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战神-沈墨, 苏轻语-都市情感小说

当世战神-沈墨, 苏轻语-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战神归来

“嗡!”

南州里的所有人在同一时刻都可以听到空中响动的轰鸣声,时间不长很快就停了下来。

声响震动整个南州!

同一时刻,南州机场落下了一架飞机,从里面走下来一个手握行李箱的身影。

微风拂动起衣袖,可以看到手臂上他错落的伤疤。

沈墨手里握着行李箱缓缓抬头看向天空:“那帮家伙也不用开战斗机送我,回去也不知道会受什么处罚。”

苏亦可那个女人做梦都不会想到他这被毁了一生的人还能以这种方式回来吧?

沈墨曾经追求过苏亦可。

只不过苏亦可看不起沈墨是个孤儿嫌弃他。

苏家的另一个女孩苏轻语不嫌弃沈墨的身份,两人逐渐相恋,约定相守一生。

尽心尽力努力之下给苏氏企业谈成几笔大生意,将苏家的地位推至南州上流地位。

随着沈墨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企业里开始有人推举沈墨执掌苏家企业。

沈墨和苏轻语确定好结婚日子的前几天。

苏亦可约沈墨出来,话里说着是了清当年的情感祝福他和苏轻语,实际是诱惑沈墨说她意识到沈墨的好想和沈墨在一起。

沈墨没有答应,他和苏轻语约好一辈子都在一起。

苏亦可得到拒绝的答复下药设计他。

设计好所有证据,以强奸罪送他进监狱!

没有人替沈墨说话还不断有人加害他一手,只有苏轻语哭着喊着不断找人想要还沈墨一个清白!

沈墨永远都忘不了苏家那些人一个个丑恶的嘴脸,忘不了苏轻语哭肿的双眼。

苏家默许的情况下,他毫无意外地被送进监狱,判了六年刑。

没有人能想到,沈墨在狱中被暗中调走,以隐秘身份进入特殊部队。

五年时间,他成就军中传说,为职军中上将,成为历史上以最小年纪进入“龙息”的人。

“沈墨,得不到你我就毁掉你,告诉你,是你配不上我!”

苏亦可恶毒的话语回荡在耳边,沈墨脚上踏在地面,眼神坚毅。

现在,他回来了!

“哗啦啦!”

沈墨从飞机下来踏上铺好的红地毯的那一瞬间,底下的数千名军士向着沈墨挺身敬礼。

虔诚谦卑!

面前的这位是军中神话,建立了无数功绩的大人物!

他国为其颤抖!

沈墨双手背负在身后:“老白,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

老白是他手下三王将之一,这次陪他一起回南州。

“老大,苏家发展得很好,五年前还是不入流家族,如今已经跻身到二流家族行列。”

“苏家酒庄小有名气,在南州里与一些大家族都有所往来。再过几年就算成为一流大家族也没有问题。”

沈墨嘴唇打颤:“那她呢?她在等我吗?”

离开五年,成婚的几天前被送进监狱。

苏轻语就算改嫁也无可厚非。

谁也不会想和一个强奸犯有什么关系。

老白说道:“她一直在等你。”

“这五年来,因为当年那事,苏轻语一家一直受到苏家的针对。”

“苏轻语爸爸被人安排了一场车祸,撞断两条腿现在只能用轮椅行走。苏轻语妈妈被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患上了疯病整天胡言乱语。”

老白幽幽叹了口气,还有其他残忍的事情他不好说出口。

苏亦可一家五年来,过的不是人能过的生活。

沈墨心里像被刀割了一样疼。

“她现在在哪里?”

苏家将他视为祸害。

他离开,苏亦可那个恶毒的女人不知道做了多少恶心事情。

可这样苏轻语还是等了他五年!

沈墨无法想象这些年苏轻语经历了什么。

“苏家正举办一场苏亦可和周齐的订婚宴,周齐据打听家里不只是豪门还有着军事背景,这场婚事一旦定下苏家就会飞黄腾达!”

老白补充:“苏轻语现在就在那里。”

沈墨眉目锋锐如刀缓缓说道:“送我去苏家。”

“对了,还有一件事,南州首富吴苍生想要见你,准备在周六也就是明晚设宴欢迎你。”

沈墨淡淡地说道:“不去。”

老白点头,确实区区南州首富还不配与将军见面。

帝豪大酒店,苏亦可与周齐订婚宴的地方。

苏亦可亲密地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脸上风光无二。

苏家家主苏东伟满脸笑容。

“今天是亦可和小齐订婚的大好日子,望大家尽兴。”

这场婚事确定,他们苏家也算半只脚踏入豪门之列。

场里尽是苏家人,举杯对饮庆祝议论纷纷。

“我听到内幕消息,有一个超级大人物来到我们南州!那是一位将军!”

“机场有人看到数千名士兵列队离开,就是为了迎接那一位大人物!而且我们南州的首富吴苍生明天也会请那位大人物过去作客!”

“机场都被封锁了,连市长都被惊动。”

苏东伟说道:“那种大人物不是一般人能见的,小齐在军中可是中校的职位,再努力几年或者有那牌面。”

苏家其他人知道周齐的身份,对场中的周齐投过去带有敬意的视线。

比起不知道身份的大人物,周齐是他们苏家的女婿。

一说到女婿,有人对着苏轻语指指点点。

“看苏亦可嫁的人有多厉害,苏轻语一直不肯嫁人,还在等那个强奸犯?”

苏轻语低着头没有说话。

苏亦可举着高脚杯来到苏轻语面前捂嘴嗤笑。

“家里一直催你嫁人,我帮你挑了一个人选。”

苏轻语露出疑惑的视线。

苏亦可说道:“到时候你就跟家里说选他,我给你准备的可是个好对象。”

“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还有疯病喜欢动手打人,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苏轻语咬起嘴唇:“不管家里安排还是你挑的,我都不会嫁,我的丈夫只有一个人。”

苏亦可对着苏轻语冷笑:“你还想着沈墨回来就能改变些什么?”

“乖乖听我的话,嫁给我给你挑的人,想想你爸妈现在是什么样子,你还要他们更惨?”

苏轻语猛地抬起头,看着苏亦可脸上满是绝望,露出哀求的眼神摇头。

她知道自己爸妈会变成那样子,和苏亦可有着脱不清的关系。

“那就乖乖嫁给我给你选的人,我还会放你们一马!”

苏轻语埋低头,眼里水光荡漾。

她不想嫁给其他人,可为了爸妈她没别的选择权。

要她嫁给一个能当她爸爸的人,还是一个疯子。

不听苏亦可的话,爸妈还不知道会遭遇怎么样的事情,她只能答应。

苏轻语死死咬着嘴唇,将嘴唇咬出血:“好,我……”

答应的话没说出来,戛然而止。

她看到一道身影。

那个她魂牵梦萦的人。

第2章 这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

苏亦可带着玩味问道。

“继续,怎么不继续说下去?”

她会嫁给军中中校,过别人想不到的豪门生活。

而苏轻语只能按她安排嫁给一个疯子,被折磨一辈子!

苏亦可嘴角咧开,笑得畅快。

就在这时现场惊呼声此起披伏。

“沈墨?”

就算过了五年,苏家里的人也认得沈墨的样子。

苏家能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沈墨功不可没。

当年沈墨被陷害进监狱很多人知道。

苏亦可扭头看去看清来人的面貌,眼珠子打颤。

苏东伟唰地站起身。

“这畜生不是还有一年刑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墨眯眼看向他:“怎么?不欢迎我?”

苏东伟是苏亦可的父亲。

当年他会入狱苏东伟可没少出力。

苏家老太太跺了跺手里的龙头杖:“这里不欢迎你,你以为你还有资格当我们苏家的人?”

“南州里都知道你是个强奸犯!以苏家如今的地位,你在只会毁坏我们苏家的名声!”

五年过去。

如果不是五年前他帮苏家度过了几次难关,苏家不可能发展至今。

苏家将他当成垃圾用完就丢!

恨不得他做一辈子的牢。

无视所有谴责,沈墨走到苏轻语面前。

“你,欢迎我回来吗?”

“嗯!”

苏轻语捂着嘴,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我永远都欢迎你。”

沈墨心里一暖。

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他,有苏轻语这句话就够了。

他会让苏轻语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苏家老太太挥动龙头杖指着苏轻语:“轻语!这些年给你安排了多少对象你都不嫁,就等这个废物?”

“他究竟有什么好!你看看小齐再看看他那样,他有资格当我们苏家的女婿?”

“我们苏家不收垃圾!”

苏轻语坚决地说道:“我很早前就决定了,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

“我的丈夫只有他一人。”

苏家老太太气得发抖说不出话。

苏亦可心里乐开了花,手掌都要拍烂:“奶奶,既然苏轻语这么坚持,我们也不要为难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沈墨一个刚刚出狱的强奸犯拿什么和她斗,拿什么和整个苏家斗?

苏轻语就像脑子坏掉一样还选择沈墨,以为还是五年前?

这样更好。

比起嫁给她挑选给苏轻语的对象,苏轻语嫁给沈墨会过得更惨。

沈墨看着苏轻语很认真地说道:“我不会让你再被欺负。”

“刚才是她欺负你?”

沈墨冷冷地看向苏亦可。

苏亦可笑得猖狂:“不管我有没有欺负她,你能做什么?”

“啪!”

苏亦可脸上出现一个红红的巴掌。

沈墨毫不拖泥带水地一耳光打在苏亦可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现场。

现场猛地安静下来。

不敢置信。

“你……”苏亦可话都没说出来。

沈墨又是一巴掌反手打在苏亦可的脸上。

声响不绝!

以苏家目前的影响力,一个强奸犯还敢做出如此无法无天的行为就是找死。

苏亦可今天订婚的夫婿可是中校!

苏亦可人傻了疯了一样尖喊:“齐哥,他打我!”

周齐寒着脸逼近。

“你现在立刻给我跪下来给可可道歉,道歉到令她满意为止。”

沈墨笑了:“我不会向她道歉,她也没资格接受我的道歉。”

苏轻语急了,沈墨不清楚周齐的身份她很清楚。

苏亦可不止一次向她炫耀过周齐中校的身份来羞辱她。

军中中校,那是多么尊贵的地位。

要是沈墨得罪了周齐后果不堪设想。

苏轻语急得抹眼泪:“沈墨,你不要再闹了!”

沈墨愣了愣:“轻语?”

苏轻语喊道:“你冷静点,没有人欺负我。”

沈墨沉默半响,眸光如电。

“我听你的,这笔债我迟点再来讨。”

“苏家的所有人给我记着,我沈墨回来了!”

沈墨朝苏轻语伸出手:“轻语,我们走。”

沈墨伸出手却被苏轻语一巴掌扇开。

苏轻语怒吼:“你能不能实际一点?不要再活在梦中!认清楚现在的情况!”

“你以为现在还是五年前吗?还在这自说自话,给我清醒一点!别乱说话了!”

苏亦可捂着脸一脸怨毒。

“沈墨看样子你还不清楚,齐哥是我的未婚夫。”

“今天我们订婚,他是一名中校!”

“我的未婚夫是你永远得罪不起的人!”

和五年前不一样!

当年的沈墨靠着自己的能力赚了苏家大半资产,有着丰富的人脉。

可现在沈墨只是个刚出狱的强奸犯一无所有!

苏亦可冷冷看着沈墨,能预想到沈墨知道周齐身份后,那害怕地跪地求饶的样子。

废物!

“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一些苏家的人用不怀好意的视线看向沈墨,露出不加掩饰地讥笑声。

就像再看一条狗。

苏轻语低头啜泣,叹了口气。

沈墨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波动默默看向周齐。

“你是中校?”

“没错!”周齐应了一声,自满地仰起头。

沈墨默默从怀里拿出一枚龙纹章,灯光下龙纹章熠熠闪动着光芒,上面所雕刻的龙就像活着一样下一刻就会跳出来。

这个是军中最高殊荣。

在军中有一定级别身份的人才能认出来的绝世荣誉,以中校的级别绝对可以认出来。

如果对他不敬,中校只能跪下!

沈墨仰头俯视周齐:“这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

看到沈墨不知所谓地拿出一个奇异的纹章,众人听到沈墨说的话发出一阵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

“听他说的,别人堂堂一个中校还不能和他一个强奸犯这么说话?”

“沈墨不会是坐大牢,把脑子坐傻了!”

苏亦可同样一脸不屑:“别给我装神弄鬼,以为拿出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很厉害?”

“敢打我,去死吧你!”

沈墨没说什么淡漠地看着周齐。

双手背负,霸气滔天。

其他人认不出来龙纹章很正常。

如果苏亦可的这个未婚夫是军人还是中校不可能不知道军里代表最高荣誉的这个龙纹章。

跪下!

第3章 我会去

“是你凭什么敢这么跟我说话!”

周齐抱胸冷笑。

“跟你说了我是一名中校,你以为你随便拿出个东西就能吓唬到我?”

苏家众人笑声更大,传过来一阵又一阵的讥笑声。

周齐接着嘲笑:“这是什么东西,你找个地摊买的?”

沈墨眉毛轻挑。

完全没认出来?

入伍为军就算没见过也听过,而在职中校更不可能认不出来。

只有一种可能,对方不是中校!

在人前捏造自己有军事身份,什么成分不用多说。

送去坐牢牢底会被坐穿。

苏亦可指着沈墨鼻子笑得很畅快。

“说不出话来了?沈墨你看看自己的样子有多难看,以为随便拿出个东西就能吓唬人?”

沈墨露出不屑的笑容正想说些什么。

苏轻语一脸痛苦地捂着胸口:“你究竟在干什么?不要再乱说话了好不好,还嫌丢人丢得不够?”

“轻语不是这样的。”

“够了,不要再说了,如果你再继续胡言乱语下去我们就断绝关系。”

苏轻语紧紧盯着沈墨,不是开玩笑。

那眼神看得沈墨心痛:“好,我不说。”

周齐的身份一定是作假,他会查周齐的底。

苏家不知道他们所以为的好女婿只是个一个骗子!

“说不出话,那就赶紧跪下和我的可可道歉!”

周齐仰起头一脸高傲。

沈墨不为所动。

苏亦可玩味地扫了沈墨一眼。

“算了算了,一个坐牢坐傻的疯子而已,我也懒得跟他计较,齐哥我们不要管他。”

要是现在就将苏轻语一家整残就不好玩了。

她要一点点让沈墨认识到和周齐的差距,让沈墨知道自己是一条永远配不上她的狗!

苏亦可一脸得意:“你们一起滚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沈墨和苏轻语被赶出去。

苏亦可和周齐确定好日子将会在十七号的晚上包下整个皇家花园正式结婚。

周齐和苏亦可要多风光有多风光。

回家的路上。

沈墨忍不住问苏轻语:“你一直在等我?”

苏轻语看了沈墨一眼缓缓说道:“你是被冤枉的我很清楚,所以我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们。”

“你是我的丈夫,回来了,就不要再想其他的,安心过日子就好。”

苏轻语想了想拉着沈墨去民政局。

领结婚证。

“来领结婚证,我是想告诉你,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说一些胡话。”

“我不介意你是否坐了牢。”

沈墨看着手上的本本:“我没有说胡话,我说的都是真……”

苏轻语没让沈墨说下去:“行了!”

“我最开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不会因为你什么都没有而离开。”

“我知道从高处跌下来令人难以接受,但我们可以从零开始,我相信你。”

沈墨心里一暖,这么多年过去苏轻语一直没变,一直是当初他爱的那个女人。

她愿意等他,他就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不过苏轻语不知道,五年过去,他不是变得一无所有,而是成为了一名万人敬仰的将军!

小小苏家,弹指可灭!

回到家门口,苏轻语用有些打颤的声音说道:“妈的情况有点不好,你不要被吓到。”

沈墨点头。

打开门。

“苏东伟!你跟我女儿过来想干什么?”

王悦也就是沈墨和苏轻语的妈一开门就冲过来对沈墨喊道。

“你害了南山还不够,还想要害我女儿?”

“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王悦看到沈墨后发病似地冲上来。

苏轻语连忙拦住王悦:“妈,你冷静点,是沈墨回来了。”

“对,妈,我是沈墨,我回来了。”

苏东伟是苏亦可的父亲,苏南山是他和苏轻语的爸。

苏南山被设计车祸撞断双腿,王悦应该隐隐猜到是谁害得才变成这样。

这些年真不知道苏轻语,不知道这一家人是怎么过来的。

王悦的情况沈墨听老白说过可也没想过疯成这样!

苏家,好狠的手段。

“沈墨?”

王悦呆呆地看着沈墨,缓了一会后拉住沈墨的手。

“你是清白的,是被人陷害,妈相信你,我这就去找法官为你讨个公道!”

沈墨拍拍王悦的手:“妈,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现在我回来,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们。”

苏轻语跟着说:“对,妈,沈墨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王悦摇头大喊:“不,我要去找法官,要还沈墨清白,沈墨多好的一个孩子。法官!法官在哪里?”

沈墨还想说什么,苏轻语咬着嘴唇对沈墨摇头,将王悦扶回去。

妈这种状态不会听进去别人说任何话。

“沈墨?你还好意思回来?”

苏南山推着轮椅出来。

“你害我们家还不够吗?你知不知道你回来的话,其他人会怎么看轻语又会怎么说她!”

沈墨回应:“我回来给轻语一个未来。”

苏南山气得直发抖:“别以为现在还是五年前,你能给什么未来!”

“轻语一直等你,我觉得是最愚蠢的事情!”

苏轻语喊道:“爸你别说了,我相信沈墨,只是重新开始努力而已,以后该有的还是会有的。”

沈墨很认真地说道:“苏家其他人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如今的苏家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苏轻语皱起眉头:“理智一点,不要说这种话。”

苏家不是五年前那个苏家,而且苏亦可和一名中校订婚。

他们没有丝毫和苏家斗的资格。

沈墨沉默下来。

目前说什么苏轻语他们都不会相信。

苏南山冷冷瞪了沈墨一眼。

“不要再让我听到你再说那些胡话,不然我就将你赶出这个家!”

沈墨没办法点头答应。

没过多久,一通电话打进来。

苏轻语默默接通电话,通电话的时候苏轻语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直到电话断了还握着手机在原地恍惚了一阵。

“明天苏家那边吧让我们一家去参加由吴苍生明晚举办的一场聚会。”

“聚会?那不是为了欢迎那什么大人物举办的欢迎会?”

苏南山一拳砸在桌子上怒喊:“喊我们过去,根本没安好心,就是想让我们去丢脸。”

“他们做事要做得这么绝?到现在还不愿意放过我们?”

到时候会有很多大人物过去,有沈墨这个名声在外的强奸犯,会受到什么样的讥讽可想而知!

“吴苍生?”沈墨念叨起这个名字。

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准备设宴欢迎他?

沈墨扭头去打了一个电话:“老白,帮我查周齐的详细信息。”

“还有告诉吴苍生,明天那欢迎会,我会去。”

第4章 请的就是我

沈墨打完电话回到房子里,苏轻语和苏南山一脸阴郁。

苏轻语咬起嘴唇。

“怎么办,刚才我又打了个电话过去求情。他们说最多只能让妈不用去,我们其他人一个都不能缺。”

苏南山拳头握得死死的没有说话。

他们一家的命脉被苏家抓得死死的,除了听那边的话没有其他办法,否则他这废了的双腿就是下场。

“我们只能去了。”

沉吟了一会,苏南山叹了口气。

“只希望他们不要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苏轻语眼睛往沈墨身上看去:“沈墨,你觉得呢?”

“去吧。”沈墨回应。

苏轻语说道:“可家那边肯定不会简单喊我们过去参加聚会而已,一定会想办法让我们丢人。”

苏南山呵呵冷笑:“你还问他?他除了说去还能说什么?”

苏轻语喊了一声:“爸,但除了去以外也没别的法子,你这么说沈墨过了。”

她也没想过沈墨能提出什么好的解决方法。

可心里还是不舒服沈墨就像认命一样想要听苏家的话。

沈墨安抚地对苏轻语说道。

“去就是最好的方法,到时候丢人会是谁还不好说。”

苏南山对沈墨说的话嗤之以鼻,苏轻语也是对沈墨说的话摇了摇头。

沈墨没说什么,明天去到那场欢迎会他们就知道了。

夜里,苏轻语房间里面。

沈墨自觉地在床边铺了地铺躺下。

苏轻语将沈墨拉上床,让他到床上睡。

“爸虽然没说,可他最好面子了。参加吴苍生那个宴会,你可不可以找到一些朋友帮忙。”

苏轻语轻声问道。

沈墨很诚实:“不行。”

五年前替罪入狱,原本那些还算是他好友的人纷纷跟他断绝了关系,生怕受他牵连。

雪中送炭的人没有,落井下石的他倒是记得几个。

南州里的朋友早就没有了,而且他也不需要靠别人。

“你就试着联系一下以往的那些朋友,看他们愿不愿意帮忙。”

沈墨沉默了一会:“不需要。”

苏轻语急了:“沈墨,我希望你能清醒一点,现在和五年前不一样了。”

“爸妈现在是什么样子你也能看到,联系下人不只是宴会的事情,你还可以问问有没有其他重新起步的机会。”

苏轻语声音很轻:“不要那么要强,我知道拉下颜面去求别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会陪你。”

沈墨翻了个身背过身去:“我会去联系人。”

苏轻语等了他五年,没想过他荣耀归来,只想着和他相互扶持。

这么好的妻子,夫复何求?

沈墨继续说道:“明天宴会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

苏轻语轻轻嗯了一声,同样背过身去。

脸上露出笑容。

我信你。

沈墨和苏轻语带着苏南山出发来到碧螺山庄。

这里就是南州首富吴苍生欢迎那位大人物的地方。

“他们怎么来了?”

周围苏家人投过来厌恶的视线。

“他们一家也配来这里?真把自己当苏家人了?”

“知不知道这个地方准备干什么?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就他们过来不是一下子就被赶出去?”

苏亦可看着推着坐在轮椅上苏南山的苏轻语嘴角缓缓勾起。

沈墨挡在苏轻语身前:“你们的意思是我们没资格来?”

“那是当然,能来这里的……”

苏亦可不让那人说下去:“是我喊他们来的。”

苏杰皱起眉头上前两步贴着苏亦可耳朵小声问道。

“姐,你喊他们来干什么?”

“进碧螺山庄有着极其严格的审核标准,他们要是被人知道身份就会被赶出去。”

“那样不是正好?”苏亦可带着微笑回应。

苏杰愣了愣很快明白了什么竖起大拇指。

“姐,你可真是狠。故意让他们过来,然后让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赶走,这要是我被这样赶出去,肯定无地自容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苏亦可眼神示意了一下,苏杰会意跟周边的人解释清楚情况。

苏家众人对苏轻语一家的嫌恶声音渐小,明白情况后摆出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苏轻语不清楚具体情况,看其他人不再说什么,心里好受了一点。

突然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出。

“你怎么会在这里?看你我就觉得碍眼!”

周齐走出来指着沈墨鼻子态度嚣张。

苏亦可拉了拉周齐的衣袖喊了一声:“齐哥!”

小声跟周齐解释喊苏轻语一家来是为了让他们家出丑。

周齐不为所动。

“就算是这样我也忍不了。”

“可可,上次你让我忍了我就忍了,这次再见到他们我可忍不了!”

周齐盯着沈墨冷笑:“狗一样的东西,你们一辈子都没资格进这个大门!”

沈墨笑笑:“我们能不能进去是你能够决定的事情?”

周齐叉起腰:“你还真说对了,我真决定得了。”

“你知道这次宴会是为了什么吗?”

“吴苍生特意设宴是为了招待我们军部的一位大人物!”

“而这位大人物是我的老师,如果我不想让你们进去你们就进不去!”

苏家一众人一脸震撼地朝周齐看去脸上满是佩服之色。

苏亦可笑开了花:“齐哥你怎么没跟我说过,你认识那人,他还是你的老师。你的老师是将军?太厉害了。当时可是好像有着上万人的部队去迎接那位将军。”

周齐装模做样地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他说到这点子上,我也不会轻易说出来。毕竟老师为人低调,肯定不希望听到我随便传我和他的关系。”

这次他收到可靠情报,那位大人物身份太大,不会轻易出面,吴苍生也是单独和那位见面。

从碧螺山庄的另一个地方进来。

说出自己认识别人的事情可以增加苏家对他的信任,不然他可不敢扯皮这样的关系。

其他人看周齐的眼神佩服之色更浓,苏亦可搂着周齐恨不得把身子全贴在周齐身上。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苏亦可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苏轻语,听说昨天你还和沈墨去领了证,你就这么急着和这个废物在一起。”

“以为他比得过齐哥?”

苏轻语身子气得发抖,可又无法和苏亦可争辩。

沈墨确实比不过周齐。

沈墨笑了:“哦?你认识吴苍生要请的人,那人还是你的老师?”

周齐点头:“没错!”

沈墨摊了摊手玩味地说道:“可是我并没有你这样的弟子。”

“啊?”

沈墨补充了一句:“这次宴会请的就是我。”

当世战神-沈墨, 苏轻语-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