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殿-叶镇国, 林秋涵-都市情感小说

镇国殿-叶镇国, 林秋涵-都市情感小说

1
第1章 是你的种!

北境战地。

是夜。

兵荒马乱,金戈铁马。

八十万蛮夷大军兵临城下,淹没莽莽黄沙。

光是呼吸声,就如同雷霆,令人心神颤栗。

对面,不过寥寥九人。

这九人,气势非凡,正是镇国殿九大战王!

蛮夷首领上前一步,寒声道:“我们早就打探清楚,你们镇国殿之主叶镇国不在,就凭你们九大战王,怎么守得住这北境!”

然而,九大战王却是齐步上前,大笑一声。

“你们怎知,君主不在?”

蛮夷首领猖狂大笑:“你们镇国殿,早就有内贼,是他告诉我,叶镇国于今夜连夜离开北境!”

九大战王的眼里闪过一抹凶光。

有奸细?

镇国殿最恨的,就是投敌之人。

蛮夷首领笑着大吼。

“狼儿们,随我踏平镇国殿,人世繁华,任君享之!”

轰轰!

身后八十万人瞬间化作一股黑色洪流,朝九大战王冲了过去。

大风起兮,黑云遮月。

脚下疆土,瑟瑟发抖。

然而,正当他们即将踏入北境国界时。

九大战王居然齐齐单膝下跪,共捧一柄重逾万斤的剑匣,齐声大吼。

“君主有命,九州镇国剑,如我亲临!”

“请君主出殿,犯北境者,杀!无!赦!”

咻!

下一刹,剑匣猛然颤动。

一柄厚重重剑,突兀横插边境疆土上。

“镇国剑?!”

登时,蛮夷面色煞白。

庞大身躯,居然止不住颤栗的颤栗。

镇国剑。

镇国之剑!

镇国殿主,叶镇国之佩剑!

见剑,如见叶镇国本人。

蛮夷首领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一声。

“快撤!”

“叶镇国来了!”

轰隆!

一瞬间,八十万大军如潮水般退去。

……

明珠市。

人来人往,一男一女驻足街头。

正是叶镇国和他的手下,凤凰。

此次离开北境,他谁也没惊动,只带了同为孤儿的凤凰。

重临旧地,叶镇国感慨万千。

明珠,我回来了。

秋涵,我回来了!

凤凰却是神色担忧。

“君主,现在北境正值战乱,塞外蛮夷虎视眈眈,您不在,恐怕……”

“他们不敢。”

叶镇国摇了摇头。

声音平静,却带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我留下镇国神剑,有此剑横插北境,可保九州太平!”

凤凰幽幽一叹。

“君主,您选择离开,是为了她吧?”

叶镇国没有隐瞒,刚毅的脸上,浮现一抹温和的笑意。

“我欠她的,太多,唯有用余生来弥补!”

他掏出一张泛黄的照片。

这是一个如水般的温婉女子。

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

林秋涵。

从前的叶镇国,是富家阔少。

与林秋涵一见钟情,结为夫妻。

然。

家族背上巨债,家人被屠,双亲失踪。

只剩下妹妹和他相依为命。

林秋涵不仅没有嫌弃他,反而和他一起面对。

背负家仇血恨的叶镇国,却毅然选择参军。

她说,她会等他。

而他,为她变强。

如今,六年过去,终成军中战神。

创立镇国殿,封号‘镇国候’。

培养九州七痴。

北境战地,一人独战世界十八强者等……

九州大地,为纪念镇国候做出的贡献,特将叶镇国入伍的那一天,命为‘镇国日’!

“此番回来,我有三事。”

叶镇国眼眸深邃,遥望远方,淡淡道。

“尽一孝。”

“灭一族。”

“娶一人!”

第一句,声音低沉。

第二句,布满杀意。

第三句,露出笑颜。

一瞬间,杀气尽散,清风温和。

凤凰立刻领命:“是,君主,我这就去办!”

“现播报一则突发新闻。”

忽然,商业大楼的大荧幕上插播一条消息。

“江家少爷江阳于三日前失踪,在此之前,江阳意图猥亵王家大小姐,并与王家人发生争执……”

叶镇国并没有在意,但是下一句话,却是让他浑身巨震。

“林家三小姐林秋涵,悬赏五十万,寻她的未婚夫江阳。”

轰!

叶镇国如遭雷击,手中照片,从指尖滑落。

“她,改嫁了?”

“君主……”

凤凰脸色微变,想说什么,却被推开。

六年过去。

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再庄严的誓言,也会败给现实。

“君主,接受现实吧。”

凤凰忍不住劝道:“哪个女人会等你六年?”

叶镇国迎风大笑。

“你说得对,哪个女人,会等我六年?”

“六年,我得到整个天下,却眼睁睁看着她嫁做人妇!”

下一刻,他的表情瞬间变得坚毅。

“我不会打扰她,但要我叶某人,却要亲自走一趟林家,亲口问一问她,是否是她自愿!”

“哎哟。”

正当叶镇国打算起身时,下方却突然传来一声奶声奶气的痛呼声。

低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孩撞到了他,摔倒在地。

她两手紧紧撑着地,小脸露出痛苦的表情,眼里有泪水打转。

眼看就要流下来了,却又坚强地憋了回去。

叶镇国连忙抱起了她:“没事吧?”

小女孩却是看清了叶镇国的长相,激动得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爸爸,你是爸爸!”

叶镇国一愣,而后摇摇头:“小姑娘,我认错了,我不是你爸爸。”

小女孩却是握得更紧:“不会错,你就是爸爸。”

见叶镇国还是摇头,她急了。

“爸爸,你等着我,我这就去喊妈妈。”

生怕叶镇国会走,小家伙还一步三回头。

很快,传来欢快清脆的声音。

“妈妈,我找到爸爸啦!”

只见小家伙拉着一个穿着朴素长裙的长发女子走了过来。

叶镇国只看了一眼,之后就再也挪不开目光了。

那个尘封已久的名字,也喃喃喊了出来。

“秋涵……”

林秋涵也像是有所感应一般,看了过来。

这一刻,仿佛时间凝滞。

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凤凰连忙退到一旁,生怕打扰这五味陈杂的重逢。

林秋涵美眸瞪大,眼圈瞬间红了。

过往一幕幕,如电影碎片般,浮于眼前。

泪水,夺眶而出。

“你是……叶镇国?!”

叶镇国没有回应。

曾几何时,这个女人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

从军初期,艰苦万分,好几个夜晚,叶镇国想过放弃。

是‘林秋涵’这个名字,硬生生让他咬牙撑了过来。

只是上天和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等他功成身退,准备迎娶她过门之时,却发现,她即将嫁作人妇。

“叶镇国,你听我解释……”

林秋涵急匆匆跑了过来,镇国却是后退了一步。

知道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喊林秋涵妈妈时,他就已经知晓了一切。

“你马上要嫁人了,还有一个女儿,我祝你幸福。”

说完,转身就走。

林秋涵呆呆的站在原地,泪如雨下。

叶小鲤也跟着哇哇大哭。

“爸爸,不要走!”

“爸爸,我求你了,回来吧。”

“妈妈一个人很苦!”

不知何为何,听着小家伙的哭声,叶镇国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但是,他依旧没有回头,反而加快了步伐。

正当他准备永远地离开林秋涵的生命时,身后突然传来林秋涵的哭喊声。

“如果你真的狠心丢下我们,就走吧!她可是你的亲女儿!”

2
第2章 换人结婚

林秋涵凄厉的哭声,亦宛如一道惊雷,叶镇国整个人重颤了一下。

“爸爸!”

小家伙也跌跌撞撞,追了过来。

不知为何,听着小家伙的哭声,叶镇国的心竟有种被撕裂的感觉。

他轻轻抱起小家伙,小家伙这才止住了哭声。

叶镇国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不是他不相信,而是,林秋涵即将改嫁。

于情于理,这个孩子都应该是她的未婚夫,江阳的。

“小鲤,她叫叶小鲤。”

林秋涵终于追上。

轰!

顿时,叶镇国大脑一片空白。

“叶小鲤,姓叶,她真是我的女儿……”、

下一刻,他紧紧抱住林秋涵,满脸愧疚。

“对不起,秋涵,我误会你了。”

一句简单的道歉,却触动了她的软肋,她激动的推搡起来。

“事到如今,你还回来干什么?”

“你滚,你滚啊!”

叶镇国紧紧抱着林秋涵,说什么也不松手。

忽然,他眼神一变:“你眼睛怎么了?”

他发现,林秋涵的左眼,依稀有些肿胀。

林秋涵连忙慌张的用刘海遮住:“没,没事……”

叶镇国却是脸一沉,一把卷起林秋涵的衣袖。

只见她的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伤痕。

顿时,叶镇国眼里杀意沸腾。

“谁打得?”

这个等了他六年的女人,叶镇国早已决定用余生补偿。回来时,却发现了她满身的伤痕。

无疑,触及了他的底线!

林秋涵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江阳。”

“他虽然是我的未婚夫,但是仗着他是江家少爷,对我经常拳脚相向,因为我不让他碰,他经常打我出气,有时候还想打小鲤。”

叶镇国神色冷冽。

他想起来了。

六年前,叶家扶持了许多中小型势力,这江家,正式其中一家。

然而,叶家被灭的那天晚上,众多势力中,也有江家一份。

正要安慰时,忽然冲出来一个中年贵妇,推开了他。

“流氓,离我女儿远点!”

她正要破口大骂,但是一看到叶镇国的脸,顿时跟见了鬼似的,一脸惊容。

“你,你是叶镇国?”

“伯母,是我。”

叶镇国笑着打招呼。

这个女人,正是林秋涵的母亲,周美云。

只不过,她一脸的恼怒。

“竟然真的是你这个丧门星!六年前耽误了秋涵,害得我们家被你的仇家针对,家道中落,现在又阴魂不散的纠缠秋涵,安的什么心?”

叶镇国沉默,林秋涵也忍不住说道:“那是我自愿的,不怪他!”

“你给我闭嘴!”

周美云忽然冲林秋涵大吼一声:“江家的婚车都开到门口了,你却离家出走,怎么,想和那废物私奔啊?”

“我没有!”

林秋涵委屈道。

忽然,她楞住了:“妈,你刚刚说什么,江家的婚车?”

“江阳不是都失踪了吗?还结什么婚?”

“江阳是失踪了,但是老爷子决定把你嫁给江家的另一个少爷,江恒。”

“江恒?!”

林秋涵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周美云说道:“江恒虽然是个傻子,但是和江阳一样,都是江家的少爷,你嫁给谁,都是一样的。”

“老爷子说了,只要你嫁入江家,为家族换取利益,才会同意我们回到家族。”

叶镇国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意。

六年前叶家被灭,林秋涵却是不离不弃,陪在叶镇国身边,导致林家也被叶家的仇敌针对。

林家老爷子一怒之下,将林秋涵一家逐出了家门。

林秋涵却是一把甩开林母的手:“我不嫁!”

“妈,我是人,不是你们的牺牲品!”

“如果真要嫁的话,我只嫁叶镇国!”

她情绪激动,双眼通红。

一旁的叶镇国,也是脸色动容。

这样的女人,他此生决不能负她!

闻言,周美云直接火了。

“你这不孝女,是谁把我们害成这个样子的,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不知检点的女儿,未婚先孕也就罢了,还是那个废物的!”

“他现在是全明珠通缉的罪人,你还来见他,是想让我们家破人亡吗?”

周美云越说越激动,说到后来,竟是扬起巴掌,重重朝林秋涵打了过去。

“哇!”

叶小鲤一下子哭出声来:“姥姥,不要打妈妈!”

“你这个小贱种,给我滚!”

忽然,周美云一巴掌扇向了叶小鲤。

如果不是她,林秋涵也不会挺着个大肚子,被人戳脊梁骨。

啪!

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握住手腕。

“就算你是秋涵的母亲,也不能辱骂她们母女,更不能对她们出手。”

叶镇国浑身散发着滔天的杀意,紧紧握着周美云的手。

“疼,你这个废物快放手!”

林秋涵也一脸的焦急:“叶镇国,你快放了我妈。”

叶镇国这才松手。

周美云大为恼怒,刚想怒斥几声,忽然瞧见叶镇国浑身的气势,顿时没了这个胆子。

她直接看向林秋涵。

“你看看,这就是你等了六年的人,混了六年,都没混出个人样来,嫁给他,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不是让你来讨债的。”

周美云的话,像刀子一样扎在林秋涵的心,她双眼通红:“妈,我是您女儿,您怎么能说我是讨债鬼呢?”

“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你执意要和那混蛋在一起,我们家族会衰败吗?我们一家,会被赶出家族吗?”

“现在只有你嫁给江家,我们才能重回家族,秋涵,听话,忘记他,嫁入江家,否则,我们家就全完了,就当妈求你了!”

周美云说着,也哭出来声来。

一边哭,还一边推着林秋涵。

林秋涵也是满脸绝望,声嘶力竭的嘶吼。

“好,我嫁!不管我丈夫以后对我怎么样,我都嫁!”

周美云立刻眉开眼笑,带着林秋涵打算离开。

啪!

一只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林秋涵顿时浑身僵硬,颤巍巍回过头来。

叶镇国一脸严肃:“只要有我在,没人可以逼做不喜欢的事!”

林秋涵立刻流下了大颗大颗泪水。

啪!

但是下一刹,她一巴掌打在了叶镇国脸上。

叶镇国不躲不避,硬生生挨了这一巴掌。

他不能躲。

这是他欠她的。

“已经太迟了!”

林秋涵哭着大吼:“你让我等了六年,你知道这六年,我是怎么过得吗?”

“挺着个大肚子,每天都要忍受流言蜚语,好不容易生下小鲤了,她在幼儿园天天被欺负,被骂是没爹的野种,我们一家,更是被赶出了家族。”

林秋涵声线颤抖,哭得梨花带雨。

叶镇国也是眼神震撼。

他没想到,他离开后,林秋涵居然背负了这么多。

“但是我不后悔,哪怕我嫁了人,我心里装的,依然是你!”

林秋涵和周美云走了,走之时虽然在流泪,但是她却在笑。

可是这种笑容落在叶镇国眼里,却让他的心很痛。

“君主,怎么办?”

凤凰小心翼翼上前询问。

她知道,这个时候的君主,是最可怕的。

叶镇国缓缓闭上了眼睛,一直过了很久,才睁开来。

再睁开时,眼里早已清明。

“反正迟早要去的,就先去江家。”

“我镇国侯的女人,无人可染指!”

3
第3章 大人物

“是,君主!”

凤凰恭敬应了一声,而后离开。

约莫十分钟后,又出现在叶镇国身边。

“君主,明珠军区,李铁随时待命!”

“好。”

李铁,军区首领。

许多人想见,也见不到的大人物。

叶镇国却仅仅一句好。

凤凰却知道,君主的号召力,远远不止这些。

只要君主愿意,随便一个电话,全国的战王都会万里奔赴。

只因……

他为镇国殿主,无数人心目中的战神。

呼呼!

大风吹拂,卷起落叶三千。

“林秋涵……”

他伸手接住一片落叶。

嘴里,却是念着林秋涵的名字。

他淡淡一笑:“你不愿嫁,谁又能逼你?”

半小时后。

明珠,江家。

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来往宾客络绎不绝。

谁又能想到,以江家为中心的方圆千里,已经被封锁,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江家,已经被彻底隔离。

而这一切,还无一人知晓。

此刻,林家和江家已经到了,正在寒暄。

林家第三代,分立两侧。

林老太爷一身喜庆的红色唐装,笑着对江家家主江致远说道:“亲家,秋涵,以后就拜托你了。”

“好说。”

江致远不咸不淡的点头。

“那这投资的事……”

林老太爷欲言又止,看向江致远的眼里,多了一分巴结。

“好说。”

江致远又是那两个字眼。

林老太爷却激动的面色通红:“那就多谢亲家了!”

林家小辈们,也都是松了口气。

有江家的帮助,林家崛起在望!

正在这时,周美云拉着一脸苍白的林秋涵走了进来。

“爸,我把秋涵带回来了。”

林老太爷一看,脸上的笑容尽数消失。

“这婚礼都快开始了,连婚纱都还没换,还不快向亲家道歉!”

林秋涵没办法,只得抱着叶小鲤走到江致远面前,正要道歉。

江致远却是怒拍桌子:“你打算带着这个小孩一起结吗?”

叶小鲤吓了一跳,急忙躲到林秋涵身后。

林秋涵也是紧紧护着自己的女儿。

林老太爷脸色阴沉:“林秋涵,以前我就让你把这孽种丢了,你就是不听!”

周美云也急了:“秋涵,快给你爸打个电话,把她接回家,婚礼就不要参加了。”

林秋涵的父亲林岩山,因为工作原因没能参加婚礼。

正在这时,一个江家小辈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声提醒。

“爷爷,这个小孩,就是江阳堂哥提过的,叶家那个丧家犬和林秋涵生的女儿。”

“什么?叶家那个叶镇国?”

此话一出,江致远苍老的脸上居然浮现一抹深深的惧意和心虚。

下一刻,他急忙命令道。

“把这小野种,给我丢出去!”

“是!”

立马上来两个保镖,朝她们走去。

“小鲤!”

“妈妈!”

林秋涵拼命阻止,可是一个女人的力量,又岂是两个壮汉的对手?

叶小鲤很快被抱走。

林秋涵噗通一声跪倒在江致远面前,哭着乞求道:“江家主,我求你放过我女儿,她还是个孩子!”

江致远一脚将她踢开,冷哼一声:“带她去换婚纱,等宾客来齐,婚礼开始!”

“不要……”

眼睁睁看着叶小鲤被抱走,林秋涵泪如雨下。

“给我外面呆着吧!”

两个保镖毫无怜悯之心,将叶小鲤丢到江家门口。

砰!

大门紧闭。

叶小鲤呆了两秒,而后哭得更凶了。

“妈妈!”

“爸爸,你在哪……”

幽寂的街道,回荡着叶小鲤的哭声,如杜鹃啼血,久久不散。

这时,道路尽头驶来一辆黑色红旗。

看着一个人被扔在街上,哭得梨花带雨的叶小鲤,叶镇国急忙让凤凰停车,然后大步走了下去。

“小鲤,你怎么在这里,妈妈呢?”

“爸爸!”

叶小鲤也没想到车里的人就是叶镇国,哭声稍微小了点。

可还是哽咽着。

“他们……都是大坏蛋,把我丢了出去,还抓走了妈妈!”

轰!

此话一出,叶镇国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身后的凤凰浑身紧绷。

君主的杀意,已经上升到了极致。

但是,他却细心的擦掉了叶小鲤眼角的泪水。

“爸爸向你保证,有爸爸在,没人可以带走妈妈。”

话落。

叶镇国单手抱着女儿,大步朝江家大门走去。

风将他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留下的,是一个挺拔、伟岸的背影。

……

林秋涵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

没有一个为林秋涵说过一句话,每个人都是一脸冷漠,还有的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亲家,秋涵脾气倔,您不要放在心上。”

林老太爷一脸忐忑的道歉。

江致远的目光,却是看着空空荡荡的宾客席。

江家娶了明珠第一美女,大摆筵席,可是如今,却无一人到来。

“怎么回事,虽然婚礼还没开始,但是这个点,也应该有客人到了啊。”

江致远这么一说,所有人感到了奇怪。

但是很快的,林秋涵的堂哥,林轩说话了。

“会不会是路堵了,我可是听说今天明珠来了个低调的大人物,明码规定,不许去机场迎接,连姓名身份都是SSS级别的!”

在场所有人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

江致远眉头皱得更深:“这事我也听说了,只是,和我江家婚礼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

林轩急忙来到江致远面前表现自己:“江爷爷,江家贵为名门望族,宴请的宾客不可能不给您面子,那么剩下的,只有大人物这条线索了。”

“说不定,是大人物知道了今日的婚礼,也想来沾一沾喜气呢?”

江致远听得一愣一愣的:“你说得有道理,我打电话问问。”

说完,就掏出电话,随便问了个宾客。

结果,得到的回答居然真是路堵了。

江致远顿时激动得满脸通红,看林轩怎么看怎么欢喜。

“你小子,倒是机灵,大人物真的要来参加我江家的婚礼!”

“如果我江家趁势崛起,定不会亏待了你们林家!”

林轩也没想到,自己随便猜测的,居然真的猜中了,顿时满脸喜悦。

“谢谢江爷爷!”

咯!咯!咯!

忽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低沉而富有节奏的脚步声。

江致远立刻激动得站了起来:“大人物来了,快随我一道迎接!”

所有人都跟着江致远出去,然而刚出门,却看到了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

叶镇国一手抱着女儿,面无表情的走来。

身后,昏迷的保安堆积成山。

上面坐着一个冷漠的皮衣女人。

正是凤凰。

镇国殿-叶镇国, 林秋涵-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