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医狂婿-陈凡, 洛小雨-都市情感小说

邪医狂婿-陈凡, 洛小雨-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绿帽子

“小雨,你昨晚去哪了?”

陈凡站在看着刚刚进门的洛小雨。

洛小雨穿着一件V领衬衫,包臀裙,微卷的长发,搭在腰间。

她绝美的脸上,带着一丝疲惫,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酒气。

“昨晚……公司比较忙,通宵加班了。”

洛小雨随便敷衍了一句,然后径直走向了卧室。

陈凡的拳头攥的紧紧的,一股无明业火,蹿上头顶。

这已经是洛小雨连续三天,夜不归宿了!

……

昨晚,自己通过各种线索,几经周折,终于在群魔夜总会,找到了洛小雨。

当时,洛小雨身边坐着一个西装革履,长相帅气的男人。

两人聊的热火朝天。

那个男人,自己也认识。

红枫集团的二公子,洪景云。

说起红枫集团,那可是天河市的大企业,洪家更是天河市的六大豪门之一。

所以洪景云,对于自己这种乡下人来说,简直就是高山一样的存在。

只能仰望。

但是,看着洪景云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动手动脚,自己还是有种想上去拼命的冲动。

然而,自己最终还是放弃了。

冲上去,也不过是被暴打一顿,还要连累洛小雨下不来台。

如果闹的严重,也许洛小雨也许也会受到伤害。

……

陈凡把拳头重重的砸在墙上,顿时皮肉绽开。

他懊恼的咬着牙,脸颊上,一条恐怖的红线,慢慢蠕动起来。

……

两年前,洛小雨,突然带着面纱,出现在自己面前,问自己愿不愿意娶她。

自己没有问任何问题,没有做任何的思考,便答应了下来。

因为从大一开始,整整六年,他一直暗恋着洛小雨。

在他心里,洛小雨漂亮、高贵、而且善良。

当时班里所有的女生都不愿意和他这个又穷又土的乡下人说话,只有洛小雨不介意。

婚礼很简单,大概洛家也不想丢人吧。

但自己不在乎。

当走进新房的那一刻,感觉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洛小雨摘下面纱,一条恐怖的细线,出现在她原本绝美的脸颊。

“你爱我吗?”

“爱!”

“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吗?”

“愿意!”

“那我把这红色的东西,转给你,可以吗?”

“可以!”

没有一丝的犹豫,因为爱到无以复加。

接下来,洛小雨的唇,落在了自己的嘴上。

柔软,滑腻,让人如痴如醉!

可是下一秒,洛小雨就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鲜血瞬间涌出,而洛小雨脸上的那条红线,疯狂的躁动了一阵之后,猛的钻入了自己的伤口……

本以为,那晚,两人会水乳交融。

可是,那一吻,却成了自己和洛小雨,最亲密的一次接触。

……

这两年,他一直梦想着,能抱着洛小雨绝美的躯体缠绵,可是,这两天,在他的脑海里,那个绝美的,赤果的身体,却在别的男人身下喘息!

陈凡两眼猩红,心中的怒火中烧。

他走到洛小雨的房间,房门已经锁上了。

陈凡用力拍了几下,却无人回应。

于是,他转身走向洛小雨的妈妈,赵美兰。

“阿姨,小雨她这几天总是夜不归宿,您不应该说一下他吗?”

赵美兰顶着新烫的泡面头,磕着瓜子,看也不看陈凡,冷笑了一声。

“不回家怎么了?小雨是有工作的,可不像你,整天跟个废物一样,窝在家里。”

小姨子洛小雪白了陈凡一眼。

“陈凡,你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有什么资格管我姐?把你的马桶刷好就得了!”

陈凡低着头,双眼通红。

废物?

自己原本也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如果不是为了洛小雨,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吗?

这个脸上的蛊虫,不仅会定时的爆发,让自己痛不欲生。

平时也是每天汲取自己身上的营养和血液。

导致自己现在骨瘦如柴,面无血色,浑身无力。

这才成了众人口中,只能做做家务的废物!

这一切,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陈凡咬了咬牙,还是不甘心。

“阿姨,小雨他不是加班,她是去跟洪景云喝酒了,然后……一夜未归!”

陈凡说出这句话时,又羞又愤,感觉自己头上,绿油油的一片。

“什么?去和洪景云喝酒?”

赵美兰猛的站了起来。

陈凡以为赵美兰因为自己女儿这样做不检点,所以才如此激动。

“是啊,就是去跟洪景云喝酒,您说,她一个有夫之妇……”

“哎呀!我们家小雨可真是有本事,能和洪景云这样的人物一起喝酒,看来,我们洛家的好日子,就快来了!”

赵美兰就兴奋的手舞足蹈,直接打断了陈凡的话。

洛小雪也一下子跳了起来。

“洪景云啊!我见过他一次,又帅又多金,而且人还特别随和,老姐要是能嫁给她,那才真是郎才女貌呢!”

陈凡愣在了原地。

原来他们根本不在乎洛小雨的名声,也不在乎自己的感受。

“阿姨,小雨已经和我结婚了呀,我就站在你们的面前,你们怎么能这样说话?”

两人几乎同时白了陈凡一眼。

“陈凡,你醒醒吧,你这样一个废物,还真想跟小雨过一辈子?

也就是小雨心善,愿意养着你,换做是我,早跟你离婚了。

你要是真的心疼小雨的话,就趁早跟小雨离婚,别耽误小雨的幸福!”

赵美兰阴阳怪气的说道。

洛小雪的嘴也不闲着。

“就是,我姐姐倾国倾城,又精明能干,多少富家公子排队等着呢!”

“你这么一个废物……真是没脸没皮!”

陈凡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他原以为,自己的付出,能换来洛小雨的爱,换来洛家人的感激。

可是,他错了!

这时,洛小雨从屋子里摔门而出。

“陈凡,你竟然敢跟踪我!”

陈凡定定的看着洛小雨。

“不是跟踪,只是不放心你。难道我作为你的男人,没有权利知道你晚上不回家去干什么了吗?”

“我的男人?你看你自己哪里像个男人!要不是你没用,我需要去和别的男人喝酒吗?”

洛小雨穹鼻翕动,眼里噙满了泪水。

陈凡血气上涌,高声大喊。

“我不是男人?我不是男人,两年前是谁救了你?洛小雨,你没有良心!”

洛小雨听着陈凡的指责,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陈凡……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

陈凡双眼通红,完全失去了理智。

“你出去跟别的男人喝酒,给我带绿帽子,难道我连说都不能说吗???!!!”

第2章 洪景云的羞辱

洛小雨目瞪口呆。

她万万想不到,这样的话,会是从陈凡嘴里说出来的。

“啪!”

片刻后,她泪流满面,一巴掌狠狠的打向陈凡。

“陈凡,别人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是唯独你没有资格!”

响亮的巴掌声,在整个房间炸响。

洛小雨这一巴掌,扇掉了陈凡最后的尊严。

也扇掉了陈凡,最后的希望。

陈凡苦笑着,倒退几步。

“洛小雨,我这么爱你,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没想到,却换来这样的结局,真是可笑!”

说完,陈凡决然的走向了门口。

洛小雨气的浑身发抖。

“陈凡,你这个混蛋,你要是走出去,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陈凡顿了顿,冷冷开口。

“这么肮脏的地方,一屋子狼心狗肺的人,我还回来干什么!”

说完,陈凡头也不会的走出了房门。

屋子里面,赵美兰和洛小雪倒是欢天喜地。

“哎,这可是他自己要走的啊,太好了!小雨啊,你明天就去告诉洪景云,你已经和这个废物离婚了!”

“太棒了,终于不用整天对着这个窝囊废了!姐,你肯定能找个高富帅给我当姐夫,我相信你!”

洛小雨似乎并没有听到两个人的话,呆立在原地。

重重的摔门声,将她吓了一跳。

片刻后,她颓然的走进了房间,反锁上房门。

屋子里,传来了嘤嘤的抽泣声。

……

陈凡茫然的走在大街上,感到无比的凄凉。

旁边的蛋糕店里,散发出浓浓的香气。

陈凡翻了翻兜,只有几百块钱。

于是,他买了一块最小的,走在大街上,自己慢慢的吃了起来。

今天,是他二十五岁的生日。

可是,就在今天,他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不知不觉,陈凡走到了医院。

他看着妈妈的病房,迟迟没有推门的勇气。

几天前,妈妈病重,被送到了医院。

医生说,需要赶紧动手术,否则病情恶化,可能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可是,四十万的手术费,陈凡怎么可能负担的起呢?

他只能硬着头皮,跟洛小雨要。

结果,被洛小雨骂的狗血淋头。

最后,他为了能救妈妈的命,甚至给洛小雨跪下,希望洛小雨能给他凑四十万。

可是,洛小雨还是冰冷的拒绝了他。

陈凡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妈妈,该怎么开口,告诉她,自己凑不到给她救命的钱。

这时,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就是李秀芬的儿子吧,手术很成功,进去看看吧。”

陈凡一脸懵圈,赶紧跑了进去。

“妈,这是怎么回事?”

李秀芬想了老半天,才恍恍惚惚的开口。

“哦,那个,就是,这医院正好需要我这样的一个病例做分析,给学生上课,选中我了,所以当做上课,就免费了。”

“还有这种好事?那我可要去好好谢谢他们!”

“别了!”

李秀芬一把抓住陈凡的手。

“人家说了,千万不要去谢,不然让别的病人知道了不好。”

“哦,这样。”

陈凡高兴的对李秀芬嘘寒问暖,也没时间去想这些事情了。

“小凡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李秀芬满脸笑容的问道。

陈凡心里一暖。

大概,也只有妈妈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吧。

“是啊,妈,儿子二十五了,可还是一无是处,连给你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

陈凡羞愧的低下头。

李秀芬慈祥的抚摸着陈凡的头,摇了摇头。

“你永远是妈的好儿子,而且,你给妈娶了那么漂亮的一个媳妇,妈高兴着呢。”

陈凡一阵苦笑。

是很漂亮,但是,却已经不属于我了。

“儿子,这个戒指,你收下。”

李秀芬说着话,将一枚血红色的戒指,带在了陈凡左手的中指上。

陈凡皱了皱眉,很丑的一个戒指。

“妈,你给我买这东西干嘛,我不喜欢。”

陈凡说着话,就要摘掉。

“不能摘!”

李秀芬的表情变得很严肃。

“这是你爸爸给你留下的,他特意嘱咐,要在你二十五生日的时候,给你带上,而且,永远都不能摘掉!”

陈凡不解,但是也没有多问。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仪表堂堂的男子走了进来。

“洪景云?你来干什么?”

陈凡站起身。

洪景云不屑的看着陈凡。

“我来看小雨的二姨,关你屁事!”

陈凡一愣。

一定是洛小雨来看自己妈妈时,碰巧被洪景云看见,而洛小雨不想承认这是自己的婆婆,所以谎称是她的二姨。

她和别人一样,耻于承认,自己的存在!

“他是我妈,不是什么二姨,你走吧。”

洪景云皱了皱眉头。

“吗的,臭婊子,竟然敢骗我!”

说完,洪景云摔门而去。

陈凡紧攥着拳头,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追了出去。

一直追到了停车场,陈凡发现,洪景云竟然搂着一个妖娆妩媚的女人。

“洪景云,你站住!”陈凡喊道。

洪景云转过头,看向陈凡。

“你个废物,是在跟我说话吗?”

“是。”陈凡愤怒的看向洪景云。“你既然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以后,就请你不要再骚扰小雨!”

虽然洛小雨背叛了自己,但是,他也不能允许别人伤害她。

他希望,和自己离婚之后,洛小雨能找到个真正爱她的人。

而不是像洪景云这样的花花公子。

洪景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我骚扰她?明明是她追着找我!”

陈凡气的发抖。

“不可能!小雨不是这样的人!”

看着愤怒的陈凡,洪景云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怎么就不可能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她在床上的时候,更主动!那个骚劲啊,让我根本就停不下来!”

“洪景云,你这个王八蛋!”

陈凡忍无可忍,一拳打了过去。

可是,他的拳头,根本没有一点力气。

轻而易举的,就被洪景云抓在了手里。

接着,洪景云一脚就把陈凡踹到在地上。

“废物一个,也配和我动手?呸!”

洪景云一口痰啐在陈凡脸上。

“这么弱,恐怕是连打炮的力气都没有吧?怪不得洛小雨都不让他上床!”

洪景云旁边的女子捂着嘴笑了起来,阴阳怪气的说道。

陈凡感到无比的耻辱。

他抓起手边的一块石头,猛的起身,砸向洪景云!

第3章 千古第一邪医

洪景云正和身边的女子笑的前仰后合,没想到陈凡还会出手。

结果,被陈凡一下砸开了眼角。

顿时,鲜血直流。

“我艹你吗,敢打老子,给我往死里打!”

洪景云的保镖,一拥而上,对着陈凡一顿拳打脚踢。

本来就体弱的陈凡,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毒打。

不消一会,便被打的皮开肉绽,口吐鲜血。

洪景云最后恶狠狠的朝着陈凡的肚子踢了一脚。

“吗的,狗东西,敢打老子!”

“老子今天不仅要干_死_你,晚上,还要狠狠的干洛小雨,干到她哭!好好的出这一口恶气!”

说完,洪景云开着车,直接从陈凡身上压了过去!

在他眼里,陈凡不过是一直臭虫,死不足惜!

鲜血从陈凡嘴里不断的涌出来。

他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已经被压烂了,身上没有了一丝力气。

就连蛊虫疯狂的躁动,他也感觉不到任何痛苦了。

血,不断的从陈凡身体流出。

慢慢的,流到了陈凡戒指旁边。

突然,一道红光闪过,血液开始快速的流向戒指。

……

这是一枚带有封印的戒指。

当年,陈凡的父亲,将千古第一邪医,封印在这戒指里。

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陈凡能将其,封入自己的体内!

因为陈凡,是千年一遇的困灵体!

……

陈凡醒来时,感觉周围一片黑暗。

耳边,传来妈妈痛彻心扉的哭声。

陈凡揭开眼前的白布,顿时,周围发出了一片刺耳的喊叫声。

“诈尸啦!”

“闹鬼了!”

众人四散奔逃,只有两个胆大的医生,留了下来。

“小凡,你没有死,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死!”

李秀芬抱着陈凡,痛哭流涕。

一个医生壮着胆子走了过来,用听诊器听了一下陈凡的心跳。

“神了,梁医生,真的活了!心跳已经正常了!”

“这怎么可能?五脏六腑都移位了,心跳停了几十分钟,怎么可能……”

另一个医生走过来,用手摸了一下陈凡的胸腔和腹部。

脸上露出无法言说的惊讶。

“简直是奇迹,全部复位了!而且,似乎功能全都恢复了正常!”

“这太不可思议了!”

再确认了陈凡没有任何问题之后,两个医生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陈凡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简直就像是一场梦。

他依稀记得,汽车从他的身上压过之后,突然身体里出现了一个须发皆白,面目邪恶的老者。

他说自己是什么千古第一邪医,然后和自己体内的蛊虫战在了一处……

一切太虚幻了,陈凡根本分不清真假。

可是,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增加了很多奇怪的知识。

身旁,一个妇女走过。

陈凡看着她,立刻脑海里出现了一连串的反应。

手脚冰冷、盗汗、嘴唇发白……月经不调!

走出病房,一个老者从他身边经过。

皮肤蜡黄、眼窝深陷、呼吸不畅……食道癌!

冠心病、十二指肠溃疡、痛风……

一个个人从陈凡面前经过,陈凡竟然能准确的判断出他们的病症!

看来,刚才的一切,可能不是梦!

而且,陈凡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也充满了力量!

他看四周无人注意,一拳向旁边的墙打去。

他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气。

可是,

墙上却赫然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拳印!

这……

陈凡欣喜若狂。

有了这一身本领,他以后便可以保护洛小雨,替她分忧……

想着想着,陈凡心中突然一阵刺痛。

她或许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的保护了……

不!她需要!

陈凡告诉自己。

刚刚,洪景云说,今晚要拿洛小雨出气!

至少现在,他还没有和洛小雨离婚,洛小雨还是他的女人。

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在陈凡做着激烈的心理挣扎之时,手术室门口,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陈凡走到近前,是一个三十上下,穿着一身职业装,浑身是血的女人,正在崩溃大哭。

这个女人,就是天河市的商界传奇,第一女强人,风若兮。

“不可能的,她还有救的!”

“我女儿才四岁,你们再抢救一下,她一定还能治好!”

“你们要多少钱都行,她不能变成植物人啊!”

风若兮哭的撕心裂肺,美丽的容颜,一次次变得扭曲。

医生们也是一脸为难。

“风女士,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孩子能救活已经是奇迹了,脑死亡已成定局。”

陈凡走上前,将手搭在了孩子的脖颈上。

片刻后,陈凡开口。

“这孩子还有救,我来试试!”

所有人都转过头,看向这个骨瘦如柴,穿着手术服的年轻人。

“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能随便动病人?”

身为这次手术主刀医生,王年朝着陈凡大吼道。

“我略懂医术,觉得这孩子还有救,想试一试。”陈凡正色。

“看你这身衣服,不像是医生啊!证件拿出来看看。”王年道。

“我不是医生,但是我懂医术。”

“不是医生?那你跑这来捣什么乱?”王年大怒。“保安,把这个疯子给我轰走!”

“风女士,你女儿在我这里有生的希望,你不想试试吗?”

陈凡不理王年,直接问风若兮。

风若兮忍住哭泣,看向陈凡。

片刻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并不存在有多么相信,只是她不愿放弃希望。

“胡闹!”

王年怒目。

“我们这么多专家,都已经会诊过了,怎么还有可能复苏?”

陈凡瞥了一眼王年。

“你们不能,不代表别人不能!”

“好!既然风女士同意,那你随意吧,我们医院是不会给你提供任何器具和场地,让你胡来的!”

王年将手一背。

“我不需要场地,只需要一副银针!”

陈凡开口道。

“什么?银针?”

王年脸上顿时露出了鄙夷的笑容。

“风女士,您听见了吗,他就是个骗子!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这用中医这套骗人!”

“我提醒您,风女士,他这样胡来,很可能对孩子造成生命危险,到时候,我们医院可不会负任何责任!”

风若兮看着陈凡认真表情,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十分果断的说道。

“不用你们负责任,我女儿的命,我来负责任!”

邪医狂婿-陈凡, 洛小雨-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7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