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剑神-左丘, 骊山-玄幻奇幻小说

天影剑神-左丘, 骊山-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重生

“杀!”

左丘暴喝一声,从地上猛然跃起,双目赤红,浑身杀意凛然。

右手习惯性朝腰间握去,最为一名剑客,剑不离身,可左丘却抓了个空。

“不对!这是哪里?百万剑客,又去了哪里?”

左丘心中疑惑,浑身恐怖的杀气散去,愣愣的看着周围。

自己身处在一片广阔的山林中,林峰交错,不时传来阵阵魔兽的嘶吼声,整个山林中都散发着一股血腥之味。

左丘,斩圣境强者,威震九域的血影剑尊。

就在不久前,左丘等百万各境强者,齐聚魔域,斩魔证剑,却不料,这是一个天大的阴谋。

百万强者竟然互相厮杀起来,左丘亦是如此,百万强者鲜血飞溅,鲜血染红了魔域,将这里化作了地狱,当真是一场杀戮的盛宴!

等左丘回过神来,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就在这时,脑海忽然一阵刺痛,无数陌生的记忆开始和自己的记忆强行融合。

左丘咬紧牙关,承受着这股巨疼。

片刻之后,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色。

“我借尸还魂了......”

左丘的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原来自己在魔域,已经死了......

“沐天业,本尊真是真想不到,你居然是叛徒!”

左丘脸上泛起一抹狰狞,他最为看重之人居然,居然是魔域之人,也正是因为他的诱导,左丘众人,才一步步走入那个圈套之中。

百万剑魂,葬送一方!

“大约还要二十载,他们才能开启神境,在此之前,我必须重回九天圣域,阻止他们!”

左丘很快就冷静下来,心中已经有了断定。

但很快,他又陷入了沉思,貌似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情况并不乐观。

这个左丘,是五方王域天剑宗的弟子,他天资倒也不错,只是因为一道剑种,和宗门其他人起了冲突。

万剑峰试炼,左丘便被他们追杀,一路奔逃至此。

但最终还是由于伤势过重,不治而亡......

“我知道你的不甘,你的仇我会替你报的,再说成为剑道强者,也是我一直追求的...”左丘徐徐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来到这里,当然要完成前身的遗憾。

“剑种?”左丘轻喃一声,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块剑的碎片。

天弘大陆,人们从踏入修行之路,便开始习剑,凝聚剑种之后,剑修容天地之灵气,一剑斩出,可开辟山河,强大的剑修,更可斩星碎月...

剑种分两种,一种是天生剑种,这种人是剑道天才,第二种则是后天剑种,这剑种的来源,就是这些碎片。

强大的剑修陨落之后,就会遗留下剑种,算是福泽后辈...

左丘的剑意沉浸其中,整个人好似身处风的世界中。

微风,清风,大风,狂风,暴风.....风在呼啸,风在咆哮。

无迹可寻的风中,剑芒闪动,肆意而飘渺,凌厉而狂暴!

“四品剑种,还不错......”左丘身处其中,好似随时都要被吞噬。

剑种也有三六九等之分,从低到高,分一到九品。

风依旧在呼啸,左丘摇摇头,不屑一笑:“四品,仅此而已......”

他这话,说的狂傲无比,若是让宗门其他人听到,必然要笑掉大牙。

内门第一的天骄,剑种才三品,左丘一个剑种都未曾凝聚的人,居然敢说出这种可笑之话。

下一瞬,左丘就退出了这剑种世界,他没有打算炼化这份剑种。

前世自己是天生剑种,品阶更是高达七品,以他的眼光,怎么可能会炼化这种剑种?

这么想着,左丘收好剑种,心神沉浸下来。

丹田之中,血红一片,左丘愕然,随后便是狂喜。

那血红的丹田中,一枚完整的血色小剑屹立,只是上面的光芒,无比黯淡。

细细观察,那血红小剑上,还有一道紫色的荆棘。

“果然,杀戮剑种的传说是真的!”左丘欣喜不已,前世他的剑种,便是杀戮剑种。

以杀证剑,杀戮剑道。

杀一人是为罪人,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方为雄中雄,前世左丘杀人何止九百万?

杀戮剑种已经彻底觉醒,怪不得,他的血影剑会碎裂,怪不得自己会借尸还魂......

杀戮剑种竟然真的可以替剑主抵挡一次死亡......

“天生剑种,还是无上杀戮剑种,至少也是九品!”左丘不再多想,连忙盘膝而坐,控制灵气,汇入丹田之中。

灵气涌入丹田,汇入剑种之中,无上杀戮剑种的萎靡之势,稍微得到了一点缓解。

不多时,剑种上红芒闪烁,一股淡淡赤色从其中散发而出,最后又流淌在左丘的四肢百骸之中。

淡白色的灵气,逐渐被这赤色给代替。

这个过程是较为漫长的,大约过了三个时辰,左丘的体内全部被赤气给笼罩,淡白色的灵气再无一丝一毫。

“转化成功!此刻我就是一名真正的剑修!”

左丘睁开眼睛,站起身来,双目之中闪过一道剑影。

天生剑种,只需要将全身的灵气转化为剑气,就是一名真正的剑修了。

此后在吸收天地的灵气,会自动成为自身的剑气。

灵气化剑,这便是剑气境的剑修!

“找到了,那小子在这里!”

“他妈的,这小子还真是能跑,害的我们找了这么久...”

“赶快解决了他,拿到剑种好回去交代!”

嘈杂欣喜的声音忽然传来,深林中忽然窜出五六个白袍弟子,目光灼灼的盯着左丘,确切来说,是他腰间的乾坤袋。

只是一眼,左丘就知道了这些人的身份,同为宗门弟子,却沦为别人的走狗,真是可悲。

“怎么?司空胜没来?”左丘平静的问道。

“对付你,还不需要司空师兄动手!”

“就是,你身受重伤,就连佩剑都丢了,真是丢了我们剑修的脸!”

“别跟这个垃圾废话了!”

他们嘲讽道,其中一个脾气火爆,扬剑出手,朝着左丘斜刺而来。

“可恶,让这个家伙抢了功劳.....”不少人看到这一幕,暗自捶胸,心中悔恨不已。

若是左丘没有受伤,他们也许还忌惮几分,可现在左丘身受重伤,一身实力,还剩下几层?

这个时候杀了他,夺取剑种,可是讨好司空师兄的大好机会。

“左丘,你也不过如此!”石峰的剑,马上就要没入左丘的胸膛之中,他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眼神之中,满是得意。

嗡!

就在这时,异变陡身,那剑尖轻轻的触碰在左丘的衣衫上,就再难前进丝毫,任凭石峰如何用力,都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回应。

“出剑速度太慢,废话连篇,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左丘摇摇头,两很手指牢牢夹住了剑身,就是这么轻描淡写,拦下了他的剑。

“你松手!”石峰脸色涨红,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信心十足的一剑,居然被这么轻而易举的给挡住了。

“松手?”左丘好似听到了笑话,淡淡一笑,手腕一转,就从石峰手中的夺过了剑。

剑入手,一股久违的亲切感涌上心头。

剑修,剑修,只有手握长剑,才是完整的!

蹬蹬瞪!

石峰一连退后好几部,不禁恼羞成怒,对着身后的几人吼道:“你们几个还看什么热闹,还不来帮忙?”

他的一声大吼,让其他几个人回过神来,连忙抽剑上前。

“左丘,受死!”

剑光闪烁,寒芒乍现。

左丘嘴角微微上扬一个弧度,持剑而入,如闲庭信步,风轻云淡中,随手刺出几剑。

他的身上,毫无剑气波动,对付这些人,根本不用使用剑气。

只是用基础的剑招,足以对付。

“啊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那些人手中的长剑,哐当纷纷掉落在地。

他们的手筋处,出现一道狭长的伤口,殷红的鲜血,正从伤口簌簌流下。

“左丘,你居然挑断了我们的手筋,真是好歹毒的心啊!”这些人如哭如泣,黑发散落,状若疯癫。

这些人双目通红,心中充斥着惊骇和悲痛。

手筋被挑,他们就废了,从今以后,何来用剑一说?

他们更惊,左丘居然在一瞬间,就将他们六人全部废了!

这是何等的眼力和实力?

“不过是小小的利息罢了!”左丘摇摇头,否定了他们的话。

持剑,不疾不徐的上前,一步步,有种难以言喻的韵味。

“左丘,你要做什么?”

石峰感觉不对,连忙叫道,脚步连连后退,其他几人,同样如此。

可他们退后的尖叫,岂能阻挡左丘的步伐。

“我之剑,出鞘必斩敌!”

左丘十分平静的说道,眼神自若的看着他们。

石峰几人倒吸一口凉气,虽是六月酷夏,却好似寒冬腊月,如堕冰窟。

这是怎样的冷漠眼神,似乎在左丘的眼中,人命不过蝼蚁。

“住手!”

眼看左丘就要杨剑,不远处的地方,忽然传来一道暴喝之声。

石峰几人一喜,是司空师兄赶来了,他们有救了。

“呵!”

谁料,左丘只是不屑一笑,长剑横空,冷芒吐露。

噗呲!

剑光消逝,碧血洒长空!

第2章 四品剑种

“司空师兄......”石峰几人的话被卡在咽喉中,脸上还带着喜悦的表情,却是瞪大眼睛,倒在了血泊之中。

左丘的剑,太快了,快到司空胜都没有机会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几人毙命于左丘的剑下。

“左丘,你太过分了!”

“是啊是啊,同为宗门弟子,居然不念同门之情,痛下杀手!”

跟着司空胜赶来的几人,也都是纷纷出言指责道。

“同门之情?”左丘噗呲一笑,抖掉了剑身的血花,收剑回鞘,讥讽的看着几人。

他们想要夺取剑种之时,可念同门之情?

他们追杀自己之时,可念同门之情?

这个时候,这些人却跟自己所同门之情,当真是滑稽万分。

再说了,左丘修行的无上杀戮剑道,剑本无情,其剑道更是无情,与之为敌,唯有杀之!

“左丘,不杀你难解心头之恨!”司空胜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几人可是他在宗门中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势力。

一腔野心还未曾来得及开展,就被左丘一剑斩断。

他浑身散发着浑厚的剑气,剑气好绕,好似猛虎下山,欲择人而噬。

猛虎剑道,这就是司空胜的剑种,两品剑种,着实不错。

“司空师兄,请等一下!”清脆的声音响起,站在司空胜身旁的俏丽女子,忽然开口道。

“靖雪师妹?你要替他求情?”司空胜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他也知道白靖雪和这小子有一段旧情,这么想着,他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左丘,更是杀意盎然。

“怎么?难道司空师兄不愿意?”白靖雪点点头,美眸含笑。

“当然不是,既然靖雪师妹替他求情,那我就饶他一条贱民!”司空胜挤出一丝笑容来,白靖雪很美,可这不是让他在意的,白靖雪的天赋很惊人,年仅十六岁,就凝聚了三品雪莲剑种,前途不可限量。

如今她已经是剑气境大成,若是为了一个左丘将其得罪,真是得不偿失。

剑种虽然珍贵,但和白靖雪的潜力比起来,就不算什么。

只是司空胜不知,左丘手中的剑种是四品,若不然的话,他肯定会为之疯狂,哪怕是拼了性命,也要得到这个剑种。

白靖雪,和左丘从同一个地方出来,两人相互扶持了半年,产生了男女之情,只不过,半年之后白靖雪得到了奇遇,两人就渐行渐远,最后形同路人。

左丘对他,好似再看一个路人罢了,心中更是无悲无喜,不为所动。

白靖雪上前几步,来到左丘面前,目光稍显复杂,随即便是坚定。

“左丘,交出你手中剑种,我白靖雪可保你平安!”白靖雪尖尖的下巴微扬,十分自信的说道。

以她白靖雪的修为,想要保住左丘,还是十分简单的。

“哦?”左丘眉头一挑,道:“哪怕是姜元要取我的性命,你也可以保住?”

白靖雪脸色一变,司空胜同样神色为之变色。

狂剑姜元,宗门之内,谁人不知?

这一次万剑峰历练,狂剑姜元可是夺冠的热门人选。

姜元年仅十八,已经步入剑元境,白靖雪和司空胜两人哪怕是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不能!”白靖雪叹了口气,但很快道:“姜元师兄是真正的天骄,岂会对你动手?所以你可以放心!”

左丘摇摇头,不以为然道:“是么?你说,若是姜元知道我手中的剑种是四品,你说他会不会动手?”

“什么?”白靖雪和司空胜以及其他几人,都是失声。

白靖雪更是激动的抓住了左丘的肩膀,目光灼灼道:“左丘,你说的可是真的?你从百狼窟中得到的剑种,乃是四品剑种?”

司空胜也是向前两步,死死盯着左丘的乾坤袋,平息的剑气再度涌动,不管如何,这四品剑种,自己必须得到。

林中的气氛一下变得诡异起来,白靖雪笑了笑,对司空胜说道:“莫非司空师兄,要夺人所爱?”

话语中,她已经将左丘手中的剑种给当成自己的所有物。

她虽然已经炼化了剑种,已经不能炼化其他剑种,但却可以从中感悟,以此来提高自己的剑种品阶。

天剑宗三品剑种罕见,更别说四品剑种了,不管谁知道,都要为之疯狂。

“呵呵,师妹此言差矣,那是左丘的东西,谁能得到,便是谁的,怎么说是夺人所爱呢?”司空胜毫不退让的说道,若是其他东西,他也许会退一步,可这次,却是万万不能。

“师兄,你这是要逼师妹动手了?”白靖雪冷哼一声,美眸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

啪啪啪!

左丘忽然拍起手来,笑道:“真是精彩,精彩啊!”

司空胜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被耍了,怒道:“左丘,你找死?”

白靖雪的俏脸,也有些难看,自己好言相对左丘,他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师妹,干脆我们先杀了他,再议论剑种的归属,如何?”司空胜建议道。

白靖雪沉默了片刻,摇摇头,看向左丘道:“之前我说的,依然作数,只要你交出剑种,我可保你平安!”

“姜元都对付不了,还敢夸下海口?”左丘嗤之以鼻道:“相比起把性命交给你,我还是喜欢自己掌控命运!”

说话间,左丘浑身赤色剑气缭绕,就欲离开这里。

虽然这女人太过自以为是,但也算好意,左丘并不打算对她动手。

至于司空胜,剑气小成的修为,和自己虽然一样,可左丘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灵气成剑?左丘,你把剑种炼化了?”白靖雪脸色一变,连忙道。

若真是这样,那她为了左丘出头,是为了什么?

“看到没有师妹,我们都被耍了,什么四品剑种,根本就是胡扯!”司空胜开口道,恨不得立刻将左丘斩成碎片。

之前自己可是差点和师妹翻脸,要是真的翻脸了,那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呵呵,四品剑种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左丘笑了笑,从乾坤袋中拿出一物,放在手中扬了杨。

剑气注入其中,手中的剑种顿时散发着一阵青色刺眼的光芒。

白靖雪和司空胜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四品剑种,的确是四品剑种无疑。

等他们回过神来,左丘已经收起剑种,踏着枝叶飘然离去。

“小子休走!交出剑种!”司空胜不带任何犹豫,立刻起身追了上去,其他几人也纷纷追了上去。

只有白靖雪站在原地,神色有些矛盾,理智告诉她,不应该上前。

但最终,还是贪婪战胜了理智,她脚尖一点地面,就化作一道流光,追了出去。

瀑布水声激荡,水花四溅,左丘站在一块青石上,缓缓停了下来。

“左丘,你倒是为自己选了一块不错的坟地!”司空胜等人如跗骨之蛆,很快就来到了这里,看着左丘冷意森然的说道。

“的确不错,死在这里,你们几个也应该心满意足了!”左丘点点头,自顾自的说道。

“狂妄!”司空胜怒道:“动手,谁杀了他,我司空胜就给他一千宗门贡献点!”

其他三人,一听他这么说,眼顿时红了。

“杀!”

三人相顾一视,立刻持剑上前,直奔左丘而去。

司空胜就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

他又不是傻子,左丘本就天赋不错,现在还成为了剑气境的剑修,实力还不好肯定,就先让这几个人,替自己试试!

“白云伏击!”

“浪花三千!”

“碧落斩!”

三人只是几个呼吸,就靠近了左丘,手中长剑荡漾,剑气翻腾,剑招纷纷施展开来。

剑气充斥着剑身,还没近身,空气中就爆发出尖锐的剑啸声。

左丘面色不变,即便是泰山崩于顶,也巍然不动。

信手一剑刺出,好似羚羊挂角,又好似天马行空。

一剑西来,仿佛遁入虚空,了无痕迹。

比起声势浩大的几人,左丘这一剑,毫不起眼。

噗呲!

气势汹汹的几人,剑招狂舞,须臾间,一道赤红闪现。

继而,只觉得咽喉处一阵巨疼,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怎么可能!”司空胜倒吸一口冷气,直勾勾的看着这一幕。

只是一瞬间,三人就被左丘斩去了头颅!这是什么实力?这真的是剑气境能拥有的剑术?

左丘剑身上的鲜血还未曾低落,他看着司空胜,会心一笑:“你怕了?”

“怕?我怎么可能会怕!我要杀你,如宰鸡杀猴般简单!”司空胜大喝一声,手中佩剑直接飞出,快若闪电的朝左丘袭杀而去。

他这一剑,忽如其来,没有任何征兆。

飞剑式,要的就是这种突然感,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

有好几个实力比司空胜强的人,都死于这一剑之下。

“死吧!”司空胜看着左丘,十分兴奋的说道。

不管怎说,左丘只是剑气境小成,是不可能避开自己全力发出的飞剑。

叮当!

火花飞溅,飞剑直接被拦了下来。

左丘摇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

“出招太慢,威力也不强,你司空胜,不过如此...”

第3章 斩司空胜

左丘对他彻底失去了兴趣,不想再这里在耽误时间,起身飞跃,好似大鹏展翅,握剑俯冲而来。

“鹰啸九空!”

司空胜整个人脸色狂变,连连后退,浑身剑气狂涌,想要挡住这一剑。

可他明白,这一剑太快,太猛,自己根本挡不住!

我不甘心啊,不甘心啊!我司空胜怎么能倒在这里?司空胜心中在狂吼,这时,他的余光,忽然瞥见一人,连忙道:“师妹,救我!”

白靖雪才刚到这里,就看到几个人倒在血泊之中,没了头颅,更看见司空胜脸色惨白,被左丘给逼入绝境。

此刻听到司空胜求救,她沉默了一下,猛地冲了出去,剑气境大成的修为完全爆发开来。

软剑如蛇,缭绕而至。

咔嚓!

鹰蛇相碰,两人的剑应声断裂。

左丘的攻势,也顿了下来,剑气境小成,还是难以发挥这招的威力,真是可惜了。

不然的话,这一剑斩下,司空胜必死。

“左丘,做事留一线,不要太绝了!”白靖雪沉声道:“现在立刻交出剑种,退出万剑峰历练,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左丘没有一挑,冷道:“从你站在这里开始,就已经是我左丘的敌人!”

“我出剑,不光要斩司空胜,更要斩你!”

左丘走的乃是杀戮剑道,绝不可能给敌人任何活命的机会,出剑,必斩之!

“很好,你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了!”白靖雪轻喝一声,从乾坤袋中,再次拿出一柄软剑,直接朝左丘攻来。

脚步飘渺,一举一动间,更有冷意自剑身散发而出。

白靖雪这一柄软剑,是不可多得的宝器。

她浑身纯白色的剑气散发而出,配合着这把宝剑,威力更甚几分。

簌簌!

周围的树木,疯狂的摇曳起来,那地面上,更是凝聚了一层白霜。

“莲花轻舞,到也不错!”左丘点点头,退后两步,右手一握,一把掉落在地上的长剑,飞入他的手中。

叮叮叮!

两人只是几个呼吸间,就过了数招。

“不愧是宝器,不是普通长剑能比拟的!”左丘目光犀利,看到了自己手中长剑上的缺口,这些缺口,都是被白靖雪用宝剑砍出来。

“左丘,认输吧!我并不想杀你!”白靖雪摇摇头,一番交手,她也明白了左丘的修为,她心中的杂念,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战,自己必胜。

“冰封三尺!”看着左丘依旧在负隅顽抗,白靖雪宝剑一荡,三朵白色的剑花激荡而出。

空气中的温度,刹那间降低,白秋周围三米,朵朵雪花飘落。

在雪花的笼罩下,似乎行动都变得困哪起来。

白靖雪美眸淡若,这一剑招,必然能让左丘看清现实。

“好机会!”司空胜眼睛一亮,突然就冲了出去,长剑悍然斩下。

“左丘,给我死!”

“剑击长空!”

长剑化作一道剑光,纷转而去,一剑,直取左丘心间。

白靖雪也看到这一幕,却没有制止,心中叹了口气,死在这里,也算是一种归属,左丘你放心,剑种我会替你处理好的!

她的神色,愈发冷漠起来,她的想法一直没有错,实力弱的人,就不配拥有宝贝。

四品剑种,实力强者得!

剑光陡然临至,司空胜脸上带着森然的笑容,却见左丘忽然转过神来,灿烂一笑。

“等你很久了,还以为你不会动手呢!”

变故突升,行动缓慢的左丘,忽然变得不可捉摸起来,他的手按在剑柄上,这一剑还未曾刺出,司空胜的心头,就浮现一股极大的危险感。

“不好!”

念头一升,司空胜就准备暴退,可左丘却不打算给他任何机会。

长剑猛然掷出,这一剑,破开了空气,发出极其尖锐的声音,刺的人耳膜生疼。

心口骤然一疼,体内的生命力飞快流逝着,司空胜瞪大了眼睛,死死看着自己的胸膛处,一口闪烁着寒光的长剑,将其洞穿。

“你.....”

司空胜抬手指了指左丘,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左丘不疾不徐的走出了白雪笼罩的地方,将染血的长剑抽了回来,转身看向白靖雪,自喃道:“还剩一人!”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走出冰封三尺?”白靖雪难以置信的说道。

他这一招,都练到了大成,一个练气境小成的人,怎么可能破掉?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很多!”左丘一剑斩出,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铿锵!

双剑接触的瞬间,白靖雪的脸色就变了,终于反应过来,羞怒道:“原来刚才你故意示弱,就是为了让司空胜动手,真是好狠的心!”

“不错,他死了,现在该你了!”左丘点点头,如实说道:“我状若不敌你的样子,不过是不想让司空胜逃走,我出剑,绝不会让一个敌人逃跑!”

说出敌人儿子,左丘脸上满是冷意,看着白靖雪,就好似再看一个死人。

当当当!

双剑碰撞,爆发出猛烈的火花。

此刻,左丘已经是全力以赴,连番厮杀,已经让体内的剑气匮乏,根本支持不了多久了。

速战速决!

一念至此,左丘身上赤色剑气大作。

白靖雪俏脸变得苍白起来,在这赤红色的剑气之下,自己体内的剑种,居然开始了颤栗。

“左丘,你到底炼化了什么剑种?”白靖雪尖叫道。

“想知道?”左丘手中攻势不减,颇有种得势不饶人的感觉。

数道剑光,已经割碎白靖雪的衣袍,露出里面光洁的肌肤,左丘目光平淡,划破她的皮肤,轻笑道:“死后,我会告诉你的!”

白靖雪此刻才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左丘的对手,剑气境大成的修为,竟被左丘压着打,喘不过气来。

一瞬间,她有些走神,本以为自己已经看透了左丘,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他。

左丘洞若烛火,这种变化岂能抓不住。

“千蝶剑!”

剑法连连,翩若惊鸿。

噗呲!

满目苍夷的长剑,划破了白靖雪的咽喉。

白靖雪刺痛,连忙捂住自己雪白的脖颈,叫道:“左丘,你竟如此绝情,居然要赶尽杀绝!”

“你不该跟来的!”左丘摇摇头,似乎有些惋惜。

“左丘,我跟你没完!”白靖雪尖叫一声,咬破舌尖,猛地喷出一口精血来。

“咦?防御宝器!”左丘眸子一亮,又是一剑刺出。

嗡!

长剑还没触碰到白靖雪,就被挡了下来,白靖雪的面前,好似有一道无形的墙壁。

随后,白靖雪又是喷出一口精血,整个身形缓缓消失在左丘面前,临走前,她还极为怨毒的看了左丘一眼。

瀑布前,仅剩下左丘一个活人。

左丘扔掉了手中的长剑,又拿起一柄好剑,便朝其他地方走去。

此处血腥味已经散发开来,很快就会引起万剑峰中魔兽的注意。

自己体内的剑气,也已经极度匮乏,必须要找个地方修养。

“也罢,先饶你一命!”左丘摇摇头,一路走到一个山洞中,确认山洞安全,便在里面盘下而坐,开始修炼起来。

虽然白靖雪逃走了,可也是暂时的,反正王剑锋还有半个月,才会开启出去的通道。

这半个月之内,左丘一定会再遇到白靖雪的,届时,就是取她性命之时。

“左丘,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万剑峰一处山峰上,白靖雪跌跌撞撞的坐在地上,好不容易止住了鲜血,她神色无比怨毒的说道。

这一次,不仅没有得到四品剑种,更损失了两件宝器,还差点为之丢了性命,这一次,都是拜左丘所赐,不杀他,怎能解恨?

不多时,这山峰上,又走来几人,为首一人,着一身青衣,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他看到白靖雪如此狼狈,不由的问道:“靖雪师妹,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陆哥,是左丘,左丘也不知在万剑峰中有什么奇遇,实力大涨,杀了司空师兄以及其他好几个弟子!”白靖雪楚楚可怜的说道。

“什么?”陆高轩又惊又怒,左丘他是知道的,天赋不错,可实力也就一般,怎么还把司空胜给杀了?

听完白靖雪说完之后,他顿时怒道:“师妹你放心,此仇我必报!”

司空胜和自己交情不错,可却死在了这里,不管如何,他都要杀了左丘,来祭奠司空胜。

天影剑神-左丘, 骊山-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05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