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医圣-叶枫, 蔡云若-都市情感小说

惊世医圣-叶枫, 蔡云若-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彪悍的人生

迪拜七星帆船酒店,至尊套房。

“医圣大人,我愿献出十座大型油田,求您去救救我父皇!”阿联王子一脸诚恳道。

“来不及了,我和师父约定的婚期到时间了!”

叶枫叹了口气,十五岁那年不慎掉落悬崖,一个神秘老头将他救起,并传授绝世医术!

他天资极高,十八岁便医术大成,二十岁已经名满天下,如今二十四岁,已是举世共尊!

世人尊其为传奇医圣!

可是神秘老头这么帮他,却有一个条件:入赘蔡家五年,不准暴露医圣身份!

正在这时,切科夫空军上将,快步走了进来,单膝跪地道:“医圣大人,直达天澜城的私人飞机已经规划好了航线,随时准备起飞!”

“走吧。”

-------------------------------------

三年后。

叶枫入赘蔡家已经三年了,今天是蔡家家主老太太的八十大寿,他精心准备了一份价值500万的大礼!

三年前入赘蔡家,是当时的家主蔡老爷子亲自证婚,婚礼当天轰动全城。

不过轰动的原因却是因为天澜城第一美女嫁给了一个不知名的废物,沦为整个天澜城笑柄。

而叶枫的真实身份,只有蔡家老爷子一人知晓,无奈婚礼次月蔡家老爷子就暴病而去,自此身份便无人知晓,久而久之,也坐实了废物赘婿的身份。

这三年来,叶枫低调行事,却在蔡家受尽冷眼,可又不敢违背师命,因为他深知这个便宜师父的神秘强大!

叶枫不由暗叹一声,走进了别墅大门。

宴会的主持正在介绍来自各方亲朋好友的礼物。

“蔡云虎大公子,献上长白山二百年老山参一支,价值166万。”

“这不是蔡家大公子吗,果然出手阔绰,有大家风范。”

“百年人参都不多见,这支居然有二百年,看这成色,这个头,绝对的好宝贝啊。”

席下的宾客激烈的讨论,震惊声和叫好声不绝于耳。

坐在主位席上的家主老太太,看着这个最疼爱的嫡长孙,居然送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越发怜爱,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咦,你们看,那不是蔡家赘婿吗,那个小垃圾怎么来了。”

“你看看那个废物,穿的一身破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修下水道的工人呢。”

“他不在家里为丈母娘准备洗.脚水,怎么跑到这么重要的场合来丢脸?”

蔡云虎这时也注意到了叶枫,冷哼一声,讥讽道:“你个垃圾,小废物,这么隆重的场合,是你赘婿的身份能来的吗?”

“叶枫也是蔡家人,凭什么不能来。”蔡云若从座位上站起来皱眉道,叶枫就算再不堪,也是她的丈夫,大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话就太过分了。

叶枫听着老婆替自己解释,心里一暖。

他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蔡云若,她漂亮,自立,坚强。

蔡云虎生气道:“蔡云若,你这个废物老公不在家里洗衣服,扫厕所,跑到这里来丢人现眼,你居然还护着他?”

蔡云若冷哼一声,说道:“这里是奶奶的寿宴,不是你家,叶枫想来就来,用得着你管?!”

“好!好!好!”蔡云虎指着蔡云若的鼻子,面色阴沉。

随即又瞥了眼叶枫手里的礼物,冷冷道:“呵呵,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这个软饭王,给奶奶带了什么礼物,不会是地摊上淘来的垃圾吧?”

“你等下就知道了。”叶枫淡淡道,并没有解释什么。

“你知道我送给奶奶的礼物是什么吗?一支二百年的人参,知道多少钱吗,166万。”蔡云虎得意的道。

“是吗?”叶枫不以为然。

“我的这支人参上,随便拔出一根须,都比你的礼物贵,知道吗,小垃圾。”

蔡云虎说完,哄堂大笑,台下众人都像看笑话般的看着叶枫。

“云虎,你太高看这个废物了,他要是送的礼物能超过九块九,我当场把桌子吃了。”

“就是,拿一个九块九的礼物,就想来蹭饭吃,这废物挺会算账的嘛。”

“瞧他那副农村来的土包子样,看着就倒胃口,干脆把他轰出去得了。”

众人话音刚落,就听见宴会的主持人念到了叶枫的贺礼:

“三房女婿,叶枫,献上缅甸三色翡翠手镯一只,京都天龙拍卖行拍品,成交价500万!”

主持人念完,台下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纷纷把目光投向叶枫。

要知道嫡长孙蔡云虎送的礼物也才166万而已,叶枫居然送了一只价值500万的手镯?

“什么,500万?还带天龙拍卖行的4A纯金证书?”

“真的假的,这小子居然这么有钱?”

“一个赘婿,送的礼物居然比蔡大公子还贵?”

蔡云若的目光也注视到了叶枫,满脸疑惑和震惊,她自信对叶枫还算了解,可是从来没听说他有这么多钱啊。

蔡云虎大声冷笑道:“什么狗屁三色翡翠,我看就是假的,一看就是地摊儿货,他一个废物赘婿,能拿出500万?”

不少人都从震惊中回味过来,纷纷开口说道:

“就是,大公子言之有理,我早猜出来了,他那块玉镯是假的。”

“一个出门骑电动车的废物,怎么可能拿得出来500万,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大公子包人参的盒子,估计都比这废物的礼物还要贵。”

“……”

正在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主位席传来,蔡家老太太开口说道:“别吵了,你们二人的礼物,都拿过来我瞧瞧。”

一众亲戚朋友连忙起身祝寿,态度恭敬无比。

自从蔡家老太爷死后,老太太掌权至今,家族大小事务,都处理的井井有条。

家族在她的带领下,已经有了一点向准一线家族迈进的苗头,所有亲戚都臣服与她,这也使得她在家族里说一不二。

听到奶奶要看他们的礼物,蔡云虎顿时紧张起来,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只有他最清楚,自己的那颗人参,根本就是假的!

是他以次充好,从地摊上淘来的假货!

老太太先打开了蔡云虎的那个盒子,仔细的看了一眼后,满脸皱纹的老脸上充满了喜悦之情。

“好孙子,你做的不错,知道奶奶身体不好,给奶奶准备了这么大颗参。”老太太不住的点头,放在鼻子边闻来闻去,感受着孙儿对自己的孝心。

然后瞥了眼叶枫的盒子,看也没看,漫不经心道:“假的,扔了吧。”

老太太并不懂得珠宝鉴定,但是她刚刚已经听到了,这支翡翠手镯价值五百万,所以她敢断定这玉镯一定是假的,叶枫怎么可能买得起五百万的礼物?

没有人敢质疑老太太的话。

“奶奶果然慧眼如炬!一眼就拆穿了这个小废物的虚伪面具!”蔡云虎附声道。

“这小子果然和传言一样,是个只会骗人的废物。”

“谁不知道他是个吃软饭的家伙,哪里有这么多钱,这不是摆明了让大家拆穿他么。”

“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所有人投向叶枫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

“叶枫,我对你太失望了,你什么时候能学点好的,不要想着骗人!”蔡云若满脸失望。

她刚才为叶枫辩解,可是叶枫转眼间,就让她丢尽了脸面,她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叶枫想解释,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老太太看都不看一眼,就说自己的礼物是假的,他如何能解释清楚?

看来,也只能用实际行动证明了!

想罢,叶枫突然起身。

快步走向主位,一把抄起桌子上的人参,当着台下所有亲朋好友的面。

指着蔡云虎的鼻子大声道:“这人参,是假的!!!”

全场顿时雅雀无声。

第2章 给老太太扎针

叶枫的话顿时在人群中引发了激烈的讨论。

但众人回过神来,想想却觉得这参根本不可能是假的。

因为没有人愿意相信以蔡大公子的身份会弄虚作假。

“你不要污蔑蔡大公子。”

“就是,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废物,怎么可能懂得鉴别真假。”

“你自己拿着假翡翠欺骗老太太,现在想要冤枉蔡公子给自己找回面子,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

叶枫从二十岁开始就被世人尊称一声少年传奇医圣,给贵族治病的时候千年人参都用过不计其数,区区二百年的人参,他一眼就能分辨真假。

“很多人拿着桔梗当真参来骗人,精心雕刻了参颅粘在了桔梗上,连参须都是用胶水粘上去的,眼神不好的人根本看不出来。而且这种特制胶水属于剧毒,平常人别说吃下去了,就连闻上一闻,都有可能导致气血不畅晕死过去!”

叶枫掷地有声的话让底下众人一惊。

“都别吵,拿给我再仔细看看。”老太太满脸严肃道。

蔡云虎脸色骤变,想死的心都有了,满脸惊慌失措。

这支人参是他从地摊儿淘来的,前几天赌博欠了一大笔钱,刚好又赶上了老太太八十大寿的时间,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叶枫心中暗自冷笑,总算要出口气了,蔡云虎整天针对他,就算他脾气再好,也忍不了。

老太太仔细看了看,面色剧变,但片刻后又恢复如常,思考片刻后,突然抬头厉声道:“叶枫,你为什么要污蔑云虎?这人参明明是真的!”

叶枫一愣,这人参只要是个正常人,按照他刚才说的话去检查,肯定能发现问题的。

可现在老太太坚定的说人参是真的,难道真是老太太老眼昏花了?

“这不可能,奶奶……您在仔细……。”叶枫还想解释。

蔡云虎早就做好了上‘刑场’的准备了,此时突然峰回路转。

瞬间反应了过来,直接打断叶枫的话大声道:“奶奶都说了这参是真的了,你难道不相信奶奶话,还是你叶枫根本不把奶奶放在眼里?!”

“这……”

叶枫充满无奈,他看出了,奶奶知道这参是假的,可是偏偏就要袒护蔡云虎。

老太太冷哼一声:“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给云虎道歉!”

叶枫无奈,心知这是老太太有意要偏袒蔡云虎。

他此时还不想当众顶撞老太太。

因为他深知,如果当众顶撞了老太太,恐怕会连累蔡云若!

“对不起,是我看走眼了!”叶枫低声道。

“大点声,听不见。”蔡云虎得意屑笑道。

“对!不!起!”说完这三个字,叶枫感觉人都虚弱了许多。

“知道错了就好,你还是好好的回家吃软饭吧,别跑出来丢人了,小垃圾哈哈哈!”

“丢人啊,我们蔡家怎么出了一个这么不要脸的货色。”

“呸,我可不承认他是我们蔡家人,就是一条狗也比他有用,至少不会骗人!”

“哎,也不知道过世的老爷子是怎么想的,怎么弄了这么个笑话回来恶心我们。”

一众亲戚纷纷感叹,对着叶枫指指点点。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你今天的表现真的太让我失望了!”蔡云若含泪指着叶枫,大失所望地说道。

她现在只想宴会早点结束,再也不要留在这里丢脸了。

和叶枫结婚三年,没有一天是快乐的,直到这一刻,她感觉自己都快要崩溃了。

叶枫双拳紧握,看见蔡云若满脸的泪痕,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要不是因为老头子不让他暴露身份,他哪里会变成众人口中的废物?

要不是不能暴露身份,蔡云若又怎么会跟着自己受委屈?

想到这里,他心里突然有了一股反抗便宜师傅的想法。

并且,这股想法愈演愈烈!

就在这时。

主位席上一声闷响,只见站在主位席上的老太太,身子一歪,扑通一声倒在了人群中,晕死过去。

场面一度混乱。 

众人惊慌失措,刚才还好好的老太太怎么一下子就昏死过去。

叶枫却知道,老太太一直在生闷气呢,毕竟,他最宠爱的嫡长孙,居然送他假礼物。

况且,假人参上面的特制胶水属于剧毒,二者加在一起,不出事才怪!

“快打120!”蔡云虎慌忙叫道。

如果这个时候家主出了事,各方必定想方设法争夺家产。

老太太曾私下暗示家主之位会传给自己,他蔡云虎又是唯一的长房长孙,只要等他资历足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家主之位。

可现在的问题是老太太生死难测!

其他各房也都心知肚明,他们大部分人,都巴不得老太太早点死。

蔡云若关心奶奶的病情,想上前看看,却被站在身后的母亲王桂兰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让我来吧。”叶枫对着众人道。

“你?你他妈是个什么东西,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给我滚出去!”蔡云虎面带阴毒道。

老太太已经八十了,说不定没等到救护车,人就没了。  

丈母娘王桂兰指着叶枫讥讽道:“叶枫,你不过是我们蔡家的一个上门女婿,就你这样的废物,还会治病?赶紧滚回家去!”

王桂兰讨厌叶枫,十分的讨厌。

蔡云若是她的宝贝女儿,整个天澜城最美的女人,多少豪门公子曾经排着队追求蔡云若,最后却嫁给了叶枫这么个废物,一想到这她就来气。

“叶枫,我请你不要再添乱了。”蔡云若低声呵斥了一句。

在她眼里,叶枫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此刻的叶枫,在众人的眼里就像个胡言乱语的神经病。

老太太的死活叶枫不在意,所有人都看不起他,他也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蔡云若,既然蔡云若那么在意老太太,他不介意顺手把老太太救活。

谁让蔡云若是他老婆呢。

叶枫坚持道:“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我治不好奶奶的病?再说120到这来最少也需要半个小时,你们看奶奶能撑过半个小时吗?”

蔡云虎道:“试试?就凭你?真把自己当神医了?你有行医执照吗?”

叶枫平静道:“没有,如果出了事,我愿意承担刑事责任。”

蔡云虎冷哼一声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大家都听到了吧。”

“这小子怕不是疯了吧,人都这样了还要逞能。”

“没有行医执照也敢救人,是嫌自己命长吗?”

“都说他是天澜城最出名的废物,看来不仅是个废物,还是个脑残。”

“叶枫你不要胡来,给我滚回去!”蔡云若大声警告道。

她虽然一直看不起叶枫,可毕竟是一起生活三年的人,不希望叶枫因为这件事被送进警察局。

蔡云虎说道:“别拦着他,让他装神医,保安都给老子听好,一有意外,马上把嫌疑人给我拿下,交给警察。”

叶枫看着蔡云若的眼睛,无比坚定道:“有我在,奶奶死不了!”

蔡云若气的直跺脚:“你!你!你!就就是一个只会逞能的废物!”

她也搞不懂叶枫今天到底是抽了什么风,先是送假礼物,又冤枉大哥,现在居然还想着给奶奶治病。

她都快急疯了。

蔡云虎一把把蔡云若拉了回来,怒道:“别理他,今天要是治不好,我活剥了他!”

叶枫不再理会众人,现在治病要紧,先把人治好了再说。

他打开背包,里面只装着两样东西,一只木盒和一本古书。

古书名为练气决,木盒里放着的名为银魂针,都是老头子交给他最珍贵的医道传承!

“练气决搭配银魂针,应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治好老太太。”叶枫暗道。

不过‘练气决’他练到现在,除了微弱的真气和力量超出常人外,暂时还没有更多发现,看来以后得多努力修炼才行。

取出银针,熟练的分别点在老太太脾俞、膻中、元关三处气道穴位。

手掌微微一挥,不见其它多余动作,一股旁人无法看见的气流透过手掌顺着银针遍布全身,老太太原本逐渐停滞的血液竟重新循环开来!

老太太身体稍微抖动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原样。

众人顿时大惊!

“你干什么,针是随便能扎的吗?”

蔡云虎怒道,他话音刚落,只见原本昏迷不醒的老太太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

接着吐出一口黑血,老太太生死不明!

所有人都用吃人的眼神盯着叶枫,老太太一定是被叶枫害死了!

第3章 我是传奇医圣

“完了完了,这小子完了,看来真把老太太给弄死了。”

“哎,这废物就知道逞能,这下要吃牢饭吧!”

“那是他活该,以为看了几本书就能治病。”

蔡云虎咆哮道:“好你个小畜生,你把奶奶害死了。”

所有人都以为老太太已经死了,集体保持沉默,都盘算着接下来家产的分配情况。

“谁说我把奶奶害死了?!”

叶枫缓缓的站了起来,淡淡开口道:“奶奶上了年纪,闻了不该闻的东西,心脏突然供不上血液很正常,这不过是晕倒后积在心口的毒淤血,吐出来了,就说明人没事了。”

“我敢保证,不出十分钟,奶奶肯定醒过来!”

“十分钟,骗鬼呢。”

“现在知道怕了,刚才何必要逞能。”

“我看这是垂死挣扎。”

“死鸭子嘴硬!”

“别废话,把他给我捆起来!我今天要好好的收拾他!”蔡云虎示意保安赶紧动手。

蔡云若默默闭上了眼,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王桂兰却在一旁打着如意算盘:老太太已死,说不定还能争一份产业回来。叶枫被抓,刚好可以为女儿再挑选一个青年才俊。

在场的众人,都有各自的小心思。

就在这时,只见躺着地上的老太太,突然动了一下。

众人只觉得像大白天见了鬼一样!

蔡云虎更是吓得跌倒在地。

“刚刚发生了什么?”老太太悠悠转醒,说出了第一句话。

全场寂静。

这……

老太太居然神奇的活了过来!

所有人看叶枫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蔡云若的眼神里却多了一丝困惑。

“他……真的会治病?”蔡云若暗暗道。

她虽然有时候会瞧不起叶枫,可他毕竟是和自己一起生活三年的丈夫,三年的点点滴滴画面立刻都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结婚那天他说,既然我们是没有感情的夫妻,那从今天开始,培养感情。

是他,每天早上准时挤好牙膏做好早餐送自己去上班!

是他,每天晚上都自觉的打好地铺默默的守护在自己身旁!

难道是我以前不够了解他吗?

还是说还是他故意隐瞒了什么?

蔡云若努力想从叶枫的眼神里发现点什么,可看了半天,终究没有任何发现。

叶枫面色平淡,治好这种小病,并不能让堂堂传奇医圣有更多的表情。

只要蔡云若开心,就够了。

老太太这边。

回过神来的蔡云虎一把抢到了奶奶的身边,扶起奶奶,讨好道:“刚刚叶枫送假礼物把您气晕了过去,是我一直在身边照顾您的。”

丝毫不提叶枫治病救人的功劳,反而倒打一耙。

“云虎,你今天做的不错。”

老太太刚刚好转,但是伶俐的眼神里无形中还是露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

再次检查人参的时候,她知道人参是假的,叶枫没有说谎。

可一旦承认蔡云虎送假人参,家族将颜面扫地。

作为一家之主,她考虑的更多是大局。

所以,蔡云虎不能出事,她只能选择一个家族里最不重要的人来牺牲。

毫无疑问,赘婿叶枫是最合适的人选。

既然已经牺牲了一次,她不介意让叶枫再多牺牲一次,反正是个可有可无的废物。

老太太环视四周,沉默了数秒,慢慢道:“我年纪大了,晕倒是常有的事,躺一会自己就好了。”

一边说一边把手指向叶枫:“你以后不要在乱扎针了,我这把老骨头差点被你害死。”

“奶奶说的对,以后不准你这个废物给人看病!听见没有!”蔡云虎附和道。

蔡家亲戚顿时露出了一副恍然的表情。

“还好老太太解释,差点让这小子骗过去了。”

“是我眼瞎了,居然把他当成了神医。”

“狗屎运而已。”

叶枫本以为迎接他的是无数的赞美,可是却被老太太这样污蔑,心里十分苦涩。

“好。”叶枫压抑着自己,努力保持平静。

蔡云若这时来到叶枫身边,把他拉到角落,低声问道:“奶奶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不会医术?”

叶枫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但是还是决定告诉她真相。

“其实,我就是世人口中的传奇医圣。”叶枫说着,不算英俊的脸庞上焕发了往日的荣光。

“听闻传奇医圣,名满天下十余载,少说也有四十好几了吧,你才多大,骗鬼呢?”蔡云若满脸不信。

叶枫不假思索道:“我年少成名,二十岁就名满天下。”

蔡云若一脸鄙夷:“你什么时候学会骗人了?今天你送假礼物骗奶奶,现在又来骗我,你在这样下去,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

叶枫继续说道:“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二十四岁已经举世共尊!”

蔡云若冷哼一声:“你真的是个废物,只会吹牛的废物,你还嫌我不够丢脸吗?”

叶枫还想再解释,蔡云若已经拂袖而去。

望着蔡云若慢慢远去的身影,叶枫紧咬牙关,心里无比憋屈!

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和老婆解释清楚!

他发誓,从明天起,再也不能像这样窝囊下去了!

他要向所有人证明,他不是一个废物!

去他吗的师父!

去你吗的老头子!

劳资再也不管了,从明天开始,世界属于我叶枫的!

……

宴会就这样不欢而散,叶枫跟着王桂兰等人回到了家里。

晚饭的时候,王桂兰对大家说:“云若,明天帝豪集团的大公子高不思要登门拜访,他刚从海外归来。”

“我们家和他又不熟,他来干嘛?”蔡云若一脸不悦道。

王桂兰不假思索道:“你知不知道,高家可是我们天澜城的准一流家族!”

“高不思又是家族精英,听说自己创业,不到两年公司就在纳斯达克上市,身家过亿!”

“像这样的青年才俊,亲自登门拜访,哪有不结交的道理!”

“再说了,高不思上学的时候不是疯狂追求过你的吗,说不定人家就是冲着你来的?”

蔡云若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可是,我不喜欢他啊。”

“不喜欢?那你喜欢谁?喜欢像叶枫这样的废物吗?”

王桂兰不容置疑道:“就这么定了。”

“明天你们谁都不许出门,我要让叶枫这窝囊废看看,什么才是青年才俊!”

“你看看叶枫这废物,拿什么和人家高不思比,等明天高公子到了,你们就离婚!”

第4章 我希望你和叶枫离婚

听见王桂兰的话,叶枫憋的脸色涨红。

这三年来,蔡母对他非打即骂,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

当着全家人的面,一点也不给他留面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叶枫憋红着脸,心里更多的却是心寒。

无论他怎么做,在蔡母眼里,始终是个废物。

第二天一大早,蔡母便把所有人都叫了起来,并吩咐所有人都要去小区门口迎接高不思。

叶枫默默的跟在大家身后,一言不发。

半个小时后,观澜小区门口。

一辆黑色的奥迪A6上下来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青年男子。

蔡母面带微笑快步迎了上去,轻声道:“是小高吧,哎呀,几年不见,越发出众了!”

来人正是王桂兰口中的青年才俊高不思。

高不思整理了下衣角,恭敬道:“阿姨也越发的年轻了。”

接着看了眼王桂兰身后的的叶枫,漫不经心的道:“这不会就是大名鼎鼎的废物赘婿叶枫吧?”

王桂兰看了叶枫一眼说道:“叶枫,还不快来拜见高公子,他可是我们天澜城数一数二的精英!”

高不思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叶枫。

他来之前就做过功课,知道这是自己未来的情敌。

“你好,我是高不思。”高不思微笑着伸出手。

叶枫抬头,却看见高不思那略带嘲讽的微笑。

王桂兰一把把叶枫拉上前来,道:“像高公子这种身份,主动和你握手,那是看得起你,你还愣着干嘛?”

叶枫不敢对蔡母怎么样,可是不代表随便来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欺负他。

他同样伸出了手!

二人刚一握手,强劲的力道就从对方手中传来。

叶枫冷哼一声,这高不思是在找死!

叶枫游历天下十余年,不知多少内功高手都败在他的脚下。

现在,居然有人敢挑衅他!

他运起‘练气决’,微微用力。

“啊!”高不思惨叫一声,剧烈的疼痛让他腿脚一软,扑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顷刻间满色煞白,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哎呀,小高你没事吧,你怎么了。”蔡母慌忙上前关心道。

又看见叶枫一脸无辜的表情,怒吼一声:“你这个废物东西,你对小高做了什么?”

“要是小高有事,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叶枫神色一暗,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这个丈母娘,处处为难自己就算了,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外人羞辱自己。

“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吧。”叶枫假装要扶。

“不用不用……我自己起来。”高不思连忙摆手,强忍着剧痛站了起来。

他面色惨白,看叶枫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

刚才和叶枫的交手,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对方手中传来的居然力量。

他自幼学武,自信力量异于常人。

可是叶枫给他的感觉,深不可测。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败了,再也不能和叶枫拼武力了。

“小高,没事吧,叶枫怎么你了,你告诉阿姨,阿姨帮你出气。”蔡母一脸关心。

转眼看着叶枫的眼神带着强烈的警告。

她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姨没事,我只是不小心自己摔倒了。”他自然不会当着蔡云若的面承认自己在叶枫这里吃了个暗亏。

他丢不起这个人。

“那就好,别在这儿站着了,进屋聊,叶枫你滚在前面带路!”

蔡母面对二人,居然是两种截然不同态度。

进屋刚坐下,高不思就表明了今天的来意。

“阿姨,我希望云若能够和叶枫离婚!”

“什么!”高不思刚说完,蔡云若就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蔡云若虽然没有多喜欢叶枫,可是毕竟是三年的夫妻,叶枫平时也没做错什么,现在随便来了个人就要求自己离婚,她觉得荒唐,肯定不能同意。

“不可能,我是不会和叶枫离婚的。”蔡云若坚决道。

蔡母则面色平淡,仿佛是提前知道了一样。

蔡母劝道:“云若,你先坐下,听小高说完。”

她其实早就知道高不思的意图,几天前二人已经提前通过电话了,她本身也是想攀上帝豪集团这层关系的。

因为高不思开出的条件让王桂兰无法拒绝!

今天高不思登门拜访,不过是走个过场,让蔡云若有个心理准备。

“只要云若能和叶枫离婚,我愿意将钟老最得意的弟子高铭介绍给你们!”高不思面带得色。

接着道:“你们在蔡家不是做药品生意的吗?只要高铭一句话,今后华龙医院的所有药品,都可以由你们家供应。”

“钟老,你说的是华龙医院的院长,华夏顶级院士的钟北斗钟老?!”蔡云若惊呼道。

能和钟老攀上一丁点关系,那都是值得自豪的事!

她在家族一直是负责药品这一块的,而华龙医院是天澜城最大的医院,谁能把药品供到华龙医院,那真是躺着赚钱。

她曾多次求见过高铭,但无一例外每次都被拒绝。

“自然!”高不思得意道,蔡云若的表现果然没出他的预料。

“听说高铭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有他签字,这件事肯定能办成。”蔡母适时搭话道。

“那是,我们高家和高铭算是远方亲戚,只要我开口,他肯定帮这个忙。”

“好好好,只要你帮蔡家办成了这件事,我立马让云若和这个废物离婚。”

“阿姨你放心,我今天和高铭通过电话约好时间了,明天我亲自领着云若去签合同!”高不思眉头一挑,拍着胸膛保证道。

“你帮蔡家这么大的忙,阿姨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除了让云若跟这个废物离婚,你还有什么要求,说来阿姨听听。”

“离婚就够了,剩下的我能自己搞定。”高不思说完一脸深情的向蔡云若望去。

蔡玉若受不了他那带有侵略性的眼神,撇过头去。

“就这定了,云若,你听见没有?”蔡母道,不容置疑。

“妈,你怎么能这样,我……不想离婚!”蔡云若愤怒道。

“不想?你看看你嫁的是个什么废物,咦,这个废物哪儿去了?”

叶枫一听到他们提钟老,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来到阳台,拿出手机,在众多号码中,找到钟北斗三个字,拨出。

电话那头一个苍老的声音颤颤巍巍道:“是医圣大人吗,学生……钟北斗……学生以为再也……听不见您的声音了!”

“什么!您说您在天澜!好好好……什么事……您说,放心,包在我身上!”

如果有人听到这段通话,一定会惊掉下巴,谁能想到,堂堂华龙医院的院长,华夏高级院士的钟北斗钟老,居然在一个年轻人面前自称弟子!

叶枫挂掉电话,起身回去。

谁知刚进门,就迎来一个大大的巴掌!

啪的一声。

打在了叶枫的脸上。

王桂兰一把抓住叶枫的衣领,咆哮道:“你这个废物,跑哪里去了,不知道高公子在这里吗,你懂不懂得尊重人?”

“你看看你这副鬼样子,拿什么和高公子比,他一个电话就能搞定这么大单生意,你呢?”

“你这个废物,连小高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惊世医圣-叶枫, 蔡云若-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