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猛龙-林建飞, 柳菲儿-都市情感小说

至尊猛龙-林建飞, 柳菲儿-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窝囊废婿

江州,三山街。

一外卖小哥,大热天骑着小毛驴送着外卖,刚被一客户投诉,损失了两百大洋,心疼的滴血。

40度高温,他汗流浃背,神情疲惫,但为了宝贝女儿的医疗费,他仍然咬牙坚持!

“林建飞,你快点到医院来,女儿发病了……”

电话里,妻子柳菲儿嗓子都哑了,哭啼啼的,有些绝望。

“我马上到!”

一听这话,本就疲惫的他,心情到了崩溃的边缘,赶紧骑着电动车来到市立儿童医院。

“女儿咋样了?”一路冲到急诊室门口,林建飞强忍着,激动询问。

柳菲儿眼眶通红,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眼泪呱呱直坠。

“你说你有什么用?天天送个破外卖能赚什么钱?你何曾有一点心思放在女儿的身上,这次女儿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被妻子数落一通,林建飞心更凉了。

他脑袋一片发黑,有点不知所措。

三年前,她入赘到柳家,做了一名上门女婿,“嫁”给了一个如花似玉,在江州数一数二的大美人柳菲儿。

柳菲儿很美,身材高挑,曲线迷人,曾经是不少江州名门之子追求的对象,但怎知意外喜欢上了林建飞,随后闪婚,也就有了女儿糖糖。

可婚后的生活并不容易,林建飞工作不顺,开过大半年餐馆也失败告终,生活早已狼狈不堪,女儿更是得了先天性白血病。

前期治疗几乎花光了这对夫妻两所有的继续,要想彻底治疗,还需要进行骨髓移植,至少需要一百万的手术费用。

柳菲儿目前在一家略有规模的民生地产做市场经理,现在地产行业不景气,业绩压力比较大,收入并不是很高。

倒是岳父岳母有钱,他们从年轻时就在江浙一带打拼,做皮草生意发家,赚了不少钱。

林建飞,一个外卖员,其实在他们家地位极为低下,基本上是任劳任怨的命,经常被岳父岳母羞辱,嘲讽。

也因为瞧不起林建飞,在女儿病情上,岳父岳母一直不愿意出钱给女儿治疗。他们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必须让林建飞与自己的女儿离婚,而且离婚后糖糖的抚养权归女方所有,只要满足这个条件,他们就会出钱治疗女儿的病。

离婚?林建飞心底很爱很爱柳菲儿,但为了女儿的病,他能割舍儿女情长。

与妻子早就签署了离婚协议书,只差去民政局去领取绿本子。

但女儿的抚养权,林建飞一直不愿意放弃。

因为女儿,是他心底的逆鳞。

这事拖了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因为他的不愿放弃,女儿的病也一直在拖着。

急症室的门打开,女儿糖糖脸色苍白,躺在急诊床上,被推了出来。

妻子柳菲儿立马起身,含着泪,哭啼啼的跑过去。

“糖糖,妈妈在,不要怕……妈妈会一直陪着你。”

林建飞也跑了过去,不过他顿了顿脚步,站在旁边,远远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

女儿眨巴着空灵的大眼睛,伸出小手,眼神突然看向林建飞,喃喃道:“爸爸……”

林建飞听到女儿喊自己,心都软了,他是一个不怎么流泪的男人,但在那一刻,他没忍住,眼泪从眼角滚落下来。

“爸爸在呢。”林建飞小跑过去,在女儿的右边守着。

糖糖的小手突然拿起,摸了林建飞的脸。“妈,你不要老是凶爸爸哦,爸爸真的不容易……”

有这样一个贴心的女儿,林建飞心底很暖。

“好,妈妈听糖糖的,不凶爸爸,好不?”柳菲儿突然笑了笑,摸了摸女儿的脸。

糖糖点了点头,开心的露出了小虎牙。

病房。

“家属,请交一下住院费。”

一白衣护士,推开病房的门,冷冰冰的说道。

林建飞瞧了一眼柳菲儿,她只是守在女儿身边,冰冷的看了一眼自己。

他只好起身跑到了医院缴费处。

“要交多少钱?”林建飞迟疑了许久,问道。

“住院费加上刚才急诊费,你先交五万,多退少补。”:护士说道。

五万?

林建飞听到这个数字,脑子一懵。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依次刷了一遍,都余额不足。

他拧巴着脸,卑微道:“护士,请问医院能不能给我宽限几天?”

一听这话,护士脸色就黑了,嘲讽道:“没钱啊,那不行,医院有规定,没有钱,那就办理出院手续,我们医院又不是福.利院……”

说完,一点情面不给,连看都不看林建飞一眼,打从心底看不起这个穷逼。

被护士怼了一句,林建飞心底很愤怒,捏着拳头,嘎吱作响。

没钱难道就这么被人瞧不起吗 ?

刚转身,突然妻子柳菲儿出现在身后,露着冷冰冰的面容。

“菲儿,你不要担心,我现在就去筹钱,你等我。”林建飞安慰道。

柳菲儿一直压抑、控制着眼泪,这三年来,她未尝没给过林建飞机会,但最后的结果依旧是这般,突然有点心灰意冷。

“林建飞,算我求你了,行吗?只要你放弃女儿的抚养权,我现在就给我爸妈打电话,让他们送钱过来,行吗?”

“我……”

林建飞看着自己妻子哭的样子,心底一肚子委屈,刚想说,就卡住了。

“我知道你爱女儿,但现在女儿病都这么程度了,你还不愿意放弃心底那一丁点的自尊吗?”柳菲儿抹了抹眼眶的泪水。

“菲儿,晚上之前我一定会把医疗费带来。”

林建飞还是不愿放弃,说完,转身打算离开医院去筹钱。

却不巧,在电梯口看见了情敌张成。

张成,妻子柳菲儿工作的单位“民生地产”少公子,算个小富二代,家境殷实,跟妻子是高中同学,一直是妻子的狂热追求者,自从签署离婚协议后,张成更是多番主动。

“哎呦,这不是外卖小哥林建飞吗?”张成一脸讥讽之意。


第2章 少爷!

“张成,你来干什么?”看见张成后,林建飞的脸色当场就塌下来。

“是我打电话让他来的。”柳菲儿说完,绕过林建飞,站在了张成的面前,“张哥,这次又要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你放心,糖糖好歹也喊我叔叔呢, 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说完,傲气的走到缴费处,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建行金卡,傲气一递:“刷卡。”

护士看见张成后,态度急转,一脸媚笑,殷勤的接过金卡,刷了poss机!

这边,林建飞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他阴寒着脸问柳菲儿:‘你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让他过来?’

柳菲儿咬着唇角,露出复杂的情绪。“林建飞,我问你,你有钱吗?难道你要我真的眼睁睁看着女儿被赶出医院吗?”

质问完,还没等林建飞说完,转身就朝着张成走去,头都没回。

钱!

又是钱!

钱,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看着妻子柳菲儿与张成在一起的画面,他心底隐隐作疼。

林建飞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男人,对于张成的人情,他一分都不想拖欠!

他知道张成动机本就不纯,完全是冲着自己老婆来的,岳父岳母早对张成中意,这一年来,多次在柳菲儿面前暗示,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

林建飞从医院走出来,去了自己上班的速通公司,敲响了经理孟乾坤的办公室门。

“进来。”孟乾坤正躺在皮质沙发上,喝着龙井。

当看见林建飞时,眉头微微一蹙,有点不悦。

“没事不在外面跑快递,跑我办公室里做什么?”

“孟经理,我来找您,是想您帮我个忙。”林建飞犹豫半天,还是开口了。

“什么忙啊?”

“我女儿现在生病住院,您能借十万块钱给我吗?我保证以后肯定为公司卖命。”林建飞压低姿态,恳求道。

孟乾坤本就对林建飞不待见,一听借钱, 脸更黑了。

“林建飞,你的情况我都了解,你岳父岳母那么有钱,你还找我借?就算我借给你,你有那个资本还吗?”

“孟经理,你放心,我林建飞说到做到。”

“你一个窝囊废的上门女婿,废物一个,我能信你?”

孟乾坤冷眼以对。

““我……我……”

“你什么你,没事儿的话赶紧给我走,不要碍眼。”

“那孟经理能跟财务打个招呼,能把上个月的工资提前预支给我吗?”

“你是听不懂我话?再跟我逼叨一句,我现在就开除你。”孟乾坤盛气凌人的吼道。

林建飞目前就靠送外卖谋生,为了女儿,他不能丢掉这份工作。咬了咬牙,闷着头还是从孟·乾坤办公室离开。

骑着外卖车,游荡在街头,心情极为烦躁,钱,钱,这个快压迫他最后一丝精神防线的字眼。

他似乎看清了现实,没钱,真的如同一条落井之犬!

无人问津。

连续抽了几根香烟,为了宝贝女儿糖糖,为了挽回心爱的妻子,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拿出口袋里的老人机,拨通了自己五年未曾拨打过的电话。

没两声,电话就通了。

“喂,是老李吗?”林建飞稳了稳情绪。

“少爷?少爷?是您吗?”电话里的老管家李龙波,语气有点沧桑,激动的喉咙都有点沙哑。

“是我。”

“五年了啊,已经五年了啊,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这五年你知道老爷有多担心你吗?不要再跟老爷闹脾气了,赶紧早点回来接管林氏集团,完成老爷最大的心愿吧,所有人都盼着您能回来呢。”

管家李龙波还沉浸在激动之中,五年前林建飞因为不想继林氏集团,从燕京林家离家出走,来到南边小城江州。

“老李,我缺钱了,能不能先给我转20万?”林建飞想了片刻,开口说道。

“别说20万了,就算是20亿,只要少爷您开口,我都能转给你。”

“行,那待会儿我发你个银行卡号,你打到我卡上吧。”

“这……少爷,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只不过老爷特别交代,在您动用林氏集团的钱财与关系之前,必须签署继承人的合约,合约我早就备好了,就等着少爷您,只要合约一签,我马上就给您安排。”

“行,那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江州聚春园饭店,也是少爷您家的产业,五年前老爷就下派我到江州负责,目的就是等这一通电话啊,少爷,你可累死我这个老头咯,这一等,我就等了五年啊……”

林建飞沉思片刻,“行,那我过去找你一趟吧。”

”好,少爷,您现在位置在哪里,我现在就派专车过去接你。“李管家激动道。

“不用了,情况比较急,我自己去聚春园找你。”

说完,林建飞挂了电话,坐在外卖小毛驴上,望着繁华的街道,来回穿梭的车辆。

好吧,摊牌了!

我林建飞其实是华夏首富林光耀唯一的儿子,世界五百强排名第三的林氏集团唯一继承人,资产过万亿,全世界约一半的资产全都是他家的。

五年来,他就是不想继承林氏集团,与父亲闹矛盾,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从首都燕京来到江州,体验了一番普通人的生活。

但现在,他在现实,在钱的面前妥协了。

很快,林建飞就骑着外卖电动车,身上还穿着破旧的速通外卖服,来到聚春园饭店门口。

聚春园饭店,江州数一数二的高档餐厅,专门招待上层人士,出入的都是社会精英阶层,

消费特别高昂,一桌饭菜几万打底,一般老百姓根本消费不起。

饭店门口,停放着劳斯莱斯,宾利,迈巴赫等高级豪车,气派十足。

林建飞骑着白色小毛驴停在酒店门口,显得异常另类。

刚从外卖“小毛驴”上下来,就被一道娇魅的嗓音给喊住。

“那个谁谁谁,送外卖的,你给我站着,这里是你进的地方吗?赶紧给我出去!”一个穿着黑色OL制服的靓丽女子,神色凌厉,指着林建飞,破口骂道。


第3章 聚春园饭店

林建飞停下脚步,顺着怒斥声看去,叫嚣的是前台迎宾。

这迎宾小姐长得倒是很标致,170的高挑身材,浓妆艳抹,盘着头发,前凸后翘,胸足足有G罩杯,性感十足,一双修长的大美腿更是白的亮眼,男人看了都有反应的那种。

林建飞眼神都看呆了。

“臭煞笔,看什么看?一个臭送外卖的,真恶心,赶紧滚,不要弄脏了我们酒店价格昂贵的地毯!”

徐静雪捂着鼻子,厌恶的瞪着眼珠子,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这样的臭屌丝,她也不是第一次见过。

林建飞毫无征兆被臭骂一通,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停留在原地。

见他毫无动静,徐静雪火气更大了, 急匆匆的从前台走过来,指着林建飞鼻子,破口大骂:“你是聋子吗?我说话你没听见吗?聚春园饭店是你这种破送外卖的能进来的吗?”

林建飞想了想,说:“这位小姐,请你说话注意一点,我是送外卖的没错,但今天来聚春园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我们聚春园接待的都是上层精英人士,你这种身份来这边找人?真是可笑。”徐静雪鄙夷的扫了一眼。“瞧你这样穷酸样,说不好是来我们聚春园偷吃残渣生菜的吧?”

“小姐,请您说话注意一点,让李龙波下来见我。”

“你有病吧?快点滚,不要逼我喊保安!”

林建飞心底很郁闷,也没再理会,直接硬闯进去。

“你是聋子吗?聚春园不是你这种身份的人进入的!”徐静雪一把拽着林建飞的胳膊,怒目以对。

“我劝你松开,不然有你后悔的。”林建飞被弄得有点烦躁了、

“哎呦,让我后悔?你算什么东西?一个破送外卖的,还装.逼呢。”徐静雪白了一眼后,大声叫着“保安,保安,快点过来把这个臭送外卖的轰出去!”

这时,大堂经理刘飞听闻动静,赶紧走了过来,神情严肃。“怎么回事?”

“刘经理,这个送外卖的非要进我们聚春园。”徐静雪厌恶的瞥了一眼林建飞,“我现在就叫保安把他赶走。”

刘飞皱了皱眉头,扫了林建飞两眼,“你好,我们这边送外卖的是不给进的,请配合。”

作为江州鼎鼎大名的聚春园饭店大堂经理,态度倒是客气,但眼色也很不屑。

“我们经理让你出去,你没听见吗?还不快点?”徐静雪急了,手指指着林建飞的鼻梁。

被女人指着鼻子这么臭骂,滋味实在不好受。

林建飞算是一个比较能忍的人了,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他忍不了了。

聚春园饭店,可是自己家族的产业。

“刘经理,对吧?我今天来不是过来送外卖的,我是来找李龙波的!”

李龙波???

李龙波?

大堂经理刘飞脑门一怔,惊愕不已,随后讥讽笑道:“你知道李龙波是谁吗?他可是我们聚春园饭店的董事长!”

“对,我找的就是他。”林建飞淡淡答道。

刘飞噗嗤一笑,上下再次打量了一番林建飞。“我说小子,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我们董事长是你这种人想见就能见的?你提前有过预约吗?”

林建飞迟疑了阵,拿着手机正打算给李龙波打电话呢。

“经理,不要跟这种垃圾外卖员废话了,赶紧让保安赶出去吧,省的被进来的贵宾看见,影响我们酒店的形象。”徐静雪讥讽嘲弄道。

刘飞听后,见林建飞还没离开的打算,“行,静雪,你去把保安喊过来,将他直接轰出去。”

“好呢,经理。”

徐静雪娇滴滴的应道,完事就跑到前台打算打电话给酒店保安处。

林建飞算是看透了这群人的势利与现实。

他拿起手机,拨打了李龙波的电话。

“老李,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现在我就在聚春园大厅!”

“得咧,少爷,我马上就下来!”

接到少爷电话后的李龙波,赶紧带着小秘书,从办公室跑了出来。一路小跑到饭店大厅,远远就看见在门口等待的少爷!

只是少爷被几个保安包围着。

“赶紧给我滚出去!”保安队长带头,指着林建飞的鼻子,叫嚣。

那可是堂堂燕京林家的少公子,万亿财产的唯一继承人啊!

瞬间,李龙波就吓傻了,赶紧吼道:“都在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住手!!!”

这边保安还没反应,见林建飞还不走,都打算直接架起来轰出去了。

“住手!都聋了吗?”李龙波急的跺了跺脚。

这下保安队长率先反应,回眸一看,竟是董事长李龙波,心底寻思着董事长怎么下来了?

他立马停下,会意了其他两个保安。

“董事长好!”

三保安赶紧站成一排,齐刷刷,身材站的笔直,异口同声喊道。

李龙波无视了三人,直接冲着林建飞跑了过去,嘴里还喊着:“少爷,少爷,我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前台美女刘静雪见董事长下来后,极为殷勤的上前。

“董事长好!”刘静雪生怕这幅场面被董事长看见,赶紧催促保安:“你们还不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这个破送外卖的轰出去?”

“破送外卖的?”李龙波听了这话,一脸阴沉,冷眼看着前台刘静雪。

“你说什么?这位是燕京林家少爷,未来林家集团的董事长,资产过万亿,谁让你们如此无礼???”

林家少……少爷?

怎么可能?就他穿着这一身外卖服,骑着小毛驴,明明臭屌丝一名,怎么可能是燕京林家的少爷?

前台刘静雪整个人都懵逼了,“董事长,你是不是搞错了啊,这只是个破送外卖的,怎么可能是林家少爷?”

“我说的话你还不信?你这是什么态度跟语气,这样跟少爷讲话,你是不想干了,是把?”李龙波呵斥道。

“没有,没有,董事长,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刘静雪意识到了自己的言行,瞥了一眼林建飞,脸色涨红,讥讽的头颅慢慢低垂了下去。


第4章 女秘书

这边,大堂经理刘飞站在不远处,还没意识到现场情况,更没看见董事长李龙波也在饭店大堂。

见林建飞还没被轰走,急了,冲着保安一顿叫嚣。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把这个送外卖的轰出去?”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一时不知所措。

“我的话难道你们都当聋子吗?”

刘飞见几保安无动于衷,急了,手指指着,一阵怒吼。

前台刘静雪涨红着脸,平日在聚春园,刘飞对她好生照料,赶紧悄悄走过去,提醒:“你别再说了!董事长在……”

刘飞身子一怔,赶紧顺着刘静雪的眼色看去,只见董事长李龙波面色冰冷站在原地。

他赶紧小跑过去,开始跪舔:“董事长,您也在啊……就一破送外卖的,刚才还吹牛逼说找您呢。”

“给我住嘴!”李龙波心底火气正大,呵斥:”什么送外卖的,你快点给我闭嘴,他是燕京林家的少爷,我这个董事长都是林家安排下来上任的!”

刘飞听得当场就傻眼,腿脚发软,差点就瘫倒在地。

“你,还有你,都被开除了,马上滚蛋。”李龙波指着刘飞与一旁的刘静雪,说完,走到林建飞跟前,深深的一百八十度的鞠躬。

“少爷好!”

少爷?

少爷?

这个臭送外卖的真的是少爷?

眼看自己马上要被开除了,刘飞当即就扑了上去,哀求:“少爷,我错了,刚才是我有眼无珠,没认出您,求您饶了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前台刘静雪也扑过来,求饶:“少爷,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林建飞皱了皱眉头,呵呵,这就是狗眼看人低的下场,不值得一点同情。

李龙波似乎领悟了少爷的意思,赶紧对着保安招了招手。

“赶紧给我把这两个人轰出去,聚春园绝对不要这等品行的人!”

保安队长一听,赶紧过来,架起了两人的胳膊。

“少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刘飞与刘静雪还不忘给自己求情,聚春园工资待遇在江州那都是高收入群体,多少人拼破脑袋想进来上班,他们可不想丢了这份工作。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林建飞淡淡回了一句,挥了挥手,两人就被保安轰出了饭店。

聚春园董事长办公室。

林建飞在紫檀木座椅上躺下,李龙波毕恭毕敬站在跟前,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点头哈腰的姿态,等待着指示。

跟随进来的美女秘书,肤白貌美,胸大屁股翘,一身黑色OL套裙,扭摆着性感的小蛮腰,赶紧泡了一杯上等的碧螺春,递送到跟前。

林建飞品了一口茶水,环顾办公环境,高标准的老总装修,一套看着就很名贵的高档紫檀沙发,墙壁上挂着不少名家字画,关键是还配了这么一个身材劲爆,长相撩人的美女秘书。

“老李,你在江州这小日子过得真是很舒服嘛。”

“瞧少爷说的,就别开我玩笑啦,只要你签了协议,这些都是少爷您的。”李龙波说完。

话音刚毕,美女秘书立马将一份文件递送到林建飞的跟前。

看着这份协议,林建飞突然犹豫了起来。

“老李,非要这么干嘛?我私人找你借点,不行吗?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不想继承家族的财产,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李龙波皱了皱眉头。

“对不起少爷,老爷已经明确吩咐,这钱老身不能借。”

林建飞叹了一口气,拿着笔犹豫不决。

“少爷,您就签吧,我等这一刻都等了五年了,只要你签字,别说二十万,就是二十个亿,都是小问题……”李龙波开始利诱。

林建飞倒不是在意钱,只是想起自己深爱的老婆被其他男人挖墙脚的样子,他忍不了。

捏着拳头,拿着笔,在协议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字刚签完,李龙波老脸都笑开了,拿着协议,如同得到了稀释珍宝一样,拿捏放在胸口。

“少爷,恭喜您啊,现在您已经继承了林家全部的产业及资产,这是你之前跟我说的二十万,我特意安排财务,临时从银行取回来的现金。”

说完,女秘书赶紧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两打十万现金。

林建飞起身接过塑料袋,脑子里还想着医院里的老婆跟女儿,“行,事情搞定那我就先走了。”

“好咧,少爷,你去哪里?要不要我派专车送你?”李龙波毕恭毕敬的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骑车来的。”

“少爷,您现在签了协议,那可是万亿身价,怎么还骑电动车呢?”

“我喜欢!”

林建飞说完,转身就从办公室离开了。

李龙波目送林建飞离开聚春园饭店后,赶紧就拿着协议,去了会议室,开通了老爷的远程视频。

“老爷,我的任务总算完成了,少爷今天终于签字了。”李龙波说完,将手里的协议,通过视频展示出来、

屏幕上的林家大老爷,正躺在轮椅上,白发苍苍,一脸病态。“行,那就把这个消息通知下去吧……”

“好的,老爷。”

挂了视频后,李龙波赶紧打开电脑,让美女秘书编辑了一个邮件,发送给了林家所有下属企业高层领导。

从现在开始,林氏集团掌门人正式由林家少爷林建飞继承!

这些下属企业,几乎涵盖了国内外所有领域,金融,互联网,地产,影视传媒,实业制造……

林建飞签署协议,拿了二十万现金后,立马就奔赴了医院。

他多想告诉老婆柳菲儿,女儿的医疗费不再发愁了,可刚推开病房的门。

就看见张成坐在柳菲儿身旁,两人亲密的挨在一起。

林建飞憋了一肚子火气,捏着拳头,嘎吱作响……

富二代张成注意到动静,与林建飞对视了一眼,嘴角一抹邪笑,竟丝毫不顾忌,伸手搭在柳菲儿的肩膀上,轻轻揉了揉。

林建飞知道,张成这么做,就是为了刺激自己。

柳菲儿表现的还是有些别扭,本能的回拒了下,对张成,她并没太多好感,只是在女儿巨额医疗费下,她也不得已。

调整了下坐姿,正好看见林建飞正好站在门口。

“你刚去哪里了?女儿刚才还问我……”柳菲儿脸色依旧很冰冷。


第5章 男人尊严!

她爱这个男人嘛?爱!

可现实摆在面前,女儿的医疗费无着落,而他自从创业失败后,一蹶不振,送个外卖也赚不了几个钱,以前还有点期待,但现在她是越来越失望了。

林建飞提着塑料袋,走进了病房。

“林建飞,你不会又跑出去借钱了吧?没事儿的,你女儿的医疗费,对我来说,小菜一碟。”张成不安好心,故意刺激道。

“张成,请你说话注意一点,我女儿的病我自己会想办法治疗,不需要你帮忙!”林建飞冷冷回道。

此话一开口,妻子柳菲儿开始不开心了。

“林建飞,你说什么呢?人家好心帮你,你怎么一句谢谢都没,还摆出这样一幅态度,给谁看?”

说完,转眼就对张成说:“张哥,你不要在意啊……”

张成装模作样点了点头。

“菲儿,你放心,就他这身份,讲实话,要不是我看在他是你前夫的份上,我看都不看一眼。”

菲儿?

菲儿?

他竟然敢如此亲密叫自己妻子菲儿?

柳菲儿啊柳菲儿,我们虽然签署了离婚协议,但是法律上我们还是夫妻,你怎么能?

林建飞一直在忍着火气,从进来看见她们亲密的一幕,她就憋足了火气。

突然听张成这么嘲讽,他真想一拳头砸在他的脸上。

“钱,钱,钱,不就是钱吗?”

林建飞说完,将塑料袋直接丢在两人跟前。

啪!打开。

整齐的两打红色钞票!

张成眉头一皱,嘴角颤了颤。

妻子柳菲儿看呆了,神色惊讶,二十万,这金额可不小,惊愕的脸色很快平静下来,沉思片刻,突然有点恼怒。

既然有钱,为什么不在缴费的时候拿出来,非要自己找张成借,还欠他一个人情?

其实柳菲儿真的是没办法。

她深爱的人,还是林建飞,只是为了女儿的医疗费,不得已才找上张成。

“张成,算上之前几次,给你算了利息,一共贰拾万现金,拿着赶紧走,以后都不要干涉我家庭的事!”

林建飞捏着拳头,冷冷的说道。

二十万,对富广地产少公子张成来说,无疑是九牛一毛,他压根就没把这钱放在眼里。

唯一在意的只是柳菲儿。

“呵,行啊林建飞,从哪里一下子借了这么多钱啊,这要送多少外卖才还的清哦。”张成讥讽道。

“这个不用你管,拿着钱赶紧给我滚!”

林建飞忍不住了,指着门口,冲张成叫嚣。

“呵,在江州敢让我滚得没几个,林建飞,你就一破送外卖的,就敢冲我叫嚣?信不信明天我就让你躺医院里?”张成不屑道。

见情况不对,柳菲儿赶紧打圆场,对林建飞说道:“再怎么说,张哥好歹也帮了我们不少忙,你怎么说话的?”

“呵!柳菲儿,这个问题我还要说的更直白吗?他这是叫帮忙?他醉翁之意,难道非要我把话挑明的说吗?”

林建飞怼了一句,目露寒光。

被自己丈夫这么说,柳菲儿有点气不过,眼眶都红了。“林建飞,你到底什么意思?把话说明白。”

看柳菲儿都要被自己说哭,林建飞当时就心软了。

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她,她也是无奈之举,女儿的医疗费,在她的脑海里如同大山一般沉重。

张成这个时候还装,想过来安慰柳菲儿。

“你走吧。”柳菲儿冷静了下情绪,拒绝了张成的安慰。

张成涨红着脸,气的不轻,最后呵呵笑了两声,提着装着20万现金的塑料袋,就从病房里离开了。

离开前,他还提醒林建飞。

“今天的事情,林建飞你给我记着了!”

说完,夺门而出。

张成一走,病房安静下来,女儿其实一直都是醒的。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糖糖以后再也不惹你们生气了……”糖糖眨巴着泛红的眼眶。

这一句话,把林建飞与柳菲儿的心都给说软了。

林建飞坐在了糖糖身边,捏起她的小手。“糖糖,爸爸妈妈只是语气重了一点,没吵架……”

说完,摸了摸女儿的脸,眼神中满是溺爱。

糖糖,你可是爸爸贴心的小棉袄啊,以前都是爸爸不好,爸爸没用,但是从今天开始,我要把你宠成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公主。

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人破坏我们三口之家的幸福了。

站在一旁的柳菲儿心情也很复杂,眼泪一直含在眼角,强忍着不让它坠落。

等糖糖睡着。

柳菲儿一直在想着这钱的来路,怕他去借高利贷,便把他单独喊到了病房外。

“林建飞,这钱,你到底从哪里来的?”

“借的。”

“找谁借的?”

“我大学宿舍舍友勾毛。”

听到这,她才松下一口气,不是去借高利。

“可你想过没有,你总是这样借钱,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柳菲儿撩了撩耳角的发丝。

那神态真的很美,一个小动作,都能彰显出非比寻常的美感。

可她现在还不知道。

曾经她懦弱无能,做了三年废婿的丈夫,现在已经是燕京秦家的继承人,身价万亿!

张成?民生地产少公子。民生地产不过区区几个亿的资产,收购也就分分钟的事情。

“我知道。”林建飞淡淡回应。

“算我求你,行吗?为了女儿,你就低头给我爸妈打个电话,这些问题都能解决。”柳菲儿沉默了一阵,道。

“我心底有数。”

“你清楚,你有数,可为什么到现在还是这个状态,林建飞,我真的好累,好累……”

忍了许久的柳菲儿,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哭了。

林建飞很心疼,想安慰,但柳菲儿碰都不让他碰,跑进了病房,拿着包就离开了。


至尊猛龙-林建飞, 柳菲儿-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122 Second.