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强潜龙-徐良, 沈凌薇-都市情感小说

至强潜龙-徐良, 沈凌薇-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人情与现实

中海市的一家私立医院。

一个老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身旁坐着一个眉头紧皱的年轻人。

“没有钱的话,医院是不可能给你父亲做手术的,这里不是慈善单位,你求我们也没有用!”

徐良已经记不清,刚才那位医生,过来催过多少次了……

现在的他,已经是毫无办法了。

这么多年以来,都是他们父子俩相依为命的。

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到那么大笔医疗费,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为今之计,也就只能去求求他的那帮同学了。

希望他们能看在往日相交的情分上,帮他一把。

就算帮不了自己太大的忙,但总比在这里干着急好。

徐良的性格一向倔强要强,是个从不肯轻易服输低头的人,但为了自己的父亲,他愿意背弃自己的原则,去做任何的事。

……

“我最近有点忙呀,一直在谈业务,良哥最近在哪里呢,在什么公司任职呀,或者已经当老板了?”

在医院附近的一个饭店里,徐良请了一个高中的同学吃饭,就聊到了现在这个话题。

“前些日子,我父亲生病了,挺严重的,需要马上做手术,但是现在还欠医院80万手术费。”徐良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拿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甚至连房子,都抵了出去,可是还差60万。”徐良吞吞吐吐的说着。

可谁知,对面徐良的同学,一听这事随即道:“是想借钱是吧?60万?你以为60块呀?如果借给你,还不起我咋办?” 

徐良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急了:“我可以去打工,慢慢偿还这笔债务。一定不会欠你钱的。” 

“良哥,你把我当啥了?银行吗?我很忙的,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扯淡!”说罢,便摔门而出。

徐良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口,心里悲凉无比。

算了,在想别的办法吧。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办法愚蠢至极,可行性甚至比中500万的概率还要低。

但这会儿的他,真的是别无他法了。

徐良看着自己的手机,怔了好一会。

心情复杂的找到了一个号码,刚想拨出去。

可拇指刚放在通话键上,又缩了回来。

这个号码,对想在的徐良来说,既陌生,又熟悉。

她的前女友李晓丽,当初就是嫌弃他们家穷,进而抛弃了他,找了一个颇为有钱的富二代。

而他现在选中的这个号码,就是李晓丽的。

他痛恨自己的没本事,更痛恨李晓丽,那副视财如命的恶心嘴脸。

他曾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的发誓,在也不联系这个女人了。

但这会儿的他,似乎又把这个女人,当做了自己唯一的希望。

现在联系她的后果,徐良的心里也能够预演个八九不离十了。

可他仍旧如猪油蒙了心般,希望她能看在,往日对她还算不错的情分上,能够帮他一把。

手掌微抖,心里五味杂陈。

“是小丽吗?找你有点事,你来一下吧,我在……”给自己的前女友打完电话,徐良心里忐忑的坐在了椅子上。

过了一会,饭店门打开了,进来了一对男女。

女的身材高挑,长着一张网红脸,穿金带银,打扮的很洋气。

男的穿着一身白色小西装,帅气的脸蛋,只是脸色过于苍白,头发也染的五颜六色的,显得潮流感十足。

“呦,有段时间不见了,没想到,你还是老样子呀。”李晓丽轻蔑的看他一眼,语气戏谑道。

“他就是你的前男友?你以前的眼光太差劲了吧?这样的土鳖,你居然也能看的上?”边上的白色西装男,对着李晓丽,撇了撇嘴。

“老公,还不是看他当初对我很好,还不断纠缠我,我才勉强答应了他,如果是现在,我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上他的。”李晓丽亲昵的搂着西装男的胳膊,娇嗔道。

“嗯,确实好久不见了,晓丽,你,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徐良有些着急道,他现在可没那么多时间,看这俩人在这儿腻歪。

李晓丽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满脸的厌恶:

“什么忙呀,我们现在,已经是不同世界的人了,你知道吗,我现在的男朋友周星财,可是亿鑫集团的继承人,真正的高富帅!”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提醒你,不要在缠着我了,知道吗?因为你不配!”

听了这话的徐良,就感觉自己的脑袋里猛然嗡的一下子。

自己当初真是瞎了,咋就看上了这么个玩意儿?

但这时候又能咋整,为了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能有一线生机,他只能厚着脸皮继续道:“我父亲病了,现在躺在病床上,急需手术费,你能借我60万吗?我会连本带利,打工还你的。”

“还我?你拿什么还我?你打工又能挣几个钱?我告诉你徐良,这次我能来,就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了,你别给脸不要!”李晓丽尖酸刻薄。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周星财,看着徐良越来越不顺眼。

一想到李晓丽,以前竟然跟过这样的男人,他心里就一阵的不舒服。

苍白的脸上,逐渐浮现起一丝,猥琐的笑容。

一个龌龊阴险的想法,在他的脑袋里逐渐成型。

“需要钱是吧?哥啥玩意都缺,最不缺的,就是钱!给你个赚钱的好活,你干不干,这活可比四处去打零工,好多了,来钱也容易。“周星财看着徐良,猥琐的笑着。

徐良看着他那怪诞的表情,心知他所说的,一定不会是啥好事,但已被逼上绝路的他,无可选择!

“我答应……”徐良话音未落,一个白皙的巴掌接踵而至,重重的扇在了他的脸颊上。

通红的五指印,深深的印在了上面。

周星财握着自己有些麻木的手,那种异样的快感,弄得他兴奋不已。

边上不明情况的人,也被这声音吸引了过来,好奇的向着这里看着。

“你干啥打我?”周星财的这一耳光,彻底给徐良打火了,刚想起身理论,却被一阵话给怼了回去。

“一个耳光1000块,等我打够600个,就给你60万,咋样?这钱赚的是不是很容易呀?哈哈哈……”周星财状似癫狂的笑着。


第2章 乐极生悲

听了这话的徐良,顿时软了下去。

哎……,算了,挨过去吧。

如果等到自己打工,赚够手术费,恐怕自己老爸早就……

想到此处,徐良把心一横,眼睛一闭。

“刚才来了个正手的,现在,我来个反手的,试试啥感觉。”周星财说完,又一个耳光抽了上去。

啪!

又是一声脆响,巴掌狠狠的落在了,徐良另一侧的脸颊上。

一丝血迹,从嘴角边,缓缓的流了出来。

“咱俩一人10下,我打完了10下,你再来。”周星财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李晓丽,咧嘴一笑。

要不是认识了这个窝囊废,我恐怕早就勾搭上,周星财这个高富帅了,抽你几巴掌,也是应该的,李晓丽心里暗恨,笑着道:“嗯,好呀,亲爱的,我也来试试手感。”

呼!

一阵风猛然吹了过来,那凌厉的势头,吹的徐良的脸颊,都有些生疼。

徐良不禁猛的用力一闭眼睛,心道,这次的力量咋这么大!

“砰!”

随着一声,如击败革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绝于耳,隐约伴随着阵阵痛呼。

闭着眼睛的徐良,这会儿已经蒙了,心道这到底是咋回事?

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原本刚才还站在他身边的周星财,此时已经躺在了,距离自己七八米远的地方,捂着肚子,痛呼不已。

而在他的身边,全是破碎的桌椅。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一个悦耳的女声,从耳边传来:“请问这位先生,可是徐良?” 

“啊?我,我就是,请问……”徐良一边断断续续的回应着,一边缓缓的把头转了过来。

当他看清这人长相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凝固了。

不为别的,只为他眼前这个女人的外貌气质,已经包含了他对白领女性,所有的爱慕幻想。

柔顺的飘逸长发,被一个精致的蝴蝶结,束在了背后,圆润迷人的瓜子脸,精致可爱的五官,眼眸如若秋水,樱唇粉嫩可人,一身得体的修身黑色西装,把她的身材体现的玲珑有致。

“您的父亲,可是徐又廷?”西装美女继续道。

“是,请问,你,你是……”徐良这会儿,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快。

“我叫李婷玉,你未来的行政助理,将全天候为您服务。”李婷玉展颜一笑。

“您的奶奶,也就是宏宇集团的董事长王亚琳,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寻找您和您的父亲。” 李婷玉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她如今年事已高,急需您回去继承她的企业,在此期间,您如有问题,我都可以帮您解决!当然,也包括他们两个!”李婷玉说完,随手指了指远处的周星财,和站在那里,一脸蒙蔽的李晓丽。

“我想让他一无所有,沿街乞讨。” 徐良咬着牙,恨恨道。

“这个问题十分简单,在未来的几天,我会让公司的相关部门,逐渐去收购他们公司,其余股东手里的股份,并且也会联和,他们与之相关的竞争公司,进行打压,相信用不了2个月,您的目的就会达到了。”李婷玉语气平淡道。

刚才徐良这么说,也是心里有气,为了发泄而已。

可当他听到李婷玉这么说,心里就不由得开始嘀咕上了,看向她的眼神里,也充满了疑问。

这么容易?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能决定一个大公司的生死?

他虽然不太懂这些商业的东西,但亿鑫集团这个企业,他是知道的。

那在当地的影响力可是很大的。

李婷玉一看他的眼神,立即就明白他的心中所想了。

于是微笑道:“区区亿鑫而已!其实在我的职权内,就可以轻松办到了,但是时间可能会长一些,不过现在有了您的指示,那我做起事来,可就方便多了。”

“你这个贱人!你以为你是谁呀!”这时的周星财,在地上躺了一会,也渐渐缓过来了,龇牙咧嘴的从远处,疯狂的跑过来,就想打李婷玉一耳光。

“小心”徐良惊呼道。

可随后的结果证明,徐良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砰!”

周星财再一次被李婷玉一个侧踢,给踢飞了出去。

又是重重的摔在了刚才的那个地方,可这次的周星财,再也爬不起来了。

“谢谢你。”李婷玉对着徐良微笑道。

那甜美的笑容,看的徐良一阵恍惚。

“谢我干嘛?”这莫名其妙的一声感谢,弄的徐良一阵皱眉。

“习武那么久,出手的机会却着实不多,感谢你给了我一次演练实战的机会呗,咯咯咯。”李婷玉语笑嫣然。

去往宏宇集团的路上

“我父亲他……”

“您父亲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已经将他转移到特护病房,至于手术的事,也已经安排好了。” 李婷玉向着徐良微笑答道。

“嗯……”徐良深舒了一口气。

父亲的事,已经压在他身上好久了。

突如其来的如释重负,让他倍感安心。

不一会儿的功夫,车里就传来了他均匀的呼吸声。

“吱”

汽车刹车带来的轻微震动,惊醒了熟睡中的徐良。

随着李婷玉走入电梯的徐良,心里忐忑着。

关于奶奶的事,徐良从父亲那里,也是很少听说过。

只是知道当年的他们,关系不太融洽。

至于为什么,徐良的父亲却从未提起过。

徐良和李婷玉,并行走在公司的大厅里,路上遇见了很多,身穿OL制服的白领丽人,纷纷向着李婷玉问好,态度十分恭敬。

而看向徐良的眼神,却十分诧异。

弄的徐良十分好奇。

在饭店的时候,听她的自己介绍,只是一个助理而已呀,怎么这帮人对她的态度,就好像见到了公司某个大领导似的。

难道自己,以后就要在这里工作了吗?看着环境优美,充满着现代化气息的办公大楼,徐良有些兴奋的想着。

应该是吧,我奶奶是这里的董事长?那我最次也是个总经理之类的吧?

以后要接掌这么大个公司,里面还有这么多的美女……

我这是要迎来我人生的巅峰了吗?嘿嘿嘿。


第3章 冷酷的老家伙

幸福来的太突然,让自己不知所措呢,掐自己一下,试试是不是真的吧?

掐自己太疼了,还是掐前面这个叫李婷玉的OL美人吧。

额,嘿嘿,这事也就想想吧,我怕被她一脚给踹飞出去……

额,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软软的,还略带香气?

“进去吧,董事长在等您。”李婷玉对徐良淡淡道。

同时也用她那双大眼睛,表情略凶狠的瞪了徐良一眼。

可是这所谓的凶狠,徐良却是半分都没有感觉到。

倒是被她那完美的气质,和漂亮的脸蛋,迷的一阵目眩神驰。

呆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的,挠头傻笑。

李婷玉看着他那憨厚的样子,弄得自己也没办法。

她见惯了富家子弟的油嘴滑舌,套路频出。

此时再一看他,突然就觉的有一种莫名的可爱。

看他还在冲着自己傻笑,也不进去。

李婷玉只能纤手一推,送他进办公室。

不知道是自己的手劲用的大了,还是怎样,他竟然直接就撞了进去。

办公室的门也随即关上。

徐良踉跄了几步,总算是站稳了。

嘴里还有些郁闷的嘟囔着,不就是多看了几眼,撞了一下,至于这样吗,真是的……

当他转过头的时候,就见到一位,带着银丝边框眼镜,身着深紫色职业套装的银发老者,端坐在面前的紫檀木办公桌前,面色严肃,不见一丝表情。

身前的桌子上,还放着一堆红色的百元大钞,一捆一捆的,足有上百个。

在银发老者身后,则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从这里望去,外面的行人如蝼蚁般,渺小模糊。

徐良看着眼前这个银发老者,心里不由得开始嘀咕上了。

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钱都像这样随意乱放的吗?

难道,眼前这人,就是我的奶奶?

咋见了亲人了,招呼都不打一个吗?笑一下也行呀?

咋感觉在像看一个陌生人似的?

此时的徐良,有点懵。

“你打算一直在那里傻站着是吗?”

二人沉默了半晌,徐良面前的老者率先打破了沉默。

“那我就坐这里了。”徐良指了指面前的沙发,坐了下去。

面前这位不苟言笑的银发老者,让他感觉十分的不适应。

此时的双手,搅在一起都快搓成麻花了,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心里有些忐忑。

“这次找你来的目的,相信婷玉已经和你说过了吧,怎么样,有能力干好吗?”银发老者淡淡道。

“我说奶奶呀,这个……”徐良支支吾吾道。

“我现在是和你谈工作呢,而且在公司里,请叫我董事长!”银发老者瞪了一眼徐良,语气不善道。

“我想,应该没问题吧。可是……”徐良还待继续说。

可那个银发老者,根本就没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

“既然你这么没有自信,甚至连直视我说话的勇气都没有,那就拿着桌上的100万走人吧。”

“这些钱虽然无法让你大富大贵,但是几十年的衣食无忧,还是勉强够的。”

“还有,出去了就不要在说,你是我孙子之类的话了,我们徐家,从不出没有胆气的孬种,更没有毫无志气的窝囊废!”

银发老者说罢,就把身前的百万纸币向着徐良一推。

然后转身面向落地窗,不再说话了。

看着推向自己的百万大钞,徐良的心里,心酸极了。

家这个词,在徐良心里永远都是温馨的,充满爱意的。

可是面前的这个老太太,确把自己给深深的打击了。

在他面前万金不换的亲情,可从这人的口中说出来,却显得那么冰冷刺骨。

难道有几个臭钱,真的就可以把那么宝贵的亲情,从她的心里给彻底抹杀吗?

徐良怒吼着:“我从没见过,如此尖酸刻薄的老东西!好!你不稀罕我是吧,我还讨厌你呢!”

把堆积在自己心里的怨气,彻底的发泄了出来,顿时觉得自己舒服多了。

银发老者听到这话,猛然转头,眼神凌厉的盯着徐良,大声呵斥道:“我有说错吗?胆小鬼!懦弱,没胆的男人,何堪大用!”

凌厉的话语,刺激的徐良心底的怒气,直冲大脑:“和不懂什么是亲情,脑袋里只有钱的这种人,我也懒得在废话了!”

“你的这些钱,我实在无福消受,再见!”徐良说完,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

这时候,李婷玉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刚才是怎么了,怎么气冲冲的就走了?”李婷玉满脸疑惑。

她刚才在门外,还纳闷呢,这祖孙俩,咋就吵起来了呢?

可他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呀,相互还没多少了解呢,就吵架,他俩是怎么办到的?

可是当她看到,一向让她敬重有加的董事长,此时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她就更加疑惑了。

这架吵有点意思呀,一个气的要命,气呼呼的摔门而出。

一个却在这里,不紧不慢,笑吟吟的喝着茶,这到底是啥情况?

“很明显呀,我们俩刚才吵架了呗。”银发老者微笑道。

“可是,为什么……”李婷玉又待询问,银发老者却打断了她的问话,率先说了起来。

“你任务完成的不错,这孩子我挺满意的,只是现在,尚欠雕琢。” 银发老者笑着道。

“那要我现在去拦住他吗?现在不去,恐怕到时候就找不到他了。”李婷玉焦急道。

“不必,现在他回来还不是时候,等时候到了,他自然就会回来的。”银发老者端起了茶杯,慢慢的品着。

“我刚才和他吵架,是在故意激怒他的,就是想看看,他在受到强势一方,打压时候的态度和表现,若是那种墙头草,又或者是那种,看见强者就卑躬屈膝的,才是我真正不想看到的。”银发老者说起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惊扰到了屋里的两人。

“请进。”

“董事长,外面有一位中年男人,自称是您的故人,还让我带着这块玉佩,过来找您。”此时从门外,进来一个一身西装套裙打扮的女人,手里拿着一块玉佩,递给了银发老者。

银发老者拿着玉佩,端详了好久。

几个模糊的影像,在她的大脑里一闪而过。


第4章 被人安排了

“请他进来吧。”银发老者淡淡道。

……

“时隔那么多年,想不到你还记得我!”中年男人进了办公室以后,神情显得很激动。

这人西装革履,打扮的有些古板,三七分头梳的整整齐齐,相貌很是普通,属于那种丢到人堆里,就认不出来的那种。

“虽然对你的人没啥印象了,但这块玉佩,我还是记得的,说吧,这次你来找我,需要我帮你什么?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我都不会推辞的。”银发老者把玩着那块玉佩。

“我当年只是帮了你一个小忙而已,没想到你却如此的信守承诺,要不说你现在能有这么大的企业呢,如此有诚信,理所应当的吗。”中年男人一听她答应了,立即兴奋了起来。

“好了,无关的事,先不要说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银发老者不想在那些不相关的问题上,浪费太多时间。

“我家经营的企业,宏图药业,最近一段时间接连遭受重创,已经快周转不开了,现急需一笔资金做周转……”中年男人一脸为难。

“宏图药业?那你又是谁?”这家企业,她是知道的。

“我是宏图药业的董事长沈宏。”中年男人赶忙道。

“那这么说,沈凌薇是你的女儿喽?”银发老者对这个女人很有兴趣,因为从很久以前她就听说了,宏图药业的董事长,也就是眼前这个人,是个毫无本事的蠢蛋,但是他的女儿沈凌薇,却是一个相当有商业头脑,艳绝四方的女强人。

曾几何时,她都不止一次的想把沈凌薇,招募到自己的麾下,但总是因为各种的原因,与之失之交臂,让她惋惜不已。

“你需要多少资金?”银发老者对这次的谈话,越来越有兴趣了。

“我,只需要500万就行,到时候会给您百分之十的利息,就是还您600万也可以!”沈宏怕她不会答应自己,于是赶忙道。

“我给你1000万!但这钱也不是白给你的,是有条件的。”银发老者笑着道。

“1.你要尽快让我的孙子,入赘到你们沈家。2.你也不能和我的孙子说,这事是我授意的。3.结婚礼仪一切从简,更不能对外宣称说,你的女婿是我孙子,就连你的家里人,也不能说!4.我孙子的身份,你必须隐瞒所有人,你同意吗?”银发老者,深思熟虑的说完了自己的条件。

沈宏真的无法理解,这么奇葩的条件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为了能有资金注入到他们公司,而且还是双倍的,沈宏真的没理由拒绝。

更何况,还能和中海市的商业霸主联姻,他不同意才是傻子呢。

于是,沈宏向着银发老者,问了关于徐良的一些情况后,就千恩万谢的跟着那名制服美女,出去办借款手续了。

“公司内部暗流涌动,而我的身体状况,却是每况愈下,就算是由你辅佐的徐良,仍然是孤掌难鸣的。”银发老者看着门口,语气悠悠道。

“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让徐良的身份尽量保密,同时如果他能和商业才女沈凌薇结合,等到未来,也能成为徐良的强大助力!”银发老者继续道。

“到时候,有你和沈凌薇的鼎力相助,我那个好孙子,也算是有了放手一搏的资本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尽其所能的积攒人脉,培植自己的人,为了以后打基础。”银发老者看着李婷玉,眼神满含希冀。

……

刚刚有了一丝曙光,这又跌入了黑谷,转瞬之间的落差让徐良有点不知所措。

去了一趟医院,看见了父亲确实已被转入了特护病房,而且手术做的十分成功,这也让自己悬着的心,彻底放下了。

于是他便上了街,想找个酒馆散散心。

……

这是本市,比较出名的一条夜市,徐良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街头的一家烤串店,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强身健体,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祖传神药,强身秘籍。”夜市的街边,小贩在大声的叫卖着。

“这年头干这个的,还能蒙到钱了吗?人都精明的很,哪还有那么多傻子信这个呀?”徐良心里默默想道。

嗤之以鼻的一笑,然后他就准备走入那个,经常光顾的小店买醉。

“小伙砸,别看你体魄健壮,行走如风,但某家随意在你脸上一扫,就知你最近气运不顺,不日将必有灾祸临身呀!”

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徐良弄得浑身一机灵。

“你这是在咒我吗?”徐良皱眉向身后看去,只见那个卖假药的并没有理睬他,还是在自顾自的卖着东西。

“难道是我听错了?”徐良疑惑道。

还是去喝酒吧。

徐良继续往前走。眼看马上就要到门口了,从身后又传来了一句:

“就这情况,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厄运临头了,破又破不得,解又解不了,束手待毙吧!”

身后的这句话,可彻底把徐良的心态给整崩了。

最近的事本来就多,还有这么咒自己的,徐良也不管到底是不是在说自己了,卷起袖子,奔着那个卖假药的就去了。

“你是什么情况,就不能整点好词吗?这又是灾厄呀,又是祸事的,你想干嘛?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个明白,看见你的那个什么狗鞭了吗?”徐良指着摊位上,那个条状的东西。

“额,那个是虎鞭,壮阳提气很有……”卖药小贩赶忙辩解。

“我特么管你是啥鞭,我就直接塞你嘴里,好好补一补你的那张臭嘴!”徐良今天的气,到是挺不顺的,这一股脑的,都冲着这个卖药的郎中去了。

等到了他跟前,徐良才好好打量起这个郎中来。

细长的八字胡,深灰色的瓜皮帽,紫色边框近视镜,脖子上带着比小手指略细的纯金项链,绛蓝色的大褂,脚下一双千层底。

看不出这老家伙,还挺嘻哈风呢,估计骗了不少钱吧!徐良看着他脖子上的金链子想到。


至强潜龙-徐良, 沈凌薇-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9199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