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妻不娶扶弟魔-陈默, 颜妃萱-都市情感小说

娶妻不娶扶弟魔-陈默, 颜妃萱-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我要结婚了

“夏瑜,我求求你,别走!”

金福大厦前,正值下班,人流人往。

陈默不顾众人目光,快步追上,一把抓住刚下班的女友夏瑜,颤烁着焦虑目光。

三年前,她弟弟酒驾撞死人,她以嫁给他为条件,让他去顶罪坐牢。

他答应了,在牢里的每一个晚上,都盼望着快点出来和夏瑜完婚。

哪想到,她竟想反悔?

“陈默,你告诉我,现在10万块能买什么?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贱吗?别人嫁女儿又车子又房子又戒指的,我妈不过是要你60万彩礼,过分了吗?”

夏瑜用力甩手,神色刻薄,看着陈默的眼神难掩嫌弃。

区区10万彩礼,他好意思说出来,她都嫌丢人。

“可...可我刚出来,一时上哪再凑50万?这10万还是我姥姥留下的,而你当初答应嫁给我,也没这附加条件!”

陈默又抓起夏瑜的手,乞求的眼神带着一丝暗愠。

自己为了爱情,为了这女人付出了一切,换来的居然只是对方的嫌弃?

“哎,陈默,那真不好意思了,我弟弟要结婚,他女友要一层楼和一辆车,我妈承担不起,作为姐姐,这钱必须由我来给他凑!我必须要为我弟弟着想!”

夏瑜理直气壮说完,再度甩手离开,神色冷漠且决然。

看着她窈窕背影,陈默的怒火终于燃烧起来,拳头紧握。

呵!必须?

你必须要为你弟弟着想,可你什么时候替我这男朋友着想过?

感情你的心里只有你宝贝弟弟,而老子只是你一台取款机?

“啧啧,60万彩礼,这又是典型卖女儿的节奏啊!”

“哎,这神马年代,一个农村妹子,居然也要60万彩礼?”

周围尖锐的议论声像潮水一般,灌入了陈默的耳朵,让他捂着耳朵,大步离开了现场。

愤怒归愤怒,夏瑜还是要娶的,这不仅是他几年来的愿望,更是姥姥临终前的遗愿,当年自己会答应夏瑜去顶罪,就因为姥姥也希望自己娶她,成家立业。

可还要50万,50万啊!自己究竟要上哪凑?

陈默不想放弃,决定去借钱。

很快,他就来到了大学舍友曾森的家。

听到陈默要借50万,曾森笑了,笑得既生气又无奈,兄弟一场,他还是想大声骂醒他:

“陈默,你特么是不是傻?夏瑜什么货色你到现在还没看清楚?天底下那么多女人你不娶,非要娶个扶弟魔?”

“那女人就是个无底洞,你大学时都给过他弟弟多少钱了?你以为再给她家50万礼金就完事了?等着吧,你若再执迷不悟,他们迟早会把你榨成人干!”

“我...我不管!”陈默不管曾森怎么骂,就是坚持:“我追了她一年,又替她弟弟坐了三年牢,现在都到了最后一步了,我还怎能放弃?!”

“吗的,制杖!滚!”

砰!

曾森把大门狠狠关上。

陈默很难过,当初连内裤都可以共穿的兄弟啊,现在居然也不支持他。

又一连跑了几个朋友,结果也是一样。

没人理解他当年的决定,自然都将他当成了傻子。

“我现在该怎么办?”

陈默一个人走在马路上,显得孤独无助。

十年前,他一怒之下离家出走,现在根本没半分资产。

其他人有爸妈,有姐姐,结婚不用愁,他却愁破头也没有办法。

嘟!嘟!

后面,突然传来了急促的喇叭声。

陈默回头,便看见奥迪车窗里探出一张雪白的瓜子脸。

“不好意思,可以让让吗?你挡着我的路了哦!”

陈默依旧失魂落魄,没有回应女子,只是默默地往一边走开。

“咦,你不是陈默吗?”

女子突然惊喊一声,还推开车门走出来。

陈默微微一怔,忍不住细细打量眼前的女子。

她很美,但和夏瑜那种凹凸有致的村花不同,留着齐刘海,穿着绒毛短裙的她,非常时尚有气质。

尤其是那双笔直匀称的腿,让人百看不厌,而她瓜子脸带着的甜美笑容,简直就是标准的治愈系女神。

“你是?”陈默不记得自己认识这种级别的女神。

呵,要认识,刚早去问她借钱了。

“不记得人家了吗?那这样呢!”

美女微笑着脱下时尚的墨镜,对着陈默做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动作。

女神就是女神,张牙舞爪一样萌萌哒。

“啊,是你!钢牙妹颜妃萱!”

陈默认出来了,脸色也当场变了。

哎哟妈呀!

女大十八变这话还真没错,当初那个笑起来银光闪闪的同桌钢牙妹,如今居然成了一个开豪车的时尚女神!

我去!

早知她长大这么漂亮,自己当初就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娶个不缺钱的白富美,现在也不用踏马的为50万礼金愁破头!

“怎么了?我刚看你好像很烦恼?”颜妃萱非常善解人意地关心起来。

“啊,没...没,我...我要结婚了……”陈默吞吞吐吐说了上半截,却不好意思把礼金的事说出来。

毕竟,丢人!

而颜妃萱神色明显一凛,好一霎,才勉强地笑起来:“啊,原来你要结婚了呀?那恭喜了,究竟哪个新娘子那么幸福,能嫁给咱班最聪明,体育最棒,还懂医术的班草呀?”

呵!

垂头丧气的陈默并没注意到颜妃萱的神色变化,只是苦涩一笑。

换做以前,别人这么夸他,他肯定会欣然接受。

可落魄的他现在才知道,这都特么是浮云,现实社会,只有钱才是王道。

尴尬时刻,电话响了,是夏瑜打来的。

“陈默,你要真筹不到50万的话,我看我们还是算了……”

陈默算是听出来了,夏瑜的声音有点不舍,但更多的是轻视和委屈。

她肯定瞧不起自己,想娶她却彩礼也凑不出来。

可是50万啊!老子家只是开小诊所的,又不是开大银行的!!

“爱情不是可以饮水饱的,现实就这样……陈默,你就给个痛快答复吧,以我的姿色,是不可能嫁给一个穷鬼的,我妈已经给我物色了一个富二代,人家是豪门少爷,几十万对他来说——”

“呸!谁说我没有?”陈默生气打断。

踏马的,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

要因为拿不出彩礼,女朋友去和别的男人相亲结婚,那会是他一辈子的耻辱,一辈子都会被笑得抬不起头来的。

陈默阔出去了,挂掉电话后,当即对着颜妃萱脱口而出:“钢牙妹,能不能借我50万?”

颜妃萱一怔,才小心翼翼开起玩笑:“你要给对方50万彩礼吗?好像有点小贵哦,你要是娶我的话,肯定不用那么多钱,呵呵……”

陈默也不由苦笑。

哪怕明知对方在开玩笑,还是忍不住幻想,老婆换成钢牙妹的话,会怎样?

论身材,她和夏瑜各有千秋。

论颜值,貌似她更是男人疼爱的那种。

论气质,那就更不用说了,打工妹夏瑜哪是人家这种千金小姐的对手?

若论性格和论家庭背景……

哎,算了,算了!

还是别瞎想了,反正自己要娶的是夏瑜,想多了也没用,况且感情是不能用其他东西去衡量和比较的。

再说了,自己和她那么多年没见,她愿不愿意借自己50块都难说,就别说50万了。

陈默觉得自己开口借钱,也是自取其辱了。

哪想到……

“50万就够了吗?加我微信吧,我转账给你!”

“啊?!”

听到颜妃萱说这句话,陈默直接惊愣在当场。

第2章 这婚,我不结了

五天后。

“让让,快让让,新郎来接新娘啦,哈哈……”

花城夏家村口,今天一片喜气洋洋。

一个接婚的车队,浩浩荡荡开到了一个平房屋门前。

“夏瑜,我来接你了!”

陈默在几个老同学伴郎陪同下,一扫之前的阴霾,意气风发走到门口,隔着房门对着里面大喊了一声。

三年的等待是值得的,姥姥,我今天要将夏瑜娶回家了,你泉下有知,可以安息了。

吱呀——

房门打开,只有丈母娘杨秋燕摇曳着走了出来,摆着一张臭脸,好像陈默欠了她家王百万一样。

“哟,你就这样空手来接新娘的啊?”

“呃?”

陈默微微一愣,旋即又笑了,对着伴郎曾森等人吩咐:“兄弟们,赶紧的,快把红包拿出来,给老子把里面的伴娘团弄妥了,哈哈……”

曾森也不含糊,赶紧和其他兄弟,朝着门缝里塞红包。

里面的伴娘也乐呀,莺莺燕燕,嬉嬉笑笑,气氛一下就上来了。

然而……

红包是收下去了,但新娘的门依旧不开。

陈默也懂夏家村规矩,当即堆满笑容,又将一个八千八的大红包塞丈母娘手里,还请求丈母娘别再为难了。

“呵,不为难?你这么一个红包,就想把我女儿娶走,打发要饭的啊?”

杨秋燕把红包收了,脸色依旧发黑,撇着的嘴要多刻薄有多刻薄。

周围看热闹的,也渐渐安静下来。

陈默也不恼,又继续对着自己的兄弟大喊:“再给再给,大家把所有红包都拿出来,全孝敬我丈母娘了,哈哈……”

到此为止,陈默心情还是很好的。

也以为,再几个红包砸过去,凑够一万,这门怎都得开了!

然而……

“陈默,我告诉你,今天你不再拿40万彩礼出来,休想接走我女儿!”

杨秋燕刺耳的声音就像晴天霹雳一样,直接将陈默劈呆在现场。

喜气的笑容,也渐渐僵硬。

他身后的伴郎团也面面相觑,这特么又什么情况啊?

陈默不是已经前后给了她家60万礼金了吗?怎么又跳出来一个40万?

没见过大喜日子,还有这样坐地起价的呀!

还要不要脸了?

“这……这不是啊,礼金我不是前后给了你60万了,怎么现在又来个40万?妈,别逗我了行不行?”

陈默假装杨秋燕是在开玩笑。

为了结这个婚,他不仅把姥姥留下的生平积蓄拿出来,甚至厚着脸皮向以前老同桌借了60万了。

想着再给50万彩礼,剩下10万用来置办婚礼,可现在又跳出来个40万,他要上哪找?

就算找得到,他以后要怎么还?

踏马的,难道一结婚就要去卖肾的节奏吗???

再说,之前都谈好再补50万,婚礼都搞起来了,你又借着接新娘的由头,再勒索40万?不带这么玩的吧!

杨秋燕却不管大家诧异的目光,冷冷一哼:“不然你以为我女儿比别人家女儿便宜啊?我儿子娶人家女儿,人家又要车又要房,我没100万上哪弄给人家啊?总之一句话,再给我40万,我女儿你接走,没有的话,你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我女儿那么漂亮,不愁没人娶!”

“这...这不是!这...这怎还能这样?”陈默瞬间感觉不好了。

你特么早说要100万,老子这婚就不结了!

偏偏你一步步来,这不是故意挖坑给老子跳吗?

“夏瑜,现在到底算怎样?”

陈默爱夏瑜没错,可特么人都是有脾气的,被丈母娘这么戏耍和勒索,他只好大声对着房里的夏瑜喊话。

夏瑜有些愧疚,不过还是叹了口气道:“陈默,你都拿了60万出来了,就再拿40万出来吧,我保证,你给了这40万,我就一定嫁给你!”

吗的,又是这句!

陈默记得清清楚楚,三年前她弟弟开车出去撞死人,她就是哭着和自己说,只要自己替她弟弟去顶罪,出来后,她肯定嫁给自己。

见陈默不说话,夏瑜也急着解释:

“夏石也要结婚了,他们看中了一套婚房,首付要40万,再买一辆车要30万,剩下30万给对方父母礼金,所以只要100万,所有都够了!”

“陈默,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咱们结婚后,他也是你的弟弟,你这当这姐夫的,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娶不到老婆的对吧?”

我对你亲娘!

你们就怕他娶不到老婆,却有没有关心过老子娶不娶得到老婆?

感情我和你们没血缘关系,你们就可以不把老子当人看,能吸多少血就吸多少血了是吧?

他么的,你弟弟有手有脚的,要结婚自己赚钱去啊,老子的钱就是大风刮过来的啊?老子借钱就不用还的啊?

陈默突然感觉吃了满满一口的死苍蝇,恶心得快吐了!

周围的人,听到夏瑜这么不要脸的话,也是连翻白眼,就看陈默怎么应付。

陈默好几次想骂人离开了,可想到自己都替她那混账弟弟坐了3年牢,现在60万礼金都出去了,总不能现在才骂人离开啊?

不能翻脸,千万不能翻脸!

陈默大口吸了一口气,才重新挤出笑容:“夏瑜,40万不是什么小数目,你们现在才说,我一时间上哪儿拿?要不咱先把婚礼完成了,再来讨论这事儿,行吗?”

“那不行!”

夏瑜还没说话,杨秋燕就赶紧打断:“你把我女儿娶回家后不认账怎么办?再说我儿子下周也得去提亲了,这钱你现在就得给我!”

“我呸!”

一旁的曾森终于忍无可忍,大声怒骂:“你们这家人还特么要不要脸?卖女儿还要变着法子卖啊?你们要100万早明着说啊,你们这样一步一步坑人的,和骗子有什么区别?”

“可不是嘛!”

其他跟着来接婚的男人,也纷纷叫嚷。

“早说要100万,陈默如果拿不出来,那婚不结就是了。”

“对啊,现在婚礼进行到一半,你故意这么为难,这不坑爹吗?”

“陈默,我看你这老婆别娶了,问他们要回60万礼金得了!”

“可这样你还是亏啊,早劝你三年前别那么傻,你就是不听。”

兄弟们的言语,让陈默憋得满脸通红。

事已至此,他真是憋屈得想原地爆炸。

兄弟们说得对,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是夏瑜一家人根本就是道德沦丧,人品缺失!

“呸,你们这群人说够没有?现在要结婚的是你们吗?你们就想陈默娶不到老婆是吧?有你们这么做兄弟的吗?”

杨秋燕就是个泼妇,一个骂十个不落下风,大声反怼:“陈默,你既然有那么多好兄弟,每人借个几万,这40万就凑来啦!反正,礼金不凑够,你今天休想将我女儿接走!”

“阿姨,你真的够了!!”

陈默终于忍不住咆哮,连称呼都换了。

“你们要这样玩的话,这婚老子还真就不结了,你现在把收了我的60万礼金还我,老子马上从哪来就回哪去!”

“好!”

“就该这样!”

“哈哈,陈默,好样的!你这样做,咱还是兄弟!”

“没错,你特么要是真娶了这个扶弟魔,老子一辈子瞧不起你!”

周围的兄弟大声叫好,支持陈默这个决定,否则这婚真结了,他得后悔一辈子!

哪想到……

杨秋燕脸皮真厚得可以防弹,翘着手,抖着腿,转过脸去:“什么钱啊,我不知道,我们家从来没收到过什么彩礼!”

卧槽!

陈默简直气得想杀人。

不过他也不笨,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动手,否则伤了杨秋燕一根毫毛,到时候就是自己理亏了。

所以他只能冷哼威胁:“阿姨,您非要耍赖的话,那我们亲家结不成,只能当仇家了,你就等着收律师函吧!”

“哈哈,你少给老娘用啊坤那招,别以为我们一家不懂法!”杨秋燕一脸轻视,有恃无恐。

这钱又没借条,她收的时候又没有视频记录,谁能奈何她?

说到底,这是道德问题。

她决定为了钱,连道德也不要了,陈默还指望她把60万吐出来?怕是没睡醒吧!

现场也有一些女方的亲戚,摆出一副好心的样子出来劝:

“陈默,阿姨给你说,这事真闹上法庭,你肯定是输的,到时候不仅钱要不回,律师费还要付,你哭都没眼泪啊!”

“不就是,你还是再拿40万出来,现在有大家作证,你还能把夏瑜娶回去,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呢?”

“对,男人嘛,不能那么小气,该给的钱还得给,人家女方养个女儿也不容易啊,这要你100万,你也没亏!”

听着这些话,别说陈默,就连他的兄弟也气炸了。

要每家嫁女儿都用这招,以后结婚改成卖女儿得了,大家明码标价,起码也不用受这窝囊气!

第3章 临时换新娘

听到亲戚的声音,杨秋燕那是更得意了,翘着手,仰着头,嘴角挂着欠揍的弧度。

她认定,陈默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不然他还能怎样?

告上法庭?也就说说而已,哈哈。

不料,陈默直接就笑了,笑得很冷,很气!

“曾森,你不是在地产公司法务部工作吗?能帮我联系个好点的律师?”

大家一听,当即全愣住了。

哎哟妈,大好日子,还真要闹得对簿公堂的节奏呀?

曾森一直不支持陈默娶夏瑜,刚刚还跟着兄弟憋着一肚子气,可现在一听这话,当场像打了鸡血一样。

“好,没问题!兄弟一场,帮不你了娶妻,但帮你干死这种无良丈母娘,还是愿意赴汤蹈火的。”

“好!”

陈默也咬着一口气,大声说道:“夏瑜,不是我变了心,但你家非要这么闹,这钱不管要不要得回来,我也要把你们送上法庭!”

此话一落,里面的夏瑜慌了。

真的慌了!

她实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

她也不认为自己哪里错了,自己作为夏石的姐姐,这么做也是为了帮弟弟风风光光娶媳妇,难道还错了吗?

反正,她从小就听亲戚长辈教导说:

有吃的,要给弟弟先吃。

有钱花,也要给弟弟花。

弟弟才是他们夏家的门楣,她这个当姐姐的,一定要照顾好弟弟。

她过的好不算,要弟弟有出息了,才代表他们夏家有出息。

长女如父,当姐姐的不好好照顾弟弟,那是会被长辈训,被亲戚朋友瞧不起的!

可现在,自己该怎么做?陈默告上法庭,事情就无法挽回了!

反倒是杨秋燕,依旧一脸笃定,一脸鄙视地看着陈默冷笑:“告啊,你倒是快去告啊!当姐夫的连帮小舅子讨个老婆也不行,我女儿要是嫁给你这种男人,瞧我不弄死她?”

呵!

听到这话,陈默的兄弟,都明白夏瑜为什么是这种女人了。

陈默真是不幸啊,千挑万选,偏偏就挑了这样的女人。

而陈默呢,本来就气上心头,听着杨秋燕挑衅的话语,丑陋欠揍的模样,也是彻底情绪大爆发了!

“哈哈,你这女人就是还想要40万对吧?呸!老子就算拿这40万去喂狗,拿来跟你打官司,也绝不会再将这钱送给你们!”

“你儿子想娶老婆,让他自己去赚去借啊!他不小了吧?才比我小18个月,老子凭什么要花自己的钱给他娶新娘啊?”

“人家嘲笑得没错,老子拿这100万,直接去娶他女朋友,也不给你这中间商赚差价!”

“你们等着收律师函吧!”

陈默冷冷说完,转身就走,还真不打算接新娘了。

懵了,懵了!

在场所有人都懵了。

尤其是那些收钱来办事的摄像团和化妆团,不知现在算怎样?自己的工作,究竟还要不要继续下去啊?

不过,他们是陈默花钱请的,当然还是要跟着陈默离开,一边走还一边议论,甚至还有人直接上网开直播。

“我去,老子活这么大,还真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婚礼啊!”

“哈哈,新娘接到一半,新郎跑了!”

“新郎还让人联系律师团,要将丈母娘告上法庭,看样子是要亲家变仇家的节奏啊!”

一个叫乔萝的女化妆师,一边现场直播着画面,一边娇滴滴地对着手机说道:“各位直播面前的亲们,你们想看后续吗?你们想知道婚礼最终会怎样收场吗?那就给人家一些动力嘛!”

“必须的,妈啊,还真是活久见啊!”

“可不是,以前在网上偶尔看过这种新闻,没想到这次居然看到直播了呀!”

“哈哈,活该那卖女儿一家庭被告上去!”

“要是他们败诉了,萝萝你记得特写她们到时候的表情哦,老子多多有赏。”

一瞬间,这化妆师的直播间内,就被礼物刷爆了。

乔萝那个激动啊,赶紧跑过去,直播新郎的动向,还自来熟地拉了拉依旧气愤不已的陈默,娇声道:“默默哥哥,你真走了呀?”

“屁话,难道还能回去?”

陈默心里依旧堵得慌,活了那么久,除了当年一怒之下离开家族,这还是他第二次控制不住怒火。

去他喵的扶弟魔!

陈默算是明白了,夏瑜最爱的不是自己,是他那个废物一样的弟弟。

这样的女人,娶来做什么?

还不如娶自己的钢牙妹同桌,人家现在好歹是白富美,礼金也不要,甚至还在初中时就暗恋自己。

所以,他有什么理由继续执迷不悟?

“啊?那今天婚礼怎么办?人家还要不要继续留着工作?”

“当然要!”

陈默的回答,不仅让乔萝,就连其他人,也是一脸懵逼。

新娘都没接到,你丫的要和谁结婚?

等了好一阵,乔萝才又问:“默默哥哥,所以你只是生闷气,待会还要回头给新娘子认错,然后跪求无耻的丈母娘发货咯?”

“呸!”

陈默直接怒呸一口,大声说道:“谁说老子还要接夏瑜了?你们都跟着我走,接另外一个新娘去!”

卧槽!

众人顿时摆出一个震惊的表情。

“陈默大哥,你不会结婚还有备胎吧?”

“这……这不会是开玩笑吧?哪里还有一个新娘等着你?”

“默默哥哥,可不能忽悠大家哦,万一备胎是没有的,大家跟着你去了,我怕你下不了台哦!”乔萝故意这么附和着,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刚刚陈默说去接另外的新娘,她的直播间又炸开了,礼物一波波飞来。

大家都很想看,事情的发展。

可见,扶弟魔是有多么可恶,大家都巴不得她被人告上法庭,再被新郎狠狠打脸!

陈默不说话,乔萝直播间的粉丝则是纷纷弹幕:

“哈哈,萝萝你放心,没准儿人家新郎还有三号备胎呢,淡定淡定!”

“我去,新郎这就过分了,一个人霸占那么多资源啊?”

“哈哈哈,我看他面子挂不住才这么说的吧,真要有其他女人愿意嫁给他,他还用得着娶个扶弟魔?”

这边摄像师和化妆师一窝蜂走了,伴郎团也兴高采烈地跟着走了。

而另外一边,夏瑜实在坐不住了,直接打开了门,看到门外空荡荡的,不免心情一下落差很大。

“妈,陈默不会来真的吧?这婚礼真不继续了?”

夏瑜慌了。

她是扶弟魔没错,可也是有点人性的。

当初忽悠了陈默去替弟弟坐牢,现在又前后收了人家60万礼金,最后要是闹翻了,陈默不娶她了,这仇真结大了呀!

就算最后,他们家真白得60万,她也惴惴不安。

万一陈默心理不平衡,半夜泼她浓硫酸,或者做出一些更出格的事,她下半辈子不就毁了?

别看杨秋燕刚刚那么有恃无恐,实际上,她心里也有一点儿慌。

她刚刚是认定陈默只能吃哑巴亏,才那么嘚瑟。

但现在陈默真走了,局势出乎她意料,她才怕出事。

就算不出事,这亲戚朋友全叫过来了,最后女儿愣是没嫁出去,那也成了一个大笑话!

即使如此,她还是强作镇定安慰夏瑜:“放心吧,姓陈的不会不娶你的,他怎么可能放得下你?”

“他都替夏石坐牢了,前后还给了60万,他能放下这些么?就算放得下,他坐过牢都留有案底了,哪个姑娘还愿意嫁给他?”

“呵,我看他啊,就是闹闹情绪而已,待会啊,他肯定就灰溜溜滚回来认错了!”

“就算一时借不到钱,我猜他也愿意写欠条,跪着求我,求我先让他把你接回去的!”

杨秋燕越说越有自信,仿佛这些事情就发生在面前一样。

瞧陈默那小子刚刚走的多嚣张,等会他回来跪求的时候,自己就要他有多难堪和多丢人!

哼,还没娶我女儿,就敢跟丈母娘耍性子?这女婿怕是看不清形势吧!

夏瑜听她这么说,也觉得非常有道理,心情也安定了一些。

那好吧,就坐等陈默回来了,为了弟弟好,还是有必要为难一下他的。

要是他连100万都不肯给,证明他对自己的爱也就只值60万了,这种男人,不嫁也罢!

娶妻不娶扶弟魔-陈默, 颜妃萱-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