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仙医入凡尘-张峰, 龙婉儿-都市异能小说

重生仙医入凡尘-张峰, 龙婉儿-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这是什么门派?

“太上神君,急急如律令!”

松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原本安静的会议厅内,突然冒出一句惊雷之声。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叫喊将正在讲课的神经科主任龙婉儿给吓了一大跳,在坐听课的其他人也纷纷用惊奇的目光望向坐在角落里的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

张峰睁开迷糊双眼,扫视周围环境,这里的人真是奇怪,全部穿着白色大褂,难道说这是修仙大陆上新成立的门派?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女修士,穿着更是奇特,房间内气温有些炎热,她的白色大褂敞开,里面的衬衫开得也很低,仔细瞧去,还能微微看到一条迷人的深沟。

豆大的晶莹汗珠,从深沟处滑过……

张峰瞪了瞪眼睛,这是什么下流门派,怎么如此能穿得如此开放,也太没点羞耻心了。

想想我堂堂天龙门化神期修士,在闭关修炼快要突破的紧要关头,被仇家闯入,活生生将我打得魂飞魄散。好在我临死时机灵,挤出一丝灵魂带上芥子袋,引爆了金丹,将仇家全部炸死。说实话老子我已经很惨了,可是,你个贼老天,怎么偏偏让我穿越到这么垃圾的一个门派。对于这次穿越夺舍,他表示出相当地不满意。

大会议室内突然爆发出如潮水般的哄笑声。

一道寒芒射从龙婉儿那锐利美眸中射出,他伸出纤纤玉指,指着会议室后面的张峰,厉声喝道:“张峰,你给我滚出去!”

站着讲课的龙婉儿才二十六岁就当上了神经科的主任,人能力强不说,偏偏还长得倾国倾城,其他人自然有些不服气,下面有人造谣说她是靠身体才换得这么主任的位置。所以,她一向绷着个脸,对下面的医生要求严格,以树立威信!

张峰这小子睡觉不听课也就算了,居然在课堂上高声怪叫,还有他那赤果果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胸口……她怎么能不发火!

“这位女修士,既然你知道我是天龙门下首席大弟子张峰,那你就应该对我客气点!不然,即使我想饶过你,我袖中的宝剑也不会饶过你!”张峰从座位上缓缓战起,伸出手指,鄙夷地指向龙婉儿,一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宗师模样。

眼前这女修士虽然长得不错,可是她身上既没有仙剑,又没有芥子袋之内的宝物,一看就是个刚入门没多久的低级修士,她竟敢叱喝我堂堂龙阳真人,简直该打!

哈哈……哈哈。

会议室内的其他实习医生捂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笑声涛涛,似乎听了天底下下最好笑的笑话。

他们带着对张峰的嘲讽,小声议论起来……

“这家伙神经病吧,你说像他这种垃圾,是怎么进的第一人民医院这种三甲医院。”

“是啊,我们都是本科生,就他一个野鸡大学的专科生,不知道谁给他开的后门!真是拉低了我们实习生的水平!”

“呵呵,进来了又怎样,就他这小子学历差,医术垃圾,恐怕不要多久就会被扫地出门吧。”

大家对于张峰的活宝表现,笑声一茬接一茬,经久不息。

“张峰,你胡说什么!”

龙婉儿气呼呼地瞪着张峰,俏脸儿一片通红,她气冲冲地走下讲台来,气得微微颤抖地玉指戳到张峰的脑袋上,厉声道:“张峰,你想被开除吗?赶紧给我滚出去!”

她算是被气坏了,张峰这家伙,医术医术不行,平时还天天迟到早退,上班的时候找到机会就去调、戏漂亮的小护士,简直就是医院的毒瘤。

这次竟然公然在课堂上挑衅自己,看样子是不想在医院呆了!

“开除?仙子,你这是要将我赶出去的意思?”张峰虽然不明白开除的意思,但是也大概猜到了些许。

张峰扫视了到龙婉儿大白褂下被肉色丝袜包裹的长长性感美腿,小心脏不由得一阵狂跳。这门派的穿着还真是奇怪,不过……嘿嘿,还真好看。

就在此时,身旁一个小圆脸,穿着粉色护士服的可爱女孩,捅了捅他的背,小声道:“张峰,你先出去吧,不要再惹龙主任了!”

张峰从女孩晶莹透亮的眼睛中察觉到她的善意,虽然有些奇怪,还是遵从了她的劝诫,从会议室走了出去。

站在冷清的走廊上,张峰一脸的迷茫。

“仙人板板的,我难道不在星芒大陆了?”张峰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建筑风格与天龙大陆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大马路上躺着许多四个轮子的铁包子。

就在他迷惑之际,脑海中一道金光闪现,浑然间,一股庞大的信息流汹涌而来,双耳发奎,脑门发热,他感觉脑袋都要爆炸了一样。

得到信息后,他才明白,他所在的世界是一个与天龙大陆完全不同的地方,这里的真气稀薄,已经很少有修仙人士。

他所在的地方叫松山市,是东方省的省会,经济发达,是国际化大都市。

而他所占据的肉身也叫张峰,不过他是一个命运悲苦之人。虽然出身松山市医学世家张家,可是他却在六岁的时候被从张家赶了出来,因为据说他是他母亲跟其他人生的野种,他被张家剥夺继承权,只得了一百万的生活费。

而他母亲也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得了癌症撒手人寰。

想到这里,张峰赶紧查看了下肉身的身体素质,一查之下,顿时心中悲切,尼玛这肉身也太垃圾了吧。

自从母亲去世后,张峰天天酗酒泡吧,抽烟打架,变成了家常之事。这么消耗下去,身体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这家伙体质弱,体内已经邪气弥漫,五脏六腑早已经羸弱不堪。

“仙人板板的,肉身差到这个地步,连个初婴修为都没啊!”张峰极为郁闷,差点指着老天大骂一番。

在仔细扫描后,他更有惊人发现,肉身不但差到极点,任督二脉居然被人用极为阴毒的功法给封住了。尼玛的,这肉身的命也太他妈苦了。

不过,唯一让他还可以庆幸的是,他在穿越的时候,带了一个随身芥子袋,袋子内还有不少宝贝,灵丹仙药一堆,还有一些符咒功法。

张峰也算是得道高人,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承受力自然是很强的,一顿埋怨咒骂后,心情很快恢复平静。

长长叹了口气道:“既然老天将你的肉身给了我,那我就好好把握吧。毕竟我也算重新又活了一次。”

“张峰,你在叽歪什么,跟我来!”一道空灵美妙却有冰冷的声音在张峰的耳边响起,他吓了一跳,回头望去,一双冷若寒冰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说起来,龙婉儿的容貌觉得是顶呱呱的,肤白貌美,黑发如瀑,弯弯柳叶眉中透露着秀美灵气,双眼清澈明亮,琼鼻高挺,樱桃红唇性感无双。

她拥有着一米七的挺拔身高,身形轮廓绝美,紧身短裙将臀部紧紧包裹,更显圆浑性感。下身被肉色丝袜包裹的修长细腿,更是美不胜收。

长得的确是很漂亮,只是脾气有点不太好。这让张峰感觉压力不小,仿佛回到了天龙门,而她正是以威严出名的碧云师叔。

“好。”张峰的双腿不听使唤地就跟了过去。

来到龙婉儿的办公室,她放下文件,斜靠在办公桌上,美目含怒,指着张峰喝问道:“你不认真听课,却要在我的课堂捣乱。你以这种散漫态度实习,是不是想被开除?”

张峰摊摊手解释道:“龙主任,我昨天值班到凌晨五点,一直都没睡觉,上课打个瞌睡,应该也算是生理本能,你这么说我是不是有点过了。”

随即他微微一笑,话峰一变道:“而且,龙主任我觉得您也应该检讨下自己。您讲的课实在是枯燥无味,若是真的精彩绝伦,我肯定也强忍着听下去,您说对不对?”

“你……我……”龙婉儿被他给堵得半天说不出来话。

“你这是强词夺理,你在课堂上堂而皇之睡觉,是对我的蔑视,是对上级的极大不尊重!”

“尊重?龙主任,你想你误会了。我正是对您抱着尊重之意,才在课堂上睡觉的。你想想我若不在您的课堂上认真地补补觉,上班没精神,岂不是会给病人开错药,病人要是怪罪下来,您这个领导岂不是要背上大黑锅?我也是为你考虑。”

“少跟我胡扯!”龙婉儿气得狠狠一拍桌子,大喊道:“像你这种散漫,无耻的实习生,我见得多了。在我手里,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开除!”

两人怒目相视,空气中好像在闪着碰撞的火花。房间内静得可怕,一场大站马上就要爆发。

突然,龙婉儿秀眉一紧,嘴角一抽,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她的双手立刻覆盖到小腹位置,弯着腰,有些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身体在轻轻地颤抖着。

“龙主任,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我家是医药世家,要不让我给您诊治诊治。”张峰的表情里全是关切之意,赶紧上前去搀扶。


第2章 占了点便宜?

眼前这位冷艳美女,脾气虽然不好,但是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不能太过得罪。

“滚,拿开你的臭手!”龙婉儿用力打掉他的手。

小腹处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传来钻心的疼痛,俏脸上已经冒出冷汗。她咬紧银牙,对身旁的张峰冷声叱喝道:“我这腹痛已经是多年的老毛病,就凭你这实习期都没过的半吊子,怎么能治好?”

“我是半吊子?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仙人……我的绝世医术!”

张峰疾步上前,一手探到龙婉儿后背,另外一只手从下往上一捞,很简单地就将美人横抱起来。

张峰有些郁闷,想想本仙医在星芒大陆的时候,那些高高在上的大长老,大宗师,为了让我为他们治病,哪一个不是带着贵礼千求万求,我才勉强给他们开个药方。我能给你治病,是你莫大的荣耀,你就偷着乐吧!

“喂,你,你要对我做什么!”龙婉儿心中变得非常慌乱,这臭小子难道想占我便宜。不由得怒目圆瞪,用力挣扎。可是,张峰的手劲太大,她始终挣扎不脱。

“激动什么,我给你瞧病啊。”话刚说完,胳膊上传来剧痛,张峰惨叫一声。原来,龙婉儿在情绪激动之时,对着他的胳膊大咬了一口。

“我靠,咬人啊!”张峰一时气愤,有些粗鲁地将龙婉儿给扔在了办公室内的简易病床上。

“张峰,你这混蛋,你想占我便宜,我不会饶了你!”龙婉儿秀眉倒竖,捂着疼痛的腹部,从床上站了起来,提起脚狠狠踢向张峰。

“我靠,我可还没急到那个地步。男女之事,总得讲究个你情我愿!”张峰轻松闪开,这大美女也太暴力,想必她不会乖乖让我看病。

想到了这一点,张峰运用真气,伸手过去,在美女身上的几个要穴上轻轻点过,龙婉儿身子一软,瘫倒下去。

张峰伸出双双轻轻接住,随后放在了简易病床上。

“喂,张峰,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使不上劲。”龙婉儿惊得目瞪口呆,心中惊恐之极,全身上下没了一点力气,好像被人施了法术一般。

“你腹部的重疾,已经影响到你全身的运动神经了。唉,你还不乖乖接受我的治疗,不然你得落得个全身瘫痪。”张峰一脸的紧张和严肃,心里却在偷笑着,本仙人随便点了你几个穴道,你就吓得跟什么似的。

随即,张峰将龙婉儿的衣角给拉起,然后往上一推。马上,一处如白玉般的雪肌映入眼帘,张峰感觉心脏处砰砰跳得厉害,哇,这身材也太他妈好了吧。

“张峰,你这混蛋,你要干嘛!我告诉你,你这是在走向罪恶的深渊,你要是再对我无礼,我喊人了……唔唔……唔唔……”感觉到肚子暴露在张峰的贪婪的目光之下,龙婉儿几乎快疯了。

“叫什么,我是在给你治病!真是个傻妞!”张峰郁闷地随手将病床上一条白色毛巾扯了下来,塞到了龙婉儿的嘴里。

龙婉儿瞬间懵了,这家伙居然敢对自己如此无礼!

她毕业于国内著名医学院,又在国外留学三年,医术超群,是第一人民医院人人尊敬的名医。这家伙居然将脏兮兮的毛巾塞她嘴里!

委屈的眼泪在眼眶内悠悠地打着转,龙婉儿满眼愤怒地瞪着张峰,此刻,她真想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唯有如此才能减轻自己的屈辱。

“龙主任,你就闭着眼睛好好享受我为你治疗吧。我家的按摩术可是世间无双的,你现在可能会恨我,怪我,可是等我为你治好后,你肯定会激动地感谢我的。”张峰谈笑风生道,一双手探到龙主任的小腹处,并催动真气,运用独门按摩帮其治疗。

“唔唔……唔唔……”她的身体还从未被一个男人触碰过,龙婉儿又急又怒,对着张峰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她的嘴巴被塞着毛巾,谁也听不清她的骂的到底是什么。

眼睛轻轻一闭,泪珠随即滚落,她咬牙发誓,等自己恢复自由,一定要这臭小子给杀了!

“我只是给你治病,哭什么?等会你就知道我医术的高明了!”张峰继续催动真气,在其小腹上按摩。

“混蛋,拿开你的臭手!”感受着张峰的手在腹部随意揉、捏,龙婉儿憋足劲发出一声模糊的嘶喊。

按摩治疗?这摆明了是在占我便宜!这混蛋也太无耻了,龙婉儿真想将这混蛋剁碎了喂狗。

“好了,搞定了!感谢的话,您就不用多说了,您的病对来说就是举手之劳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按摩了大概有十分钟,张峰感觉龙婉儿体内的病邪已经被祛除,就收了手掌,同时将她身上的穴道给解开了。

“张峰,我要杀了你!”龙婉儿一恢复自由,立刻将嘴中白毛巾扯掉,站了起来,抬起凌厉的腿,对着张峰的要害之处,直直踢去!

龙婉儿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学过搏击术和空手道,实力不弱。

抬腿间带着丝丝劲风,招式有些刁钻猛烈,这一脚下去,能将一头壮牛给踢倒,更别说是身体有些弱的张峰了。

张峰若是闪避不及,下半辈子的幸福恐怕就要毁了。

“喂,龙主任,你也太野蛮了吧。我为你治病,你却要打我。”张峰装出慌乱的模样,身体却丝毫未动,等龙婉儿的长腿快碰到自己的时候,他的手势快如闪电,轻轻一动,就精准地握住了龙婉儿的滑嫩柔软的小腿,然后往后一拉。

“哎呦!”龙婉儿完全没料到张峰能抓到自己的脚,惊呼而出,身体重心不稳,往后跌倒而去。

就在关键时刻,张峰大步一跨,手一伸,将美人的柳腰拦住。

此时,龙婉儿的脚在张峰的手里抓着,而自己的柳腰却又被紧紧地搂着,两人贴的十分相近,连对方的呼吸都能感触得到,画面实在有些太过暧昧。不知情的旁人肯定会以为他们正要做某些羞羞动作呢。

龙婉儿惊呆了。

“混蛋,快松开你的臭手,你敢占我便宜,我必须要开除你!”楞了一会儿后,她立刻对着张峰大声呵斥,满脸羞愤地挥舞着拳头,狠狠地砸在张峰的胸口。

我靠,这美女上司动不动就拿开除说事,跟正法堂的那些执法老巫婆没什么两样,就想找我麻烦。

张峰不由得心中大火,眼睛一瞪,大手向龙婉儿滑腻柔软的大腿摸去:“龙主任,女人生气可不好噢,这样很容易变老的。”

“混蛋,你要干嘛!”

龙主任被张峰的大胆动作给弄得又羞又怒,差点没气昏过去,她的俏脸红彤彤得浮起两片俏云,望向张峰的目光中射出寒芒,挥舞着双手挣扎起来。

正好这时候,从外面进来几名白衣护士,她们有些慌乱地喊道:“龙主任,病房出事了,您快去瞧瞧……吧……”

当她们看到两人暧昧的动作时候,神情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只见龙婉儿和张峰两人紧紧相贴,而她的一条美腿还张峰的手里握着,衣衫凌乱,动作暧昧,这让人不由得会想得多些。

大家惊呆了,办公室内突然变得安静的有些可怕。

过了一会儿,领头的护士姐姐才带着假笑往后退着,并挥手示意道:“不好意思,龙主任打搅到你们的雅兴了,我们立刻就走!”

说完,三五个护士匆匆离开,龙婉儿懵了,她们这一走,自己的清白彻底毁了。

龙婉儿越想越不是事,恐怕自己一世英名是不保了。她扑到办公桌上,哇哇哭了起来,最后她将所有的怨恨都归结到张峰这混蛋身上。

“我尿急,那就不陪你了。”张峰察觉到了危机,赶紧找了个借口,夺门而逃。

龙婉儿气急,匆匆扫视办公室内,从旁边拿起一个大注射器当做武器,咬着银牙喊道:“张峰,你这混蛋,我要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可等她冲出房门后,想追杀张峰的时候,外面却连他的鬼影子都没有了。她刚想迈开大步跑着去追,心头却一惊,美目圆睁:“我的肚子不痛了?”

想想刚才小腹处如千万只蚂蚁啃噬的疼痛感,居然完全消失。不但,疼痛感消失,反而还传来温热之感,轻轻一抚、摸一下,舒服至极。她发觉两腿不再软趴趴,而是充满了力量和生机。

全华夏她不知找了多少名医,却没有一个人能治愈她的腹痛之症。现在,张峰就轻轻按摩几下,难道这十多年的老毛病就这么被他给轻松治好了吗?

这让龙婉儿有点难以置信。这肯定不是真的,应该是幻觉。可是,从小腹处传来的温热之感却又是那么的真切。

“难道,这个混蛋真的身怀绝技?”龙湾儿秀眉一弯,自言自语着,不过,她很快使劲地摇了摇头。

张峰他是整个第一人民医院内最差最差的实习生,不是自由散漫,就是胡乱给病人开药方,他怎么可能会是医术高手!


第3章 谣传四起

刚才那一通按摩,估计是他想占自己便宜,糊糊涂涂中点到了一些重要的穴位,所以我的小腹的疼痛才会暂时消失,嗯,肯定是这样的。

这混蛋小子,医术差,人品也差,就想着占我便宜,吃我豆腐,他绝对不是在给我治病,而且,他根本就没这个本事。

想通这些,龙婉儿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从旁边的桌子上抄起一把剪刀,从嘴里挤出暴怒之语:“张峰,你给我等着,我要将你杀了喂狗!”

关于张峰和龙婉儿在办公室内的发生的那点小误会,已经变成大新闻在医院里疯狂地传开了。

而张峰却毫不知情,依旧像往常一样躲在厕所里,拿着手机在网上冲浪。

“喂喂,你们快过来,我听说张峰那家伙下午居然调、戏了我们医院院花龙主任。衣服都被他给扯开了,据第一现场的人说他们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张峰那小子还把手摸在她的大腿上。”

“不会吧,张峰那小子虽然好色,可是他也绝对不敢去调、戏龙主任这种暴脾气,他难道不怕被开除吗?我想肯定是龙主任强迫了张峰。”

“不可能,不可能……龙主任向来对人都是冷冰冰的,对于男同事的爱慕和追求,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她怎么可能会看上张峰这垃圾。你们可不要在背后给我的女神抹黑。”

“这事情可是千真万确的,护士科有三四个人都亲眼看到了。”

“嘿嘿,真是没想到龙主任表面装的纯情玉女,暗地里却这么闷骚。”

“太残忍了,我的女神啊,被张峰这头猪给拱了,我要杀了他……”

张峰和龙婉儿之间发生的事情就像一阵风在医院内迅速传开了,加上一些好事者的添油加醋,丰富的想象力,事情的真相变得越来越扭曲,传得越来越离谱。

而这件事情的男女主角却一无所知。

吃过饭后,张峰依照脑海里存留的信息,回到了住的地方。

他住在医院的实习生宿舍,条件还不错,是单身公寓,该有的电器都有,有内卫还有厨房。

一个人住也挺不错,这样就没有其他人来打搅自己修炼天龙霸星诀!这是他的独门功法,在以前的星芒大陆威震一时!

只是张峰的肉身实在有些差,五脏六腑已经伤得不行。张峰立刻从芥子袋内拿出一颗清洗丹,倒了一杯开水直接饮服下去,随即他就盘坐在床上,默念心经,静心打坐。

清洗丹是星芒大陆上修炼人士用来炼体的低级丹药,它可以淬炼人体,清洗身体内的毒素和杂质。

张峰原本就是一个炼丹高手,芥子袋内存放了十来颗清洗丹。这种低级丹药,他从来没放眼里,平时也只是赠予一些资质较好的年轻人,培养后辈,没想到今天自己也用上了。

张峰催动天龙霸星诀,运用体内的真气将丹药融化,让其药效散发到全身。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感觉到身上热气上涌,豆大的汗珠蹭蹭外冒,紧接着,他的皮肉都在剧烈的颤抖。

再过一会儿,张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张开四肢,做出各种夸张的动作,手臂和腿的弯曲度已经超越人类的极限,他就像是橡皮人一般,可以随意折叠身体零件。

现在若是有人见到了他的表现,肯定会吓得将眼珠子掉下来。

身体内的热流迅速窜动,五脏六腑好像在被炙热的火在焚烤一般,不过,张峰并没有感到惊讶,他清楚得知道这是洗精伐髓,祛除体内污垢的正常表现。

差不多一个小时,张峰才慢慢站了起来,长长舒了一口气。

一双锐目猛地睁开,原本晦暗,木讷的眼睛变得熠熠生辉,精光道道,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而他原本瘦弱干枯的躯干,此刻却变得精壮有力。每一寸肌肉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皮肤也变得光泽闪闪,非常有朝气。

从身体内清除出来黑色杂质覆盖在皮肤上,散发出一阵阵恶臭。

“虽然任督二脉还没有被打开,不过以我的修炼速度,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搞定。真臭,老子得洗个澡了。”张峰扫了身体一眼,嘀咕道。

经过清洗丹的淬炼,他的实力已经进阶到炼体一级,这种实力在星芒大陆那就是被碾压的对象,而在真气稀薄的松山市,应该算是高手了。

第二天清早,龙婉儿早早来到医院,昨晚整个晚上她的肚子都没有疼,睡得非常香甜,所以心情也不错,俏脸带笑。

她有点怀疑,这张峰是不是真的用什么祖传秘法将她肚子疼的老毛病给治好了,心里不由得对张峰产生了一些感激之情。

不过,她进了医院后,却感觉气氛有点奇怪。

同事们看自己的眼神非常怪异,男的有点猥琐,女的则有点轻鄙,好像她干了什么坏事一样。医院的走廊内,大家都在小声议论着,可一看到她来了,声音就立刻哑了。

回到办公室,龙婉儿脸上的阴沉压抑,一双美目好像要喷出火焰来,她狠狠地一拍桌子:“混蛋张峰,你给我等着!”

推门而进的美女助理谭欣居然也跟着八卦起来:“龙主任,您不会是喜欢上了张峰吧。你可不要冲动,小心后悔啊。”

“连你也在这里胡说!”龙婉儿气得俏脸涨红,双目含火,紧要银牙道:“我能看上他?”

“我当然知道你看不上那小子。”谭欣微微一笑道:“可是整个外科科室的人都在议论你们之间的事,而且她们还说亲眼看到你跟张峰紧紧地抱在一起,他的手还放在你雪白大腿上……”

“你胡说什么!”

谭欣立刻住嘴陪笑道:“这些可都是她们传的,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这件事情在科室里传得这么快,你说是不是张峰那小子搞得鬼。”

龙婉儿秀眉一凝,冷冷道:“跟他脱不了干系。”

刚还对张峰存有的一点点感激,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是对他的恨意,龙婉儿咬牙道:“这臭小子在科室内向来喜欢调、戏女生,他只要得逞,自然要到处炫耀,好证明自己多有魅力。”

谭欣在一旁微笑道:“龙主任,这次我们一定得好好收拾他,不然他在科室内更会无法无天。”

“嗯,我早就想收拾他了!”龙婉儿轻笑道:“一旦被我抓住他的把柄,我一定将他给赶出医院。占了我的便宜,还到处去炫耀,真是找死!”

张峰只是一个实习生,没有什么工作任务,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那是相当的无聊。他的性子本来就好动,平时就喜欢找科室里美丽的小护士们聊天逗趣。

当他出门见到那个在讲堂上提醒他不要去惹龙婉儿生气的女护士的时候,眼睛不由得一亮。

哇,好娇俏的女孩啊!

粉红的苹果脸,水汪汪的大眼睛内带着几分的羞赧之感,那可怜劲,真让人疼惜。雪白护士服下,身材高挑迷人,就像是青青荷塘内俏立的一朵粉红荷花,方雅傲物。

她叫任玲珑,跟张峰一样也是松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实习生。不过人家底子好,是名牌大学高材生,比张峰这种野鸡大学的专科生不知高了多少个等级。

她的性格淡雅温和,善良温柔,对张峰还不错,并没有因为张峰是专科生而另眼相看,反而她还经常帮助张峰,有时候帮他记笔记,翘班的时候还为他请假。

想到这些,张峰面带感激道:“任玲珑,中午我请你吃饭,感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帮助。”

“对不起,张峰,我不能去吃饭,我有点不太舒服……”任玲珑眼眉低垂,小声地说道。

“嗯?你怎么了?”张峰走了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说道:“你好像也没有生病啊,怎么会不舒服呢?”

任玲珑俏脸羞红,轻轻地拿开他的手,秀眉一挑,盯了他一眼,轻声道:“张峰,你……你怎么去欺负龙主任,还占了她的便宜。”

“我没有占她便宜,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轻薄的人吗?”张峰有些不理解,大声说道:“再说了,我占她便宜,好像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吧?你这么激动干嘛?”

“我没说你轻薄,想必这中间肯定是有误会……”任玲珑被张峰的喊声吓得往后轻轻退了一步,道:“不过,你也要考虑下你的前途,现在整个科室都在传你和龙主任的事情,要是谣传进了她的耳朵,肯定会找你麻烦,以她的脾气,你恐怕要被开除……”

“呵呵,看样子,你还是相信我的。”张峰嘻嘻一笑,望着任玲珑那张可爱的俏脸,说道:“原来你这么关心我,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之前的张峰虽然轻佻,却没有什么自信,对出身名校长相甜美的任玲珑应该是尊敬多于喜欢,现在的张峰则完全不同,他身具神功,本领超群,性格自然也变得更加自信洒脱。而且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第4章 有人闹事?

“你胡说什么?”任玲珑的俏脸红得像要滴血一般,她焦急得喊道:“你的医术本来就差,再这么不务正业,还肥着胆子去招惹龙主任,恐怕她会开除你。”

说到后面,她急得都快哭了。

“好了,好了,我保证以后认真钻研医术,遵守医院的规定,不乱翘班。”张峰一见到女孩子的眼泪,心就软了,连忙举双手投降。

就在此时,一名护士阿姨经过,看见了张峰笑呵呵道:“张峰,你这臭小子真行啊,居然敢吃龙主任的豆腐,你不怕被她开除吗?”

“喂,阿姨胡说什么呢?我可是正人君子,从来都是被美女逆推,何曾推过美女?”张峰气呼呼道。

“哈哈,果然如此,难怪你张医生说龙主任将腿都跨你肩膀上了。”旁边的人哈哈大笑,好像破了一个惊天大案一般。只是,笑声还没维持到一分钟,她们的脸上立刻浮起惊吓之色,然后立刻转身离去。

感觉到背后冷冷的杀意,张峰一转身,立刻就看到龙主任那张杀气弥漫的俏脸:“张峰,你又违反医院纪律,擅自脱离岗位!”

“我可没有违反医院的规定。”张峰冷冷瞪了回去:“我是秉着提升医术水平的目的,来找同事们研究一些医学上的问题。”

“强词夺理,你多次违反医院规定,屡次翘班,我告诉你在三分钟内我你要是还没回到工作岗位,我立即开除你!”龙婉儿气得脸色涨红。

他竟然说是我逆推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科室内的风言风语真是他散布的,这臭小子,我再也不想看到他。

龙婉儿狠狠瞪了他一眼,用力扭身,踩着白色高跟鞋迅速离开。咯噔咯噔地高跟鞋鞋跟踩的非常用力,好像踩的不是地板,而是张峰的脑袋。

“张峰,你还是赶紧去上班吧……我不想看到你被开除。”任玲珑善意提醒道。

“呵呵,看样子你还是挺关心我的。”张峰笑嘻嘻道:“你若是答应跟我一起去吃午饭,我就回去上班。”

“这……好吧,我答应你。”任玲珑心中焦急,她不想看到张峰被龙婉儿开除,前途毁于一旦,只好点头答应张峰的要求。

张峰坐在办公室的座位上,悠哉悠哉地看着报纸,此刻一名白衣护士急忙走了进来:“张峰,急诊室出事了,一名病人打了退烧针,接着就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跟我有什么关系?”张峰将报纸翻了个边,若无其事地继续看了起来:“我只是个医术拙劣的实习生,这种事你应该去叫那些经验丰富的主任医生。”

“张峰,你混蛋!”叫王蕊的白衣护士瞪了他一眼,露出鄙视的神色:“退烧针是任玲珑打的,病人家属非常暴躁,要不是医院的同事拦着,任玲珑就被打了,她的事情,你难道不管吗?”

“你个仙人板板的!敢对本教最漂亮的小师妹动手,不想活了吗?”张峰愤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急忙冲出了急诊室。

要是别的护士,以张峰的性格,肯定会幸灾乐祸,隔岸观火,谁叫你们鄙视我,说老子医术差?

可是,现在出事的是任玲珑,自从进了医院实习,她就对张峰诸多照顾,张峰是一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之人,怎么着也不能让她受人欺负。

迅速跑到事发地点,此刻诊室内乱成一锅粥,一中年男人躺在病床上,翻着白眼,口吐白沫,全身不住地轻微颤抖。

身旁有三个手臂上刺着猛龙虎豹纹身的年轻人,一脸凶恶地大声叫嚷,对着医院的器械摔摔打打,其中一名大汉指着任玲珑骂着难以入耳的脏话。

“死三八,你他妈的是怎么打针的,你妈比的是屠夫吗?”

“臭娘们,我大哥要是被你治死了,老子我要你的命!”

任玲珑何曾见过这阵势,她的娇躯瑟瑟发抖,被吓得有些惨白的俏脸上挂满了泪水,她连忙点头哀求道:“对不起,我一定会把你们大哥救回来的。”

三个混混青年,完全不理会任玲珑的哀求,凶恶地拍着桌子大吼道:“你们这一群屠夫,我告诉你们,你们得赔偿我们,不然我们兄弟三人拆了你们医院!”

“先生,请别激动,我们一定能治好的。”此时一名医生拿着检查仪器走了过来:“我先检查检查,说不定是青霉素过敏,打一针解药针就好了。”

“滚!”最前面的纹虎青年一个大巴掌将医生抽倒在地,大吼道:“草你妈的,检查个屁,我不让你们这些庸医检查!”

其他几名医生见了这阵势,都吓得脸色苍白,纷纷往后退了几步,谁也不想白白挨打。

张峰嘴角一扯,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慢慢地走了过去:“我们医院一定会负责的,只是你们是想公了还是私了?”

很长时间没打架了,张峰的手早就痒了,今天有几个蠢货送上门来,岂不是给了他一个练手的好机会。

看到张峰站出来为任玲珑说话,周围的人都露出惊讶的神色,这小子竟然敢招惹这几个凶恶的混混?

大家都知道张峰轻佻胆大,不过那也只是在医院里横,要真是动起真格,也不见得他有多硬气。

对方现在有三个纹身大汉,各个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就凭张峰这小身板,怎么能是他们的对手,这不找打吗?

“张峰,谢谢你,不过你还是走吧,会连累你的。”

看着旁边的同事们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只有张峰敢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任玲珑的心里充满感激,同时也为他担心。

纹虎大汉的目光扫到张峰的身上,心中不由得一喜,这小子说到自己心里了,再瞧张峰,面色稚嫩,二十来岁,小肥羊你这是来送钱的吗?

轻轻一笑说道:“好小子,算你还懂点事。那私了吧,你给我五千,噢不,一万,我们就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了!”

“一万啊?好像也不多……”张峰笑嘻嘻道。周围的同事则一脸无语,这家伙傻了啊,一万块还不多。

张峰从身上抽出皮包,里面只有五十多块钱,看来之前的张峰花钱无度啊,皮包这么瘪。

“大哥,稍微等等,我给你凑凑……”张峰则转身向周围的同事们借钱:“大家都放心,这钱我明天一定都还给你们,借多少还多少。先救救急。”

大家露出同情的目光,傻小子,你被宰了啊。不过,他们还是将口袋里的钱借给了他,他不是说了明天借多少还多少吗?

任玲珑心中焦急,可是在凶恶的纹身汉面前,她又不敢说话,心想张峰虽然有点傻,可是也是为了自己,不能让他吃亏,等以后将钱还给他算了。

“嘿嘿。”纹虎大汉心中得意,向同伙使了个眼神,这家伙还真是傻,下次一定好好照顾下他们医院。

张峰凑了一大叠的钞票,估摸着也有七八千的样子,正准备数数,对面的纹虎大汉直接一把抢了过去,装出一副豪气大方的模样:“好了,不用点了,少的那些我也不要了。”

“那明明不止一万块啊。”张峰傻愣愣的笑着道:“多的钱,你得还回来,说好的赔偿一万就是一万。”

这家伙故意装傻充愣呢,他最擅长的就是虐心,让纹身汉们能闻着钱香,却拿不到钱,想想那滋味应该挺难受的。

“再唧唧歪歪,老子扇飞你。”纹虎大汉横眉瞪眼怒吼道。

“这样吧,我将你大哥治好,我的钱,你还我。”张峰继续装傻道。

倒在病床装病的那家伙听到张峰傻乎乎的话,差点笑了出来,实在忍不住‘嘎’地抽一声。

钱已经到手,得撤了,再玩下去,担心露馅。纹虎大汉指着病床上的同伙,大喊道:“人都昏死了,还治个屁,兄弟们将大哥送到别的医院去。”

“别急啊,我绝对能治好。”张峰走了过去,手指一伸,在装病大哥身上迅速点了几下。

装病其实也是一项非常有难度的工作,必须得能忍,别人摸你,打你,你都不能动,甚至被爆了菊,都只能咬牙坚持。

躺床上的病人大哥,已经身经百战,经验老道。

可是,他在被张峰点了几下后,大腿,手臂,胸口,背部立刻传来一阵阵麻痒的感觉,仿佛被一群蚂蚁上了身,死命坚持了几分钟后,实在忍不住了,他猛地从床上弹跳而起,嘴里不住地喊道:“好痒,好痒啊……”

周围的人瞬时明白,这家伙是在装病,不然,怎么刚才还在翻白眼,吐白沫,现在却可以高声大叫,活蹦乱跳。

大家对张峰开始心生敬佩,不过,也很好奇张峰是怎么知道那家伙是装病的,又是如何让他从病床上跳起来的?

“你家大哥的病不是好了吗?还能自己给自己挠痒痒呢!”张峰笑嘻嘻地道:“纹身兄弟,我的钱应该还给我了吧。”

“还你?孙子,你脑袋进水了吧。今天这一万块钱,我们要定了!”纹虎大汉拿着铁棍指着张峰气势汹汹道:“给我滚开,不然老子敲爆你的脑袋!”


重生仙医入凡尘-张峰, 龙婉儿-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6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