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军临天下-梁辰, 祝青丝-都市情感小说

都市军临天下-梁辰, 祝青丝-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是战犯,也是梁帅!

太平洋中部某神秘岛屿之上,巨浪翻滚,海风呼啸。

这里本该荒无人烟,然而此刻却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世界各国重兵把守!

因为这座岛是全世界最为著名的一座监狱,世人称它为炼狱,也即将关押一位有史以来最恐怖的魔鬼!

这个魔鬼只用五年时间便杀尽了所有侵略夏国的敌国上将,死在他刀下的全是全球战神榜上最负盛名的名将!

五年时间,他屠戮近万人,被国际战场上的人称为修罗!

他刷新了全球战神榜的上限,是全球公认的战神之王,以夏国将军的身份提前终止了这场世界大战。

对夏国的人而言,他是救世主。但对其他国家的军队而言,他却是从地狱来的魔鬼!

今天,参与了这场世界大战的国家联合在一起,他们构造罪名,捏造证据,发了疯一样的往这位夏国将军头上泼脏水,说他是战犯!

最好今天就在这座小岛上处死他,再不济也要关住他。有他在夏国,所有人都会睡不着觉。

“战犯梁辰,你从军五年以来屠戮近万人,这里列举了你一百项罪名,你可承认?”

庄严肃穆的国际军事法庭上,一个身穿军装,金发褐眼的法官冷漠问道。

世界各国的将军都紧张无比,他们想让这个人死,却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战场上你们杀不了我,战场下,也不行!”

梁辰冷漠一笑,一身霸气展露无遗。

一天后,无数战斗直升机飞到这座建在孤岛上的军事法庭上空,茫茫大海上也开来一排排银白色的战舰,围住了小岛。

世界各国的人有多想杀掉梁辰,夏国就有多想保住梁辰!

因为他是夏国军方的神!

在为期一个月的审判之中,战犯的帽子虽然已经扣到了梁辰头上,但无人有胆量敢宣判对他的处罚。

此时,夏国来迎!

炼狱岛周围,战斗直升机遮蔽了阳光,投下的阴影足够笼罩整个小岛。

一排排整齐的巡洋舰也将炮口对准了小岛,炮火足够立刻摧毁整个小岛。

迫于压力,他们放了梁辰,决定继续深挖证据,审判并未停止。

梁辰走出小岛,看见漫天的战斗直升机和眼前整齐排列的巡洋舰,微微一笑。

“我不负夏国,夏国亦不负我!”

“恭迎梁帅回国!”

巡洋舰上,无数身着军装的人同时敬礼,对这位在过去五年拯救了整个夏国的盖世战神致敬!

过去五年,梁辰以一己之力平四海,定八方,杀敌无数,战功震古烁今,乃夏国军方第一人,权势无双!

他手下有四大天王,个个有无双功名。

他掌管百万大军,当今世上,独我无王!

封号,神威将军!

“梁帅,夏国高层让我代传命令,夏国已经为将军成立专门部门搜集证据,定能证明将军清白!在此之前,您只能低调一段时间,不能予人口实。”

梁辰淡淡一笑,“无妨,出征五年,我也该回去处理一些事情了。”

“将军要直接回去吗?此次被您拯救的几个小国的公主和女王都有跟您见面的想法,您要不然先去京都看看再说?”

“让她们等!”

“明白。”

在梁辰还站在巡洋舰上吹海风的时候,他即将回国的消息就已经被夏国高层秘密传到了东海省梁家之中,全族震惊!

“什么,这个弃子竟然没死在战场上,而且还成了我们夏国的神威大将军?快,安排一下,我要亲自去迎接,这是我们家族荣耀!”梁家老爷子激动的说道。

“可是……老爷,当年二少爷在您眼中不如一条狗。五年前大少爷惹了祸,可是您亲自将二少爷推出来顶罪,让我在他新婚之夜掳走他,丢到战场上去的啊。”管家提醒道。

老爷子双眼瞪的似铜铃,拐杖重重的戳了戳地板,一脸悔恨。

“唉,怪我这些年老眼昏花,太过偏心他大哥,错看了我梁家这条真龙啊!老朽愧对列祖列宗,竟然放弃了一位神威大将军。他若能答应回来,我愿跪地谢罪!”老爷子捶胸顿足。

梁海梁辰是双胞胎兄弟,五年前梁海为女人得罪京都权贵,被判充军。

老爷子死保梁海,将老二梁辰送上了战场。

而且选取的时机竟然还是梁辰的新婚当晚!

因为两兄弟长得很像,外人基本分辨不出,再加上有梁辰相恋三年的女人陪在梁海身边,更无人怀疑。

梁家虽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但也是亲手毁了他的地方。

“五年前的事,一定要想办法弥补!”梁老爷子说道。

他不敢面对梁辰,只能让管家算准时间,准备在东海省机场迎接梁辰。

次日,梁辰低调抵达机场,老管家亲自来迎。

“恭迎二少爷回家,老爷非常想念您,梁家也等您来继承,跟我回去吧!”管家弯腰弯成九十度。

时隔五年,梁辰看到这个管家,心中的怒火依旧难消,直接一脚将他踹飞出去。

老管家躺在地上,大口吐血。

“五年前我新婚之夜,就是你亲自给我下了药,现在有脸求我回去?梁家不是有一位人中龙凤吗,还需要一个弃子去继承?”梁辰冷笑道。

五年前的事,依然历历在目。

他与相恋了三年的祝青丝结婚,那一晚,本该是他人生中美好的时刻,却糊里糊涂被灌药带走了。

在梁家人的眼中,显然他的命根本比不上梁海的命。

更令他无法接受的是,一直被他认为是此生挚爱的祝青丝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在被丢弃的路上,梁家的人还告诉他,他的女人会陪伴在他哥梁海的身边,以掩人耳目。

“你已经是被家族丢弃的废物,祝青丝要的却是能够给他荣华富贵的梁家少爷,你就安心替大少爷去死吧!”

管家的这句话,让梁辰痛不欲生。

五年来,他无数次梦到祝青丝为了钱爬上自己亲哥的床。

这份屈辱,是他心头一个无法愈合的血淋淋的伤口!

他发誓,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女人,洗刷耻辱!

“祝青丝呢?”梁辰冷漠问道。

老管家赶紧爬起来,“祝小姐已经离开梁家,回了云海市。”

“回去了?她不是贪恋梁家财富吗,也会舍得放手?”梁辰冷笑道。

“五年前您刚离开一个月,大少爷就被查出得了艾滋,祝小姐那时候就离开梁家了,不过并未离婚,偶尔还会回来一趟。”

“梁海这是快病死了吧,报应!省得我亲手杀他,背上杀兄之名了!告诉那个老东西,从五年前他决定用钱买祝青丝对我的感情的时候,我梁辰就早已经不是梁家人了!等我毁了祝家之后,再来梁家了结一切!”

说完,梁辰决然离去,立刻前往云海市。

在去祝家的路上,梁辰满脑子都是祝青丝的脸,满脑子都是他们曾经甜蜜的过往。

记忆中那张脸越漂亮纯真,梁辰的心就越痛。

来到祝家之后,梁辰让跟随的人全都退去,自己悄悄潜进了祝家。

在进入祝青丝的房间之后,梁辰最先闻到的就是一股中药味儿。

祝青丝听到有人进房间,咳嗽了几声,然后下了床。

四目相对,祝青丝吓得捂住了嘴,震惊无比。

“梁……梁辰?”祝青丝惊讶的喊道。

她穿着薄纱睡衣,性感火辣的身材一览无余,但两条玉白的大腿和手臂上却有着刺目的红疮。

再加上房间里摆着的各种中药,一切都很明显了。

祝青丝,已经被梁海传染了性病。

梁辰的心,像是被人慢慢摁进了一根钢针一般,刺痛无比。

“没想到再相见,你已经脏成了这样。五年前你背叛我之后,从梁海身上得到的,就只是这一身脏病吗?需不需要钱啊,需要的话,我给你啊!”梁辰冷笑着说道,一巴掌甩到祝青丝脸上,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

祝青丝眼角含着泪,踉踉跄跄退后了几步,“脏病?梁辰,难道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吗?”

祝青丝等了五年,终于等到了梁辰,原本心中欢喜无比,却被最亲密爱人的一句话伤透了心。

五年来的思念,委屈,期盼,让她心痛的无法开口。

难道梁辰在乎的,就只是一次表面上的背叛吗?都不多问哪怕一句吗?

此时,一个卷发女人听到动静走了进来,看见梁辰之后也吓了一大跳。

“你是梁辰?你肯定是梁辰,梁海得病快死了,不可能这么精神!没想到啊,你竟然还能捡回一条命。”

卷发女人叫汪雪,是祝青丝的亲妈。

当年他还在跟祝青丝谈恋爱的时候,汪雪就一直没拿正眼瞧他,因为她知道梁辰在梁家地位卑微。

不仅如此,汪雪还唆使祝青丝去接近梁海,因为只有梁海才能继承梁家的家业,远不是梁辰这个废物能比的。

没想到祝青丝虽然当时没有听从王雪的话,但后来还是做出了汪雪一直希望她做的事。

看着这对母女,梁辰双眼布满血丝。

当年你们骗我感情,害我性命,今天我战神归来,要钱有钱,有权有权,不知你们母女心中可有半分后悔?


第2章 冷眼旁观

“不错,我就是梁辰,我回来了!”梁辰冷笑着说道,然后表情玩味的打量着这对母女。

“梁辰,我等了你五年,终于等到你了。”

祝青丝不顾脸上的疼痛,微笑着对梁辰说道,眼中甚至开始红了起来。

五年过去,祝青丝的美貌丝毫未减,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还是跟以前一样惹人怜惜,跟她对视片刻后,梁辰差点忍不住重新将她拥入怀中。

但理智告诉他,这个女人,已经脏透了!

她,根本配不上自己!

“你等的是我吗,应该是梁家的财产吧?梁海得病快死了,我又有利用价值了是吗?”

梁辰毫不留情的揭穿了祝青丝。

祝青丝身体微微颤抖,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下嘴唇也因为心痛被她自己咬破,流血不止。

汪雪无比心疼自己的女儿,扬起巴掌就扇向梁辰的脸,“你这个没用的梁家弃子,害了我们家青丝五年还不够,竟然还说这样伤人的话,我打死你!”

一个女人的巴掌能有多快?

在夏国梁帅的面前,就算是飞刀也能随手接下。

然而正当他要阻止汪雪,并且反手甩出一巴掌的时候,祝青丝挡了上来。

啪!

一个巴掌重重的扇在祝青丝的脸上,响亮无比。

梁辰愣了一会儿,而后,脸上又生出浓浓的厌恶之色。

“看来梁家那点财产,你看的很重啊。”梁辰说道。

祝青丝摸了摸自己的滚烫的半边脸,还是紧紧的咬住下唇,“是啊,我等了五年,看得能不重吗?”

祝青丝的这句话说的很绝望,梁辰握紧了双拳。

他多想现在就吼出来,告诉祝青丝一家,他已经是炎国权势无双的梁帅,军方最高将领,是让整个世界都战栗不安的战神。

祝青丝,本该是被世上所有女人羡慕的将军夫人!

祝家,本可凭借她祝青丝一人尊贵从此跃为夏国第一家族。

对她们这种爱慕虚荣的人来说,为了区区一个梁家二少奶奶的身份失去这一切,她们可后悔?

然而他忍住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再度面对祝青丝,他心中竟多少还念几分旧情。

“妈,姐姐,不好了,秦少他们找上门来了,说是如果我们祝家不让那片药田,今天就要让我们祝家见血!”

正当这里陷入了一片混乱的时候,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美女冲了进来,慌慌张张的喊道。

“什么,秦少他们找上门来了?”汪雪脸色煞白,立刻忘记了梁辰的事。

祝青丝也顾不得一脸的狼狈,赶紧问道:“爸呢,爸该不会出去跟秦少见面了吧?”

“爸当然去了啊,就在客厅呢!”

祝青丝通红的眼中满是担忧,赶紧说道:“你跟妈先去,我换一下衣服,立刻就来。”

祝青丝赶紧去翻衣柜,准备换衣服。

正当她准备关门的时候,忽然看见梁辰还在房间里。

“你……你不出去吗?我要换衣服。”祝青丝眼神闪烁的说道。

“我不是你老公吗?怎么,这五年身边不是我,连身体都不能看了吗?”梁辰冷冷说道。

祝青丝刚见好转的双眼又红了几分,满脸都是屈辱。

梁辰的话,太伤人了。

想到外面形势紧张,祝青丝也顾不得那么多,慢慢解开了睡衣。

梁辰冷哼一声,转身便走,顺便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那副被病毒摧残的丑陋身子,他不感兴趣。

五分钟后,祝青丝出门,长袖白裙遮住了手臂和腿上的红疮,但脸上的巴掌印却是遮不掉。

看到梁辰在门外等她,她小声的说了一句,“跟我走吧。”

梁辰沉默不言,紧紧跟上。

或许是五年前对祝青丝的感情太深,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她竟然还会有最后一丝保护欲。

或许是因为……

刚刚祝青丝为他挡下了一个巴掌吧。

梁辰发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心软。

来到客厅,梁辰一眼就看到十几个嚣张至极的年轻人正在厉声斥责,祝家人没一个敢抬头的。

就连祝家唯一的男人,也就是祝青丝的亲生父亲祝君,也被人像打狗一样扇着耳光。

汪雪和祝青丝的妹妹祝青若早就被吓得缩在了一边,整个屋里连一个能站出来帮祝君说话的男人都没有。

眼看着祝青丝跟梁辰出来了,汪雪像是看见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对着梁辰吼道:“梁辰,你要还是个男人,你就站出来保护我们祝家人的安全。”

梁辰都没想到汪雪会对自己说这种话,他扫了现场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他连梁家都没回,为的就是第一时间灭掉祝家,怎么可能帮忙呢?

“不好意思,我赶了半天路,手软脚软,累了。”梁辰直接找了张凳子坐下了,根本不理会。

“你这个废物,你就是怕死,你就不是个男人!”汪雪恶狠狠的骂道。

梁辰毫不在意,冷冷说道:“对,我就是废物,所以别指望我帮忙。”

祝青丝看见梁辰这样子,心中也很生气。

她知道,梁辰这是在报复她。

“这是谁啊,没见过啊,你们祝家什么时候多了个男人啊。”一边的秦少扫了梁辰一眼,戏谑的说道。

“秦少,有什么事你跟我说,跟他没关系。”祝青丝站出来说道。

秦少听完这话,心中对梁辰更感兴趣了,“这该不会就是你那个老公吧?我听说你老公得了什么艾滋,好几年了,怎么还没死吗,哈哈哈哈……”

“秦少,你说这是祝青丝的老公?就是那个乱搞女人得了艾滋,躺在床上等死的傻逼?”

“不太像啊,我看这小子不太像得病的样子,我听说得了那种病的人没过多久就虚弱的跟条瘟狗一样。喂,傻逼,起来给我们蹦一个,看看你是不是瘟狗。”

秦少等几人肆无忌惮的讨论着梁辰。

梁辰眼神微寒,几个跳梁小丑,竟然如此嚣张!

他会出手,不过不是现在,也不是在祝家人面前!

如果现在就出手,岂不是太过便宜祝家?

或许,这就是上天给他们祝家的报应,这就是祝家该承受的屈辱和痛苦!


第3章 帮你一次

“没意思,这么羞辱都站不起来,看来真的是条废狗。”秦少的一个手下说道。

秦少不屑的看了梁辰一眼,也没心思跟一个废物过不去。

更何况,这还是一条得了性病的瘟狗,他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祝青丝,你要老子提醒你多少遍,黄金村的那片药田是老子的,你不能动,你他妈听不懂是吧?我听说,你这两天又去黄金村钻了一趟?”秦少对祝青丝怒道。

祝青丝眉头紧蹙,“秦少,那片药田明明是我们祝氏集团早就买下的,你不能因为那边培育出了洛神草就强行抢走吧?你明明知道,这种洛神草是云海市所有制药公司竞争的核心,你在断我们祝氏集团的生路,难道还要我不吭声吗?”

秦少听完,脸色大变,用毒蛇般的目光扫了所有祝家人一遍。

“所以,你是在公然反抗我?”

秦少愤怒的扇了祝青丝的父亲祝君一巴掌,冷冷问道。

“你干嘛?有事你冲我来,你干嘛为难我爸,他已经老了!”祝青丝站出来,用自己柔弱的身体挡在了父亲祝君的面前。

脸上,是倔强而略显无助的表情。

梁辰双目微凝,冷冷的打量着祝青丝。

如果是以前,他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保护祝青丝,就算是豁出性命也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

只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做错了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看见祝青丝挡在祝君的面前,汪雪和祝青若都急得直掉眼泪,“青丝,你这个傻丫头,你快回来。你爸都扛不住他们的毒打,你一个女人家逞什么强啊。”

说到这里,汪雪和祝青若又看向梁辰,眼神已经不单单是嫌弃了,而是深深的厌恶。

“废物,怪不得被梁家人看不起!眼看着自己老婆被人欺负,一声都不敢吭,你下辈子投胎做狗算了!”汪雪肆无忌惮的对梁辰发泄着自己的悲伤和愤怒。

他们一家都知道五年前发生的事,祝青若也不例外。

她知道,现在回来的这个,才是她真正的姐夫。

明明五年前,这个姐夫还是那么疼爱自己的姐姐,难道就因为五年前的那一次背叛,一切就都无法挽回了吗?

“姐夫,你……你能不能帮帮姐姐啊,姐姐需要你。”祝青若哀求道。

梁辰表情阴沉,缓缓说道:“我说过了,我赶了半天路,累了。”

听到这句话,不仅是祝青若和汪雪,就连祝青丝也绝望了。

“秦少,我放弃了,我不要那块药田了,求你放过我们一家。”祝青丝一脸疲惫的说道。

随便一个人都能从祝青丝的语气中听出绝望,汪雪和祝青若都忍不住哭了。

祝君也捶胸顿足,哀嚎不止。

这片药田,是挽救他们祝氏集团的最后一丝希望了,现在断了。

从此等待他们祝家的就只有一个结果,破产,然后被家主逐出祝家。

因为这片药田,一直是由祝青丝一个人负责的,丢了药田,他们一家就是祝氏集团的罪人。

秦少哈哈大笑,拿出了一份协议,“早就知道你这个贱女人会妥协,赶紧签了!”

“好。”祝青丝像个傀儡一样拿起笔,无力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之后,祝青丝放下笔,“你要的已经得到的,该离开我们家了吧?”

秦少心满意足的看了协议一眼,然后似乎还不满足,搓着下巴打量了祝青丝一家人一眼。

“离开?不急,我还想多留一会儿呢。”秦少嘿嘿笑道。

他的目光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祝青丝姐妹身上打量,今天祝青丝脸上挂着巴掌印,看上去有些狼狈,比不上妹妹祝青若好看。

“祝青若,过来,哥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秦少放肆大笑道。

“检查身体?哈哈哈,秦少好雅兴啊,我看这位小姑娘胸前肿的很厉害啊,是要秦少的妙手消消肿。”

“秦少先检查,检查完了之后就该轮到我做一下护理工作了,这个我拿手。”

“祝青丝其实更有味道,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被那个废物传染。如果没被传染,倒是能够给她妹妹分担一下。”

一道道不堪入耳的淫言秽语传出,祝家人都吓得脸色苍白。

“秦林,你怎么敢?”祝君站出来挡在秦少等人面前。

“滚!在云海市,我秦林就是天!”

秦少直接甩了祝君一个巴掌,根本没把他当人,然后肆无忌惮的冲向祝青若。

祝青若被吓得花容失色,准备逃跑,却立刻被秦少的手下们围住了。

祝青丝站出来,挡在了祝青若的面前,“秦林,你这个禽兽,不准对我妹妹出手!”

秦少看着祝青丝,啧啧感叹了一番,“多好的女人啊,可惜被一个得了艾滋的瘟狗给睡过了,不然今天我还真想先尝尝你的味道。现在,给我滚!”

秦少再次潇洒的甩出一个反手,抽向祝青丝的脸。

祝青丝本能的闭上眼,用手护住了头部。

然而等了片刻后,这一巴掌却迟迟没有扇下来。

睁开眼,是梁辰握住了秦少的手腕。

“帮你一次,算是还你刚才替我挡了那个巴掌的情。”梁辰冷冷说道。

祝青丝皱了皱眉,表情苦涩,“谢谢你。不过没必要了,你走吧,是我对不起你,你留在这里只会被连累。这个秦少,是出了名的狠角色。”

“狠角色?有多狠?”梁辰冷冷说道,而后手掌加了几分力道,秦少立刻痛苦哀嚎,眼中血丝都憋出来了。

“你这条瘟狗,还不放开我?找死吗?”秦少怒吼道。

秦少的手下们也掏出明晃晃的刀,围住了梁辰,把汪雪等人吓的惊声尖叫。

“人多?带家伙?”

梁辰面露不屑,而后对着祝家大门怒吼一声:“进!”

话音刚落,一大队身穿制服,背上背着钢枪的军人立刻冲了进来。

几十把枪的枪口同时对准秦少和他的手下们。

一瞬间,屋子里的人都惊呆了,这些军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为什么会听一个梁家弃子的命令?


都市军临天下-梁辰, 祝青丝-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0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