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好年华-罗平, 童佳宜-都市异能小说

重生之美好年华-罗平, 童佳宜-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上门借钱

2013年圣诞,外面寒风凛冽。

B市万湖小区。

罗平刚放下手机,门突然被踹开。

罗父罗母浑身怒气的冲了进来,看见罗平手里的手机,气的劈手夺了过去,摔在地上。“你个混账玩意,竟然还有脸玩游戏。你老实说,家里的门店是不是被你拿去抵押了!”

他早年在部队呆过,嗓门大脾气也大,虎着脸的时候能把人都吃了。

在他后面,还跟着罗平的小女友林素素,以及她爸妈。

看到他们,罗平意识到了什么,眉头紧蹙。

不等他说话,罗父拿出在部队的气势开始吼,“说!”

“是我,但是……”

他话没说完,罗父气的怒目圆睁,抽出皮带就要打人。罗母在旁边拼死拦着,“孩他爸,有话好好说,你先让孩子把话说完。”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个混账玩意,他良心被狗吃了!”

“这门店是我们打拼半辈子才攒下来的,是我们的命根子!现在都被他抵押了,以后是不是要把我们的命都拿去!我要打死他,你让开!”

罗父气的双眼发红,捂着胸口浑身直抖。

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罗平担心他气出病来,连忙扶住他。“爸,你别担心,我没有拿去做坏事。”

“那钱呢,钱在哪?”

“钱在……”罗平刚想说,看见后面林素素和父母一脸紧张的样子,又及时改了口。“爸,等没人了我再跟你说,你别气。那钱绝对还在那,我没动过。”

罗父还没缓过来,林素素父母他们反倒先松了一口气,互相看了眼。“钱没动就好。”

“既然没动,就赶紧拿出来吧,正好也不用再去跑银行一趟了。”

那表情,像是这钱是他们家的一样。

面对他们,罗平有说不出的怨恨。

他跟林素素两家是隔壁邻居,两人从小一块长大,也算是郎情妾意,互相都有心思,到读大学的时候确定关系,两家父母都知道。但上一世,罗家之所以家道中落,父母重病没钱治,都是因为林素素这一家子!

吃人不吐骨头。

以前,他不懂知人知面不知心。以为林素素是个良善的,想着跟她相处一辈子,完全没有防备。

却不知道林素素良善的表皮下,却是个瞎了心的扶弟魔!!

上一世,从结婚后林素素这一本性暴露无遗。

先是要了30万的彩礼钱,然后把钱全拿给她弟买车。后来更是偷偷将罗平喊她打给自己爸妈的钱,挪去给他弟零花,前前后后转了近20多万。

就连罗父住院的治病钱,她都悄悄抠出了一大半去接济自己弟弟。

而罗父一生倔强,以为是自己儿子不愿意负担自己,就硬扛着不让罗母去说。

生生错过了最好的治病时机。

这事后,林素素还越渐过分。她弟毕业后,没上过一天班,处了个姑娘人家要50万礼金,她弟直接上门来找罗平要。

罗平不给,林素素就三天两头的要闹离婚。

他一气之下答应了。

结果林素素不干了,悄悄把房子抵押了,然后拿贷出来的50万去给她弟。后来等罗父重症住进ICU,罗平急用钱去抵押房子的时候,才知道这事。这时候已经累计了快30万的利息,全要他还。

他气的上门要钱,反被林家打了一顿扔出来。腿因此受了伤,之后走路只能一瘸一拐的。

那时候,几乎每天一睁眼,就是几百块的抵押贷款压在他身上。

再加上父亲的病。

最难熬的时候,罗平一天打了三份工,每天睡眠时间不到四小时。罗母也是起早贪黑,给人做保洁打零工,赚医疗费。但最后还是因为钱不够买肾,导致罗父重病去世。罗母也因此郁郁寡欢,最后没一年也跟着走了。

而反观林素素的弟弟,却过得无比滋润,娶了媳妇,生活无忧……

对比这一切,罗平恨得挠心挠肺,却只能跪在父母的碑前。借醉意,痛哭自己的无能以及当初瞎了眼。

结果一觉睡醒,就到了2012年底,自己刚上大二的这年。

也是刚跟林素素确定关系的第二年。

确定自己真的重生后,罗平立马跟林素素分了手,这一年都在专心混币圈,根本无心他顾。

没想到,林素素一家还能找上门来!

而从这个时间节点来看,罗平不用猜都知道,是为了他们那不中用的儿子打伤人一事。

对方索要20万的赔偿款,不然就去告他坐牢。

林家自己拿不出这钱,就把主意打到自己家门面房身上。

前世,罗家顾忌罗平和林素素的关系,真的去抵押贷款,借给了他们。

之后林家压根没想过还。

一欠就是十多年。

想起这一幕幕的事,再抬头看向林家人那恶心的嘴脸,罗平就觉得一股怒气梗在喉咙,亟待释放。

“呵,钱没了,我全部拿去炒股了。”

“什么?你去炒股了?!造孽哦!那炒股是一般人能碰的玩意嘛?”

林家父母肉疼的直跺脚,全然把这钱当自己的。看罗平父母不是很懂的样子,还热心的解释。“咱们院子里那个小刘,不就是因为炒股亏了几十万,把家里房子都卖了。连孩子的学费都交不上,老婆也跟人跑了。他自己受不了,才跳楼的嘛?”

“还有我单位的领导,那可是燕大毕业的高材生,炒股都亏了上百万。小平这一个学生娃,能懂什么啊!”

“还抵押门面房去炒股,真是疯了!”

两人一来一往的,完全不让罗平插嘴。

而罗父罗母在听他们说了后,更是怒急攻心。罗父气的嘴唇都白了,拿着皮带就抽。“你这混账!”

罗平猝不及防,被抽了一鞭子。

“孩他爸,你先听听孩子解释。他从小到大都让人省心,这次肯定是有原因的。”罗母心疼的护在前面,还挨了好几下打。

“他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省吃俭用,结果养出这么个畜生东西,你走开!”

罗母苦苦哀求,旁边林家在看笑话,恨不得能上来帮着打。

看着这些,罗平胸口的郁气猛涨,积攒了两辈子的怒火,终于忍不住了。

“够了!”

他吼的很大,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

罗平的目光扫过父母,扫过自己刚才被打的地方,心情很复杂。

即便是现在这样,罗父气急了,下手都知道轻重。而前世他当成亲叔叔看的林家,却吸他的血吃他的肉。

看着父亲不再挺直的腰板。

母亲长年劳累,双手粗糙的宛如六十岁老太。

而这么辛苦赚来的门面房,还放在他的名下,现在却被他不声不响拿去抵押贷款了。换成是自己,恐怕也受不了。

想到这,罗平心里满是愧疚。

上一世的,以及这一世的。

深吸一口气,罗平微微压抑着声音道。“爸妈,对不起。门面我确实拿去抵押炒股了,但你放心,钱都在,没有亏,我还赚了几百万……”

听到前半句,罗父罗母心痛如绞。可在听到后面那句时,却呆住了。

“还赚了?”

“真的没骗我?”

罗平重重的点点头,“没有,等过几天我就去把贷款还了,把产权证拿回来。”

他说的很肯定,因为他有底气。

多年的经历,让他清楚林家是毒药,但穷也很致命。

所以在知道自己重生到2012年后,就立马把全身家当都拿了出来去买比特币。按照比特币的10年K线图,在2012年年底,才不过13美金一个。

但之后,不到一年时间,就会疯涨到1100多美金。

翻了足足83倍!

这个机会如果错过,他只怕会后悔一辈子。所以他悄悄把门面房抵押的200万,全部砸了进去。

经过一年的提心吊胆,205万,最后终于变成了两亿七千万!

刚刚,他就是在用手机操纵抛售最后一点比特币。

几百万,不过是他最后这批抛售的比特币所赚的钱。

只是现在钱还没有提出来,再加上快年底了,所以抵押的门面房他还没去处理……

没想到林家就上门了。

第2章 赚了几百万?

“真赚了几百万?”罗母还是不敢相信。

直到罗平给她看了刚才的抛售记录后,罗母才忍不住喜极而泣。

她就知道,自己儿子不是那么丧良心的人。

不会拿着他们的血汗钱,拿去败家。

而罗父这会儿也有点懵,拿着皮带,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涨红了脸很尴尬。为了维持严父形象,还没法开口说点道歉的话,整个人只能僵硬的站在那。

林家人可不管他。

看完记录后,坐不住了。

在这个年代。

还是B市这种小城市。

很多家庭一辈子都赚不到一百万。

更何况,罗平说的还是几百万。

这个“几”到底是多少呢。

两百万是几百万,九百万也是几百万啊。

林家父母面面相觑,心思一下子活络起来了。朝着林素素使了个眼色,让她上。结果林素素假装看不见,低着头,惴惴不安的拽着衣角。

林母气的咬牙,揪了她一把。然后横了横身子,自己上了。

一脸笑意的凑到了罗母身边,“亲家母,你家小平真是厉害咧!连燕大的高材生都亏了,他竟然没亏还赚到了几百万,这简直就是天才啊。你们罗家有福了咧!”

罗平在旁边冷眼看着,心里一直冷笑。

刚刚还是罗太太,现在就成了亲家母。

嘴脸简直不要太难看。

见罗母没回应,林母只能看向罗平,笑的特别谄媚。“小平啊,你看你现在都赚了几百万了,那我家澄儿的事,姨就指望你了。”

“他的事,关我什么事?”罗平假装不懂道。

林母顿时急了,“澄儿现在才19岁,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澄儿去坐牢啊。你都赚这几百万了,二十万对你来说就是小意思,借给我们怎么了?”

“而且我家素素还跟你在一起,你还怕姨不还钱啊?”

她说的真是合情合理,罗母都有点意动了。“不如,还是借给他们吧,二十万确实也不算多,这么年轻坐牢确实太影响前程了……”

“不行!”罗平说的斩钉截铁,“他坐不坐牢,关我屁事?”

“你……”林母差点就要骂出声了,但强行忍住了,深吸一口气,赔着笑脸道。“小平啊,你看这澄儿要是坐牢了,以后等你跟素素结婚,别人都说你又个坐过牢的小舅子,你面子上也不好看是不。”

不提这个还好。

一提罗平心底的怒气更盛。看向林素素,声音冷的没有一点感情。“我们去年就分手的事,你没跟你爸妈说?”

这话一出,满屋子都惊了。

“不可能!”林母一脸不可置信,拧了把林素素。“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林父帮腔,“对啊!这事关你弟弟的前程,你不能开玩笑的啊。”

从进屋开始就一直沉默的林素素,被推到了前面。又羞又恼的瞪了眼罗平,眼泪唰唰的掉。“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在知道她真实面目后的罗平,再面对她的眼泪,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不好意思,不能!”

“罗平!你别太欺负人了。分手的事,我还没答应,这就不能算!”

“是啊!”林母连忙上来凑上来,“追人的时候,就死缠烂打。”

“我们家素素这么好一姑娘,被你把名声糟蹋了,凭什么你现在说分手就分手?你们老罗家,就是这么教孩子的嘛?”

“不就是赚了几个臭钱吗?谁知道这钱是不是炒股来的,万一是做传销骗来的呢?”

林母一顿骂,再配合林素素泣不成声的可怜样,好像真成了罗家在欺负他们似的。

把周围邻居都嚷的跑出来看热闹了。

罗父是当兵出身,对于名声和家教看的很重。一看这样,就忍不住又动了气。指着罗平,厉声问道。“你说,是不是她们说的这样?”

“当然不是!”罗平一声冷笑,既然林家这么不要脸,那他还顾忌什么?

索性将门打开的更大了,让整个楼道都能听得到他的声音。

“好,你既然要说,那今天就好好说说!”

“一,我跟林素素在一起的一年,没有做过任何越线的事。现在小年轻谈个恋爱而已,怎么就成糟蹋她名声了?”

“二,我赚的钱,都是堂堂正正炒股得来的,不是什么歪门邪道。”

“三,你家儿子自己作死,跑去收保护费把人打成伤残,现在要赔多少钱都是自己活该!我就算赚再多,也不会借给你们一分钱。”

“四,你口口声声说会还钱,但你家之前被传销骗了几十万,漏洞都是拉亲戚下水才补上的,现在吃的用的都是你亲戚的血汗钱。就你这样连自己亲戚都能坑的人,借钱能有还?”

这话一出,整个楼道都炸了。

大家都是街坊邻居,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林家人有段时间到处拉人投资的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当时没几个人信他们。

谁能想到,他们后来竟然去拉自己亲戚干。

而且还是填补自己的漏洞……

顿时,所有人看他们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

罗父还有点不信,皱眉,“这事可不能乱说。”

罗平一撇嘴,“我是不是乱说,他们心里清楚!”

林父林母整个人都臊了,老脸涨红。林母还在强撑着,“不想借,就直说,不要污蔑人!不就是会赚几个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炒股,人家高材生都玩不转的事,你不过运气好才赚了点。就你这品性,我看你迟早血本无归!”

看他们这样,罗父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怒气勃发,猛一拍门。“你们给我滚!再胡说八道,我连你们也打!”

林母气的直哆嗦,可是又不敢直接刚。自己老公那懦弱样,一看就打不过这姓罗的,女儿又只知道哭哭哭,连个男人都管不住。就这能赚几百万的男人,都把握不住。

气的只能回家,他家就住隔壁,关门的时候特意把门甩的震天响。

回到家,林母越想越气。

不就是炒股赚钱吗?

搞得谁还不会一样!

就澄儿那聪明劲,她就不信自家儿子会比人差多少!

骂了一顿林素素后,林母转身就去把正在睡懒觉的林澄喊了起来。“宝贝啊,这个炒股应该下载什么软件啊?”

第3章 跟上去

林家人回去后,罗平礼貌的冲大家摆手。“不好意思啊,一点家务事,吵到各位叔叔伯伯了,等晚上小子再专门给你们登门道歉。”

“不打紧的。”

“这孩子太懂礼貌了,我们没事的~”

“要不是你,我们也不知道林家原来是这种人咧。还好知道了,以后绝对不借钱给他们。”

一个个笑着说完,又纷纷回屋。

罗平这一番举动,既礼貌又显家教,罗父的脸色顿时好看多了。等人都回去后,再把门一关,严肃的看着他,“炒股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好好说说。”

然后罗平就把早就想好的理由说了一遍,“有个玩的好的,他叔叔是海归回来的金融硕士,眼光很准,我就跟着人屁股后面买了点。”

“到底赚了多少?”

“五百多万……”罗平没敢真说,权衡了下,只说了这么点。

但只说了这么点,罗父罗母依然惊到了。

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数字太夸张了点,他们想都不敢想。而自己儿子就在网上捣鼓了一年,就赚回来了。

一时间,两老心情都有点复杂。

尤其是罗父,想想自己刚才一冲动还抽了儿子,现在胳膊上还能看见红肿,心情更复杂了。

那晚上,罗平说要去赔罪,自然有照做,买了些水果,纷纷登门拜访。不仅把自己罗家的名声保住了,还有意无意的把林家的事又说了一遍。

对于这种八卦,大妈们很热衷于传播。

几乎不需要罗平操控什么,风声就传遍了整个小区。

那段时间,林母但凡上街买菜,都能感觉到有人在后面指指点点的,气的回家差点没把家里电视机砸了。

“好啊,这罗家小子赚点小钱就不知自己是谁了吧。素素,你去盯着他看看到底在做什么。我就不信燕大毕业生都赚不到的钱,他能在股市里捞到。”

那天罗平一点脸面都没给她留,林素素到现在还气着,一听很不情愿,“我不去。”

林母气的打她,“你到底怎么想的,他现在赚这么多钱,你竟然还轻易答应分手?还瞒了我们一年!”

林素素一脸幽怨,“我哪知道他竟然赚了这么多,平时在学校里遇见,也还是那副穷酸样啊,谁知道一下子变这么有钱。”

她对罗平没多大感觉,之前答应在一起不过是想着以后吃饭有人买单。

衣服有人买,热水有人送,所以答应了。

罗平要跟她说分手的时候,她也没多在乎,反正备胎她还有好几个。

所以这一年压根没去关注过罗平到底在干嘛。

她哪里想得到,这人竟然不声不响的赚了几百万。

还偏偏刻意在学校里装穷!

给自己送的口红,都是几十块一只的垃圾。

林素素心里委屈的不行,语气更气愤了。

林母恨铁不成钢的戳了她一下,“以前你跟罗平怎么样,我不管。但现在罗家要富贵了,你这时候把到手的鸭子搞飞了,我看你以后吃什么!我打听到了,后天罗平要去一趟上京,我给你把票准备好,你也跟着去一趟,看看他到底去干什么,也顺便看能不能把人追回来。”

“我才不要,那多丢人啊……”

“不行!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澄儿那二十万,还指望着他家呢!”

看林素素一脸不乐意,林母不得不放软语气,哄着,“罗平那混小子从小就喜欢你,都是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这么多年感情,哪能说没就没?男人嘛,要面子,但骨子里都是贱的,他现在肯定是气你平时吊着他。我给你准备几套衣服,你到时候只需要找机会在他面前穿上这些,还怕他不回心转意?”

“而且,只要他动了你,有妈在,他罗家敢不负责试试!”说着,林母进屋拿了几件蕾丝透明小衣服,装进了林素素的包里。

林素素看了一眼,脸立马滚烫起来。

虽然心里还是不乐意,但想想罗平账户里的几百万,半推半就间默认了。

……

2014年1月3号。

刚过完元旦,罗平就急忙踏上了去往上京的车。

虽然赚了两亿多,可是重生一回,他的抱负远不止这些。

2014,是个黄金年。

尤其是前几天随着三大通讯运营商刚拿到了4G运营执照,开始4G网络建设。2014年即将迎来的移动互联网,会向大家展示,什么才是真正的星辰大海。

在电脑cpu被失效的摩尔定律掐住咽喉时,ARM架构又打开了另一个潘多拉魔盒。

4G的飞速网络,以及智能手机的普遍传播,让中国的网络用户在短短几年内,从几千万迅速扩大十倍,变成七八亿。

这将是一场洪潮,不可抵挡,足以让很多传统行业经营者头皮发麻的惊涛巨浪。

罗平光是回想,都觉得激.情澎湃,热血沸腾。

他现在正处在一个一入风云便化龙的大时代。

上一世,他碌碌无为,只能旁观。而这一世……

他想参与进去,甚至搅动起来!

但在这之前,怎么把交易所里账户的钱弄出来,还是个问题。毕竟这么大资金的流入,国家把控非常严格,每个人每年只有一定数额的外汇兑换额度。

要想把钱弄出来,一般的银行还真没法处理。

下了火车后,罗平一边想着,一边打了个车。

想的太过入神,压根没注意到在他车后,还跟着个小尾巴……

直到到了目的地,罗平走下车,林素素才从身后那辆的士车里冒出个头。

她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喊了自己学校里的小姐妹关倩一块来的。

两人看着眼前这座建筑,浓浓的欧式古典风格,上面悬挂着四个烫金大字“汇峰银行”,一块愣住了。

林素素咬咬唇,“他来银行做什么?”

关倩一脸鄙夷,“素素,你不是说罗平都赚了几百万吗,他还来这种小破银行干嘛?汇峰银行?听都没听过!”

她说小破银行的时候,前面司机回头看了她一眼,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但两人都没注意。

第4章 被嘲笑

林素素摇头,“我也不知道。”

看见罗平已经进去了,林素素也不耽误,连忙结了车钱,拉着小伙伴一块下车了。

1月的上京还是很冷的,两人冻得哆嗦了下。关倩抱着胳膊抖了抖,“银行不都有大厅吗,不然我们进去等吧?找个角落戴个帽子就好了,他也认不出来。”

林素素也冻得不行,连连点头。

在罗平进去两分钟后,两人也带着帽子悄咪咪的摸了进来。

但是一进去,两人傻眼了。

这个银行,竟然连个等候大厅都没有!

全是一间间独立装修的小办公室!

跟常见的银行,完全不一样。

关倩翻了个白眼,“果然是小银行,连个座位都没有,太寒酸了吧!素素,你怕不是被罗平那穷小子给骗了……”

两人还没说完,一个穿着深蓝色职业套装的女人盈盈走了过来。

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优雅女人味。

面对两人,女人脸上带着职业笑容。“两位女士你好,我们这里是汇沣银行私人业务办理处,请问你们二位在我们银行有户头吗?”

女人笑容和煦。

但目光却忍不住打量眼前两人,刚才两人的对话她全听见了,尤其是那句“小银行”、“寒酸”。

关倩不爽的撇撇嘴,“没有。难道非要有户头,才能进来吗?”

女人笑,“不好意思,还真是这样。两位女士如果没有户头,那我只能抱歉的请你们先离开了。”

关倩顿时炸毛,她在家也是个小公主,这次要不是答应陪自己的小姐妹上来,她才不来受这罪呢。

结果一路辛苦过来,到了这还被个银行柜台看不起,关倩的小脾气顿时爆发了。“不就是个户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办个就是了,正好我带了身份证!”

说着,从身上掏出身份证拍在桌子上。

正巧旁边有人路过,听见这动静,不由嗤笑了声。

林素素有点尴尬,她比关倩要细心点。

这银行的装修虽然低调,但处处透露着精致。铺在地上的地毯,也像是手工编织的。

再加上门口停着的无一例外都是豪车,进出也都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林素素总觉得这银行不太像关倩说的那样,不由有点怂。“倩倩算了,我们还是在外面等吧。”

关倩大掌一挥,“没事,开个户而已。”

说完昂着下巴对准女人,“赶紧拿表格来啊,愣着做什么?”

女人的笑容更浓了,“好。请女士稍等。”

说完,抱着一堆资料过来让关倩填。

上面全是英文,没有任何中文翻译。

关倩眼睛都看直了,完全不知道怎么下笔。女人仿佛看不到她的窘状,还笑容满面的介绍道。“我们是驻亚太地区上京市的私人银行办事处,个人资产低于两百万的业务不予办理。就算是开户,也需要存至少五十万现金才能开户。不知道女士你开户准备存入多少,是现金还是转账呢?”

关倩都傻了,指着女人,“你们这小银行怎么坑人呢?工行、建行开户都才需要几十块卡费,你们这凭什么要存五十万才能开户?”

这话一出,旁边的人更是笑了。

其中一对夫妻脸上更是鄙夷,“这都从哪来的土鳖,连瑛国老牌银行都没听过,也敢进来。”

“你……”关倩很想骂回去,可这夫妻一看就穿着不俗,不像是两人能惹得起的,她只能恨恨闭上嘴。

在确认两人拿不出办理业务的钱后,女人也不客气,直接喊来保安把赶了出去。

外面天寒地冻。

两人一出来,就打了个喷嚏。关倩被羞辱的臊红着脸,“这银行真黑,开户都需要五十万,是要抢钱吧。”

林素素倒不这么想,盯着银行门口看了看。从刚才罗平进去到现在已经十分钟了,而他还没出来。

虽然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

但至少没被人赶出来,可以证明罗平真的有不低于五十万的存款。

林素素的心热了一下。

……

而刚才大厅里的闹剧,根本没影响到里面去。

这里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更何况还是副行长的办公室,罗平一点动静都没听见。

两人还在喝着茶,一边侃侃畅谈。

“罗先生真是年少有为啊,大场面我见过不少,比你资产多的我也见过,但这么年轻就能拥有这么多资产的人,刘某还真没见过啊!”副行长笑呵呵的说道。

可不是么。

在听到有人说要存2.5亿到银行,他虽然震惊,但也还能接受。可在看到罗平身份证上才20岁的时候,饶是他见多识广,也禁不住吓了一跳。

罗平客气的笑道,“刘行长太客气了,我就是个运气比较好的普通人而已。”

“诶,太谦虚了,一般人哪有罗先生这样的金融能力啊。”

一波商业互吹,两人心情都很愉快。

而旁边有个身材性感的美女半蹲着在那,兢兢业业的在给罗平办卡。

胸前抱着一堆刚才把关倩吓得完全不会写的英文表格,放在他面前。

完全不需要他去看,美女全都耐心给翻译了。

声音清澈如黄莺婉转,薄施粉黛的五官,精致又漂亮。婀娜纤细的身姿被一身深蓝色修身套裙包裹,修长的腿搭配着黑色高跟鞋,将身材勾勒的异常完美。

高贵优雅,又不失性感。

气质脱俗。

至于效率就更快了。没十分钟,卡办好了。

一张黑色的烫金卡片递了过来,上面写着还镭射刻着他的名字。

罗平看了几眼,不愧是大企业的员工,这素质一般公司真比不上。

而对于他的目光,副行长全都看在了眼里。笑眯眯的问道,“不知道罗先生这次来上京办事,可有带随行司机啊?”

“还没。”

“这没车多不方便啊,你可是我们银行的重要客户,哪能让你这么麻烦。这样吧,小童,我记得你驾照都三年了吧。这几天你就别忙其他的了,专心招待好罗先生。保证随叫随到,务必让罗先生宾至如归!”

美女童佳宜愣住了,杏眸扑闪。

她去?

她有些犹豫。

重生之美好年华-罗平, 童佳宜-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491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