄,眼神猛地一缩。

“周……周首富。”

都市无极战尊-秦天, 林熙媛-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580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